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抓捕归案/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先生嘴巴放干净一点!”看着对谭果口出恶言的袁承平,秦豫第一个冷声发难,嘲讽的看了一眼袁野后,锐利的目光危险十足的看向袁承平,“这里可不是京城,袁先生想安全无虞的回去,就不要太张狂。”

“你敢威胁我?”袁承平怒极反笑起来,只是眼神阴鹜的骇人,在南川他秦豫还算个人物,但是对袁承平而言,一个小小的保全公司的总裁算什么东西!

更何况只要秦家和袁家联姻了,袁家势必要扶持秦萱的哥哥秦天霖上位,秦豫失去了秦家继承人的地位他还怎么嚣张!

“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今天我算是见识了。”曹音原本性子就跋扈刻薄,之前在拍卖会上被谭果打脸,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曹音板着刻薄的老脸讥讽冷笑着,“天霖也好,小萱也罢,都是知书达理的好孩子,偏偏都是秦家子弟,有些人却毫无教养,看来没有亲妈教导就是不一样,那句老话怎么说的,对,有娘生没娘教,真是一点都没有说错。”

“哼,袁夫人你说的对,早知道这个小畜生这样大逆不道,当年在医院的时候我就掐死他!”秦翰兆恶狠狠的开口,肩膀上的伤口而隐隐作痛着。

一想到秦豫为了继承人的位置,竟然敢对自己下杀手,秦翰兆早就荡然无存的父子亲情此刻更转为了刻骨的仇恨,看向秦豫的眼神恶毒到恨不能亲手杀了秦豫。

刷的一下,这边秦豫还没有开口,原本嬉皮笑脸的罗非鱼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跟在秦豫身边的两个保镖和顾大佑身影瞬间上前,呈现包围的姿势,目光冷冷的盯着袁承平几人,只要秦豫一声令下,顾大佑三人会立刻动手,主辱臣死!

“你要干什么?”秦翰兆其实就是个纸老虎,依仗着秦豫父亲的身份耀武扬威,此刻对上顾大佑几个保镖嗜血的冰冷眼神,那满满的杀气让秦翰兆脸色苍白一变,声音都哆嗦起来,“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敢杀人?”

“大哥,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我们回去说,爸爸身体还没有好,你不要气他,也不要在这里打扰袁叔叔和袁阿姨。”秦萱站在姚青身边语带哀求的开口,将秦豫这个当大哥的无情冷血衬托的更加鲜明。

“他是巴不得我死。”一想到差一点被秦豫给枪杀了,秦翰兆的怒火蹭的一下又燃烧起来,这个小畜生手里有钱又有人,自己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下去了,秦翰兆眼神狠了狠,先下手为强自己才能保命,这都是这个小畜生逼迫自己的。

目睹着秦翰兆眼神的变化,秦天霖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看来不需要自己再挑拨暗示了,若是父亲真的能杀掉秦豫,自己就后顾无忧了。

若是父亲失败,以秦豫的狠辣歹毒,他肯定会报复回来,一旦父亲有什么三长两短,爷爷肯定不会再偏袒秦豫,自己只需要静观其变、坐收渔翁之利就可以了。

“平日里看你挺精明的,今天怎么变蠢了。”谭果走上前来,拉了拉秦豫的胳膊,冷眼看着秦翰兆一家人,“俗话说的好:永远不要和一个傻子去争辩,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他的水平线上,并且用他丰富的经验战胜你。”

秦豫闻言不由一笑,顺势握住了谭果的手,从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眼前这个男人除了给他提供了生命之外,什么就不是!秦翰兆不配称为一个父亲,不,更准确的说他不是秦豫的父亲,而是姚青三个子女的父亲。

“再说口舌之争不过是浪费时间,要动手就一击毙命、斩草除根,图个耳朵清净。”谭果笑着补充了一句,这么唧唧歪歪的打口水战一点意思都没有,父不慈自然子不孝。

嗬!谭小姐果真够狠!罗非鱼和顾大佑等三个保镖无比敬佩的看着谭果,斩草除根说的简直太好了,总裁根本不屑秦家那些产业,这些人偏偏自以为是的将总裁当成了假想敌,真惹火了总裁,妈的,弄死这唧唧歪歪的一家子!

“小表弟。”丘良铭拉了拉佘政的胳膊,看着和秦豫并肩而立的谭果,压低声音开口道:“谭果这姑娘太凶残,爷爷还有小姨和姨父肯定希望你找个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这么凶狠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女人还是留给秦总裁吧?”

佘政从始至终都将谭果当成了合眼缘的朋友,他和秦豫不对付那也是因为秦豫有几个手下都犯过人命案子,绝对不是因为谭果,此刻看着一脸后怕劝慰自己的丘良铭,佘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他果真是太闲了瞎操心。

“走吧,去吃饭。”秦豫的确懒得理会秦翰兆这一家子,至于袁承平,秦豫嘴角勾起冷笑,袁野可不是善茬。

看着秦豫一行人进门了,秦翰兆刚刚熄灭的气焰瞬间又嚣张起来,“这个逆子,当初我真该将他掐死,袁先生,实在是抱歉。”

“算了,家门不幸而已。”袁承平不在意的摆摆手,余光诡异的看了一眼从始至终都沉默的袁野,比起六亲不认、冷血绝情的秦豫,袁野这个小杂种这样阴阴沉沉的更让人不放心,咬人的狗不叫,秦翰兆还有两个儿子,可恨自己就袁野这一个小杂种,否则袁承平早就将人弄死了。

这边袁承平在秦翰兆的陪同之下也进了包厢,点完菜之后,秦天霖借着接电话出了包厢向着走廊尽头走了过去,推开一间包厢的门,看到站在窗口正抽烟的武涛,不由笑了起来,“你这是存心看我的热闹。”

“你那个大哥真够嚣张的,袁家再式微,袁承平也是纪委委员,袁老爷子的独子,秦豫也敢出口威胁。”武涛灭了手里头的半截烟,关上窗玻璃走到桌边接过秦天霖递过来的茶水,“我可是收到消息,今天谭果要惨了。”

“你是说王家那边?”秦天霖也听到风声了,曹音这个老女人可是睚眦必报的歹毒性子,之前在拍卖场丢了脸后,曹音就想着报复谭果来讨回面子,刚好王家就是现成的刀子。

“一会就等着看好戏吧。”武涛笑着点了点头,都有些的迫不及待了,不过想到霍天恒,武涛脸难看了几分,“霍天恒真他妈的一点用处都没用,对付个女人都不行,他也就那一张脸能看,听说是什么完美的黄金分割线。”

抱怨的武涛满脸的不屑之色,霍天恒人蠢脾气还大,不过在娱乐圈有点地位而已,就飘飘然的以为自己能力有多大,一个戏子能红,也能瞬间就被打压的抬不起头来,只可惜霍天恒太自以为是了。

武涛虽然是个导演,但是他也是武市长的侄子,也投资了不少产业,他身价不菲,在南川也算个举足轻重的贵少,武涛脾气大架子大那是有资本,霍天恒算个什么东西。

“不说他,对了,拍卖会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秦天霖正色的开口询问,他总有种感觉拍卖会的事和秦豫脱不了干系,说不定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好在当天自己是陪同袁承平一起出席的,爷爷担心出什么意外,所以才会派了一队人马给自己。

那是秦家隐秘的力量,是秦家真正的底牌,秦天霖无比庆幸,当天若不是有这队人马的保护,自己说不定就被秦豫干掉了,只可惜没有到如今一点证据都查不到,没办法指控秦豫。

而且经过拍卖会的枪击战之后,秦天霖心里头总有些的不安,秦豫此人狠毒无情,他若是真的想要弄死自己,那是防不胜防,总感觉一把刀悬在头顶上一样。

“这事市委让佘政接手调查的,影响太大,市委这边也不好深入调查,佘政嘴巴又紧,不过听说当天被爆头的那一具尸体根本查不出身份来,暗中策划这一切的人势力不小,不过目的就不清楚了。”武涛有个当市长的大伯,消息自然灵通一些。

其实武涛也猜测果是不是秦天霖策划的,趁机弄死秦豫,不过没有证据,而且当天出席的人身份都非同一般,再加上原承平和袁野父子关系不和,武涛和武市长也猜测过会不会是袁野暗中策划的,只可惜也没有证据,所以这事就是一团乱,没法子去查。

“最后市委和公安那边将案子定性为抢劫,当天刚好丢失了一些拍卖品。”武涛说出了最新的消息,查不出来就只能这样定案了,毕竟当天晚上那些人看谁都像有嫌疑,好在只是死了三个保镖而已,丢了几件拍品,用抢劫的名头正好遮掩一番。

若真是秦豫派人做的,查不出来也正常,秦天霖也不强求,秦豫如果这点本事都没有了,他也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不过因为父亲肩膀中了一枪,爷爷的表情也很不好,还特意给了自己一队人手防身,看来爷爷也是防着秦豫会动手的。

“刚刚的事还有谭果在剧组和霍天恒起冲突的事情都放出去吧,时机差不多了。”秦天霖说完之后站起身来,袁承平他们还在包厢里等着,秦天霖也不好离开太久。

“行了,我都准备好了,你走吧。”武涛摆摆手示意秦天霖不用担心,身为导演武涛在圈子里也有不少的关系,再加上有武市长这个大伯,各家媒体都要给武涛几分薄面。

武涛策划这一切就是要借着霍天恒的名气泼《暗芒》剧组的脏水,让章天山的这部电影夭折,到时候男主角退出,他倒要看看章天山拿什么跟自己斗。

至于秦天霖一方面是为了拉近和武涛的关系,要成为秦家继承人,秦天霖自然需要不少助力,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刁难谭果来间接打击秦豫,暂时他不能对秦豫怎么样,但是出一口恶气还是可以的。

不管是谭果这边的包厢还是袁承平这边的包厢,都是其乐融融的和洽,袁家愿意和秦家联姻,秦翰兆自然是高兴坏了,姚青虽然看出袁野似乎和袁承平夫妇感情不好,但是一想到秦萱能嫁到袁家,秦天霖能继承秦家家主之位,对袁野的这一点怀疑也就放下了,女儿终究是别人家的,她日后的靠山可是儿子。

“下个月初八是个好日子,就在那天订婚。”秦翰兆举起杯子向着袁承平敬酒着,有了袁家这么得力的姻亲,老爷子总不能再偏向秦豫那个小畜生了吧!

“一切都听秦先生你的,反正我是极喜欢小萱这个儿媳妇,订婚就在南川举行吧,以后。

婚再到京城。”曹音笑着开口,一手亲昵的拍了拍秦萱的手背,似乎无比满意这个儿媳妇。

一听袁家这么给秦家面子,订婚典礼就在南川举行,秦翰兆更是兴奋起来了,“好,就订在南川,这事包在我身上,一定会给两个孩子办的风风光光的。”

秦天霖看了一眼兀自高兴的秦翰兆,鄙夷之色一闪而过,曹音如果真的注重袁野这个继承人,又怎么可能在女方这里办订婚典礼,这不是打袁野的脸吗?又不是入赘的上门女婿。

但是目前对秦天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两家联姻,一旦订婚之后,他自然会向着袁野,袁承平有心脏病,他还能活几年?当然是袁野这个继承人更有投资的潜力。

而此刻同一时间,挂了电话的罗非鱼推开包厢门快步走了进来,低声对秦豫开口道:“先生,出事了,刚刚在玉锦阁的事被人闹到网上去了,还有之前谭果在剧组的事也被人放到网上去了。”

网络上此刻是炸开锅了,霍天恒的粉丝都爆了起来,一个个的恨不能亲手宰杀了谭果来泄恨。

【这个贱人是谁?凭什么摔了霍天王的茶杯,她算个什么东西!】

【她竟然还敢对霍天王动手,啊!我一定要杀了这个贱人!太过分了,她怎么敢!】

【人肉!一定要将这个贱人的所有资料都人肉出来!】

就在霍天恒的粉丝因为一张张经过特别角度拍摄出来的照片而暴怒时,谭果的资料也被人在网上爆料了:孤儿院出生,高中时候就被某个据说财大气粗的煤老板保养了,然后依靠煤老板的手段威胁利用,最终顶替了对方的身份上了京城大学。

可是牛牵到京城还是牛,谭果即使到了京城大学,可是成绩依旧是垫底的,不是六十分低空飘过,就是靠色诱教授才没挂科。

可即使有了高文凭,但是完全没有能力,据说谭果毕业之后就当了保姆,其实就是当小三、爬男主人的床,北巷那一套价值不菲的古民居就是谭果靠出卖身体换来的,将病重的老男人王明喜耍的团团转,最后哄骗他将房产转给了自己,害得王明喜真正的妻子和儿女什么遗产都没有继承到。

一时之间网上炸锅了,这么一个没脸没皮的贱人,凭什么伤害她们的霍天王!然后根据娱乐消息最灵通的小海鸥接着爆料,谭果之所以能成为霍天王的助理,那也是她背后的金主给剧组施压。

而唯恐娱乐圈的深水炸弹炸的不够狠,在小海鸥各种爆料之后,一则采访徐一一的视频出现在了网上。

“我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她,不过她年纪轻,又是霍天王的助理,我肯定忍忍就过去了,都在一个剧组,闹大了大家面子上都过不去。”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徐一一披散着头发,眼睛哭的红肿起来,声音更是几度哽咽。

“可是我的助理实在看不过去了,就和她理论了几句,谁知道我和助理都被赶出了剧组。”说道委屈时,大颗大颗的泪珠子从眼中滚落下来,徐一一故作坚强的一笑。

“我被公司雪藏了,给我打抱不平的助理更惨了,不但被公司开除了,又被房东赶了出来,还莫名其妙的欠下大笔赌债,我没有工作暂时没办法支付她薪水,圈子里的其他人也避我们如同蛇蝎,谁都不敢聘用我的助理,她现在比我更加穷困潦倒。”

见过嚣张的,还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借着爬床抱上了金大腿,就敢这么目中无人!

【比起声讨这个贱人,我更好奇她背后的金主到底是谁?怎么有这么大的权力,章导一贯是刚正不阿的,这一次怎么就屈服了?】

【和楼上一样,同好奇中……】

【我猜测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或者是黑道势力,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嚣张,章导也不会折腰了。】

网上各种帖子如同战火一般纷飞,最开始大家是义愤填膺的要讨伐谭果,毕竟霍天恒的粉丝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再加上徐一一声泪俱下的指控,再有人在幕后推波助澜,谭果就差成人民公敌了。

可是渐渐的,有几个帖子在各大网站再次挂在了首页上,这一次不是声讨谭果了,而是猜测她背后的金主是谁,怎么有这么大的力量,不得不说这几个帖子将众人的胃口吊的高高的。

而一个小时后,有匿名网友再次爆料,这个帖子迅速被各大网站转载,点击量刷刷的飙升,而这一次爆料的对象真是谭果幕后的金主。

【秦姓某男子,据说是国内知名保全公司的总裁,身家过亿,平日里行事嚣张霸道,据说黑白两道都有关系,谭果就是抱上了这条粗大腿才敢这么无法无天。】

紧接着爆料的就是玉锦阁大门口的一段视频资料,虽然没有声音,但是根据画面明显可以看出秦豫的强横霸道,尤其当帖子指出视频里就有秦豫的父亲时,众多网友一片哗然,看那几个保镖凶悍的样子,对自己亲生如此如此狠毒,要打要杀的,难怪谭果狗仗人势的欺辱霍天王!

对谭果的攻击都是些粉丝和围观的各路网友,当然是以女人居多,所以骂来骂去也就那几句话,可是对秦豫的攻诘就严重多了。

纵容自己保养的谭果无法无天的欺辱霍天王和徐一一是一宗罪;让自己保全公司的打手欺压王家人,帮着谭果侵占价值数百万的古民居是二宗罪;指挥自己手下的狗腿子围堵亲生父亲,这大不孝是三宗罪。

尔后又有人爆料龙虎豹保全公司如何仗势欺人,收保护费、强买强卖、逼良为娼……简直成了社会的大毒瘤,一时之间谭果和秦豫的名声是臭大街了,套用网友的话那就是贱人配渣男,千古绝配!

放下手机,谭果有些不解的皱着眉头,秦豫没有出手压制网上的报道,让这些负面评论满天飞肯定是有他的目的,可是二哥竟然也没有出手干涉,这也太奇怪了。

此刻,远在京城的柳叶胡同。

“你这是要干什么?”一身笔挺军装进门的谭辰冰冷着面瘫脸,目光不悦的看向戴着眼镜,看起来温雅,实则是老狐狸的谭亦,小亦怎么放任这些网络报道出来的。

“哥,这不是考验考验秦豫那小子。”谭亦眯眼一笑,狭长的凤眸里闪烁着算计的精光。

谭果在南川闹的风风雨雨的,不少人都偷偷查过谭果的资料,可是秦豫竟然能忍住没动手查,这让谭亦多了几分兴趣。

“他和糖果的婚约尽快解除掉。”对于秦豫此人,谭辰并不喜欢,谭辰性子刚毅正直,根正苗红的军三代,又在军中多年,性格里带着谭家男人天生的冷硬,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秦豫此人的确很有能力,谭辰也听过他的名声,可是这种游走在法律边缘,心狠毒辣的人,谭辰并不认为他配得上谭果,谭果性子慵懒,喜欢安逸,秦豫行事却不择手段、狠戾无情,秦豫算计太多,他的感情注定了不纯粹,绝不是良配。

看着一板一眼的大哥,谭亦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哥俩好的揽着谭辰的肩膀,“我说哥你也不想想当初你能知道自己会爱上嫂子吗?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秦豫那小子目前对糖果还是不错的,有时间就会亲自做饭给她吃,押着她按时起床吃饭、锻炼身体,关键是一物降一物,糖果就配秦豫这小子管着。”

京城倒是有不少优秀的世家子弟,但是鉴于谭家的背景,这些人对谭果肯定是言听必从,根本压不住谭果,别说谭果看不上,谭亦这个当哥哥的也看不上。

沉默片刻之后,谭辰点了点头,算是暂时接受谭亦的意见了,不过却还是开口道:“我从特调一局调一队人过去。”

特调一局的人?还是一队人?谭亦无语的看着妹控的大哥,为远在南川的秦豫默默的哀悼一声,别说糖果这丫头的身手是大哥亲自训练出来的,三个五个好手根本近不了身,史前也在南川。

关键是谭果前脚达到南川,后脚谭亦就派了两个人过去了,一个是明面上的,在省委都说的上话,一个在暗中,算是二十四小时的保镖,只是不曾现身。

至于柳叶胡同长大的这一批发小们,就谭亦知道的:顾岸那火爆小子直接在黑道榜上下了黑皇令,排名前十的杀手都收到了警告,至于排行十名之外的根本无法对谭果造成威胁,至于那些黑帮组织谁敢明知道黑皇令还动手,那就是活腻味了。

而关煦桡的调令已经快下来了,下个月就外调到南川市委,说是下到地方上学习历练,可是谭亦知道这是因为关煦桡不放心糖果那丫头,借着外调的名头到南川亲自保护去了。

现在大哥竟然将特调一局的一队人调到南川去,谭亦哀怨的叹息一声,想想都头痛,就算是保护国家元老也用不了这么大的阵势啊,话说老爹貌似也派人过去了,只是谭亦暗中调查了好久都没有查出来谭骥炎到底派什么人过去保护谭果了,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小心为上,秦豫那里的水深的很,牵扯到国外不少势力。”谭辰冷硬的峻脸上并没有任何软化的态度,若是可能,谭辰只想第一时间将糖果从南川带回来,可惜却被谭骥炎这个谭家大家长一票否决了,又有谭亦在一旁衬着,谭辰能做的就是确保谭果的安全。

再者秦豫那边形势复杂,一局的人过去也好,国外那些人行踪隐秘的潜伏在暗中,谭辰不方便打草惊蛇,但是必定要派人暗中盯梢,防止他们有任何的异动。

“大哥,说起来我还真好奇秦豫这小子身上隐藏的秘密,可惜啊,一旦打草惊蛇,我怕那些人会藏的更深,又躲藏个十年八年的太麻烦。”谭亦勾起嘴角优雅一笑,狭长的凤眸里染上危险的气息。

早在多年前,容叔就让国安将南川标记为了五星危险等级,南川多年来一直存在一股隐藏的力量,按照国安那边的调查,这股神秘力量可以追溯到五十年前,和国外一些势力也有纠缠。

整整五十年啊,谭亦都不敢想象这股神秘力量到底发展到多么庞大,根系蔓延的多么深远,可正因为这股势力潜伏的时间太长,反而不能轻举妄动,尤其是在没有查清楚这股势力真正的目的之前更要谨慎再谨慎。

如今这股势力隐隐有些波动的苗头,国外的一些势力也潜入到了南川,谭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的愈加危险而诡谲,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可惜老爹太固执太霸道,让自己在京城做牛做马,否则谭亦真的很想亲自过去南川。

这么一想,谭亦忽然危险十足的眯着眼,关煦桡那小子平日里装的温文尔雅,十足的暖男,这小子根本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说是去保护糖果,他根本也是冲着这股势力去的。

看了一眼表情诡谲变化的谭亦,谭辰下意识的蹙起眉头,为什么年岁越长,小亦变得越来越阴晴不定了,难道是因为单身太久了,所以思想就越来越诡异了?

——

“你就任由他们泼脏水?”包厢里放下手机的谭果诧异的看向云淡风轻的秦豫,这个男人一贯是睚眦必报,这一次却保持沉默,谭果怎么想都感觉有猫腻。

“你认为网上这些是谁爆出来的?”秦豫语调平淡的开口,放长线才能钓大鱼,更何况对于名声什么的,秦豫根本不在乎。

攻击自己,顺便将秦豫攻击的体无完肤,谭果用膝盖想也知道不外出那几个人:秦天霖头号嫌疑人,能调动这么多的媒体,秦天霖还没有这么大的力量,武涛说不定是帮凶,而且自己在拍卖会上又得罪了曹音,这个老女人最为记仇,她说不定也搀和了一脚。

至于唐毓婷,谭果倒是没有怀疑她,毕竟唐毓婷似乎要在自己身上做什么文章,所以她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出手,唐家藏的挺深,唐毓婷隔三差五的会给自己打个电话,派人送点进口水果和零食,若是一般人只会被唐毓婷这种好闺蜜的举动感动的热泪盈眶,可惜在谭果看来这就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管秦总裁有什么打算,但是将谭果牵扯进来未免太过分了。”佘政冷声开口,明显是为谭果打抱不平,秦豫不在乎自己的名声那是他的事,而且以秦豫在南川的地位,也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唧唧歪歪说什么。

可是谭果却不同,被传的如此不堪,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落井下石的小人,不管谭果有什么隐藏的身份,在外人看来她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孤儿,靠着美色上位,日后一旦落单,谭果只怕少不了会受到流言蜚语的攻击,否则洪梅那个女助理怎么敢偷偷潜入到剧组对谭果下手?

之前从史前那里佘政了解到,洪梅将谭果反锁在卫生间的隔间里只是第一步,在卫生间的天花板上还被人装了摄像头,好在治拍到了洪梅狼狈不堪的一幕。

而剧组临时搭建的浴室里也被人装了探头,谭果如果被泼了一身脏污,肯定要去洗澡换衣服,那么她的不雅照不是被人拿在手里要挟,就是会被放到网上。

看网络上那声讨谭果的强大阵容,佘政可以肯定如果幕后人真的拍到这些照片和视频了,绝对会放到网上,谭果的名誉算是彻底毁掉了。

“佘队长管的未免太宽了?”秦豫不悦的看着给谭果打抱不平的佘政,嘴角勾起嘲讽的冷笑,咄咄逼人的质问:“不知道佘队长有什么资格替谭果出头!”

“好了,大家也吃好了,我们这就散了吧。”丘良铭一把抓住佘政的胳膊,笑哈哈的打着圆场,秦总裁那就是个霸道强势还不讲理的男人,小表弟又不喜欢谭果,何必搀和进来?

这十足的火药味,丘良铭真担心自己没命回到丘家,关键是谭果都没有说什么,小表弟这分明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说不定还两头不讨好。

“丘教授说的对,大家都吃的太撑,刚好散了出去走走消消食。”史前也笑着站起身来,谭果有没有着急史前不知道,但是以谭家人的护短,会让这些负面报道出来,史前知道谭家肯定在暗中部署着什么,反正不会让谭果吃亏就是了,不过佘政这朋友倒是不错,敢和秦总裁对着干,勇气可嘉。

“你别生气,我以经验告诉你,和秦豫生气,你只会把自己活活气死。”谭果笑着向佘政致谢着,鄙视的对着秦豫丢过去一记白眼,“某些人就是神经病的性格,和他生气不值当。”

佘政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只是有些看不惯秦豫将谭果牵扯进来,不过看谭果的样子并不在意,佘政自然也不会揪着这事不撒手,明白的点了点头。

好巧不巧的,谭果这一行人刚出来就碰到袁承平几人也吃好出来了,两帮人马再次迎面碰到一起了,一时之间双方都没有动,就在这短暂的僵持里,忽然一道凄厉的哭喊声响起。

“青天大老爷啊,你要给我们老百姓做主啊!”蒋二妹哭嚎着扑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在了袁承平的前面,手里头捧着陈钢的遗照,嚎啕大哭着,“袁委员,你是纪委的领导,我也是没办法了,我的儿子死的冤枉那!”

“妹子,你不要哭了,钢子已经死了,你再有个三长两短,钢子就算在阴曹地府也不安宁。”蒋英说是劝慰着跪在地上的蒋二妹,可自己也是泪水连连,花白的头发,朴素的有些破旧的衣服,一看就是被欺负狠的了可怜受害者。

“杀人偿命!你还我儿子命来!”跪在地上的蒋二妹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一把向着谭果扑了过去,双手长长的指甲恶毒的向着谭果白嫩嫩的圆脸抓了过去。

可惜她还没有扑到谭果面前就被一旁秦豫眼疾手快的一脚踢在了膝盖上,凶悍撒泼的蒋二妹再次噗通一声摔跪在了地上,咚的一声,从声响就可以听出这一跪力度不小,听的人都感觉到痛了。

“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袁承平怒喝一声,狠狠的看了一眼秦豫和谭果,随后快步上前,语调温和,“这位大姐你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有什么事你好好说,我是纪委委员袁承平,只要你有冤枉,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彻查到底,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我倒要看什么人敢草菅人命、践踏法律!”

“妹子,这是京城来的纪委委员,你把钢子的冤情告诉他,一定能给钢子讨个公道。”蒋英连忙扶起地上痛的直哆嗦的蒋二妹,恶毒的看了一眼谭果之后,随即向着袁承平开口。

“袁委员,我也有冤屈要上诉,这个女人害死了我家老头子,还霸占了老子的遗产,可怜我这个妻子还有我那一双儿女一点遗产都没有继承到,我们去报案,但是警察说手续是合理合法的;去法庭上诉,可是法庭不接收,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了,我们不要遗产可以,但是我们要讨回一个公道!”

“对,袁委员,就是这个女人,就是她杀了我儿子陈钢。”蒋二妹也顾不得膝盖上的痛了,也连忙开口指控谭果,“可惜我儿子死的不明不白的,还有这个负责调查案子的警察佘政和谭果就是一伙的,说什么查不到证据,然后谭果就无罪释放了,我儿子被杀了却成了无法查证的冤案。”

袁承平明白的点了点头,用异常威严的目光看向站在谭果身边的佘政,厉声质问道:“佘队长,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在侦办陈钢被杀的案件里,你有没有徇私枉法,包庇犯罪嫌疑人谭果?”

“还有谭果涉嫌到非法侵占他人巨额财产,为什么公安机关没有立案调查?”袁承平再次趁胜追击,轻蔑的看了一眼谭果,“既然这个案子到了我这里,我一定会彻查到底。”

而就在这时,一辆警车快速的停到了大门口,走车上下来一个胖子,只是不同于史前那弥勒佛般的和善,来人那肥胖的脸上带着几分恶意的歹毒和算计的阴险,“袁委员,您怎么在这里?我刚刚在这一片出警,接到群众报警说玉锦阁门口有人闹事,所以就出警过来了。”

“鲁队长你来的正好……”袁承平似乎真的当鲁队长是巧合过来的,言简意赅的将事情说了一遍之后,下达命令道:“鲁队长,我命令你先将谭果以杀人嫌疑犯的罪名抓捕归案,这个案子我会亲自督查,至于佘政涉嫌渎职罪、徇私枉法罪,暂时停职,接受纪委的调查。”

“是,袁委员。”鲁队长大声回答,随后阴森森的看了一眼佘政,对着身后的两个警察开口:“将犯罪嫌疑人谭果抓捕归案,将蒋英和蒋二妹带回局里录口供。”

“秦豫,你要干什么?干涉公安机关执法吗?”看着秦豫冷下来的俊脸,袁承平倨傲的开口,冷声挑衅,“如果秦总裁你触犯法律了,我也有权抓捕你。”

秦翰兆此刻得意洋洋的看着阴沉着脸的秦豫,这个小畜生也有今天那!他不是要给谭果出头吗?他怎么不让保镖阻碍执法呢,正好让袁委员将这个小畜生也抓起来,看他还敢不敢暗害自己!

如果秦豫这个小杂种真的被关到公安局里就更好了,秦翰兆眼神诡异的闪烁着,一抹杀气在眼中一闪而过,一旦秦豫被关起来了,说不定自己就可以用点手段将秦豫弄死在看守所里,越想秦翰兆眼神越是疯狂。

袁承平这一次用的是阳谋,他就是要光明正大的将谭果抓起来,然后将佘政以徇私枉法罪暂时停职,这样一来,谭果就等于捏在自己的手心里了,袁承平干瘦的老脸闪过奸计得逞的笑容,余光扫向一旁一直沉默的袁野。

谭果被自己拿捏住了,自己还用担心袁也不听自己的命令吗?他不是喜欢谭果嘛,日后袁野如果听话,谭果在监狱里就平平安安的,袁野如果有任何异动,就不要怪他袁承平秉公执法了。

“先生,我马上联系律师过来。”罗非鱼眉头皱了皱,这事还真不好处理,袁承平的身份决定了他有权利将谭果抓捕归案。

佘政又被停职了,还有武涛在暗中,罗非鱼可以想象谭果一旦被抓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当初陈钢不就是这样死在了局里,迄今为止凶手都没有查到。

鲁队长一贯和佘政不对付,这一次更是趁机落井下石,拿出手铐亲自上前要将谭果给铐起来带走。

秦翰兆和秦天霖、姚青、秦萱都期待着秦豫出手阻碍执法,那正好可以一锅端,将秦豫也给抓起来。

丘良铭苦巴巴着脸抓着佘政的胳膊不让他行动,这个时候小表弟什么都不能做,没事他都惹得一身腥被停职了,再强出头,只怕就不是停职而是被抓捕了。

“干什么?你这是要阻碍执法?”看着谭果身边的人站出来挡在了谭果前面,拿着鸡毛当令箭的鲁队长大声嚷了起来,“让开,不要阻碍公安机关执法,否则连你一起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