第038章 总裁夫人/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小姐,过来这边签个字。”差不多将手续都弄好了,罗非鱼回头喊了一声,看到谭果身上的大衣和围巾之后,罗非鱼一愣,之前他还奇怪先生从不会围围巾,怎么这一次出门竟然围了围巾,原来是为了谭小姐。

“我去签字,你快回车子里暖着吧。”看着穿的薄凉的秦豫,谭果不由推了推他的胳膊,自己咚咚咚的向着办公桌走了过去,刷刷的将需要签名的地方都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朝中有人好办事,十多分钟之后,谭果一行人回到了车上,依旧是顾大佑开车,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罗非鱼回头看向后座的谭果,“之前和程家有了冲突,怎么没给我们打电话?”

程太太被谭果打了两巴掌,后来又被郝小北推了一把,把额头给撞破了,鲜血直流,不管起因如何、过程如何,程家都占了理,可是如果谭果打了电话求助,秦豫这边一出面,程家人绝对不敢刁难谭果。

“我这不是怕给你们添麻烦嘛。”车子里暖气开的足,终于感觉活过来的谭果回了一句,对上身旁秦豫那似笑非笑的清冷眼神,不由心虚的一缩脖子,自己难道能说因为不相信秦豫这个男人的人品,所以宁可自己扛着也不愿意向秦豫求救。

若是一般人说这话,罗非鱼倒是相信,毕竟非亲非故的,可是以谭果的厚脸皮,她会不好意思?会怕给人添麻烦?打死罗非鱼他也不相信,谭果这脸皮厚的连子弹都打不穿。

可是谭果这边不求助也就算了,先生明明早就知道谭果和程家的冲突,先生竟然没有插手,这让罗非鱼也感觉到诧异,之前他还以为是先生性子冷漠,所以即使对谭果有几分不同,但是也仅限于此,所以谭果被关了,先生就没有插手。

可是今晚上一接到消息,先生脸色一变就立刻赶过来了,罗非鱼一推敲就想明白了,先生不是不在乎谭果,之前不插手,估计是故意吊着谭果,让她遭遭罪,但是一旦涉及到了凶杀案,先生自然不可能不管不问了。

——

龙虎豹保全公司。

当秦豫的布加迪停在公司大门口之后,里面的保安刷的一下都站直了身体,随着车门的打开,一道黑色的身影率先跳了出来,让几个保安诧异的瞪大了眼。

“汪汪!”昂着头,挺着胸,藏藏得瑟的抖抖了狗毛,然后如同国王巡视领土一般,迈着矫健的步子,一步一步向着大门口走了过去。

砰的一声!黑硕的大脑袋狠狠的撞到了玻璃门上,只顾着耍帅,完全没有注意到玻璃门是关着的,一头撞上去的藏藏眼冒金星的愣在原地。

大感丢脸的谭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夹着尾巴小跑回来的藏藏,“你这条蠢狗。”

“嗷呜……”黑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之色,藏藏讨好的蹭了蹭谭果的腿,乖巧的跟在她的身边,再也不敢得瑟的走在前面显摆了。

“总裁好,夫人好!”这边秦豫一行人刚走到门口,一旁的保安整齐划一的喊起口号声。

脚一滑,刚上台阶的谭果重心不稳的向前一扑,好在一旁秦豫的动作很快,将差一点摔了个大马趴的谭果给扶住了。

“汪汪。”藏藏兴奋的嗷了两嗓子,果真是藏藏的主人,要丢脸一起丢!

谭果没好气的瞪着兴奋的直嚎的藏藏,站稳身体看向玻璃门两旁的保安,皮笑肉不笑的扯着嘴皮开口:“我是你们秦总裁的保姆,保姆!保姆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总裁夫人恼羞成怒了!几个保安刷刷的站直了身体,一个一个木桩一般,却不敢再开口,谁让他们太热情,差点将夫人给吓摔倒了。

可惜站在最末尾的傻大个嘴一欠,将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段子说了出来,“保姆保姆小保姆,盘儿亮、条儿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冬天顺带暖床……”

被噎的一阵无语,谭果深呼吸着,缓缓的回过头来看向嘿嘿傻笑的大傻个,谭果阴测测的笑着,“说的挺溜得啊,要不要让你们秦总裁给你涨工资啊?”

“多谢夫人提携。”害羞的摸了摸头,傻大个完全没有想到就是拍了几句夫人的马屁,就能涨工资,比起不近人情、冷漠可怕的总裁大人,夫人果真善良多了。

谭果笑着上前两步,小胖手拍了拍傻大个壮实的胸脯,笑的愈加危险,“要我提携也很简单,但是你也要有被提携的资本。”

“夫人放心,我身体壮,身手好……”砰的一声巨响,被过肩摔的傻大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天旋地转了,整个人傻愣愣的躺在了地上,后背是一阵阵的痛。

“藏藏上,压死他。”谭果拍了拍手,无视着目瞪口呆的一群保安,率先走了进去,还顺带暖床!果真是秦豫的员工,气死人不偿命!

“汪汪!”听到命令的藏藏一屁股坐了下去,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傻大个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可惜片刻之后连叫都叫不出来了,藏藏火热的大舌头给他来了个洗脸全套,从额头舔到下巴,糊了傻大个一头一脸新鲜出炉的口水。

看着气呼呼走在前面的谭果,秦豫薄唇无声的勾了一下,大长腿迈开步子不紧不慢的跟了过去,从始至终都没有制止保安的叫法。

一大早的秦豫就忙了起来,龙虎豹的保全公司在南川市的业务都由罗非鱼在打理,而秦豫要亲自处理的则是一些隐秘的生意,此刻直接去了会议室开视讯会议了,谭果也乐得自在窝在充满暖气的办公室里。

“谭果,你可以吗?”罗非鱼瞄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佘政和另一个女警察,虽然暂时是谭果的律师,但是刚好有笔生意需要罗非鱼亲自过去处理。

“放心吧,我能应付。”谭果点了点头,陈钢被杀这个案子看起来还是冲着自己来的,不知道警方那边有什么线索。

罗非鱼这才转身向门口走了去,和佘政寒暄了几句之后,马不停蹄的去忙工作了。

一张一张的照片摊放在了茶几上,照片是多角度拍摄的陈钢死亡时的画面,佘政指着右边的照片开口:“经法医初检死者是失血过多而死,左右手腕处的两道伤口就是致命伤,深可见骨、伤口平整,看得出凶手下刀时的动作很稳,没有一点的惊慌和害怕,是个老手。”

“职业杀手?”正看照片的谭果抬起头看向没有回答的佘政,“现场有没有指纹、脚印、头发或者其他纤维?”

“除了你们四人的脚印和指纹外,并没有其他的人进入的痕迹。”佘政一晚上没有睡,此刻看起来却没有一点疲惫之色,一双狭长眼睛里闪烁着精锐冷厉的光芒,一般嫌疑犯在佘政锐利的目光下都会现出原形。

------题外话------

抱抱亲们,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和支持,还有谢谢亲爱的们送的花和各种打赏,O(∩_∩)O谢谢

说一句啊,如果亲们要给评价票,请给五热度的,拒绝一热度的评价票,谢谢大家了,不给没关系,但是要给请不要给一热度的,看的难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