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 抓捕归案/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尖的看到开过来的几辆车子,顾大佑提醒的开口:“先生,警车过来了。”

“今晚上这事只怕是秦天霖设计的,他想要借此踩着先生的面子来立威。”罗非鱼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自从先生回到南川之后,秦天霖的身份就尴尬了,可是他却利用自己的亲弟弟来算计,秦翰兆说先生心狠,在罗非鱼看来秦天霖这样的才是真正的歹毒狠辣。

这边警车一过来,围拢秦韩兆的记者们立刻就转身冲了过去,唯恐迟了一点就抢不到头条了,警车里的佘政脸色有些难看,这些记者绝对不可能是秦豫叫过来的,那肯定是秦家其他人叫过来的。

为了算计自己的大哥,连秦家的脸面都不要了,看来秦天霖也不过如此!佘政并没有立刻下车,而是等局里的警察出来将记者都隔开了,这才打开车门下车。

“佘警官,请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佘队长,怎么是你处理案子的,难道这不是普通的打架斗殴吗?”

一看到下车的人是佘政,有眼尖的记者立刻激动的喊了起来,这可是刑侦大队的精英,负责的都是重案大案,秦家兄弟内讧的事竟然是佘政接手的,记者想不兴奋都难。

“无可奉告。”佘政冷着脸推开快挤上自己脸的话筒,对着两旁的警察开口,“将人都赶出去,这里是南川市公安局,可不是娱乐现场!”

“为什么要记者离开?你心里没鬼怕什么记者!”下车的秦天祺狂傲的喊了一句,看到站在台阶上的秦翰兆立马得意起来,“爸,大哥,你们来的正好,这些警察和秦豫那个杂种根本就是一伙的,哼,想要颠倒黑白的陷害老子,也不看看老子是什么人!”

“好好说话,知道你被大哥的人打了心里头有气,但是也不能口无遮拦。”秦天霖假意责备了秦天祺一句,随后向着佘政虚情假意的道歉着,“抱歉佘队长,小祺年纪小不懂事,又被打了,一时气急乱说话,还请佘队长不要见怪。”

“没想到秦三少还未满十八岁,抱歉抱歉,实在是秦三少长的太急,哪里知道他还是个高中生呢。”下车的史前嘿嘿一笑的插过话来,一边说目光还一边惊诧的在秦天祺的脸上游移着。

几个记者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秦天霖说什么秦天祺年纪小不懂事,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不懂事?真当自己是热血轻狂的高中生。

“抱歉秦先生,秦天祺已经年满十八岁,在法律上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即使他性格再幼稚,犯了罪也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佘政面无表情的补充了一句,完全不在乎脸色阴沉来的秦天霖,他将这些记者叫来只怕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很好,你够狂,别以为穿了一身警服就无法无天了,老子可不怕你!”秦天祺一看佘政这表情,气的一脚踹在警车车门上,对着佘政就叫嚣起来,“信不信老子明天就让你脱了这身警服!在南川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有人敢和我秦家叫板。”

秦天霖也没有想到佘政这么不识抬举,此刻也没有开口,一个刑侦大队的队长而已,叫他一声警官不过是抬举他,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敢帮着秦豫下自己的面子,也不敢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资格!

秦翰兆也快步走了过来,皱着眉头看了看佘政,颐指气使的开口:“这个案子你别负责,找你们吴局长过来,让他亲自负责。”

“难怪秦天祺无法无天,原来有你这个敢威胁警察的父亲当榜样。”讥讽的冷嘲声漠然的响起,秦豫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颀长的身影,面容霜寒而嘲讽。

之前在北巷的时候,秦豫命令手下砸了在场所有记者的摄像机和手机,事后虽然按照全新的价值赔偿了,但是南川市的媒体却都明白秦豫绝对是个不能招惹的冷面阎王,毕竟那时候记者都全身而退了,可是当天闹事的蒋家人和王家人可都被人打进了医院。

所以此刻看到秦豫出现,在场的记者虽然都恨不能多拍几张照片,多问几个问题,但是却因为心生畏惧,没有一个记者敢上前,镜头对准的也是其他人。

秦翰兆和秦天祺只顾着生气,根本没有察觉到记者对秦豫的敬畏,而注意到这一幕的秦天霖不由冷了脸,双手愤怒的攥紧成了拳头,又是这样!只要有秦豫这个杂种出现,他就成了全场的焦点,自己就被比成了尘埃沙砾,凭什么!

“不要说是吴副局长过来,就算是蒋局长亲自过来,这个案子也是我接手。”佘政冷淡的丢出一句话来,无视着暴怒的秦翰兆对着手下开口:“将秦天祺关押到审讯室里,二十四小时内拒绝保释和探视,我亲自审讯。”

“我看谁敢!”秦翰兆气的扭曲了脸,抬手愤怒的指着佘政,“你一个小警察竟然敢将我儿子当犯人审讯,谁给你的权力!”

“你要包庇这个小保姆,也该有点分寸吧,就算是打架斗殴也没有只抓一方进行审讯的。”秦萱也怒了起来,佘政好大的狗胆,不过是秦豫的一条狗而已,也敢明目张胆的陷害小祺。

秦豫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佘政,从之前陈钢被杀的案子来看,佘政此人很精明,办案很有一套,但却算得上是铁面无私,一旦涉案,谁的面子都不给,他此刻这话明显是帮着谭果打压秦天祺。

“佘政,打架斗殴并没有造成重大伤亡,这只是民事案件,你没有权利关押小祺二十四小时。”秦天霖冷冷的开口,眼神冰冷,“当着这么多记者媒体的面,你也敢徇私枉法。”

“谁说是民事案件!”像是听到多大的笑话,佘政冷笑一声,将叫嚣的秦天祺啪一声推压在车前盖上,然后拿出手铐将人反手铐了起来,“秦天祺,你涉嫌杀人抛尸,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话将成为呈堂证供。”

秦天霖和秦翰兆包括秦天祺自己都傻眼的,四周的记者也傻眼的愣住了,而得到指示的警察将秦天祺车子的后备箱打开,用黑色的装尸袋将里面的尸体快速的装了起来,虽然动作很快,可近距离之下所有人都看到后备箱里是一具尸体。

------题外话------

史前本意并不是给秦天祺定罪,但是牵扯到凶杀案,即使秦天祺洗清了罪名,这名声也是坏透了,秦天霖想要通过算计谭果来打脸秦豫算是白忙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