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不利证据/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剧组的演员包括章天山都以为霍天恒是耍大牌,所以这几天都没有出现在剧组,章天山原本只想冷冷霍天恒,先拍其他演员的戏,谁知道这都快一个星期了,霍天恒依旧没有出现。

“章导,这必须得拍主角的戏了,再拖下去进度肯定赶不上了。”副导演小心翼翼的开口,任谁都看出章天山的心情很不好,脸上那是阴云密布,尤其是这段时间武涛还在暗中捣乱,不是那些群众演员突然撂担子不干了,就是剧组的道具突然出现问题。

“打电话给马宝,如果霍天恒要拍那就继续拍,如果不拍我们直接换人。”章天山火了起来,霍天恒的确是娱乐圈的天王巨星,长的好,演技也精湛,只是脾气太差,不管在哪个剧组拍戏都能将整个剧组闹的鸡飞狗跳。

即使没有霍天恒,章天山也不担心《暗芒》这部电影的票房,可是章天山也不得不考虑霍天恒粉丝的影响力,如果可能的话,章天山自然还是希望霍天恒能继续拍,但是如果他还这样无组织无纪律,不将拍戏当一回事,章天山已经打算换主角了。

“哦,天哪!这怎么可能?”就在这时,一个群众演员突然震惊的喊了起来,让原本在吃饭休息的众人吓了一跳。

“吵什么吵,安静点!”副导演一看章天山这满是怒气的老脸,立刻站起身斥责瞎叫唤的群众演员,没好气的开口:“声音小点,没看见大家正吃饭呢。”

“不是,不是,副导演,你看新闻,看新闻……”太过于震惊之下,群众演员的声音都结巴起来,快速的举起手机将音量调到了最大。

“据本台最新消息,霍姓某男演员据说一周之前被烧死在白林山的别墅,根据本台记者的最新报道,白林山别墅区已经被警方戒严,而且案发当天凌晨消防中队曾经出警……”

记者的声音快速的响起,身后的背景就是白林山别墅区,“只是目前无法得知霍姓男子是死于意外还是他杀。”

“我记得霍天王在白林山就有别墅,前年霍天王生日我们还去过那里给他庆生。”一个女演员低声插了一句,因为震惊而瞪大了眼睛,“霍天王这么多天没有来剧组,难道是被杀了?”

“胡说什么,这些小道消息都是为了博人眼球,能当真吗?”看到议论纷纷的众人,章天山冷声制止道:“就算是我一年还要被死亡几次呢。”

众人这么一想感觉也对,可是在其他人将手机拿出来时,各大电视台和网页论坛的头版头条都是关于霍天恒死亡的消息,章天山一看这架势眉头也皱了起来,“立刻给马宝打电话。”

副导演忙不迭的点头,手都有点的哆嗦了,如果只是一家电视台报道,还能说是假新闻,可是各个省市的电视台都在报道,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假新闻。

“马宝,是我,你看到新闻上说……什么?”副导演呆愣住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马宝你也不要太伤心,保重身体,章导这里我来说。”

剧组里一片安静,众人目光急切的看向挂了电话的副导演,霍天王难道真的出事了?

副导演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对上章天山询问的眼神,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章导,霍天王真的出事了,之前警方封锁了消息,今天不知道什么人将消息爆料出来了,外面已经沸腾了,霍天王的粉丝已经赶往白林山了,还有一些粉丝在公安局门口静坐示威,要求警方尽快缉拿凶手。”

“今天下午的戏暂时不拍了,大家先回去休息,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关于霍天恒的事情,在警方没有公布案情之前,剧组任何人都不准接受采访,不准透露霍天恒在剧组的相关事情,谁敢借着这件事来博头版不要怪我不客气!”

章天山说完之后,目光锐利的扫过全场,不管是意外还是他杀,这件事影响太大,由警方来调查最好,但是也不得不防着有些人想踩着死人的名头来出名,霍天恒死亡之前是在剧组拍摄《暗芒》,要是他杀,剧组所有人只怕都有嫌疑了。

众人也知道章天山在娱乐圈的地位,再者霍天恒死亡的案子太过于敏感,一不小心就适得其反,说不定会被粉丝厌恶,所以章导发话之后,大家都明白的点了点头,保证一定会闭紧嘴巴,不会乱说话。

霍天恒死亡的消息被大肆报道出来,佘政这里的压力最大,抛开舆论和局里上面的施压不说,关键是这个案子到现在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找不到。

“头,根据法医那边的dna报告,只能判断死者是霍天恒,厨房的尸体在爆炸和大火里都被破坏了,碳化的尸块无法检验。”郝小北迅速的将法医这边的信息公布给了与会的众人。

佘政点了点头,看向负责侦查此案的小组成员,“消防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我早上才从消防中队回来,根据现场的勘查,起火点就是在厨房,主燃料是汽油,之所以导致火情严重的原因是天然气管道的爆炸。”负责这一块的警察将消防中队的勘验报告一一分发了下去,“天然气公司那边已经检查过了,管道被人为破坏了。”

听到这里佘政皱着眉头,看向坐在右侧的大刘,“洪梅找到了吗?”

“没有,通缉令已经发下去了,但是目前为止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一周的时间不管是南川还是周边城市所有被发现的女尸我都联系了当地的派出所,都不是洪梅。”大刘翻开手里的资料。

“机场、高铁站还有汽车站那边也派人蹲点了,如果洪梅还活着,她一旦离开南川,我们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不过头,洪梅的手机还有她的银行账号我们都已经监控了,这一周都没有任何的动静,我怀疑洪梅已经凶多吉少了,只是尸体被藏匿了。”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鲁为国一脸讥讽的看向佘政,得意一笑,“可是我听说案发当晚谭果曾经出现在了白林山别墅,这么一条重要的线索,佘队长怎么不继续追查下去?”

郝小北心里头一惊,姓鲁的怎么会知道?看鲁为国这架势,只怕是来者不善!郝小北想想也对,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案子却是一点进展都没有,今天又被人爆到了网上,舆论压力更大了,鲁为国为了副局长的位置只怕想要搀一脚。

姜还是老的辣,佘政却是一点惊慌都没有,冷眼看着耀武扬威走进来的鲁为国,随后向着后面的蒋局长和吴副局长,“蒋局,吴局,你们来了,请坐。”

郝小北连忙站起身来,然后给两位局长倒了茶,至于来踢场子的鲁为国,直接被郝小北给无视了。

“你们继续开会,我和小吴就旁听一下,这个案子现在闹的太严重,刚刚才将静坐示威的粉丝给劝退了。”蒋局长笑着开口,他还有半年就要退休了,谁曾想在年底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一桩案子。

“佘队长,我听说谭果曾经去过案发现场,这条线索为什么不跟进?难道是因为佘队长和谭果私交密切,所以直接排除了谭果的嫌疑?”鲁为国冷笑的质问佘政。

案子现在闹得这么大,佘政难辞其咎,一旦将佘政和谭果的关系爆出来,佘政就算不被停职也会被调离霍天恒案件的侦查,一旦自己接手这个案子,只要抓到杀害霍天恒的凶手,副局长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了!

看着咄咄逼人的鲁为国,佘政神色淡然的反问,“鲁队长既然查到线索,是否可有证据?霍天恒和谭果曾经有矛盾,所以我和郝小北也去询问过谭果,据谭果说案发当晚她并没有去白林山。”

佘政将手头的两份文件发了下去,“案发时保安不在保安室,所以无法确认是否有人进入别墅区,别墅区的监控录像也被人偷走了,交警大队那边的监控资料被黑客入侵了,所以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证谭果在案发当晚到达过白林山。”

蒋局和吴副局翻阅了一下案件调查情况的报告,两人也在公安局干了不少年,这个案子一看就知道异常棘手,凶手布局很久,所有的蛛丝马迹都被抹除干净了,根本没办法调查。

“佘队长,说不定谭果就是做贼心虚,我们完全可以追踪黑客的消息查下去。”鲁为国不甘示弱的开口,“交警大队的监控资料就是最好的证据,谭果当天夜里出门了,那她去了哪里?有什么人证?她没有杀人,为什么会指使黑客删除了交通监控录像?”

佘政冷眼看着大放厥词的鲁为国,冷冷一笑,“既然如此,那么这条线索就交给鲁队长你去查。”

“查就查,只要能查出凶手,我绝对会一查到底……”鲁为国的话戛然而止的顿住了,他这才想起来谭果背后的人是秦豫,谭果一个保姆哪里有本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黑客高手,肯定是秦豫帮忙的。

一想到外面关于秦豫的传言,鲁为国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脸上一阵青白的难看,袁委员是帮衬着自己,甚至在自己查案的时候还提供了不少便利,但是一旦牵扯到秦总裁头上,袁委员不会有事,自己这个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队长只怕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既然如此,那为国也进入特案组。”蒋局长依旧笑呵呵的开口,鲁为国巴结着袁委员,这段时间上蹿下跳的不就是为了能加入特案组,“不过案子已经被大众知晓了,所以佘政、为国,你们必须尽快将案子调查清楚,将凶手缉拿归案,给大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散会之后,鲁为国犹豫了一下,终于将车钥匙一拿决定去找谭果,不管怎么看谭果的嫌疑都是最大,而且案发当夜她肯定去了白林山,否则为什么黑客要黑掉监控资料,这根本就是做贼心虚。

这一次藏藏终于发挥了它的看家本事,对着院门口的鲁为国三人叫了起来,黑溜溜的眼睛里迸发出凶狠的怒光,彪悍凶猛的气势将刚打算开门的柯琴吓的尖叫起来。

尤其是院门没有关上,还开着一条缝,藏藏随时都可能从院子里冲到外面撕咬三人。

“柯琴,将手枪收起来!”鲁为国也被突然冲出来的藏藏吓了一跳,但是一看柯琴扭曲着脸拔枪就要射杀狗了,鲁为国一把抓住柯琴的手腕,“你疯了?一条狗十几万,你赔得起吗?”

另一个警察赶忙的将院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吓得心脏砰砰乱跳,这藏獒要是冲出来就算开枪估计都起不到什么作用。

听到院子里藏藏的叫声,谭果和史前走了出来,看到院子门口穿着警服的三人倒是一愣,之前有什么事都是佘政过来的,怎么换了人?难道是因为今天霍天恒被杀的案件被报道出来了,佘政被调离了?

“谭果,将你的狗拴起来!城市里不准养有攻击性的大型狗你不知道吗?你有没有去相关部门报备?”柯琴尖利着声音怒斥着,双腿到现在还在哆嗦,只要谭果这里手续不全,自己一定要让人将这条蠢狗给拖走,然后人道灭杀了!

“有什么事?”谭果懒得理会叫嚣的柯琴,第一次见到这个女警是当时陈钢被杀的时候,这个女警跟随佘政过来古民居查找凶器,当时就一脸仇敌的针对自己,谭果都感觉莫名其妙的。

“柯琴,你冷静一点,”鲁为国瞪了一眼柯琴,难怪佘政不要这个女人,除了一张脸长的好看一点之外,屁本事都没有,还容易大惊小怪的。

她看不起谭果,尼玛,谭果说不定还看不起柯琴呢,南川市谁不知道秦豫将谭果当成眼珠子护着,柯琴羡慕嫉妒恨,别拉上自己,鲁为国可没胆子和秦豫正面冲突。

史前将藏藏带去了后院,谭果也没有请人进来,直接走到大门口,“有什么事说吧。”

片刻之后,听完鲁为国来意的谭果懒懒一笑,“鲁队长,如果你有证据,那就请直接抓捕我,如果没有证据,请不要随意诬陷,我可不是被吓大的。”

“谭果,你如果不是杀人凶手,为什么深更半夜去白林山别墅?说不定就是你对霍天恒怀恨在心,所以才会杀了霍天恒,一把火烧了别墅,秦豫给你善的后。”柯琴直接嚷了起来,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谭果,好像她真的就是灭绝人性的凶犯一般。

鲁为国挫败的看着叫嚣的柯琴,她是没脑子呢还是没脑子呢!办案讲究的是证据,她屁证据没有就在这里大放厥词的说谭果是凶手,她是脑子进水了吧!就算证明了谭果去了白林山别墅,也没法证明她就是杀人凶手。

“柯琴,你冷静一点。”鲁为国拉了一把柯琴,这才抱歉的看了一眼谭果,笑呵呵的开口:“谭小姐,你也别怪柯琴冲动了一点,实在是这个案子影响太大,柯琴着急破案,谭小姐,我这里是接到了确切的消息,当然,我相信谭小姐不是杀人凶手。”

“鲁队长,你想怎么样?”谭果看了一眼鲁为国,他这是故意卖好给自己。

回头示意另一个警察将满脸怒意的柯琴给拖走了,鲁为国这才压低了声音,“谭小姐,你配合我来调查这个案子,一旦查出凶手,也给你洗清了嫌疑,否则我手里头的东西一公布出来,就算是佘政迫于舆论压力也要将谭小姐你收监。”

谭果看了看满眼算计鲁队长,笑着点了点头,“不如我配合鲁队长你的调查,你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得知我去过白林山别墅的。”

鲁为国眉头一皱,有些的迟疑,但是一想到副局长的位置,鲁为国眼神狠了狠,下定了决心,“好,我就和谭小姐你交个朋友,其实我心里明白谭小姐你绝对不是杀人凶手。”

十分钟之后,谭果上了鲁为国的车子,汽车直奔白林山而去,开车的鲁为国看了一眼副驾驶位置的谭果,“我是接到匿名的举报电话,电话是打到我手机上的,对方用了变声器,将谭小姐你什么时候到达白林山别墅,什么时候离开的时间都一一说明了,对方还说过,只要我负责调查案子,会将白林山别墅区的监控录像寄给我。”

听到鲁为国的话,谭果已经可以肯定幕后凶手的确是冲着自己来的,对方拿走了别墅区的监控,就是为了给自己定罪,可是谭果想不明白的是自己什么时候结下了这个仇人,而且还和霍天恒有关。

鲁为国的确相信谭果不是凶手,他虽然能力比不上佘政,但是脑子还是有的,下了车之后,谭果也履行了承诺,将当天晚上的过程一一复述着。

“鲁队长该不会是被谭果的美色所诱惑了吧?”远远的看着向别墅区走进去的谭果和鲁为国,柯琴恨恨的开口,完全不知道谭果和鲁为国在说什么。

警察小马看了一眼愤恨不甘的柯琴,有些的不解,谭果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嫌疑,首先她一个女人,想要杀掉霍天恒一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男人就很困难。

再者谭果和霍天恒之前就有矛盾,还闹的挺大,网上都报道出来了,霍天恒肯定是防备着谭果,当然最重要的是秦总裁对谭果很爱护,谭果要杀人,龙虎豹保全公司里有的是人,谭果完全没有必要亲自动手。

“那是什么?”被鲁为国排斥在外,柯琴烦躁的在路边闲逛着,忽然眼睛一亮的看向路基下面草丛里的一抹红色,“小马,快过来,你看那是什么?是不是汽油桶?”

小马连忙收回思绪跑了过来,仔细一看的确像是汽油桶。

“快,小马你快去将汽油桶捡起来,这可是重要的证物,说不定这就是谭果放火时拎着的汽油桶。”柯琴眼睛里冒着亮光,兴奋的指使小马下去,似乎已经看到谭果锒铛入狱的一幕了。

小马滑下了路基,用手机先对着红色汽油桶进行了拍照,然后戴上白手套将汽油桶捡了起来,仔细闻了闻,“是汽油桶,赶快通知鲁队长,说不定上面有指纹。”

鲁为国还没有走到别墅废墟前就接到了小马的电话,此刻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带着谭果向着大门口赶了去。

一个小时之后。

“佘队长,鲁队长,汽油桶上的指纹已经提取出来了。”郝小北从电脑前抬起头,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谭果,“汽油桶上有三枚指纹,不过有被擦拭过的迹象,好在汽油桶手柄下方的指纹没有被擦掉。”

“谭果,你说你不是凶手,你敢提供你的指纹吗?”柯琴咄咄逼人的看向谭果,“只要你提供指纹,说不定你的嫌疑就被洗清了。”

鲁为国等负责霍天恒案件的警察都下意识的看向谭果,按理说谭果应该不是凶手,只要提供指纹了,谭果的嫌疑至少洗去了一大半。

可是佘政却明白这个指纹很有可能就是谭果的,凶手行事缜密,为什么会将汽油桶这明显的证物丢在显眼的草丛里,凶手的用意只怕就是陷害谭果,一般纵火犯都会将汽油桶直接丢到火场里用来湮灭证据。

无视了气焰嚣张的柯琴,谭果很是平静的提出疑问,“即使找到了汽油桶,上面也有我的指纹,但是这也不能确定这个汽油桶就是用来放火烧别墅的汽油桶。”

“你根本是强词夺理!如果不是你杀的人放的火,印有你指纹的汽油桶为什么会出现在白林山路基下的草丛里?”柯琴尖利着声音反驳着,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谭果,“如今有了直接的物证,谭果你逃不掉的。”

“小北,去将汽油桶里的残余汽油送去物证科检验,我记得现场勘查的时候在别墅前的草地上也发现了滴落的汽油,将两种汽油进行对比。”佘政说完之后,看了一眼谭果,“愿不愿意提供指纹是谭小姐你的自由。”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柯琴讥讽冷笑,挑衅的看着谭果,“你不是说自己没有杀人嘛,那为什么不提供指纹给警方,分明就是做贼心虚。”

“指纹我是不会提供的,如果有了直接证据,我会配合警方调查的。”谭果微微一笑,神色依旧淡定自若,对着佘政和鲁为国点了点头之后,转身离开了。

目送着谭果离开之后,在场的人心里头都七上八下的犹疑不决,看起来谭果不像是凶手,可是她不敢提供指纹,再加上鲁为国之前说过谭果案发时间段去过白林山,这说明谭果的嫌疑很大。

可是看谭果这镇定的神色,在这些办理刑事案件多年的老警察看来,谭果实在是太冷静了,这只有两种可能:一,谭果不是凶手,所以即使证据再对她不利,她也不曾慌张害怕;二,谭果属于那种高智商的犯罪份子,不管是面临何种情况,她都镇定自若,如果是第二种情况就太可怕了。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史前挂断了电话,看向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谭果,一边走一边开口:“更不利的证据也出现了,红色汽油桶里的汽油经过比对和火灾现场的汽油成分相同,如果再证实了指纹是属于你的,那么按照程序你估计会被收监了。”

谭果回头诧异的看向话没说完的史前,“据我所知汽油的成分大同小异,只有一些微量元素的含量不同,怎么这么快就出结果了?”

“幕后凶手是用心良苦,我说小糖果,你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用这么大的手笔来陷害你。”史前嘿嘿一笑的坐在沙发上,这才继续给谭果解惑。

在外人看起来这是巧合,但是在史前看来这都是凶手事先部署的陷阱,国内的汽油都是中石油提供的,同一批次的汽油成分基本是相同的,所以汽油桶里的汽油化验结果即使和别墅前发现的几滴汽油相同,也不能认定汽油桶里的汽油就是用来犯罪,烧毁别墅的。

毕竟同一批次的汽油都相同,你就算随便从路边汽车的油箱里抽出一点汽油送去检验,也有可能和火灾现场的汽油成分一样,因为缺少了唯一性,所以法庭是不会采纳这个证据的。

但无巧不成书,火灾现场的汽油和红色汽油桶里的汽油成分和其他同批次的汽油截然不同,这是因为负责这个加油站的一个员工,想了歪门邪道,他偷了加油站里的汽油拿出去卖了,然后将质量不合格的汽油依次充好的混到了加油站的地下油库里,这也导致这个加油站的汽油是好和差的混合物。

而火灾现场的汽油刚好就是来自这个加油站,红色汽油桶里的残余汽油也是一模一样的成分,这个化验结果一出来,警方就完全可以肯定红色汽油桶里的汽油就是用来好烧毁别墅的汽油。

“所以如果指纹也是我的,那么我至少是放火的嫌疑人了。”谭果笑了笑,晃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我现在倒是想知道凶手怎么获取到我的指纹。”

谭果因为太懒,所以她出门的机会少,接触到的人更少,凶手想要拿到谭果的指纹,再进行陷害的确不容易,这段时间谭果除了秦豫的保全公司,去的最多的就是《暗芒》的剧组,但是以谭果对危险的警觉性,如果剧组里有什么人不对劲,谭果第一时间就会发现。

“所以这个人是我完全想不到的,而且她还有机会拿到我的指纹。”谭果靠在沙发上将剧组所有有印象的人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片刻之后,不由的笑了起来,“史前,我发现我一到南川就被人算计了,亏得我还自以为聪明。”

“你想到了?”史前小眼睛猛地瞪大,吃惊的看向谭果,听她说完之后,史前也怔愣住了,果真最不像凶手的人就是凶手,即使不是凶手,那也是凶手的帮手。

“所以当初根本不是霍天恒放洪梅进入剧组的,而是她暗中帮忙的。”史前明白的点了点头,对方要拿到谭果的指纹并不太难,“但是她怎么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呢?只要你不提供指纹,警方也没办法。”

“你忘记了,我身上还背着另一桩凶杀案的嫌疑,两个案子如同并案调查,警方就有权让我提供指纹。”谭果一耸肩膀,只感觉自己的同情心是为狗了,果真不该多管闲事啊,管着管着就把自己折腾进去了。

可是为什么呢?对方到底为什么要陷害自己?这才是谭果真正想不通的地方。

而同一时间,当霍天恒被杀的消息炒的沸沸扬扬的时候,一处老旧的公寓楼里,钟海坐在卧房里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浓浓的烟味。

“你是要死了吗?两天抽了这么多烟,花了多少冤枉钱!还是说你的钱是大水淌来的?就算是大水淌来的,那也要人去捞。”女人尖利的叫骂声从客厅里传到了房间,似乎还不解气,女人一脚踢开了房门,指着坐在床头抽烟的男人劈头一顿臭骂。

“要过年了,家里什么菜都没有买,是谁和我说今年奖金一定丰厚,牙牙九月份就上一年级了,赞助费就要五六万,我怎么嫁给你这个窝囊废!”女人的骂声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

“够了,你给我闭嘴!”钟海暴躁的吼了一嗓子,砰的一声将房门给关上了,又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双眼失神的低喃,“怎么就死了?霍天王怎么就死了呢!”

钟海就是当天夜里匍匐在山坡上偷拍别墅的狗仔,原本他以为自己拍到了爆炸性的新闻,年底奖金肯定是有了,不过钟海也知道自己并没有拍到当天晚上开越野车女人的脸,不知道她的身份,霍天王那边完全可以说是工作上的伙伴,因为拍戏的关系所以才会在深夜来别墅。

所以钟海并没有将自己拍到的照片发出去,他想着继续蹲点,只要知道这个神秘女人的身份,那么他拍到的照片就值钱了,可是钟海等到的却是霍天恒被杀的消息,而案发时间刚好是他离开白林山的时间。

“那个女人就算不是凶手,她也一定知道什么内幕,可是警方这边并没有公布出任何关于这个女人的消息。”钟海烦躁的抓着乱糟糟的短发,他害怕,是真的害怕,如果那个神秘女人就是凶手,一旦她知道自己手里头握有她犯罪的照片,她连霍天王都敢杀,自己这个小狗仔只怕更没有活路。

越想越害怕,越想越不安,钟海无力的倒在了床上,片刻之后,他又拿起电视遥控器,这几天最火热的就是霍天恒死亡的新闻,充满了各种猜测。

“本台最新消息,霍天恒死亡一案有了最新进展,有人匿名在网上发布了一则监控视频,根据视频上的时间显示,这正是案发时间,而视频里这辆黑色越野车车主有很大作案嫌疑。”

记者的声音也带着按耐不住的兴奋,“前段时间有人爆料霍天恒和他的助理谭姓女子不和,据说谭姓女子所开的汽车正是视频里同一型号的汽车。”

电视画面从别墅区的监控视频转为了之前网络上的一些照片,照片是在剧组偷拍的,从照片上看谭果和霍天恒有各种冲突、不和,而因为拍摄的角度问题,谭果似乎很咄咄逼人。

“这个身影?”钟海猛地坐起身来,一把冲到了电视机前,不敢相信的盯着电视上的照片,这张照片拍的是谭果的背影。

钟海双手哆嗦的拿出手机,调取到了当天晚上他偷拍的照片,两个背影虽然衣服不同,但是相似度很高。

钟海刚想拨打110,可是当听到新闻里的记者说谭果有黑社会背景时,钟海按键的手立刻就僵硬在了半空中,他是个尽职的狗仔,偷拍过不少的名人,所以钟海更清楚社会的黑暗面,自己如果举报了,等待自己的说不定就是家破人亡。

但是想要将手机里的照片删除,可是一想到霍天恒案件有奖举报的金额是五十万,钟海又犹豫了,许久之后,钟海一咬牙,富贵险中求,他豁出去了!

因为别墅区视频的公布,还有之前和霍天恒闹矛盾的照片,谭果现在是彻底火了,不过好在照片里她的脸被打了马赛克,所以愤怒的粉丝也只是怀疑。

入夜,冬天的晚上冷风刺骨,街道上人和车都渐渐的少了。

坐在驾驶位上,钟海戴着墨镜,目光转睛的盯着北巷的入口,其他人只是怀疑,毕竟谭果即使拥有同一型号的汽车,但是视频里车牌模糊不清,并不能肯定凶手就是谭果,可是钟海却知道凶手肯定是谭果,因为他的手机里还有清晰的车牌照片。

钟海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什么,想要偷拍什么,就在这时,钟海警觉到了危险,一道刺眼的光芒猛地照射过来,钟海一脚踩在油门上,汽车呼啸的驶入到了马路上。

可是后面开着大灯的汽车紧紧的追了过来,钟海将油门踩到了底,但是依旧无法甩开后面的汽车,眼瞅着距离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

钟海左手快速的拿出手机拨打了110,“警察,我有霍天王被杀案件的重要线索……你们快来救我……我在……啊……”

剧烈的撞击声在汽车里响起,接电话的女警不安的快速询问,“这位先生,你还好吗?发生了什么事?你在哪里?先生,先生……”

汽车在马路上翻滚了几下,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钟海痛苦的呻吟着,整辆车被撞的翻倒过来,车轮朝上,车窗玻璃碎了一点。

右手哆嗦的摸到了手机,钟海粗重的喘息着,太过于痛苦,声音微弱的几乎听不见,“凶手……凶手是……谭……果……”

十五分钟之后,急救车和警车都到达了车祸现场,地上散落的都是汽车碎片,钟海的车子是买的开了十多年的二手车,车子质量太差,被而已撞击之下,汽车几乎散架了。

“头,伤者已经被送去医院了,情况很危险。”郝小北将沾着血的钱包打了开来,指着里面的身份证,“伤者叫钟海,是爱天娱乐的记者,撞车之前他拨通了110报警,只说了凶手是谭果之后就晕过去了。”

“头,伤者的手机拿回来了。”大刘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晃了晃手里头的证物袋,“死者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一直握着手机,刚刚我才拿到,不过手机摔的太严重,现在已经没办法开机了。”

佘政揉了揉眉心,看了看现场的痕迹,“派人去医院守着,将手机送回物证科,小北你和我去谭果那里。”

一桩案子还没有了结,这又出来一桩,关键是钟海翻车前的电话,分明就是指认谭果是霍天恒案件的凶手,可是钟海是怎么知道的?若是巧合,他为什么会指认谭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