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小人作怪/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谭果,罗非鱼也说了今晚上的事不是秦豫做的,我估摸着秦总裁最多就是浑水摸鱼,将水搅和的更浑而已,至少今晚上的主使者绝对不是秦总裁。”史前走了过来,拍了拍谭果的肩膀,“你也别气了,那三人既然当了保镖,就注定了会有这一天,刀口舔血的工资不是那么好拿的。”

看着秦豫和一行保镖上车离开之后,谭果也跟着史前、古青桐上了车离开,靠在后座上,谭果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今晚上这破事绝对是一团乱,但是谭果可以肯定的是秦豫绝对不是浑水摸鱼。

这事不是秦豫主使策划的,但绝对是他诱导的,至于秦豫的目的或者幕后黑手的目的,谭果掌握的情况资料太少,所以也是一头的雾水。

“要不我们查一查?”开车的史前通过内置倒车镜看了一眼后座的谭果,按理说这事轮不到七局来查,可史前看谭果似乎挺上心,毕竟牵扯到了秦豫,真的查一下也没什么。

“不用,左右和我们没关系。”谭果摇摇头,没有迟疑的就拒绝了史前的提议。

特调七局虽然是个养老的部门,但是里面不少人都是从国安和军情处退下来的,在外人看来他们是来养老的,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何尝不是七局在无声无息的监控他们的生活。

一旦七局暴露,说不定会被人顺藤摸瓜才查到一些人和事,谭果即使关心秦豫也不会让七局处于暴露的危险中,让危机国家安全的事情发生。

参加慈善拍卖会的其他客人都被吓的够呛,所以警方这边草草记录了一下名单之后,就让宾客们都回去了,等第二天再派警察上门去录口供。

不过丘良铭是主办者,佘政又是刑侦大队队长,所以他们两人一直忙到凌晨两点多才离开会场回到丘家。

“奶奶,妈,我没事,没事,就是有点累。”一回到家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女王大人们,丘良鸣忙不迭的开口安慰着,“我真没事,有表弟在,我能出什么事啊。”

“好了,都几点钟了,良铭和小政都没事,你们回去睡,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丘老爷子干脆利落的发话,看着还婆婆妈妈的丘家女人,直接拿着拐杖赶人。

之前良铭打了电话回来说没事,但是家里头这群女人没一个放心的,现在见到人了,总该放心了吧。当然老爷子嘴上说的硬气,其实直到看佘政和丘良铭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老爷子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送走关心备至的女王大人们,丘良铭这才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从枪战开始到现在,丘良铭神经都是紧绷的,这会回到家才感觉自己是活过来了。

“坐没有坐相!”一看儿子这软趴趴的模样,丘老爹眉头一皱,身为教书育人的大学教授,平日性子古板又封建,丘老爹最看不惯自家儿子这懒散的模样。

“别……嘶……这肯定都青了。”丘良铭刚一动就感觉到小腹处痛的厉害,卷起衣服一看,嗬,小腹上方果真是一大块乌青的瘀伤,轻轻一碰,痛的丘良铭又吃痛的嘶了一声,“难怪之前我就感觉痛的很,谭果还真不客气。”

佘政看了看丘良铭肚子上脚印形的伤口,诧异的开口:“这是被谭果踢出来的?”

“小表弟,你说谭果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怎么出脚就这么狠呢,你看我的后脑勺,这个大肿包。”丘良铭放下衣服,手一摸后脑勺果真也痛的狠。

不过今晚上那可是枪战,死了三个保镖,混乱里一不小心就死了太正常了,丘良铭只是挨了一脚算是幸运了

三分钟之后,听完丘良鸣的话,丘老爷子没好气的一拐杖打在了丘良铭的小腿上,“有你这么说自己救命恩人的吗?就挨了一脚你也好意思喊痛!”

丘老爹也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不着调的儿子,随后看向一旁的佘政,“小政,既然是你的朋友,等哪天有空一定将人请回家里来吃个饭,表达一些我们的谢意。”

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人家一姑娘不顾危险的救了自个儿子,丘老爹是真的无比感谢,踹一脚又怎么了,能保住命多踹几脚都是值得的。

受伤也没得到自家老爹的嘘寒问暖,丘良鸣没好气的一瞪眼,哥俩好的搭上佘政的肩膀,“弟弟啊,救命之恩当救命之恩,谭果和秦总裁还有袁少不清不楚的,你可别搀和进去成了四角恋爱。”

“你说什么?小政喜欢这个姓谭的姑娘?”丘老爷子和丘老爹一下子站起身来。

如今让佘家和丘家最纠结的就是佘政的婚事,都老大不小了,偏偏佘政性子太寡淡,除了破案对什么都不敢兴趣,现在一听他有喜欢的姑娘,丘老爷子和丘老爹立刻来了兴趣。

佘政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不正经的丘良铭,将他搭在肩膀上的手甩了下来,“爷爷,大舅,你们不用听表哥乱说,没有的事,我和谭果就普通朋友而已。”

“还普通朋友?普通朋友她被人埋汰,你能站出来给她说话,那可是京城袁家,你也不怕得罪人!还有是普通朋友,危险的时候谭果能扑过来救我?”丘良鸣摆明了不相信佘政的解释。

说到这里他不由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的开口:“说起来谭果虽然男女关系乱了一点,但是人倒是挺好,那么危险的时候她一小姑娘还能扑过来救我,小政,谭果对你妥妥的是真爱!”

佘政看白痴的看着陷入幻想的丘良鸣,对着丘老爷子解释道:“谭果身份绝对不简单,她住的古民居价值五六百万,里面随便一个摆设品拿出来都是价值十多万的老物件,而且今晚上她花了五百万拍下了一个玉佛,再者谭果如果真是个保姆,她绝对不敢和袁夫人曹音叫板。”

丘老爷子明白的点了点头,对于佘政的判断他是完全相信的,不过对方家世显赫,再看佘政还是冷厉着一张脸,完全没有陷入爱河的冲动,丘老爷子也不强求了。

丘家在教育界是有几分脸面,但是佘政毕竟姓佘,他父亲也只是个退休的警察,那些世家一贯讲究门当户对,这样的婚事佘家高攀不起,不过该感谢的还是要感谢,不能失了礼数。

慈善拍卖会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了,因为事情影响太恶劣,外面是一点风声都没有,都被压了下来,参加拍卖会的宾客为了少惹麻烦也是三缄其口。

“去给我买瓶水来。”外面大雨倾盆中,中午休息时间,霍天恒颐指气使的踢了踢谭果的椅子,对谭果趾高气昂的下达命令,“让你去买瓶水,你耳朵聋了吗?”

“我负责你安全,不负责杂事。”谭果冷淡淡的回了一句。

自从在拍卖会上和曹音撕破了脸,谭果在剧组的地位就显得有些尴尬了,之前为了讨好袁野和秦豫,剧组的人对谭果是敬而远之,可是现如今,知道谭果最大的靠山袁少靠不住了,不少人就起了小心思,总想踩一踩谭果来发泄一下自己心里的不平衡。

对于人的劣根性,谭果是懒得理会,而且眼皮子这么浅的人也只是少数,不管是章天山还是女主角柏莉他们对谭果的态度一直没有变。

“你还以为自己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吗?”站在一旁的霍天恒嗤笑一声,双手环着胸口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椅子上不起身的谭果,一抹狰狞之色自眼中一闪而过,她算个什么东西,不就是仗着秦豫的势子才敢和自己作对!

一想到武涛之前的话,霍天恒心里头就跟吃了定心丸一般,看着动都不动的谭果,霍天恒冷笑一声,突然一脚踹在了一旁的小桌子上。

桌上的杂物哗啦一下洒落了一地,谭果刚倒进保温杯里的热水也洒了出来,好在谭果避的快,热水也就泼到了谭果的鞋面上。

谭果猛地抬起头来,眼神不悦的看着发神经的霍天恒,若不是史前签了百万的月薪合约,谭果还真懒得理会他。

“看什么看?有种你滚那!”霍天恒得意的昂着下巴,转身向着自己的休息区走了去,“别死皮赖脸的留在我这里,够贱!”

“天恒,你到底在干什么?”马宝头痛的看着闹事回来的霍天恒,不说当天拍卖会的时候谭果冒险救了天恒和自己,就算是冲着秦总裁和袁少的面子,天恒也没有必要刁难谭果,偏偏他却固执的将谭果当成了死敌一般,马宝越是劝,霍天恒越是过分。

“你怕什么,袁先生和袁夫人已经和谭果撕破脸了,袁少是绝对不可能护着谭果的。”至于秦豫那边,霍天恒是完全不怕。

毕竟秦家做主的人还不是秦豫,他和秦天祺交好,和秦豫肯定是死敌,所以霍天恒完全不认为自己需要给秦豫面子对谭果好,而且有武涛撑腰,在南川市谁不给武市长几分薄面,秦豫难道真的敢为了个女人和武市长的侄子武涛过不去吗?

马宝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挫败的看着翘着二郎腿看剧本的霍天恒,话虽如此,但是刁难谭果又有什么意义?还平白无故的惹上秦豫。

“好了,你烦不烦,不就是个小保姆而已。”听着马宝喋喋不休的劝解,霍天恒烦躁的一瞪眼,哼,一个小保姆而已,也不知道他到底怕什么!

知道多说无益,马宝无奈的摇摇头转而向着不远处的谭果走了过去,“谭小姐,真的很抱歉,听说香奈儿的鞋子不错,一会我让商场送一双给你,天恒这几天拍戏太累,实在抱歉那。”

“再有下一次我不干了。”谭果看着赔礼道歉的马宝,摊上霍天恒这样的艺人,马宝也是够累的,不过事不过三,霍天恒再这么发神经,谭果绝对不奉陪了。

目送着谭果去洗手间打理自己,马宝直起腰叹了一口气,看到不远处一个男人快步走了过来,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马先生。”两人走到了角落里,男人表情冷冷的开口:“我们家总裁说了,如果霍天恒再敢刁难谭小姐,之前的合约作废,是生是死让霍天恒自己看着办。”

马宝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但是龙虎豹保全公司在业内口碑最好的,而且之前慈善拍卖会上的枪击战,即使过了一个星期了,依旧让马宝胆战心惊的,他总感觉那些人是冲着霍天恒来的。

如果秦总裁将所有的保全都撤走了,虽然违约会赔偿一笔巨额赔偿金,但是马宝也清楚以秦豫的手段,即使合约是白纸黑字写的清楚,但是秦豫如果拒不赔钱,他又能怎么办?

论势力,秦豫是秦家的继承人;论武力,秦豫保全公司的手下都是练家子,就算秦豫赔钱了,马宝也不敢接,谁知道事后秦豫会不会暗中动手来暗害霍天恒。

“还请秦总裁放心,今天的事绝对不会再发生。”马宝再次保证着,只希望天恒可以收敛一下脾气,若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后悔就太迟了。

刚刚霍天恒和谭果的冲突众人都看在眼里,不过是休息时间,事情也没有闹大,不管是导演这边还是其他演员也都没有理会,只是低声议论着,再过十分钟马上就要拍戏了。

此刻,幽暗的过道里,这里是道具师用来存放道具的地方,堆了不少大型的道具,所以平日里来往的人极少,此时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探头探脑的看了看四周后,随即快步向着过道这边走了过来。

“怎么是你?”推开门,当看见站在阴影里的身影时,洪梅诧异的一愣。

“你不用管,只要你事情做的好了,武导不会亏待你的。”刻意压低的女音冷淡淡的响起,似乎有些看不上一惊一乍的洪梅。

女人眼神陡然一冷,一股子阴寒的杀气从眼中迸发而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希望你都明白,毕竟每年公墓那里都要安葬不少无名氏。”

“你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被女人眼中冷血无情的杀机吓到,洪梅只感觉一股子寒意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如同是被杀人不眨眼的恶鬼盯上了一般。

“那你过去吧,谭果刚和霍天恒起了冲突,这会去了洗手间。”女音依旧冷淡的没有起伏,说完之后大步向着门外走了去。

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别说是武涛抛来的橄榄枝,就算是一线机会,只要是救命稻草洪梅也不愿意错过,拎起地上的塑料桶,洪梅向着卫生间方向走了过去。

洗手间里,听到外面高跟鞋的脚步声谭果并没有在意,可是当那脚步声停在了自己隔间的外面,谭果眉头一皱,然后就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

谭果伸手推了推,门被人从外面用链子锁住了,霍天恒不会这么低级吧?

一门之隔外,穿着灰色外套的洪梅恶毒阴笑着,眼中满是扭曲的恨意,若不是谭果这个贱人,徐一一怎么会被章导踢出剧组,徐一一不被赶走,她就不会迁怒到自己身上,将自己开除了。

一想到这段时间处处碰壁的窘迫日子,洪梅恨不能将罪魁祸首的谭果扒皮抽筋,幸好武涛需要用到自己,只要今天这事办好了,自己就可以拿着武涛给的钱回老家县城的政府部门上班了。

“谭果,你要恨就恨自己太招摇,娱乐圈可容不得你这样的贱人横行霸道!”洪梅抬头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看到监控探头,但是既然对方说已经安排好了,这些就不用自己理会了。

“是你?”谭果一愣,没有想到竟然是洪梅,那个徐一一身边被赶走的女助理,之前柏莉的助理还和自己说过,洪梅现在如同过街老鼠一般,工作丢了,男朋友也分手了,好像还欠了不少赌债。

“就是我,谭果,你也有今天!”洪梅恶毒一笑,将角落里的塑料椅子搬了过来,然后打开一旁的塑料桶。

当看到里面满满一桶的排泄物时,洪梅差一点没有呕吐出来,可惜了,如果是硫酸就更好了,谭果这个贱人要是毁了容,成了丑八怪,看她还怎么出去勾搭男人。

为了防止粉丝和狗仔混进剧组,剧组的把守一向是很严格的,出入都要出入证,而且外面还有保护霍天恒的保全在,洪梅想要混进来可不容易,剧组里肯定有人接应,想到此,谭果脑海里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霍天恒。

被关在卫生间里的谭果闻到恶臭味不由的一愣,随后稍微往后退了两步,右腿猛地用力向着门踹了出去。

哐当一声!卫生间的门被谭果一脚给踹开了,而刚站到塑料椅子上,拎着一桶粪便和尿液的洪梅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砰的一声摔下了椅子,手里头的屎尿淋了一头。

看着眼前的一幕,尤其是那塑料桶正扣在洪梅的脸上,谭果受不了的干呕两声,用最快的速度咻咻的跳出了卫生间。

而卫生间里摔傻的洪梅这才反应过来,痛倒是不痛,可是一头一脸的屎尿让洪梅受不了的尖叫一声,随后什么也顾不得了,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疯一般的向着谭果追了出去。

听到声音的谭果回头一看,再次受不了的干呕两声,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冲回了剧组。

而秦豫派到剧组的人说是保护霍天恒,其实也是在保护谭果,只是谭果去卫生间,保全自然没有跟过去。

这会儿听到不对劲的尖叫声,两个冒充群众演员的保全立刻丢下手里头的道具转身就跑,正在给群众演员说戏的章天山一愣,“你们俩跑……什么声音?”

其他人也都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有几个爱凑热闹的则向着两个保全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然后众人就看见谭果风一般的狂奔而来,表情甚是惊恐,像是碰到多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追过去的两个保全第一时间戒备起来,可当他们看到追在后面的洪梅之后,两个保全呆傻一愣,然后动作整齐的跟上谭果的步伐狂奔而去,不是我方不给力,而是敌方太强大!

出什么事了?如果说最开始看到谭果逃跑,大家还认为谭果碰到什么危险了,可是当两个保全二话不说的掉头就跑,剧组的人都有些愣住了。

“谭果!你这个贱人!”洪梅的尖叫声伴随着恶臭传来时,剧组的人不由呆滞的瞪大了眼睛,跑的太快,挂在身上的便便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洪梅一脚踩了上去,脚下一滑,吧唧一声,洪梅重重的摔了个四脚朝天,估计摔的太狠,洪梅愣是在地上躺了半天没用爬起来。

“霍天恒,你真是够了,你要怎么作就怎么作吧,老娘不干了!”谭果被恶心坏了,一把抓起自己的背包,直接撂担子不干了。

“马先生另请高明吧。”一看谭果走了,两个保全也立刻拔腿就走,就算没有总裁的命令,他们也看不惯霍天恒嚣张跋扈的刁难对谭果,一个大男人只会拿女人撒气算什么本事,还想出这么恶心的招数,若不是谭小姐走的太快,两个保全都想将霍天恒丢到洪梅身上,让他也尝尝这些秽物。

“霍天恒,你也太……”章天山火大的看着脸色难看的霍天恒,说实话最开始谭果进剧组,章天山是不高兴的,但是后来章天山发现谭果根本不惹事啊,她就好比是空气一般,一不注意就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

而霍天恒则像是搅屎棍一样,脾气大、性子刁钻,若不是演技好,章天山真想将霍天恒给换掉了,洪梅早就被赶出剧组了,她今天怎么会混进来,说剧组里没有人当内应,章天山都不相信。

“天恒,你怎么?”反应过来的马宝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霍天恒,不久之前马宝才对保全保证了不会再刁难谭果,现在好了,谭果走了,几个保全也走了,一想到霍天恒的安全没了保障,马宝恨不能撬开霍天恒的脑袋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妈的,是我做的又怎么样?”霍天恒猛地站起身来,一把将手里头的剧本摔在了地上,火大的看了一眼四周,对上众人不屑的眼神,霍天恒冷哼一声的爆粗口,“老子不拍了总成了吧,你们谁爱拍谁他妈的自己拍去,老子不奉陪了!”

“天恒,你给我回来!”马宝连声开口,可惜霍天恒步子大,三两步就离开了,马宝烦躁的回头看向不远处的章天山,“章导,这……”

“算了,你过去吧。”章天山大度的摆摆手,倒是有些同情马宝了,摊上这么个脾气大的艺人,马宝每年头上估计要多不少的白头发。

这边谭果刚回到古民居,就看到史前扒着门框笑的浑身肥肉一抖一抖的,却也遏制不住史前那狂喷而出的笑声,“谭果,听说你今天在剧组被一个屎人给追的到处跑……哈哈,不行了,乐死我了。”

一旁古青桐霜冷的脸上也多了一抹可以感知的笑意,估计谭果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我说你们俩够了啊!”谭果没好气的瞪着两个损友,回过头来火大的瞅着送自己回来的两个保全,“我说你们大男人一个一个怎么这么八婆啊?”半个小时才发生的事,怎么所有人都知道了。

“我们是奉命行事。”保全极其无辜的回了一句,总裁之前交待了,谭小姐在剧组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要一字不漏的报告上去,不过一想到之前谭果那花容失色,跑的贼快的速度,保全噗嗤一声没忍住也笑了起来。

“不行,我要去洗个澡,我感觉一身的味儿。”一想到洪梅被装了屎尿的塑料桶扣头了,谭果不由的一阵恶心,大步向着卧房走了过去,一定要好好洗洗干净,太恶心人了。

半个小时后,当谭果洗刷刷了三遍,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时,便听见客厅里一阵阵的哄笑声,罗非鱼和史前抬头一看谭果,两人噗嗤一声再次大笑起来,估计很遗憾没有亲眼目睹谭果被屎人追的跑的画面。

“两点钟就翘班,你们为了看我笑话还真是够拼的啊!”谭果没好气的瞪着沙发上多出来的秦豫三人,茶几上摆着一垛垛的文件,连工作都带回来做,这些人还能再过分一点吗?

顾大佑憨厚的脸上努力保持平静,可是一想到之前保全说的那副画面,脸皮再次不受控制的抽动着,若不是怕惹怒了谭果,估计连性子最老实的顾大佑也忍不住拍桌狂笑了。

“青桐,今晚上我们喝南瓜粥啊。”史前不怕死的再次开口,不知道那黄黄白白的粥,谭果还能不能喝下去。

“史胖子!”谭果火大的将手里头的毛巾狠狠的砸了过去,抬手指着沙发上并排坐的几个大男人,怒到极点谭果皮笑肉不笑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信不信我今晚上将你们都迷晕了丢到公共厕所去睡觉!”

“你们够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看着恼羞成怒的谭果,秦豫这个大BOSS终于发话,警告的目光威胁的扫过几个笑的脸都红了的手下。

史前估计也担心惹恼了谭果真的被她下药给迷晕了,所以投降的举起双手,跟着罗非鱼他们速度极快的溜回后面的小客厅,只是一想到谭果狼狈的样子,两人再次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谭果没好气的瞪着身旁的秦豫,“要笑就笑吧。”这辈子谭果都没这么狼狈过。

秦豫薄唇勾了一下,倒没有太过分,拿起沙发上的毛巾捂都了谭果的头上,大手生疏的给谭果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吹风机在哪?”

“电视柜下面的柜子里。”闷闷的开口,谭果着实被洪梅给恶心坏了,一想到那副画面,谭果表情狠狠的狰狞了一下,真该将霍天恒揍一顿!然后一脚踹进粪坑里去!

秦豫笑着摇摇头,眼神宠溺的看着郁闷坏了的谭果,仔细的给她吹着湿头发。

吹风机嗡嗡的声音响起,温热的气流吹在头皮上,谭果舒服的趴在沙发上,这才想起来问道:“你的手下都回来了,违约没事吗?”

“无所谓,这点钱我还赔得起,关键是看霍天恒有没有这个胆子索要违约金。”霸气十足的声音里充满了薄凉的恶意,秦豫可不是善男信女,保全公司基本都是黑白两道通吃,所以虽然违约了,但是秦豫冷嘲一笑,这笔违约金霍天恒有命拿只怕也没命花。

“你果真是黑社会。”谭果回头瞅了一眼表情阴冷的秦豫,默默的为霍天恒哀悼一声,惹上秦豫,霍天恒自认倒霉吧,不过谭果是半点不会同情的,至多同情一下一直伏低做小的经纪人马宝。

“对了,佘政约我明天中午过去吃饭,说是感谢我之前救了丘良铭。”谭果声音含混不清的响起,刚洗了热水澡,又在吹头发,太暖和之下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说起来佘政挺够朋友的,明知道袁家不好惹,还敢给我出头。”

“能当上刑侦大队队长的人会傻吗?”听不得谭果夸赞别的男人,秦豫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佘政只怕早就感觉到谭果身份不一般,所以当时在拍卖会上给谭果出声。

真的是一根筋到底的二愣子,早就被人从大队长的位置上撸下来了,别看佘政只是个队长,但是他在南川这地界上名头不小,关系网也很广,可以说是黑白两道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我说秦豫。”谭果一个翻身盘膝坐在沙发上,面对着拿着吹风机坐在一旁的秦豫,歪着头,谭果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秦豫,忽然笑了起来,“你话说的这么酸,你是不是打算追我当你的女朋友啊?”

秦豫看着笑眯眯的谭果,薄唇微扬,眼神晦暗不明,半晌后秦豫忽然抬手将谭果的头按了下来,继续给她吹着未干的头发,“你想的太多了,我没打算让你当我女朋友。”

早就是一个户口簿上的人了,她还想当女朋友?难道去民政局离婚之后再重新追求一次?

“那我明天中午就去赴约了,说起来佘政还真不错,身手好,为人刚正不阿,而且像你说的也不是那种不知道变通的二愣子。”谭果小声嘀咕着,低着头的她浑然没有发现秦豫的眼神在瞬间阴霾下来,狭长的凤眸里阴云密布,在他秦豫的字典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第二天中午谭果带着蹭吃蹭喝的史前,拉上又埋首研究骨骼的古青桐直奔佘政订的玉锦阁而去,一下车就看到佘政和丘良铭等在大门口,绝对的诚意十足。

“谭小姐,大恩不言谢啊,今天一定要吃好喝好。”丘良铭最爱油嘴滑舌,尤其是他总感觉佘政对谭果不一般,那调侃的眼神里就多了几分暧昧之色。

“丘教授客气……”谭果刚寒暄一句,忽然听到背后传来的熟悉的嗓音,不是吧?

谭果快速的回头,果真见到被人群拥护在中间的秦豫,谭果不由得笑了起来,打趣的看着一身黑色西装,面容高冷漠然的秦豫,他倒是装的挺像那么一回事。

“好巧啊,原来秦总裁也在这里吃饭,早知道我们就凑一桌啊。”谭果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对着表情冷傲的秦豫眨了眨眼,你就继续装!

“原来是秦总的朋友,那不如就凑个桌一起吃?”跟在秦豫旁边的中年男人笑呵呵的接过话,说实话虽然和秦豫是合作关系,但是中年男人对秦豫有点的发憷。

看谭果能谈笑自如的和秦豫打招呼,中年男人眼神无比佩服的看了过去,只怕这位小姐和秦总关系非同一般吧,否则不会用这么熟稔的语调打招呼。

秦豫表情一如既往的高傲,斜睨了一眼谭果后冷声回绝,“不用了,我们有正事,不方便,马总,我们走吧。”

呦,这还傲上了!谭果看着“目中无人”的秦豫,笑着点了点头,“那行,我这个小人物就不打扰秦总你谈生意发大财了,佘队长,我们也进去吧,我早上可还没吃呢,饿坏了。”

说完之后,谭果笑着挽着佘政的胳膊,动作极其的自然,如同没有发现秦豫一瞬间黑沉下来的凤眸。

“原来是佘队长的女朋友,哪天结婚一定要通知马某啊。”中年男人马总见缝插针的接了一句,做生意的多少会和公安机关打交道,所以马总也认识佘政,只可惜佘政此人不易结交,没有想到今天会碰上。

史前和一旁的罗非鱼对望一眼,然后都受不了的摇摇头,这两人一碰到一起就像是针尖对麦芒一般,动不动就刺对方几句,然后冷战几天,然后又莫名其妙的和好如初,纯粹让他们这些不相干的人白担心。

被当成挡箭牌的佘政看了一眼气势逼人的秦豫,又看了看身侧挽着自己胳膊的谭果,对上她威胁的小眼神,佘政无语的叹息一声,任由谭果作怪。

秦豫眼神再次阴沉了几分,周身气息陡然阴寒冰冷下来,让一旁的马总几人只感觉一股莫名的寒意,让人浑身一抖,下意识的拉开了和秦豫的距离。

秦豫脚步上前,阴翳的目光看向佘政,冷冷的开口:“放手!”

若是一般人,早已经畏惧秦豫周身的气势撒手了,可是佘政也不是普通人,此刻对上秦豫冷厉的眼神,却依旧平静的开口:“秦总裁未免管的太宽了。”听起来火药味浓郁,挑衅意味十足。

嗬!不是吧!丘良铭呆愣愣的看着和秦豫杠上的佘政,之前小表弟还信誓旦旦的和爷爷表态他和谭果就是普通关系,怎么这会就上演两男争一女的场面了?

“佘队长看来想换给城市工作。”秦豫冷冷一笑,眼神讥讽,威胁意味十足,丘家在教育界有些地位,可是佘政毕竟只是丘家的外孙,秦豫真要动手将佘政调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工作绝对轻而易举。

“秦总裁可以试试看。”佘政淡然回了一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秦豫手底下那几个人,谁的身上没有背几条人命,只可惜没有证据,佘政早就看秦豫不顺眼了。

身为导火索的谭果也傻眼了,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可是看秦豫和佘政这架势,这两人该不会是积怨已久了吧?

丘良铭也不敢看热闹了,这火药味一触即发啊!连忙上前拉了拉佘政的胳膊,笑着向着秦豫开口:“抱歉秦总裁,小政性子太耿直,不会说话,还请秦总裁不要见怪。”

“我若是见怪了又如何?”秦豫冷笑一声,却是半分不退让,“就算道歉也该佘队长亲自道歉,这才有诚意。”

这还怎么谈下去?丘良铭傻眼了,随后求助的看向一旁的谭果,都说秦总裁六亲不认,性子尖酸刻薄,丘良铭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这根本就没法子交流嘛。

“你们有私人恩怨私下解决,还要不要吃饭,我肚子都咕咕叫了。”谭果早已经松开了挽着佘政胳膊的手,此刻不满的瞅着两个杠上的男人,“要不你们继续,我们几个先进去吃了。”

“你看上的都是什么样的女人?大庭广众之下勾三搭四、水性杨花,袁野,我们袁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目睹了这“两男争一女”的场面,袁承平满脸讥讽的斥责着,指着一旁的秦萱,“秦小姐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下个月日子就很好,你立刻和秦小姐订婚!再找这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谭果和秦豫等人回头一看,原来袁承平一家和秦翰兆一家也来玉锦阁吃饭,好巧不巧的几波人就在玉锦阁大门口碰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