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有搜查令/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纵观整个案子,若说谭果是凶手,佘政是不相信的,局里突然停电,谭果刚好出现在凶案现场,不管是谁杀了陈钢,绝对不是临时起意,局里肯定有人帮忙,否则怎么将陈钢从审讯室带走并杀害?

幕后凶手的目的只怕是陷害谭果,不过在佘政看来这个凶杀案布置的有些粗糙,毕竟谭果当时是和郝小北、黄楠还有黄子明在一起的,除了单独去厕所的时间,她并没有机会动手杀人,不过即使如此,却也让谭果沾上了杀人凶手的麻烦,尤其是被杀的陈钢是王雪的表弟。

这边佘政还在沉思,谭果指着其中两张尸检时拍下的照片,“陈钢身上并没有其他的伤口,也没有防御伤,这说明陈钢是自愿跟着凶手离开的,从这一点而言,我没有作案条件。”

“你完全不需要自己动手!”一旁的女警突然尖锐的冒了一句话来,冰冷着脸,眼神刻薄,那眼神活脱脱的谭果就是凶手一般,女警冷冷一笑,“你有钱完全可以买凶杀人。”

看着针对自己的女警,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懒洋洋的靠坐在沙发上,半眯着眼,一副悠然自得的淡然模样,“这位警官,虽然我的律师不在这里,可诽谤也是要坐牢的,无凭无据的,你凭什么指控我是买凶杀人的凶手?杀人动机呢?为了钱为了色还是为了仇?”

“陈钢之前差一点撞死你,你报复杀了陈钢也合情合理!”指控的话脱口而出,柯琴没有想到谭果牙尖嘴利的很,愤怒之下一巴掌拍在了茶几声,半倾着身体厉声喝斥,“你不要想要狡辩,目前只有你的嫌疑最大,只有你和陈钢有仇,毕竟你占了王家价值几百万的房子,陈钢是王家的表弟,你杀了陈钢何尝不是杀鸡儆猴,让王家不敢再找你麻烦。”

看着冷着脸,眼神刻薄已经将自己认定是凶手的柯琴,谭果扭头看向一旁依旧保持沉默的佘政,一脸惊诧的询问,“这样脑子有问题的人也能当警察?还是刑警?”

“你说谁是神经病……”像是被踩到了痛脚,柯琴一下子炸了起来,愤怒的目光喷火般的盯着谭果,若不是被佘政拦住了,估计她都能动手了。

先是被女警莫名其妙的指控为杀人凶手,现在她还打算动手,谭果神色也冷了下来,“佘队长,这位女警情绪太激动,她如果负责调查这个案子,我拒绝配合。”

对上柯琴更为恼怒的目光,谭果却是半点脸面都不给,眉梢一挑,原本圆润白皙的脸庞此刻却带着几分挑衅和冷傲之色,“需要我叫律师过来吗?保全公司里的律师团队还是很专业的。”

“柯琴,你先去外面等着。”佘政沉声命令,一记冰冷的眼神扫了过去,让原本还想要抗议的柯琴只能愤恨的起身离开了,只是临出门前,看向谭果的眼神依旧充满了恶毒和冷意。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佘政将文件夹里的尸检资料递给了谭果,如同根本没有这个小插曲一般,继续开口道:“法医的药检结果显示在死亡之前,陈钢服用了一种迷幻药,导致他陷入了深度昏迷,不过这种新型药剂国内市场上没有,国外一些黑帮势力才有货。”

保全公司干的就是黑白两道的生意,谭果从一开始就不认为陈钢的死是王家人动的手,王雪虽然和那个刀哥关系暧昧,但是刀哥只是个黑道头目,他还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制造这起凶杀案。

“我的初步推断是:有人故意破坏了局里的电闸,借着停电,所有的监控都失效了,凶手将陈钢从审讯室里带了出来,将人带到休息室后利用药剂将人迷晕,然后搬到了浴缸里,放满了水,割断了他的左右手腕,然后打开卫生间的窗户,夜里温度低,而且浴缸的血水检测有硝石的成分,血水表面结冰之后就封住了血腥味。”

要理清楚这个案子的脉络并不困难,可是困难的是到底是谁雇佣了凶手杀掉了陈钢,即使是佘政也知道这个案子的棘手,新型迷幻药剂将嫌疑指向了秦豫,他的保全公司有这个能力弄到货。

从杀人动机来看,谭果更有嫌疑,陈钢之前试图撞死谭果,谭果人又出现在凶杀现场,可是陈钢是被人从审讯实力带出来的,这说明凶手很有可能就是警察,如此推断,郝小北就有了嫌疑。

至于黄楠和黄子明则是被无辜牵扯进来的,一想到这桩凶杀案背后牵扯到的各种关系,佘政都有些的头痛,身为经验丰富的刑警,他擅长抽丝剥茧的破案,却不擅长处理复杂的人脉关系。

谭果同情的看着佘政,仅凭着凶手能将陈钢从审讯室里带走,这就说明凶手即使不是警察,那局里也肯定有人暗中给凶手帮忙,这给查案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第一次他这个查案的警官被犯罪嫌疑人给同情了,佘政眼角抽了抽,刚打算开口,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柯琴恶毒的看了一眼谭果,对着佘政开口:“队长,搜查令已经下来了。”

凶杀案除了对凶案现场的勘查之外,杀人动机和杀人凶器缺一不可,谭果因为嫌疑重大,搜查令已经签署下来了。

“例行公事。”佘政抱歉的看了一眼谭果,从最开始他就不认为谭果是凶手,即使她对外的身份是个保姆,可是她身上却有股世家子弟的风范,看似随意懒散,但是一举一动之间都是极好的涵养。

外人只知道佘政是个刑警,却不知道他的外公家却是真正的书香世家,所以佘政自小就见识过那些世家子弟身上的底蕴,这种气质并不是依靠金钱和地位堆筑起来的,而是需要历史的底蕴,不是百年世家绝对培养不出这种举手投足间的优雅。

所以关于王明喜将几百万的古民居留给一个小保姆的传闻,佘政在心底的猜测这个古民居或许从最开始就是属于谭果的产业,只是不知道怎么被人以讹传讹的传成这样了。

“没事,走吧。”谭果也跟着站起身来,无视了一旁眼神恶毒的柯琴。

------题外话------

在这里郑重感谢一直帮颜打理群的粉丝,太感谢了,谢谢亲爱的,抱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