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表露身份/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病房里田舫昨晚上就清醒了,只是双手双脚都打了石膏,脸色阴翳的骇人,就算在监狱里关了一年,遭了不少罪,但是田舫都没有这么狼狈,整个人浑身透露出骇人的戾气,那扭曲的眼神让陪床的田科长都感觉汗毛直竖,一股子寒气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小︾说

“小舫,你别着急,好好养着伤,家里头已经让京城骨科祝专家来南川给你医治了。”田科长安抚的开口,看着面无表情的田舫,只能舔着脸继续道:“你那里也没事,只是外伤,张主任已经说了只要养上半年就一点事都没有,以后绝对能生出几个胖小子。”

“我知道。”田舫阴森森的接过一句话,看了一眼打着石膏的手脚,表情愈加的狰狞,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我要让那两个贱人不得好死!”

田科长在床边坐了下来,看了一眼关闭的房门这才压低声音道:“小舫,你放心,这件事我们心里头都有数,你别管这些事,现阶段你最重要的就是要好好养伤,至于这个仇你放心。”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敲响了,田科长拍了拍田舫的肩膀起身打开门,当看到门口的秦天霖和秦萱时,田科长诧异了一下,不过他在南川工作了快十年了,自然也知道秦家的一些秘闻,因此也没有太吃惊。

“原来是秦经理和秦小姐,请进。”田科长点了点头寒暄了两句,侧过身让秦天霖和秦萱进来,若不是因为田舫的事,田科长肯定要亲热的喊上一声秦老弟。

毕竟以前两人也曾经吃过几次饭,有些交际来往,田宏看重的是秦天霖的身份,他只是田家旁系,要想在事业上更进一步,少不了南川这些豪门世家的支持,能交好秦天霖百利而无一害。

而秦天霖原本看不上田宏的身份,一个农业局工作的科长,在庞大的辉煌集团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可是后来从老爷子那里得知田宏是京城田家旁系的人,秦天霖的态度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两人算是一拍即合,再见面都是称兄道弟的。

但是田舫出了这样的事,虽然明面上是谭果动的手,可是在背后给谭果撑腰的可是秦豫——秦家的人,所以在田家态度还没有明确之前,田科长肯定要和秦天霖微微拉开距离。

“秦家的人?怎么嫌我伤的还不够,还没有死,所以来医院看热闹吗?”田舫语调阴森到了极点,嗜血的眼神似乎要将秦天霖和秦萱给活剐了一般,怒到极点后冷笑了几声,表情显得狰狞而恐怖。

“给我滚出去!你们秦家给我记着,这个仇我田舫会十倍百倍的找你们一点一点的讨要回来,这么漂亮的女人,啧啧,听说国外现在流行游轮聚会,直接将游轮开到公海上,群欢之后,那些女人的尸体就赤条条的丢到公海里去喂鲨鱼,尘归尘、土归土,还省掉了安葬费。”

秦萱被田舫看的头皮一麻,下意识的向着秦天霖身侧靠了靠,身为豪门名媛,这些肮脏事秦萱自然也知道,不过在秦萱看来那些女人都是活该,她们如果洁身自好又怎么会被这些纨绔子弟盯上,想要不劳而获通过爬床来飞上枝头,别说被卖到那些肮脏产所,就算是死了也是她们咎由自取。

可是今天被盯上的人是自己,秦萱不由恼怒起来,但是她也清楚田家的强大,此刻只能低着头,遮掩满脸的愤怒和屈辱,他凭什么作践自己?如果自己日后也能嫁到比田家更强大的家族去,田舫这个二世祖、劳改犯他还敢这么对待自己?

想到这里,秦萱不由的又想起了自杀身亡的袁野,原本这是她最好的选择,日后她将是京城袁家的当家主母,平日结交的都是世家贵妇名媛,可是梦太美好破碎的也太快。

如今秦萱心里头更生出一定要高嫁的**和野心,秦家虽然有钱,但是碰到田家依旧会选择退让,所以自己站的比秦家高、比田家高,比任何人都要高,就再没有人敢欺辱自己!

想到这里,秦萱眼中划过一抹扭曲的快感,不管是秦豫也好,谭果也罢,还有躺在病床上的田舫,日后自己一定要让他们悔不当初,痛哭涕零的跪在自己脚边请求自己的原谅!

“田少息怒,对于秦豫的所作所为我也很无奈。”秦天霖叹息一声,俊逸的脸上染上无奈之色,看了一眼不为所动的田舫继续开口道:“田少你一直在京城所以不知道也不奇怪,我母亲是父亲的第二任妻子,秦豫一直将我们兄妹三人视为仇敌,除之而后快。”

田科长适时的插过话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秦豫行事狠辣歹毒、六亲不认,秦经理你也不必太介怀,我听说之前慈善拍卖会上,令尊中了一枪就是秦豫派人动的手。”

秦天霖一副家丑不可外扬的沉默,按理说这事就算真是秦豫做的,秦家人也不会主动往外说给外面人看秦家的笑话,可是秦翰兆却恨不能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秦豫大逆不道、买凶弑父,后来秦老爷子没办法出面了才将流言蜚语压制了下去,但是南川市的人基本都知道了。

“原来是如此。”田舫此刻倒是冷静下来,态度也转变过来了,“叔,你替我招呼秦经理和秦小姐。”

为了权势地位家产,别说是同父异母的两兄弟,就算是同一个爹和妈生的兄弟两也会明争暗斗、你死我活的,田家要报复要找回这个场子,势必要和秦家杠上,如果秦家力保秦豫,田家为了出这口恶气只怕也要花不小的代价。

可是如今秦天霖这番话一出口,田舫就知道秦天霖要表达的意思了,秦豫是秦豫,秦家是秦家,田家如果报复秦豫,秦家不但不会阻碍,说不定秦天霖为了除掉秦豫这个竞争对手,还会暗中出力帮衬。

能花最小的代价报复了秦豫,田舫自然高兴,而且他也看得出田科长和秦天霖关系还不错,这么说来田家和秦天霖就有共同的敌人——秦豫。

“这是我母亲特意给田少煲的人参鸡汤。”秦萱此刻又恢复了一贯尊贵冷傲的大小姐姿态,将手里头的食盒放到了桌子上,回头看向床上的田舫,“田少要趁热喝吗?”

一时之间病房里的气氛和起来,有些事大家不需要明说都已经心知肚明了,田家暂时不能报复秦豫,但是秦天霖可以,田家只要在适当的时候给秦天霖一些帮助就可以了,而辉煌集团的强大财力日后也会将田家的一个助力。

田舫昨晚才出的事,紧接着就被田家将消息压下来了,所以南川知道的人毕竟很少,秦天祺也是因为他的狐朋狗友榔头当天也在伊丽莎白吃饭,所以才意外得知告诉了秦天祺,尔后秦天霖才知道的。

至于秦老爷子会在第一时间就知道的这么清楚,秦天霖心里头明白的很,老爷子手里头握着的势力远远比自己想的还要大,只怕南川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就没有老爷子不清楚的。

就在秦天霖和田舫相谈甚欢时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田科长开门一看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而站在门外的青年大咧咧的无视了田科长走了进来,将手里头拎着的水果放到了桌子上。

“田少,你没事吧,我还想着要请你吃饭呢,谁知道你这就出问题了,不过你放心,有人敢在老虎嘴上拔毛,兄弟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田少你的事情就是兄弟我的事情。”戴虎自来熟的开口,将胸膛拍的咚咚响,根本没发现田舫眼中的不屑和鄙视。

柯三少、田舫这些人在京城那也是横行霸道的主,当然比起真正的一等世家子弟他们还是差了不少档次,可是他们结交的那也都是有身份的纨绔,有什么事一个电话过去基本都能解决。

到了南川这地方来,也就秦天霖这样的才有资格和他们同坐一桌吃饭,田舫嘲讽的看着自说自话的戴虎,这从哪里钻出来的暴发户也敢和自己称兄道弟。

戴虎说完之后这才发现站在另一边的秦萱,眼睛蹭一下就亮了起来,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小萱,没有想到你也在这里,还真是缘分,不如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秦萱冷冷的收回目光,理都不理会一脸色胚的戴虎,她连田舫都看不上,更别说眼前这个戴虎了,整个就一色鬼流氓,被这样的人缠上,秦萱想想都感觉是种侮辱。

秦天霖看了一眼要开口赶人的田舫,想起之前在走廊里碰到的谭果和古青桐,秦天霖对着病床上的田舫使了个眼色,“田科长,刚刚我上楼的时候看到谭果也来医院探病了,就在田少病房的前面55房。”

“什么?”田科长的表情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昨晚上在公安局的时候他选择退让,那是不得已而为之,是为了大局考虑,结果谭果和古青桐这两个罪魁祸首还敢出现在医院里膈应田舫,真当他们田家没人了吗?

田舫听到这话更是气的浑身直发抖,若不是手脚都断了,他恨不能立刻出门将谭果和古青桐给砍了,那两个贱人就该哆哆嗦嗦的躲在家里,担心田家的报复而惶惶不可终日,竟然还敢出来!

“小舫,你冷静一点,这事交给我来处理。”田科长一看田舫表情不对连忙的开口劝了一声,他们暂时不能对谭果和古青桐怎么样,但是她们两人既然过来探病,那55住的肯定是她们的朋友,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和谭果、古青桐是朋友,被牵累也是活该,交友要谨慎!

京城骨科的祝专家没有来之前,一院的张主任就是田舫的主治医生,田科长和他也见过几次,因为朋友要住院的关系,田科长打过张主任几次电话,深知他的品性。

“张主任,你也知道小舫图清净,隔壁住着的病人吵吵闹闹的,严重影响了小舫休息,如果一院没有好的环境,我调直升机过来将小舫送到京城去调养治疗。”病房里一看到张主任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了,田科长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摆明了用身份压人。

“田科,田科,你别生气,我马上就去查,保管不会打扰到田少调养的。”张主任点头哈腰的陪着笑脸,好说歹说的总算将田科长的怒火消下去了,这才继续道:“我现在就去解决,如果真是没素质的病人,我保证将他挪走,绝对给田少一个安静舒适的住院环境。”

张主任说完之后出了病房,一手抹去额头上的冷汗,高级病区的病人身份都是非同一般,张主任说是解决其实就是先去查一下对方的身份,如果真的不能动,他只好再回来赔笑脸装孙子。

如果对方身份一般,张主任绝对大手一挥将人给弄到普通病房区,得罪一般人没事,可是得罪了田少那就麻烦了,尤其是张主任今年还想竞争一下副院长的职位,有了田家人的帮忙,自己竞选副院长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五分钟之后,张主任不敢相信的看着来55病房送药的宋护士,呆愣了片刻之后,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直接怒吼起来,一手更是粗暴的推搡着宋护士的肩膀,“你是猪脑子吗?这里是高级病区,入住的都是身份尊贵的病人,你将一个得了癌症的死老头安置在这里,你要是不想干直接就滚!”

被推的一个踉跄,宋护士看着暴怒的张主任,低声开口道:“这是詹医生安排的,没有多余的病房,詹医生就将人安排过来了。”至于为什么没有多余的病房,完全是张主任捣的鬼,明明只需要打点滴的病人,他偏偏安排了住院,这才将病房占了。

“你还敢狡辩!不要以为姓詹的有院长当靠山,你们这些人就跟着无法无天,我告诉你,我不能将姓詹的怎么样,但是我完全可以将你开除掉!”张主任凶神恶煞的开口,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宋护士,直奔55病房而去。

哼,等自己成了副院长之后,第一个就将姓詹的身边的狗腿子都赶出医院,等自己日后成了院长,第一个就将姓詹的开除!有了田家当靠山,张主任更感觉底气十足,砰的一声就踹开了病房的门。

靠在病床上苏醒的强义民一眼就认出了古青桐,正挣扎的要起身对她致谢,被谭果一把给拦住了,“强叔,你身体不好,快躺着。”

“古法医,没有想到还会再遇到你。”一想到惨死的强筱韵,强义民也是悲从心中来,至于他自己身上的病痛,早已经被强义民给忽略了,“古法医,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其实我这破身体拖着也是受罪,还给村里添加负担,我要是去了,正好和筱韵还有她妈妈团聚。”

自从查到得了癌症之后,强以民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死的,可是他没有想到十多年前先是妻子离他而去,而拖着病重的身体,好不容易将女儿养大,最后却白发人送黑发人,强义民说到悲痛处不由哽咽起来,颤巍巍的抬手擦去眼角的泪水,“古法医,让你见笑了。”

“你好好养伤,等警方找到了肇事车,也可以赔偿一笔医疗费。”古青桐声音依旧有些的清冷,目光却带着关切之色。

也算是半个医生,古青桐明白强义民的确是在煎熬过日子,拖一天是一天,癌细胞早已经开始摧残他的内脏器官,强义民的身体是千疮百孔,随时都可能丧命,而且失去了妻女,他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突然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踹开了,谭果和古青桐齐刷刷的抬头看了过去,却见张主任凶神恶煞的走了进来,嫌恶的看着病床上的强义民。

“这是高级病区,是你们这些穷鬼住得起的吗?你知道这一晚上的住院费有多少?快走!快走!真是不知所谓,一点刮蹭伤你还敢住院,还住高级病区,你们这些碰瓷的人我是看多了,哼,总想着不劳而获,车主当时就该撞死你,给社会减少一个祸害!”

讥讽完之后,张主任嗤笑一声,“难怪会得癌症,这就是老天对你们这些穷鬼的惩罚!我就说你们这些人该早死早超生,坏事做多了,也难怪老婆女儿都死了,这就是报应!”

谭果手一扬,一杯子还有些烫的开水直接泼了张主任一脸的,“嘴巴不干不净的,果真该洗洗了!”

被开水烫的嗷了一嗓子,张主任一擦脸上的水渍,又气又痛的对着谭果咆哮起来,“你给我等着,给我等着!保安呢,人都死了吗?”

看着出去叫人的张主任,强义民连忙掀开被子要下床,“古法医,我也没什么事,我们就出院吧,要不你和这姑娘先走,他们也不会对我怎么样。”

“强叔,你快躺好,虽然是剐蹭伤,可是你额头的伤口还需要消炎,脚也扭伤了,你放心住着,有什么事我担着。”谭果连忙将要起来的强义民再按回了床上。

一听有人在高级病区这边闹事,几个保安连忙赶了过来,一起过来的还有护士站的几个护士和过来巡房的医生,这些年医闹事件频繁发生,大家都有些的担心。

不过一听到是张主任的喊叫声,再看着他被开水烫的通红的脸,原本奔跑的护士医生还有几个保安脚步都下意识的放缓下来,足可以张主任在医院的人缘有多差。

“你们是聋了吗?让你们快点过来不知道吗?”脸上火辣辣的痛,张主任愈加的火大的对着几个保安吼了一嗓子,随后气愤的回到病房,指着病房里的谭果三人,“将这三个人给我赶出去,不对,这个女人给我押起来送派出所去,我的脸被烫伤了,她这是故意伤害罪!”

“张主任,这无缘无故的我们也不能将病人赶出去啊?”保安为难的开口,如果真是医闹,即使他们不喜欢趾高气昂、鼻孔朝天的张主任,也要履行保安的职责,但是这明显就不是医闹。

宋护士也连忙开口附和,“张主任,病人是詹医生接手的,你这样将人赶出去不妥当吧?”

“有什么不妥当的,我是主任!我有权将这些穷鬼赶出去!姓詹的不服气,让他来找我说!”张主任梗着脖子骂了一句,吃准了詹医生这会正在手术房里出不来,否则就冲着院长的面子,张主任也不可能明着和詹医生冲突。

“你,还有你,立刻将他赶出去。”张主任根本不理会辩解的宋护士,指着两个保安继续开口:“你们再不动手,我现在就将你们开除掉,你们可要想清楚了!”

两个保安犹豫的看了看谭果三人,心里头不愿意助纣为虐,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工作,两个保安终于还是屈服的向着谭果三人走了过去。

谭果直接被气了,她虽然性子宅,喜欢懒在家里不出门,但是身为谭家人,谭果自然见过不少嚣张的纨绔,可是说实话那些二世祖横行霸道至少有嚣张的资本,谁让他们投胎投的好。

可是帝京那些纨绔也不是看个人不顺眼就动手的,既然动手肯定是有什么矛盾纠纷,谭果真不知道这个姓张的怎么敢这么嚣张,他不过是个医院主任,就敢草菅人命!这还是医生,谭果都怀疑他的行医资格证是怎么拿到的。

“这是怎么了?”负责强义民案件的两个民警诧异的走了过来,他们刚刚去交警队那边了解了一下情况,已经查到了车主的身份,正打算来医院探望一下强义民,顺便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就看见一群保安和医生护士都挤在病房门口。

“警察同志,你们来的正好,我也想问问这个张主任凭什么将病人赶出医院,这难道是第一医院的规章制度吗?”谭果笑着询问着,嘲讽的看着脸如同猴子屁股一样的张主任。

看到民警进来了,张主任却是一点都不怕,论身份他是一院的主任,他身后现在可有田家当靠山呢,张主任气焰嚣张的哼了一声,“既然警察来了也好,你们看看我的脸,这个女人用开水泼我,这可是医闹分子,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我的生命安全了。”

两个民警明显对谭果印象很好,此时看了一眼咄咄逼人的张主任,皱着眉头开口“为什么要将病人赶出院?早上才送来医院的,这会还没有痊愈怎么能出院呢。”

“医院没空余的病房了,这里可是高级病区,一晚上的费用就两千八,他能付得起吗?难道要让我们医院倒贴钱!”张主任得意洋洋的开口,费用只是一方面,高级病房可不是有钱就能入住的,也就姓詹的小子仗着院长的身份胡来,什么阿猫阿狗的穷鬼也让住过来。

张主任阴森一笑,眼中闪过算计之色,一会他就将这个问题反映给院长,他倒要看看姓詹的怎么收场,让高级病区这边的尊贵病人知道他们和一个得了癌症的穷鬼住在一起,估计院长都不好交代。

“不就是两千八一晚上,强叔,你放心住着,住到身体痊愈为止。”谭果笑着开口,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秦豫的电话,“秦总裁,我在第一医院55病房,借我一百万现金,对,现金,交住院费用呢。”

张主任愣在原地,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白,对着谭果喊了起来,“不要以为有钱就了不起了,医院的资源可不是给你浪费的!”

“怎么了?在南川这地界上,一百万也敢拿出来砸人了吗?什么时候南川成了穷鬼的天下了。”一道年轻而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戴虎推开挡在门口的众人,一看到病房里的谭果和古青桐,眼睛蹭一下就亮了起来,“呦,原来还是两个美女,这身材真不错。”

古青桐眯着眼看了看戴虎,清冷的声音响起,“你开的是红色玛莎拉蒂的敞篷跑车,车牌是。”

“呦,原来美女早就注意我了,不如一起吃个饭,我带你去兜风。”黛虎轻佻的开口,脚步上前的想要去搂古青桐的肩膀。

“你车牌号是多少?”两个民警连忙开口,撞到强义民的肇事司机就是开红色玛莎拉蒂跑车的。

戴虎不满的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两个民警,烦躁的摆摆手,“,快滚一边去,要开罚单尽管开,别挡住我和美女约会。”

两个民警对望一眼,其中一个快速上前一把将戴虎的胳膊反扭住了,“你今天早上在望东路撞了人,然后逃走了是不是?”

之前根据监控还有古青桐提供的肇事车辆的线索,民警在交警大队那边也查到了车主的信息,不过这辆跑车登记在名叫戴舒悦的女人名下,这会听到戴虎主动承认,再加上古青桐的指认,两个民警可以肯定肇事逃逸的就是戴虎。

“不就是撞了个死老头,怎么了?人死了?”戴虎大言不惭的喊了一嗓子,浑然没有害怕的感觉,“死就死了呗,谁让那老头过马路不看红绿灯,不就是赔钱嘛,要多少一百万,我马上拿给你们。”

两个民警气的面色铁青,就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二世祖,幸好强义民没事,否则一条人命难道就是一百万能买回来的?

张主任此刻倒是听明白过来了,像是抓住了谭果几人的把柄一般,幸灾祸的叫嚷起来,“当警察了不起啊,当警察就能随便抓人了啊,强义民分明就是个碰瓷的,人好好的在这里,就一点皮外伤,还要讹诈一百万,我呸,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你说什么?就是这老头?”戴虎猛地一个用力,趁着警察不注意挣脱开了他的禁锢,打量着病床上的强义民,这才想起自己来病房的目的。

戴虎立刻对着两个警察嚣张的放话,“你们敢抓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这老头故意碰瓷讹诈,你们警察竟然还帮着这些骗子,我是一毛钱都不会赔偿的,别想赖在医院里不走,保安,快把这个老骗子赶出医院去。”

“对,你们几个还傻愣着干什么?不想在医院干了,还不快将这些人赶出去!”章主任也嚣张的附和着,命令几个保安将谭果他们赶走。

秦天霖、田科长和秦萱站在病房外的走廊里听着里面的动静,不管是秦天霖还是田科长暂时都不方便对谭果动手,秦天霖是顾忌着袁家,田科长则担心牵扯出田舫一年前坐牢的事,这不刚好有戴虎这个二愣子送上门来了,由他去刁难谭果正合适。

因为有两个民警在场,医院保安都消极怠工的不听张主任的命令,这将急着讨好田家的张主任气的发抖,愤怒的指着几个保安,“好啊,我看你们一个一个都是不相干了。”

戴虎之所以会过来是因为听田科长说害了田舫的凶手就在55病房,所以他一拍胸脯的保证给田舫出气,这会戴虎挑着眉头冷哼一声,“好啊,两个小民警就敢和我横了,行,你们等着,看我能不能收拾了你们!”

放出狠话之后,戴虎立刻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喂,刘所,是我呢,你的手下是怎么回事?在医院里帮着骗子碰瓷讹诈我一百万呢,你尽快过来处理了。”

说完之后也不等电话那一头的人回答,戴虎咔嚓一声挂断电话,得意洋洋的看着两个民警,“等着吧孙子,等着刘所来收拾你们,妈的,敢不听我的话,老子让你脱掉这身衣服!”

刘所这边离第一医院挺近,所以十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刘所就赶了过来,来之前他也打听了一下,知道55病房的人得罪的是田家,刘所心里头已经有了决策。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怎么在医院里吵吵闹闹的,既然涉嫌到了碰瓷,先将人带回派出所再说,不要打扰了其他病人的休息,你们这样执法,让医院怎么正常治病救人!”刘所来了之后对着两个民警就是一顿严厉的训斥,这话说的很有意思,听起来谁都不帮,但是明显是针对谭果和古青桐。

强义民需要住院治疗,偏偏刘所让民警将他们都带回派出所询问录口供,这等于是变相的将人赶出医院了,而且录个口供谁知道要录多少时间。

“就是,都带回所里,刘所,我还要报案,他们分明就是个碰瓷团伙,想要讹诈我一百万。”戴虎嚣张一笑,等人被抓起来了,到时候这两个美女想要出来,还不得向自己求饶,那个时候自己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伺候不好老子就甭想出来。

“对,我也要报案,这个女人用开水泼我,这是恶意伤害罪,刘所,对于这种医闹分子,一定要严厉处罚!”张主任也连忙开口,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谭果,心里头暗喜着,姓詹的要救治的病人被自己弄到了派出所,看看以后医院里这些人谁敢帮着姓詹的和自己作对。

“行,情况我都了解了,具体处理等审问清楚了再定夺,两位放心,法律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犯罪分子!”刘所义正言辞的开口,冷眼看着傻站在一旁的两个民警,“还傻站着干什么?将人带回去问清楚。”

秦天霖、田科长相视一笑,他们都知道戴虎的尿性,有他当出头鸟再好不过了,自己只需要在一旁看热闹就行了,戴虎这个二世祖真的火起来,估计都能叫上一批小混混去砍人。

“这是怎么回事?”估计是事情闹大了,院长带着院领导亲自过来了,皱着眉头看着乱糟糟的病房,“有什么事都出来说,不要打扰了病人休息。”

“你又是谁?老子凭什么出来说?”戴虎脖子一梗,不高兴的看了一眼头发花白的院长,直接开口赶人,“这里没你什么事,这个死老头还有那两个女人都是碰瓷团伙的,警察正要将他们带回去调查。”

“病人目前还处于观察期,如果警方需要录口供可以在医院进行,病人暂时不能出院。”院长无视了叫嚣的戴虎,转而对着一旁的刘所开口:“刘所,还请通融一下,病人需要休息。”

“这不行,这个老骗子还有两个女骗子跑了怎么办?”戴虎浑然没有注意到张主任已经躲避到了一旁,依旧嚣张至极的对着院长放话,“我不管你们医院有什么规定,这三个人讹诈我,今天我一定要将他们带走!我大伯可是戴志诚!”

实在不行,戴虎都打算将戴家的保镖叫过来,这会已经不仅仅是为了田少出气了,也是为了自己出一口气,说着说着戴虎色眯眯的目光看了一眼谭果和古青桐,病床上的死老头到时候让人打一顿丢大街上,这两个美女自己就要亲自照顾了。

“戴志诚是什么人?”就在这时,跟在院长后面的年轻男人温声开口,看着站在病床前的谭果无奈的摇摇头,怎么什么地方出了事,什么地方都能碰到谭果。

“从哪里来的土包子,连我大伯都不知道?”像是听到了多大的笑话,戴虎不敢相信的看着关煦桡,将胸脯拍的咚咚响的炫耀,“在南川这地方,我大伯那就是一言九鼎,你们敢讹诈我就做好坐牢的准备吧。”

秦萱看着如同跳梁小丑一般的戴虎,在关煦桡面前的戴虎足足矮了一个头,身材更是没法比,关煦桡穿着休闲装,但是明显看得出他身材很高,绝对可以登上T台走秀,戴虎却是挺着个啤酒肚。

再对比戴虎那嚣张跋扈的蠢样,关煦桡俊朗的脸庞上表情沉静,眼神依旧温和,这种儒雅书生的气息让秦萱感觉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拨了一下,骚动的厉害。

“不管你大伯是谁,在医院一切以病人的身体健康为重。”关煦桡淡淡的开口,转而向院长道:“先让病人休息吧,医疗费这一块暂且特事特办。”

“你他妈的是谁啊?这里轮到你来发话吗?”被无视的戴虎恼火的骂了起来,抡起拳头就想要打人。

院长吓了一跳,随即怒斥起来,“你干什么?这是关副市长。”

一听到院长的话,发飙的戴虎吓了一跳,不敢相信的将拳头收了回来,“老头子,你别吓唬我,这么年轻能当市长?”

人群里的秦萱也是一怔,这么年轻的市长,而且看起来温和优雅,和那些纨绔子弟完全不同,关煦桡身上有种让女人安心的沉稳和担当。

田科长错愕一愣,他之前也从田家那边收到了消息,知道有个军转干的年轻人要调到南川来任职,只是因为是军转干,所以消息不好打听。

田科长还估计会调到公安系统,接替蒋局长的位置,毕竟今年蒋局年纪到了要退休了,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人直接进了市委,未免也太年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