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婚约揭秘/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佘政在南川的名气除了他是刑侦大队的队长、办案能力强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佘政行事铁面无私,只要涉案了,谁的情面都不给,所以南川这些豪门世家的长辈没少叮嘱家里头的纨绔们,在外面胡作非为可以,别犯到佘政手里头,否则家里头绝对是大义灭亲,让他们吃吃苦头。````

所以在派了两个警察陪同将田舫送去医院之后,佘政大手一挥直接将在场所有涉案的人都带回公安局接受调查,伊丽莎白酒店的几个保安也经理也一同被带回去了。

“爸,怎么办?柯三少也被抓走了。”目送着警车闪烁着警灯离开了酒店,唐毓婷的脸彻底阴沉下来,原本想和谭果打好关系,一方面是唐毓婷还想踢了柯三少和秦豫再续前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柯三少打算拉拢秦豫,所以交待了唐毓婷务必要交好秦豫,谁知道事情弄成这副没法子收场的局面。

比起有些慌乱的唐毓婷,唐父沉稳多了,“之前在包厢里发生了什么事?田少怎么会和谭果起了冲突。”

一想到谭果之前在包厢里说的话,唐毓婷脸色一阵青白的难堪,不过她也明白此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连忙将包厢里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田少和古青桐是死仇,原本看在我和柯三少的面子上,田少倒也忍了,谁知道谭果不知好歹,直接驳了我的面子,然后田少就怒了。”

唐父明白的点了点头,看着眉头纠结的唐毓婷,不由笑着劝慰道:“这事和你关系不大,放心,田家要报复也是冲着谭果和古青桐来去的,自从有秦豫撑腰之后,谭果倒是越来越张狂了。”

唐毓婷是伊丽莎白酒店的幕后老板,原本经理得到了她的暗示之后,自然是帮衬着田舫,唐毓婷也想借着田舫的手来出一口恶气,谁让谭果如此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

谁曾想田舫这么没用,竟然被谭果给打的昏迷了,不过一想到谭果竟然活生生的掰断了田舫的四肢,还在他的腿间狠狠踩了一脚,唐毓婷下意识的抖了抖,第一次对谭果生出一种无法言明的畏惧。

今天是吴副局长值班,蒋局长要退休了,局长这个位置只要不出意外就是他的了,可是谁曾想突然收到省上面的消息,有人要外调下来,职位还不低,听说是军转干的,吴副局长的心咯噔一下就悬起来了。

一般军转干大多数都是面向公安系统分配的,毕竟也算是专业对口,吴副局长也想着对方会不会接替自己这个副局长的职位,毕竟他转正了,副局长的位置就空下来了,市局里佘政最有资格坐这个位置,偏偏他不想升迁,只喜欢查案破案。

鲁为国倒是野心勃勃,可惜的是能力不够,上面调个人到市局接替副局长的职位也很有可能,可是吴副局长托了不少关系打听,唯一得到的回复就是调下来的这位职位绝对比副局长高,吴副局长彻底绝望了。

正烦躁的抽着烟,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是唐父的电话,吴副局长诧异的愣了愣,不过立刻压下情绪,笑呵呵的开口:“唐老哥,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何贵干那?”

听着听着,吴副局长脸上的笑容彻底僵硬下来,满腔的怒火怎么都压不住,“行,我知道了,唐老哥你放心,我们绝对会秉公执法,佘政就是不知道变通,这事我亲自去处理。”

挂断电话之后,原本就烦躁的吴副局长这一下吃人的心都有了,一把踹开身后的椅子,对着门外吼了起来,“佘政回来没有?让他立刻给老子滚进来!”

听到局长办公室里传出来的怒吼声,外面几个不明所以的警察吓了一跳,佘队长又干什么事了?将脾气好的吴局都气的失去理智了。

“老子亲自去大门口等着,看什么看?该干什么都去干什么?”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吴副局长迁怒的吼了一嗓子,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咚咚咚向着楼梯走了过去。

十分钟之后,当看到佘政带着一群人络绎的走进了办事大厅,办事大厅的警察都诧异的打量着佘队长和进来的谭果等人,估,一想到之前吴副局的怒吼声,不由同情的看了一眼佘队长,如果没记错,佘队长晚上是出去吃饭吧,怎么变成查案了。吴副局长暴躁的想要将佘政塞回他妈肚子里重新投胎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不知道这个道理吗?

等佘政让谭果和酒店的保安等人去把事情经过说一遍后后,吴局长终于暴怒了,指了指一旁空闲的办公室,黑着老脸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你给我进来,快点!不许磨蹭!”

这边佘政刚进门,暴躁了一晚上的吴局长终于忍不住的发飙了,“你是闲的发慌,佘政那佘政,你是嫌我我日子过的太顺畅了,故意给我添堵是不是?还有谭果是怎么回事?那个姑娘怎么被牵扯进来了!”

吴副局长一顿狂吼之后,这才感觉舒服了一点,拉了拉衬衫的领口,喘着粗气,没好气的瞪着严肃着脸庞的佘政,声调放缓下来,“你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分钟之后,当听到田舫被送去医院,双手双脚都被活生生的折断了,貌似腿间的二两肉也被废了,吴副局长忍住蛋疼的感觉,不敢相信的看向佘政,“真是谭果做的?她有这么凶残?”

“具体怎么回事还不清楚,我在这里听您老训话,还没有来得及过问案情。”佘政一本正经的回答,“田舫是因为强暴致人死亡的罪名入狱的,那些纨绔子弟连同酒店保安将谭果和古法医关在休息室里,想要做什么您老是个男人就知道。”

“我知道个屁!”吴副局长没好气的爆粗口,不过倒也明白那些纨绔子弟的尿性,这种事作奸犯科的事他们没少干,但是一想到人事不知昏迷在医院里的田舫,吴副局长再次头痛起来,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你去问清楚,到时候该怎么处理再说。”

挨了训的佘政出来之后,口供差不多都要问完了,虽然没有监控录像,但是事情的起因经过到结果都很明了,几个纨绔自恃身份懒得说谎。

别说调戏两个女人,就算真的有什么事了也不怕,更何况今天这破事田舫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衣服没脱,也没有强吻,就嘴上花了几句,然后就这样了,想在回过神来,几个纨绔一阵蛋疼的后怕后,就是爆起来的怒火,妈的,一个小保姆真是胆肥了!

酒店这边经理得到了唐玉婷的指示,所以直截了当的开口:“几位客人起了冲突后,我带保安上来调解,因为事情还未解决,另外三位客人强行要离开,我迫不得已只好将他们请入休息室准备等双方冷静下来之后再调解,后面的事和我们酒店保安无关,动手的是谭女士,从始至终其他几位客人都没有动手。”

所以按照经理的口供,真的较真起来酒店方面也就是个处置不当的责任,而且从头到尾的确都是谭果动的手,田舫不是不打算动手,他只是打算在嘴花花之后再对关煦桡来个霸王硬上弓,谁知道谭果速度太快将人直接给废了。

看到众人的口供之后,吴副局长眉头皱的都能夹死蚊子,将手里头的口供递给了佘政,“这事麻烦了,刚刚蒋局长已经打电话过来了,田家不可能善了,真追究起来谭果这绝对是故意伤害致人重伤,这还得看医院那边的诊断结果,田舫如果被太监了,谭果就等着将牢底坐穿吧。”

“田舫目前是保外就医,他现在人在南川,已经构成了潜逃,谭果虽然手法过重了一点,但是抓捕逃犯人人有责,而且田舫他们明显对谭果和古法医不怀好意,有意图侵犯的趋势。”佘政看了一眼明显要发火的吴副局长,“谭果这是自卫,最多是防卫过当。”

“我会被你给活活气死!”吴副局长气的就想要捶佘政,他一贯不是铁面无私吗?这会心都偏到谭果身上去了,还防卫过当?谭果那根本就是故意要将人太监了,虽然吴副局长心里头也要说一句废的好!

半个小时后,蒋局长接待着一个又一个气势汹汹、来者不善的客人,估计家里头的孩子出事了,都气的够呛,至少要先了解一下情况,当然唐父也带着唐毓婷过来了,毕竟柯三少还是唐家的女婿,这事也算是唐家的事了,怎么说也是在南川这地方发生的。

当看到秦豫带着罗非鱼也过来了,蒋局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从目前局面来看,谭果这边就一个秦豫撑腰,但是总好比一个靠山都没有,否则她一个小姑娘还不被欺负死了,不过一想到被重伤的田舫,蒋局忽然感觉自己想太多了,谭果估计只有欺负人的份。

田宏在旁边人的提醒之下,认出谭果之后,直接暴怒的吼了起来,“就是你?就是你将小舫打到重伤的?你还是不是女人那!不是朋友聚餐吃饭吗?你这是怎么回事?”

想到在医院重伤治疗的田舫,田宏表情更加的难看,好好的散心,聚餐吃饭,还都说朋友,结果呢?结果人被打伤了送到医院去了,田宏想想就暴躁的厉害,虽然自己是旁系,但是也是田家的人,是田舫的长辈,结果孩子在自己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田宏都不知道该怎么会田舫的父母长辈们交代。

看着田宏是真的担心在医院治疗的田舫,蒋局长被骂也认了,只是语调冷淡的回答:“老田你冷静一点,案子还没有调查清楚。”

“还需要调查什么?”韩书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看起来笑眯眯的,可是语调却是咄咄逼人,“人都在这里,他们也承认动手行凶了,至于说田少他们意图侵犯,也只是片面的口供,其他有用的证据都没有。”

“意图侵犯?”沉默的秦豫忽然冷笑出声,阴翳的目光扫了一眼几个纨绔,“看来只废了一个还是太轻了。”

“我,你他妈的说什么呢?”其中一个纨绔暴怒的一吼,原本就火大的厉害,之前在酒店休息室的时候谭果动手速度太快,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田舫就被废了,这会听到秦豫的话,几个纨绔彻底被激怒了。

“我长这么大都没有人敢和我横,行,你们这些人够牛!”另一个纨绔同样冷笑一声,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秦豫,鄙视的将竖起来的大拇指倒了下来,“小子,你等着,老子不将你废了,老子就不姓黄!”

蒋局和吴局看着呛声的秦豫和几个纨绔,恨不能今天病晕在医院里,至少不用面对这场面。

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三两步走到秦豫身边,对着放话的纨绔赞赏的竖起了大拇指,“咱们一口唾沫一个钉,这话我听到了,能将秦总裁废了,算你本事,可是别将大话说的太早,到时候自己打自己的脸。”

看到谭果,想到她之前凶残的样子,纨绔还有点心有余悸,但是秦豫虽然气势强了一点,可是看着比他们大不了几岁,所以被谭果一挑衅,纨绔豪迈的拍了拍胸膛,“老子一言九鼎,你就等着瞧吧。”

谭果点了点头,抬起手掌,放话的纨绔怔了一下,随即脚步上前,啪啪啪!两人三击掌,这事算是订下来了,京城圈子里有约定俗成的规矩,出来混的谁不要面子,三击掌后那必须要言出必行,否则日后就没脸在圈子里走动。

在场众人无语的看了一眼谭果,她到底是多痛恨秦总裁,所以才会想着借他人之手将秦总裁太监掉?还是说谭果唯恐局面还不够乱,所以才故意激怒这个纨绔少爷和秦总裁不死不休,不干掉一个绝不罢手。

看着喜笑颜开的谭果,唐毓婷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秦豫,这样不上台面,只会惹祸的女人,秦豫到底看上她什么了?就算私下里秦豫再纵容谭果,此刻只怕也不会给谭果好脸色看。

秦豫绷着俊脸,薄唇微抿着,凉飕飕的眼神看着身边的谭果,就在众人以为秦豫要发飙时,在唐毓婷按耐不住心里头的兴奋和期待时,秦豫开口了。

“你也不嫌脏!”清冷的嗓音响起,秦豫从媳妇口袋里拿出手帕,然后霸道十足的抓着谭果刚刚三击掌的右手,一点一点的将她的掌心擦了一遍,然后将她白胖胖的手指头也一根一根的擦了一遍,眼神专注的让人咋舌。

“你的洁癖就不能改改?”谭果受不了的摇摇头,对于一个能吃能睡的死宅而言,某种程度上她也是死懒,而秦豫那就是典型的洁癖男,想想这日子谭果就感觉没法子过下去了。

“秦总裁。”韩秘书开口打断了谭果的话,对着田科长几人微微点头后这才继续开口:“不管如何,田少现在人还在手术室里抢救,谭果这是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法不容情这个道理秦总裁想必也明白。”

秦豫在南川的确有些地位,但是放到外面,秦豫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南川的这些人谁不知道秦豫和秦家关系恶劣,只要田家以绝对财力来碾轧,秦豫瞬间就能从云端跌入到泥坑里,尤其是这一次被重伤的人是田舫。

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真是皮肉伤也就罢了,可事实却是田舫被谭果给废了,被太监了,这个面子不找回来,日后田家的男人都没有脸出门了。

吴副局一听姓韩的这话,立刻抬手要阻挡佘政,可惜动作慢了没拦住,佘政脚步上前掷地有声的开口:“田舫涉嫌潜逃,谭果只是尽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替警方抓捕逃犯,再者根据现场的口供,田舫有意图侵犯的嫌疑,再结合他之前的案底,谭果所做的一切只是正当防卫。”

田科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一手愤怒的指着佘政,其余几个人也都是眉头一皱,他们没有想到这么明显的案子到了佘政嘴巴里就变成这样了,谭果不但没罪还有功,田舫被废了只是咎由自取。

一直站在角落里被人忽视的关煦桡的看了一眼佘政,外人都以为佘政顽固不知道变通,可是曾经两人一起参加过公安部的特训,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两人秉性相投,关煦桡知道佘政在某些时候行事也是极其圆滑的。

只可惜当时特训到一半的时候关煦桡被抽调到了国外查一个案子,所以两人才中断了交往,这一次关煦桡来南川第一个就打了佘政的电话。

看到暴怒的田宏等人,佘队长也知道今天这事有点的棘手,毕竟田舫伤的太重,刚刚医院还打了电话,说人还在手术里抢救呢,而且听医生的口气,貌似情况的确有些的严重,谭果这会说什么都是错的,只会让田宏他们更加生气而已。

佘政示意谭果不要开口,自己直接面对几人的怒火,依旧平静的道:“如果田家不追究谭果这这边的责任,这边也不会追究田舫潜逃的事情。”

“你?”田宏气的额头上青筋直跳,想杀了谭果和佘队长的心都有了,听听他们都说的什么话,怎么理都到他们这里去了。

但是这个时候田宏也顾不得追究是谁的责任,是谁先动的手打架的,毕竟人最重要,先将医院里的田舫救过来再说,想到此,田宏铁青着脸不再开口说话,算是默认了这个说法。

但是一想到要面对田家那些长辈,尤其是田老爷子,田宏就是一个头两个大,自己怎么就没有去出差呢,否则这事也不需要自己出面来处理了,可是此时说什么都太迟了,想到此,田宏也打算尽快去医院看看田舫的伤势如何。

“多谢佘队长的好意,我防卫过当,我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至于田舫是不是潜逃,我相信法律会有最公平公正的审判。”谭果清脆的声音响起,她严肃的绷着圆脸,一副义正言辞的凛然姿态,似乎根本不在乎即将而来的牢狱之灾。

“你?”田科长再次气的说不出话来,双眼暴突充血的盯着谭果,恨不能冲上前来将她活活掐死!

这个小保姆别说坐牢就算是被枪杀了,对田家而言也只是出了一口恶气,可是如果因为她害得田家人升迁失败,那绝对得不偿失!典型的为抓老鼠碰了玉瓶。田科长恨的直咬牙,转身向着外面走了出去,事关重大,田科长这个旁系也不敢决定,需要请示田家的人,也就是田舫的父亲,目前田家的掌舵人,还好老爷子一贯睡的早,否则知道宝贝孙子出事了,被个女人给打伤了,估计老爷子都要连夜坐飞机来南川,去医院看望田舫。

“谭果还真是好运气。”唐毓婷低声和柯三少说了一句,明明可以将谭果抓到牢里去的,看田科长这态度,估计谭果又能躲过一劫了。

柯三少看了一眼四周,同样压低声音给唐毓婷解惑,“这事赶巧了,田家正在关键时刻,目前是一点乱子都不能有,谭果这是凑巧赶上这个点,不过你看着吧,等田家局势稳定之后,谭果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一年前田家为了声誉也算是放弃了田舫,所以他才被判了三十年,如今田家还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再者田家只是退让一步,俗话说的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柯三少看来谭果这时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不过这个局面正是柯三少希望看到的。

之前他一直悄悄观察着秦豫,这个男人看起来面色微微苍白,身形也有些的瘦削,不似京城那些保全公司的总裁,一个一个都是魁梧健硕,但是秦豫那犀利如刀的眼神,狠戾冰寒的气势都让柯三少明白,能成为龙虎豹保全公司的总裁,秦豫绝对不能小觑。

不管秦豫是因为什么来维护谭果,只要他和田家对上了,日后肯定需要一个中间人来调解矛盾,那个时候就需要柯三少出场了。

五分钟之后,在众人等待的目光里,田科脸色阴沉的走进了大厅,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谭果,随后对着佘队长几人开口:“我们可以不追究谭果的责任,但是同样的,希望今晚上的事情几位可以保密。”

之前田舫来南川散心,根本没有和相关的部门报备,毕竟也是保外就医,说来南川找名医看病也行,田舫也只是打算散散心,换换心情,就算要回去,那也只是应付一下,这也是田家的失误,没有想到这一点被佘政抓着不放。

不管如何先确保医院里田舫的安全,今晚上这事双方各退一步,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至于日后会如何,就没有人敢保证了。

佘政他们不说,和田舫在一起的几个纨绔他们更不会多嘴,酒店经理忙不迭的开口保证,今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如此一来,一个小时后,气势汹汹而来的等人又心情不悦的离开了。

“真他妈的晦气!”其中一个纨绔闷闷的骂了一句,今晚上这事他们算是里子面子都丢尽了,好在不是在京城,否则短时间之内他们绝对不会出去鬼混,太跌面子了。

“少说两句,一会去医院看看田少。”柯三少安抚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随后看向一起走出公安局去拿车的秦豫,“这就是秦总裁吧,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没亲眼见到秦豫之前,柯三少总感觉关于秦豫和谭果之间的传闻夸大其词了,别说谭果长的也只是养眼,就算谭果是绝色天仙,秦豫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女人神魂颠倒的。

但是今晚上看到秦豫对谭果的维护,甚至不想和京城这些世家子弟杠上,柯三少算是明白了还真有冲冠一怒为红颜之说,秦豫此人冷血薄情,唯独对谭果另眼相待。

唐父此刻笑呵呵的开口,上前两步开口道:“小豫,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京城过来的柯逸冉,柯家三少,逸冉,小豫可是我们南川杰出的青年才俊,日后有机会多接触接触,你们都是年轻人,日后这个世界就是你们的天下了。”

柯三少笑着点头,看得出还是很给这个岳父大人的面子,主动向着秦豫伸出手,“久仰了,秦总裁,改日我请你吃饭。”

“不必了。”可惜的是相对于柯三少的热络,秦豫表情冷漠而疏离,无视了他伸过来的手,视线扫过一旁的唐父和唐毓婷,嘴角勾起嘲讽的冷笑,“我对我前妻现任的未婚夫没有任何兴趣,也不打算和你共同探讨什么。”

此话一出,还没有上车的众人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般,一个一个呆愣愣的看着开口的秦豫,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什么叫做前妻的未婚夫?再看秦总裁那高傲不可一世的态度,分明是在嘲讽柯三少捡了他不要的破鞋。

唐毓婷的脸刷的一下涨的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恼的,不可置信的看着开口的秦豫,他怎么敢这么说!

饶是唐父再处事不惊,此时被秦豫当众打脸,唐父的表情也黑了下来,浑然的怒气喷发而出,厉声一喝,“秦豫,你在胡说什么!”

眉骨有一道伤疤的袁百列瞬间上前,戾气的双眼满含杀气的盯着秦豫,身为唐家的保镖头领,袁百列不但负责唐家暗中那些肮脏事,而且他暗恋唐毓婷多难,不过他也清楚自己的卑贱的身份根本配不上大小姐,所以袁百列一直将这份感情苦苦的压抑着。

此刻听到秦豫公然羞辱唐毓婷,袁百列眼中杀气一闪而过,只要唐父一声令下,这个忠诚的男人绝对会不顾一切的教训秦豫,给唐毓婷讨回一个公道。

这边袁百列一站出来,顾大佑随即快步上前,虽然憨厚黝黑的脸上没有袁百列的戾气,但是眼神锐利起来的顾大佑浑身也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气,因为身材的健硕魁梧,看得出顾大佑丝毫不比袁百列差。

气氛顿时紧绷起来,火药味浓烈的似乎一触即发,不过看着唐家父女两人的表情,不管是柯三少还是几个纨绔都是相信了秦豫的话,否则他没必要撒这样一戳就破的谎言。

“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秦总裁明说!”柯三少黑着脸冷声开口,他倒是知道谭毓婷和秦豫谈过恋爱,不过那也是秦豫失踪之前的事,六年前的旧账,柯三少也懒得翻,更何况他还觊觎着大唐集团。

可是谈恋爱和前妻根本是两码事!如果唐毓婷结过婚,那自己他妈的算什么?捡破烂的?穿秦豫的破鞋?一想到此,柯三少即使再有城府和算计,此刻表情也阴沉的难看,是个男人都没办法接受这种侮辱。

“六年前我和唐毓婷虽然没有办婚礼,但却是直接在民政部门登记了,之后我失踪,秦家做主替我解除了这段婚姻,听说两位去年就订婚了,想来也没有必要担心,我们离婚在前,你们订婚再后,没有犯重婚罪。”

秦豫一字一字的开口,嘲讽的看着脸色愈加难看的唐毓婷,他倒要看看唐家父女该怎么圆这个谎言?难道他们能说六年前唐毓婷根本没有和自己登记,因为那个时候他们担心自己无法继承秦家,毕竟除了秦天霖外,秦豫还有秦刈这个堂弟,在外人看来秦豫成功继承秦家的可能性只有五成。

所以唐父和唐毓婷都不愿意冒险,好在那时候两人年纪都小,因此唐毓婷才想出李代桃僵的办法,用谭果的名字代替了自己,如果日后秦豫顺利继承了谭家,唐毓婷再将民政部门的结婚资料改过来。

如果秦豫失败,因为两人登记的消息一直都是隐瞒的,甚至连秦天霖他们都不知道,也只有老爷子和秦豫清楚,一旦秦豫失败,唐家也能顺利撇清楚关系。

而六年前秦豫失踪,唐毓婷和唐父都很庆幸当初他们的作法,尔后唐毓婷和柯三少顺利在一起,秦老爷子也秉持着当初和唐父的约定,任由唐家解除了婚约,唐毓婷和柯三少订婚。

“好,很好。”柯三少此时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弄了半点自己还真的捡了秦豫不要的破鞋!

一旁几个纨绔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柯三少和唐毓婷,尼玛,这还是个二婚的!关键是唐毓婷还将消息瞒的严严实实的,连柯三少自己都被骗过去了,今天要不是秦豫拆穿了,唐毓婷只怕还真成功的嫁进柯家了。

一看到柯三少那锅底一般的黑脸,唐毓婷不安的攥紧了手,有那么一瞬间,唐毓婷想要顺势解除了和柯三少未婚夫妻的关系,毕竟柯三少也只是柯家的私生子,当初如果知道他不是嫡系生的,唐毓婷怎么会和他订婚,唐毓婷现在的目标是秦豫!

但是对上秦豫那满是嘲讽的俊脸,唐毓婷瞬间就做了决定,整理了一下慌乱的思绪,唐毓婷缓缓开口:“秦总裁,我想你弄错了,你完全可以去民政部门调查,我到目前为止还是单身,并没有任何婚史,至于是谁和秦总裁你结婚的,我就不清楚了。”

秦豫玩味一笑,倒是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一旁皱着眉头的谭果,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被结婚了呢?当然,这几年只要谭果没有和其他男人去民政部门登记结婚,那么谭果只怕还不知道自己是已婚吧。

这事怎么听起来这么巧合呢?谭果疑惑的看了看唐毓婷,又看了看笑的奸猾的秦豫,猛然之间瞪大了眼睛,“我说你怎么对我爱理不睬的,按照你那刻薄刁钻又高傲的性子,你根本都不会鸟我一眼,敢情我就是那个倒霉蛋?”

谭果说完之后,火大的看向一旁的唐毓婷,冷笑开口:“我就说呢我怎么就被结婚了,原来是你动的手脚,怎么?自己不愿意和秦豫登记结婚怕承担风险,所以将我拉出来当替罪羔羊,也对,我一个没权没势的,秦豫又失踪六年了,就算被我发现了我也折腾不出什么来,唐毓婷,你果真算无遗策。”

听着谭果和秦豫的嘲讽声,唐毓婷挺直了腰杆,反正已经撕破脸皮了,再多说什么也是枉然,但是至少自己不是离婚的二手货,柯三少的面子算是护住了。

几个纨绔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几人,新年贺岁大片都没有这一出戏精彩,说实话他们几个还挺喜欢唐毓婷的,唐家大小姐,豪门名媛,而且唐家就唐毓婷一个孩子,日后谁娶了唐毓婷就是大唐集团的继承人了。

而且比起京城那些或是娇滴滴或是跋扈高傲的世家千金,唐毓婷绝对算是美丽大方、优雅贤淑,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最好选择,可是几个纨绔根本没有想到唐毓婷的心思隐藏的这么深,难怪家里头老头子骂他们没脑子,和唐毓婷一比他们还真太幼稚单蠢了。

------题外话------

之前的章节修改了没反应,修改后重新发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