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针对鄙视/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找我?”谭果一怔,眼中戒备之色一闪而过。

当初上学的时候谭果身份都是保密的,所以唐家在调查之后误以为谭果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当年才会用谭果的身份代替了唐毓婷的身份和秦豫登记结婚。

此刻乍一看到袁野那么热情的态度,谭果第一时间就怀疑是不是自己身份暴露了,否则堂堂袁家少爷有必要对自己这么热情吗?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太过于热络,袁野克制了心头的激动之色,对着谭果温柔一笑,“小学妹想必是不记得我了吧?毕竟当初在学校你可是出了名的宅,除了寝室就待在食堂,上课都少去。”

“学长你认识谭果啊?”唐毓婷笑容里多了一份牵强,原本以为学长是和秦豫认识,谁曾想学长竟然认识谭果,而且那有些炙热的眼神,让唐毓婷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谭果算什么东西?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不知道用什么手段上了京城大学,之前给王明喜当保姆骗到了那处古民居,一个双腿残废的老头子,谭果都能爬床,这样的贱人也就一张脸显得无辜清白。

可是唐毓婷无法接受的是秦豫却对谭果诸多维护,唐毓婷有时候忍不住想秦豫是不是因为自己和柯三少订婚了,所以他才会故意亲近谭果来气自己,否则唐毓婷实在想不明白秦豫这样的青年才俊要多少女人没有,偏偏选了谭果这样的下贱胚子。

可是此刻,看着袁野那惊喜又激动的表情,唐毓婷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谭果这个贱人面容只能算是不错,可是一点世家千金的学识和文雅都没有,袁野看中她什么了?难道谭果真的在床上御夫有术?袁野和秦豫都是她的床上之宾?

袁野灼热的视线从谭果那白嫩嫩、胖乎乎的脸上掠过,看了一眼一旁面容清俊,可是眼神却显得霜寒冷漠的秦豫,微微颔首算是招呼了,这才笑着解释:“小学妹只怕不记得了吧?那一次我回学校参加庆典,刚好扭伤了脚,还是你给我治好的。”

谭果圆眼一瞪总算是想起来了,那还是大学开学的第一天,全校的开学典礼被谭果一觉给睡忘记了,好在学校请来的嘉宾也迟到了,谭果这才披头散发的抓着面包往礼堂跑,半途和一个冒失鬼撞到了一起。

谭果毕竟是练家子,她没事,撞一起的男人却惨了,脚踝肿的跟猪蹄一般,而那个倒霉鬼就是袁野,袁野之所以会迟到就是因为车子半途出了个小车祸,袁野的脚踝在车祸里扭伤了,好在不严重。

“当时我就让司机留下来处理自己打车到了学校,因为时间来不及了,也顾不得扭伤向礼堂跑了去,谁曾想和谭果撞到了一起二次受伤了。”说起往事,袁野脸上笑容加深了几分,目光灼灼的盯着谭果的脸。

时光荏苒,袁野也没有想到当初那个看起来不修边幅,可是笑起来异常好看的小学妹就这么深深的烙印在了脑海深处,他甚至能清晰的回忆起当时那一撞时谭果吃痛的惊呼声,还有给自己接骨时那干净利落的手法,最后两个人都翘了开学典礼,跑去外面餐厅大快朵颐去了。

后来想想中午回去只怕要被教授给骂死,两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关了手机,在外面逛了一下午,晚上寻了个农家小馆大吃特吃了一顿,吃得太撑之后,足足沿着湖边走了一个多小时消食,然后吃了烧烤当夜宵,那样自由轻松愉快的一天,如同最美好的时光烙印在了袁野的记忆深处。

“我倒不知道你还会接骨?”秦豫似笑非笑的看着身侧的谭果,比起袁野的激动,谭果神色很是平静,就像是遇到了普通朋友一般,这让秦豫眼中的冷色逐渐退了去,只是依旧残留了一二分。

谭亦这个二哥精通医术,所以谭家小辈多少都会一些急救知识,谭果懒归懒,可是该学的也都学了,此时看着笑的有些诡异的秦豫,谭果怀疑难道自己又触到他的神经了?否则怎么笑的这么变态。

“赛道这边已经检查好了。”马场经理走了过来,打破了了原本的平静。

在场这些世家子弟都不愿意错失和袁野交好的机会,所以此刻立刻纷纷开口要去马场好好跑一场,也存了一较高下的心思,让袁野见识见识他们的骑术。

“谭果,陪我们过去换衣服吧。”唐毓婷笑着拉着谭果的胳膊,亲密的就好似双胞胎姐妹一般。

秦萱依旧端着豪门千金的姿态,神色冷淡的迈步跟了过去,其他几个女孩子也纷纷嬉笑的离场,男人有男人之间的较量,女人何尝不也互相较劲着,明面上都是好姐妹,但是只要抓住机会,自然要踩着其他世家千金来彰显自己的风采。

半个小时之后,一群千金小姐都换上了干练的骑装,远远看去一个一个面容姣好、英姿飒爽,让先一步换好衣服的男人们不由的看直了眼睛。

“既然大家这么绅士,那我们女人就先去挑马了。”唐毓婷依旧充当着东道主的身份,笑嘻嘻的打趣了一句,随后侧目对身旁的谭果开口:“你没有骑过马吧,一会我给你挑一匹温顺的母马,马场这边也有专职的教练,不用怕。”

唐毓婷这话听起来是为谭果考虑,却刻意点出了谭果寒酸的身份,让秦萱这些自恃身份的千金小姐们都鄙夷的看了一眼谭果,不屑于这样一个小保姆为伍,若不是因为秦豫的身份,这个小保姆早就被保安给赶出去了。

谭果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唐毓婷,随后目光看向马厩里一匹匹喂养精良的骏马,相中了中间一匹白色的骏马,前额饱满而平整,小腿骨笔直,浑身肌肉饱满而矫健,马眼透亮却温润,是一匹难得的好马。

“我……”谭果刚抬手指了过去,一旁秦萱却故意打断谭果的话,“我就要这匹白马了,看起来状态不错。”

“秦小姐果真慧眼如炬,这是上个月才从英国比赛回来的,休整了一个月,现在状态正好。”工作人员直接无视了谭果,谄媚一笑的将白马牵了出来。

一个爬床的小保姆也敢冒充世家千金,呸,幸好之前经理特意交代了,否则刚刚自己将马给了小保姆可就得罪秦家大小姐了。

其他挑马的千金自然都看到秦萱抢马的一幕,一个一个都嘲讽一笑,随后笑嘻嘻的谈论着自己打算挑的马,

而几个工作人员似乎事先都得到了命令一般,根本无人理睬谭果,殷勤的招呼着在场几位小姐,等她们都挑好了马之后,这才没好气的看向谭果,“这位女士,你挑到现在挑好了吗?赛马是高雅的运动,更注重的是个人的骑术,和马的好坏无关,你就算挑到了千里马,不会骑也是白费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