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闹翻天了/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看到面容俊朗的关煦桡走进会议室之后,廖老的视线如同刀子一般一刀一刀的戳在了关煦桡身上,就是因为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杂种,害得自己大孙子升迁之路被阻了!

当年廖家要将廖家三代第一人廖翔宇放到地方上去磨练,刚愎自用的廖老就是第一个反对,他的大孙子何必和那些没背景的家族一样,将小辈放下去一点一点的磨练,这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想当年谭骥炎不也是直接担任了帝京副市长,这还是帝京,现在谭骥炎是什么身份?就算是廖老那也是只能仰望了,当然廖老也知道他的大孙子虽然和谭骥炎不能比,但是在其他城市任职一个市长还是可以的,哪里需要从基层一点一点的往上爬。

听到廖老的话,廖家其他人都是直接无语了,他们廖家的身份和当年的谭家能相提并论吗?那可是帝京谭家!撇开谭老爷子在帝京军方说一不二的地位不说,谭骥炎那是什么人?

廖翔宇的父亲和谭骥炎是同一辈的人,帝京多少青年才俊,当初对谭骥炎那都是仰望的,这个男人直接将同辈人远远的甩在了后面,成为了整个帝京最耀眼的神话。

廖翔宇虽然优秀,可是拿他和谭骥炎比,说出去只会让人笑掉大牙,更何况如今的帝京在谭骥炎为首的一群人治理之下,已经不再是世家豪门的一言堂,凭实力凭能力说话,帝京家族的小辈基本都是放到地方上去摸爬滚打了。

如果能地方上的事情和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还指望直接来帝京工作?到时候被人卖了估计还给人数钱呢,所以廖翔宇最终还是下放了,在基层磨练了五年。

廖家也感觉差不多了,所以开始给廖翔宇架桥铺路,瞄上的就是南川副市长这个位置,谁曾想最关键时候被关煦桡给摘桃子了,也难怪廖老现在看到关煦桡就跟看到掘了他廖家祖坟的仇敌一般。

陪同关煦桡一起下来视察的除了市委相关部门的一些领导之外,就是负责接待的丰浒县大大小小的领导,他们都是半路接到武局长打来的电话。

原本梧桐村的村民闹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大家也没有多在意,谁曾想这一次竟然撞到枪口上了,所以丰浒县的领导班子,此刻一个一个眼神惶恐着,唯恐处理不好这事直接被撸下去了。

“各位老领导、关副市长,这一次的事情是我管理失职造成的。”丰浒县的一把手第一个站出来认错,不管事情起因是什么,发生在丰浒县,那就是他这个一把手的责任,“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我检讨,也接受组织的任何批评。”

“和你没关系,有些人说是公司的老总、企业家,其实就是黑社会性质的恶势力,仗着上面有人,就敢无法无天、藐视法律,哼,雇佣黑社会殴打公司老员工,殴打想要讨公道的无辜村民,这不是你们丰浒县领导班子的问题,是有些人的胆子太大了!”

廖老将会议桌拍的咚咚响,一点掩饰都没有,直接将谭果定性为了黑社会老天,至于她背后撑腰的人,在场这些老领导们心里头清楚,这脏水从一开始就是冲着关煦桡去的。

正道歉的丰浒县一把手赵书记傻眼的愣住了,他来蔬菜基地之前设想过各种局面,甚至想过最严重的情况自己会被就地免职,可是怎么听这话将责任从自己头上撇开了。

关煦桡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廖老在针对自己,拍了拍赵书记的肩膀,温和的笑着,“这位老先生是?”

“我是……”廖老脖子一梗,然后卡壳了,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面说,这一次老干图里十多个人,除了韩老和叶老还有职务在身之外,廖老这些都已经退下来了。

关煦桡这么礼貌的一问,廖老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脸涨的通红,不知道是恼的还是气的。

“关副市长,这几位老先生貌似是来凤村旅游的,因为看到有村民聚众闹事,所以才过来看看的,应该算是好心人吧。”谭果笑眯眯的接过话,毕竟从头到尾这些老一辈都没有表露身份,那谭果自然就将他们当成普通人了。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关煦桡认同的点了点头,目光扫过被揍的鼻青脸肿的丁传雄等人,随后向着主位走了过去,“既然骚乱发生了,那今天就当着大家的面拿一个处理结果出来。”

“各位,我是南川市副市长关煦桡,大家有什么话都可以告诉我,今天当着这么多老同志的面,我关煦桡绝对会秉公处理,大家有什么不满、有什么诉求一个一个的说。”关煦桡朗声开口,“丁秘书,你负责记录一下。”

赵大头等人原本就是被丁传雄怂恿的,除了拿到一些钱之外,也是为了巴结丁传雄,可是现在一看这局面,市长都出来了,而且怎么看都像是站在谭果这边的,赵大头几个刺头顿时就怂了。

“关市长,真不是我带头闹事。”赵大头第一个开口,青紫着脸,声音有点哆嗦,谄媚的看了一眼谭果,随后将矛头就指向了丁传雄。

赵大头气恨的开口,如同丁传雄就是他的生死仇敌一般,“都是姓丁的这个老东西让我干的,他说只要我带头闹一闹,将谭老板闹下去,丁传雄就做主将我地里的蔬菜以三倍的价格收购,而且他还给了我两千块钱的好处费,我放在衣柜里还没用,一会我回家就上交给领导。”

“都是丁传雄让我们来闹的,以前他是蔬菜基地一把手,我们都听他的只会,丁传雄说要闹,我们也不敢不闹。”

另一个闹事的老头也连忙开口:“是啊,我们都害怕如果不听命令,丁传雄以后就针对我们,不收我们家蔬菜,我们就是会种地的老农民,大字不认识几个,被姓丁的一恐吓就做错事了。”

“姓丁的还压低我们菜价,不按照合同办事,说什么谁家不卖就自己将地里的菜拖到市场上去卖,蔬菜基地反正能收到菜。”

“而且我们卖了一千斤,姓丁的却让人写上一千两百斤,多出这两百斤的钱都被他贪污了。”

以赵大头为首的七八个村名争先恐后的嚷了起来,唯恐自己说慢了,就被市里大领导给抓起来了,再说之前被揍了一顿,其实赵大头他们都老实多了。

他们闹来闹去,也就是为了多弄几个钱,再加上丁传雄给了好处费,谭果一看又是个好欺负的,这不就来闹事了,哪里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被揍的鼻青脸肿的,虽然都是皮肉伤,没有伤到筋骨内脏,但是也痛那。

丁传雄气的心脏都痛了,凶狠狠的目光吃人般的盯着倒戈的赵大头,他这么一说,丁传雄的罪名就严重了,煽动群众闹事,这要是往大里说都能判个一两年的,好在是没出人命,否则丁传雄估计现在就被公安机关给拷起来了。

廖老也气的够呛,这脏水就是要泼关煦桡的,现在丁传雄成了罪魁祸首,关煦桡这个才上任的副市长是一点责任都没有了。

“不管怎么样,你们公司让打手殴打村民和员工都是犯法的行为!”廖老恶狠狠的插过话,将凶悍的目光直逼谭果,“什么保全公司?呸,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实质就是黑社会,用暴力手段让村民屈服,然后诬陷无辜的员工!什么贪污不贪污的我不管,我今天就问你,你们公司这些打手是不是殴打了无辜百姓?”

强势的逼问谭果之后,廖老倏地一下将目光转向了武局长,“你是公安局的,你来说这些无法无天的暴力分子要怎么处理?”

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武局长想死的心都有了,吞了吞口水,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如果涉嫌殴打他人,轻伤一般酌情处理,可以治安拘留几日,适当给一些赔偿,如果是重伤,构成刑事犯罪的,公安机关有权追究其刑事责任。”

武局长看了一眼笑容温和的关煦桡,又连忙补充了一句,“不过如果是正当防卫,或者是防卫过当,按照实际情况来考虑。”

“你这话等于是放屁!”廖老火大的直接爆粗口,按照屁实际情况,他这话说了等于是没说,廖老要的就是直接将谭果这些黑社会团红给抓起来,然后将关煦桡牵扯进去问责!

被骂的武局长缩了缩头,低头不说话了,目前情势不明,多说多错、少说少错,反正被骂几句总好过丢了岗位。

看着笑眯眯的谭果,再看着一脸温和老实的关煦桡,廖老有种一拳头打到棉花里的憋屈感,恼火之下,直接看向叶老几人,耍无赖的开口:“韩老、叶老,这事你们看怎么处理?”

“蔬菜基地的员工贪污就交给工商、公安局去调查,至于今天的事。”叶老看了看四周,“该赔偿的就赔偿医疗费和营养费,以后行事要注意一点,不要太简单粗暴。”

目瞪口呆的廖老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叶老竟然就这么轻飘飘的处理了这件事,赔点医疗费那根本不算处罚,而且廖老的最终目的还是关煦桡,此刻更是不管不顾的嚷了起来。

“但是首要嫌疑人谭果必须接受公安机关的调查,涉事的相关黑社会成员暂时治安拘留,至于关煦桡,身为南川的领导干部,没有尽到该尽的职责,和黑社会团伙勾结,差一点造成了重大公共安全事故,停职接受党内调查。”

叶老脸色不由的一沉,廖老头这是不择手段了,为了达到目的连面子都不要了,一旁韩老和其他几人也都是眉头直皱,明眼人都看得出今天这事是怎么回事,廖老头这样处理也太不要脸了。

一直在会议室门口偷听的老铁头第一个暴脾气的踹开门冲了进来,直奔廖老而去,一把抓住他的衣服领口将人从座位上拎了起来,唾沫横飞的怒骂起来,“放你娘的狗屁!你他妈的根本就是在找茬!行啊,要抓你就抓我,老子倒要看看今天谁敢来抓我!”

骂完之后还不解气的老铁头一拳头向着廖头招呼了过去,“老子今天就揍你了,怎么着?你想怎么着?”

“对,看他们能怎么样?”其他七局的老头们也都火大的冲了进来,直接将被打蒙的廖头围了起来,“再敢唧唧歪歪的,揍到他服气为止!”

“欺负我们局……我们老板!干死这丫的!”

“对,出了事我们负责!”

廖老捂着被拳头砸中的右眼,左手直接向着老铁头的脸抓了过去,简直是奇耻大辱!这辈子廖老都没有人被人当众揍过。

老铁头只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手一摸,指尖上都是点点的血迹,被廖头将脸给抓花了,老铁头恼火的骂了起来,“你他妈的是老娘们吗?打架还上爪子?”

一时之间,场面彻底的乱了!谭果无语的看着一群精力充沛的手下,头痛的揉了揉眉心,难道真的是在七局憋的太久了,所以一个个的火气都这么大?

一个小时之后。

在调查了蔬菜基地门口的监控视频,武局长这边可以肯定真正动手的其实就是老铁头他们,顾大佑他们这群真正的保镖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手,所以无奈之下只好将一群火气暴躁的老头都带到县公安局接受调查。

至于被揍了一拳头的廖老直接两眼一翻的厥过去了,柯三少连忙让人开车先送到县医院了,吸了氧之后,因为县医院环境不行,又送到市医院的高级病区,至于关煦桡和谭果这两个“罪魁祸首”,暂时接受检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当廖老住到了一院的高级病区,和田舫成了左右邻居后,整个南川都知道谭果干的“好事”了,廖老这一行人的身份也紧接着曝光出来。

了解到内情之后,南川的豪门世家都暂停了和秦豫公司的合作,有些胆小的家族甚至和秦家的关系都疏远了,唯恐被这场无妄之灾波及到。

古民居。

“你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那!”罗非鱼无语的看着盘膝坐在沙发上吃零嘴的谭果,自己只不过和先生去邻市开了会,然后回来南川的天都要变了。

“这事不能怪谭小姐,是那些人故意挑事。”身为当事人的顾大佑瓮声瓮气的开口给谭果辩解着,“当时那种情况,只能靠武力镇压,而且住院的廖老头根本就是故意找茬,就挨了一拳头,然后赖在医院都一个星期了,还不出院。”

“你这个大傻个!你以为别人和你一样壮的跟山一样吗?”罗非鱼没好气的瞪着表情无辜的顾大佑,越想越是无奈,“那是帝京廖家的老一辈,曾经干过W省的一把手,现在虽然退下来了,那也是个不能得罪的大人物,你们倒好,一拳头将人眼睛给打成熊猫眼了。”

谭果和顾大佑一想到当时那情形,顿时咧嘴笑了起来,当时那叫一个混乱,七局的老铁头原本就是暴脾气,哪能受得了廖老明着针对谭果,这不就将人给揍了,然后被廖老将脸给抓花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老铁头的第二拳头还没有抡过去,廖老白眼一翻厥过去了。

“你们还笑!”罗非鱼感觉自己这一个星期头发都白了好几根了,可是谭果是他们家先生的小心肝,罗非鱼哪里敢得罪,顾大佑这个傻大个,表情憨憨的一笑,罗非鱼什么气都没有了。

“谭果,你老实说那群打人的老头是你从哪里弄过来的?”负责善后的罗非鱼是真的被谭果给弄怕了,这幸好她喜欢宅家里,这要是整天爱出去玩,估计整个南川都要被谭果给搅和的天翻地覆了。

因为特事特办,再加上谭果提供的证据齐全,又有叶老和韩老坐镇,廖老和田家也不敢玩鬼,所以丁传雄这些人的贪污已经是铁证如山,再加上赵大头这些村民的口供,丁传雄直接被公安机关收监了。

所以谭果这边当时虽然打了丁传雄他们,但是也不能算是有罪,毕竟丁传雄可是个贪污犯,还恶劣的煽动几百号村民闹事,按照当时危机的情况,不将丁传雄这些罪魁祸首制服了,当天绝对要出好几条人命,到时候整个南川大大小小的领导都吃不完兜着走。

但是偏偏老铁头他们将廖老给打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叶老和韩老他们也不好明着将人释放了,所以事情就僵持住了,廖老死不要脸的住在医院不走,今天心脏痛,明天血压高的,所以老铁头他们也就一直被关押在县局。

“以前部队退下来的,因为退休了没事做,被史前带到南川来了。”谭果喀嚓一声咬碎了小核桃,“他们你不用管,史前打了招呼,在县局那边没什么事,对了,我的蔬菜基地到底是个什么说法?”

因为廖老死咬着谭果的蔬菜基地是黑社会性质的,要求南川市委直接查封,可是关煦桡却坚定不移的站在谭果这边,虽然廖头影响力更大,可是他没有证据,就凭着一张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要查封一个公司,也的确有些过了,所以市委这几天就跟菜市场一样,有支持的有反对的,简直就是乱套了。

听完罗非鱼的话之后,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这越乱越好,煦桡正好可以看出哪些人有能力也有原则,至于那些无原则巴结廖家的,日后正好将人给踢出去。”

刚说的口干舌燥的罗非鱼端着茶杯一愣,回头呆呆的看着自言自语的谭果,有那么一瞬间,罗非鱼感觉谭果是故意纵容老铁头他们打了廖老,故意将局面弄混乱,可是转念一想,罗非鱼又感觉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就谭果这又懒又宅的性格,她怎么可能有这么敏锐的政治直觉,而且谭果年纪轻轻的,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大局观来操控事件的发展,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对了,秦豫什么时候能忙好?我打算去医院探望一下廖老。”谭果将核桃壳丢在果盘里,拍了拍手,活动了一下身体,这都过去一个星期了,不管如何自己这个小辈也该去医院探望一下。

罗非鱼怀疑的看着谭果,事情过去一个星期了,外面乱成了一锅粥,罗非鱼也询问过秦豫是不是该让谭果去医院探望一下?毕竟这事算起来也是谭果这边先动手打了廖老的。

可是秦豫纵着谭果,谭果说不去,那就不去,现在她突然改变主意了,罗非鱼怎么看都感觉谭果不是去医院探望病人的,分明像是去示威的。

书房,罗非鱼敲门进来后,秦豫正在处理件,“先生,谭果打算去医院探望廖老,问你什么时候有空。”

“她打算去医院?”秦豫从件堆里抬起头来,瘦削却俊逸的脸上带着几分诧异,沉吟半晌后开口:“既然如此,你去准备一束鲜花,一个果篮。”

“嗯。”罗非鱼点了点头,犹豫的看了一眼秦豫,还是开口问道:“先生,谭果真的不是去踢场子的?”

就谭果那漫不经心的样子,罗非鱼怎么看都感觉谭果不是真心去探病的,现在局面已经够乱的了,罗非鱼真害怕谭果再去大闹医院,然后局面彻底一发不可收拾了。

“一个廖家还不足为惧。”秦豫清冷的声音响起,将手头的件合了起来,别说这件事是廖老故意挑起来的,就算是谭果真的不对,秦豫也会将人互到底,在南川还轮不到廖家来说话。

好吧,先生和谭果根本就是一伙的,一个要杀人一个准会递刀,一个要放火一个肯定帮忙点火,既然先生不怕惹麻烦,罗非鱼这个当下属的也不会越界。

第一医院这个星期是真的人来人往的热闹,田舫还在病床上躺着,廖老就躺进来了,而且这两人还都是被谭果给弄进医院的,要论惹祸本事谁家强,省南川找谭果!

“廖老,你好点了吗?”柯三少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田舫到了隔壁病房来探望廖老,比起手脚还打着石膏,吃饭都要护士喂的田舫,廖老虽然眼眶还有点淤青,但是身体是完全没事,只是因为目前局面僵持住了,廖老的脸色一直很难看。

“我没事,倒是你好点了没有?”廖老躺在病床上,同情的看了一眼田舫,不屑的开口:“你们田家也太怕事了,一个谭果还能翻了天,竟然让你吞下这口恶气。”

田舫表情变了变,田家论起来还没有廖家实力强,更何况田舫只是田家最不成器的小儿子,而当面指责他的是廖家的廖老,田舫心里再不高兴也只能忍了,更何况他心里头清楚,这个仇不是不报,只是时机不对,家里不能为了私人恩怨而搭上整个家族的前途。

“这个谭果还真是无法无天!”柯三少叹息一声的开口,他是真的佩服谭果,就算在帝京,那些纨绔子弟也没有谭果这本事,连廖老都敢打,廖家如果不找回这个场子,那就真的没脸在帝京立足了。

田家能忍,因为毕竟被打的是田舫,是个小辈,田家还能打个马虎眼,说是小辈之间的胡闹,他们当大人的也不好介入。

可是廖老被打这事本质就不同了,这可是廖家的老一辈,是廖家的脸面,就算那些职位比廖老高的,见了廖老也多了几分恭敬,谁知道谭果连廖老都敢打,这也是因为谭果整天宅在古民居里不出门,秦豫又蠢到极点的派保镖保护着谭果,否则谭果现在手脚是不是齐全的都不一定。

一听到谭果的名子,廖老脸色刷的一下阴沉到了极点,原本他是打算利用谭果这事将关煦桡给拉下马,谁知道最后弄成现在这种情形,一想到韩老和叶老还偏帮着谭果,廖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不是因为叶老和韩老,关煦桡早已经被停职调查了,哪像现在这样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甚至不怕死的继续维护谭果,廖老眼神愈加的阴沉。

哼,姓关的那小子不会以为有军方的人罩着,他就天不怕地不怕了,呸,他既然已经军转干了,部队的手再长也伸不到地方来,更干扰不了地方行政的决定和命令。

住院的是田舫时,秦家直接派了秦天霖过来探病,可是这一次住院的是廖老,秦老爷子亲自带着秦天霖来一院探望。

“哼,当不起秦老爷子你的探望,我也没什么大事。”廖老阴阳怪气的开口,其实他心里头也清楚这事自己做的不地道,廖老要对付关煦桡,却拿谭果开刀,污蔑秦豫的保全公司是黑社会,这是廖老理亏,

廖老行事不是不周全,他只是根本没有将南川秦家放在眼里,自然不会想着完全的计谋,秦老爷子第一次来医院的时候,廖老还想要将火气发到秦老爷子身上,可是当时叶老和韩老却和秦老爷子寒暄,看起来关系还不错。

廖老一下子就警觉到了不对劲,秦家如果真的不值一提,叶老和韩老不会和秦老爷子如此熟稔,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因此廖老也不好针对秦老爷子,但是依旧有些意难平,所以说话的语气有些的冲。

“于情于理都是我那大孙子做的不对。”秦老爷子叹息一声,缓缓开口道:“被一个女孩子迷的神魂颠倒,廖老你生气也正常。”

廖老眼神微微一变,秦家的事廖老也让人调查了,秦老爷子一直偏爱秦豫这个孙子,也直言说他是秦家的继承人,但是此刻听老爷子的语气,分明也是打算和秦豫撇清楚关系,这样一来,廖老要有所行动也不必要顾虑着秦家了。

一旁充当背景板的柯三少和田舫对望一眼,心里头也明白了,秦老爷子是真的打算放弃秦豫了,也对,之前得罪了田家,老爷子虽然让秦天霖对田家表了态,但是为了不寒了秦豫的心,老爷子还将蔬菜基地送给了谭果,也算是一个弥补。

可是谭果惹事的本事越来越大,这一次连廖老都打了,秦家为了不被谭果牵累,秦老爷子只能狠心将秦豫给舍弃掉,如果秦家只是单纯的一个商业豪门,即使秦老爷子表了态,廖家也会迁怒到秦家,将秦家一锅端了。

但是秦老爷子和叶老、韩老关系密切,廖老知道秦家不好对付,既然秦老爷子愿意舍掉秦豫这个长孙,廖老自然接下这个人情,只对付秦豫就容易多了,一个保全公司,虽然在国际上有相当的影响力,但是在华国这块土地上,秦豫的根基还是太浅了。

谭果和秦豫拎着果篮拿着鲜花上门时,病房里气氛挺和谐,柯三少舌灿莲花的活跃气氛,秦天霖在一旁衬托着,秦老爷子和廖老有心交好,所以几人算是相谈甚欢,听到敲门声,柯三少率先站起身来,“我去开门,肯定是又来探望廖爷爷的。”

结果打开门,当看到门口的谭果和秦豫时,柯三少表情微微一变,之前他想过和秦豫拉拢关系,让秦豫成为自己的一个助力,谁知道秦豫敬酒不吃吃罚酒,柯三少也歇了这个心思,此刻再看到秦豫,柯三少不由自主的想到唐毓婷,顿时有种吃了苍蝇的诡异感。

“你们来做什么?给我滚出去!”廖老一看到谭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抓起床头柜上的茶杯就向着门口的谭果和秦豫砸了过去,怒声咆哮着,“给我滚出去!”

“我是来道歉的,不管如何,我不该让手下人打了您老。”站在病房门口的谭果避开飞过来的茶杯,表情无辜的解释着,“尊老爱幼是我国的传统美德,这一点我必须得道歉。”

病床上廖老一听这话气的直发抖,若动手的是顾大佑这些保镖,廖老直接能将人给抓起来,偏偏动手的老铁头年纪比廖老年纪还要大,两个老头打架,就算是警方也不能说谁对说错,真的较真起来那也是廖老太没用、不经打,挨了一拳头人就厥过去了。

“你给我滚出去,不要以为你找几个黑社会当靠山,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你这样的人,早晚要进监狱!”廖老恶狠狠的开口,生吃了谭果的心都有了,她还敢来医院气自己,真是活腻了,“你给我等着,不把你抓起来,我今天就不姓这个廖!不要以为没有证据,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我告诉你,要抓你,我不需要任何证据!”

“好了,廖老头,一把年纪胡说什么!”韩老阻止的声音传了过来,再不阻止一下,廖老头是越说越没谱了。

正耍威风的廖老一愣,随着谭果和秦豫垮进门来,叶老和韩老都站在后面,而更后面的则是南川的市委领导们,关煦桡就站在其中,廖老的脸一下子就变色了。

“廖老,您不要生气,刚刚上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关副市长他们,所以我们就一起来探望您了。”陶沫笑眯眯的开口,打死不承认她是故意害廖老丢脸的。

其实论起来谭果肯定没资格走在叶老和韩老他们前面,但是谭果一脸陈恳的说她是害廖老住院的元凶,为了表现诚意,自然要第一个进门道歉,然后廖老一看到谭果,那是新仇旧恨都涌上心头,脱口而出的话是收不回来了。

铁青着脸,廖老气狠了,靠在床上半天不说话,谭果是故意的,叶老和韩老肯定也是故意的!否则他们为什么不提醒一下柯家小子,如果知道还有其他人,廖老怎么可能骂出这番话来。

叶老和韩老的确是故意的,且不说一开始廖老就算计了大家,想利用大家来将关煦桡拉下台,现在闹成这样,他故意赖在医院不出院,整个老干团的行程都被耽搁了不说,关键是这事是廖家的私事,他偏偏要把黑的说成白的,不择手段的将关煦桡拉下来,让廖翔宇顶上去。

这就太过了,关煦桡才上任一个月,什么错误都没有犯,而且是军转干的,廖老这么干分明就是欺负人,军方那边能同意吗?以后军转干的同志还怎么在地方上开展工作?大家都学廖老这样栽赃陷害的,那不就是乱套了。

谭果笑着将果篮和鲜花放到一旁,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秦老爷子和秦天霖,自己和秦豫被廖老骂的狗血喷头,秦老爷子和秦天霖倒是相安无事,看来老爷子彻底放弃秦豫了。

“廖老,如果没事就出院了吧,大家还要继续下面的行程,这样耽搁下去……”韩老话刚说了一半,一旁南川市领导班子的手机几乎在同时响了起来。

众人一愣,也顾不得场合不对了,连忙接起电话,听着听着,脸色刷刷的都变了,看向谭果的眼神是无比的诡异。

“出什么事了?”叶老率先开口,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谭果,这姑娘该不会又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了吧。

“叶老,刚刚丰浒县打来电话,驻25团的人到了丰浒县公安局,说被关的是他们团长的老领导。”关煦桡这边刚一开口,其他几人也接着开口,内容都是一样的。

在省驻扎的各个军团的领导都到了丰浒县,理由是一样的,他们老领导、曾经的教官、老政委被抓了,他们就是来了解情况的,可是说是了解情况,那一辆辆的军车,荷枪实弹的大兵,就差没将武局长给吓尿了。

叶老和韩老对望一眼,然后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谭果,叶老之前就猜测到老铁头他们不一般,此刻哭笑不得的开口:“小姑娘,那些人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呃,史前之前在帝京找的,听说都是退休后没事做的,没钱养老,然后刚好蔬菜基地缺人了,史前就将他们带到南川来工作了,也算是打发时间。”谭果一字一字的开口,眼睛睁的大大的,表情异常诧异而无辜,似乎也是刚刚才知道老铁头他们身份非同一般。

这边叶老的话还没有问完,他的手机也响了,一看上面显示的号码,叶老同情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廖老,转而接起电话,“老首长,您好……不……只是误会,老首长您放心,怎么可能是针对军方呢……”

即使是叶老也只能陪着笑脸解释着事情的经过,然后毕恭毕敬的挂断了电话,廖老这事真的闹大了,暂时被抓的那群老头来历都非同一般,那可都是退下来的一群老功臣,获得的勋章都能将军装挂满了,然后他们竟然被地方抓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