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拍卖竞价/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袁承平怒不可遏的看着插话的佘政,气的浑身直发抖,“你又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丘良铭连忙拉了拉佘政的胳膊,表弟因为是警察,为人最为耿直刚正,可是今天这个场合根本不是表弟可以介入的,丘家虽然不惧怕袁家,但是也不愿意平白无故的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

“我只是将事实说出来。”佘政淡然的开口,并没有因为袁承平的身份而退让,“我是南川刑侦大队队长佘政。”

当然,在某种程度上佘政也是偏向谭果的,不管是他之前对谭果的好印象,还是谭果今天动手维护古法医的举动,抛开这些就冲着谭果真正的身份,佘政也会站出来。

“很好,很好,这就是你们南川的态度,我算是见识到了,她不走我们走!”袁承平怒到极点,干瘦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着,一把抓住曹音的胳膊转身就要离开。

一个小保姆都敢对自己夫人动手,一个小警察就敢顶撞自己!袁承平不认为是谭果和佘政吃了雄心豹子胆来针对自己,只怕是袁野那个小畜生在南川放出了风声,让这些人知道袁野他才是袁家的继承人,所以这才人才敢不将自己当一回事!

想到此,袁承平表情狰狞的骇人,眼睛里充满了对袁野这个儿子的仇恨和愤怒,若不是袁野先一步离开了,袁承平估计也能对着袁野的脸扇上几巴掌泄愤。

一看袁承平和曹音愤怒的要立场,在场这些人忙不迭的又拉又劝又安抚,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以后肯定有不少地方需要上面的扶持。

银行贷款也好,一些项目的审批也好,生意做大了总免不了和京城相关部门打交道,若是袁承平记仇了,暗中动动手脚,到时候也许事情也能办好,但是绝对要多花很多人力物力财力。

听着众人各种安抚道歉的话,袁承平的怒火倒是消散了几分,他虽然体弱多病,但是脑子也精明,他知道自己甩袖而去正中了袁野的阴谋,那个小畜生就是不想让自己和南川这些人打好关系,省的日后成他们为自己的助力,阻碍了这个小畜生夺权。

想到此,袁承平终于点了点头,“罢了,罢了,我何必和一个丫头片子生气,败坏了大家的兴趣。”

一听到袁承平态度软化了,众人更是各种吹捧谄媚,让原本火药味十足的气氛又变得热烈起来,不得不说袁承平这种态度,让南川这些人很受用。

至少丘良铭是感激不尽,他可是今天慈善拍卖会的主办者,如果袁承平愤怒离场,只怕不少人为了照顾袁家的面子也会跟着走,今天的慈善拍卖会肯定办不成了,到时候丢的就是丘家的脸面。

一场闹剧就这么不冷不热的结束了,不过在场这些人对谭果三人是敬而远之了,原本以为这就是个小保姆,谁都能踩两脚,作践几下,现在他们算是看明白了,谭果就是个愣头青,她连袁夫人都敢打,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估计仗着秦总裁撑腰,谭果连天都敢捅破了。

众人在各自的席位上依次坐了下来,不约而同的谭果三人的左右边两个座位都空下来了,不管是为了讨好袁家,还是为了不招惹上谭果这个惹事精,反正是没有人愿意坐在他们身边,最后还是佘政过来在谭果身边坐了下来。

让看到这一幕的丘良铭眉头直皱,他的小表弟该不会看上谭果了吧?谭果和袁野、秦豫的关系暧昧不清的,小表弟再搀和进来?

丘良铭顿时感觉一个头两个大,不行,一定要告诉爷爷去,小表弟性子太独立,估计也就爷爷能劝得动。

“欢迎各位来宾莅临今天的慈善拍卖会,今晚上所得的善款都将用于孤儿院孩子的上学费用,是由红太阳教育基金会全权负责,所有账目都会公开透明……”随着司仪的开场白,今晚上的拍卖会正式开始了。

“这玉镯子成色品相也就一般,二十万的价格至少可以买两个。”史前低声开口,看白痴一般看着一个肥胖女人上台将二十万的支票放到了司仪手中,换回来了一个翡翠玉镯。

“拍卖的东西有些是各个拍卖场的,有些是查抄的赃物。”佘政是体制内的人,所以更了解情况,“拍卖会那边订的就是底价,超出底价的部分都会做为善款捐献出去。”

若是普通的慈善晚会,直接捐款,捐的多了,这些富商也不乐意,捐的少了,太跌面子,所以换成这种慈善拍卖就不同了,如同刚刚的贵妇虽然说是捐出了二十万,但是玉镯本身价值就有十万块,所以她相当于就捐了十万,可是面子上却好看多了。

“经过鉴定这是唐朝的玉佛,羊脂白玉,雕工精湛,更难得的是玉佛上面有了血沁,相传这是唐朝兴教寺的大师开过光的。”司仪指着锦盒里的养殖白玉的玉佛继续介绍,“兴教寺是当年玄奘大师圆寂之后遗骨迁葬地,这块玉佛底价三十万,每次加拍一万元。”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有些迷信了,相信因果循环,越是有钱的人越相信,所以这块玉佛价格一出来,在场的贵妇们都兴奋起来了,价格一直飙升,大家互不相让,除了真的想要这块经过大师开光的玉佛之外,也是为了争一口气,不能便宜了别的人,不就是钱嘛,谁还差这点钱了。

“六十六万。”沉寂了一晚上的曹音第一次开口喊价,原本几个争抢竞拍的贵妇表情一僵,其实这块玉佩的合理价位至少是一百万,可是曹音这么一开口,谁都不好意再喊,难道真的和袁夫人争东西吗?

司仪怔愣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价值不菲的玉佛竟然就值六十六万,可是还是开口喊道:“六十六万第一次,还有加价吗?六十六万第二次。”

曹音眯着眼看了看四周,对几个竞拍的贵妇微微一笑,她们还算识相不敢和自己抢,这玉佛还真不错,大师开了光,又是难得的羊脂白玉,还有了血沁,从色泽到雕工都让曹音喜欢。

“六十六万第三次……”

“八十万。”就在拍卖师准备开口喊成交时,谭果忽然大咧咧的报出了八十万的价格,让原本已经准备鼓掌恭喜曹音拍卖成功的众多人表情狠狠的扭曲了一下,尼玛,这小保姆就是出来搅局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