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潜逃要犯/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少,给我一个面子。”柯三少自然知道田舫和古青桐之间的过节,原本那点破事都了结了,偏偏古青铜横插了一竿子,重新进行了尸检。

再加上背后田家敌对势力的推波助澜,最终田舫被判了三十年,虽然现在保外就医暂时给弄出来了,但是田舫也扎扎实实被关了一整年。

这一次也是为了散心,毕竟在京城,田舫面子上过不去,总感觉那些人暗中在嘲讽自己,田舫这才跟着柯三少来了南川,谁曾想冤家路窄,竟然在这里碰到了古青桐,看田舫那狰狞的眼神,估计都想将古青桐挫骨扬灰,以解心头之恨。

“好,今天我给兄弟你面子。”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田舫阴厉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古青桐,既然这个贱人就在南川,早晚自己要弄死她!

柯三少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来南川就是为了和秦豫打好关系,谭果目前是秦豫的心头好,古青桐又是谭果的朋友,田舫如果真揪着古青桐不放,柯逸冉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还好在牢里待了一年,田舫倒是长进了不少。

“田少,抱歉那,说好今天给你们接风洗尘的,倒是惹你不高兴了,一会我自饮三杯给田少你赔罪。”唐毓婷笑着向着田舫道歉着,长袖善舞的交际手段一下子将冷硬的气氛又活跃起来。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今晚上哥几个不醉不归啊。”其他几个纨绔少爷也连忙打着圆场,哥俩好的搭着田舫的肩膀向着酒店走了进去。

唐毓婷对着柯三少点了点头,随后笑着向谭果和古青桐走了过去,“抱歉那,早知道田少和古法医有过节,之前就不该让逸冉将人叫来南川玩,不过你们放心,有什么误会我和柯三少会替古法医周旋的。”

看着卖好的唐毓婷,谭果和古青桐对望一眼,都没有说话,今晚上谭果来不是为了蹭饭,而是为了彻底和唐毓婷掰开,省的她隔三差五的打电话膈应自己。

唐毓婷早已经安排好了包厢,这边几人进去之后,桌上已经是一碟碟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圆桌中间摆着六七瓶酒,白色红的黄的都有,看这架势今晚上的确是要不醉不归了。

最后进包厢的唐毓婷,看到不远处的几个身影后,目光一转,不由抱歉的向着众人开口,“几位你们先自便,刚看到我爸在那边,我和逸冉先去打个招呼,一会就回来,实在失礼了。”

“行了,我们谁跟谁啊,不用这么客气。”一个纨绔笑着摆摆手,大唐集团资产雄厚,柯逸冉又是柯家的人,就冲着两人的身份,他们这些纨绔也不会得罪两人。

“三少你这得扛住啊,别见到泰山大人就腿软了。”包厢里的纨绔笑哈哈的打趣着柯三少。

“你们先吃着喝着,我们一会就回来。”柯三少对着几人摆摆手,随后揽着唐毓婷的肩膀向着包厢外走了去。

唐毓婷和柯三少并没有真过去和唐父那边打招呼,两人到了休息区这边,唐毓婷优雅一笑,撩了撩垂落在耳边的长发,有些幸灾乐祸的开口询问:“怎么回事?田少那眼神恨不能生吃了古青桐。”

柯三少在唐毓婷身边坐了下来,胳膊亲昵的揽着她的腰,轻佻的在唐毓婷的脖子边、耳朵边暧昧的闻了闻,这才笑嘻嘻的开口:“这可是死仇,左右和我们关系不大,正好试探一下看看秦豫对谭果到底有多在乎,这还是一年前的事,那个时候田舫……”

听完柯三少说起的田舫和古青桐之间的仇恨,唐毓婷愣了一下,没好气的将亲吻着自己脖子的柯三少推到了一旁,娇嗔一声,“在外面呢,注意点,不过这个古青桐是不是傻啊?这个梁子可结大了,不说田少了,就田家也不能忍。”

“等着吧,没见到人,田舫还能按照田家的话忍一忍,现在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说不定这会包厢里就干起来了。”偷香失败了,柯三少也不在意,懒懒的靠坐在沙发上。

柯三少半眯着狭长的双眼,脑海里快速的思考着,从目前的情况来判断,秦豫这个人还真是捉摸不透,不过如果能得到秦豫的支持,自己在柯家也有立足之地,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

唐毓婷看一眼满脸邪气阴狠的柯三少,眉头皱了一下,不过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她也明白自己目前还是柯三少的未婚妻,有些事不能做的太明显,否则柯三少不好惹,柯家更不好惹。

“所以我不是找了个理由脱身了,田少在包厢里做了什么,我们可是管不着。”唐毓婷低声笑着,看了一眼四周,亲密的在柯三少的脸上亲了一下,“再过十分钟我们就回包厢。”

“行,听你的,谁让我未婚妻这么聪明呢。”柯三少哈哈一笑,有时候找个聪明的女人就是省事,唐家就唐毓婷一个女儿,大唐集团日后还不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此刻包厢里火药味十足,没有了柯三少和唐毓婷的调和,气氛顿时紧绷起来。

田舫狰狞着表情,一手夹着香烟慢慢的抽着,烟雾缭绕下,一双眼阴沉的看着对面的谭果和古青桐,如同即将撕咬小羊羔的野狼,“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果真一点不错,古法医的朋友原来是当保姆的。”

知道谭果的身份后,在座的几个纨绔都有些的膈应,妈的,一个小保姆给他们提鞋都不配,今天竟然和他们同桌吃饭,不过想到这两人是唐毓婷的朋友,几个纨绔也不好明着赶人,但是那嫌弃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保姆也比作奸犯科的罪犯好。”古青桐冷声开口,原本都是史前陪谭果出来的应酬的,但是七局有事,史前昨天就飞回京城了,古青桐不放心谭果一个人出来,这才陪着过来了,没有想到会碰到田舫。

“你他妈的再说一句!”田舫暴怒而起,一脚踹开身边的椅子,抓起桌上的玻璃酒杯就向着古青桐砸了过去,“老子不把你弄死,老子就不姓田!”

侧过头避开飞过来的玻璃杯,古青桐依旧清寒着表情,眼神冷冷的看着暴怒的田舫,“不怕将牢底坐穿,你可以试试看。”

就因为这个贱人,自己不但被判了刑,还被剥夺了田家继承人的身份,如今这个贱人还敢火上浇油,田舫眼睛嗜血的红了起来,抓着酒瓶哐当一声在桌沿上一砸,半个碎酒瓶握在手里,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了出来,“今天老子就弄死你,看看谁他妈的敢来抓我!”

“田少,冷静一点,冷静一点,为了个贱人把自己搭进去可不划算。”原本作壁上观的几个纨绔一看事态不对了,连忙拦住被刺激的发疯的田舫,这可不是京城,他们这些纨绔的能力有限,真出了人命也棘手。

“是啊,田少,有什么仇以后再说,今天给柯三少一点面子。”另一个纨绔也忙不迭的将田舫给抱住了,尼玛,这两个女人还真是狗胆!

当初若不是田家敌对势力在暗中盯着,就等着抓田家的把柄,这个女法医的尸体估计都长蛆虫了,她还真以为自己是个惩恶扬善的女英雄,真是活腻味了,这个时候还敢挑衅田舫。

唐毓婷和柯三少踩着时间点回到包厢,一看这架势,柯三少连忙也上前劝阻,唐豫婷招来服务员给众人换了个干净的包厢。

“不管以前有什么误会,既然能坐在一起吃饭,那就是缘分,古法医,今天我做主你就给田少赔个罪,大家一笑泯恩仇。”柯三少笑着开口,拿起酒瓶刷刷刷的将古青桐面前的三个酒杯斟满了白酒,“古法医,请吧。”

“谭果,你也劝劝古法医,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就算有秦总裁护着你们,但是秦总裁总有疏忽的时候,俗话说的好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唐毓婷坐在谭果身边低声的开口劝着,这话听起来的确是为了古青桐好。

谭果笑了笑站起身来,看着一个一个面带轻蔑之色的纨绔子弟,随后视线转而看向身侧的唐毓婷,“今天我之所以会过来是想告诉你唐毓婷,如果你有什么目的,你就直接说吧,我也懒得和你这样惺惺作态的周旋,你不嫌恶心我还嫌烦,如果你想追求秦豫,你直接行动,你再讨好我,我也没办法让秦豫这个大男人对你另眼相待,所以以后请不要打我电话,我已经将你号码放到黑名单了,青桐,我们回去吧。”

包厢里一片死寂,唐毓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难堪,她心里也清楚谭果不可能和自己交好,但是唐毓婷不在乎,她只需要维持两人关系好的假象就可以了。

可是唐毓婷没有想到谭果会说出这番话来,这分明就是将唐毓婷的脸面往地上踩,尤其是谭果那嘲讽的眼神,还有那一句只求秦豫的话,让唐毓婷放在桌子上的手猛地攥紧。

“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田舫原本就憋着怒火,可是看在柯三少的面子上一忍再忍,谁曾想谭果和古青桐这么不识抬举,田舫直接就爆发了,直接向着出门的两人追了过去。

“住手,你们这是做什么?”就在田舫这群纨绔冲出去堵住了谭果和古青桐去路的时候,一道清朗的声音掷地有声的响了起来。

“小子,不该你管的,你他妈的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其中一个纨绔打量了一眼走过来的年轻男人,看起来倒是长的不错。

快步走过来的男人个头很高,穿着米色的休闲服,深蓝色牛仔裤,俊朗的面容透露出书生之气,不悦的看着几人开口:“几个大男人竟然围堵两个姑娘,是谁碰见了都要制止。”

几个纨绔看白痴一样看着眼前多管闲事的男人,田舫更是脚步上前,推搡着男人的肩膀,将他往谭果这边推了几步,阴厉着表情冷笑,“小子,天大地大老子最大,今天大爷我心情不好,你算是撞枪口上了。”

谭果眼睛蹭亮的看着挡在前面的修长身影,脸上是满满的笑容和喜悦,煦桡什么时候来南川了?而且还装的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关煦桡皱着眉头,俊朗阳刚的脸庞严肃的紧绷着,“你想干什么?”

田舫后退两步,右脚直接蹬上了墙壁,指了指胯下,“从这里爬过去,大爷今天就放过你,否则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在监狱待了一年多,虽然有田家人事先关照了,但是才进监狱的时候田舫憋着火气,处处看人不顺眼,有事没事就挑衅,因此也遭了一番罪,毕竟有些仇富仇权的死囚,也就三五个月活命的时间了,所以根本不在乎田家的权势,很是折腾了一番田舫。

监狱有监狱的规矩,这些没多少活头的死刑犯就是监狱的一霸,没有人敢招惹他们,偏偏田舫一开始性子傲的很,被折腾了、遭罪了,田舫才学乖了,不再端着田家少爷的架子。

可是保外就医的田舫心里头已经有些的扭曲了,看到不顺眼的人就想要折辱对方,看着对方对自己磕头求饶,田舫那变态的心理就得到了满足,此刻被谭果和古青桐激怒之后,田舫情绪就已经失控了,血红着一双眼,整个人暴躁的想要杀人一般。

“我已经报警了。”谭果拿出手机晃了晃,对着关煦桡眨了眨眼,一会再审问小煦桡,来南川了竟然不事先告知自己。

“报警?”田舫阴狠一笑,对着谭果竖起大拇指,“行,你报警,老子今天就等着,看看哪个警察敢抓我!”

这边包厢起了冲突,酒店的经理立刻带着保安过来了,看了看这局面,心里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因为消费昂贵,所以来酒店吃饭的都是些不差钱的主,很多都是南川的富二代和官二代们。

吃着喝着几帮人马就容易起冲突,不过好在大家都有分寸,不会将事情闹的太大,但是经理看了看谭果和古青桐简约的穿着,再看着站在两人前面,看起来就老实巴交的关煦桡,经理直接向着田舫走了过去,“这位客人,消消火,有什么事我们酒店可以帮忙调解一下。”

田舫这群纨绔都是在京城横行霸道的,根本不将南川放在眼里,此刻看都不看点头哈腰的经理一眼,田舫直接指着谭果三人霸气十足的开口:“没你们酒店的事,这三个人今天得罪我了,让保安直接将人给我带到包厢里去,有什么事我们担着。”

只要不出人命,他们还真不怕,左右不过一个法医一个是保姆,当然,还有个多管闲事的愣头青,相信只要眼前这个经理不傻,他就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经理迟疑了一下,虽然谭果三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什么有身份地位的,但是对酒店而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真的闹出点什么乱子来了,这些大爷小爷们拍拍屁股走人了,烂摊子还要经理来收拾。

不过当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唐毓婷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经理立刻就明白了,“既然这三个人涉嫌偷了几位客人的东西,那就进包厢搜一下吧。”

说完之后,经理示意几个保安将谭果三人控制住然后关进包厢里,至于这几个纨绔子弟要怎么折腾人,经理也管不着,更何况大小姐已经示意了,经理更不可能多管闲事。

谭果不反抗,古青桐和关煦桡就更不会反抗了,三个人直接被保安带到三楼的休息室里,田舫看了看身后几个纨绔,眼神意味不明的开口:“如果怕麻烦,你们可以不过来,反正我现在还背着几十年的刑期。”

几个纨绔愣了一下,他们都发现出狱后的田舫变了很多,以前田舫性子虽然火爆,风流成性、嚣张跋扈,但是现在的田舫更为的阴沉不定,偶尔间那狰狞的眼神都让人胆战心惊的。

不过京城局势最近动荡的有些厉害,袁家出事之后,袁老爷子雷厉风行的退出了京城的圈子,据说袁老爷子只一门心思的养孙子。

袁家人好几个都从位置上退下来了,空出的几个位置自然被其他几个家族瓜分了,据说纪委那里空出来的位置很有可能就是田家派系的人顶上去,田舫之所以能保外就医,何尝不是田家人在试探,看看有没有人明着和田家作对。

“田少太见外了,我们是兄弟,有什么事大家一起上!”一个纨绔哈哈一笑,哥俩好的揽着田少的肩膀,“兄弟我其他事不行,打架算我一个。”

“就是,田少,一个小保姆难道还能翻天了?”另一个纨绔也附和的笑着,田家目前风头正劲,田舫的确是出事了,但是他还没有正式进入体制,所以根本撼动不了田家分毫,而借着田舫的事,田家顺利的查了下去,将几个隐藏的敌对势力给挖了出来,倒是让田家的前路更加平坦了。

听着几人的话,田舫那阴森森的眼神这才转为了喜悦,高兴的点了点头,“行,哥几个的好我记住了,日后只要有用到我田舫的地方,只需要知会一声。”

休息室里两个保安挡在了门口,两个保安站在了关煦桡的身边,至于谭果和古青桐直接被忽略了,两个女孩子没什么攻击力。

田舫几个纨绔坐在沙发上,今天这事都是给田舫出气,所以他们只当陪客,若不是田家风头正好,说不定他们还不会陪田舫进包厢。

“这个两个女人不错,虽然穿的差了一点,但是女人嘛就是那么一回事,脱了衣服关键看肤色。”田舫阴森森的笑着,侵略的目光一寸一寸的打量着谭果和古青桐。

谭果天生皮肤白,又是个死宅,所以露在外面的小圆脸和脖子是雪白雪白的,配上圆溜溜的大眼睛,此刻一副不知道害怕的单纯模样,倒是让几个纨绔心里头痒的厉害。

至于古青桐是天生的冰山美人,常年和尸体打交道,从她的眼神到面容都是冷的,不过她个子高挑,就这么站在这里,那凉飕飕的眼神一扫,倒是让男人生出几分征服的野心来。

“这两个女人你们几个随便用。”田舫阴厉的目光渐渐转到了关煦桡身上,“这个多管闲事的小白脸就交给我了。”

谭果目瞪口呆的看着向着关煦桡走过来的田舫,一脸古青桐冰冷的表情也随之破裂,而几个色欲熏天的纨绔则是石化了一般,田舫之所以会坐牢还不是因为管不住腿间的二两肉,可是什么时候他喜欢走后门了?

在监狱里待了一年多,虽然有田家暗中照看着,但是田家毕竟不能做的太过,防止被人抓住把柄,所以田舫这一年多来根本没办法找女人,可是在监狱里没有女人,但是有男人那,尤其是那种眉清目秀的,年纪小的,都格外吃香。

田舫最喜欢的则是关煦桡这种温和儒雅的高知分子,浑身流露出书香之气,行事一贯端正,征服这种知识分子,看着他们不甘受辱的倔强表情,只要想想,田舫就忍不住的舔了舔嘴角,有些的口干舌燥。

关煦桡着实愣住了,他虽然外表看起来像是个老实的知识分子,可是他算得上是子承父业,军转干之后进入的就是公安部门,不管是之前下放到地方,还是后来回京城,关煦桡给人的感觉虽然温和,但是绝对不好欺负,谁知道在田舫心里头他就是可以随意揉捏的小白脸了。

“我靠!你他妈的活腻味了!”谭果第一次爆粗口,火大的将关煦桡一把拉到了身后,抬脚就向着田舫踹了过去。

虽然从年龄上谭果比关煦桡还大一岁,从小到大她也没少欺负、折腾关煦桡他们,但是谭果的行事准则就是自家人她可以欺负,外人绝对不能动一根汗毛,看到田舫用这种下流的眼神打量关煦桡,谭果像是被激怒的母猩猩,火气蹭一下就爆炸了。

“坐了一年牢根本没有学乖吗?”黑化的谭果阴森森的笑着,田舫被她一脚踹翻了出去,而此刻谭果右膝盖狠狠的抵着趴在地上的田舫后背上,右手则是抓着田舫的右手臂。

话音落下的同时,只听见咔嚓一声,田舫发出惨烈的叫声,右手以诡异的角度耷拉在手腕上,竟然活生生被谭果给折断了。

“我操你……”田舫痛的浑身直发抖,却依旧不服输的怒骂,可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左手腕剧烈一痛,田舫再次惨叫起来。

“我们家的人,也是你敢觊觎的,他们的算个什么东西!”谭果语调阴森的质问,回过身就是咔嚓咔嚓两声,骨头被掰断的声音听的人心里头瘆得慌。

田舫痛的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就算在监狱这一年里遭了罪,但是也只是被毒打一顿而已,远不如此刻四肢被活生生折断的剧痛。

“我就说过我们国家的刑法要修改。”谭果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容扭曲、眼神狰狞的田舫,冷冷的开口:“对于你这样的强暴犯,就该直接阉割,省得出来再祸害其他人!”

田舫痛的牙齿咬得咯咯响,太痛之下,他根本没力气开口说话,只是一双血红的眼死死的盯着谭果,眼中翻腾着刻骨的仇恨。

“看什么?想报仇?”谭果看着在地上抽搐的田舫,眼神突然一狠,一脚踩了下去。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几乎要掀翻屋顶,田舫痛的蜷缩着身体,白眼直翻之后,猛地抽搐了两下直接痛的昏死过去了。

从谭果暴怒到田舫昏厥过去,前后不过短短的几分钟,坐在沙发上的几个纨绔都看的傻眼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几个保安则下意识的捂住了胯部,第一次有种蛋疼的感觉。

关煦桡眉头一皱,一把将谭果给拉了回来,温和的俊脸严肃的板了起来,“你也不嫌脏?”

“好吧,好吧,下次交给你来跺。”谭果告饶一笑,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关煦桡无奈的看了一眼笑的谄媚的谭果,从小到大都没变,每一次闯了祸都是这样无辜的表情,长辈舍不得骂,关煦桡他们则是自发的给谭果背黑锅顶罪。

谭果报警之后,警察出警其实很快,只可惜在大堂被经理给挡住了,各种拖延时间,刚好佘政也在约了人吃饭,过了约定时间没有等到人,佘政准备到门口等人,刚好就碰上了。

有佘政出面,经理也不敢再阻拦了,只好将人往三楼带了去,然后立刻通知了唐毓婷,外人根本不知道伊丽莎白大酒店背后真正的老板就是唐毓婷。

唐毓婷挽着唐父的胳膊,正在走廊里说着什么,看到从二楼电梯过来的佘政不由诧异一愣,“佘队长,只是出什么事了?”

“你这个傻丫头,佘队长这明显是有公务,不要耽搁佘队长的时间。”唐父笑着开口,对着佘政点了点头算是招呼了,“佘队长请便。”

看到唐毓婷在这里,佘政莫名的有种不祥的感觉,瞄了一眼站在唐毓婷身边的男人,陌生的面孔,应该不是南川人。

“哪个房间?”到了三楼,佘政冷声质问着打马虎眼的经理,“如果你妨碍了公安执法,不要怪我不客气!”

“佘队长,我真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你看我这里的客人都注重隐私,有什么事都在包厢里按了铃,然后服务员才过去服务,走廊都是空无一人,也没有室内监控,客人在楼上做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经理陪着笑脸,一副很是苦恼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实在不行,佘队长,我们一间一间的搜查,我们保证配合警方执法。”

“去搜。”佘政无视了经理,对着身后的警察开口,几个出警的警察快速的分散开,可惜门都被反锁了。

经理一拍大腿,“哎呀,我这就去找钥匙,佘队长你看我胆子小,你这架势一出来,我都慌神了,我现在就下去找钥匙,我想想钥匙放哪里了?”

佘政实在懒得看经理在这里做戏,冷声命令道:“直接踹门,门锁坏了警方照价赔偿。”

经理傻眼的一愣,几个出警的警察立刻抬脚就向着门锁踹了过去,砰砰砰几声之后,当要踹到中间的包厢时,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几个保安表情诡异的站到一旁,佘政眉头皱了皱,和几个警察快速的冲进了包厢,后一步进来的佘政看到谭果错愕一怔。

“佘队长。”谭果站在关煦桡身后笑着摆摆手,“好巧啊,就是我报的警,这些人非法囚禁,这些保安助纣为虐。”

包厢里的几个纨绔还有站在门口的几个保安嘴角狠狠的抽了几下,眼神畏惧的看着告状的谭果,警察再不来,他们都想要报警了,就没有见过这么凶残又可怕的女人。

佘政不动声色的对着关煦桡点了点头,今天他就是约了关煦桡在这里吃饭,左等右等没等到人,佘政还以为关煦桡迟到了,哪里想到他竟然卷到这是非里。

“先将田少送去医院。”一个纨绔声音有点哆嗦的开口,不忍心的看了一眼田舫的腿间,刚刚这个女人踩的那么很,田少不会是被太监了吧?

“怎么回事?”佘政根本没理会几个纨绔,向着谭果询问着,看了一眼地上四肢呈现诡异角度的田少,佘政诧异的看了一眼关煦桡,关警官行事一贯有分寸,怎么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

若是没有其他目击者,关煦桡自然要替谭果背黑锅,此刻关煦桡只是将事情的起因和经过、结果复述了一遍,最后一本正经的总结,“谭果估计是吓坏了,所以情绪有点的失控,地上这个是保外就医的犯人,按照法律他有涉嫌潜逃的可能性。”

保外就医虽然让田舫离开了监狱,但是按照规定田舫不能离开京城,可是他出现在千里之外的南川,关煦桡指控田舫潜逃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既然是重大逃犯,我会联系京城的警方,先将人送去医院,派两个人严密监控着,防止罪犯逃走,其他人都带回去录口供。”佘政说完之后,眼神诡异的瞄着谭果,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怎么看睁大眼睛,表情无辜的谭果都不像是行凶的人。

唐毓婷和柯三少原本是打算让谭果和田舫狗咬狗,唐毓婷自然是为了报复,狠狠出一口恶气,柯三少想的更远,田家风头劲,谭果虽然有秦豫护着,但是真和田家杠上了,秦豫也够呛,到时候柯三少从中替秦豫周旋一二,自然而然就和秦豫搭上关系了。

秦豫虽然在国际上有不少的势力,但是在国内却是不显,柯三少在柯家虽然不算什么,但是冲着柯家的名头,在京城柯三少也有几分话语权,秦豫若是想要在华国发展,少不了和京城这些势力打交道,而柯三少就愿意充当这个枢纽,他和秦豫也算是互惠互利。

所以佘政带人上了三楼之后,唐毓婷和柯三少也跟着过来了,几个纨绔正纠结着给柯三少打电话,毕竟佘政和关煦绕上下嘴皮子一碰,田舫就成了潜逃犯了,这会一看到任,一个纨绔快速的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田少这是怎么了?”柯三少表情猛地一变,不敢相信的看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田舫,手脚都被折断了,人虽然昏迷着,可是那不时抽搐的脸庞让柯三少明白田舫这是遭了大罪了。

将柯三少拉到一旁,一个纨绔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说实话,谭果是突然爆发的,速度又快,短短几分钟就将田舫给折腾的人事不知了,快的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脸彻底阴沉下来,柯三少眼神阴翳的盯着谭果,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没拉拢秦豫暂且不说,田舫是跟着自己来南川的,现在被谭果给废了,成太监了,田家一旦暴怒,柯三少第一个被迁怒。

唐毓婷也傻眼了,表情诡异的看着谭果,忽然感觉之前在包厢里谭果对自己还是手下留情了,看看田舫的样子,谭果这根本是找死,她难道有秦豫护着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这位佘警官,我不管事情是怎么样,但是我只知道我朋友被这些暴徒给重伤,现在生死未卜!”狠狠抹了一把脸,柯三少表情阴翳的开口,“一切走法律程序,我相信佘警官你会公正公平的处理这件案子!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你朋友?看来你们都是共犯,协助田舫潜逃出京城!”佘政冷冷开口,对着身后的警察开口:“都带回局里调查。”

柯三少一愣,没有想到佘政竟然如此不识抬举,还敢对自己下手!怒到极点,柯三少冷冷一笑,“好,我倒要看看佘警官如何秉公执法!让我们进去容易出来就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