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吴卉之死/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佘队,南郊巡逻的民警发现雷大海的踪迹了。网值得您收藏……”市局走廊里,郝小北向着佘政办公室跑了过去,这个案子被拖到今天,虽然外界还不知晓,也没有引起恶劣的影响,但是身为刑侦警察,对手头的案子却毫无头绪的确让人够郁闷的,好在今天终于有消息了。

“让派出所那边先盯着,不要打草惊蛇,确保人质刘莉的安全,让三队立刻过去。”佘政快速的下达命令,放手手里头的卷宗之后,跟着郝小北也快步跑了出去。

派出所的民警得到上面的命令后也不敢乱行动,只是将北边这个独立的出租小院给远远的围了起来,这一块乱搭乱建的出租屋实在太多,小巷子里人流又大,负责盯梢的几个民警着实捏了一把汗,唯恐一不小心就让市局的重犯要犯逃走了。

“队长,那里冒烟了?”一个蹲守的民警低声开口,不安的看着二十多米外冒出黑烟的出租屋,“该不会是有什么情况吧?”

“或许是谁在院子里烧东西。”派出所的大队长犹豫了一下,这一片算是脏乱差的平民窟了,很多卖熟食的小贩都会在自家院子里操作,冒烟起火那是家常便饭,派出所这边每个月都要接到一两起报火警的电话。

“不对!队长,那是屋顶冒烟,不是院子里。”一直在观察的民警喊了一嗓子,人家要点火也只是在院子里,这可是屋顶。

大队长这会也顾不得上头的命令了,直接命令手下迅速包围雷大海的出租屋,可别是犯人发现他们行踪了,所以故意放火要逃走。

十多个民警从隐藏的地方冲了出来,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出租屋跑了过去,一脚踹开了院门,“你们几个先去灭火,你们几个跟着我抓捕犯人!”

佘政带着市局三队的人过来时,巷子里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群众,几个民警站在院门口挡住了众人不断张望的视线,一看到市局的车子过来了,得到通知的大队长连忙迎了过去。

“怎么回事?”佘政一边大步向着屋子走了进去,一边询问着身旁的大队长,好不容易发现了雷大海的踪迹,结果人却死了,被他绑架的刘莉也是下落不明。

大队长抹了一把脸,组织了一下语言解释道:“我们之前一直在外围布控,谁知道屋顶忽然冒出黑烟了,我们这才冲了进去,就看到雷大海已经吊死在卧室的房梁上。”

厨房的火因为扑灭的及时,并没有造成重大的灾情,只是将厨房和客厅熏黑了,卧房里门口,佘政打量雷大海藏身的地方,因为这一片早几年说拆迁,但是后来没有拆,这些老房子的房主并没有再弄什么装修,一个月五六百的低价租给外来务工的人。

卧房只有一扇不大的窗户,窗帘已经拉上了,卧房显得很阴暗,老房子的房顶是架着木头的房梁,因为没有天花板,所以吊死雷大海的绳索就直接挂在房梁上,绳子下是把倒掉的椅子,他应该是踩着椅子上吊自杀的。

“把雷大海从绳子上放下来之后,我们就什么都没敢动。”派出所的大队长连忙补充了一句,涉及到大案,他们也不敢随便破坏现场。

将雷大海从绳子上抱下来之后放到了床上,确定人已经死亡了,大队长就带着所有民警退出了卧房,防止他们不够专业破坏了现场,给市局刑警队的人侦查带来麻烦。

“佘队,这里有封遗书。”郝小北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出一张写在练习本上的遗书,上面写的很简单,因为金萍的背叛,雷大海因爱生恨,之前在凤村就是他将金萍绑到了猫儿山,那个时候他就想杀了金萍,可是却意外遭遇了泥石流,雷大海就是被金萍推下去的。

大难不死的雷大海更恨无情无义的金萍,所以才会偷偷的跟踪金萍,最后在大雨夜将她杀害了,想到多年前叶梅被杀分尸案之后,雷大海将金萍的尸体也分别抛在这三个地方。

杀人分尸之后,雷大海终究还是太爱金萍了,最终无法忍受内心的煎熬选择了上吊自杀,遗书最后只写了一些几句愧对父母的话。

“佘队长,我们在院子里的花盆里找到了一把凶器。”负责勘查现场的警察喊了一嗓子,佘政快步走出了卧房。

院子中间摆放这个一个三四十厘米高的大花盆,估计以前是养滴水观音这类植物的,花盆里的土被倒了出来,中间赫然是一把锋利的砍刀,刀身有三十多厘米,上面还有一些干涸的血迹。

“找到刘莉的下落了吗?”让手下将凶器拍照封存后,佘政回头看向从屋子里走出来的郝小北。

“没有。”摇摇头,郝小北将手里头的塑料袋打开,“这应该是给刘莉穿的衣服,商标还没有剪掉,还有袜子和内裤,雷大海可能将刘莉关押在其他地方了。”

雷大海身上并没有其他伤口,药检也没有检测出什么问题来,根据脖子处绳索勒住的痕迹来看,雷大海是自杀,而且遗书的笔迹经过鉴定也属于雷大海。

放下尸检报告,佘政眉头紧皱着,即使所有证据都显示雷大海是自杀,但是在佘政看来雷大海肯定是他杀,他肯定是在调查什么,否则为什么要绑架刘莉一个高中女生。

“佘队,你快看手机,网上的视频已经炸锅了。”就在佘政思虑的时候,郝小北拿着手机顾不得敲门的冲了进来,“佘队,你快看。”

视频上放的正是雷大海的卧室,一个男人扛着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昏迷的雷大海进了卧房,将人放在床上之后,戴着手套的男人将事先准备好的遗书拿了出来,用雷大海的手在遗书上到处按了按,然后将遗书放到了床头柜的抽屉里,又用雷大海的手握着笔,印下指纹之后,将笔放到了床头柜上。

布置好遗书之后,男人从外面拿了绳子和椅子,站在椅子上将绳索从房梁上放了下来,然后将依旧昏迷的雷大海扛了起来,看得出这个男人力气很大,一百六七十斤的泪大海在他手里就像是小孩子一样。

随着视频的播放,雷大海的脖子被套上了绳索,然后男人收紧了绳结,确定雷大海没办法逃脱之后,这才将椅子蹬倒在了雷大海的脚下,确定房间里没什么问题之后,男人离开了卧房进了后面的厨房,不知道男人做了什么,五分钟之后男人离开了出租屋。

“立刻去查这个男人的身份。”佘政眼神锐利的骇人,目光紧盯着视频里的男人,虽然男人戴着鸭嘴帽,可是估计他也没有想到雷大海的卧房里装有探头,将男人谋杀雷大海的一幕全程拍摄下来了。

郝小北离开办公室之后,佘政转而拨通了秦豫的电话,比起警方这边的速度,秦豫要查起来会更快,而且这段视频已经在网上闹的沸沸扬扬,佘政也担心凶手知道后会离开逃走。

“我知道了。”秦豫干脆的应下了,挂断电话之后,就让罗非鱼去调查视频里杀死雷大海的凶手。

前往机场的高速路上,飞驰的汽车嘎吱一声停在了匝道上,打算回帝京的田舫神色大变的对着电话另一头的柯三少开口:“你说什么?”

“田少,视频已经在网上传开了,警方会查到你这里只是时间的问题。”柯三少也是暴躁的抹了一把脸,其他人不是认识视频里的杀人凶手,可是和田舫关系密切的柯三少知道,这个男人就是田舫的保镖,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是蔡由给田舫去做的,现在这个视频曝光出来了,田家只能舍弃蔡由这个保镖,可是柯三少不明白的是雷大海怎么会没有死,而田舫为什么要派蔡由去杀雷大海。

挂了电话,当看到手机上的视频,田舫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中了一般,他就算再蠢也知道蔡由被人算计了,雷大海说不定只是故意暴露行踪的,引自己上钩。

“少爷,我现在就下车离开。”在震惊之后,蔡由已经冷静下来了,不管如何这件事自己都要扛下来,绝对不能连累少爷。

田舫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挽留的话来,蔡由杀人的罪名已经是铁板钉钉了,他一人扛下罪责,至少可以保住田舫。

“好,你自己多小心,有什么需要,你先联系李旭他们。”田舫点了点头,看着蔡由下了车,身手利落的翻过一旁的护栏,然后消失在视线里,“继续开车去机场。”

二十分钟之后,一辆大货车在超速的时候,方向盘像是失灵了一般,笔直的撞上了前面的汽车,因为速度太快,大货车上的钢材铸件都滚落下来,直接将被撞的汽车掩埋了。

大货车司机似乎也慌了神,下车之后企图翻越栅栏往左侧车道逃窜,却被迎面开来的汽车直接撞飞了出去,大货车司机当场死亡。

秦豫这边查到蔡由身份是两个小时之后,佘政知道蔡由是田舫的保镖之后着实愣了一下,实在想不通田舫为什么要派保镖去杀雷大海,还布置成自杀的情景,唯一的可能就是金萍是田舫杀的,所以他才会将金萍的死推到雷大海身上。

可是金萍死亡的时间,田舫根本不可能杀人,佘政忽然想到金萍的死亡可能是两个凶手,田舫不可能杀人,但是他完全有可能分尸,这么一说一切都说的通了。

可是还不等佘政带人去找田舫,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佘政,你亲自去去机场高速公路上勘查一下现场,一定要仔细,配合交警队那边将车祸原因查仔细。”武局长根本没有想到田舫会在南川出事,一想到从车祸现场发回来的照片,武局长知道田舫活着的可能性为零,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车祸原因勘查清楚,给帝京田家一个交代。

“田舫当场死亡了?”佘政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雷大海死亡的事情刚理清楚了头绪,田舫就车祸身亡了,这究竟是意外还是他杀?

机场高速出事地段已经全面封锁了,佘政赶到现场时,交警队这边已经结束了勘查,“佘队,你也来了。”

“情况如何?”佘政看着已经被钢铁铸件压扁了的汽车,田舫如果在车子,那是必死无疑。

“这是事发时的交通监控。”交警一队的队长将手机打开,指着上面的两辆车子,“这是肇事的大货车,因为超载,超车的时候方向失控了,撞到了前面这辆黑色汽车。”

“这是大货车司机,估计是因为知道撞死人了,大货车司机企图逃走,却被开过来的汽车迎面撞上了,司机当场死亡。”交警一队队长继续开口:“汽车里有两名死者,一名是司机,一名是坐在后座的田舫,之前佘队你说的保镖并不在车上。”

佘政发过来蔡由的照片截图,虽然田舫的车子被压扁了,不过清理了倒塌的铸件,将里面的两个死者拖出来之后,虽然死者已经是头破血流、面目全非,但是比对了一下,两名死者并不是蔡由。

“从现场痕迹来看,有可能是预谋的吗?”佘政压低了声音。

交警队长错愕一愣,不过想到田舫的身份,倒也理解,仔细的思虑片刻后摇摇头,“按照现场情况来看更像是意外,唯一知情的大货车司机也死了,佘队你如果不放心可以往司机这边去查,但是按照意外来结案是最好。”

田舫那可是帝京田家的人,真是出了交通意外死亡了,和南川市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可如果是被人谋杀的,那事情就棘手了。

佘政明白的点了点头,目前唯一的线索就是蔡由了,或许他会知道一些内情。

“佘队,田舫汽车在匝道上曾经停留了不到一分钟,有人从后座下车了。”郝小北咚咚的从后面跑过来了,“停车路段距离这边大约有二十分钟车程,从监控上看,下车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蔡由,他或许是知道了网上的视频,所以才会中途下车,不曾想意外救了他一命。”

“全市缉捕蔡由,顺便将田舫被撞身亡的消息报道出去。”佘政沉声开口,蔡由一旦知道田舫死亡的消息,他必定不会再躲藏下去,说不定会主动投案自首。

虽然全市开始缉捕蔡由的下落的,但是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佘政这边判断蔡由很有可能已经潜逃回帝京了,案子再次陷入到了僵局,而在雷大海的出租屋里发现了多个探头,只是暂时还查不出是什么人将这些视频公布到网上的。

更让警方棘手的是,多年前田舫害死强筱韵的事情再次被人翻了出来,强筱韵绝对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酒吧打工也是为了给身患癌症的父亲治病,可是就因为田舫这样的纨绔对她下药,导致强筱韵在被强暴的痛苦里因为药性太强而死亡。

因为田家已经放弃了田舫,毕竟没有必要给一个死人花大力气洗刷罪名,再加上蔡由杀害雷大海的视频,金萍的死亡就被安到了蔡由头上,这个案子迫于公众舆论压力就这样结案了。

“大伯,你的意思是说我一点股份都没有?每年就给我五十万的生活费?”戴虎愤怒的将手里头的几张银行卡砸在戴志诚的办公桌上,他一直知道大伯因为没有儿子,所以才对自己这个侄子这么好,甚至有过继自己的打算。

所以戴虎也一直认为凤食品公司就是自己的产业,这亿万家产都是属于自己的,可是他没有想到就因为自己不能人道了,大伯就这么冷血无情,冻结了自己的银行卡,没收了自己的豪车,现在还要向打发乞丐一样将自己赶出家门。

“虎子,你也年纪不小了,这么大的产业交给你就等于打水漂,不出五年时间公司绝对会破产。”戴志诚冷声开口,面上再没有了过去的宽容和慈爱,“公司日后我会交给职业经理人来打理,一年五十万的费用也给你挥霍了。”

“够个屁,我一辆车都不止这个价格!”戴虎暴怒的吼了起来,五十万能做屁事!一顿饭一瓶好酒就好几万块,“一个月五万都不到的生活费,那就是打发叫花子!”

“你继续闹下去,五十万都没有了。”对这个不成器的侄子,戴志诚认为自己已经够仁至义尽了,这些年自己给他收拾了多少烂摊子,图的不过是死后有个摔盆祭拜的人。

“我……”性情暴躁的戴虎梗着脖子还要开口,但是一对上戴志诚冰冷的双眼,戴虎一下子就蔫了,出门的时候,一脚将办公室门外的盆栽给踹翻了。

都习惯戴虎这个总裁的侄子在公司里浪荡,外面正忙碌的员工根本没有在意,其中一人拿着手机快步向着吴卉办公桌这边走了过来,“吴助理,贺总那边说之前五百万的货款还没有收到,让你再查一下账目,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好的,我知道了。”吴卉点了点头,身为戴志诚的助理,吴卉几乎复杂公司大部分的事务,也拥有一定的决策权。

刚准备搭电梯下楼的戴虎脚步一顿,转过身目光诡异的盯着不远处的吴卉,五百万的字眼不断在脑海里回荡着,大伯既然不仁,就不要怪自己不义!

匆匆离开了凤食品公司在闹市区的行政大楼,戴虎开车向着自己常去的酒吧赶了过去,因为人傻钱多,戴虎倒是认识不少狐朋狗友。

天色渐渐黑沉下来,酒吧里的鬼混的人也慢慢增多,戴虎身边已经围了好几个人,“虎哥,听说水晶楼那边来了不少漂亮的小姑娘,有没有兴趣过去一啊?”

“对啊,我也听说了,好像还都是从农村过来的,那叫一个清纯,关键还是都没开苞的。”几个不正经的男人说着说着就淫笑起来,水晶楼的价位可不低,他们自己是花不起的,一个小姑娘那至少要万把块,但是只要跟着戴虎,那就不用自己掏钱了,还可以换着花样多玩自己。

“滚!老子没兴趣!”戴虎砰的一声将酒杯砸在了吧台上,愤怒的盯着眼前几个男人,“都给老子滚远一点!”

虽然戴虎被太监的事情外面都不知道,可是对戴虎而言,这些分明都是在故意嘲笑自己,更何况戴志诚冻结了他的银行卡,他也没有钱充大佬。

被骂的几人表情讪讪的离开了,几步之后,回头看着还坐在吧台前喝酒的戴虎,不屑的骂了几句,“妈的,不就是个有钱的大伯,拽什么拽!”

“算了,谁让人家投胎投的好了,我们自己去喝酒,过几天再来找他。”

这时一个侍应生快步走了过来低声和戴虎说道,“虎哥,白哥已经来了,就在楼上的房间里。”

戴虎站起身来向着酒吧后面的隐秘的楼梯走了过去,原本嘈杂的音声渐渐小了,楼上开放的玻璃房间里,酒吧的老板白哥正坐在沙发上喝酒,“虎子,来,这段时间你来的少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戴虎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并没有开口,可是一想到戴志诚的无情,戴虎眼中不由快速的闪过一抹不甘,最终转为了戾色,“白哥,我们是好兄弟,有件事我要拜托你帮忙。”

“和我客气什么,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说,刀山火海,我老白不会皱一下眉头。”白哥将胸脯拍的咚咚响,拿起酒杯给戴虎倒了一杯酒,“人力物力我都行,至于钱,你可比我富有多了。”

若是以前戴虎也这么认为,可是戴志诚冻结了他所有的银行卡,每年只给五十万的生活费,戴虎听到白哥这话脸色有些难堪的变了变,一狠心开口:“白哥,你替我找人盯着吴卉,只要能抓到要挟她的把柄,事成之后,白哥我给你一百万的酬金。”

“吴助理?”白哥和戴虎关系铁,自然也知道吴卉的大名,戴虎之前喝了酒胡咧咧的时候,好几次都说到了吴卉的名字,想要将吴卉拿下,可是吴卉看不上戴虎,再加上吴卉背后是戴志诚,戴虎也不敢胡来。

“是,有现成的把柄最好,如果没有,白哥你就用你的手段给她制造一点!”说到最后,戴虎的表情已经狠戾下来,只要拿捏住了吴卉,让她给自己转账五千万。

戴虎不认为戴志诚这个大伯敢对自己怎么样,一年五十万生活费,一百年才五千万,戴虎受不了这个苦日子,既然大伯如此狠心绝情,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了,先拿到五千万,等用完了以后再说。

白哥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戴虎,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过最终还是开口道:“好,这事交给我来办,最多三天就给你办好。”

“白哥多谢了!”戴虎原本以为白哥不会答应,毕竟他也清楚没有了大伯戴志诚,自己什么都不算,他没有想到白哥这么讲义气,想到这里,戴虎满脸的喜悦之色,端起酒杯和白哥碰了一下,“白哥,你对我的好,我戴虎记下了。”

心情大好之下,戴虎在酒吧里混到十二点多才晃晃悠悠的开车离开了酒吧,楼上休息室里,一个侍应生走上楼来,“白哥,戴虎已经离开了。”

“行,我知道了,你下去忙吧。”白哥点了点头,等人离开之后这才拿出了手机,“戴总,戴虎已经离开了,他盯上了吴助理……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戴总你放心。”

谭果没有想到吴卉会打电话约自己见面,但是关系到金萍被杀的案子,谭果和吴卉约好了在中午一点咖啡厅碰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因为焦躁不安之下,吴卉好几次想拿着包走人,可是又回到了座位上,如果不是昨天晚上戴总喝多了,他也不会留宿在吴卉的公寓里,两人不知道怎么就说起金萍来。

说着说着,吴卉忽然之间想起多年前的一幕,那个时候自己和金萍、丁绮梦在相思树下,是叶梅阿姨给她们三个拍的照,说是留个纪念,那个时候凤村条件才刚起步,照相也算是一件奢侈的事。

就在吴卉陷入回忆时,包厢的门忽然被敲响了,吴卉以为谭果过来了,快步走了过去开门,“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戴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不屑的打量着吴卉,想到过去吴卉多次拒绝自己,戴虎眼神更是阴狠,“吴助理,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一件事。”

“你有什么事?”吴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约了朋友,有事你赶快说。”

戴虎嘿嘿一笑,淫邪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冷着脸的吴卉,一手轻佻的落在她肩膀上,可惜啪的一声被吴卉挡开了。

戴虎也不生气,故意挤在吴卉身边坐了下来,“也没什么大事,最近手头有些的紧,吴助理你从公司账户上转五千万到我的账户上来。”

“不可能!”吴卉想都没有想的就拒绝了戴虎,别说五千万了,就算是五十万都不可能。

似乎料到吴卉的反应,戴虎阴森一笑,一手粗暴的摸向吴卉微微凸起的小腹,“吴助理这是要给自己的野种保住家产吗?”

吴卉根本没有想到戴虎竟然会知道自己怀孕的事,震惊之下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推开身侧的戴虎,抓起背包就向着门口走了去,神色带着几分慌乱和不安。

“妈的,给脸不要脸!”戴虎暴怒一吼,起身向着出门的吴卉追了过去,这个贱人拒绝自己,还假装多清高高贵,妈的,都是不要脸的婊子!大伯都能当她父亲了,这个贱人却勾引大伯!甚至还怀了野种!

戴虎越想越是愤怒,他就说大伯怎么对自己突然这么冷淡,肯定是因为吴卉肚子里的野种!大伯有了继承人了,自然就不稀罕自己这个侄子了!

“你放开我!”吴卉用力的挣扎着,想要推开抓住自己的戴虎,可惜暴怒的戴虎此刻情绪根本不受控制,抬手就向着吴卉的脸打了过去。

“啊!”吴卉惊恐的大叫一声,被戴虎一巴掌打的重心不稳,身体向着楼梯滚了下去。

暴怒的戴虎呆愣愣的看着自己停留在半空中的右手,而此刻高高的楼梯下,吴卉已经滚了下去,额头下一滩殷红的血迹,身体不停的抽搐着。

粗重的喘息着,戴虎看了看楼下,转身向着另一边跑了过去,这个咖啡厅非常具有隐秘性,每个包厢都设有电脑控制的操作台,客人需要什么直接在操作台上点就可以了,需要侍应生服务了,也可以按铃。

没有客人召唤时,侍应生都在吧台那边坐着,所以楼梯口这边是一个人都没有,戴虎匆匆的逃走了。

吴卉因为心里头不安,所以提前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咖啡厅,谭果是准时过来的,包厢里没有人,打了吴卉的电话之后也是没有人接听,谭果站在包厢门口,仔细听了听,随后抓着手机顺着铃声向着另一侧的安全楼梯找了过去。

“啊!死人了!”跟过来的侍应生惊恐的叫了起来,高高的楼梯下,吴卉身体一动不动的倒在血泊里,脸色煞白,带着死前的痛苦,地上是一大滩黑红的血迹。

谭果脸上遽变,快速的冲下了楼梯,吴卉身体还是温热的,但是已经失去了呼吸,后脑勺被撞出了一个大洞,脸上也有不少淤青,应该是从楼梯上滚落下来的,只是让谭果奇怪的是吴卉双手是捂在腹部,因为没有护住头部,这才导致了头部的重创。

“不用叫救护车了,直接报警。”谭果对着惊恐万分的侍应生说了一声,抬头看了看四周,为了保密性,咖啡厅没有安装摄像头。

而且吴卉为了隐秘,订下的包厢也是走廊尽头的包厢,一边就是安全通道的楼梯,她正是从这边楼梯滚下来的,因为这边几乎没有人过来了,所以吴卉才会失血过多而死。

先是叶梅、金萍,现在又是吴卉!谭果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思索着,如果凶手真的是戴志诚,那么他为什么一而再的杀人?如果不是戴志诚,凶手到底是什么人?杀人动机又是什么?

警察来的很快,但是因为咖啡厅的保密性,反而给调查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咖啡馆大门口没有侍应生也没有探头,每个包厢门口都设有密码,预订成功后,开门的密码会自动发到客人的手机上。

吴卉用密码开门之后进了包厢并没有点餐,也没有要服务,所以咖啡厅这边也不知道中途有没有来其他人,吴卉究竟是被人推下楼梯的,还是自己摔下去的?

当然谭果也有嫌疑,毕竟吴卉手机上有和谭果的通话记录,警方也能怀疑是谭果将吴卉推下楼之后,然后再回到包厢,装作找不到人,这才按了铃询问咖啡厅的侍应生,然后再和侍应生一起找到已经死亡的吴卉。

佘政过来时,谭果这边已经录完口供了,吴卉指甲里提取到了皮肉组织,但是谭果除了左边胳膊还抱着纱布之后,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虽然DNA还没有检测,但是初步判断谭果不是凶手。

“怎么回事?”佘政在谭果对面坐了下来,得知谭果因为杀人嫌疑被抓之后,佘政着实愣了一下,这才匆匆的赶了过来。

谭果将吴卉约自己见面的事情说了一下,这才叹息一声,“咖啡厅这边太注意保密性,什么探头都没有,侍应生也都在吧台里坐着,根本不知道中途发生了什么事。”

“无妨,外面就有交通监控,警方已经在调取案发时的监控,看看有没有吴卉熟悉的人出现在咖啡厅这边。”比起金萍和雷大海的案子,吴卉这个案子看起来简单多了,只要锁定了嫌疑人,再检验吴卉指甲里的皮肉组织,基本就能确定凶手了。

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佘政起身向着外面走了过去,一旁的警察低声开口道:“刚刚法医那里说吴卉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但是公司那边说吴卉没有男朋友,也没有交往密切的男性,说不定孩子的父亲就是凶手。”

一般杀人案件不外乎情杀仇杀和为了钱财,这边警察刚说完,另一个警察匆匆的跑了过来,“佘队,有重大发现,咖啡厅对面店铺的监控探头拍到一个身影,这个人是戴虎,他在案发时间段从咖啡厅这边跑了出来,行迹非常可疑。”

如同佘政推断的一样,吴卉被杀的案件查起来太容易了,不到三个小时戴虎就落网了,即使他矢口否认,可是戴虎脖子上有明显的抓痕,再加上监控录像的证据,根本不容戴虎狡辩,更何况抓捕戴虎时他正打包行李想要逃走,现在就等DNA检测出来就完全可以给戴虎定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