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参加宴会/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厅里衣香丽影、人头攒动,优雅的钢琴声伴随着宾客之间的笑谈声,让人明白曾家今晚上生日宴会的热闹非凡。

避开了人群,站在休息区的阳台处,唐毓婷拿着手机笑问着,“谭果你到了吗?你拒绝和我一起过来,是不是豫哥充当你的男伴啊?”

明明声音听起来像是好闺蜜之间的调侃、打趣,可是晦暗的灯光下唐毓婷脸上阴沉扭曲的表情清晰可见,一想到这段时间自己舔着脸去巴结谭果,被她各种冷嘲热讽,唐毓婷都有了杀了谭果的心思,可为了唐家,她只能生生的忍下来了。

“秦总裁怎么会当我一个小保姆的男伴,是我一个朋友,再有十五分钟我们就到了。”谭果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对上史前那似笑非笑的胖脸,懒洋洋的眯着眼,“看到了吧,唐家所图不小。”

史前沉稳的握着方向盘,慢条斯理的开口道:“左右你闲着也是闲着,陪他们玩玩,纯当图个乐子呗。”

史前嘿嘿笑着,眼中精光一闪而过,他宁可唐家是真的有什么歪心思,如此一来唐家一旦出手,那肯定要倒大霉了,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浑水摸鱼趁机吞并一点唐家的产业,快过年了,也好给特调七局那些养老的多发点过年费。

“一个小保姆,毓婷,你有必要对人这么上心吗?”马思洁不解的看着站在大门口等候的唐毓婷,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对一个小保姆低三下气的。

和一个小保姆交往也的确太掉价,唐毓婷无奈一笑,“谭果无父无母的在南川工作,我这个老同学怎么也该照顾一二,关键是我妈嫌弃我性子不好,特喜欢谭果这种爱做家务的女孩子,我就当孝顺我妈了。”

听到这话,围绕在唐毓婷身边的几个女闺蜜都格格笑了起来,她们是什么身份?世家千金,日后也是豪门贵妇,做家务?那是佣人的事,哪里需要她们亲自动手,更何况哪个名媛贵妇没有脾气。

“唉,你们也知道当年我出生的时候是双胞胎,可是当天晚上医院失火了,我双胞胎妹妹被人趁乱偷走了,从此之后,我妈就郁结于心,谭果无父无母的,我妈就忍不住的想要多照看她,何况我小名和她大名又是一样的读音,我妈总是想如果妹妹没被偷走,只怕也这么大了。”唐毓婷笑了笑,她这一解释,马思洁几个金钱小姐倒也理解。

当年唐家的事情闹的挺大,毕竟在襁褓里被偷走的婴儿是唐家的二小姐,可惜因为失火导致停电,医院里又混乱,谁也不知道小婴儿被偷到哪里去了,这些年唐母热衷慈善,从孤儿院到希望小学,再到贫困大学生的学费补助,其实都是为了求一个心理安慰。

“姐,她们说的谭果就是那个杂种家里的小保姆。”秦天祺恨声开口,年轻的脸上带着狂傲和愤怒,一脚踹在茶几腿上,“现在这些人都恨不能去捧秦豫的臭脚,连他家的保姆都当成贵客了。”

相对于双胞胎弟弟的怒火,秦萱这个姐姐倒冷静不少,只是眼神依旧不好看,没有秦豫那个杂种,她就是秦家大小姐,可是秦豫一出现,秦萱的身价就贬为了不上台面的私生女。

虽然姚青是嫁给秦翰兆之后才生下秦萱和秦天祺这对双胞胎的,但是毕竟是结婚后不到七个月就生产了,明眼人都知道是秦翰兆婚内出轨了,更何况还有秦天霖这个只比秦豫小三个月的长子,姚青的身份在贵妇圈子里就是臭不可闻的小三。

一个情妇,就算转正了,也洗脱不了她卑贱的身份,这也导致秦萱的名声跟着变差了,没有秦豫,秦天霖或许是辉煌集团的继承人,那秦萱这个妹妹自然跟着水涨船高,可是秦豫这个准继承人一回来,姚青的三个子女都成了私生子。

今天曾家大小姐的生日宴会,来的都是南川的二代们,可惜却没几个人愿意和秦萱、秦天祺说话,一来是嫌弃他们私生子的身份,二来则是忌惮秦豫如今的身价,秦天祺这才异常恼火。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秦家的三少,可惜这些人宁可招呼谭果这个保姆,都不愿意理会秦天祺,这让脾气暴躁的秦天祺直接狠戾了眼神,只是因为场合不对,所以才死死的压制了火气。

“哈哈,各位小姐好,我就是个小公务员,混口饭吃,要不是跟着谭果我还没资格来这么高规格的宴会。”如同没有察觉到马思洁这些千金小姐嫌弃、鄙视的眼神,史前笑眯眯的开口,眼睛放光的盯着不远处的食物区,“谭果,我看到鹅肝和鱼子酱了,我们先过去吃点。”

同样也是吃货的谭果猛点头,“毓婷,那我先过去吃点了,你随意啊。”

唐毓婷和马思洁这些大小姐目瞪口呆的看着饿死鬼一般直奔食物区而去的谭果和史前,当看到两人一点形象都没有的大快朵颐起来,马思洁嫌弃的皱起眉头,“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下等人。”

“这些人就是这种德性,难怪你还指望一个小保姆能有多高雅?”唐毓婷高傲一笑,拍了拍马思洁的肩膀,“走吧,曾悠也快下来了,我们去给小寿星祝寿去。”

几个千金小姐格格一笑,一起向着人群走了过去,唐毓婷余光扫过大吃起来的谭果,再次露出鄙夷的冷笑,这样一个贱人还敢和自己抢男人,哼,真是丢人现眼。

当看到秦天祺一脸阴冷的向着谭果走了过去,唐毓婷抿唇一笑,眼中闪烁着恶劣的光芒。

“给我倒杯酒。”站定脚步,秦天祺居高临下的看着正低头大吃的谭果,抬脚踹了踹沙发,“你耳朵聋了吗?我让你给我去倒酒,你他妈的没听见吗?”

“你谁啊?”史前抬起头满嘴的食物含混不清的问了一句,抓过一旁的酒杯,灌了一口红酒,将嘴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诧异的看着满脸怒火的秦天祺,笑的如同弥勒佛一般,“哥们,你也爱喝这个红酒啊,一瓶上万的价格,果真好喝,要喝你自己去倒啊,那边还有很多。”

“谁他妈的是你的哥们,什么东西敢和老子称兄道弟!”秦天祺鄙视的看着笑呵呵的史前,懒得和他浪费口水,一脸大爷模样的坐在沙发上,再次将枪口对准谭果,“去给老子倒酒,听到没有。”

“侍应生。”谭果微微直起身对着不远处的侍应生喊了一嗓子,声音之大,让现场客人齐刷刷的都将视线转了过来,谭果指着脸色阴沉的秦天祺,对着走过来的侍应生开口:“这位客人要喝酒。”

“抱歉,稍等片刻。”侍应生快速的将红酒和高脚杯拿了过来,对着秦天祺微微欠身,“先生请。”

“我C你妈的,老子让你倒酒,你没听见吗?”秦天祺啪的一声将酒杯砸在了地上,火大的看着谭果,阴狠开口:“给老子倒酒,你他妈的不就一个保姆吗?不就是伺候男人的,怎么,怕老子不给你钱?”

一晚上被无视的怒火彻底爆发出来,秦天祺猛地站起身来从钱包里掏出一叠人民币,向着谭果的脸砸了过去,“老子有的是钱,给老子倒酒!”

漫天的人民币在视线飘落下来,谭果看着耍横的秦天祺,在所有人的目光里,谭果起身拿起侍应生放在茶几上的红酒瓶。

没用的贱人!不远处的唐毓婷轻蔑一笑,不屑的冷哼着,只可惜秦豫不在这里,错过了这场好戏。

俗话说打狗看主人,今天秦天祺打的是谭果的脸,其实知道谭果身份的人都知道,秦天祺下的是秦豫的面子,只可惜谭果这个小保姆完全被暴怒的秦天祺吓到了,丢了秦豫的脸。

“哼,快给老子倒酒。”终于感觉舒坦了,秦天祺又大爷一般的坐在沙发上,只等着谭果给自己倒酒。

谭果咧嘴一笑,手臂忽然一扬,哐当一声,酒瓶破碎的声音响起,被谭果当头砸了酒瓶子的秦天祺直接被打蒙了,剧痛之下,红酒伴随着血液从额头流淌下来。

------题外话------

这几天是期末考了,等日后发成绩单的时候,会不会有男女混合双打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