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二哥出现/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抱歉,谭果不喜欢和陌生人交往。爱玩爱看就来网……”水晶灯璀璨的光亮下,秦豫的俊脸显得格外的清寒冷漠,疏离的拒绝了黄小姐的示好。

黄老爷子的脸彻底黑了下来,他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孙女儿,即使不依靠黄家,在国这个孙女儿也组建了自己的金融公司,比起大多数同年纪的男人都要优秀出色。

不过孙女儿今年也有二十六岁了,黄老爷子不喜欢外国那些男人,私生活太放纵,所以才想着给黄幽纹找个门当户对的后辈,黄老爷子的确看重秦豫,至于他和谭果的传闻,黄老子根本没放在心里。

男人嘛,年轻的时候谁不风流,身边有几个莺莺燕燕的很正常,有女人和结婚娶妻根本是不同的概念,更何况黄老也有自己的小心思,秦豫和秦家不和,日后必定更亲近黄家,可是黄老爷子没有想到秦豫这么不识抬举,给自己和孙女儿当面难堪。

“既然如此,老秦,你忙吧,我带着幽纹和几个老友打个招呼。”黄老爷子冷声开口。

一旁黄幽纹也亲昵的挽着黄老爷子的胳膊,笑着和秦老爷子、秦豫告别,“秦爷爷,秦先生,那我先失陪了,爷爷,我们走吧。”

目送两人离开之后,秦老爷子恼怒的看向冷着脸的秦豫,低声怒道:“小豫,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黄家在省举足轻重,你这样是给你自己结仇!幽纹要家世有家世,要容貌有容貌,要能力有能力,而且你这样无礼,幽纹那孩子也没有生气,这样的好女孩你到底去找第二个?”

“爷爷,你如果喜欢可以撮合她和秦天霖,反正他比我也只小三个月。”秦豫冷冷的开口,在他眼里没有人比谭果更好,一次将话说清楚,也省的爷爷日后隔三差五的给自己介绍女人。

秦老爷子气的够呛,绷着满是皱纹的脸庞,锐利的目光火大的盯着秦豫,恨铁不成钢的低斥,“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会拉下老脸去开这个口吗?天霖如果和黄家联姻,到时候你……”

余下的话秦老爷子没有再说了,怒火散去之后,秦老爷子一瞬间像是苍老了许多,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子疲惫,黄幽纹这样好的联姻对象,秦老爷子自然希望留给秦豫,毕竟从骨子里他还是偏爱秦豫,希望秦豫可以继承秦家。

但是如果秦天霖和黄家联姻了,那么秦天霖就等于有了强大的助力,日后秦豫想要继承秦家就困难多了,可是秦老爷子没有想到秦豫如此不领情,甚至直接给黄家爷孙俩没脸。

看着身影似乎有些佝偻的爷爷,秦豫霜冷的俊脸也软化下来,三两步上前扶着老爷子,“爷爷,这辈子我只会娶谭果,我不要其他人。”

“你啊!”叹息一声,秦老爷子也懒得再说什么了,他了解这个孙子,太固执,一旦决定了就不会再做更改,若不是小豫性子如此的冷硬无情,他又怎么会和自己父亲闹的这么僵,如同仇人一般,连表面工作都懒得做。

几个家世非同一般的千金小姐围着谭果,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了一通,原本谭果会羞愧的无以复加,毕竟戴个假翡翠在脖子上,还被大家识破了,但凡有点自尊的人都会感觉到难堪。

可是大家一看谭果依旧稳稳的坐在沙发上,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脸都没有红一下,分明不将几人的话放在眼里,这样心性骄纵的几个名媛气的够呛。

“和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其中一个女孩气红的眼,愤怒的看着谭果,“就知道吃,你是饿死鬼投胎吗?”

说话的同时,女孩伸手向着谭果脖子抓了过去,打算要将她脖子上的假项链给扯下来,“戴这个假货出来,你不怕丢脸,我们还怕丢了脸!”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谭果拍开女孩子伸过来的手,没好气的开口:“我就算戴个玻璃也和你们没有一毛钱关系。”

就算丢脸,那丢的也是秦总裁的脸,她们一个一个义愤填膺的,简直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手背传来一阵痛楚,女孩低头一看,原本保养白皙水嫩的手背已经通红一片,从小被父母娇惯着长大,还没有受过这样大的委屈,尤其还是一个小保姆给的委屈,女孩子眼眶一红,抬手就向着谭果抓了过去。

为什么所有女人打架都是上手用指甲挠?谭果快速的站起身来避开伸出九阴白骨爪的女孩,那长长的指甲真抓到脸上估计得毁容了。

“小沁,算了!”唐毓婷连忙开口阻止,旁边几个女孩也跟着劝了起来,可说是在劝,其实就是在拉偏架,想要趁机抓住谭果让暴怒的小沁狠狠的教训一下谭果,一个小保姆也敢和她们这些世家千金平起平坐?

五六个女孩,十来只手几乎同时向着谭果抓了过去,有的想抓住谭果的胳膊让她不能反抗,有的想摁住她的肩膀将人按在沙发上不能动弹,更有人恶毒的想要扯下谭果脖子上的翡翠吊坠,管它是真的还是假的,既然是谭果一出生就戴在脖子上的,肯定对她意义非同一般,将这个吊坠摔碎了,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我靠!一双九阴白骨爪也就算了,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只!谭果一手撑在沙发上,身体一个翻越,动作灵巧的从沙发背上跳了过去,随后一脚向着沙发背踹了过去。

“啊!”几个同时扑过来的女孩子原本就重心不稳的跌向沙发,这会被沙发往前一推,穿着高跟鞋,裹着小礼服的几个女孩惨叫一声,扑通扑通的向着后面跌了过去。

哗啦一声碗碟破碎的声音响起,几个女孩连声惨叫着,有的崴了脚,有的手杵在了地上的碎瓷片上,鲜血直流,小沁更是倒霉,跌倒在地时划破了双手和小腿肚不说,谭果没有吃完的糕点和果汁、水果都倒了一身,白色的裙子瞬间五彩缤纷起来。

听到角落里的喊叫声,参加宴会的众人不由回头看了过来,几个中年贵妇更是急忙的小跑过来,“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身为主办人的秦家人更是要过来,姚青这个儿媳妇眉头一皱,老爷子的寿辰是她一手主办的,秦萱这个女儿当下手,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姚青不由担心老爷子会迁怒到她身上,连带的不喜秦天霖。

“小萱,快叫医生过来。”姚青连忙将几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子从地上扶了起来,三个女孩子手掌都被割破了,有两个崴到脚,严家最小的女儿严沁更是倒霉,手也伤了,腿也伤了。

“妈,都是她,都是她推的我!”严沁痛的哭喊着,指控的目光仇恨的盯着表情无辜的谭果,“妈,我爸呢,我要我爸给我做主。”

其他几个世家千金也都指控的看向谭果,“我们只是想要拉架而已,小沁年纪小,性子烈了一点,谁知道谭果将我们都推倒了。”

几个贵妇气的铁青了脸,愤怒的看向一旁的谭果,自家娇宠长大的宝贝女儿,竟然被一个小保姆给弄伤了,真是欺人太甚!

“秦夫人,今天这事你要给我们一个交待!”严母咄咄逼人的开口,阴着脸,眼睛里像是淬了毒一般,若不是知道这里是秦家的地盘,谭果是秦豫的人,严母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是啊,我女儿下个星期就有钢琴独奏,现在手伤成这样!”另一个贵妇紧接着开口,就算秦家势大,可是他们几家联合起来,也不惧怕秦家,无论如何今天也要将这个公道讨回来。

姚青连声道歉安抚着几人,无奈的开口:“你们消消气,她是小豫的女朋友,我这个当继母的实在是……”

几个贵妇生气归生气,倒也知道姚青的难处,毕竟秦豫和秦家不和的消息众人皆知,谭果这么嚣张依仗的不就是背后的秦豫。

宴会上出了意外,秦老爷子自然也知道了,此刻迁怒的瞪了一眼秦豫,“你看你找的是什么人?她这是要干什么?把南川所有世家都得罪了吗?娶妻娶贤,小豫,你……”

“爷爷,我过去看看。”秦豫根本不等秦老爷子说完就迈步向着人群中心走了过去。

此刻先一步过来的秦翰兆铁青着脸,指着谭果就怒骂起来,“你给我道歉!哼,一个当保姆的,还真以为自己是秦家的儿媳妇,我告诉你,只有我有活着一天,你就别指望能嫁到秦家来!”

“我要娶谁还轮不到你做主!”嘲讽的声音毫不客气的响起,秦豫冷冷的看了一眼发飙的秦翰兆,步伐沉稳向着被众人批斗的谭果走了过去,一手霸道的拦住谭果的肩膀,随后冷眼扫过全场,“这是要以多欺少?”

“小豫,你讲讲理,这事真的是谭小姐有错在先。”姚青为难的开口,她原本就长的娇弱,有着楚楚动人的姿态,此刻面对盛气凌人的秦豫,更显得弱势,“是谭果将几位小姐弄伤了,大家就是让谭果道个歉而已。”

“和这个逆子废什么话,他就是精虫上脑,被一个小保姆给迷的神魂颠倒!”秦翰兆恶狠狠的开口,看了一眼不悦的几家人,忽然得意冷笑起来,“我倒要看你今天怎么收场!为了一个小保姆,得罪这么多秦家的世交!”

“翰兆,你别这样说,小豫也是你儿子。”姚青拉着秦翰兆的胳膊低声劝了一句,将柔弱善良的后母形象演绎的极其逼真。

哼!秦翰兆依旧绷着脸,此刻倒没有那么生气了,反正得罪人的是秦豫,他最好将商场所有人都得罪了,看这个小畜生以后还怎么狂!

“谭果的事就是我的事,各位如果对谭果不满,尽管冲着我来,我秦豫都接着!”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闹起来了,但是秦豫无条件的将所有的事情揽到自己身上,锐利的目光冷冷的扫过在场的男人,冷傲开口:“如果谁背地里对谭果下手,别怪我十倍百倍还回去,我的公司其他东西没有,最不缺的就是身手一流的练家子,大家尽管可以试试看!”

狂!真的狂!严家等几个世家男主人此刻都阴沉了脸,愤怒的看着大放厥词的秦豫!原本是女人之间的问题,他们身为男人,身份又尊贵,自然不好同谭果一个女孩子计较,不过他们相信自家妻子和女儿不会吃亏,毕竟还有他们当靠山呢,要收拾一个小保姆绝对手到擒来。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秦豫竟然放出这样的狠话来,不就是仗着保全公司都是些练家子,所以才敢如此挑衅!真以为他们怕了不成!他们或许畏惧秦家,但是几家联合起来,一个龙虎豹保全公司算个屁!

秦天霖站在角落里目睹这一切,一抹讥讽的笑意从嘴角一闪而过,抛开黄家这样好的联姻对象不要,选择谭果这个么惹是生非的小保姆,看来秦豫也是被所为的爱情冲昏头脑了。

秦天霖虽然有些不甘秦老爷子这样偏爱秦豫,但是架不住秦豫自己作死,爷爷为了挽回和黄家的关系,这个联姻对象就会从秦豫变成自己了,秦天霖自信一笑,有了黄家当助力,日后的秦家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看着要兴师问罪的众人,谭果无奈的一耸肩膀,“我这是正当防卫吧,严沁小姐要抢夺我脖子上价值不菲的翡翠吊饰,这几位都是她的朋友,都帮着她动手,毕竟是几百万的宝贝,我一时情急自然就动手了。”

谭果说话之后,现场一片死寂,这话怎么听怎么的变扭?在场这些世家千金什么昂贵的首饰没见过,用得着眼红谭果的吊坠,还动手抢,这话去幼儿园偏偏小朋友还行。

料准了众人不相信,谭果笑着指向严沁,“严小姐,敢作敢当,你有没有动手抢我脖子上的翡翠吊饰。”

“我严家就是做珠宝生意的,我女儿会抢你的翡翠吊饰?”像是听到了多大的笑话一般,严母不屑的看着谭果,挑着眉梢冷笑一声,“你要编就编个好理由,别当大家都是傻瓜。”

谭果笑眯眯的看着严沁,果真性格骄纵的严沁直截了当的开口了:“我是要抢你的吊坠,一个假货还敢冒充玻璃种,你不嫌丢脸我都替你感到丢脸,哼,我抢了你吊坠砸了,到时候势必会赔给你一个很翡翠,省的外人还以为秦总裁穷到只能给你戴假货!”

严母表情错愕的一僵,没好气的瞪着痛的红了眼的女儿,这个傻丫头,谭果戴真货还是假货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干嘛要动手去抢,这一抢就什么理都没有了。

“妈,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她戴了个假翡翠,还说什么玻璃种,我这不是看不惯嘛!没钱就没钱,还弄个假的挂脖子上,当我们都是傻子嘛!”严沁不满的嘀咕着,骄纵的耍着千金小姐的脾气,“反正我就是看不惯她弄个假玻璃种,还洋洋得意说价值不菲,哼!”

谭果动手打人的确不对,但是严沁动手抢东西就更不对了,毕竟不管是真是假,那也是别人脖子上的东西,吃饱了撑着才去抢,打就打吧,偏偏几个小姑娘就没打过谭果一个,不是伤了手就是伤了脚。

“不知道我能看看谭小姐脖子上的吊坠吗?”一道亲和的声音响了起来,黄幽纹微微一笑的走向了谭果,仔细的看了看谭果脖子处的翡翠吊坠,片刻后转身看向众人,“这的确是玻璃种的吊坠,雕工精湛,市价至少在五百万以上,而且还是有市无价,也难怪严小姐要抢的时候,谭小姐会激动。”

“不可能!”严沁一个嚷了起来,顾不得要包扎的右手,指着谭果就开口:“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怎么可能有珍贵的翡翠?在孤儿院的时候估计就被抢走了!”

如果这个吊坠是秦豫送的,严沁自然不会怀疑,但是唐毓婷说上大学的时候就看见谭果戴着了,而且谭果也说了那是她一出生就有的,二十多年前五百多万的玻璃种,那可不是一般人家能买得起的。

“让我看看!”其中一个贵妇走上前来,她年轻时候是学珠宝设计的,严家虽然是做珠宝生意的,真正懂行的是严父,只是他此刻肯定不好意思盯着谭果的脖子看,所以贵妇才会打了圆场。

几分钟之后,贵妇点了点头,肯定了黄幽纹的判断,“的确是难得的玻璃种,水头成分都是上平,市面上估计已经没有货了。”

“秦总裁,你看她们一拥而上的要抢我脖子上的翡翠,我一激动就动手了。”谭果嗲着声音开口,还故意拉着秦豫的胳膊晃了晃,“幸好我以前是做家政的,力气大,否则这几百万的翡翠就被她们抢走了,到时候说是丢了,我都没地方哭去。”

“严总生意上难道遇到困难了?”秦豫安抚的拍了拍谭果的肩膀,随后笑眯眯的看着脸色难看的严父,“如果资金有问题,严总可以直说,别用这些不入流的手段,平白无故的将我的人吓坏了。”

严父气的浑身直发抖,之前还可以说是严沁她们小姑娘之间的闹腾,可这是真的玻璃种,被谭果这么一说,就成了他指挥女儿去抢劫,严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深呼吸着,严父克制着怒火,“今天这事是小沁太胡闹了,我代替她给谭小姐你道歉,明天我一定让人将赔罪礼送上。”

秦豫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踩着严总的脸面开口:“低于一百万就不用送了,还有这一是第一次,若是再有下次,严总别怪我秦某人不客气!”

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佣人已经将重新打扫了一遍,谭果这不刚坐下,黄幽纹就走了过来,对着谭果微微一笑的伸出手,“谭小姐,久仰大名,我是黄幽纹。”

“你好,刚刚多谢了。”谭果看了一眼不请自来的黄幽纹,伸手和她握了一下就立马将手收了回来。

“客气了,其实主要是爷爷打算撮合我和秦总裁,这不被秦总裁拒绝了,我就好奇秦总裁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黄幽纹笑着说道,眉眼里一片坦荡和真诚,看起来她并没有生气,只是真的想认识一下谭果。

“你不介意的话,我先吃点东西。”谭果懒得聊天,尤其是和陌生人,说完之后,就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黄幽纹诧异的看了一眼小腹平坦的谭果,从一开始的时候她就注意到谭果,她进门就到了角落沙发上坐下来吃东西,撇除刚刚那一出闹剧,这会又在吃,难道秦豫喜欢吃货的女人?

“谭小姐,你可以和你单独聊一下吗?”这边黄幽纹还没有走,一个中年贵妇走了过来,看向谭果的目光很是复杂难辨。

“原来是唐阿姨,你好,那我先过去了,你和谭果聊。”黄幽纹倒也没多想,识趣的起身离开了。

“谭果,你这些年过的好吗?”唐母声音嘶哑的开口,情绪似乎太过于激动,声音都有些的发颤,目光更是亲切又慈爱的打量着谭果,从头到脚,一点一点的打量着。

被唐母看的头皮一麻,谭果放下手里头的叉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唐母刚说了一个字,泪水唰的一下从眼眶滚落下来,唐母哽咽着,似乎也知道自己失态了,连忙擦去脸上的泪水,缓解着波动的情绪,这才一字一字的开口:“如果不是今天严小姐闹了这一出,我还不知道你竟然是我的女儿,我失踪了二十五年的女儿!”

谭果像是触电般的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声泪俱下的唐母,她在柳叶胡同生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知道自己还不是谭家的人!

看着怔愣的谭果,唐母泪水落的更凶,擦都擦不完,“我知道你怨我、怪我甚至恨我,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二十五年前,你和毓婷是双胞胎姐妹,当时你体弱,我就把这块祖传的玻璃种翡翠挂在你脖子上,知道是双胞胎之后,我一直想着再寻一块玻璃种,然后雕刻成一模一样的两块吊饰,你们姐妹一人一个。”

“你是妹妹,出生的时候像是小猴子一般,比毓婷小了许多,我就想着先把翡翠给你,日后再给毓婷找一块,可是谁想到医院当天晚上失火了,你在育婴房里就被人贩子给偷走了。”唐母红着眼眶,痛苦万分的凝望着谭果,“因为失火,所有的证据和监控都没有了,我找了你很久很久,可是却像是大海捞针一般,你就这样丢失了。”

“我和唐毓婷长的一点都不像吧?”谭果干巴巴的开口,南川这地果真邪乎,自己来一趟,户口簿上多了个丈夫不说,现在又多了对爹妈,还有个双胞胎姐姐,这世界真的玄幻了。

说完之后似乎了却了一桩沉重的心事,唐母情绪缓和了不少,擦去脸上的泪水,又恢复了一贯富贵高雅的仪态,“你和毓婷的确不怎么像,否则当初一见到你,我就会知道你是我失踪多年的小女儿。”

“其实如果不是你胸口的这个吊坠,我还不知道你的身份,或许这就是缘分。”唐母目光愈加慈爱的看着谭果,温柔一笑的解释:“这些年我们一直没有对毓婷说起过她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所以她即使看到你的玉坠,也只当是设计相同,好在老天有眼,我知道你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不过你可以去检验DNA,谭果,你是我的女儿。”

谭果一直没有开口再说话,直到唐母失望的离开了,谭果才抖了抖,似乎要将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抖下去,能撒这样的弥天大谎,这说明唐家可以百分百确定自己即使去检验DNA,检验结果也是自己和唐家人有血缘关系。

自己如果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唐家想要玩鬼倒很容易,可还有秦总裁在,唐家怎么就确定送去的DNA肯定能通过检测?

秦家的宴会在九点半结束了,秦豫依旧拒绝了秦老爷子留宿的挽留,带着谭果上车离开了,靠在后座的秦豫看了一眼身侧的谭果,“怎么了?”

谭果睁大黑幽幽的眼睛瞅着秦豫,半晌后缓缓开口:“今天晚上唐毓婷的母亲找到我,然后她和我说我是她二十五年前丢失的小女儿,和唐毓婷是双胞胎姐妹。”

咳咳……太过于震惊之下,秦总裁一口气呛住了,不断的咳嗽着,他终于知道谭果表情为什么这么奇怪了,这也太扯了。

“无妨,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再说。”秦豫握了握谭果的手,唐家既然不怕检测DNA,那肯定是有万全的准备,只是唐家为什么要“认回”谭果?

或许是因为知晓了谭果的真正身份,唐毓婷上门过,唐父和唐母也多次上门,可是谭果一直赖在家里没出来,唐母几度落泪,唐父倒冷静多了,只对保镖洪鸣交待了几句,让谭果不要为难,一切都以她的意愿为主,唐家是绝对不会强迫她的。

——

南川作为省的省会,经济发展不但是整个省的龙头老大,在经济上甚至有赶超帝京的趋势,只是因为帝京是政治中心,国家必须确保帝京的地位,但是有些大的项目才会落户在帝京。

赵家和秦家也一样都是南川的老牌世家,只是比起完全依靠实体经济支撑的秦家,赵家早些年是依靠海运发展起来的,赵家先祖就是漕帮出身,干的就是黑道的营生,一直到如今,快一百年的时间了,赵家依旧把持着海上运输这一块。

早些年赵家也半漂白了,依仗着庞大的资金成立了新锐科技集团,走的是高科技开发的路子,因为有钱,据说网罗了不少国内外的顶尖人才,所以如今的赵家就靠着两块支撑着:一是海运,一是新锐科技。

“消息已经确定了,赵家的私人飞机在海上坠毁了,赵家嫡系三人都已经身亡,尸体还在打捞中。”罗非鱼将刚刚得到的情报告知了秦豫,赵家嫡系三人意外死亡,整个赵家就要乱了,不,确切的来说要乱的将是整个南川,甚至是省的经济格局。

秦赵两家一直互相制约着发展,如今赵家当家人都死在飞机失事里,那么秦家一旦吞并了赵家,势力必将大幅度提升,成为南川真正的龙头老大,当然,南川其他世家只怕也都盯着无主的赵家,就看谁棋高一着能抢先吞并了赵家。

“先回公司。”秦豫站起身来,刚刚他才结束了中午的应酬,还没有离开包厢就得知了这个重大的消息。

秦豫和罗非鱼刚走出包厢的门,一个男人走了过来,身姿伟岸,步伐如同测量过的一般,锐利的目光看向秦豫开口道:“秦总裁,我家先生邀请秦总裁过去一叙。”

秦豫看着眼前面容肃杀,眼神锐利的男人,“不知你家先生贵姓?”

“谭。”男人沉声开口,说完之后,微微侧身,似乎笃定了秦豫一定会去,当然,如果秦豫拒绝,他也会武力逼迫秦豫前去。

“你先下去让大佑将车开到门口来。”秦豫对着身侧戒备的罗非鱼说了一声,随后大步跟着男人走了过去。

饭店二楼是供客人休息的卡座,这会已经是中午两点钟了,所以卡座这边并没有什么人,秦豫远远看了过去,就见临窗的位置坐着一个精致的男人,戴着眼镜,俊美的脸上勾着浅薄的笑。

似乎听到脚步声了,男人抬起头对着秦豫微微颔首,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写意风流的优雅高贵,清朗的声音极其悦耳,“坐。”

“二哥。”秦豫忽然开口,态度极其尊敬,尔后才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谭亦莞尔一笑,镜片后的目光闪烁着诡谲的笑意,倒也没有拒绝这个称呼,将茶杯递给了秦豫,“想必你已经知道赵家出事了。”

秦豫点了点头,倒不明白谭亦说这话的目的何在。

“赵家很重要,绝对不能落到外人手里。”谭亦清朗一笑,明明该是一个风光霁月的君子,却偏偏给人一种精明如狐的危险感。

“我知道了。”秦豫并不认为谭家会想要吞并赵家的钱财,但是在国外多年,秦豫也知道赵家和国际上很多黑帮势力有诸多的牵扯,否则赵家吃不下海运这一块,谭亦既然开口了,不管原因是什么,秦豫都会拿下赵家。

“这么听话实在没意思,秦豫,如果我是来棒打鸳鸯的,你还能这么冷静吗?”谭亦端着茶杯品了一口茶,笑意盎然的开口,听起来像是玩笑话,可偏偏他眼神锐利而认真,好像一言不合就真的要将谭果带走一般。

秦豫不畏惧南川任何一个世家,甚至是华国任何一个企业集团,因为他有与之抗衡的资本,但是这其中绝对不包括谭家,更何况秦豫也明白如果谭家真的反对,谭果绝对会听从家里的安排。

“放心吧,小糖果还没有谈过恋爱,我们不会拆散你们的。”谭亦再次笑了起来,放下茶杯站起身来,身侧的手下拿过一旁的黑色风衣披在了谭亦的肩头。

谭家人个子都高,白色衬衫黑色长款风衣的谭亦看起来有些的瘦削,他带着眼镜,一副温尔尔雅的姿态,可偏偏那一言一行都让人知道这个优雅高贵的男人性情并不温和,儒雅只是表象。

“二哥,你不见见谭果?”秦豫站起身来开口,从谭果身上他就知道谭家兄妹之间关系很密切。

“不了,时间来不及,别告诉那丫头我来过了,省的她和你闹腾。”谭亦优雅一笑,随后带着手下转身离开。

秦豫目送着谭亦黑色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远去,和谭果说的一样,二哥明明如同世家贵公子,偏偏诡谲的让人捉摸不透,即使是秦豫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远去的男人实在太出色。

秦豫出了酒店的门还没有上车,就听见轰鸣的直升机声音响了起来,抬头一看,湛蓝的天际一架直升机渐渐升空飞远,原本对赵家只有六分的兴趣,如今秦豫知道自己必须拿下赵家。

“先生?”副驾驶位的罗非鱼回头看向后座的秦豫,到底是谁要见先生,而且架子还那么大。

“搜集赵家所有的资料,我们要接收赵家。”秦豫沉声开口,要吞并赵家并不容易,不过秦豫自然决定要做了,那肯定会成功。

赵家出事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南川果真哗然了,当然,最有竞争力的则数秦家、唐家还有黄家,那些小世家小家族纷纷猜测究竟这三方势力谁能吞并赵家。

尤其是最近有谣言相传秦家要和黄家联姻了,众人纷纷感慨唐家这一次估计没希望了,秦家原本就最强,如今再和黄家联手,日后省就是秦家的天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