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磕头赔罪/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博士的头脑、谢山的身体、秦刈的家世、霍天恒的外貌,五芒星最后一具尸体是需要圣洁的灵魂,可是我舍不得学妹你,你还那么年轻,未来还那么长。”袁野目光灼热的盯着谭果,眼睛深处是浓浓的不舍和眷恋。

“学妹,子明是个好孩子,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知道了我和大嫂的杀人计划,所以在离开公寓的时候他故意留下了秦刈的手表,还将《圣经》留了下来,他希望你可以阻止我们再继续错下去。”提到黄子明,袁野的表情变得更为柔和,“学妹,我希望日后有可能的话,你可以帮帮子明这个孩子。”

如果说唯一放不下来的,那只有黄子明这个孩子,大哥袁希在世间留下来的最后骨血,可是袁野真的太累了,好在子明很聪明懂事,而且这个时候袁承平和曹音也应该死了,子明是袁家唯一的血脉,爷爷一定会好好教育子明的。

“你没有必要这样做,黄子明还小,他需要有家人陪伴在身边。”谭果有些不安的看着生无可恋的袁野,不管如何,他是袁家的继承人,黄子明还太小,毕竟五芒星案的主犯是黄楠,以袁家的势力完全可以保袁野平安无事。

袁野笑着摇摇头向着五芒星最后一个空余的角走了过去,虽然理智上袁野知道这是虚无缥缈的,人死不能复生,可是情感上他依旧希望可以成功,他活的太累了,他的生命是大哥用自己的命换来的,他替大嫂承担下所有的罪责,有子明这个孩子在,袁家会善待大嫂和子明的。

谭果张了张口,终究没有再劝阻,黄楠和袁野必须有一个人站出来承担这一切,不管是秦刈的死亡,还是霍天恒的死亡,必须要给大众人民一个交代,更何况还有无辜被杀的谢山和宁博士。

袁野平静的躺在了地上,双手如同地上的四具尸体一般平放在了胸前,低低的吟诵声在烛光里响起,“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叫人活著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

事先服用了致命的药物,袁野走的很安详,好似睡着了一般,五具尸体整齐的排放在五芒星的五个角上,远处似乎有唱诵的乐曲在回荡,如果耶和华赐福于世人,谭果只希望来世袁希和袁野可以平安喜乐。

秦家别墅。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坐在椅子上的秦豫莫名的有点不安,尤其是当落地钟敲响了十二下之后,秦立炜和于美芬的表情明显有了变化,秦豫倏地一下站起身来。

“你在拖延时间!”秦豫俊脸彻底阴沉下来,他之所以留在这里,不过是为了看秦翰兆等人被枪顶着太阳穴的狼狈姿态,可是此刻秦豫才警觉到自己大意了,小叔根本就是故意用这个办法拖延自己。

不过想到谭果的能力,秦豫倒不太担心,那女人虽然懒,但是可不是什么人能欺负的,再者袁野应该不会对谭果动手。

“小豫,你别怪小叔,阿刈十有八九出事了,黄子明很有可能就是阿刈的孩子,我别无选择。”十二点已经过了,秦立炜将手枪收了起来,就算是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要试试看。

听到这话,秦豫玩味的笑了起来,黄子明是秦刈的儿子?看着脸色微变的秦天霖,秦豫眼中的嘲讽意味更浓了几分,只怕这是秦天霖偷听到自己和爷爷在书房里的谈话,故意说出来迷惑小叔的,想要借着小叔的手杀了自己。

“秦萱?她去了哪里?”秦豫淡笑的询问秦立炜,故意迷惑小叔的人除了秦天霖之外,只怕还有五芒星案真正的凶手袁野。

此刻秦萱并不在这里,秦豫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秦翰兆、秦天霖,他们想要借刀杀人,只怕却反被袁野利用了,袁野可不是善茬。

秦立炜怔了一下,之前在茶楼和袁野见面之后,除了答应将秦豫拖住之外,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将那个黑色锦盒送到袁承平和曹音住的酒店。

秦立炜知道要拖住秦豫不容易,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去送锦盒,而且他隐约也感觉这个锦盒有问题,所以在秦立炜故意说出锦盒是袁野拿过来,拜托秦萱送过去的,秦萱没有任何迟疑的就答应下来了。

“小萱去了哪里?”秦老爷子最为敏锐,此刻已经警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刚厉声质问秦立炜,一旁罗非鱼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秦老爷子的问话。

接了电话的罗非鱼听到手下的汇报之后,错愕一愣,随即向着秦豫汇报,故意提高了嗓音,“先生,刚刚接到先生,袁承平和曹音入住的套房发生了爆炸,袁承平当场死亡,曹音在送去医院的途中也死亡了。”

袁野还真是心狠手辣,临死之前却算计了一般秦萱,秦豫看着脸色骇然大变的秦天霖和秦翰兆几人,莫名的感觉到痛快起来,这是袁野的赔罪吧,毕竟之前霍天恒的死将谭果牵扯进去了,所以袁野弄了这么一出,一箭双雕,不但弄死了自己的仇人,还将秦萱给拖进去了。

秦豫可以肯定,即使袁家不知道罪魁祸首是秦萱,但是这么大一个大把柄在自己手里头抓着,秦天霖再也不敢蹦跶了,而且秦萱和袁野订婚的消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袁野设计了这一切,只怕他存了死志,秦萱这辈子算是完了,想要高嫁肯定是不行了。

想到此,秦豫拨通了谭果的手机,在接通之后,清冷的声音危险的响了起来,“让你留在家里,胆大了啊,袁野死了?”

“嗯,自杀,秦刈的尸体也找到了。”教堂大门外,谭果闷闷的回了一句。

半个小时之前,最近的派出所警察已经赶来现场了,佘政也带着手下赶过来,只是因为教堂距离市区太远,这会还在半路上,不过好在袁野已经将自己犯案的经过、证据都已经发给了佘政,谭果的杀人嫌疑也被澄清了。

秦豫和谭果简短的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看向秦立炜,“秦刈的尸体被发现了,凶手就是袁野。”

袁家众人刚被袁承平和曹音死亡的消息吓愣住了,这会听到秦豫的话再次愣住了,秦刈凶多吉少他们心里头都有数,但是凶手是袁野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我的阿刈!”于美芬回过神来后一下子就哭了起来,秦立炜也红了眼眶,虽然早就猜测到了,但是没有真听到这个噩耗,心里头那仅有的希望被残忍的敲碎了,他们的儿子真的死亡了。

教堂已经灯火明亮,警车的车灯将死寂的夜晚照的透亮,黄色的警戒线也拉了起来,佘政赶来的速度很快,当看到教堂里的五具尸体后,佘政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

“头?”郝小北请示的看向佘政,看到霍天恒的尸体,将郝小北吓的够呛,不是说霍天恒的尸体在火灾和天然气爆炸里已经炸飞了,就剩一点大肠和内脏碎片在厨房外面,怎么在这里看到完整的尸体。

“先拍照取证,让物证科的人收集证据。”佘政开口交代完毕之后,这才迈步向着教堂外走了去,看着坐在台阶上的谭果,不由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事是他的选择,不过求仁得仁、求义得义而已。”

袁野自杀之前将所有犯罪杀人证据都传给了佘政,这其中就包括了他之所以会杀人的起因,袁希被迫死亡的真相也公之于众了,佘政干了这么多年的刑警,他自然知道这个世界在光明背后的阴暗和罪恶。

“曹音死有余辜!”谭果恨恨开口,就因为袁天纵有心脏病,曹音就丧心病狂的想要将袁野的心脏挖出来替换给袁天纵,她凭什么?就因为袁野是个孤儿,袁家有权有势?这一出悲剧的起因都是曹音。

“袁家那边怎么说?”谭果回头看向佘政,对袁家来说这绝对是一桩骇人听闻的丑闻,尤其是袁天恒和曹音都死了,袁野这个“杀人凶手”也死亡了,如何公布于众也是个棘手的问题。

“袁老爷子当场就昏厥了,估计会隐瞒袁野的身份再对外公布。”佘政看了一眼谭果终究没有询问黄楠的事,袁野已经死了,他将所有的罪名都揽到了自己身上,五芒星案虽然黄楠是主犯,但是真正实施的人还是袁野,也只有袁野有这个能力。

秦豫是和秦立炜、秦老爷子同时赶来教堂的,当看到秦刈的尸体之后,秦立炜和于美芬当场就情绪失控了,秦老爷子也红了眼眶。

“胆子挺肥的啊,看来我日后要用铁链将你锁家里头了。”听到秦豫阴森森的话,刚站起身来拍着屁股上灰尘的谭果直接傻眼了,若是其他人说这话,谭果只当是玩笑,可秦豫这个变态,他绝对能说到做到。

“那什么?我不是好奇嘛。”谭果陪着笑脸,讨好的拉了拉秦豫微凉的大手,“这会都凌晨三点了,我们快回去睡吧。”

对于一个爱吃爱睡的死宅而言,五芒星案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之后,谭果真的困了,眼皮子都有些的睁不开。

秦豫看着打着哈欠的谭果,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顺势握着谭果的手向着汽车走了过去。

看到谭果被秦豫接走了,佘政笑了笑转而继续向着赶来的蒋局长和吴副局长汇报着案情,而秦家这边,于美芬已经哭晕过去了,秦立炜看着秦刈的尸体也是止不住的悲痛。

“老爷,你保重身体。”管家低声安慰的开口,“人死不能复生,小萱小姐那边还需要老爷子你处理,袁家只怕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管袁承平和曹音是不是被袁野害死的,但是袁野已经死了,而装有炸弹的锦盒是秦萱亲自送去酒店的,管家怕袁家会迁怒到秦萱头上。

而且袁野是以这样不光彩的罪名死亡的,秦萱之前和袁野虽然没有正式举行订婚典礼,但是南川的世家都已经知晓两人的婚事,秦萱日后的婚姻只怕就难办了。

秦老爷子叹息一声,一瞬间似乎老了很多岁,“小豫今天只怕是怪我的,袁野死之前已经将小萱去酒店送锦盒的痕迹都抹除了,袁承平和曹音已经死亡了,死无对证,袁家只会认为是袁野害死了这两人,可是小豫却是知道内情,这是袁野故意将这个把柄送到小豫手里头。”

这才是秦老爷子真正纠结的地方,袁野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说是算无遗策也不为过,他故意抹除了秦萱去酒店的痕迹,但是却让把柄握在秦豫手里头,这就等于抓住了秦天霖的把柄,日后秦豫一旦不高兴,将这件事告知袁家,秦萱首当其冲被袁家报复,秦天霖和秦天祺则是第二个。

第二天,折腾了一整夜的秦家众人根本没有任何的睡意,早上八点全都早早的起来了,“天霖,这可怎么办?”姚青不安的搓着双手,原本以为给秦萱找到了好靠山,一旦秦萱嫁到了袁家,日后秦天霖要继承秦家就容易多了,谁曾想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妈,你让我静一静!”秦天霖一夜没睡同样很是疲惫,不过他已经派人去查了,袁承平和曹音入住的是五星级酒店独立的小院,为了保护客人的隐私,这个区域并没有装监控,所以倒没有人知道锦盒是秦萱送的。

而且爷爷那边也去善后了,袁家即使要查也查不到秦萱的头上,可是秦天霖真正不安的是秦豫知道内情,只要秦豫向袁家告密,秦萱会出事不说,自己绝对会被连累,即使秦豫暂时不告密,但是秦天霖也不甘心永远被秦豫捏在掌心里。

“袁家现在没有继承人了,日后肯定会越来越衰弱,只要我们找到更大的靠山,也就不用惧怕袁家了。”姚青虽然在秦翰兆面前一直是个柔软的白莲花,其实她心思缜密、行事果决。

姚青也知道有把柄握在秦豫手里头就如同是个定时炸弹,目前唯一的办法是依靠秦老爷子来稳住秦豫,而日后只要秦萱嫁到比袁家更强的家族,即使秦豫告密了,姚青也不怕袁家的报复。

但是一想到袁野之前和秦萱的婚事炒的沸沸扬扬的,秦萱想要高嫁几乎不可能了,想到此,姚青恨不能将已经死亡的袁野拖出来鞭尸,他这一步棋将他们害的好惨,进退不能!

秦天霖何尝不是想到了这一点,“妈,你让小萱去求爷爷,有爷爷在,秦豫不会告发小萱的,日后我们再做其他的打算。”

“我知道,你爷爷虽然偏爱秦豫,但是你们也是秦家的子孙,身上流着秦家的骨血,你爷爷是不会看着你们出事的。”担惊受怕一整夜的姚青此刻也镇定下来了,眼中有着一抹寒光一闪而过,一旦有机会一定要弄死秦豫永诀后患。

秦豫毫不意外会接到秦老爷子的电话,不过他并没有立刻赶出去,而是将时间定在了下午五点,等谭果睡饱了之后,才打算带着谭果一起去秦家。

“我们为什么要怕秦豫那小畜生?”秦翰兆不满的开口,一脸的怒气腾腾,梗着脖子喊了起来,“他要是敢告发小萱,我断他的腿!哼,敢害自己妹妹,这个小畜生胆子肥了!”

“你给我闭嘴!”秦老爷子厉声一喝,火大的看着完全看不清楚形势的秦翰兆,“那是你的长子,我的孙子,你一口一个小畜生,那你自己是什么?小豫如果真的做了,你有什么办法?”

“我……”秦翰兆一昂脖子想要大放厥词,可是一个我字之后就梗住了,他虽然是秦豫的父亲,但是秦豫不将他当爹看,秦翰兆就什么都不是,一想到秦豫身后那些满身杀气的保镖,秦翰兆立刻就怂了。

秦立炜和于美芬依旧沉浸在秦刈死亡的悲痛里,原本还以为黄子明会是秦刈的孩子,至少还有一点安慰,谁知道这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当秦豫带着谭果走进秦家大厅时,秦家众人刷的一下抬头看了过去,当看到谭果之后,秦翰兆又怒了起来,“秦家的家事,你将小保姆带来做什么?一个小保姆有什么资格进秦家的大门?”

嘲讽的看着叫嚣的秦翰兆,秦豫冷冷一笑,“既然如此,谭果我们走吧。”

眼瞅着秦豫转身就要走,秦老爷子一拐杖打在了秦翰兆的后辈上,打的用力,发出咚的一声闷沉声,秦翰兆也痛的啊了一声,直接被秦老爷子一拐杖从椅子上打到了地上。

“你给我闭嘴!”秦老爷子厉声喝斥了一句,随后站起身来,目光愧疚的看向秦豫,“小豫,你要爷爷求你吗?”

想到秦老爷子的年纪,想到老爷子这么多年的照顾,秦豫终究退让了,带着谭果向着沙发走了过去,“爷爷,你叫我做什么?”

一直站在一旁的秦萱扑通一声跪在了秦老爷子的面前,低着头,死死的咬住双唇,压抑住眼中的难堪和屈辱,秦萱再高傲,可是她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一旦袁家人知道是自己害死了袁承平和曹音,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

秦老爷子坐了下来,叹息一声,看着无动于衷的秦豫不得不开口:“小豫,不管你有多恨你父亲,恨天霖、小萱他们,可是他们终究是你的亲人,你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爷爷不求你能原谅他们,小豫,你说出自己的条件。”

秦天霖和秦天祺都站起身来,姚青也跟着站起身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莫过如此,即使是性子最暴烈的秦天祺此时也只能低头。

秦豫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几人,现在他们低头屈服了,只怕心里头想着日后如何十倍百倍的报复回来,不过对秦豫而言,他从来不认同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话,他要报仇就是君子报仇一天到晚,这还仅仅是开始。

“爷爷,我可以答应不告发秦萱,不过我有两个要求。”秦豫欣赏够了秦天霖几人屈辱的表情,这才缓缓开口:“第一,我要让秦翰兆和我母亲离婚,他的妻子只有姚青一个,我的母亲不屑这个名分,我不想秦翰兆这个人渣脏了我母亲轮回之路。”

谭果错愕一愣,随后一脸敬佩的看着开口的秦豫,这才叫真的狠!不过秦豫这性格还真不错,够狠够直接,她相信如果秦豫母亲真的还活着,她肯定也希望和秦翰兆这个人渣离婚。

“你这个小畜生……”被称为人渣的秦翰兆顾不得后背的痛,抬头就要骂秦豫,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了,还怎么离婚?这个小畜生简直大逆不道!

秦老爷子怔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我可以答应你。”虽然人的确死了,但是只要秦老爷子出面,这点事还是很容易办成的。

一直沉默的秦立炜和于美芬惊诧的看着秦豫,他们以为借着这个机会,秦豫必定是要求继承秦家家主的位置,然后将秦天霖赶出秦家,他们完全没想到秦豫开的第一个条件是这个,不过前大嫂之前一直居住在国外,他们也只见过一两面,现在想想也对,前大嫂到底怎么看上秦翰兆这个渣的。

“第二个条件也很简单。”秦豫勾着薄唇笑着,身体放松的靠在沙发上,“我让这几个人给我磕头赔罪,当然,秦翰兆就免了。”

“你!”一直隐忍的秦天祺暴怒的喊了一个字就被一旁的秦天霖给制止住了。

即使知道秦豫是故意折辱自己,但是秦天霖知道目前只能忍下去,自己羽翼未丰,根本承受不住袁家的报复,而爷爷还有秦豫这个继承人,为了不牵累秦家,爷爷说不定会舍车保帅,秦天霖双手用力的攥紧成拳头,韩信受过胯下之辱,今天这一跪又算得了什么?日后自己必定会找秦豫讨回来。

姚青这辈子最得意的就是她成功的嫁给了秦翰兆,还生下了三个儿女,外面那些贵妇是看不起自己,可是成王败寇,自己还好好活着,享受着秦夫人的尊荣,而那个女人却已经病死多年,连秦豫这个儿子都不能照顾。

可是今天,姚青看着满脸嘲讽冷意的秦豫,脸涨的通红,她名义上也算是秦豫的母亲,可是今天却要给秦豫下跪,这种屈辱,姚青却不得不承受。

秦老爷子也是脸色铁青,他想过种种可能,也设想过秦豫会如何刁难,甚至想过秦豫要继承秦家,将秦天霖赶出去,可是他唯独没有想到秦豫的要求如此简单,但是说简单却又是让人如此的屈辱。

一听不是让自己下跪,秦翰兆倒是松了一口气,后背被老爷子拐杖打的隐隐作痛,这会秦翰兆倒也没有再嚷嚷了,受一时之辱能换到以后的太平,也是值得的,幸好这个小畜生还知道自己是他父亲,不敢让自己下跪,否则自己打不死他!

秦天祺气的浑身直发抖,姚青低着头,同样压抑着屈辱和愤怒,倒是秦天霖隐忍下所有的愤怒,扑通一声跪在了秦豫面前,“大哥,我给你下跪,我求你高抬贵手放过小萱,天祺,跪下!”

“哥!”秦天祺和秦萱哽咽的喊了起来,但是对上秦天霖严厉的眼神,秦天祺终于也屈服了,姚青最后一个跪了下来。

欣赏够了秦天霖几人下跪的姿态,秦豫笑着站起身来,看向脸色有些难看的秦老爷子,“爷爷,既然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你走吧。”秦老爷子有气无力的开口,事情是圆满解决了,可是却有着说不出来的疲惫感。

秦豫拉着谭果向着大门口走了过去,三两步后,秦豫忽然停下脚步,自言自语开口道:“我说过自己是一言九鼎吗?谭果,你不是常说我是小人吗?所谓小人最擅长的就是出尔反尔。”

不等秦家人反应过来,秦豫笑着拉着目瞪口呆的谭果扬长而去,而大厅里下跪的秦天霖冷静的表情终于一寸一寸的龟裂,秦豫是什么意思?他竟然敢!

坐到汽车副驾驶位上,谭果看着心情愉悦的秦豫,对着他竖起大拇指,“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气死人不偿命!”

秦豫朗声一笑的发动汽车,那些人自己迟早会收拾,只是不是现在,有些事情还没有查清楚,那些人如果死了,说不定线索就断了。

霍天恒的案子之前就闹的沸沸扬扬的,警方这边也承受了很多压力,所以在和袁老爷子商量之后,警方终于公布了霍天恒被杀案件的一些细节,当然对于凶手只是以袁姓某男子代替,面部也是打了马赛克,而杀人原因则是袁姓某男人和霍天有旧仇,所以才怀恨在心、痛下杀手。

为了平息广大粉丝的怒火,警方还公布了袁野认罪视频里的一小段,视频了他承认了自己的杀人罪行,尔后娱乐圈某个知名女星被暴出轨,让公众的注意力成功的被转移走了。

秦豫将谭果送回了古民居,两人刚下车就看见从巷子里走出来的黄楠和黄子明,一时之间,谭果表情复杂又纠结的看着母子两人。

“谭小姐,我是来道歉的。”黄楠说完之后,对着谭果深深了鞠了一躬,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谭果的原谅,“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谢谢。”

“谭阿姨,对不起。”黄子明也跟着道歉,在袁野死亡之后,黄楠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了黄子明,这个才十岁的孩子脸上失去了纯真和幼稚,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属于孩子的沉稳。

道歉之后,黄子明紧紧的握住了黄楠的手两人转身离开,爸爸死了,小叔也死了,自己要好好的活着,为小叔和妈妈来赎罪。

“袁家已经知道黄子明的身份了,袁老爷子派人将他们母子接回京城。”秦豫安慰的说道,仇人已经死了,黄楠为了黄子明也不会再做错事。

谭果的罪名是彻底洗清了,霍天恒的案子因为过年也渐渐被大众淡忘了,媒体不再报道,广大民众自然不会再关心,不过这个案子里最倒霉的人估计就是秦萱了。

“请我吃饭?”谭果玩味的笑着,唐毓婷消停一段时间竟然又蹦跶起来了,谭果是真的好奇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唐毓婷念念不忘的,不过之前被卷入到霍天恒案件后,唐毓婷倒是打过不少电话安慰自己,一副不离不弃的好闺蜜模样。

“那行,晚上六点我准时到。”谭果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与其不明不白的被唐毓婷纠缠,还不如主动出击找到症结所在。

唐毓婷感觉自己和玉锦阁挺犯冲,所以这一次吃饭地点订在了南川另一家有名的酒店,和玉锦阁不同的是伊丽莎白大酒店走的也是高端路线,只要你有钱就能进,这里的消费也是昂贵的惊人,不要只要舍得花钱,在伊丽莎白就没有你吃不到的美食。

古青桐并没有让谭果来接,市局法医处离伊丽莎白大酒店很近,所以下班之后,古青桐自己就走过来了,只可惜刚走到大门口古青桐就被一群人给拦住了。

“呦,古法医,没有想到这么巧啊?”轻佻的调侃声响起,田舫吹了个口哨,笑眯眯的向着古青桐走了过来,若是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眼中的狠戾。

柯三少还有其他几个京城过来的纨绔少爷也跟着走了过来,一看到古青桐顿时都明白了,说起来也是一年前的旧怨了,田舫平日里没少流连酒吧派对,看上了酒吧里一个小姑娘,直接弄了点药将人弄晕过去了。

原本想着不就是个女人嘛,被做了又怎么样,赔点钱就没事了,田家最不缺少的就是钱,可是谁知道田舫为了尽兴不但下了药将人弄晕了,还喂了几颗助兴的药物,小姑娘对药物过敏,没有醒过来就赤身裸体的死在宾馆里。

死了人这可不是风流韵事,田舫也知道出事了,连忙补救,原本想着给些钱了结此时,谁曾想这小姑娘还是个高中生,暑假来酒吧打工也是为了贴补家用,母亲早逝,家里就剩下一个得了癌症的父亲。

女儿惨死,还是以这样惨烈的方式,小姑娘父亲根本不接受田家的钱财,他一个癌症晚期的患者,要再多钱又有什么用,他只想给死去的女儿讨回一个公道。

最开始的尸检报告上说小姑娘是因为饮酒过量导致的猝死,说白了就是酒精中毒,田舫没有多大的责任,但是出于人道主义的精神,田舫还是愿意拿出一百万来赔偿。

小姑娘的父亲无法不接受这样的结果,田家生意做的大,自然也有不少仇人,有人就偷偷告知了小姑娘父亲古青铜的名字,于是古青桐就接手了,准备进行第二次尸检。

田家一下子就慌了,田舫立刻找到古青铜,各种威逼利诱想要将小姑娘的尸体弄去火化,偏偏古青桐油盐不进,最终出具了公平公正的尸检报告,田舫被判了三十年。

不过入狱一年之后,田家就以保外就医的名头将田舫暂时弄了出来,没有想到冤家路窄,跟着柯三少来南川散心的田舫会在这里碰到古青桐。

“你是谁?”古青桐霜冷着表情打量着挡住路的田舫。

“你!”田舫气的扭曲了脸,如果不是这个贱人,自己怎么会被判三十年,谁曾想这个贱人竟然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怒到极点,田舫反而笑了起来,“古法医果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过一年就将我这个老朋友忘记了,今天既然碰到了,不如跟我进去喝一杯,好好叙叙旧。”

柯三少刚打算开口,毕竟田舫是被田家找了关系弄出来的,古青桐这个法医在法医界多少有点名气,田舫要报复也不能光明正大的来,凭田家的钱财来暗的,完全可以收拾了古青桐。

其实田家一开始没动手,也是因为时间太短,古青桐如果出事了,其他人肯定会怀疑到田家,所以过个两三年,等人们健忘了,再报复古青桐也不迟。

柯三少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汽车大灯的光亮刺目的射了过来,一辆黑色越野车突然失控一般的冲撞了过来,柯三少和田舫等人也顾不得刁难古青桐了,一个一个惊恐的向着一旁躲了过去。

柯三少几人躲的及时倒没有被越野车给撞上,但是因为后面就是酒店的台阶,几个人此刻都狼狈的摔在地上,什么京城贵少的姿态都没有了,连滚带爬的躲避了越野车的车轮。

“哎呀,抱歉啊,新手开车,一看到人群就害怕了,将油门当刹车踩了。”越野车咯噔一下停了下来,谭果降下车窗,一脸歉意的看着摔在地上的几人。

“妈的,怎么开车的?”

“我操,给老子下来,想死了吗?”

“哥几个没事吧?”柯三少惊魂未定的喘息着,第一次感觉离死亡这么近。

四周的路人也被这一幕吓傻了,一看到开车的是女司机,一个一个忽然就明白了,唉,不但是女司机,还是个新手,这根本就是马路杀手嘛。

唯一不受影响的古青桐看着下车的谭果,嘴角快速的勾了一下。

田舫几人吓的够呛,这会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一个一个搀扶着站起身来,刚刚幸好躲的快,否则被撞死了他们只能找阎王爷喊冤了。

“咦,青桐,你怎么来的这么快?”谭果像是突然看到古青桐一般,笑着开口,将车钥匙丢给了同样吓傻的酒店门童,“麻烦将车子停到地下停车场去。”

“哦,好的。”门童忙不迭的点头,这位小姐的开车技术简直堪比杀手,地下停车场有个大下坡,这要是让她来开?门童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灾难。

柯三少看着和古青桐站在一起的谭果,不由眉头一皱,怒火蹭的一下涌了出来,这他妈的不是意外,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故意的。

回过神来的田舫几人也黑了老脸,还没有来得及发飙,一辆黄色的玛莎拉蒂跑车也开了过来,被汽车灯光一扫,田舫几人心一下子就拎了起来,动作整齐划一的蹿到了台阶上。

“咦,你们怎么都在大门口站着呢。”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唐毓婷下车笑着,同样将车钥匙丢给了门童,踩着高跟鞋向着柯三少走了过去,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我还打算给你介绍呢,没有想到你们都碰面了,还真是缘分,这是我的好姐妹谭果,旁边是她的朋友古青桐,可是个法医哦。”

柯三少嘴角抽了抽,他自然知道谭果的名字,他亲自来南川就是为了和秦豫拉好关系,自然知道秦总裁看上了一个小保姆,可是柯三少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就是谭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