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硬碰硬了/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目前的形势而言,秦家最有可能吞并已经是一盘散沙的赵家,毕竟在三方势力里,秦家远远强于黄家和唐家,但是秦老爷子唯一担心的就是黄家和唐家联手,如此一来,秦家想要轻而易举的接收赵家就困难多了。===

“都是那个小畜生不识抬举,精虫上脑,为了一个小保姆连大局都不顾了!”会议室里,秦翰兆将会议桌拍的咚咚响,眼睛里冒着火光,恨不能将秦豫拉出来给狠揍一顿。

“够了,你再满口胡言就出去!”端坐在主位上的秦老爷子厉声一喝,不悦的看向满嘴胡咧咧的长子,“如果不是你这个当父亲的不着调,小豫怎么会和你的关系如此恶劣?”

“我……”秦翰兆第一反应就是反驳,可是对上秦老爷子那冰冷骇人的威严目光,刚刚怒骂秦豫的嚣张气焰咻一下就憋回去了,是自己的错吗?

呸!都是秦豫那个小畜生的错!秦翰兆不满的低着头,早些年自己也不是没想过好好疼爱这个孩子,毕竟也是自己的第一个儿子,可是谁知道这就是个冷心冷肺的小畜生!自己这个当爹的都自降身价讨好他了,偏偏秦豫还不领情,整天板着一张死人脸,活像谁欠了他一样。

秦翰兆原本就是个不着调的,志大才疏,还偏偏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就是要接手秦家家业的,哪有时间天天来哄这个小畜生,再加上姚青不时吹着枕边风,身边又有秦天霖这几个懂事听话的孩子,自然而然就更加不待见秦豫这个长子了。

“就目前形势而言,黄家和唐家联手的可能性极大。”秦老爷子缓缓开口,让站在身侧的秦天霖将资料分发了下去,“黄家和唐家已经开始回笼资金,之前在谈的几个投资项目也暂停下来了,他们的目的肯定是冲着赵家去的。”

公司几个董事低头翻阅着手里头的机密件,能查到黄家和唐家的资金走向,而且还调查的这么清楚,看来姜还是老的辣!

黄家和唐家联手胜算就大了很多,与其被秦家独吞了赵家,两家联手之后至少能分得百分之五十的利润。

“董事长,秦豫不愿意和黄家联姻,天霖年纪也相当。”一个董事笑呵呵的开口,一旦两家联手,秦家最终就算胜了,至多也就能分到十分之六。

可是如果秦家和黄家联姻,那分成至少能提高到十分之七,黄家能拿剩下的十分之二,相信黄家肯定会愿意的,毕竟黄家和唐家联手,能分到的利润至多也就是十分之二。

而且还要和秦家这个庞然大物相抗衡,能拿下十分之二只怕也要花大力气,下血本才行,两家一旦联姻,黄家那是不费吹灰之力,当然对秦家也是如此。

“是啊,天霖在公司这几年的表现我们都看在眼里,绝对称得上年轻有为。”另一个董事也笑着附和,目光里满是赞赏之色。

其余几人也纷纷点头认同,秦天霖虽然年轻,但是好学,对他们这些老一辈也很尊敬,有胆识有魄力,若不是秦老爷子一直偏爱秦豫,秦天霖估计就是铁板钉钉的继承人了。

秦天霖目光深处闪过一抹火热之色,不过依旧神色不变的站在秦老爷子身后,原本爷爷想要撮合秦豫和黄家联姻,如今情势紧迫之下,爷爷势必要退让,而自己就是最好的联姻对象!

“这事暂且先搁在这里。”可惜即使众人都提议由秦天霖联姻,秦老爷子却依旧没有给出明确的态度,“目前首要的是调查清楚赵氏集团的详细情况,吞并赵氏势在必行,但是必须花最小的代价。”

秦老爷子说完之后,看了一眼身旁神色依旧冷静的秦天霖,完全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恼怒,秦老爷子赞赏的点了点头,“天霖,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

“是,爷爷,我知道了。”秦天霖郑重的接下这个任务,虽然爷爷还没有松口,但是秦天霖相信最终爷爷还是会同意的。

赵家出事之后,南川甚至整个省的这些豪门世家都蠢蠢欲动,可惜他们也清楚有秦家为首的三巨头杵在前面,他们这些小虾米很难分到一杯羹,但是形势不明之下,大家还是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期待着能捡个漏子。

“没钱就不要来宠物医院,我们这里可不是慈善机构。”收银台后面的女人骄纵的开口,不屑的看着抱着一条大狼狗的男人,涂着最新款桔色口红的嘴巴嗤笑一声,“连三千块都没有,还学人家养狗,趁着还没有死,剥了皮还能吃一顿狗肉火锅。”

“小姐你通融一下,先给大黄做手术,我马上就回去筹钱。”听到狗肉火锅四个字,男人强压着怒火,一分钱压倒英雄汉,“大黄是为了追小偷才被摩托车撞了,小姐,拜托你了。”

“你当这是拍电影呢?还追小偷。”女人嘲讽的摆摆手,“快走快走,没有钱说什么都没用,不要耽误我工作!”

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勾搭上的一个富豪竟然是个偷狗的骗子,女人就火不打一处来,她还以为碰到一个有爱心喜欢小动物的大富豪,毕竟他们这是高级宠物医院,舍得来这里给宠物看病的人都不差钱,毕竟对宠物都舍得花上几万块,肯定是有钱人,谁知道自己却被骗了财又被骗了色。

心情不好之下,女人看谁都不痛快,结果还来个穷鬼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抱着一条要死不死的老狗,还做手术,看他那穷酸样连自己都养不起了。

男人怀里的狼狗痛苦的抽搐着,可是那一双黝黑的眼睛却是富有人性化的平静、安详,低声呜咽了两声,似乎安慰男人不要担心。

男人哽咽着喉结上下滑动,他从部队退下来之后,唯一的请求就是将陪伴了自己好几年,立过几次一等功的大黄带走了,大黄已经七岁了,早已经过了退役的年龄,又受过好几次伤,男人只想陪伴大黄渡过最后的几年光阴。

今天早上男人带着大黄出来买菜,遇到飞车党抢劫,虽然已经离开部队一年多了,可是大黄在听到呼救声之后,在男人的许可之下,飞奔而去抓贼了。

最后被偷的包被大黄抢了回来,可是丧心病狂的两个小偷却用摩托车狠狠的碾轧了大黄,看到倒在地上,前腿已经被压断,嘴角滴落着鲜血痛苦的大黄,男人将大黄抱起来向着最近的宠物医院跑了过来。

可是手术押金就要三千,而男人口袋里就剩下一百多块钱,眼瞅着地上的血迹越来越多,大黄越来越痛苦,男人红着脸看向神色冷漠的女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在大黄脖子摸索着。

“大黄是警犬,这是大黄得到的勋章,你先救救大黄,我马上就去借钱。”男人急切的将金属链子放到了收银台上,上面缀着六七个圆形金属薄片,这都是大黄立功之后得到的勋功章。

“什么垃圾也敢放我桌子上,有病菌怎么办?”女人嫌恶的大嚷起来,一把将链子向着门口扔了出去,“你快走,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刚从电动门进来的谭果一把接住飞过来的链子,低头一看,是部队奖励给特种犬类的勋章,而她身旁的藏藏已经汪汪的叫了两声,估计是被地上的血腥味刺激到了。

“怎么回事?”谭果快步上前,看着男人怀抱里已经奄奄一息的大黄,眉头一皱,“怎么还不进行手术?”

“哼,没钱做什么手术……”收银台后面的女人放下手机烦躁的一抬头,对上藏藏那硕大的身躯,不由一怔,随即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谭小姐,你带藏藏来打针了。”

“田医生在吗?先给这条狗动手术。”谭果冷声开口,不用问也猜到了事情的经过,“所有手术费记我账上。”

秦豫陪着谭果来过宠物医院一次,不管是藏藏那油光发亮的皮毛,还是门外秦豫的黑色布加迪,宠物医院的人都知道这绝对是大客户,一般人可养不起藏獒,当然更买不起价值千万的布加迪。

大黄被送进了手术室,谭果将链子递给了男人,“放心吧,田医生医术很好,不会有事的。”

“谢谢,谢谢!”男人右手有点颤抖的接过链子,连声向着谭果道谢着,“等大黄没事了,我马上就去借钱还给你。”

“不用了,就当给我家藏藏找了个朋友。”明显能看出男人生活的拮据,而且宠物医院的费用虽然贵,但是也就几千块而已,男人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手头却连几千块都没有,说明他生活也很困顿,就冲着大黄的勋功章,谭果也不会要这个钱。

男人刚要开口,口袋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男人刚接起电话,手机另一头传来暴躁的叫骂声,“何大山,你是不是不想干了?这都几点了,你他妈的人在哪里?老子告诉你,这个月的工资你甭指望领了,就你这熊样你还想要转正,我呸!”

“对不起主任,我这里出了一点事,我马上就来。”男人脸色一变,连声道歉着,他初中毕业就去部队了,一直到去年退伍。

到社会上之后,男人才知道自己就初中学历,没有一技之长,想要找工作是难上加难,再加上之前在部队出任务,右臂受过重伤,根本不能干重活,否则至少能去建筑工地搬砖,当时右脸上又被火烫伤了,只要去面试就被拒绝了,

最后好不容易找了个打杂的工作,虽然没有转正,但至少也有一份工作了,如果这个动作丢了,不说自己和大黄的吃饭都成问题,更没有钱给家里。

挂了电话之后,男人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谭果,不过还是保证的开口:“这个钱我一定会还的,小姐,麻烦你留个电话给我。”

“不用急。”谭果不在意的笑了笑,“要不一会我陪你去一趟公司,给你解释一下,毕竟大黄也是见义勇为。”

男人不由一喜,感激的向着谭果道谢着,之前大黄将被小偷抢走的手提包抢回来之后,就被小偷用摩托车撞伤了,男人急着抱大黄来医院,而拿回手提包的失主也趁乱逃走了,摆明了是不想出医药费,更不可能给男人去公司解释。

一个小时后,大黄已经抢救回来了,不过因为伤到了内脏,所以目前就留在宠物医院里,好在男人并不知道医院的收费,否则他绝对不敢麻烦谭果,毕竟手术费加上住院费、调养费,最少也得一万多块。

赵氏风帆海运公司。

当看到阳光下闪亮的招牌后,谭果怔了一下,没有想到竟然是赵家的公司,这几天秦豫空前绝后的忙了起来,同在一个屋檐下,谭果也知道赵家嫡系三人因为空难遇害了,秦豫打算接收赵氏。

“谭小姐,真的太感谢你了。”何大山一路上不断的感激道谢,他不能干重活,脸又毁了容,一般单位根本不会用他,好不容易找了个工作,何大山根本不敢想象被辞退了该怎么办。

何大山没有学历,性子又老实,待的是后勤部,这不人刚到办公室,几个坐在椅子上玩手机、打游戏的男人一个一个的就抱怨起来。

“何大山,昨天就告诉你宿舍楼那边的线路坏了,今天要去修,你他妈的一大早跑哪里去了?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一个男人嘴巴里叼着烟,一脸的不满。

“就是,食堂那边运来的大米还堆在外面,你快去将迷搬进去。”另一个男人头也不抬的开口,丢下命令之后,就继续打起电脑上的网络游戏。

“何大山,给我倒杯水过来。”

“等等,一会去楼下给我买包烟。”另一个男人说了一声,却根本没有给钱的打算,反正他们占何大山的便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谭果呆愣愣的看着简直像是黑帮窝点的办公室,这些人哪里有点职场精英的样子?难怪之前秦豫说赵家只是半漂白,因为一半黑社会,公司人事这一块极其混乱,所以秦豫要吞并赵氏,有不少前期的准备工作,谭果这会算是见识到了。

说起来龙虎豹也是保全公司,谭果去过秦豫公司几次,虽然有时候大家也凑在一起说说笑笑,但是明显感觉出氛围是不同的,眼前的办公室,不是抽烟就是在打牌,有些翘着二郎腿,简直就是混混窝。

“我要先去见主任。”何大山拒绝的开口,以前大家都是这样使唤他,何大山也没办法,他想要这份工作,只能忍气吞声。

更何况也只是多跑几趟路,出点力气而已,只要能拿到工资,何大山不在乎,可是今天不行,主任刚刚在电话里说要将自己开除,何大山急着去解释,至少要保住工作,而且也不能耽搁谭小姐的时间。

习惯了奴役何大山,突然听到他拒绝的话,办公室里几个男人一愣,齐刷刷的抬起头来,刚想要发火,这才注意到了何大山身侧的谭果。

“呦,哪里来的美女?”离的最近的男人轻佻的吹了个口哨,淫邪的目光打量着谭果,“何大山,就你这穷酸样,你竟然有女朋友?”

“哈哈,大旺,你这个玩笑也太好笑了,何大山撒泡尿照照自己就知道他是什么德性,还女朋友,五十岁的大妈估计都看不上他!”另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黄毛男人咧嘴一笑,自认为潇洒的走了过来,“小姐,贵姓,来我们公司有什么事吗?”

何大山知道这些人的尿性,在公司里没有少欺负那些小姑娘,此刻连忙挡在了谭果的前面,唯恐他们唐突了谭果。

“滚开!”黄毛男人眉头一皱,冷声怒斥着何大山,“我和这位小姐说话关你屁事,何大山,你是不是不想干了?快点让开!”

大旺更是上前,粗鲁的一把推上何大山的肩膀,冷笑一声,“我看你是不想干了,还敢和我们横,妈的,别几天没教训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何大山性子老实,他被欺负了也无所谓,一个大男人被骂几声也不会少一块肉,但是这些人明显要轻薄谭果,何大山固执的挡在谭果面前,却是寸步不让。

“妈的,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一看何大山不给自己面子,黄毛不由火冒三丈,只感觉在美女面前丢脸了,抬手就向着何大山的脸扇了过去。

一只素白的手精准的抓住了黄毛的手腕,谭果冷着脸将黄毛的手给甩开,“让开!”

黄毛对上谭果清冷的双眸,下意识的一怔,何大山也同时推开挡路的黄毛,护着谭果向着主任办公室走了过去。

“哈哈,你竟然被个女人给吓住了。”大旺几人纷纷嘲笑起来,黄毛脾气暴,平日里在办公室只给林主任的面子,至于其他人都被黄毛欺负过,谁让他大哥是省青帮里的小头目。

据说黄毛上大学的时候和寝室同学打架,第二天黄毛大哥就带着几十号人将对方的家给砸了,将一家三口都打进了医院,甚至放话见一次打一次,一个月进了五趟医院,对方最后只能被迫退学,居家搬离了省。

“我你妈的!”黄毛暴怒一吼,随手抓起一旁的椅子然后向着谭果和何大山的后背砸了过去,二十多斤重的木头椅子,这要是真的砸到人了,估计也伤的不轻。

警觉到不对劲,何大山条件反射的回身一个侧踢,砰的一声,砸过来的椅子被何大山一脚踹了回去,完全没有防备的黄毛只感觉眼前一黑,椅子迎面砸了过来。

“啊!”黄毛痛苦的惨叫一声,只感觉脸上一阵剧痛,手一摸,血红的一片,额头直接被椅子开瓢了,脸也被砸伤了,痛的黄毛连声叫唤着。

听到办公室外砰的一声响,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年过四十的林主任板着脸走了出来,灰色西装盖不住他凸起来的啤酒肚,个头原本就矮,头顶的头发已经秃光了,一副脑满肠肥的高傲姿态。

“这是怎么回事?还敢在办公室打架!”林主任耍着官威,连忙让大旺几人将地上的黄毛扶了起来,一看黄毛脸上的鲜血,林主任心里头咯噔了一下,黄毛的大哥最为护短,黄毛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伤了,只怕对方不会善罢甘休。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纷纷指控何大山用椅子砸伤了黄毛,丝毫不提是黄毛先搬椅子砸人的。

“好啊,何大山,你真是好啊!”林主任冷笑着,指着何大山就开骂,“上个月你就因为违反公司规定,工资被扣的七七八八的,今天你还敢打人,我们这座小庙容不下你,你现在就给我滚蛋!”

“我……”何大山刚要解释,林主任已经烦躁的直摆手,“让你滚你没有听见吗?要不是看你这个垃圾可怜,后勤部才不会留下你,既然你不知好歹,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看着灰败着脸色的何大山,谭果不由拍了拍他肩膀,“既然如此,那就走吧。”想来秦豫那里也不介意多招一个人,这事既然让谭果碰上了,总不能不管。

林主任这才看到一旁的谭果,原本满是怒火的眼睛蹭的一下亮了起来,这肤色可是极品!看起来又白又嫩,似乎轻轻掐一下就能掐出水来,林主任目光愈加淫邪起来,吞了吞口水,“这位是?”

何大山也知道不可能留在这里工作了,而且在公司里待了半年多,何大山也听过不说林主任的传闻,仗着公司上面有人,林主任没有少祸害公司里的小姑娘,袭胸摸臀都是轻的,听说有时候直接给人下药,然后拍下果照威胁对方就范。

何大山担心谭果被自己连累了,连忙护着谭果开口:“这是我妹妹,既然我已经被开除了,那我们就走了。”

“等等!”一看到手的美人就要飞了,林主任连忙开口,目光诡异一转,忽然咧嘴恶毒的笑了起来,“想走也要将违约金给了,白纸黑字的摆在这里,你还想一走了之!”

何大山傻眼的愣住了,他现在走,三月份的工资就等于没有了,何大山也认了,可是他从不知道还有什么违约金。

林主任看一眼谭果,只感觉腿间都有了反应,没有想到何大山这个垃圾还有这样漂亮的妹妹,这皮肤,啧啧,一想到能将眼前的美女扒光了衣服,然后将她凌虐的满身青紫的痕迹,林主任呼吸都粗重了三分。

不过他也知道克制,此刻看了一眼何大山,“你跟我进办公室来!”这个后勤部其实说起来就是有名无实的部门,何大山没有来之前,他们基本不会干什么实事。

就如同黄毛,三流的大专毕业,除了打游戏就是和女人鬼混,但是他大头在青帮也算有点地位,找到了林主任这里,自然也就接收了黄毛。

赵家只是半漂白,海运这一块说到底必须得有黑帮势力支撑着,遇到一些小麻烦事,后勤部这些有些关系的小混混也可以拿出来充人数,何大山当初签的合约其实暗藏玄机,林主任用这违约金的借口趁机敛财。

如果是男人受不了被后勤部的欺压,要辞职也容易啊,至少要赔偿五六万的赔偿金,林主任也是看人下菜,家里有点钱的,那肯定多要一点,没有钱的就少要一点,不给,哼,也不看看赵家是什么人,不想活了才敢赖赵家的钱。

至于何大山这样的,实在太穷了,林主任捞不到太多的好处,就处处以违反公司规定为理由,扣掉何大山的工资,如果今天不是看到谭果了,林主任直接就让何大山卷铺盖滚蛋了,但是现在这份违约金正好派上用场。

办公室里,何大山呆愣愣的看着五张纸的合约,第三张纸的中间有一行正是违约金,没有干满十年被开除的,必须赔给公司十万的违约金。

“我没有钱。”何大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当时签合约的时候,因为林主任的催促,何大山太担心得不到这份工作,根本不敢仔细看合约就签字了。

“没有钱?”林主任狞笑一声,等的就是这一句话,下流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一旁的谭果,“没有钱就让你妹妹在这里替你工作一个月,一个月之后,这十万块的赔偿金就一笔勾销。”

“不行!”何大山想也不想的就拒绝,别说谭小姐根本不是自己的妹妹,就算是,就冲着林主任那老色魔的称号,何大山也不可能将妹子留给他糟蹋。

林主任老脸一沉,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何大山你真是给脸不要脸,你妹子就算拿出去卖,一个月都赚不到十万块,我看你可怜,才会给你一条捷径走,你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啊,那我们就按照合约办事,把十万块赔偿金拿出来你就可以滚了。”

“我……”何大山脸色煞白着,有些的慌乱又有些的无错。

就在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拿过何大山面前的合约看了看,林主任老神在在的站在一旁,白纸黑字的,他就等着何大山亲手将他妹子送到自己床上,供自己玩一个月。

呼哧一声,谭果双手一扯,合约就这么被她一撕两半了,林主任和何大山都傻眼了,眼睁睁的看着谭果呼啦呼啦几下就将合约给撕了,然后丢到了垃圾桶里。

“行了,现在没事了,走吧。”谭果笑着拍了拍何大山的肩膀。

“你!”林主任气的浑身直发抖,他完全没有想到谭果还敢这么做,可是合约已经被撕毁了,没有了违约金根本没办法要挟何大山了。

何大山傻愣愣的点了点头跟着谭果向着办公室外走了去,刚刚还有十万块的违约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也难怪老实巴交的何大山没有反应过来。

“给我将这两个人拦住!”终于回过神来的林主任冲出办公室大吼起来,“把我们的员工打伤了,还想一走了之!”

办公室里的大旺几人连忙过来要拦人,何大山虽然性子老实,但是看着来势汹汹的几人,也毫不客气的出手,在部队虽然是警犬训导员,但是也被训练了好些年,对付大旺几个人还是不在话下。

林主任没有想到平日里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何大山竟然还有一股子蛮力,将大旺他们都放倒了,气的拨通了保安室的电话,“快上来,有人在办公室里捣乱,还打伤了我们的员工!”

在南川甚至放眼省还真没有人敢在赵家的地盘上闹事,赵家第三代和青帮的龙头老大平日里就是称兄道弟,而且和几个贵少关系也是密切,不管是白道还是黑道都要给赵家几分颜面。

虽然赵家嫡系三人都意外死亡了,但是一般人也不敢来赵氏公司闹事,林主任一个电话下去之后,几个彪形大汉匆匆的赶了上来,手里头拿着电棍,眼神凶煞的骇人,一看就是真正的练家子,那满身的杀气和血腥,看得出都是见过血的狠角色。

何大山对付几个普通人肯定没问题,但是他右胳膊受过重伤,面对几个凶悍的保安,何大山一个人根本应付不过来。

“谭小姐,一会趁乱你快走!”何大山急切的开口,若不是为了自己,也不会连累到谭小姐。

“想走?今天谁都走不了了!”为首的保安狞声一笑,习惯的摸了摸下巴,赵家后来行事越来越谨慎了,对于天性有股子暴虐的赵顼而言,不能见血的生活那根本不叫生活,今天既然有人敢闹事,不留下一条腿都对不起自己!

赵顼一挥手让几个保安都退到一旁,魁梧的身躯一步一步的向着何大山逼近,突然间,赵顼右腿闪电般的腾空向着何大山踢了出去。

何大山身体连连后退,可是赵顼的连环踢却已经逼到了眼前,退无可退之下,何大山只好抬腿挡了下来。

一声闷痛声从小腿胫骨处传来,何大山身体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右腿痛的哆嗦着,只是一击,何大山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赵顼的对手。

“就这点本事也敢来我们赵家闹事!”赵顼阴森的冷笑着,眼中闪烁着狰狞的凶光,“你说我是废掉你的腿呢还是废掉你的手呢?”

话音落下,赵顼已经再次向着何大山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击,速度极快,宛若闪电,力度之大,拳风咻咻声响。

何大山已经做好了重伤的准备,可是就在这时,一道清瘦的身影突然挡到了何大山的前面,谭果看着近在咫尺的铁拳,面色依旧平静。

嗬!在场的众人几乎不敢看的别过头,赵顼有多么暴虐凶残他们比谁都清楚,即使眼前是一个女人,赵顼也不会手下留情,这一拳头下去,这个小姑娘的脸部骨头估计都能被打断。

可是预期的惨叫声没有响起,众人诧异的抬头一看,只看见赵顼狰狞着表情,右手鲜血淋漓,手背上是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而他对面的谭果依旧完好无存的站在原地,右手则握着一把水果刀,一滴鲜血顺着刀锋滴落在地上。

“好,你够种!”赵顼看了看自己右手,笑的愈加变态,随后猛地抬腿向着谭果踢了过去。

一瞬间,谭果动了,速度极快,却根本不是利用巧劲,而是直接和身材健硕的赵顼硬碰硬的杠上了。

拳对拳,腿对腿,赵顼快,谭果更快,赵顼狠,谭果更狠,**碰撞的声音让人听的头皮直发麻。

只听见咔嚓一声,赵顼突然发出一声惨叫,而此刻,谭果一脚踩在赵顼的右腿上,直接将人踩跪在地,右手握着的水果刀毫不客气的抵到了赵顼的脖子处,手腕一用力,一道鲜血顺着赵顼的脖子流了下来。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一旁林主任更是吓的脸色煞白,赵顼是赵家旁系的人,对权力和财富没什么兴趣,唯一的趣就是折磨人,可是此刻那个如同恶魔一般的赵顼狼狈的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这个画面实在太有冲击力。

“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谭果冷声一笑,右手横劈在赵顼的脖子处,将昏厥的人踢翻在地,随后看向傻眼的何大山,“还愣着做什么,走吧。”

这一下,不管是办公室里人还是赵顼带过来的保安都惊恐的后退好几步,让出了一条道来,谁也不敢阻拦谭果这个煞星。

“我给你介绍给地方上班。”上了车之后,谭果载着何大山向着龙虎豹保全公司开了过去,原本洪鸣这个司机被谭果丢在宠物医院照顾藏藏了。

这边车子刚开出不到三分钟,两辆面包车就跟了上来,其中一辆面包车上,黄毛额头上的伤口还没有包扎,不过伤口并不深,只是裂出了一道口子,“就是那两个人。”

“放心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敢对你动手,那是不将我大嘴哥放在眼里,今天我一定给你出气!”面包车后座的男人笑呵呵的开口,他在道上绰号大嘴哥,是黄毛大哥过去的手下,如今在南川也算是地方一霸。

黄毛吃了亏之后,直接就打电话找了大嘴哥,他二话不说的带人就过来了,刚好看到谭果开车载着何大山离开了,两辆面包车立刻跟了上去。

察觉到后面有两辆面包车跟着,谭果也没有在意,汽车开了十多分钟就到达了龙虎豹保全公司,嘎吱两声,紧随其后的两辆面包车也跟着停了过来,还故意一左一右的将谭果的车子给堵住了去路。

“那面包车是怎么回事?”龙虎豹保全公司里的几个保安错愕的对望一眼,谭果的车牌号他们都知道,可是关键是那两辆面包车要干嘛?在他们公司门口堵住夫人的车子。

谭果像是没有察觉到危险一般,安抚的对着何大山一笑,随后拉开车门走了下去,副驾驶位的何大山也连忙跟着下了车。

呼啦一下,面包车的车门打开了,每辆车上下来了七八个手持钢棍棍棒的小混混,为首的正是满脸淤青,额头带着伤口的黄毛,大嘴哥轻蔑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谭果和何大山。

“就是你们两个伤了我兄弟!小子,你够种,在南川这地界上,你竟然还敢这么狂!”狞声笑着,大嘴哥嘴巴里叼着烟,斜着眼看着何大山,一旁的谭果直接被他忽略了,一个女人而已,一会就让她亲自给黄毛老弟赔罪,至于怎么赔罪,只要是男人就都明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