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发现白骨/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洞里升起了两堆柴火,谭果独自在后面烘烤着衣服,好在应急背包里有毯子可以裹着,否则谭果宁可穿着湿衣服慢慢的烤,也不会将衣服脱下来烘干。

山洞外的雨声却是越来越大,泥石流带来的轰鸣声也逐渐清晰,谭果穿着烘干的衣服,看了一眼手表,这会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谭果打了个哈欠,习惯了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的懒散生活,突然这么熬夜,还真是有些受不住。

“关市长,根据地图显示,两部手机的地点就在泥石流的左侧。”警卫员在询问了保安猫儿山的具体地势地形之后,向着谭果和关煦桡汇报着情况,“保安老徐说在这边有个供游客休息的木屋,如果从右侧山道绕过去,至少需要六七个小时,需要越过一个大峡谷,要直接过去,只能等泥石流的威势减弱了,从之前的山路横跨过去。”

关煦桡蹙着眉头盯着手机上的地图,之前谭果的警觉让大家避开了因为暴雨引发的泥石流,但是这泥石流就如同一道天堑,将金萍和雷大海阻隔在山的另一边,现在冒雨过去太危险,但是等天亮过去,关煦桡实在担心金萍的安全。

“等雨势小了再说吧。”看着为难的关煦桡,谭果斩钉截铁的开口:“从出事到现在已经过去五六个小时了,雷大海并不打算杀害金萍,否则不会大费周章的将人掳到山上,现在赶过去和明天天亮过去差别不多。”

还有一句话谭果没有说,雷大海如果真的要对金萍施暴,这五六个小时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她不能为了救一个金萍将煦桡还有四个警卫员的命搭进去。

四个警卫员也同意谭果的意见,毕竟山洪泥石流这样的地质灾害太危险,身手再好也扛不住,想到金萍的处境,警卫员也有些于心不忍,但是目前只能选择留在山洞里。

关煦桡认同的点了点头,他也清楚谭果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独自出去的,所以看着谭果将手机收到了口袋里,关煦桡也没说什么,谭果这是防着自己,没有地图,自己即使冒雨出去了也是枉然。

听到不用出去找人了,两个保安和柯三少、戴虎都松了一口气,就算没有泥石流,这样的雨夜出去也很危险,更何况发生了泥石流,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塌方或者其他灾难,能躲在山洞里最安全不过了。

十来分钟之后。

“铺一床毯子在地上,这个拿着盖,先睡一觉,明天一早再说。”关煦桡将自己的毯子直接铺在了地上,看着她眼睛都睁不开的模样不由笑了起来,自己坐在谭果身边,拍了拍腿,“枕我腿上睡吧。”

谭果眯眼一笑,半点不客气的将关煦桡当成了枕头,直接蜷着身体睡在他腿上,关煦桡拿起另一床躺在盖在谭果的身上。

目睹这一幕的柯三少眉头微微一皱,他知道关煦桡和谭果关系挺不错,却没有想到两人关系竟然这么密切,不知道秦总裁看到这一幕会如何?想到此,柯三少拿起手机不动声色的打开了视频,借着身上毯子的遮掩,将谭果枕在关煦桡腿上的一幕拍了下来。

四个警卫员能跟随在叶老和韩老身边,都是部队出来的精英,柯三少的动作虽然很隐晦,却还是被四人察觉到了,其中一人向着关煦桡看了过去,却见他神色淡淡的摇摇头,警卫员立刻明白关煦桡也发现了,只是不打算处理,四个警卫员也就当没发生这件事。

“啧啧,柯三少,你说谭果这女人也没多少女人味,怎么就将秦豫和关煦桡给迷的神魂颠倒的,这才认识多长时间,当着大家的面就这么亲密,这要是没人的时候,估计就脱了衣服抱一块去了。”

戴虎眼神淫邪的瞄了一眼山洞后面,舔了舔嘴角,只感觉一股莫名的兴奋,今晚上自己都脱了裤子,却被叫出来活受罪,还是关副市长待遇好啊,脑子里想着跟中黄色内容,戴虎表情更为的下流猥琐,这毯子一盖,谁知道两个人在毯子下面干什么勾当。

柯三少看着两眼冒着淫光的戴虎,转念一想忽然用两个人只能听到的声音开口:“关煦桡和谭果如果真有什么,估计戴总也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他了。”

戴虎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然后猛地瞪大了眼,是啊,自己怎么把这一茬给忘记了,大伯有多宝贝戴舒悦这个堂姐,戴虎比谁都清楚,可是一想到戴志诚对关煦桡的看重,戴虎刚刚的兴奋劲顿时就湮灭了。

“我就算是说破嘴皮子了,我大伯只怕也不会相信,甚至还认为我是恶意中伤关煦桡!”气恨的开口,戴虎这个二世祖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怨恨之色,别说谭果和姓关的只是有点暧昧,就算真有什么,除非是捉奸在床……

戴虎一怔,手下意识的抹向自己的上衣口袋,当感觉清晰的感觉到掌心里那个小瓶子的触感后,戴虎攥紧了手,呼吸蓦地急促起来,如果……如果关煦桡真的和谭果勾搭成奸了……

看着戴虎脸上那疯狂的狂喜,柯三少像是累了一般,懒洋洋的靠在山洞的石壁上休息着,关煦桡和谭果在山洞后面,四个警卫员竟然也在后面,闭目养神的柯三少嘴角划过一抹不甘和嫉恨!

自己是柯家的人,但是在这些警卫员眼里,他们更看重的却是谭果和关煦桡,所以才会在后面保护他们,凭什么?柯三少攥紧了拳头,从他懂事以来都是这样,明明自己也是柯家的人,身上流着柯家的血。

可是在帝京,除了田舫这些不成器的纨绔和自己结交之外,其他的世家子弟,根本不屑和自己交往,那种倨傲的眼神,清高的姿态,好似自己是他们眼底下一条卑贱的野狗!

这么多年的不甘、嫉妒和**野心扭曲在了一起,柯三少迫不及待的想要发展自己的势力,他要让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世家子弟亲眼看看,他柯三少不是他们可以随意轻视的,他要成为那些世家子弟仰望的神祇!

既然秦豫和谭果那么不识抬举,还有这个处处压了自己一头的关煦桡,柯三少狰狞的表情缓和下来,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戴虎行动了。

戴虎看了看不远处关煦桡的背包,虽然背包并不在他的身边,但是四个警卫员就在那里,戴虎知道自己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小药丸放到关煦桡的矿泉水瓶太困难,除非将人都引出去。

“你起来,陪我出去方便一下。”戴虎趾高气昂的对着一旁的休息的保安开口,自己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妈的,你不能快点吗?磨蹭个屁!”

因为是凤食品公司的保安,对于戴虎这个老板的亲侄子,保安也不敢怠慢,连忙起身拿着手电筒和雨衣陪戴虎到山洞外面去上厕所。

大约五六分钟之后,戴虎一脸匆忙和惶恐的跑进了山洞,一边跑一边喊了起来,“不好了,老徐从山坡上滚下去了。”

山洞里的众人刷的一下站起身来,只见戴虎像是从泥坑里爬出来的一样,脸上身上都是泥巴,手电筒也没了,右脚还有些的跛。

戴虎一抹脸上的泥水,喘着粗气,“刚刚我们去方便……谁知道老徐脚底下一滑就滚了下去,我连忙下去找人,可是手电筒掉了,我自己也摔了,右脚扭了,没办法下去找老徐。”

“我们出去找,你就留在山洞里。”关煦桡起身对着谭果开口,就戴虎的人品,这样恶劣的雨夜里,他绝对不可能自己去找人,更何况要方便,戴虎最多就走到山洞口,外面还在下小雨,完全没有必要跑出去。

但是不管戴虎想要干什么,保安老徐只怕是真的危险了,关煦桡不可能放任不管,看似平淡的目光扫过眼神闪烁的戴虎,关煦桡更加肯定了心里头的推断。

“要不我和谭小姐留下来。”一个警卫员开口,就算要找人,出去五六个人就行了,戴虎是什么人,警卫员很清楚,把谭果单独留下来,警卫员有些不放心,这可是叶老亲自交代要保护好的人。

“不用我一个人留下来就行了。”谭果点了点头,看向穿上雨衣的关煦桡,“注意安全。”

“放心吧,你自己也小心一点。”谭果的身手关煦桡清楚,别看谭果懒,可是真正搏命的话,关煦桡绝对不是谭果的对手,谭果在懒散背后隐匿着一股子常人没有的疯狂和狠戾。

四个警卫员不需要谭果叮嘱什么,对着她点了点头,表示肯定会保护好关煦桡,不会让戴虎趁机做什么危害关煦桡的事。

这边大家穿好了雨衣,带上了手电筒和绳子,刚打算出去,一旁戴虎突然哎呦一声,跌坐在地上,抱着右脚痛的直哆嗦,“我脚太痛了,你们出去往右边走,大概十米左右有一棵歪脖子树,老徐就是从哪里滚下去的,我这脚实在没办法出去了。”

看着演技低劣的戴虎,谭果对着山洞门口的关煦桡摆摆手,示意他们先出去,一个戴虎不足为惧。

眼瞅着关煦桡他们都离开了,戴虎坐在地上痛的直哼哼,为了取信众人,戴虎也发了狠,将保安老徐推下山坡之后,他拿起地上一根木头狠狠的砸在自己的脚踝上,直到脚踝都肿起来了,戴虎这才回到了山洞。

“谭小姐,我的水已经喝光了,我拿别人的喝两口。”戴虎干干的开口,见谭果还坐在火堆边根本没有理睬自己,拖着肿痛的右脚向着关煦桡放在地上的背包走了过去,拿起一瓶水就喝了起来。

瞄了一眼谭果,戴虎快速的将手心里的五颗药丸放到了矿泉水瓶里,轻微的摇了摇,见药丸无色的融化在水里之后,戴虎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狠戾,然后将矿泉水瓶不动声色的塞到了关煦桡的背包里。

雨势小了一点,坐在火堆边的谭果快速的站起身来,将背包背在后背之后,拿起雨衣穿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戴虎错愕的看着明显打算出去的谭果,他已经将药丸放到关煦桡的水里了,而且为了药性够,他足足放了五颗药,平常三颗药丸的剂量就已经超过了,放了五颗,戴虎就是要关煦桡兽性大发,结果谭果现在走了,之前自己的一切不是白忙活了。

将雨衣拉链拉了起来,谭果冷眼看着戴虎,“怎么?你一个人害怕,放心吧,人昏过去之后就不知道害怕了!”

戴虎还没有反应过来谭果说的是什么意思,就感觉后脖子一痛,眼前一黑的昏倒在了地上,谭果将关煦桡背包里的水拿了出来,一手抓住戴虎的下巴,咕噜咕噜的将半瓶水都灌进戴虎的嘴巴里。

“好自为之!”谭果冷冷的看了一眼人事不知的戴虎,随后打开手电筒快速的向着山洞外走了去,她绝对不可能让关煦桡冒着生命危险去找金萍,可或许是谭家人的天性作怪,谭果却无法做到任由金萍陷入危险里。

雨势虽然减弱了一些,但是依旧阻碍着人的视线,黑暗一片里,谭果的脚步声被雨声完全掩盖了,越接近泥石流爆发的地段,那种闷沉的如同打雷般的声音愈加明显。

黑暗里,谭果脚下一滑,身体向右一个踉跄,快速的扶住了右边的树杆,手电筒也掉在了地上,谭果顺着手电筒滚落的方向看了过去,五米远的地方,一道黑影如同岩石一般蹲在荆棘丛中。

刚刚的感觉果真没有错,竟然有人埋伏在这里,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是冲着煦桡来的?谭果站起身来的同时,右手赫然是握着的手枪,一步一步向着掉在不远处的手电筒走了过去。

就在一瞬间,谭果突然将地上的手电筒向着荆棘丛踢了过去,突兀的光亮下,隐匿的敌人一惊,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消音枪的子弹声破空而出,划破了雨幕。

眉心被一枪爆开,黑色劲装的敌人身体失控的向后跌了过去,谭果回头看向黑暗一片的山林,暗中还有两个人,可是因为手电筒已经滚到山道下了,敌人看不到谭果,谭果同样看不到敌人。

雨声淅淅沥沥的响着,这个时候比的就是耐性,谁先动谁就先暴露了自己,雨水顺着雨衣的帽檐滚落下来,黑暗里,两个潜伏的敌人突然同时动了起来。

谭果圆乎乎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好似又回到了那种舔血嗜杀的生涯,十七八岁的年纪,最为冲动和疯狂,那个时候和沐沐还有均澈弄了个组织,花钱买命、银货两讫!这感觉真有些怀念。

两个同时行动的敌人根本没有想到谭果竟然左右手同时开枪,子弹飞射而出,右边的敌人速度更快,警觉到危险的同时,身体就地一滚躲到了灌木丛里,避开了射过来的子弹,同时向着谭果开枪射杀。

黑暗的雨幕,视觉和听觉同时受阻,谭果忽然闭上了眼睛,清瘦的身体同时快速的一个闪避,脚步迅速的向前迈进,左右手同时再次扣动扳机。

左边的敌人惊恐的瞪大了眼,根本不敢相信这么近的距离之下,谭果竟然能精准的避开左右两个方向交叉射过来的子弹,漆黑的夜空,一道闪电划过天幕,一瞬间的光亮之下,敌人看到谭果嘴角那抹嗜血的阴冷笑容。

子弹爆开了敌人的颅骨,脑浆和血水喷溅而出,谭果毫不客气的一脚将尸体踹到了不远处的泥石流里,是冲着自己来的,煦桡那边还有叶老派过来的四个警卫员,应该没事。

谭果咧嘴一笑,舔了舔嘴角的血水,看来果真懒太久了,身体都有些生锈了,否则刚刚那一枪就不会从脸颊上擦过,再次闭上眼,谭果仔细的聆听着,暗夜的声音渐渐的清晰起来,风声伴随着雨声,还有一旁轰隆隆的泥石流流淌的闷沉声。

再次躲藏的敌人压抑着呼吸,原本这一次的任务只是盯梢,可是看到发现谭果的体力比一般人强太多,他们三人才打算找机会试探一下,谁曾想还没有定下计划,谭果竟然一个人从山洞里出来了,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时机了,一个落单的女人,如果身上真的藏有什么秘密,那么此刻就如同落入狼群的小羊羔。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谭果根本不是小绵羊,这是一头披着羊皮的凶兽,那精准的枪法,嗜血的杀机,让男人此刻后悔为什么要违背上面派下来的任务,原本他们只需要远远的盯梢就可以了,可是此刻两个同伴已经丧命,都是被一枪爆头。

死亡的感觉越来越清晰,男人握着手枪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不远处的雷声伴着雨声不断的传来,偶尔有闪电划破夜空,天际那一瞬间的光亮,让男人愈加的不安,而就在此时,男人的预测成真了。

一道闪电在男人身后的夜空亮起,男人猛地从躲藏的灌木丛里窜了出来,疯狂的向着谭果的方向开枪射击着,他知道自己今晚会命丧于此。

枪声停歇,血腥味蔓延开来,鲜血混杂在雨水里,谭果转身将滚落到山道下的手电筒捡了起来,再次回到原地时,地上已经是一大滩的血水,男人的尸体倒在血水之中,眼睛瞪的很大,带着死不瞑目的不甘。

将死尸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找到,谭果拿出手机对着男人的脸快速的拍了几张照片,原本打算发给谭亦的,想起自家二哥那性子,谭果转而将照片发给了史前,随后再次将地上的尸体踹到了不远处的泥石流里。

雨势越来越小了,谭果一个人速度快了许多,半个多小时之后,当看到不远处亮着灯的木屋,谭果松了一口气,金萍和雷大海应该就在这里。

加快了速度,又爬了十多分钟,当谭果一脚踹开木屋的门时,里面传来一声惊恐的喊叫声,谭果定睛一看,金萍衣裳不整的缩在床上,手里握着一根木棍,眼睛无声的瞪着,不停的发出惊恐的喊叫声。

雷大海不在这里?谭果看了一眼十多个平米的木屋,反手将木门给关上了,“金老师别怕,吴卉和丁绮梦拜托我来找你的。”

缩在床上哆嗦的金萍终于停止了喊叫声,呆愣愣的看着谭果,或许同样是女人,或许是熟悉的名字,金萍手里握着的木棍砰地一声掉在地上,惊恐了一晚上的金萍终于压抑不住的一把抱住了谭果大哭起来。

“没事了,雷大海呢?”谭果有些不习惯的推开抱住自己的金萍,或许是遗传到了秦总裁的洁癖,谭果真不习惯让陌生人抱着,即使是个女人。

听到雷大海的名字,金萍哽咽着,泪水扑朔的流淌下来,声音哆嗦的开口:“他为了救我,被泥石流给冲走了。”

原来金萍打算回梧桐村的希望小学,毕竟她的父母和爷爷奶奶都和村里人一样敌视她的存在,若不是因为吴卉和丁绮梦都回村了,金萍是不打算回来的,三个好姐妹见面聊了几个小时之后,金萍就打算回去了。

谁知道刚到村口的时候就碰到冒着雨回来的雷大海,金萍原本打算装作没有看见这个人,直接骑着电动车就走的,谁知道雷大海突然发疯一般,一把将金萍从电动车上拽了下来,随后一脚将她的电动车踹到了沟里。

“他说如果我不跟着他上山,他就把我爸妈和爷爷奶奶都杀了。”金萍抹着脸上的泪水,对雷大海她是愧疚的是自责的,但是这种感情永远无法转变成爱情。

被要挟的金萍只好跟着雷大海向着山上走了去,可是随着雨越来越大,山上黑的伸手不见五指,金萍终于害怕了,顾不得雷大海的威胁,金萍挣脱的想要下山,却被雷大海用蛮力一直拖着向着山上爬了去。

雷大海自小就在村里长大,一直到坐牢之前,他经常到猫儿山上来,熟悉地势地形,所以才能摸黑带着金萍往山上走,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原本的山泉会在暴雨之下变成了泥石流。

“他把我推开之后,就被泥石流给吞没了。”金萍说完自己的遭遇之后,整个人都有些的呆愣,她惊恐了一晚上,害怕了一晚上,可是她根本没有想到雷大海为了救自己而丢命,各种情绪复杂的涌上心头,金萍呆愣愣的如同木头娃娃一般,连哭泣都忘记了。

“没事的,或许雷大海命大,山上石头树枝很多,也许他会被绊住活下来的。”谭果安慰的拍了拍金萍的肩膀,最开始的泥石流威势并不大,雷大海虽然被吞没了,但是如果他走运的话,说不定也能逃过一劫。

——

关煦桡根本没有想到谭果会独自离开去找金萍,此刻和几个警卫员滑下山坡之后,经过十多分钟的搜索,终于找到了已经昏迷的保安老徐,估计是头部磕到了石头上,老徐已经昏迷了,好在还有呼吸。

“我将人背上去。”关煦桡在检查了老徐的伤口之后,让一旁警卫员帮忙将人背在了背上,余下两个警卫员一左一右的护在关煦桡的身后,另一个在前面开路。

至于另一个保安和柯三少留在上面并没有下来,毕竟他们都是普通人,下来之后说不定还是个累赘。

“小心!”一个警卫员脚下一滑,吧唧一下摔在了地上,右手顺着地上一抓,原本想抓住什么树根、岩石稳住下滑的动作,谁知道一把抓住了一根一尺长的白骨,饶是警卫员胆子大,此刻也吓的一愣,条件反射的将白骨扔了出去。

关煦桡背着昏迷的保安老徐,只感觉一道白色的物体从侧面砸了过来,就着手电筒的光一看,关煦桡眼神一沉,这是人的小腿骨。

“这边还有骨头!”警卫员喊了一嗓子,手电筒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斜坡,雨水冲刷之下,山体有了轻微的滑坡,所以深埋的骨头就露了出来。

“先将老徐送上去,我过去看看。”关煦桡快速的将背上的老徐放了下来,一个警卫员将人背在了背上,和另一个外警卫员往上坡上爬了去,关煦桡则和发现白骨的警卫员向着斜坡走了过去。

泥泞的地里是一块块的白骨,关煦桡拿着手电筒仔细的看了看骨头,眼神沉了沉,“死者很有可能是被人杀害的,骨头切口处是不规则锯齿状。”

还有一种可能是死者自然死亡后,被人偷盗了尸体进行分尸的,关煦桡抓过几个恋尸癖的人,但是因为华国早就实行火葬了,所以想要偷尸还真不容易,罪犯基本是将人绑架杀害后,然后再进行分尸。

“关副市长,你看这边,有个青石板的墓碑。”警卫员用双手快速的将石板上的泥土抹开,看起来是墓碑,可是奇怪的是墓碑上并没有写死者的名字,只留下了一句话:真相是最好的照片,最好的宣传。

关煦桡将几根白骨摆放在了一旁,走过来看着石碑上的字迹,也有些的莫名其妙,“先将所有的骨头挖出来再说。”

没有棺材,骨头是被布料包裹着埋在土里,被大雨一冲刷,挖起来倒也容易,借着手电筒的光,关煦桡仔细的看了看每一块被挖出来的骨头,死者是被暴力分尸的,大腿骨、小腿骨、肩胛骨的切面都是相同的锯齿状。

“关副市长,就这么多了,有些小的骨头估计是被雨水冲走了。”警卫员看着墓碑上一根根的骨头,莫名的有点毛骨悚然,看着神情专注的关煦桡,不由多了几分敬佩和诧异,试探的开口问道:“关副市长,这真的是被分尸的?”

“嗯。”关煦桡点了点头,确定没有遗留下的骨头之后,将身上的雨衣脱了下来,把骨头都放到雨衣里包裹起来,“从骨头上的切口看来,凶手将尸体分成了三部分,脖子连着头颅是一部分,从肩胛骨这边砍掉了双臂,从大腿这里砍掉了双腿,这是第二部分,余下的躯干是第三部分。”

“因为切口很粗糙,有些地方甚至有重复的刀口,这说明凶手不是因为恋尸而分尸的,凶手是为了方便处理尸体,所以才会将尸体分割成了三部分,这样转移起来也容易一点。”关煦桡将雨衣打了个结,确定骨头不会掉下来,这才和警卫员一起向着山坡爬了上去。

“从骨头的尺寸初步判断死者是女性,凶手是男性的可能性更大,一般女性杀手很少这样粗暴分尸的,看切口的粗糙情况,凶手也有可能是第一次杀人。”关煦桡回头看了一眼掩映在泥泞里的墓碑,“凶手可能认识死者,所以在处理完了尸体之后,又因为愧疚心理,将尸体进行了掩埋,甚至立了墓碑。”

警卫员敬佩的看着抱着骨头的关煦桡,关副市长转干之前在部队里地位绝对非同一般,否则一般人看到骨头绝对瘆得慌,可是看关副市长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他怎么就军装干了呢?

一直在部队里待下去,日后的成就绝对不小,不过一想到关煦桡现在年纪轻轻已经任职副市长了,警卫员抹了抹脸上的雨水,自己是完全看不懂关副市长了。

另外两个警卫员已经背着昏迷的老徐先回山洞了,柯三少和另一个保安一直在上面等着,当看到关煦桡回来了,立刻迎了过去,“怎么这么迟?”

问完之后,柯三少好奇的看了看关煦桡手里头的雨衣,明显是在底下发现了什么东西,所以关煦桡才迟了二十多分钟,这雨衣里包的到底是什么?

“没什么,雨小了,我们先回山洞,一会就去找金萍。”关煦桡并没有正面回答,和警卫员快步向着山洞方向走了过去,还没有走到门口就看到先一步回去的警卫员跑了过来。

“关副市长,谭小姐不再山洞里,她留了一张字条说是去找金萍了。”警卫员快速的开口,“戴虎被人打昏了倒在山洞里。”

“先回去再说。”关煦桡眉头一皱,脚下步伐又快了几分,难怪之前谭果要留在山洞里,这丫头也太胡闹了!

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关煦桡手里头又没有地图,唯一知道地形的保安,估计也没胆子在泥石流的危害下去找金萍。

山洞里,保安老徐躺在火堆边,身上的湿衣服已经被脱下来了,裹着毯子,警卫员从应急背包里拿出药给老徐喂了两颗,看他的脸色比起之前已经好很多了,等天亮送下山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关煦桡将被雨衣包裹的骨头放到了一旁,拿过谭果留下的纸条看了一眼,的确是谭果那丑到一定境界的字迹,套用谭果自己的话,一般聪明的人字写的都丑,因为脑子转动的太快,手上的动作跟不上思维。

柳叶胡同,谭家大宅,写着一手漂亮好字的谭家人目光齐刷刷的看着满嘴歪理的谭果,她的意思是大家都是蠢的,所以才能将字写的那么漂亮。

也知道犯了众怒,谭果嘿嘿一笑,连忙补救,“其实字丑也有丑的好处,一般人想要模仿冒充我的字迹绝对不容易。”

“我去找谭果,你们留在这里,天亮之后将老徐送下山。”关煦桡将背包收拾了一下,虽然知道谭果的能力,但是怎么也放心不下。

“关副市长,我们陪着你一起过去,留下一个人就行了。”警卫员快速的开口,雨虽然快停下来了,但是谁也不知道山里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即使泥石流变小了,但是随时都可能发生滑坡和塌方。

关煦桡刚打算拒绝几个警卫员,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正是谭果的电话。

“煦桡,我找到金萍了,雷大海之前被泥石流充公走了,煦桡你不用过来了,我们就在小木屋休息一下,天一亮就下山。”谭果站在窗口,身后的床上金萍因为情绪波动太大,这会已经昏睡过去了,“煦桡,下山的时候你注意一下,我之前感觉山上还有其他人在,对了,让几个警卫员也注意一点。”

“嗯,我知道,明天一早我带人过去接你。”听到谭果安全的消息,关煦桡算是松了一口气,可是一想到谭果这冒失的行为,关煦桡山洞口压低声音道,“我会告诉二哥的,你又乱来。”

“小煦桡,你胆子肥了啊,我告诉你,你敢告诉二哥,我明天就把你身份公布出来,哼,到时候你就等着被省那些千金小姐烦死吧!”谭果恶狠狠的威胁着。

比起大哥谭宸直来直去的惩罚,谭果更害怕笑眯眯的二哥谭亦,或许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别看平日里谭亦脸上都带着笑,他真的要动手,那绝对是冲着谭果的软肋去的。

关煦桡顿时无语了,谭果绝对能干出这样的事来,揉了揉眉心,关煦桡只能求饶,“那你自己小心一点,而且绝对没有下一次。”

“嗯,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谭果笑眯眯的挂断了电话,低头看着身上潮湿的衣服,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再坐几个小时天就亮了,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睡一觉,然后让秦豫做许多好菜来补一补。

山洞里,关煦桡回到火堆边,看了一眼不远处还昏着的戴虎,询问的看向一旁的警卫员,“他就是被打晕了?”

谭果即使要走,戴虎也不可能拦着,所以完全没有必要将戴虎打晕,再看着昏迷的老徐,关煦桡皱了皱眉,戴虎到底干了什么事?

柯三少知道戴虎肯定失败了,但是此刻柯三少的注意力一直在角落里关煦桡的雨衣上,越不知道柯三少越是好奇,心里头跟猫抓了一般。

一片安静里,只有火堆燃烧的声音,突然,昏睡的戴虎呼吸急促起来,面色也越来越红,不时发出一声声的粗喘声。

山洞里都是男人,众人齐刷刷的回头看向地上还没有苏醒的戴虎,表情都诡异的纠结起来,大家都是男人,自然知道戴虎此刻的状态是因为什么,可是戴虎怎么会?

“啊!”一声闷哼声响起,戴虎猛地睁开眼,气喘吁吁的,整个人神智都有些不清楚了,只感觉一把火在心里头烧着,戴虎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衣服,如同发了情的野兽一般,不停的喘着粗气。

而此刻戴虎腿间已经有了变化,关煦桡眉头一皱,和几个面色难看的警卫员一样,第一反应就是戴虎只怕想要对谭果下黑手,所以才被谭果打晕了过去,想到此,看着快要发狂的戴虎,几个警卫员半点同情心都没有了。

“关副市长,我将戴虎打晕过去吧。”一个警卫员冷声开口,若戴虎只是意外状况,还能放任他自己解决了。

但是一想到戴虎将这恶心的心思用在谭果身上,在得到关煦桡的肯定后,警卫员直接上前将刚苏醒的戴虎又打晕了过去,至于他要怎么解除药性,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自作孽不可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