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三只凤凰/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躺在病床上的廖老脸涨得通红,若是普通人打了廖老,不管廖老占不占理,只要对方动手了,那就是一个大写的错字,不将牢底坐穿,估计也会被整的够呛,然后悔不当初。

可是老铁头他们的身份曝光了,这群彪悍的老头在退休之前曾经服务过各大军区,手底下教导过一批优秀的士兵,如今这些士兵都已经身居高位,将他们的老领导、老政委、老教官给抓起来了,这不是打他们的脸吗?

俗话说的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部队的教官比起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更值得士兵的尊重,他们交给这些士兵的是克敌制胜的能力、是求生保命的手段。

更何况廖老这件事真的追究起来,完全是廖老的责任,他为了给廖翔宇铺路,那是不择手段的要将关煦桡拉下马,还拿谭果当跳板,被打了那也是活该。

叶老和韩老同情的看了一眼脸成了猪肝色的廖老,不管如何廖老头和他们是一起从帝京出来旅游的,总不能出事之后就丢下廖老头不管,更何况叶老、韩老包括廖老都是从政的,算起来他们也算是同僚,如今廖老被军方那边追问,于情于理叶老他们都要打个圆场,给廖老解围。

“小姑娘,既然那批老同志都是你雇佣的,不如我陪你跑一趟丰浒县,总待在县局也不是办法,这三月的天气到了晚上也怪冷的,别把身体骨给冻到了

盛世医香。”叶老笑呵呵的开口,面容慈和。

叶老这样的身份,对一个小辈如此和颜悦色,那绝对是这个小辈莫大的荣幸,就算是S省的一把手过来了,叶老都不一定能有个笑脸。

“这一次的事算我们欠你一个人情。”韩老更为的爽快,原本这破事都是廖老头弄出来的,之前顾忌着廖老头的面子,韩老也不好明着介入,现在好了,廖老头捅了马蜂窝,活该!

柯三少、田舫还有一旁的秦天霖脸色猛的一变,心里头五味杂陈着,各种情绪翻滚着,谭果何德何能?这可是帝京叶老和韩老的承诺,日后只要谭果不将天捅破了,不管是什么事,叶老和韩老必定会给她解决了。

其实,只要谭果不使用这个承诺,那么叶老和韩老就等于一直欠谭果一个人情,不看僧面看佛面,以后在南川甚至在S省,谁要是和谭果过不去,那就等于是和两个老一辈过不去,这个承诺根本就是谭果的免死金牌。

秦老爷子毕竟经历的多了,此刻虽然也有些诧异韩老的话,不过倒也冷静,只是余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谭果,这个承诺可是非同一般,若是运用得当……

站在病房里的其他南川市的领导班子,一个一个都快嫉妒的眼红了,这个承诺若是给了他们该有多好,那就代表日后的前途坦荡,平步青云不在话下!

被众人各种目光注视的谭果神色依旧平静,嘴角带着浅笑,半点激动之色都没有,似乎根本不知道这个承诺的重量。

目光一转,谭果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韩老开口:“我就却之不恭了,那就让两位老爷爷割爱了,送个东西给我当纪念品吧。”

谭果此话一出,柯三少和田舫、秦天霖恨不能骂天了,她不要这个承诺可以给他们那,这么好的机会,谭果是脑子进水了,要什么纪念品!

叶老和韩老也是一怔,倒没有想到谭果当场就开口了,两人对望一眼,随即笑了起来,看向谭果的眼神愈加的温和,这个小姑娘还真不简单。

“那行,这块手表跟了我三十年了,今天就送给你了。”韩老行事最为干脆,说话的同时就从手腕上摘下这块跟了自己三十多年的手表递给了谭果。

叶老诧异的看了一眼韩老,没有想到他将如此重要的贴身之物给了谭果,叶老也不犹豫了,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支黑色的钢笔,“这支笔也跟了我不少年,今天就便宜你这个丫头了。”

谭果笑嘻嘻的接过手表和钢笔,对着两位老一辈恭敬的道了谢之后,转而将手表递给了秦豫,“这段时间多谢秦总的照顾,我就借花献佛了。”

“关副市长,叶老的钢笔我就转赠给你了,希望你日后可以和叶老一样为国为民、鞠躬尽瘁。”转眼的功夫,谭果将到手的两样东西就送给了秦豫和关煦桡。

“没教养!”病床上的廖头忍不住的说了一句,叶老和韩老的东西,她竟然敢这样转手送出去了,这不是看不上韩老和叶老的东西,所以轻飘飘的就送给别人了。

“你身体没好,就少说几句!”韩老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又想要惹事的廖老头,这小姑娘之前开口要东西只怕就存了转送出去的心思。

韩老和叶老都不是肤浅的人,他们自然知道因为廖老头的事情,秦豫的公司受到了不少的阻碍,关煦桡因为力挺谭果,在南川市委也是被其他人集体漠视了,处境绝对艰难

穿越之农家生活。

如今谭果这样做,日后其他人要针对秦豫和关煦桡也要看看他们手里头的物件,说是两个物件,其实何尝不代表的是叶老和韩老的态度。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这就去丰浒县一趟吧。”叶老率先站起身来开口,看着毕恭毕敬的南川市委领导班子,笑着开口道:“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事不要你们出面,小关你虽然年纪轻,不过办事很有原则,这一点很不错,现在我们的队伍就需要你这样立场坚定的年轻官员。”

赞赏了关煦桡几句之后,叶老和韩老就率先离开了病房了,谭果对着秦豫眨眨眼,然后快步跟了上去,亲密的扶住叶老的胳膊,低声道:“家父让我给两位爷爷问好,说我太调皮,给两位爷爷惹麻烦了。”

谭果声音并不大,所以也就走在最前面的叶老和韩老听到了,两人诧异的一愣,陡然想起谭果的姓氏,脚步不由的一顿,难道是柳叶胡同谭家?

“你这丫头,我就说呢,那些老头怎么那般维护你,这还真是……”叶老顿时哭笑不得,宠溺的拍了一下谭果的头,“你这丫头,我以前听你父亲提过,你这丫头懒的不愿意出门,没有想到你竟然跑到南川来了。”

韩老直接哈哈大笑起来,心情显得极好,“我就说廖老头行事太偏激,这一次踢到铁板了吧?姓关的那小子就是关部长家的吧?”

柳叶胡同那几家,帝京老一辈都清楚,谭家小姑娘在这里了,关煦桡的身份不言而喻了,叶老笑着摇摇头,难怪廖老头的孙子被挤掉了位置,这还真是一点不奇怪,廖老头幸好没有做太过分,否则廖家只怕都被廖老头给牵累了。

两位身份尊贵的老一辈让大家不用跟着,该干嘛就去干嘛,可是众人哪里敢就这么走了,即使是手脚不方便的田舫也被柯三少推着送两位老一辈出去,南川市委的人就更不用说了,若不是这一次的机会,有些人只怕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两位举足轻重的老一辈。

秦豫和关煦桡走在最后面,秦天霖扶着秦老爷子走在两人前面,众人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跟着,然后就看到叶老忽然笑了起来,举止亲昵的拍了拍谭果的头。

而韩老更是放声大笑起来,看得出两位老一辈子对谭果是极其喜欢,这种亲昵慈爱的态度,更像是对待家里的小辈一般。

一时之间,众人心里头五味杂陈着,他们完全不懂谭果怎么就合了两位老一辈的眼缘,这短短几分钟的路程都是笑声不断,而且态度明显比起在病房里和蔼多了。

想到这里,众人余光不由嫉妒的看向关煦桡和秦豫,这两人不但得到了两位老一辈的随身物品,如今谭果还得到两位老辈的青眼,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秦豫的公司和关煦桡的前途日后绝对会一路坦荡。

各大驻扎军团的军车直接包围了县局,荷枪实弹的单兵整齐划一的从县局大门口一直站到了行政大楼里面,那肃杀的脸庞,满是杀气的眼神,再加上端在胸前的枪,武局长腿都哆嗦了。

“赵书记,这事到底要怎么解决?”走廊里,武局长求救的看着赵书记,原本关押老铁头他们,武局长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上面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处理意见,武局长只能好吃好喝的供着老铁头他们,至少鸡腿是管够的。

结果半个小时前,502团的团长带着手底下十多个大兵抵达了县局,根本不给武局长问话的时间,直奔县局的拘留室而去,十多个大兵更是荷枪实弹的守在拘留室外的走廊里九色莲。

然后的然后……武局长的脑子都不够用了,S省的几个驻扎军团像是约好了一般,在半个小时内都到达了县局,和502团一样,端着枪的士兵守在外面,他们领导直接进了拘留室,武局长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是要将县局给一锅端的节奏吗?

“你冷静一点,这事我们是没资格过问,上面会解决好的,一切听从上面的安排。”赵书记第一次有种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无奈感。

“赵书记,你说那个谭果到底是什么来头?”武局长压低声音问了一句,这话憋在他心里都一个星期了。

说实话,对蔬菜基地的事,武局长也是门儿清,丁传雄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管理蔬菜基地这些年没少压村民的菜价,谭果一接手蔬菜基地,丁传雄就和二十多个中层领导集体辞职,这分明是以退为进的要挟谭果,还有赵大头他们也是收了丁传雄的钱所以才会煽动村民去闹事。

武局长在知道了廖老的身份之后,他第一感觉谭果完了,秦总裁的公司估计也完了,闹的严重了,估计关副市长也得完了,谁让他力挺谭果。

可是谁知道僵持了一个星期,蔬菜基地都没有被相关部门查封,武局长顿时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谭果背后得有多大的力量才能扛得住廖老的打击报复。

结果一看走廊里那黑压压一片的大兵,武局长似乎明白什么了,只是武局长看不懂到底是谭果有靠山,还是秦豫能力强,或者是关副市长后台硬,所以才能扛得住廖家的压力。

“这事谁也不清楚,你别管也别问,估计一会上面会来人将这群老同志接走,以后蔬菜基地这边我们就敬着。”赵书记这辈子见的最大的官也就是S省的那些大领导,谁曾想今年算是开眼界了,帝京的几个老一辈子竟然都见到了。

当然,赵书记也明白蔬菜基地这事是几方势力在角斗,他这个县里小书记根本没资格插手,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远着敬着。

叶老和韩老带着谭果一到达丰浒县局大门口,就看见外面一辆辆的军车,从里到外都是站的如同青松一般的大兵。

“两位老领导。”赵书记带着武局长在大门外等着,这会见到人了,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立刻殷勤的迎了过去。

一看到下车的谭果,赵书记愣了一下,随即也招呼了一声,“谭小姐也来了。”

“进去吧。”叶老摆摆手,直接迈步向着里面走了进去,看了一眼四周行礼的大兵,也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表情无辜的谭果,这丫头要是早点表明身份,借给廖老头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胡作非为,这事闹的。

原本在拘留室里的几个军团的一众军官此刻都站在走廊里,看到过来的叶老和韩老立刻站直了身体,声音洪亮的响起,“两位领导好。”

“各位不用多礼,这事的确是我们做的不够好。”叶老笑着开口,瞄了一眼几人军装上的军衔,嗬,最低的都是上校,最高的是少将,这身份拿出去重量可非同一般。

不过想到谭果的身份,叶老又释然了,当年谭家的势力只在军中,到了谭骥炎接手谭家之后,直接带领谭家走上了巅峰,他和谭家三少谭景御,一个在政界一个在军中。

而谭家到了第三辈之后,小一辈愈加出色,更别提和谭家交好的关家、顾家还有其他几个大家族,拘留室里的这些老同志应该都是从军中退下来养老的,闲着没事到南川来,难怪当初他们打廖老头时底气十足,敢情他们不是依仗自己的身份,真正依仗的还是背后的谭家重生之夫君,爷养你。

老铁头他们从拘留室走了出来,一看到谭果之后,一群脾气暴躁、身手彪悍的老头,此刻却像是急着表功的小孩子,呼啦一下,一个个的将谭果给围了起来,“局……老板,怎么样,关键时刻我们可比史胖子管用。”

“那当然,老板指哪我们就打哪!”

“对了,老板,那个廖老头还赖在医院不出来?妈的,真是个倚老卖老的老混蛋,就挨了一拳头,他还想在医院里待上十年八年吗?”

“这种浪费国家资源的老混蛋,当时老铁头就该多揍几拳!”

几个上校、大校、少将目瞪口呆的看着刚刚还训斥他们,和他们耍威风的老领导此刻像是孩子一般凑到谭果面前,那谄媚的笑容,那讨好的语气,几个军官嘴角抽了抽。

“小五子,这是我现在的老板,以后你记得,看到老板就等于看到我了。”老铁头回过头来对着自己当年训练过的小毛头开口,“小五子,以后老板有什么事,你必须给我好好办,否则等着老子用鞭子抽你。”

“对,对,大毛,快过来。”另一个老头不甘落后的将自己当年的得力手下给拽到了谭果面前,拍了拍对方厚实的肩膀,“大毛,这是谭果,我们老板,记得了吧。”

军衔已经大校,年纪已经四十,被称为大毛的毛大校表情狠狠的扭曲了一下,倒是毕恭毕敬的对谭果敬了个礼,“多谢谭老板对老政委的照顾。”

一下子像是认亲大会一般,七局的这些老头们争相恐后的将他们带过的手下介绍给谭果,嘴上说是让他们敬着谭果,以后谭果有事找上他们了,一定要不折不扣的给谭果完成,其实何尝不是在给当初的手下铺路,得到了谭家的青睐,日后他们的路会平顺很多。

“以后要麻烦各位了。”谭果笑着应承下,然后警告的看了一眼老铁头他们,见好就收啊,看他们说的那叫什么话,再让老铁头说下去,这群S省的军官都要把自己当成女菩萨给供起来了。

一众穿着笔挺军装的军官们虽然不明白老领导他们为什么这么信服谭果一个小姑娘,但是秉承着对老领导命令的绝对服从,众人对谭果态度也是格外敬重,而今天他们的选择,也让日后他们得到了莫大的助力。

赵书记和武局长站在县局大门口,看着一辆辆军车终于走了,两人悬着的心这才松了下来,对望一眼后,都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今晚上可以好好睡个觉了。

——

三月春日的阳光格外明媚,柳叶早已经绿了,稻田里的油菜花开的正艳,明黄黄的一大片,引来不少摄影爱好者在这里采风拍照,蔬菜基地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所以老干图继续形成来凤凰村踏青。

“各位领导,这就是我们凤凰村和梧桐村交界的标志,是一棵百年以上的相思古树。”赵书记充当导游的角色介绍着凤凰村和梧桐村的景色,“相思树的右边就是梧桐村,左边是凤凰村,正东面的这条河是沁河的支流。”

“这里空气的确很好。”叶老笑呵呵的直点头,看多了名山大川,这种小乡村有小乡村的美,尤其是凤凰村在戴志诚的带领之下,早些年就进行了全村规划一渣到底[快穿]。

远远看去,一排一排整齐的农家小院,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种了果树,红的黄的白的,交相辉映的笼在一起,宛若大师笔下色彩浓厚的油画。

村里的道路也是戴志诚出资铺的柏油马路,路两旁是用水泥修建的长形花盆,里面种植四季开花的景观植物,隔二十米就是一个路灯,说是小乡村,其实凤凰村的美丽堪比国内那些旅游度假山庄。

等叶老韩老一行人抵挡了戴志诚的凤凰食品公司,立刻得到了戴志诚的热情接待,占据了华国半壁江山的公司规模的确庞大,工厂里的各种机械都是最先进的设备,确保了果干和罐头加工过程中的健康、卫生、安全。

“各位领导,这是我们去年耗资一千多万架起的新生长线,完全真空无菌的生产环境……”戴志诚亲自解说着,带着叶老等一行人参观着公司,“这是我们的科研室,目前正在研究新型的果干,这种果干可以保证水果百分之七十的营养元素不会流失,比起其他果干和罐头,这种新型果干会更加健康营养。”

叶老看了一眼扶着自己的谭果,笑着打趣,“看到没有,这就是大企业的理念,你的那个蔬菜基地好好经营,我听说你打算走绿色无污染的有机蔬菜,这个思路很好,有什么困难,如果家里头不方便,你直接找我。”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谭果笑着点头,叶老在帝京就是负责农业这一块的,谭果的蔬菜基地销售肯定没有问题,但是中间如果碰到一些技术性的难题,有了叶老的帮忙,那绝对是事半功倍。

叶老、韩老他们其实是来参观旅游的,随行而来的关煦桡因为负责的正是丰浒县的经济管理,所以他倒是听的最认真,不时和戴志诚交流着。

“看到没有,戴总只怕是铁了心的想让关副市长成为戴家的乘龙快婿。”柯三少落在最后面,低声和戴虎说着,若是之前戴志诚或许只是有这个想法,毕竟还要多观察观察。

可是在经历了谭果这件事之后,戴志诚只怕很满意关煦桡这个未来女婿了,一来关煦桡原则性极强,没有因为廖家的打压而妥协,坚定不移的维护谭果,这说明了关煦桡身上有股子平常人没有的坚韧和正义,这是一个男人的担当。

二来谭果将叶老随身的钢笔送给了关煦桡,再加上叶老言语上的赞赏,只要关煦桡不犯原则性的错误,日后平步青云绝对是指日可待,这样优质的女婿,戴志诚肯定不会错过。

“哼,一个没身份没背景的当兵的,走了狗屎运才坐上副市长的位置。”戴虎恶狠狠的开口,原本以为凤凰食品公司肯定是自己继承的,可是听秦天祺还有柯三少这么一“点拨”,戴虎顿时豁然开朗。

原来大伯根本没打算让自己继承公司,难怪之前只给自己钱花,根本不让自己插手公司的事务,想到这里,戴虎年轻的脸庞因为嫉妒而扭曲起来。

柯三少笑着摇摇头,实在看不上没脑子的戴虎,但是正是这样的二世祖才能被自己利用,“你傻啊,关煦桡是没有背景,可是只要他成了戴总的女婿,这个背景不就有了,而且还有了庞大的资金。”

戴虎一听这话,看向关煦桡的背影更是充满了毫不掩饰的嫉恨,他再傻也明白一个道理:握在自己手里头的东西才是自己的!现在大伯看在自己是他亲侄子的面上,愿意给自己钱花。

可是一旦关煦桡继承了凤凰食品公司,这个堂姐夫还愿意给自己钱花吗?戴虎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结果,压下怒火和嫉妒,戴虎请教的看向柯三少,“柯少,我脑子不好使,你教教我该怎么办?”

“放心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过这事急不得,得等着糟了,被反攻了。”柯三少哥俩好的拍了拍戴虎的肩膀,压低声音道:“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和谭果、秦豫不对付,我自然也不愿意看到关煦桡得势。”

戴虎一听这话,心里头一热,最后一点的不安都放下来了,目光感激的看向柯三少,之前在南川,那些世家贵少哪个看得起他戴虎?就算和自己一起玩乐,也是冲着自己的钱来的,现在看到柯三少如此待见自己,将自己当成了兄弟,戴虎感动的眼眶都有点发红了。

一个早上就在凤凰村走了走,叶老韩老他们兴致高,还去了凤凰食品厂的果园走了走,果园里可谓是花香四溢、繁花似锦,美得像是人间仙境,而中午的午餐安排在凤凰村的度假农庄。

地地道道的大锅灶:地里种的蔬菜、竹林里抓的土鸡、上山的春笋、池塘里的鱼,这一顿饭不求精美,胜在味道正宗。

“这是?”谭果诧异的站在农庄的大厅里,正中间的大厅是一副放大的巨幅照片,照片的主题正是那棵百年的相思古树,而并排站在树下的是三个漂亮的小女孩,虽然衣着朴素,但是关键是小女孩脸上的笑容,那么的纯粹干净,让人看见了似乎都迷失在这样明朗的笑容里。

“谭小姐,这是十多年前全国摄影金奖的作品,上面的三个小女孩谭小姐也认识。”赵书记也停在了巨幅照片前,倒也不卖关子笑着解释:“最左边这个就是戴总身边的秘书吴卉,中间这个是关副市长现在的秘书丁绮梦。”

说道这里的时候,赵书记忽然顿了一下,表情有一瞬间的复杂,随后语调不变的继续开口:“最右边这个全国最美女教师金萍,她一直在希望小学上课。”

谭果也注意到了赵书记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倒也没有追问,笑着道:“难怪这副作品叫做:腾飞的金凤凰。”

不管是吴卉也好,丁绮梦还是金萍,绝对称得上是农村飞出的金凤凰,都是名牌大学毕业,一个在上市公司担任总裁助理,一个是副市长的机要秘书,金萍虽然成就最小,但是她一直致力于贫困儿童入学的慈善工作,当初拍摄这张照片的摄影师或许也没有想到这三个农村的小姑娘会有今天的成就。

吃过饭后,一行人倒是没有再走了,毕竟年纪也都大了,早上在果园里走了一个多小时,也够累的,所以下午算是自由活动的时间,大家就住在度假山庄里,画画、钓鱼、散步,有闲情的也可以扛着锄头去菜地里种种菜。

赵书记还有陪同的其他领导都被叶老他们赶走了,戴至诚和戴虎也离开了,叶老和韩老只留下了关煦桡、谭果和柯三少住在度假山庄。

“咦,金萍,在这里。”夕阳的余晖下,当看到骑电动车过来的金萍时,吴卉高兴的招了招手,一旁的丁绮梦看起来神色淡淡的,一身干练的职业装,看起来有些古板严肃,可是看得出对于好友的到来,丁绮梦其实也很高兴。

站在不远处角落里的谭果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三只金凤凰,吴卉跟在戴志诚身边多年,为人精明干练,带着几分职业化的笑容,丁绮梦因为工作环境的关系,所以话并不多,表情也有些的严肃。

而金萍却是三人里最漂亮的一个,黑直的长发,标准的瓜子脸,肤色很白,一双盈盈如水的大眼睛,或许是因为教师的关系,她的神色里都带着一股温柔和善良。

“绮梦你今天回来了……”一个拎着菜篮子从地里回来的大妈原本笑着打招呼,可是当看到旁边的金萍时,原本热情的笑容顿时僵硬了下来,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金萍,随后拎着篮子快步的离开了女配悲痛欲绝。

吴卉和丁绮梦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又不知道能说什么,反而是金萍温柔一笑的摇摇头,“没事,这些年我都习惯了。”

“也是,我们三个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不说不开心的事了。”吴卉精明的打着圆场,三人再次笑了起来,看得出她们三个很珍惜这难得见面的机会。

因为是日落时分,从地里回来的村民很多,还一些是在凤凰食品厂工作的,这会下班了,大家三三两两的往回走,谈论着今天来厂里参观的那些大领导,说说笑笑的声音当看到迎面走过来的三个人时,大家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你怎么回来了?”说话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眼神复杂的看着金萍,想要说什么,可是最终也没有开口,只是脸色有点阴沉的难看。

“呦,金家大小姐回来了,不是看不上我们这小村子,哼!”旁边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阴阳怪气的嘲讽着,看向金萍的目光像是淬了毒一般,阴狠阴狠的,“我们凤凰村可不欢迎梧桐村的人!”

“雷婶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金萍也是我们凤凰村的人,金大叔他们还住在村子里呢。”吴卉表情有些难看的回了一句,拉着金萍的手,“我们快回去吧,金大叔他们肯定等很久了。”

金萍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几个村民之后,跟着吴卉和丁绮梦快步离开了。

“哼,就不该让这个小狐狸精回来!估计又是来祸害我们村的!”被称为雷婶的妇女气愤的对着金萍的背影吐了一口口水。

“好了,事情都过去几年了,算了吧,金萍她也不是故意的。”旁边一个妇女安慰的拍了拍雷婶的肩膀,“其实大海条件不错,虽然脸上有一条疤,但是以我们凤凰村的经济,娶什么样的姑娘娶不到,你这个当伯母的也劝劝大海。”

想到自家那个侄子,雷婶子脸上也有些的难看,说实话她自家也有儿子也有女儿,雷大海这个侄子的婚姻也轮不到她来操心,可是雷婶子就是看不惯金萍,所以才会骂几声解气。

目送着一群人离开之后,谭果好奇的眨了眨眼,之前在农庄的时候,赵书记提到金萍表情就有些的不对劲,今天看凤凰村村民的态度,分明很仇视金萍,听刚刚两个妇女的对话,似乎是因为金萍的感情问题。

但是感情也好,婚姻也罢,都是个人的问题,不可能整个村子的人都敌视金萍,谭果虽然站的远,但是看的很清楚,金萍刚刚走过的时候,几个在家门口的老太太砰砰的将远门关上了,对待金萍的态度就跟对待灾星一样。

不过虽然好奇,谭果倒也懒得去打听什么,看了看天空,果真是三月的天就是娃娃脸,说变就要变了,早上还是艳阳高照,傍晚这会却是乌云密布,看来今晚上要下雨了,谭果转身向着住宿的农庄漫步走了回去。

吃过晚饭之后,果真劈里啪啦下起了大雨,谭果站在窗口,刚打算拉上窗帘睡觉,忽然看到大雨倾盆里,一个穿着雨衣的人拿着手电筒向着住宿区这边跑了过来。

谭果透过雨幕仔细的看了看,那是丁绮梦?之前也见过丁绮梦几次,年纪轻轻能成为副市长的秘书,丁绮梦除了个人能力强之外,性格沉稳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现在看她在大雨里奔跑,谭果第一反应就是出事了,连忙转身向着房门外走了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