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秦家宴会/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张当票是藏在我母亲遗物里的,之前我一直没有发现。移动网”戴母死后将生前的日记本留给了戴舒悦,上面记录了戴舒悦小时候的点点滴滴,所以她一直没有发现封面里藏了一张当票。

直到几年前,日记本的封面被翻旧了,戴舒悦买了书皮打算给日记本重新包个封面,也就在那时她才发现了卡在封面里的这张当票,日期是四十多年前的。

戴舒悦知道母亲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将这张当票藏的这么严实,而且上面的金额足有两百多万,这在四十多年前绝对是一笔想都不敢想的巨款。

“那金萍到底怎么回事?”谭果将这张关键证据的当票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虽然时隔四十多年,但是当票上有当时典当行的地址和店老板的名字,要查起来并不太困难。

戴舒悦苦涩一笑,喝了一口茶水,让波动的情绪冷静下来,这才再次开口:“金萍大学毕业之后,她并不想立刻和雷大海结婚,他们俩算是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金萍一开始就打算去希望小学工作,然后成立一个民间慈善机构,帮助那些上学困难的孩子,这自然遭到了金萍父母的反对,凤村和梧桐村原本就是死对头,从祖辈遗留下来的仇恨,金萍要去梧桐村教书,她父母是怎么都不同意。

金萍只好收拾东西自己去,收拾旧物的时候,这才翻出了早些年冲印的那张照片,戴舒悦继续开口道:“金萍当时并没有发现这张照片和她相框里的那一张有什么区别,她打算将照片翻拍一下保存到电脑上。”

当看到电脑屏幕上放大的照片之后,金萍就怔住了,这张照片能明显看到左下侧的花环,可是相框里她看了好几年的照片根本没有花环。

金萍一直记得她拿到照片的第一天就去县城冲洗了一张,然后一张放到了影集里,一张卡在了相框里,可是两张相片却不同了。

在将电脑上的相片不断放大之后,金萍终于发现花环下似乎有一小截白骨,她找了大学学计算机的同学处理了照片,再次确定这真的是一小截骨头,很有可能是人的骨头。

金萍和戴舒悦都去了图书馆查资料,两人连续碰面了好几次,最后都查到了四十多年前国华侨姚姓三口人在猫儿山失踪的资料。

“我们怀疑叶梅阿姨的死也和我父亲有关,但是并没有证据。”戴舒悦是真的后悔当初将金萍牵扯进来,最终害得她被杀身亡。

金萍已经去了希望小学教书,回凤村的次数很少,雷大海决定替金萍查一查相思树下到底有没有骸骨,但是那个时候相思树下早就抹了水泥,而且因为早些年风水大师来了村里说相思树就是凤村的镇村之宝,所以雷大海也不好明着开挖。

“雷大海因为和金萍婚事的不顺利,他就和雷村长说想要找算命先生算一算,看看是不是婚姻不顺。”雷大海真正的目的则是为了找到当年来村里看风水的大师,想要知道他说是不是被戴志诚收买了,故意夸大了相思树的作用,从而让村民敬畏,这样就没有人敢在树下乱挖。

可惜雷大海经常在相思树下转悠,又打算去找当年的风水大师,这让戴志诚有些的不安,所以他才会设计了雷大海酒驾撞人的车祸,目的就是将雷大海送进监狱,也算是一个警告。

“在雷大海坐牢之后,你和金萍就更加确定你父亲的嫌疑?”谭果看向戴舒悦,叶梅的死亡就是最好的警告,雷大海紧跟着出事了,金萍和戴舒悦都不敢继续深入调查了,但是又心有不甘。

点了点头,戴舒悦叹息一声,“当年他能杀掉姚家三口人,最小的孩子只有七岁,叶梅阿姨更是被分尸了,而我一直怀疑我母亲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会被他换了药最终害死的,我和金萍都暂时罢手了。”

停止调查之后,金萍一直有些不安,总担心坐牢的雷大海,而刘莉刚好申请了助学资金,金萍从戴舒悦那里知道戴志诚外面包养过很多女人,只可惜他一直没有儿子,甚至就刘莉一个私生女。

虽然戴志诚隐瞒的极好,所有的痕迹都抹除干净了,但是戴舒悦毕竟是他的女儿,戴志诚也从没有怀疑过她,因此戴舒悦才能查到刘莉的事情,通过偷偷调查刘莉,戴舒悦发现吴卉和戴志诚之间有些的暧昧。

叶梅被杀,雷大海坐牢,金萍太担心吴卉的安全,毕竟戴志诚连原配妻子都能害死,当年相思树下照相的是她们三个,金萍和戴舒悦几番犹豫之后,终于决定将她们的调查告诉了吴卉,“我们想要让吴卉提高警惕,其实也想让吴卉来调查,毕竟她比和我金萍都方便多了。”

身为戴志诚的秘书,吴卉在公司有一定的权力,想到戴志诚突然示好的时间就是在雷大海撞人坐牢的时候,吴卉很精明也很敏锐,她知道戴志诚或许是怀疑自己。

毕竟自己跟在他身边时间长,很多外人不知道的事情自己都知道,戴志诚可能怀疑是自己在调查他,所以戴志诚才故意示好自己,不是为了女色,只怕是为了试探。

正是因为太了解戴志诚的为人,知道他伪善背后的狠辣手段,担心金萍她们也会像叶梅一样被杀害,吴卉决定以身饲虎潜伏在戴志诚的身边,吴卉心里头很清楚,如果金萍她们都出事了,那自己肯定也是难逃一死。

雷大海出狱之后,见过金萍好几次,但是为了金萍的安全,雷大海每一次都装作和金萍是不欢而散,两人如同因爱生恨的仇人,他希望戴志诚的注意力一直在自己身上,可是金萍还是察觉到有人在暗中跟踪自己。

而吴卉也隐隐的感觉到不安,最终几人决定不能坐以待毙,毕竟他们只有四个人,也只有戴舒悦有些钱而已,和久经商场、人力物力财力都庞大戴志诚根本无法抗衡。

“我们商量的最终结果就是让雷大海假装绑架了金萍,然后失足掉到悬崖下死亡,金蝉脱壳的雷大海就可以暗中继续调查,他已经派了人盯梢金萍、吴卉和丁绮梦,这样做也是为了确保金萍她们三个的安全。”

戴舒悦想的是如果戴志诚发现暗中调查他的人并不是金萍她们三个,这样一来,金萍她们就安全了,雷大海已经假死了,戴志诚一时半刻也查不到是什么人在查他。

可是戴舒悦他们还是判断失误,不,更正确的来说她们没有想到戴志诚会赶紧杀局,行事如此的狠毒,金萍失踪之后,戴舒悦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她担心金萍已经凶多吉少了,而刘莉这群高中生在五华庙发现金萍的头颅之后,戴舒悦知道戴志诚出手了,他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

“我们以为金萍是他杀的,所以雷大海故意绑架了刘莉,故意现身,就是为了引他来灭口。”眼眶发红,声音哽咽起来,戴舒悦是不同意雷大海的决定,但是金萍已死,雷大海生无可恋,他宁愿用自己当诱饵来引出凶手。

谭果将纸巾递了过去,“所以你们在雷大海栖身的出租屋里装了探头,但是你没有想到被拍到的凶手不是戴志诚,若是田舫的保镖。”

戴志诚在杀害金萍之前,他就已经有了完美的计划,他故意暂停了五十万的助学资金,而且派人言语挑唆之后,田舫就利用田家的势力卡住了上面拨下来助学款,金萍为了那些贫困学生,她只能去求田舫。

因为仇恨谭果,但是暂时又没办法报复,田舫要挟金萍来陷害关煦桡,答应事成之后助学资金就会到位,金萍只好妥协。

金萍死亡的那个下雨夜,谭果和顾岸拍到了想要的视频就离开了,柯三少因为身体素质好一些,清醒的也早,他拿了车钥匙也开车逃走了,戴志诚这才将季萍的尸体放到了田舫别墅的客厅里。

给还处于昏迷的田舫注射了让人神志不清的药物,然后又拿着田舫的手在金萍的身上砍了好几刀,戴志诚推测的一点不错,田舫清醒之后就看到客厅里金萍的尸体,脑海里有着破碎的记忆片段,这些片段都是他拿着刀砍杀金萍的画面。

田舫已经慌了,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之前吃饭的时候有人说起过的叶梅被杀分尸一案,田舫想到的就是将金萍的尸体分尸,然后埋到这三个地方,嫁祸给当年杀害叶梅的凶手。

中了几种药物的田舫虽然勉强分尸了,其实却留下了很多线索,是戴志诚在给田舫善后,抹除了一切痕迹之后,这也是为什么佘政在侦查案件的时候感觉有两个凶手。

戴志诚又故意让私生女刘莉一行人去五华庙游玩,拍照的时候,刘莉故意将同伴小美推了下去,从而顺理成章的发现金萍的头颅,这样一来,警方即使调查,也只会查到田舫身上,而田舫为了自己的安全,他肯定会千方百计的让金萍被杀的案子成为悬案。

雷大海自愿牺牲,但是被他钓出来的却是蔡由和田舫,吴卉的死似乎在意料之中,如同戴舒悦想的一样,凶手是她的堂弟戴虎,明知道凶手是谁,却偏偏没有有力的证据。

想到好友的接连死亡,想到被病死的母亲,戴舒悦目光恳求的看向谭果,“这张照片和当票是我唯一的证据。”

戴舒悦之前根本不敢将当票拿出来,她害怕引起戴志诚的注意,最后这唯一的证据也被销毁,好在相思树下的骸骨被挖了出来,戴舒悦这才将当票郑重的交给了谭果。

“放心吧。”谭果回给戴舒悦一个肯定的答案,如果没有这张当票,要抓捕戴志诚非常的困难,毕竟这几起凶杀案都缺少指证戴志诚的直接证据。

谭果这边的速度很快,她直接从七局调了人去了四十多年前戴志诚典当珠宝的典当行,虽然时间久远,当初接下这笔生意的老板已经去世了,现在典当行是他的儿子在经营,不过对方还是知道这件事的。

四十多年前,老板儿子也二十多岁了,二百多万可是一桩大生意,记忆不深刻都难,典当行虽然也是有些涉黑,但是手续却是齐全的,四十多年的资料也是保留齐全。

不但有戴志诚当初的签名手印,还有身份证复印件,当初被典当的几件珠宝首饰,典当行这边也都拍了照存了档,这就是所谓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如果没有戴舒悦母亲留下的这张当票,戴志诚或许就逃过一劫了,估计当年戴志诚害死原配妻子,就是为了灭口,可最终在多年之后锒铛入狱。

“他为什么要见我?”来到市局的谭果是真的诧异,戴志诚已经被抓捕归案了,他见戴舒悦这个女儿也好,去见律师也好,谭果真想不明白他见自己做什么。

“不清楚。”佘政也不明白,姚家三人的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毕竟时隔四十多年,古青桐也没有在骸骨上找到相关证据,如果不是那一张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当票,警方即使知道戴志诚是凶手,却也拿他没办法。

谭果推开审讯室的门,戴志诚再没有了以往成功企业家的意气风华,穿着桔红色的囚服,双手戴着手铐,神色灰败,眼神黯淡,就是一个最普通的老人。

“谭小姐,请坐。”看到谭果后,戴志诚目光闪烁了几下。

被抓捕后的这两天,戴志诚将整件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他发现如果没有谭果,他不会锒铛入狱,但是此刻,戴志诚看向谭果的目光并没有仇恨,有的只是算计。

“有什么事直说吧。”如果不是这一桩一桩的命案,谭果也不敢想象这个省优秀的民营企业家,全国知名的慈善家,竟然会是一个灭绝人性的凶手,身上背负了五条命案。

“谭小姐,我和你做一笔交易,只要你将那张当票从市局弄出来毁掉,我可以给你一个亿的费用。”戴志诚正色的开口,看起来颓败的脸庞上一双眼却闪烁着诡谲的精光。

“谭小姐,虽然秦总对你非同一般,可是你能保证十年后二十年后,秦总裁还会像今天这样爱你吗?那个时候,一旦失去了秦总裁的宠爱,不管是唐家也好,秦家也罢,还有你得罪的田家、柯家,他们都不会放过你的。”

戴志诚看了一眼沉默谭果,继续游说的开口:“有了这一个亿,谭小姐你完全可以移民到国外,可以请一流的保镖保护自己,你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过的比谁都幸福痛快。”

一个亿啊!谭果笑了起来,多少人一辈子都不敢想的巨款,放到银行里,利息都够挥霍一辈子了。

“谭小姐,你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你依靠的只是秦总裁的宠爱,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戴志诚见谭果不为所动,继续游说:“秦总手下有一批好手,只要将这张当票销毁了,这一个亿就是你的。”

“多谢戴先生你为我考虑的这么周全,我和秦总裁以后结婚,他的钱就是我的钱了,我何必多此一举。”谭果笑着拒绝了戴志诚的提议。

戴志诚讥讽的看着如此天真的谭果,在他的判断里谭果绝对不是这样单蠢的人,所以她会这样说,不过是坚定的认为秦豫不会抛弃她。

戴志诚老神在在的笑了起来,“谭小姐,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靠山山倒、靠人人跑的道理,爱情不能当饭吃,钱还是握在自己手里最实在。”

谭果拿出手机拨通了秦豫的电话,看了一眼戴志诚,“秦总裁,如果我们结婚,你会把所有财产过户到我名下吗?”

秦豫并不认为谭果会缺钱,低沉的声音坚定不移的通过手机传了过来,“可以。”

“我知道了。”谭果挂了电话站起身来,看着脸色阴沉的戴志诚,“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戴先生,你被执行死刑之后,戴小姐会将你所有的财产都捐出去,成立一个贫困学生基金。”

戴志诚愤怒的看着转身出门的谭果,双手用力的拍在了桌子上,手铐被打的铛铛响,他根本没有想到谭果会拒绝自己,如今自己的意图已经暴露了,戴志诚明白不管他再请什么人,都不可能从佘政手里头将当票偷走了。

戴志诚一案审判的很快,因为罪行恶劣,戴志诚被执行了死刑,戴舒悦以金萍的名义成立了平困学生助学基金,整个南川都哗然了,估计谁都没有想到白手起家的戴志诚是以谋财害命发家的。

刘莉和刘母都安全的回来了,跟着戴志诚这么多年,她们母女也有足够的金钱生活,凤村的相思树就成了一棵普通的百年大树,蔬菜基地的扩展也顺利进行了。

戴志诚垮台很快,而受益最大的自然就是秦豫,戴舒悦将公司都以最低价卖给了秦豫,着实让南川市这些老总们红了眼,偏偏戴舒悦一意孤行,最终便宜了秦豫,让秦豫的资产短时间之内至少翻了一倍。

四月二号是秦老爷子七十岁的生辰,秦家的请帖散出去之后,基本上南川市的大人物都会到场,且不说秦家原本就是南川的老牌世家,是商界的龙头老大。

如今秦豫更如同一颗耀眼的新星,除了龙虎豹保全公司外,更成功的吞并了戴志诚的公司,不管秦豫和秦家关系如何恶劣,但是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来,所以秦老爷子生日当天,秦家别墅可谓是车如流水马如龙的热闹。

唐毓婷有些嫉妒的看着坐在角落的秦豫和谭果,原本这一切都该是自己的,可是偏偏便宜了谭果这个贱人!

秦豫性子冷傲、行事狠戾,所以秦老爷子的寿宴,秦天霖站在门口如同主人一般迎宾,秦豫这个真正的嫡孙却窝在角落里陪着谭果吃东西,这让现场不少人都忍不住的感慨,什么叫做英雄难过美人关,他们算是见识到了。

“我总感觉秦总裁并不是真的喜欢谭果,或许只是为了气气秦家而已。”几个豪门千金此刻聚在一起,谈论的焦点自然是身价倍增的秦豫,“谭果如果真的优秀那也就罢了,即使门不当不户对的,秦总裁要喜欢谭果,秦家也拦不住,可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保姆而已,秦总裁绝对不可能看上她的。”

“是啊,我妈也是给我这样说的。”另一个女孩子得意一笑,挺了挺高耸的胸脯,她今天可不是为了秦老爷子的寿宴,醉翁之意不在酒,秦豫这样的金龟婿,估计是所有女孩心目里的白马王子。

唐毓婷看着眼前跃跃欲试的女孩子,眼中有着不屑之色一闪而过,之前她也是这样认为的,谭果凭什么让秦豫这么看重?可是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唐毓婷算是看明白了,秦豫就是瞎了眼的看上谭果了,还是百般维护。

听着众人不断的在谈论秦豫,一旁秦萱阴沉着眼神,之前秦家打算和袁家联姻,谁知道袁野自杀了,后来秦萱只能听从家里安排和田舫认识,可是田舫却在回帝京的途中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一时之间,秦萱命硬克夫的名头就传了出来,以前冲着秦家的名头,冲着秦天霖这个大哥,不少豪门世家也相中了秦萱,但是克夫的名声一传出来,众人如鸟兽散般的退却了,别到时候和老婆没有娶到,自己小命没有了。

“大哥,爷爷让你过去一下。”秦天祺恨恨的开口,若不是秦天霖一而再的交代了,今天必须克制脾气,不能让外人看了秦家的笑话,更不能惹爷爷生气,秦天祺根本不愿意看到秦豫,更不愿意看到他身边的谭果。

秦豫根本不理睬心不甘情不愿的秦天祺,抬头向着人群看了过去,秦老爷子正和人寒暄,旁边站着一个女孩,秦老爷子的目的不言而喻。

站起身来,秦豫拉了拉身旁的谭果,“一起过去。”

秦天祺不屑的哼了一声,爷爷分明是打算给秦豫相亲,他还不识抬举的将谭果这个贱人带过去,呸,也不看看谭果是身份,一个保姆而已,要不是秦豫抬举她,谭果今天根本没资格进秦家的大门。

“我不去讨人嫌,你自己去应酬。”谭果一脸抗拒的摆摆手,自从跨进秦家大门之后,谭果就感到自己遭受了十万点伤害,现场那些千金小姐的眼刀子咻咻的向着自己扎了过来,秦老爷子什么心思谭果也清楚,她才不要去当出气筒。

“你啊!”秦豫无奈的看着犯懒的谭果,不知道该高兴她这么信任自己,还是该气恼她根本不将自己当回事。

谭果咧嘴一笑,忽然一手抓着秦豫的胳膊,用力一拉,然后吧唧一下亲在了秦豫的脸颊上,随后笑着摆手赶人,“已经盖章标志所属权了,你快去吧。”

被顺毛的秦总裁凤眸不由自主的软化下来,宠溺的揉了揉谭果的头,随后向着秦老爷子走了过去,不管如何,这毕竟是从小疼爱自己的爷爷,老爷子七十寿辰,这个面子秦豫肯定是要给的。

“等秦豫结婚了,你就打算当下贱的情妇?”秦天祺居高临下的看着不停嘴的谭果,嫌恶的一瞪眼,“你是猪投胎吗?除了吃就是吃!”

“免费的美食,不吃白不吃。”吃到美食,谭果心情极好的回了一句,原本今天的宴会谭果是不打算来的,对于秦总裁的为人谭果还是很相信的,就算其他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但是秦总裁绝对能把持住,不会被外面的狐狸精给勾走。

偏偏秦豫架势十足的将一份财产转移件丢给了谭果,虽然他转给谭果的只是一部分财产,但是这部分财产说出去足可以让现场这些人瞪掉眼珠子,上亿的资产说给就给了,谭果一高兴,得,亲自陪秦总裁出席宴会了。

“秦豫要破产了吗?所以连你都养不起了!”秦天祺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鄙视的看着不停吃的谭果。

从进门到现在她就在吃,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偏偏谭果看起来除了脸上肉呼呼的,穿着晚礼服的谭果却是腰细腿长,吃了这么多却是一点肉都不长。

懒得理会二世祖的秦天祺,谭果吃完糕点之后,开始吃水果,秦家果真资本雄厚,今晚上的厨师绝对到达五星级的水准,各式糕点味道极其正宗,果真不枉此行。

看着不理睬的谭果,秦天祺恼火的厉害,刚想要动手,谭果忽然抬起头,清澈如水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暴躁的秦天祺,明明是极其无害的双眼,却让秦天祺莫名的感觉到一股说不出来的压力。

“天祺,你二哥叫你过去。”唐毓婷忽然笑着开口,安抚的拍了拍秦天祺的肩膀,“你先过去,今晚上是老爷子的寿辰,不要闹事。”

深呼吸着,将满腔的怒火压了下来,秦天祺倏地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吃的谭果,气恼的转身离开。

唐毓婷过来了,之前和她聊天的几个豪门千金也跟着一起来了,之前倒是听过谭果的名头,但是谭果实在太懒,基本不出席各种宴会,所以不少人是只闻其名,今天看到人了,在场的名媛们脸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可是眼中却是各种鄙视。

“咦,毓婷,她脖子上戴的玉饰和你的一模一样。”一个女孩眼尖的开口,指着谭果脖子处挂的一块通透的翡翠,仔细一看之后不由捂着嘴笑了起来,打趣着一旁的唐毓婷,“你们还真有缘分。”

其他几个女孩一看,也都跟着笑起来了,上流社会的这些名门淑媛都知道,但凡是价格不菲的首饰,基本没有相同的款型,卖的就是独一无二的设计,可是众人仔细一看,谭果脖子上的玉饰和唐毓婷脖子上的玉饰从设计而言是九成九的相似。

唯一不同的就是玉饰的成分和水头不一样,唐毓婷的翡翠也是极好的,灯光之下通体翠亮,水头足,一看就是品相难得的翡翠,绝对是老坑出品的。

再看谭果脖子上的翡翠,嗬,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翡翠已经不能说是透亮了,呈现的是玻璃种才有的水色,玻璃种的翡翠啊,这一块至少五百万以上,难道是秦总裁送给谭果的?

想到此,在场几个名媛不由嫉妒的咬碎了一口银牙,凭什么一个小保姆可以来参加这样搞规格的宴会,穿着时尚的礼服,佩戴着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秦总裁真的是瞎眼了!

唐毓婷摸了摸脖子上的翡翠坠子,不由笑了起来,“谭果,你果真很喜欢翡翠吧,我记得上大学的时候你就戴着呢。”

这话一说完,几个羡慕嫉妒恨的名媛一愣,上大学时候就戴了?那肯定不是秦总裁送的,大学时候的谭果不过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就算不要脸的被那些大款包养了,估计那些老男人也不会如秦总裁这般大方,一出手就五百万以上的首饰。

所以此刻众人一看谭果脖子上的玻璃种吊饰,恍然大悟的笑了起来,“我就说现在玻璃种的翡翠几乎是见不到了,怎么今天这么有缘就看到了一块,原来是……”

“是啊,我还想着今天长眼了,谁曾想……”女孩格格的笑着,随后一脸劝解的看向谭果,“谭果,你现在也算是跟了秦总裁,也要注意一下,不要给秦总裁丢脸,一块假翡翠你也好意思戴出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秦总裁要破产了。”

“这块是我出生之后就一直戴在脖子上的。”谭果懒洋洋的回了一句,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唐毓婷脖子上设计九成九相似的翡翠吊坠,自己这块可是老妈亲自雕刻的,所以唐毓婷是看到自己的翡翠之后,所以找人重新雕刻了一块,为什么?

唐毓婷诧异一愣,“我这块也是出生之后就戴的,老一辈说翡翠保平安,所以我也经常戴着,即使不方便的时候也会放在包里随身携带。”

“玉保平安,可是没有人说玻璃也保平安。”一个女孩笑着调侃了一句,“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爸说让我就近上学,也和普通孩子多接触接触,那个时候班上三十多个孩子,至少有二十个脖子上都戴着玉饰,回家后我还和我妈闹腾,说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不值钱,都烂大街了。”

女孩说着嘲讽的看了一眼谭果,“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市面上假货这东西,几块钱十几块钱就能买到一块翡翠。”

“是有人造假,但是绝对没有人会拿玻璃种造假。”另一个女孩倨傲一笑,鄙视的看着神色自然的谭果,端着高姿态教导谭果,“玻璃种是翡翠中的极品,价格昂贵,关键是市面上根本看不到了,其他翡翠即使造假了,不是行内人根本看不出来,可是玻璃种不一样,这种通体透明的翡翠,只能用玻璃造假,所以你以后还是换一块翡翠戴吧,这块一看就是假货。”

众人奚落了谭果一番之后,只感觉遍体舒畅了,一个一个又笑着离开了,谭果摇摇头,依旧低着头继续啃着水果,这种车厘子口味真不错,估计是国外进口的,特新鲜,口感也甜。

秦豫此刻正站在秦老爷子身边,寒暄一番后,秦老爷子笑着开口:“老黄,这就是你才从国外回来的孙女儿,难怪你整天挂在嘴巴上说,小豫,你带黄小姐去走走,她可是为了老头子我的生日特意从国外赶回来的,还亲自给我画了一幅生肖画。”

虽然秦豫和谭果的事情在南川炒的沸沸扬扬的,但是很多人只当这是一桩笑谈,根本不将谭果放在眼里,毕竟不管从哪方面来说,秦豫都不会娶一个保姆的,秦老爷子也不会同意,而且秦豫想要继承秦家,妻子就是一大助力,找一个保姆有什么用?

“麻烦秦先生了。”黄小姐优雅一笑,感激的看向秦豫,原本她对爷爷提议的联姻不赶兴趣,但是看到秦豫之后,黄小姐就改变想法了,这个男人很优秀,那种张狂冷傲的气势,让黄小姐心砰砰的跳动着,这是她喜欢的类型。

“抱歉,黄小姐,我有女朋友需要照顾,不能陪你了。”秦豫冷声开口,他其实更想说媳妇的,但是想到谭果户口簿还在谭家放的好好的,和自己登记结婚的只是假身份,只好将媳妇换成了女朋友。

黄小姐笑容一僵,一旁秦老爷子和黄老爷子表情也是难看的一变,他们自然知道秦豫不可能乖乖就范,但是却没有想到秦豫当场给黄家爷孙两个难堪。

“原来是这样,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和秦总裁的女朋友见见,说不定我们能成为好朋友。”黄小姐反应极快的打了圆场,并没有秦豫的拒绝而生气,反而笑着要和谭果见面,可以说真的很识大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