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留下线索/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安局,中午十点。

“头,钟海手机里的照片已经被物证科还原出来了。”郝小北咚咚的从门外跑了进来,手里头拿着一叠刚刚从物证科拿回来的照片,“这是案发当夜钟海偷拍到的照片。”

“这张照片的时间是十一点五十七分,霍天恒还在二楼的窗口看剧本。”接过照片的大刘心里头一惊,将手里头的照片递给了佘政,“头,谭果说她到达别墅的时候,别墅里没有其他人,她分明是在说谎。”

郝小北等人面色也都有些的难看,钟海的照片除了拍到谭果的背影之外,也拍到了她的车牌号,当然,同样拍到了霍天恒在案发当时就在别墅里的证明。

鲁为国也傻眼的愣住了,他虽然权力心重,爱钻营,但也不是傻的,他相信谭果不是杀人凶手,一方面是源于自己的对谭果的判断和对案情的分析,谭果虽然和霍天恒有矛盾,但绝对不到要杀人的地步。

而且谭果就算小家子气,对霍天恒怀恨在心,她也不至于亲自动手,秦豫的保全公司里有的是可以用的手下。

另一方面鲁为国则是相信佘政的判断,而且他之前接到的匿名电话,包括昨天凌晨对方发给自己的别墅区的监控视频,在鲁为国看来这都是幕后凶手陷害谭果的证据,可是谁曾想谭果竟然撒谎了。

“佘队长,鲁队长,现在是证据确凿,案发时,霍天恒就在别墅,而且谭果就出现在了别墅门口,钟海虽然没有拍到后面的照片,但是依靠这些照片完全可以将谭果抓捕归案了!”柯琴得意洋洋的一笑,在指控谭果的同时还不忘给自己表功,“还有我之前发现的红色汽油桶,只要将谭果抓回来,比对了指纹之后,霍天恒被杀案件就可以结案了。”

“可是我有一个疑惑。”郝小北突然站起身来开口,虽然证据确凿,但是他还是不相信谭果会是凶手,无视了柯琴凶狠的目光,郝小北继续道:“钟海是爱天娱乐的记者,说白了就是以偷拍明星私生活为工作的狗仔,从他拍的这些照片来看,案发时间段之前钟海一直躲在暗中偷拍。”

郝小北打开了电脑,按照时间的顺序将钟海偷拍的照片都排列到了会议室的大屏幕上,“谭果出现在了别墅门口后,钟海连续拍了三十多张照片,按照常理推断,霍天恒的私人别墅在凌晨出现女访客,这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钟海肯定会继续偷拍下去。”

“他肯定想要拍到一些更加暧昧的照片,接吻照或者床照,而且他应该也会一直蹲守到谭果离开之后,可是钟海最后一张照片的时间显示是在十二点零二分,他为什么中止了偷拍,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佘政赞赏的看了一眼抓住问题关键处的郝小北,“的确,钟海如果继续蹲守下去,他就是凶案的目击证人,可是他在最关键的时候离开了白林山别墅。”

大刘翻开文件,接着佘政的话继续说了下去:“根据钟海妻子的口供,钟海当天是在十二点四十回来的,这说明他从白林山离开之后直接回到了家,钟海当时对妻子说他会有一笔丰厚的年终奖,这应该就是他拍到的这些照片。”

“不管钟海为什么会在关键时间段离开,但他之前拨打110报警的时候明确的说了谭果是凶手,而且根据车祸现场的查勘,对方分明是要撞死钟海,这根本就是杀人灭口。”柯琴恼火的反驳着,愤恨的看了一眼佘政,不明白他怎么就那么维护谭果,证据确凿了,还在给谭果开脱!

“你少说几句!”鲁为国没好气的瞪着咄咄逼人的柯琴,现在他已经后悔接收了柯琴这个只会嫉妒的女人,“谭果如果真的要杀人灭口,开车撞钟海的司机为什么不上前确认钟海是否死亡,而且最关键的手机为什么不拿走?”

有脑子的人都知道钟海被撞的事情太过于蹊跷,谭果如果要杀人灭口,那肯定是知道钟海手里头有不利于自己的照片,将人撞的半死,然后手机都不拿走,将这些照片留给警方,谭果是脑子进水了吧。

佘政也懒得理会叫嚣的柯琴,左右现在她归鲁为国管了,“谭果目前的确是霍天恒案件的最大嫌疑人,但是钟海这条线索也得继续深挖下去,一定要找到他关键时刻离开的原因,好了,散会。”

众人明白的点了点头,迫于舆论压力,他们或许可以将谭果抓捕审讯,但是身为刑警,他们更希望的是找到真正的凶手,而不是被凶手所利用,掉进凶手布置的陷阱里,抓错人,冤枉了无辜的人。

“佘队长,这里有你的包裹,刚刚快递送过来的,你在开会我就帮你接收了。”佘政等人刚离开了会议室,办公室里的小陶笑着喊了一句,将手里头四四方方的盒子递了过去,“原来佘队长你也喜欢网购。”

看着手里头的纸盒,一种诡异的感觉涌上心头,佘政随手拿过剪子拆盒子,“我没在网上买过东西。”

散会的众人一愣,佘政的身份毕竟太特殊,南川刑侦大队的队长,破获过很多重案大案,也因此结下了很多仇敌,佘政曾经就收过好几次报复的包裹。

什么血淋淋的猪头、假炸弹,还有一个出狱的犯人为了报复佘政,还故意给他快递了情趣用品,就是为了败坏佘政的名声。

随着纸盒的打开,大家低头一看,盒子里是一个文件袋,佘政将文件袋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倒,哐当一声,一把匕首掉在了桌子上,刀身和手柄上还有干涸的血迹。

“头,这又是报复恐吓你的吧?”郝小北调侃了一句。

“哈哈,这也太小看我们佘队长了,一把沾血的刀子哪能将佘队长吓到。”另一个警察哈哈一笑,不过比起以前那些血淋淋的动物尸体,一把匕首也算是客气的了。

没理会调侃自己的手下,佘政皱着眉头看着桌子上的匕首,思索了片刻之后,一道亮光猛地从脑海里一闪而过,佘政回头看向郝小北,“将陈钢被杀之后,法医那边的验尸报告调出来,对比凶器的描述。”

“是。”郝小北愣了一下,快速的坐到电脑前,片刻后,郝小北开口:“根据伤口的推断,杀死陈钢的凶器应该是小型的匕首一类,扁平状、刀刃锋利、微弯弧度。”

在场众人的目光刷的一下看向桌子上沾着干涸血迹的匕首,这匕首完全符合法医对凶器的判断,难道这就是杀害陈钢的凶器?

“将匕首送去物证科化验上面的血迹,和陈钢的dna进行比对,小北你带人去追查快递的来源。”佘政缓缓的开口,从霍天恒死亡之后,这一出出的情况都将谭果推上了杀人凶手的位置。

因为霍天恒案件的影响太大,众多粉丝都聚集到了南川,纷纷要求警方尽快抓到凶手,所以警方这边对霍天恒案件也给予了最大的方便,匕首送到了物证科之后立刻就进行了各种化验。

中午十二点,审讯室。

特案组的其他成员都透过单面玻璃观察着审讯室里的谭果,连吴副局长也亲自过来了。

谭果毫不意外佘政会找上自己,接过郝小北递过来的文件快速的浏览着,“这把匕首就是杀死陈钢的凶器。”

“是,在匕首的手柄上还发现了一枚指纹,指纹和之前红色汽油桶上的指纹完全吻合。”佘政面容严肃,即使他相信谭果是无辜的,可是在众多证据面前,佘政也只能按照规章制度来办案,“谭果,这是法院的许可令,警方有权让你提供指纹和dna数据。”

郝小北也拿出了工具,看了一眼谭果,“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按下手印……”

谭果很配合,郝小北取证也很容易,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指纹的比对结果,十多分钟之后,郝小北再次匆匆的回到了审讯室,看向谭果的眼神愈加的复杂。

佘政接过指纹比对数据看了看,然后推到了谭果面前,“谭果,你的指纹和红色汽油桶还有杀害陈钢凶器上的指纹完全符合,现在我以双重谋杀罪对你进行拘捕。”

案发时间段谭果出现在了白林山别墅,不但有别墅的监控录像为证,钟海的照片也是直接的证明,再加上钟海被撞之前的那一通指控电话,再加上红色汽油桶上发现的指纹,还有谭果和霍天恒之间的矛盾,种种证据之下,说谭果不是杀人凶手,只怕都没有人相信。

一个小时后,刚下飞机的秦豫直接命令顾大佑将汽车开向了公安局。

“先生,警方已经指控谭果双重谋杀,所有的证据都对谭果非常不利,即使我们派律师过去了,只怕也不能进行保释。”罗非鱼将第一手的情报都报告给了秦豫。

“陈钢被杀的凶器出现了?”秦豫危险的眯着眼,“黄楠是什么情况?”

罗非鱼丝毫不怀疑秦豫一针见血就问出了问题的关键,“陈钢被杀案件虽然当时警局里的其他警察都有嫌疑,但是结合霍天恒被杀的案件,黄楠的嫌疑最大,也只有她有机会拿到谭果的指纹。”

“吃一堑长一智,看她以后还犯不犯蠢!”秦豫冷声一哼,不过即使是秦豫也不得承认黄楠隐藏的太深,太不引人注意了。

虽然说以谭果目前嫌疑人的身份,秦豫是不可能见到他的,但是特事特办,秦豫的面子摆在这里,再加上蒋局和吴副局长也不认为谭果是凶手,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通融了。

“多谢蒋局。”秦豫淡然开口的致谢,带着罗非鱼、顾大佑还有两个律师、两个保镖直奔审讯室而去。

“秦总裁,你还要维护谭果这个杀人凶手吗?”柯琴突然拦在了秦豫面前。

看着这个西装笔挺、气势非凡的男人,原本有些刻薄的脸此刻微微染上了娇羞的红晕,咄咄逼人的语调也软化了几分,“秦总裁,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不要被谭果欺骗了,我们当警察的遇到过太多会伪装的毒寡妇。”

秦豫居高临下的看着劝解自己的柯琴,英俊的脸上不由露出嘲讽的冷意,“我也遇到过太过想要爬床的女人,要身材有身材,要学历有学历,而你……”

话语故意的停顿下来,秦豫轻蔑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柯琴,如同打量待价而沽的物品一般,“你这样的女人给我提鞋都不配,你有什么资格来告诫我?滚!”

柯琴的脸涨的通红,羞恼之下,整个人像是煮熟的虾子,当然更多的还是丢脸和难堪,她自以为是的拦住秦豫,何尝不是想在秦豫面前留下一个印象,谭果那样的女人都能被秦豫看上,自己的条件比起谭果好太多了,只要有机会让秦总裁接触自己,他一定会明白自己的好。

可是柯琴没有想到秦豫如此冷血无情,当着局里这么多警察的面嘲讽自己,把自己说的如此不堪。

“柯琴,退下!”蒋局长没好气的怒斥一声,整个案件侦办过程中,柯琴一直带着个人感*彩的针对谭果,蒋局长脾气好,也就算了,谁知道柯琴心太大,结果在秦豫这里碰钉子了。

“请让开!”顾大佑身为尽职的保镖,直接抬手将挡路的柯琴推了开来,秦豫这才带着一众手下大步向着审讯室走了过去。

“嗬,秦总裁看起来真是够帅的,比起电视上帅多了。”目送着秦豫一行人威风凛凛的离开之后,办公室的女警一个个忍不住的交头接耳起来。

“你这不是废话,秦总裁不帅有些人能不顾廉耻的去拦人。”说话的同时,女警讥讽的看向不远处呆愣住的柯琴,她自以为姿色好,平日里架子端的多大,结果呢,哼,真以为自己是天仙下凡,秦总裁根本看不上眼。

“你们给我闭嘴!”柯琴愤怒的对着办公室里的众人吼了一声,快速的转身向着外面跑了去,脸上是扭曲的恨意,她一定会让这些人付出代价的!

审讯室,谭果正在吃盒饭,被佘政带到审讯室之前,谭果正从床上爬起来,所以早饭中饭到现在都没有好,好在朝中有人好办事,有佘政在,即使盯着双重谋杀嫌疑犯的身份,谭果也能吃到迟来的午饭。

打开门,看着大快朵颐的谭果,秦豫黑着老脸,自己下飞机急匆匆的就赶到公安局了,也是饿到现在没吃,她倒好,吃的这么欢!

“呦,你出差回来了。”抬头笑着招呼一声,谭果低下头继续吃了起来,佘政选的这家快餐店口味还真不错,虽然是盒饭,也是色香味俱全。

“你就不怕自己被枪毙?”秦豫拉过椅子坐到了谭果身边,直接将谭果手里的盒饭抢了过来,在谭果错愕的目光里,拿过她手里头的筷子低头吃了起来,“口味还行。”

差不多也吃饱了,谭果斜睨了一眼抢饭的秦豫,从棉袄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个苹果,然后从秦豫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块蓝色手帕,将苹果擦了擦,咔嚓一口咬了下去,好甜!

“你这是来坐牢的吗?”秦豫没好气的看着心宽的谭果,她还揣了苹果出来了,真当是公安局一日游吗?

“不是有你吗?”谭果啃了一口苹果,对着秦豫谄媚一笑,反正秦豫靠不住,还有二哥,当然这话谭果不会说,否则以秦豫刻薄的性子,他绝对能掉头就走。

看着满脸信任自己的谭果,秦豫莫名的被取悦了,的确,有自己在,谁也别想冤枉了谭果!查到黄楠了,再查她背后的人就容易多了。

观察室里,看着并肩坐在一起,一个吃盒饭,一个啃苹果的两人,佘政等人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一旁蒋局长表情也扭曲了几下,这才努力的保持住了自己往日的冷静。

“佘队长,别墅区的监控录像是直接公布到网络上的,来源不明,无法作为指控的证据,而汽油桶上的指纹只能认定谭果曾经接触过汽油桶,而不能证明她纵火行凶。”身为龙虎豹保全公司的金牌律师,钱律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继续开口。

“至于钟海所拍的照片还有他最后的通话录音我持怀疑的态度,钟海的照片只是背影而已,无法判断案发时间段来别墅门口的人就是我的当事人谭果女士,至于车牌,我的当事人汽车一直停在古民居外的巷子里,也有可能是凶手偷取了车子进行嫁祸。”

钱律师看了一眼佘政,“钟海是非法闯入到白林山别墅,曾经还有多次非法闯入的罪名,警方这边都有案底,这样一个有案底的人提供的口供并不足取信,我现在要求对我的当事人谭果女士进行保释,当然,我们会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取证工作,争取尽快找出真正的凶手。”

不得不说律师都是三寸不烂之舌,明明是确凿无疑的证据,可是到了律师口中,这些证据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足以给谭果定罪。

一个小时之后,在经过一番唇枪舌剑之后,谭果顺利的被钱律师保释出来了,当然做为交换条件,谭果这边也提供了黄楠的名字。

“她?”佘政也是震惊的一愣,霍天恒被杀之后,剧组的人都被调查过了,黄楠自然也在其中,可是佘政第一时间就排除了黄楠。

她是单亲母亲,儿子黄子明有心脏病,不过品学兼优,母子两人过的很艰难,不过在认识谭果之后,秦豫曾经帮忙给黄子明联系了心脏内科的医生,黄楠因为陈钢被杀的案子离开工作的玉锦阁之后,经过熟人介绍在影视城里卖盒饭。

因为厨艺不错,又是走的薄利多销的路子,黄楠的盒饭生意还挺不错,她和谭果也算是朋友吧,佘政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黄楠。

“谭果。”就在这时,古青桐从电梯走了出来,看到佘政之后,淡漠的点了点头,随后向着谭果开口:“我已经重新检查了匕首和红色塑料桶上的指纹,你看看。”

谭果接过文件一看,两枚指纹可以说是完全相同,但是匕首上的指纹纹路要更为的清晰,汽油桶上的指纹纹路模糊一点,翻开到下一页的报告,谭果眼睛一亮,“指纹上检测过了胶状成分?”

“嗯,我已经检测过了,不管是匕首上的指纹还是汽油桶上的指纹都是用胶状物烙印上去的。”古青桐不但是法医,也精通物证鉴定这一块,谭果被佘政带走之后,史前立刻利用特调七局的关系将古青桐送到了物证科这边,重新检验所有对谭果不利的物证。

“在剧组的时候,黄楠有两次熬了红枣莲子银耳汤给我喝,当时装汤的饭盒有点的烫手,我也没有多在意,黄楠应该那时就在饭盒外面涂抹了胶状物,然后微微加热之后递给了我。”谭果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那个时候自己被烫了一下,黄楠还不好意思的说饭盒买的是便宜货,没有什么保温和隔温的效果,谭果也知道黄楠的经济状况,好一点的饭盒都是几百块,再说只是有点烫手而已,谭果完全没有想到黄楠是利用这个来提取自己的指纹。

“先生,黄楠住处已经人去楼空了,她走的很匆忙,只带走了一些证件。”就在这时,接到电话的罗非鱼向着秦豫汇报着刚刚得到的情报。

半个小时后,佘政和谭果一行人到达了黄楠租住的房子,一进入这个一室一厅的公寓之后,不用查也知道黄楠有问题。

这个公寓虽然只有五十多个平米,可是环境极好,里面的家具摆设都是高档品,没有五千块一个月绝对租不下来,这说明黄楠根本不差钱,她之前塑造的那个贫困却坚强的单亲妈妈的形象完全是假象。

“这里有些黄子明的检查报告。”史前将找到的检查报告递给了古青桐,“看看黄子明是不是真的有心脏病,或许就是为了博取谭果的同情心。”

“应该不是,冰箱里还有不少治疗心脏病的药物,只是黄楠走的太急没有带走。”佘政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冰箱里堆的满满的食材,双开门冰箱的保鲜处除了牛奶和水果之外,放的都是心脏病的药物。

谭果看了看温馨优雅的公寓,想到之前和黄楠的种种相处画面,也有和黄子明相处的一些画面,是自己眼瞎还是黄楠母子太会做戏了?

“黄子明应该有心脏病。”古青铜在查看了检查报告和冰箱里的药物之后说出了结论,这是黄楠居住的公寓,她完全没有必要布置假象。

谭果坐在沙发上,拨弄着花架子上的绿萝,“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一桩桩的案子看来黄楠的行事很谨慎周全,她就算要离开公寓,也不会留下这些药物还有检查报告,又不是匆忙逃走。”

“这些不是黄楠留下来的,那只有一个可能性,是黄子明留下来的线索。”佘政低喃着,想到黄子明的成绩和聪慧,如果是这个孩子发现了什么,留下这些线索也不奇怪,可是黄楠到底想要干什么?

“黄楠信教。”谭果翻开茶几上的《圣经》,书应该有些年头了,虽然被保养的很好,但是书的页脚都有些的破损了,“字如其人,这上面的字迹应该不是黄楠的,更像是男人留下来的,看圣经纸张的颜色和字迹墨水的褪色,这本《圣经》应该有七八年了。”

谭果将《圣经》递给了佘政,“现在最大的疑惑就是黄子明的父亲是谁,还有黄楠为什么对我和霍天恒出手。”

别说谭果想不明白,佘政、史前和古青桐其实都是一头雾水,刑事案件一般都是情杀、仇杀或者为了钱财,像黄楠这种无理由的谋杀最难查,因为根本不清楚凶手的动机是什么。

佘政几人还在黄楠的公寓里翻查,谭果向着卧房走了过去,便看见秦豫神色复杂的站在床头柜前面,手里头还抓着一块男士手表。

“你找到什么线索了?”谭果诧异的拿过秦豫手里头的手表一看,嗬,伯爵品牌的限量版金表,有市无价,起价都是上百万,“黄子明的爸爸能戴的起伯爵的手表,难怪黄楠不差钱,这表卖出去至少两百多万……咦,这是你的手表?”

谭果将手表翻过来一看,在表盘下面发现了一个篆体的秦字,谭果想都没有想的将表递还给了秦豫,可是伸出去的手却僵硬在半空中,谭果猛地抬头看向面色复杂的秦豫,“我记得你的表都是黑色的。”

“这是秦刈的手表,他十八岁成年的时候爷爷送他的成年礼物。”秦豫声音冰冷的响起,秦刈是他小叔秦立炜的独子,已经失踪两年了,否则即使没有秦豫,秦天霖也没有资格继承秦家。

“难道黄子明是秦刈的儿子?你的亲侄子?”谭果眨了眨眼,只感觉这事越来越诡异了,可是秦刈在之前就失踪了,再者也不是秦豫动的手,黄楠就算为了他男人报仇,也要找秦豫啊,找自己做什么?还有这和霍天恒有什么关系?

黄楠的公寓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众人只能暂时离开,谭果将《圣经》带了回去,只可惜黄楠之前的资料都是假的,黄楠和黄子明又失踪了,关于黄楠的调查也就陷入困境了。

“你去秦家,我跟过去做什么?”谭果不解的看着秦豫,可惜在秦豫绝对的暴力之下,谭果被拉上了汽车,顾大佑油门一踩,汽车直奔秦家别墅而去。

汽车还没有开到秦家别墅,谭果和秦豫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谭果手机里传来了史前的声音,“谭果,你就和秦总裁私奔吧,暂时别回古民居了,我怕你有命回来就没有命离开了,这些粉丝都没有理智了。”

谁也没有想到柯琴是真的疯了,她去见了记者不说,还偷走了不少霍天恒案件的复印件,直接公布给了媒体,将矛头直指谭果。

公安局这边差一点被粉丝给挤爆了,佘政也被失去理智的粉丝丢了臭鸡蛋,谁让他包庇谭果这个杀人凶手,这样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佘政还给谭果办理了保释,这分明就是包庇杀人凶手。

而因为柯琴公布了谭果古民居的住宅,所以失去理智的粉丝再次奔到了古民居,好在罗非鱼反应及时,从保全公司调来了一批魁梧壮硕的大汉,粉丝们虽然愤怒,但是还是被这些保镖身上嗜血的煞气镇住了,只敢在古民居前吆喝叫骂着,倒是不敢冲击房子。

“你这个杀人凶手还敢来这里?”秦天祺一看到谭果下车,怒火蹭的一下就涌了出来,撇开他和谭果、秦豫之间的矛盾不说,霍天恒被杀,秦天祺这个好友也非常难过,这会看到谭果,那就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了上来,向着谭果就冲了过去。

“秦天祺先生,请你自重!”不需要秦豫开口说什么,顾大佑尽职的将愤怒的秦天祺挡了下来,余下两个保镖也快速的上前。

挣脱不开顾大佑的钳制,秦天祺愤怒的吼叫着,充血的双眼仇恨的盯着秦豫,“秦豫,你这个杂种,你给我滚,这里是我的家,你没资格进来!”

“天祺,怎么和大哥说话的?”听到声音的姚青快速的从客厅里走了出来,心疼的看着被控制住的秦天祺,目光哀求的看向秦豫,“小豫,天祺只是伤心天恒那孩子的死亡,情绪有些的冲动,你让保镖将天祺放开,他也是你弟弟,不要伤了他。”

“秦豫,放开天祺!”后一步出来的秦萱盛气凌人的开口命令着,自从得到了袁夫人曹音的认可,已经是袁家铁板钉钉的儿媳妇了,秦萱的架子都端了起来,对秦豫也是姿态高傲。

“还有你谭果,你怎么敢出现在秦家大宅,我们秦家人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你现在是公安局通缉的杀人犯,没有资格进入秦家大门!”秦萱站在台阶上,不屑的目光打量着谭果,也就秦豫会看上谭果这样的杀人凶手,果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管家扶着秦老爷子快步走了出来,看着大门口对峙的几人,秦老爷子气恼的将拐杖在地上捣的咚咚响,“我还没有死呢,小豫姓秦,我看今天谁敢拦着我的孙子不让进门!”

一听到秦老爷子发怒了,姚青快速的对着愤恨不甘的秦天祺使了个眼色,让他暂时低头服软,毕竟秦家还是老爷子做主。

“爷爷,你也太偏心了,谭果可是杀人凶手!”秦天祺恨恨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眼中满是不甘之色,凭什么都是秦家的孙子,爷爷却如此维护秦豫这个杂种!

一想到以前自己犯浑的时候,爷爷可是铁面无私的严惩自己,一点爷孙亲情都不讲,轻则关禁闭,重则鞭子抽,谁求情都不管用,可是秦豫呢?

谭果是杀人凶手,爷爷竟然依旧让谭果和秦豫进门!越想越不甘心,秦天祺双手用力的攥紧成了拳头,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二楼的书房。

收到消息的秦天霖和秦翰兆都从公司回到了秦家大宅,一听到秦天祺的话,秦翰兆立刻暴怒起来,拿起手机就要打电话给警方,让人来将谭果抓捕归案。

“爸,你冷静一点,爷爷在这里,我们就算打了举报电话也没用,只会让爷爷更生气而已,”秦天霖安抚的开口,对着姚青使了个眼色,“妈,我爸今天喉咙有点不舒服。”

“嗯,我知道,我亲自炖了冰糖雪梨,一直在火上熬着,翰兆,我这就雪梨端出来。”姚青声音柔柔的开口,片刻后从厨房端出冰糖雪梨来,秦翰兆的怒火也被姚青给劝的消退了。

秦天霖走回到自己的书房,谨慎的关上门之后,这才快步走到了电脑前,当打开监控设备听到二楼书房里的对话,秦天霖表情一怔,竟然是关于秦刈的消息?

窃听到这里,秦天霖更加仔细的听了起来,一个计谋在脑海里迅速的形成,如果小叔知道了这个消息?

“不管如何那都是你堂弟的儿子,你小叔就这么一个儿子,秦刈生死未卜,如果那个孩子真是……”秦老爷子眼眶有些的发红,颤抖的握紧手里头的表,缓了缓情绪之后看向秦豫道,“小豫,不管如何,你一定要赶在警方之前找到黄楠和那个孩子,至于谭果的事情,你放心,爷爷会处理的。”

如果黄子明真的是秦刈的孩子,那么黄楠就不能被抓,否则这个孩子就真的成了孤儿了,即使他找到了爷爷奶奶,也有太爷爷在,但是谁都代替不了父母,秦刈或许已经去世了,孩子不能再失去相依为命的母亲了。

秦家依旧保留了秦豫的房间,谭果这会正坐在房间里,秦豫和秦老爷子结束交谈之后就回来了,这个卧房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住过了,不过老爷子每天都命人打扫,所以卧室很干净,靠窗户的木桌上还摆放着鲜花。

“怎么样?你爷爷知道秦刈和黄楠的关系吗?”谭果好奇的开口,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事竟然和秦刈扯上了关系,难道是秦刈被害了,但是却以为凶手是秦豫这个大堂哥,所以黄楠才会报复。

就算是这样,那和霍天恒又有什么关系?而且黄楠应该很早就盯上自己了,那个时候自己和秦豫可没半毛钱的关系,谭果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想不透的地方。

“爷爷并不清楚,而且秦刈眼光很高,他应该看不上黄楠。”秦豫在谭果身边坐了下来,之前虽然去国外出差了,但是为了尽快能回国,秦豫将一周的工作量压缩到了两天半,所以此刻眼下是一圈灰黑色,看得出他很疲惫。

秦豫闭着眼,将头靠在了谭果的肩膀上,低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而且秦刈并不信教,《圣经》上的字迹也不是秦刈的。”

谭果愣了愣,半晌后忽然开口:“那就剩下一种可能性了,秦刈不是黄子明的父亲,而是和霍天恒一样是另一个被害者,那块手表是他的遗物,也有可能是黄子明故意留下来的,或者《圣经》也有可能是黄子明留给我们的线索。”

如果没有《圣经》的存在,谭果真的会认为失踪的秦刈就是黄子明的父亲,但是《圣经》上的字迹否定了这个推断,那么秦刈就不是失踪而是早就被杀害了,可是为什么呢?黄楠为什么要接二连三的杀人,而且被杀者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