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神秘女人/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一院院长亲自开口,在场的人即使不相信,也没有人敢质疑关煦桡的身份,即使他看起来太过于年轻,但是想到之前从上面收到的消息,关煦桡是军转干的,所以年纪轻也正常。

张主任努力的将身体往人群里缩了缩,他原本想着将谭果他们赶出院,一来拍了田少的马屁,二来也让医院的人知道姓詹的可没有自己的权力大,谁知道这么巧的撞到枪口上了。

“既然涉嫌肇事逃逸,不管如何,先将人带回去调查。”关煦桡神色淡然的向着一旁的脸色煞白的刘所,语调平和听起来并没有生气。

“是,我知道。”刘所长忙不迭的点头,让两个民警将戴虎先抓起来,看到关煦桡不生气,刘所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幸好这个新调来的关市长是个脾气好的,一般军转干的人都带着部队里的习气,行事虽然果决干练,办事能力也强,但是脾气都太差,根本不懂什么叫做圆滑什么叫做交际。

就今天这事刘所长明白若是碰上个脾气烈的,自己这个所长今天估计就干到头了,逃过一劫的刘所长又看了一眼关煦桡,从面相上就是个好脾气的,人长的俊朗,五官也柔和,透露着书香气息,倒不像是从部队下来的,说是大学教授更合适,不过这脾气到了市委只怕要被人给欺负死了。

“那就继续去其他地方再看看。”处理好了戴虎肇事逃逸的事件后,关煦桡向着一旁的院长说了一句,两人就这么离开了,站在病房还有走廊里的众人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张主任更是灰溜溜的掉头就跑了。

人群这么一散开,谭果自然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秦萱和秦天霖,想到张主任刚刚咄咄逼人的赶人架势,谭果眯了眯眼,似乎已经知道为什么了。

“秦小姐还是别看了,袁学长去世没有多久,虽然现在不像过去流行什么守孝忠贞的,但是秦小姐既然曾经是学长的未婚妻,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谭果不满的哼哼着,别以为她摆出清高冷傲的姿态,自己就看不到她眼中的野心了,小煦桡可不是秦萱能觊觎的。

“你?”被谭果指责的秦萱脸上一阵青白的难堪,袁野就是她的耻辱,可是谭果偏偏大咧咧的说了出来,还讥讽自己不要觊觎关市长!谭果她凭什么!

愤怒之后,秦萱倒是快速冷静下来了,别说自己和袁野根本没有订婚,就算是订婚了又怎么样?唐毓婷当初和秦豫还结婚了呢,后来不是又和柯三少订婚了,一想到关煦绕那俊朗的风姿,秦萱心里头跟小鹿乱撞一般。

“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谭果,别以为有秦豫给你撑腰,你就目中无人了,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日后我肯定会嫁的比你好!”秦萱一字一字高傲的宣誓。

不管是从家世从学历还是美貌上,她都胜过谭果千百倍,现实就是现实,谭果即使不愿意承认,她也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小保姆,哪个豪门世家会要这样的儿媳妇?

看着放话挑衅的秦萱,谭果也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我当然相信你会嫁得好,比如刚刚被刘所抓走的戴虎,能如此嚣张,家世肯定非同一般,而且一看就是个急色鬼,秦小姐如果愿意下嫁,一结婚那就可以过上阔太太的生活,不过呢。”

谭果话锋故意一转,双手环着胸口懒懒的靠在门框上,轻佻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脸色发青的秦萱,轻笑声里有着毫不掩饰的警告,“不过如果是刚刚离开的关市长,这样的青年才俊,秦小姐你就甭指望了。”

别说秦萱原本就对关煦绕一见钟情,此刻被谭果这么一激怒,秦萱猛地攥紧了手,对着谭果厉声道:“那你就等着,我绝对会是日后的市长夫人!而你永远只能是个小保姆!”

说完之后,秦萱愤怒的转身离开,她一定要高嫁!一定要让这些人日后跪在自己脚边求饶!一想到关煦桡那温和俊朗的五官,一双深邃的黑眸,嘴角带着如沐春风般的浅笑,秦萱的心再次砰砰的加快了跳动,脸颊耳朵甚至都微微发烫。

秦天霖深深的看了一眼谭果,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而向着走廊尽头田舫的病房走了过去,这么年轻的关市长,如果能成为自己的妹夫?想来有田家的关系在,要打听一下关市长的来历也简单多了。

病房里,田科长在关煦桡表明身份之后就立刻离开回到田舫的病房了,戴虎那个蠢货一愣起来,说不定将自己给说出来了,田科长为了以防万一这才回避的,毕竟他只是在农业局工作,而新调来的这可是副市长。

“戴虎暂时被带回派出所询问口供了。”对上田科长询问的眼神,秦天霖直接开口道,“这个关市长看起来最多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只怕是大有来历。”

“我刚刚已经找人查了一下,没什么大的来头,不过是在部队里立了几次大功。之前这个位置好几拨人都盯着,结果几方角力下来倒是让关副市长捡了了大便宜,上面最开始是打算将他调到下面的丰浒县工作的。”

田科长也没有隐瞒,将从帝京田家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秦天霖,既然关煦绕没有来头,又是因为意外被调到这个位置来的,日后他想要开展工作绝对是困难重重。

毕竟之前几方人马各种努力就是冲着这个位置来的,结果最后被一个愣头小子给捡了大便宜,这些人不生气那才奇怪,关煦绕现在倒是风光,但是接下来的日子就难过了,一个被架空的领导算什么领导。

想来这件事刚好是碰巧了,关煦绕来医院视察工作,估计是想要先了解一下日后负责的工作范畴,没有想到刚好碰到谭果这件事,所以才会顺手处理了。

秦豫带着钱火急火燎的赶到55病房时,谭果和古青桐已经打算走了,毕竟有了关煦绕出面想必没有人再敢胡来了,强义民可以暂时留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不管强义民有没有闯红灯,戴虎肇事逃逸是事实,住院费治疗费完全不用担心。

“实在抱歉秦总裁,原本是打算给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谁知道事情就这么巧了,新上任的关副市长忽然来医院指导工作,所以事情就顺利解决了。”谭果笑眯眯的打趣着秦豫,三两步走到病房门口,“说起来关副市长真的好年轻,而且一看就是个十足的暖男,长的好、脾气好,关键是身份也好,日后谁嫁给他了,说起来那就是响当当的市长夫人。”

以秦豫对谭果的了解,这个女人平日里就死宅,偶尔精力充沛活动一下的时候都很欠打,可是谭果是开玩笑式的调侃,还是真心赞美秦豫还是能看得出来的,尤其是此刻看着谭果那笑弯弯的大眼睛,欢喜之下脸上的笑容怎么都压不住,她是真的很欣赏刚刚来巡查顺便解决了问题的那个所谓的关副市长。

“说实话,没有见到关副市长之前,我感觉你真的算是成功人士了。”谭果还唯恐秦豫眼神不够冷,笑着拍了拍秦豫的胸膛,一副哥俩好的继续开口称赞关煦桡。

“秦总裁你虽然脾气差了一点,身体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但是也算是事业有成了,可是今天看到关副市长,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关副市长这要是出生在古代那绝对是翩翩君子、端方温雅,青桐,我说的对吧?”

古青桐霜冷着表情看了一眼脸色阴霾的秦豫,倒是认同的点了点头谭果太宅,大多数时间都是窝在七局和那些退休养老的老头子们晒晒太阳喝喝茶,所以柳叶胡同谭果那群发小,古青桐和史前都没有见过,但是名字倒是听谭果说起过,此刻自然认同谭果对关煦绕的赞美。

听到这里的秦豫勾着薄唇轻笑着,眼神却显得愈加的诡异而危险,他放下手里头的工作,带着一百万现金来医院不是为了听她说其他男人多好多优秀!

“看来我该请新上任的关副市长吃个便饭,看看他到底有多优秀!”秦豫声音危险到了极点,一手亲密的揽过谭果,五指紧密的扣在她的肩膀,凑过头,温热的气息暧昧的喷吐在了谭果的耳朵边,一字一字凉飕飕的响在谭果耳边,“可惜你已经结婚了,没机会了。”

“那身份是假的!”谭果义正言辞的开口,顾不得耳边的瘙痒感觉,食指指着自己鼻尖认真道:“秦先生,请记住我还是单身!”

“小谭果,你这么说是不是打算让我将有名无实的婚姻转变为有名有实的婚姻?”这边刚进电梯,秦豫突然一下将谭果压在了电梯壁上,一手迅速的关上了电梯门。

秦豫额头亲昵的抵在谭果的额头上,俊美却有些苍白的脸露出无比诡谲而危险的神色,自言自语的低喃,“二十五岁也不小了,生孩子刚刚好。”

眼睛倏地一下瞪大,谭果目瞪口呆的看着神经开始不正常的秦豫,没好气的将人一推可惜没推开,“要生你自己生!我绝对不生!”

谭果一想到生孩子什么的,头皮顿时一麻,对于一个爱吃爱睡的死宅而言,生孩子是什么玩意?那绝对就是个小定时炸弹,随时随地就能嗷嗷大哭,关键是在三岁之前,不管你说什么,对孩子而言那就是火星语,他高兴会哭,不高兴也会哭,饿肚子肯定会哭,尿裤子了也还是哭。

谭果一想到要让自己照顾一个软乎乎,似乎碰一下都能受伤的小奶娃,她宁可被容叔拉到国安部直接上一线去流血流汗,照顾孩子什么的简直比世界大战还可怕。

谭果从可怕的假想里拉回思绪,看着秦豫阴晴不定的俊脸,很是认真的规劝着,“秦总裁,你有洁癖吧?所以你能想象小孩子会整天尿裤子,然后还在尿不湿上大出黄色褐色的便便,然后你还要亲自去给他换,还要去给他洗白白,关键是小孩子随时都能便便,便床上、枕头上,便到你裤子上、件上,还有你正吃着蒸鸡蛋,然后他便便了,两者颜色还很一致……”

余下的话秦豫根本不给谭果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薄唇直接封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好吧,还是可以的,至于孩子什么的,秦豫感觉还是等等再说吧。

抗议!谭果不满的瞪着说不过自己就采取这下三滥招数的秦豫,明明是他说起孩子的,凭什么不让自己继续说下去,还有没有人权了?

还有精力瞪眼睛?秦豫危险的一眯眼,揽住谭果肩膀的手臂一个用力将人拉到了怀抱里,再次深深的吻住谭果柔软甘甜的唇瓣,直接武力镇压!

虽然秦豫的人很清冷,不过他的怀抱却格外温暖,淡淡的烟草气息让谭果有些的沉醉,而秦豫平日里看起来面色苍白,有些过于瘦削,可是搂在腰上的手臂强劲而有力,紧紧的,用力的,让谭果有种说不出来的安心感觉。

这种感觉不同于被大哥他们拥抱的感觉,那只是一种家人之间的温馨,也不同于被谭谭还有煦桡他们抱着的感觉,那只是朋友之间的热情拥抱,点到为止,抱一抱就松开了,可是秦豫的怀抱有些的陌生,却又让谭果莫名的有点的眷恋。

明显感觉到谭果的顺从,秦豫一贯阴冷的表情一点一点的柔软下来,凤眸写满了可以感知的温柔,他以为自己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可是当谭果走进他的生命之后,秦豫知道自己也需要一个伴。

既然拥有了,那么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放手,至死不休!秦豫原本温柔的眼神骤然转为了疯狂的偏执,她这辈子都别想离开自己。

快不能呼吸的谭果用力的推了一下紧紧抱着自己的秦豫,他抱的太用力,双臂勒的谭果感觉呼吸都困难了,结果一抬头就对上秦豫眼中毫不掩饰的疯狂,黑暗、危险、冰冷……

“你……你这什么眼神……”谭果一个用力挣脱开了秦豫的禁锢,咻一下退到了距离秦豫最远的地方,可惜电梯就这么大地方,怎么退和秦豫也不过是半米的距离而已。

还来不及将过于阴暗的眼神收回来,结果就看到谭果兔子一般蹦跶走了,秦豫原本就危险诡谲的眼神陡然之间覆盖上了一层阴寒的幽光,阴森森的向着谭果咧嘴笑着,“怎么?你这是想要躲?”

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秦豫,谭果有种想要爆粗口的感觉,别人亲个吻那都是情意绵绵,结果秦豫是用那种先将你宰杀了,然后再把你尸体给剁碎了,最后煮熟了吃掉的可怕恐怖,谭果想想都感觉头皮发麻、四肢发软,她终于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是招惹上了一个神经病。

“我不躲。”谭果干巴巴的笑着,吞了吞口水,心有余悸的瞄了一眼秦豫,“那个你要不冷静一点?”

“不躲,你和我会一直好好的。”秦豫认同的点了点头,大手精准无误的落在谭果的头上揉了两把,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谭果那炸毛的表情,一字一字继续开口:“如果躲了,后果你一定不想知道。”

谭果欲哭无泪的靠在电梯壁上,第一次有种将史前和唐毓婷一起给宰了的冲动,如果不是唐毓婷,自己怎么会和秦豫扯上关系,如果不是史胖子,自己还好好的窝在七局晒太阳呢。

一出了电梯看到古青桐后,谭果咻一下蹿了过去,亲密的挽着古青桐的胳膊,决定离秦豫远远的,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发神经。

看着谭果明显有些不对劲的脸色,还有她红肿水润的双唇,古青桐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可是想到谭果背后还有谭亦这个二哥盯着,必定不会让她吃亏的,古青桐霜冷的表情这才疏忽了一点,不过依旧拉着谭果避开了走过来的秦豫。

看着好似受到惊吓的谭果,秦豫无奈的勾了勾嘴角,他可不认为她是怕了,她只怕是懒了,担心会招惹上自己这个大麻烦,所以才会对自己避之不及,“跟我车后面。”

说完之后,秦豫也不强求谭果跟自己上同一辆车,丢下一句话之后,直接坐上了后座,顾大佑随后发动汽车。

汽车里,开车的古青桐看了一眼前面带路的黑色布加迪,随后侧目看向副驾驶位上的谭果,“如果不想去,我们就不去了。”

“没事,去吧,省的秦豫又发神经。”谭果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对上古青桐有些担忧的眼神不由咧嘴一笑,“我没事,我只是怕麻烦,青桐,我忽然发现秦豫就跟强力胶一样,这黏上去了估计就撕不下来了,一想到日后无穷无尽的麻烦,我好想回七局啊。”

看着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谭果,古青桐不由笑了起来,秦豫的确是个麻烦,不过谭果这性格就配秦豫这样的男人压着,在七局两多年了,古青桐就没看过谭果一日三餐正常过,结果到了南川,有秦豫压着,谭果天天三餐正常了,每个星期还要被秦豫拉出去夜跑两次。

秦豫选的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大宅院,门口还挂着过年时的大红灯笼,木门上贴着红色春联,若不是门楼上悬挂着饕餮小筑的门牌,估计都想不到这会是一家餐厅。

“咦,这么巧?”谭果等古青桐停好车之后,刚走到大门口这边就看到秦豫和几个人在大门外寒暄,除了熟悉面孔的戴虎之外,还有一个人正是关煦桡。

戴虎有点蔫蔫的,耷拉着头,实在是懒得听几人的寒暄,目光正四处游移着,当看到从停车场方向走过来的谭果和古青桐时,戴虎只感觉一股子怒火蹭一下涌了上来,直接向着谭果奔了过去,“你还敢来?”

要不是这两个人,自己怎么会被抓到派出所,虽然现在是出来了,但是却被大伯给骂的狗血喷头,还扣押了自己的车子,冻结了自己所有的银行卡,这会看到罪魁祸首,戴虎那火气怎么都压不住。

“这餐厅被你给包了?”谭果笑眯眯的回了一句,看来这二世祖在南川果真有点本事,才抓进去不到两个小时就放出来了,不过看他这灰头土脸的模样,只怕没少被家里头训。

一看谭果这笑容,戴虎气的眼睛都瞪大了,要不是她们多管闲事将强义民送到了第一医院,自己也不会去他的病房里闹,最后被姓关的副市长给抓了正着!而且自己之前答应了要给田少出口恶气,结果却把自己给弄到派出所了,丢脸丢大发了的戴虎更是将谭果恨的咬牙切齿。

“戴虎!”喝斥戴虎的是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五十来岁,面容和善,虽然在怒斥戴虎,可是看得出他本身是个性子随和平顺的人。

戴至诚叹息一声,抱歉的对关煦桡开口:“这个侄子被我惯坏了,总是屡教不改,让关副市长和秦总裁见笑了。”

在戴至诚这个大伯面前,戴虎立刻蔫了下来,只是不甘心的对着谭果喊了一嗓子,“这里消费很高,你有钱吗?别想着吃霸王餐!”

和戴虎这种没脑子的计较绝对是吃饱了撑着,所以秦豫难得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转身向着谭果走了过去,打算牵着她的手,戴虎除非真没脑子,否则他就该知道有些人不是他能得罪起的。

谭果咻一下将手抽了回来,以前倒不觉得有什么,被牵一下手也不会少一块肉,但是关煦桡就站在不远处,谭果只感觉脸上有点发烫,莫名的有些羞恼和尴尬。

眉头倏地一下皱了起来,秦豫顺着谭果的视线看了过去,当看到关煦桡时,秦豫瞳孔更为危险的紧缩了两下,刚刚在门口碰到戴至诚,秦豫只是打个招呼,却没有想到和戴至诚吃饭的这个年轻人正是谭果口中的青年才俊——关副市长。

诚然关煦桡在秦豫眼中的确不差,年纪轻轻就能任职副市长,不管是他捡了个便宜意外得到这个职位,还是因为他的能力,秦豫一贯只看结果,关煦桡的确强。

但是当秦豫发现谭果过于在意关煦桡时,表情就有些复杂了,尤其秦豫知道之前在伊丽莎白酒店对谭果英雄救美的人就是关煦桡,原本诡谲的表情变得愈加危险莫测,这接二连三的碰面不是刻意布置的那就是巧合、是缘分,一想到谭果和其他男人有种莫名其妙的缘分,秦豫嘴角扬起一抹让人看不透的浅笑。

“关副市长,好巧啊。”明显感觉到秦豫又要发神经了,谭果下意识的就避到了关煦桡身边,没办法小时候养成的习惯,一般干了坏事,谭果都会无辜的躲在关煦桡他们身后,将黑锅甩给他们背,美其名曰这是培养这群男孩子的绅士风度。

“的确很巧。”关煦桡温和一笑的向着谭果伸出手,平日里都死宅在家里的谭果竟然也会出门吃饭,真的不容易啊,难怪二哥一直没有对秦豫出手,他们平日里都太纵容着谭果,因为舍不得下狠手,谭果这性子就被养的越来越宅了,想必二哥就是这样的打算,自己舍不得只好借着秦豫的手。

总感觉关煦桡笑的意味深长,谭果脸红了红,这种谈恋爱被家里人给碰见的感觉真的很尴尬,不过随即又不满的瞪了一眼关煦桡,没大没小的,还敢打趣姐姐了!

哼哼两声,谭果伸出手和关煦桡握了一下,然后狠狠一个用力,警告关煦桡不许再用这种诡异的眼神打量自己了,不就是谈个恋爱而已,秦总裁虽然有点神经,但是也称得上是优质男人了。

她还会脸红!秦豫笑的愈加危险,谭果看起来软绵绵的,其实脸皮厚的很,可是她和关煦桡握手却脸红了,那种羞赧尴尬的小女孩姿态,秦豫危险的眯着凤眸,谭果竟然喜欢这种温和儒雅的男人?

“相请不如偶遇,秦总,不如一起吃个饭吧?”戴志诚笑呵呵的开口,他之所以会宴请关煦桡吃饭,说是给戴虎这个不成器的侄子赔罪,其实也是为了和关煦桡打打关系,想必秦豫也不会拒绝,毕竟在南川做生意,不求和上面的人关系多密切,至少不能交恶。

“好啊,让戴总破费了。”秦豫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谭果和关煦要还握在一起的手,凤眸眯了眯,他忽然发现谭果的确喜欢这一类型的男人,之前和佘政关系挺好,现在又是关煦绕。

一行人一起进了餐厅,一个穿着职业套转的女人立刻快步从屋子里迎了出来,“戴总,包厢已经安排好了。”

“吴秘书,你带路吧。”对于自己身边这个能干的秘书吴卉,戴志诚还是非常喜欢的,一来吴卉也是凤村出来的高材生,同一个村子里的人算起来都是沾亲带故的,能照顾肯定要多照顾。

二来是吴卉的确有能力,戴至诚这些年生意做的大了,人也有些的疲倦了,他没有儿子,唯一的一个女儿只喜欢古玩古董的,对做生意没兴趣,而戴虎这个侄子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所以黛至诚更看重吴卉这个秘书。

用餐的环境的确很雅致,淡淡的花香弥漫在四周,木制的建筑透露出风雅的古韵,菜色偏清淡,但是口感极好,谭果反正是吃的挺欢。

男人聚餐说着说着肯定会谈到事业,谭果懒得听这些,“我失陪一下。”对着古青铜使了个眼色,两人起身打算去外面走走。

“吴卉,你躲什么啊?只要你嫁给我了,日后我大伯的产业不就是你和我的,以后就是我们儿子的。”走廊里戴虎色眯眯的笑着,将去洗手间的吴卉堵在了走廊里,一手轻佻的要摸上吴卉妆容精致的脸。

“啊!放手放手!快放手!”咸猪手还没有摸到吴卉的脸,突然感觉手腕被人从后面反扭住了,剧痛袭来的戴虎立刻叫着求饶。

回头一看笑眯眯的谭果,蓦地想到她将田舫给打的双手双脚都断了,戴虎顿时怂了,“姑奶奶,我的姑奶奶,你轻一点啊……手要断了……要断了……”

“快滚!”谭果松开手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果真秦豫说的一点不错,和这种没脑子的二世祖计较真的是吃饱了撑着。

一得到自由,戴虎咻一下蹿出去多远,忌惮的看着谭果,又感觉丢了面子,于是狠狠的扬了扬拳头,“你给我等着!”喊完话之后再次火烧屁股般的逃走了。

吴卉松了一口气,对着谭果和古青桐感谢着,“多谢两位了。”

“没事,我看戴总不是那种纵容家里人的老板,你要是再遇到这种情况直接和戴总说。”谭果救得了吴卉一次,救不了第二次,戴虎明显就是个精虫上脑的,只要见到长得漂亮的女人就忍不住去调戏,吴卉身为戴至诚的秘书估计没少被他骚扰。

“我知道,不过还是要感谢谭小姐和古法医。”吴卉郑重的道谢着,对上谭果诧异的表情解释道:“早上被戴虎撞伤的算是我旁系的叔伯,如果不是两位,只怕强叔就有生命危险了。”

谭果这才知道强义民是凤村的人,而戴志诚和吴卉也都是凤村的人,吴卉笑了笑继续开口:“这些年强叔看病的钱一直都是戴总资助的,包括我们村里的公路、孤寡老人的赡养,这些都是戴总出的钱。”

戴志诚绝对算是最有良心的民营企业家,他旗下的凤食品公司几乎占据了华国果干、罐头和蜜饯销售的半壁江山,凤村能成为华国十强村的称号也是因为戴志诚的一人先富尔后带动全村发家致富。

而每年凤食品公司都要拿出数千万来做慈善,首先受益的自然就是村里的人,然后就是全国的贫困生,还有那些需要大病救助的贫困者,戴至诚几乎将公司利润的一半拿出来做了慈善。

难怪秦豫对戴至诚态度很不错,看来的确是因为戴至诚的人格魅力,毕竟这年头能将数千万拿出来做慈善的确不容易。

这边谭果三人在院子里随意的走着,半个多小时之后重新回到了包厢,而此时,另一处包厢里,窗户边站着一道纤细的身影,目光一直盯着院子里的谭果,直到谭果回去了这才收回了目光。

“那就是谭果?秦豫现在的女朋友?”女人坐了下来,说话的腔调有些的怪异,和那些外国人的口音几乎如出一辙。

“是的。”坐在女人对面的是一个戴着鸭嘴帽的男人,若是马宝在这里,必定会认出来这就是他经常联系的旺仔,打探消息什么的最为灵通,此刻旺仔低着头继续开口:“秦豫是去年才回到南川的,一回来就建立了龙虎豹保全公司,因为之前失踪了六年,秦家人都以为秦豫死亡了。”

说到这里,旺仔偷偷瞄了一眼脸色晦暗不明的女人,总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危险感,但是冲着对方给出的十万块酬劳,旺仔压下心里头的不安,“最新的消息是秦总裁当年和唐家大小姐唐毓婷登记结婚了,但是因为秦总裁失踪,后来秦老爷子做主,唐大小姐和秦总裁解除了婚姻关系,后来唐小姐和京城柯三少订婚了。”

“唐家啊?”女人咯咯的笑着,染着大红豆蔻的长指甲慢慢的刮着桌面,发出细微却刺耳的声音,“唐家一贯都是利益至上,秦豫失踪六年,唐家肯定要解除婚约,一女二嫁!也就唐家做的出这样的丑事!”

旺仔错愕的瞪大了眼,一女二嫁?别说唐毓婷和秦豫的婚约只是有名无实,就算真的结婚了有孩子了,那也能离婚,这年头二婚太正常了,哪里还有这样古板的思想?

“是不是认为我太偏激了?”女人忽然笑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旺仔,“的确,我的思想是有些古板,我认为女人就该从一而终,唐毓婷这样的荡妇最终一定会被浸猪笼的,唐家也不会有好下场。”

旺仔被女人笑的直发毛,他忽然后悔为了十万块钱接下这笔单子了,端起桌上的茶水快速的喝了一口,“那个您还有什么想知道的?”最后一次性说完自己就可以走了。

“没有了,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女人笑着摇摇头,目光再次看向了窗户外,谭果也不是好东西,一个当保姆的竟然勾引男主人,在古代这种敢爬床的丫鬟都会被当家夫人乱棍打死。

旺仔一听到可以走了,忙不迭的放下茶杯抓起椅子上的大黑包就向着门外走了去,再待下去,旺仔担心自己都要神经错乱了,这个女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半个小时后,旺仔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公寓,倒在沙发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后有些疲倦的闭上眼,而旺仔的眼睛就再没有睁开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