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死而复活/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青桐对金萍的尸体进行了详细的检验,金萍死亡时间确定就是在三天前的暴雨夜,死于窒息,死后被分尸,然后头颅、躯干和四肢分别被抛在五华庙风景区、流经市区的沁河、西边工业园区一个废弃工厂。===

“佘政,金萍被杀一案和当年叶梅被杀案究竟是不是同一个凶手所为?”市局会议上,武夫局长翻看了相关的卷宗之后看向佘政。

当年叶梅被杀的案子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基本上南川的民众都知道这三个抛尸点,所以金萍尸体被抛在同样的地方,很有可能是凶手故意为之,用来迷惑警方,当然,也不排除是同一个凶手作案。

佘政又仔细看了一眼验尸报告,对比了一下当年叶梅被杀后的验尸报告,这才开口:“就我的推断,金萍被杀一案有可能是两个凶手,一个负责分尸,一个负责清楚痕迹,分尸的凶手年纪轻,或许是第一次作案,手法粗暴,心性不稳,从刀口的痕迹可以看出他当时处于极度的恐慌之中,而且分尸的凶手,我们暂称一号凶手,他的力量不大,尸体很多地方都有反复砍剁的痕迹。”

“而凶手二号性格沉稳、细致,他的善后工作做的很细致,甚至可能对我们警方的办案手法有详细的了解,所以不管是金萍的尸体还是三处埋尸地点,都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当然,凶手二号选择在暴雨夜处理尸体,也是为了利用大雨来抹除一些痕迹。”

佘政说完之后,负责侦查案件的警察们都低声议论起来,就目前尸体的情况来看,的确符合佘政的分析。

武局长也认同的点了点头,吸了一口烟,神色带着几分疲惫,目前案件还处于保密阶段,警方这边承受的舆论压力也小,但是一旦金萍被杀被分尸的案件被曝光出来,再结合多年前叶梅被杀的案件,很有可能再次引起民众的恐慌。

“佘政,凶手二号有没有可能是十多年前杀害叶梅的凶手?”武局长多少希望这两起案件是同一个凶手所为,这样找到了杀害金萍的凶手,也就等于找到了杀害叶梅的凶手。

“暂时还不确定,不过凶手可能和金萍认识,当年叶梅被杀案件里,重案组也是另个推断:一是凶手随机作案,二是凶手认识叶梅。”佘政说道这里停了一下,看着眼前厚厚的卷宗,“这两起案子最大的难点就在于杀人动机,找到动机就一定能找到凶手。”

武局长站起身来,看向神色都带着疲惫的众人,鼓舞士气的开口道:“大家都辛苦了,不过还要加把劲,争取早日破案,杀人动机其实就摆在这里,只是还没有被我们发现,大家不要气馁,重新去走访调查两个死者的生前的情况,不要放过任何一条线索,只有深挖两个死者的情况,才有可能找到凶手杀人的动机。”

这边佘政刚结束了早上的会议,就接到谭果的电话,看了一眼时间,“这样吧,我们见面说,正好吃个午饭。”

谭果虽然性子懒散,其实生活挑剔的很,佘政平日里一忙起来就用泡面填饱肚子,有时候随便找个路边摊买盒盒饭也就打发了,谭果懒归懒,可是选择地方都是些高档的餐厅,菜的口味好,环境也干净优雅。

“我这点工资还不够你来一个星期的。”佘政笑着看向吃的正欢的谭果,这一餐下来估计得五百以上,这还是两个人吃的。

“没事,不用你结账,秦豫给我派了个司机,在那边吃,这饭钱都算秦豫的。”谭果自从胳膊被镰刀砍了一刀之后,秦豫这边是派了两个人过来,算是轮班,谭果不管是大清早还是大半夜出去,都确保有人跟着。

“金萍死亡时间已经确定了,那就可以排除柯三少和田舫的杀人嫌疑了。”谭果有点心虚的开口,对上佘政疑惑的眼神,将一旁手机拿了过来,点开视频递给了佘政。

视频一打开来就听到男人低沉的压抑的喘息声嘶吼声,佘政定睛一看,嘴角狠狠的抽了两下,再看着视频上的时间,这两人的确没有杀害金萍的可能性了,金萍死亡的时候,这两人正抱在一起撕扯衣服,可是这样的视频?

“别看我,这是顾岸拍的,省的他们天天在背后给煦桡使绊子,这么一拍之后,什么事都没有了,有本事就明着来,暗地里下黑手,顾岸比他们更下流更无耻。”谭果表情无辜的将所有罪名都推给了顾岸。

佘政怀疑的看了一眼谭果,这蔫坏的主意怎么看都不像是脾气暴烈的顾岸想的,不过佘政也明白对付柯三少和田舫这样的人,只能用这样的阴招,否则就冲着金萍死亡这个案子,关煦桡绝对会被田舫他们给牵扯进去,泼一身脏水都是轻的,先是绯闻,再是凶杀案,关煦桡这工作铁定是保不住的。

“对了,金萍的贫困学生资助名单里就有刘莉。”谭果说起了正事,她总感觉金萍头颅会在五华庙被发现有些的不对劲,今天中午又翻看刘莉资料的时候,这才看到了她也是金萍资助的对象之一。

佘政一怔,金萍资助的都是省贫困的学生,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大学,只要经济困难的都可以提出助学申请,金额也从几百块到几千块,虽然是私人性质的慈善机构,但是金萍所有的假期都会亲自去走访调查,确保每一笔助学资金都真正发挥了作用,帮助了需要帮助的孩子。

刘莉虽然是单亲家庭,父不详,但是她的母亲在市区经营了一家服装店,效益极好,一年几十万的收入,在南川也能算是中等收入的家庭,这样的条件下,刘莉根本不符合被资助的条件。

“我们过去刘莉母亲的服装店去问一下。”佘政放下筷子,如果金萍没有死,佘政只会认为这是金萍的调查不够详细,将刘莉纳入到了资助对象,但是金萍被杀了,凶手动机不明,佘政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线索,尤其正是刘莉几个高中生发现了金萍的头颅。

刘母的服装店在南川东区,虽然比不上市中心,但是地段也也算是非常繁荣,最开始刘母只是租了店铺,因为以前流连夜店酒吧,审美这一块眼光不错,服装店盈利很好,后来刘母就买下了店铺。

谁知道刘母运气是真的好,买的时候这一片只有点人流量,谁曾想一年后这一片整体拆迁了,新店铺比之前大不说,关键这边成了东区的商业街,刘母的生意更是蒸蒸日上,这样的经济条件完全不需要给刘莉申请助学资金。

“欢迎光临。”随着玻璃门的推开,服装店里的导购小姐将谭果和佘政当成了逛街的恋人,连忙热情的招呼过来。

“我们过来找刘女士。”佘政平淡的开口,看了一眼装潢高雅的服装店,顾客很多,说明生意很好,金萍行事谨慎细致,按理说她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为什么就通过了刘莉的贫困申请?

“稍等一下。”导购小姐连忙向着店铺后面的办公室走了过去,佘政和谭果也跟着走了过去。

办公室里,刘母正在电脑上浏览春季的新装,看到来人后对着导购员开口:“倒两杯茶进来。”

随后站起身来向着佘政和谭果迎了过来,“佘队长,还是为了小莉他们发现的尸体来的吗?该知道的几个孩子都已经说了,回来之后我也询问了,这事纯属巧合。”

“刘女士,之前从学校那边我了解到刘莉在春苗贫困学生助学资金的名单上。”佘政开门见山的开口,目光灼灼的盯着办公桌对面的刘母。

听到这话,刘母表情微微有点的尴尬,不过也算是个成功的商人,片刻的时间刘母脸上就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微微一笑的开口解释起来:“说起来这事也怪我,当时我投资大了一点,资金链断了,小莉她为了给我省钱,自己在学校里申请了助学金,没有想到后来通过了,不过也就拿了那一次,第二学期我就让小莉撤掉了申请。”

谭果一直沉默的打量着刘母,她的话并没有任何的疏漏,申请贫困助学资金看起来也只是个寻常的小意外,刘莉第二学期的确就撤掉了申请。

谭果忽然开口,依旧是笑嘻嘻的模样,看起来只是随便发问一般,可是出口的话却异常的犀利,“但是据我所知刘莉申请这笔助学金的时候,刘女士你的股票被套牢了,但是远不到连学费都交不起的地步,只是那个时候你因为资金短缺,所以给刘莉的零花钱大幅度减少了,刘莉当时早恋谈了一个男朋友,一个月吃喝玩的开销都有五千多,所以她才会偷偷申请了助学资金。”

刘母脸色陡然一变,根本没有想到谭果竟然会调查的这么深,甚至连两年前的一点小事都查的这么清楚。

谭果突然再次逼问,根本不给刘母反应的机会,“刘莉的父亲是谁?”

“你……你胡说什么……我不知道你这样挖人伤疤有什么意思,抱歉,佘队长,我不有点不舒服,你们自便吧!”刘母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紧张之下,双手死死的攥紧成了拳头。

谭果站起身来,悠然的笑着,“刘女士,我希望你明白,佘队长是警察,我可不是,我这个人好奇很重,如果得不到答案,我不介意用点不入流的手段,相信刘女士你早年在酒吧夜店也见识过。”

“出去!”刘母厉声一喝,似乎是恼羞成怒,但是看得出即使很生气,却她并不害怕谭果的威胁,也或许是没有想到谭果会这样咄咄逼人,没有防备之下,刘母的情绪才会有些的失控。

佘政和谭果出了服装店上了车离开,刘母这里明显有问题,她的靠山十有**就是刘莉的父亲,只是这个男人是谁,即使谭果这边深入调查了,也没有查到,说明这个人隐藏的很深,而且多年前就一直注意行踪,抹除了自己存在的痕迹,所以谭果短时间里才没办法查到对方的身份。

但是这事和金萍有什么关系呢?谭果和佘政对望一眼,真的是一头雾水,其实谭果不介意用点特殊手段来逼问的,七局虽然都是从一线退下来的人过来养老的,但是本事都不小,要审问刘母很简单。

可是看了看佘政,谭果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不牵扯到煦桡,就没有必要过多介入,谭果正想着,佘政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佘队,你让我们盯着刘莉这几个高中生,刚刚刘莉被一辆面包车上下来的男人给绑架了,我们正在追捕逃犯。”郝小北的声音急切的响了起来,正说着眼睛猛地瞪大,嘎吱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响了起来,“该死的!”

听着电话另一头的砰砰撞击声,佘政连忙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担忧的询问,“小北,怎么了?”

“佘队,没事,现在是中午上学上班高峰期,车子撞了一下。”郝小北烦躁的锤了一下车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包车融入到了车流里消失了。

知道郝小北他们没事,佘政松了一口气,“具体说说怎么回事?”

“我们一直在校门外盯梢,因为是上学时间,担心阻碍交通我们车子向后挪了位置,刘莉和几个学生在校外小饭店吃了饭回来,快到校门的时候,刘莉估计是看到熟人了,所以向着右边走了过去。”郝小北回想着当时的情形,校门口都是学生和家长,郝小北也没有多在意。

谁知道面包车前的男人突然将刘莉粗暴的推上了面包车,然后就开车逃跑了,郝小北他们连忙发动汽车追捕,但是校门口都是人和车,郝小北的汽车还没有追出去三分钟就在路口被撞了,好在速度不快,人都没有受伤,可是面包车却逃走了。

“我们回服装店。”谭果紧接的开口,佘政调转方向直奔刘母的服装店而去。

导购员看到急匆匆进门的佘政和谭果,诧异的开口:“老板刚刚离开了。”

“打她电话。”佘政眉头一皱,让导购员打刘母的电话。

“老板手机关机了。”导购员挂了电话,隐约有种不好的感觉,老板手机一般晚上十二点之后才会关机,而且刚刚老板走的很匆忙,像是有什么急事一般。

佘政和谭果不得不向店外走了去,看着街道上熙攘的人群,谭果开口道:“刘莉母亲肯定是慌了神,所以才逃走的,刘莉可能是被人绑架了,也可能是幕后的人知道我们盯上了她们母女,所以将刘莉带走了。”

“的确,小北说刘莉认识面包车司机,所以才会走了过去,然后被推上面包车带走的。”佘政也想到了这一点,“既然刘莉被绑架了,我们直接去她们家搜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因为经济还算宽裕,刘母买的小区地段也很不错,保安打开门之后,就退到了门外,诧异的看着进屋的谭果和佘政,“刘女士人很好的,虽然是单亲母亲,但是洁身自好,之前有小区住户要给刘女士介绍男朋友,都被她拒绝了,说是要好好照顾女儿长大。”

“我知道了,谢谢。”佘政致谢一声后,关上了门打开了玄关处的鞋柜,里面只有刘母和刘莉的鞋子,卫生间里的瓶瓶罐罐也没有男人生活的迹象,佘政到了主卧,打开衣柜和抽屉仔细的看了看,“这里应该只住着她们母女,没有其他男人。”

谭果目光从客厅的照片墙上收了回来,“如果刘莉父亲一直都在,这个人行事很谨慎仔细,他既然隐瞒了自己存在的痕迹,就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或许这个神秘男人在其他的地方和刘莉母亲见面幽会。”

刘莉这条线索暂时是断掉了,这个神秘男人藏的真的很深,不管如何深入调查,都查不到对方的身份,这足可以说明这个神秘男人肯定有问题,否则一般人就算包养了情妇,有了私生女,也不会如此的谨慎小心。

谭果和佘政分开之后,上了保镖的车子让汽车去了龙虎豹保全公司,“夫人,先生在会议室里开会。”

“没事,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去忙吧。”对于总裁夫人这个称呼,谭果倒是纠正了好几次,可惜没用,然后自然而然的就习惯了。

坐在沙发上,谭果翻阅着这一沓厚厚的卷宗,有叶梅被杀的旧卷宗,也有金萍这个案子的详细情况,杀人动机到底是什么呢?

想了想,谭果将办公桌上秦豫的笔记本拿了过来,联系上了顾钧澈,一看到视频另一头那浓重的熊猫眼,谭果眉头一皱,“钧澈,你又熬夜了?”

“这几天我在深网上破译一个新程序。”顾钧澈戴着黑框大眼睛,穿着睡衣,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谭果,我哥还要在你那里待多久?周小四都快出院了。”

“最多还能待三天。”谭果知道顾岸的性子,痴迷军火武器的研究,这都几天没有碰他最爱的军火了,谭果估计顾岸最多再熬三天肯定就要回帝京了,“均澈,你帮我黑进这个路段的交通监控,看看有没有司机的正面照片。”

“行,交给我。”顾均澈就这一点好,谭果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绝对不会多问一个字,双手劈里啪啦的在键盘上敲击着,锁定了上面的面包车车牌后,顾均澈快速的入侵了整个南川的交通监控总系统。

短短十分钟的时间,就将面包车的整个线路都找了出来,不过因为面包车司机带着口罩和墨镜,即使有沿途的监控,但是依旧看不清司机的脸庞。

半个小时后。

“谭果,面包车司机在下午两点三十将车子开出了市区,这边监控坏掉了,三点零五分的时候,面包车被发现在郊区的空地上,南川警方已经过去了,司机应该在无监控的路段换了车子离开了。”

顾均澈将一个照片发给了谭果,“这是所有监控里最清晰的一张照片,司机将墨镜拿了下来,口罩没有除掉。”

“均澈,谢了,对了,你快去睡觉,担心顾叔和白姨没收你的电脑。”谭果又寒暄了几句之后,这才结束了和顾均澈的视频,专注的盯着笔记本屏幕上的照片。

面包车司机戴着鸭嘴帽、口罩、墨镜,通过交通监控的确无法判断司机的身份,这是一张唯一没有戴墨镜的照片,看着看着,谭果总感觉有种熟悉的感觉。

秦豫结束了会议之后,刚出会议室就得知谭果过来了,谁曾想自己开门进了办公室,甚至看了谭果几分钟,她竟然都没有察觉到。

“这是谁?”秦豫声音冷哼的响起,眯着凤眸看着屏幕上的男人照片,质问的语调里有着明显的酸味。

谭果一愣,回头看向身侧的秦豫,对上他那醋意横生的俊脸,谭果没好气的一瞪眼,“拜托,我只是在想绑架刘莉的司机是谁,你这也要吃醋?”

秦豫倾身在谭果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不许盯着其他男人看。”即使是绑架犯也不行。

“那行,我以后每天都瞪大眼睛盯着你!”谭果哼了一声,估计的瞪大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然后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秦豫的脸,天天这样盯下去,秦总裁不疯自己也会疯。

秦豫莞尔一笑,将谭果腿上的笔记本放到了茶几上,凤眸同样直勾勾的对上谭果的大眼睛,“我不嫌弃,你可以来公司当我的秘书,贴身秘书。”省的她天天跑出去和佘政鬼混。

“不要,你简直就是工作狂。”谭果想都不想的就拒绝,一脸后怕的瞅着秦豫,“我又没病,干嘛要自虐!”

秦豫每天六点起来锻炼身体,七点半准时吃早饭,八点出门,晚上十二点都在工作,忙起来的时候还要工作到凌晨一两点,然后第二天依旧六点准时起床,对于生性懒散的谭果而言,当秦豫这个工作狂的秘书,谭果宁可挨一刀,至少来的痛快一点。

“那这是什么?”秦豫指着茶几上厚厚一沓的卷宗,故意压低的声音显得很是危险,“我看你忙的挺高兴,精力十足。”

“要不是煦桡可能被牵扯进去,我才懒得管。”谭果哀怨的叹息一声,再次将柯三少和田舫恨的牙痒痒,如果不是他们之前弄出煦桡和金萍的绯闻,自己哪里需要这么在意,金萍一死,找不到凶手的情况下,关煦桡嫌疑很大,谭果为了防患未然只好帮着佘政查案。

“我和关煦桡掉水里,你先救谁?”秦豫危险的眯着眼,英俊的脸庞逼近身侧的谭果,她对关煦桡还真不是一星半点的关心。

关煦桡这边有点风吹草动,谭果就跟着操心,对于性子懒散到宁可挨饿也不会去做饭吃的谭果而言,她这样的举动,分明就是将关煦桡划到了自己的羽翼下,虽然秦豫能感觉出两人之间没有暧昧,最多像是家人,可是秦豫依旧不痛快。

谭果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抬手揪住了秦豫的脸颊,没好气的往两旁一扯,“秦总裁,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这种问题不该是你朋友问自家男朋友,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打算先救谁吗?

“说!”秦豫抓住谭果作乱的双手,一个侧身,顺势将谭果压倒在沙发上,俯在她上方的秦豫,额头亲昵的抵着谭果的额头,黑眸灼灼的盯着谭果的双眼,笑的格外危险而诡谲,一字一字的从薄唇里吐了出来,“我和关煦桡你先救谁?”

呼吸暧昧的纠缠在一起,谭果无语的看着又发神经的秦豫,忍不住想自己如果选择煦桡,秦总裁会不会派手下去将煦桡干掉?

办公室里渐渐的安静下来,凑的太近,谭果忽然感觉呼吸有点的急促,浓黑的睫毛扇动了几下,抬眼对上秦总裁的俊脸,谭果莫名的感觉心跳加快了许多,脸上也有种火烧烧的热度。

尤其是秦豫一副得不到答案绝不罢休的偏执模样,这样幼稚的秦总裁真的很帅,谭果忽然咧嘴笑了起来,手臂亲密的搂住秦豫的脖子,用力一个下压,然后亲密的在他薄唇上啃了两口,随后凑在他耳边低声道:“当然是先救煦桡,我和秦总裁你生死与共。”

瞬间,被取悦的秦豫脸上露出魅惑的浅笑,“记住你的承诺,否则我一定弄死关煦桡。”说到最后,语气里已经饱含了浓烈的杀气,即使关煦桡他不是情敌。

谭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可惜还不等她抱怨,秦总裁的吻已经热情的攻了过来,瞬间,谭果就没有精力去想其他了,秦总裁的吻热情霸道,却也带着专注和认真。

总有人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此刻,谭果也不得不承认认真亲吻自己的秦总裁真的很帅,刀斧般凿刻出的五官,深邃的凤眸,带着浅笑的薄唇,明明是偏执狠戾甚至带着几分扭曲的性情,可是秦总裁眼中的认真让谭果沉迷。

“秦总裁,我不是一个好人。”谭果笑眯眯的开口,双手依旧亲昵的搂着秦豫的脖子,“我很自私,只在乎自己在乎的人,我没有那么强的原则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我不喜欢做家务,我很懒,我喜欢被照顾。”谭果眼神忽然专注的盯着秦豫的双眼,“但是这一生我只会爱一个人,然后和他白头到老。”

微凉的大手轻轻的抚上谭果的脸,秦豫邪魅一笑,声音莫名的有点的嘶哑,“刚好,我也不是一个好人,这一生我也只会爱一个人,然后和她白头到老。”

笑容从嘴角绽放开,谭果刚打算说什么,忽然眼睛一亮,一下子将身上的秦豫给推了开来,“我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谭果快速的拿起茶几上的笔记本,盯着上面的照片看了看,随后迅速的翻开一旁的卷宗,快速的找到了金萍的资料,然后谭果目光定格在其中一张照片上,再比对笔记本屏幕上的照片,谭果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佘政的电话,“佘队,绑架刘莉的人是雷大海,他没有死!”

“什么?”佘政一怔,他正在市局调查沿途的交通监控,可惜司机戴着鸭嘴帽还有口罩,还带着墨镜,从监控里根本无法确认对方的身份,佘政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雷大海,他并没死在泥石流里,那么他为什么要绑架刘莉呢?

谭果将这个消息告知了佘政后这才挂断了电话,一回头对上秦豫那危险至极的脸庞,谭果错愕一愣,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刚刚自己貌似和秦总裁正在亲热。

“那个……我……秦总裁你冷静……一点……”余下的话被秦豫的热吻完全给吞没了,吃醋暴怒的秦总裁毫不客气的将人压在沙发上,狠狠的亲吻蹂躏。

雷大海没有死亡,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可是不管佘政如何调查,却根本查不到雷大海的行踪,佘政甚至怀疑之前金萍说雷大海掉入泥石流里是假话,当天猫儿山爆发的泥石流虽然不是很危险,但是人卷入进去还是有丧命的可能性。

所以就目前的情况看来:一种可能就是金萍在撒谎,她用谎言给雷大海制造了一个完美的不在场的身份,以后雷大海不管做什么,都没有人会怀疑到一个已经死亡的人身上。

还有一种可能雷大海真的掉进去了,但是他很幸运的活下来了,然后躲起来了,金萍死亡之后,雷大海可能跟踪警方这边的线索,然后绑架了刘莉,想要从刘莉口中问出一些情报来。

叶梅、雷大海、金萍都和凤村、梧桐村有关,那么是不是案件的关键处就在这两个村子里,可是佘政并不明白这两个村子隐藏了什么,让凶手不惜十多年前就残忍的杀害了叶梅,还动手分尸了,多年之后又开始行凶杀人。

“小北,让小王发布通缉令,全城缉捕雷大海。”佘政沉声开口,拿起椅子上的外套,“你和我再去一趟凤村。”

“是。”郝小北点了点头,接过佘政丢过来的车钥匙,两人直奔凤村而去。

佘政和郝小北的车子刚到村口就被路障拦了下来,两人无语的看着拦在村口的木头路障,为了不让梧桐村发展经济,凤村的村民还真是很拼,就因为风水大师无厘头的话,死命的拦着,不准在相思树一百米处弄开发,说是会破坏相思树的根系,会破坏凤村的风水。

“佘队,他们这是连观音菩萨都供上了?”郝小北傻眼的看着几个在相思树下跪拜的村民,树下供奉着一尊白色的观音像,香炉供果一应俱全。

一旁还有一个功德箱,郝小北一看,嗬,凤村的村民还真有钱,功德箱里好几十张一百的大钞。

“小伙子,菩萨面前可不能乱说话。”一个跪拜的大妈瞪了一眼郝小北,这才得意洋洋的解释道:“这尊菩萨像可不是我们请来的,而是从沁河里漂过来的,当时我可是亲眼看见的,菩萨像一直树立再说水里,都没有倒下去,这是菩萨在保佑我们凤村。”

“就是,其他县市的人都纷纷来我们这里跪拜,求菩萨保佑呢。”另一个大妈笑着附和着,这事一传去之后,附近的人都纷纷赶过来膜拜了,还说要捐了香火钱,到时候给菩萨盖了一庙,就在相思树这边。

“小伙子,看到没有,那几个可是梧桐村的人,哼,之前还说我们拦着不让他们发财呢,现在都知道过来拜菩萨了。”大妈指了指不远处几个请了香过来的村民。,“这棵相思树就是我们村的镇村之宝,那是一点都不能动的,谁要是动了这棵树,那就是和我们村为敌。”

之前谭果要在这边开发,扩展蔬菜基地的规模,凤村的人以不能动相思树为理由,拦着不准开工动土,梧桐村的人那叫一个气啊,什么风水不风水的,这分明是凤村的人故意找碴,不让他们发财,还打算着同仇敌忾要找凤村拼命,实在不行他们就集体去县里去市里,不能因为凤村的封建迷信就不让他们发展。

后来河里飘来了菩萨像,梧桐村的人也不敢乱来了,有些迷信的村民还纷纷请了香过来跪拜,一百米范围里不能动就不能动吧,那就在一百米外开工动土。

佘政和郝小北问了雷村长家的方向之后,就向着村子里走了过去,从雷大海死亡的消息传出来之后,雷村长就从村委会辞职了,唯一的儿子死了,他上班赚再多钱又有什么意义?

“你说什么?大海没有死?”雷村长之前还躺在床上,之前因为雷大海的死,身体一下子垮了,病了好几天,此时听到佘政的话,雷村长一下子坐了起来,不敢相信的开口:“大海真的还活着?”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还有钻石、鲜花,(∩_∩)谢谢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