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有求于人/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馆是典型的江南式建筑,原木的装修让面馆充满了古色古香的韵味,最难得的是里面竟然还有古琴演奏者,清灵悦耳的琴声让人宛若置身在百年前的历史洪流中,不像是面馆倒像是清雅的茶楼。

三人坐定后,一看秦豫和袁野这楚河汉界分明,火药味十足的架势,担心被战火波及到的谭果蹭一下起身逃离,“我让后厨再炒个酸笋肉丝配面条吃。”

战意蒸腾,视线厮杀,秦豫和袁野是互相看不对眼,可谭果这么不厚道的遁走了,这让留在原位的两个男人顿时没有了较劲的念头。

五分钟后,往回走的谭果原以为会看到秦豫和袁野大杀三百回合的血腥场面,谁知道这两人面对面坐着,手里头都端着茶杯品起茶来,若不是气氛有些冷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两个好友在对饮。

余光掠过走回来的谭果,袁野放下茶杯温声一笑,目光灼灼的盯着秦豫,“听说秦总昨晚上找人调查了我的行踪,秦总是不是怀疑玉锦阁的事是我一手策划的?”

秦豫玩味的转动着手头的汝瓷茶杯,忽然抬头,视线讥讽的看向袁野,“不是怀疑,而是肯定,只是袁少行事滴水不漏,暂时没有找到证据而已。”

袁野错愕一愣,秦豫暗中调查自己被自己发现了,还被点出来了,按理说秦豫至少该遮掩几句,谁曾想他竟然就这么气势逼人的承认了,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谭果同情的瞅着表情呆滞的袁野,估计学长也没有碰到过秦豫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吧。

“秦总,诽谤也是要坐牢的。”瞬间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和睿智,袁野目光冰冷的看着面带嘲讽的秦豫,俊雅温和的脸上一片坦然,“秦总认为是我做的手脚,然后趁机英雄救美来博取学妹的好感,当然,我承认我的确在追求学妹,可是这种不择手段的卑劣手法我袁野不屑为之。”

袁野这话听起来是对秦豫说的,可是却本意却是像一旁的谭果解释,相对于秦豫的恶意指控,袁野绝对算得上是谦谦君子、光明磊落。

对上袁野过于灼热的眼神,谭果表情纠成了一团,袁野之前不表白,谭果就当没这回事,他这么一说,谭果就有些的别扭了。

“学妹,你相信我吗?”俊雅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袁野目光温柔无比的看向谭果,秦豫的误解和指控,袁野根本不在乎。

“她人蠢。”秦豫轻哼一声,依旧把玩着手里头的茶杯,斜睨了一眼表情无措的谭果,眉头一皱,她该不会真的蠢到以为袁野是在表白吧?

对上秦豫那一副看白痴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谭果想要冲动的点头答应下来,他说自己蠢,那自己就蠢给他看看!

不过一想到袁野目的未明,谭果又实在不想招惹麻烦,抱歉的笑了笑,“学长,你知道我胸无大志,袁家不适合我。”

袁家隐私外人不清楚谭果还是知道的,袁野那可是私生子,袁夫人是继母,袁野娶回去的媳妇早晚会被这个婆婆磋磨死。

袁野的父亲体弱多病无法继承袁家,但是袁父性子强势而独裁,一直不甘心放弃家主的位置,袁家的水太深,谭果不懂的是袁野来南川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会盯上自己。

谭果的拒绝是意料之中的答案,袁野笑容晦暗了几分,明白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秦豫将茶杯放到了桌子上,刚刚那一瞬间秦豫差一点将茶杯给捏碎了,不过看着直言拒绝的谭果,秦豫心情顿时舒坦了很多,原本刻薄的脸部线条也柔软了几分。

或许是看不惯秦豫这得瑟的样子,袁野悠然一笑的开口:“既然袁总你怀疑我了,我总得给自己辩解一下,昨晚上玉锦阁的事的确是有人布置的,武涛是年轻导演,他和章天山有些旧怨,所以武涛才会通知了狗仔泼《暗芒》的脏水。”

“徐一一被剧组剔出之后就被武涛签约了,要出演他下一部要开拍的电影,估计这两天徐一一还会出来诋毁章天山。”说到这里袁野看向一旁的谭果,“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处理好了,徐一一的事不会牵扯到你。”

“好的,谢谢学长。”谭果点了点头,徐一一和她的那个女助理原本就看自己不顺眼,现在又有武涛当靠山,若不是袁野从中斡旋了一下,谭果可以肯定这把火肯定会烧到自己头上,一想到自己会被狗仔对跟踪偷拍,谭果不由感激的看向袁野,这可是帮了自己大忙了。

“和我客气什么。”袁野不由一笑,“面来了快吃,饿坏了吧,不过京大北门巷子里的酸菜面真不错,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过去吃。”

“嗯嗯,那个酸菜腌的地道,配上酱牛肉,好吃的不得了。”一提到吃的谭果瞬间来了精神,切的细细的酸菜,用猪油炒出来,大块大块的黄牛肉炖的烂烂的,配上熬了十多个小时的骨头汤,将劲道十足的手擀面往汤里面一煮,酸菜、牛肉和面条完美结合的口感绝对能让人吃到撑死。

袁野笑着直点头,扫了一眼端着冷脸,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被排斥在外的的秦豫,袁野眼神沉了沉,第一次感觉到这个情敌的棘手。

面条口味极好,不过也就谭果一个人吃的滋滋有味,秦豫就吃了两口,袁野对着秦豫这张刻薄的脸也没有任何食欲。

“你和我一起走。”面馆门口,秦豫霸道十足的丢出一句话,看都不看袁野一眼,粗暴的抓着谭果的手腕就向影视城方向走了去。

目送着远去的两人,袁野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秦豫倒是个硬茬,软硬不吃,刻薄毒辣,偏偏他根本不将袁家放在眼里,秦豫或许知道自己私生子的身份,所以才会这般有恃无恐吧。

三两步后,秦豫放慢脚步,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走在身旁的谭果,明显心情不错,“既然有求于人就不要端着架子。”

“谁说我有求于你?”谭果没好气的瞪着过于精明的秦豫,这个男人不但嘴巴毒,眼睛更毒,当然谭果那也是输人不输阵,气势杠杠的,“我让罗大哥帮忙也是一样的。”

“你以为袁野和你一样傻吗?外面都以为徐一一是被袁野赶出剧组的,袁野只怕以为是我做的,我不给你善后,袁野说不定就会怀疑上你了。”秦豫停下脚步,高傲的昂着下巴,“想好怎么求我了吗?”

------题外话------

明天情人节啊,哈哈,祝大家节日快乐!

至于单身狗狗们,明天加更一章,权当安慰了,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