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冒充土鳖/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嘴哥耀武扬威的指挥着十来个手下将谭果和何大山都围了起来,众多混混右手的铁棍得瑟的摇晃着,看向被围住的谭果和何大山就像是待宰的小羔羊一般。

“大嘴哥,把何大山的双腿双手给废了,老子要让他跪在这里给老子磕一百个头。”黄毛一摸额头上的伤口,眼神愈加的狠戾歹毒。

当目光转到一旁的谭果时,黄毛淫邪一笑,下流的舔了舔嘴巴,“这个小美女今晚上就好好陪老子睡一觉,安抚安抚我受伤的身体,大嘴哥,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啊?”

大嘴哥他之所以有这个绰号,就是因为嘴巴特别大,之前玩女人的时候,每一次要亲吻对方,都能将女伴吓得一哆嗦,那血盆大口一张,满嘴的黄牙和口臭,好似要将人给活吞了一般。

“兄弟,你眼光不过,这女人别看穿的保守,就这一身水嫩嫩的肌肤,在床上的时候那绝对是个极品尤物。”大嘴哥一手搭在黄毛的肩膀,目光定定的看着谭果,啧啧两声,那口水似乎都要大嘴巴里滴下来了。

“小子,得罪了我兄弟,你就先跪着磕一百个头,到时候也能给你一个痛快。”大嘴哥说完之后,一手指着谭果,“小姑娘,胆识不错,快过来吧,一会哥哥们动手别吓到你。”

“哈哈,大嘴哥,说不定这小娘们就喜欢你动粗呢,越粗暴越有感觉。”四周的混混下流的大笑起来,等黄毛哥和大嘴哥玩痛快了,说不定还能丢给他们玩玩。

“那是,现在有些女人看起来像是清纯的大学生,可是骨子里比谁都骚。”另一个混混嘿嘿的阴笑着,吞了吞口水,目光诡异的一闪,忽然伸手向着谭果的后背推了过去,要将谭果推到大嘴哥的怀里。

何大山一直戒备着,瞅着混混突然出手突袭,何大山反身一脚踹了过去,偷袭的混混痛苦的嚎了一嗓子,整个人被踢飞了,摔出去两米多远,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看到何大山竟然敢动手,大嘴哥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阴沉着脸下达命令,“妈的,给脸不要脸,兄弟们动手!”

大嘴哥一声令下,十来个混混还没有来得及出手,龙虎豹保全公司呼啦跑出来了三四十个彪形大汉,直接将十多个混混团团围住了。

大嘴哥他们之所以敢耀武扬威,依仗的就是人多,而且寻常人不敢招惹这些无所事事的小混混,可是突然被这些满身杀煞气的大汉给吓的腿一哆嗦,有几个胆小的手里头的铁棍哐当一声掉地上了,

“啧啧,敢在我们公司大门口闹事,胆子够大的啊。”大左身高过两米,一身的腱子肉,此刻双臂环着胸口,不需要放狠话,比大嘴哥的气势就强上了百倍。

大嘴哥目光畏惧的扫了一眼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统一的黑色劲装,眼神厉的像是荒原上的野狼,迸发出要将敌人撕碎的凶光,这样的练家子来一个就大嘴哥喝一壶的,更别说眼前站着三四十个,简直是要团灭敌人的节奏。

“几位大哥,抱歉,实在是抱歉。”大嘴哥深呼吸着,哆嗦着手从口袋里掏出香烟递了过去,“我们冒犯了贵宝地,马上就走,我们马上就走。”

说完之后,大嘴哥对着一旁的手下开口,“动作快点,将这两个人一起带车上去。”

龙虎豹保全公司的保安队长大左冷声一笑,健硕的身躯向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大嘴哥的衣服领子,直接将一百多斤的大嘴哥拎了起来,“道声谦就想走?你当这里是你家菜园子,哥几个给他们松松筋骨,让他们知道光天化日之下还是有王法的,容不得他们这小混混为非作歹!”

四十多个大汉对付十多个混混,基本是三打一的节奏,更别说秦豫这些手下都是以一敌百的好手,砰砰砰的拳头撞击**的声音响起。

“大左,算了,实在是不经揍,我都怕力度大一点出了人命。”一个保安嫌弃的将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混混丢在了地上,弱鸡一样的身体,关键是拳头还没有上去,就已经哭爹喊娘了。

“你小子还好一点,我这个他妈的都尿了。”另一个大汉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句,引得众多大汉一个一个哈哈大笑起来。

而大嘴哥包括黄毛等一众混混此刻都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虽然都是些皮肉伤,可是伤的不轻,连呼吸都感觉到痛,浑身骨头像是被人拆散了一般。

“快滚,下次再敢闹事,就废了你们!”实在看不上大嘴哥这群人,大左语气凶悍的赶人,这些人就算再来十多个都不够夫人一个人收拾的,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还敢混黑帮,啧啧,早晚有一天得将自己小命给搭进去。

大嘴哥一听到这话,一个一个屁滚尿流的想要爬起来逃走,可是身体刚一动,浑身剧痛袭来,噗嗤一声,一个个的又狼狈的跌在了地上,愣是爬不起来。

大左等人傻眼的看着地上横七竖八如同肉虫一般蠕动的混混,嫌弃的直皱眉头,最后大左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挥手十来个大汉一人扛一个,将地上的混混丢沙包一般丢到了面包车里,呼啦一下关上了车门。

伤的最轻的两个连忙爬到了驾驶位上,油门一踩,两辆面包车突突的跑远了,唯恐速度慢了又被拉下车被狠揍一顿。

“夫人,你怎么招惹上这些小混混的?”刚刚还凶神恶煞的一众大汉此刻一个一个舔着脸笑着,大左更是谄媚的凑到了谭果面前,“你要是手痒了,想练手就找我们,我们一定奉陪到底。”

和他们秦总裁过招实在没意思,总裁大人身手的确好,可是出手太阴狠,挨一下能痛上好几天,关键是总裁大人出手的招数太刁钻,让一群性子直爽的大汉们打的异常憋屈。

可是谭果却完全不同,看着笑眯眯的样子,一出手那才叫过瘾,都是硬碰硬的对撞,比速度比力气比精准度,一点阴招都不用,所以秦豫公司的这群练家子最喜欢和谭果切磋,虽然被揍了,那也是酣畅淋漓的被揍,那叫一个痛快。

“你敢动手我告诉秦豫去。”谭果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他们一个一个都是格斗狂人,谭果最多偶尔感觉身体生锈了,手痒痒了才会来打一场,坚决不当陪练。

大左等人一下子就垮了脸,夫人格斗的时候倒是光明磊落,可是为人那叫一个小气,动动就找总裁告状,这日子没法子过了。

“对了,大左,能给何大山安排一份工作吗?”谭果想起来的开口,指向沉默站在一旁的何大山,对上大左几人兴奋的目光,不由的开口:“他右胳膊受过重伤,不能干重活,你看着安排。”

原本以为又来了一个练家子,谁知道是受过伤的,大左点了点头,“那行,就和我们一样当保安就可以了。”反正他们家总裁不差钱,夫人亲自安排过来的人,那肯定是要录用的。

解决了何大山的事情,谭果向着公司大门口走了过去,刚出电梯没有走到秦豫办公室,罗非鱼眼睛倏地瞪圆,然后一脸诡异的看着谭果,干咳两声的开口:“先生正在忙,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谭果歪着头瞅着表情不对劲的罗非鱼,看了看不远处秦豫的办公室,语调异常危险,“秦豫该不会在办公室里乱来吧?”否则罗非鱼这一副见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声调明显的提高了,罗非鱼回头看向办公桌前的顾大佑,“大佑,你说先生是这样的人吗?”

“先生有客人来访。”被提问的顾大佑憨憨的回了一句,唯恐谭果误会不由解释道:“虽然是个女客人,但是和先生在谈正事。”

这还不如不解释呢!罗非鱼挫败的看着耿直的顾大佑,对着谭果笑了笑,“先生正在忙,要不你先坐下。”罗非鱼打着圆场,可是嗓音比平常高了好几度。

“秦豫办公室隔音效果极好,里面就算开枪杀人了,外面也听不到动静,所以你不用故意提高嗓音。”谭果直接越过罗非鱼向着秦豫办公室走了过去。

三两步后,谭果并没有敲门而是停在窗户外向着办公室里面看了过去,秦豫坐在沙发上,一旁坐着一个女人,从背影看那婀娜的身姿绝对是个美人。

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就在此时,女人站起身来,忽然脚下一崴整个人向着沙发上的秦豫跌了过去。

一瞬间,同站在窗户外的罗非鱼和顾大佑不由瞪大了眼,千钧一刻的瞬间,原本坐在沙发上的秦豫突然快速的起身闪到左侧,女人一下子跌在了沙发上。

嗬!罗非鱼和顾大佑同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关键时刻先生还是很给力的,没有英雄救美。

即使跌在了沙发上,女人并不显得狼狈,重新站直了身体,目光有些无奈又有黯淡的看着眼前神情冷漠的秦豫,“多年不见,你变得更加无情了,如果是以前,你绝对不会任由我摔倒。”

“我是有家室的人。”秦豫声音依旧显得冷淡,即使眼前的赵紫菲是他的青梅竹马,甚至是初恋,可是很多时候错过了就错过了,不可能再回头。

赵紫菲优雅一笑,“那行我们就在商言商,赵家的事情我们日后再详谈。”

秦豫点了点头,余光掠过窗户外的谭果,原本冰冷的俊脸不由自主的软化了几分。

两人刚出办公室门口,赵紫菲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门外的谭果,优雅一笑,自来熟的开口:“这位就是谭小姐吧,关于你和阿豫的传闻我可是听了不少,初次见面,你好,我是赵紫菲,阿豫的青梅竹马兼初恋。”

赵紫菲身材高挑,至少有一米七五以上,穿着一身浅紫色的职业西装,里面是银色衬衫,最上面两粒扣子都没有扣上,原本就丰满高挺的双胸似乎要从衬衫里弹跳出来一般。

她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神情虽然热情,却带着一抹天生的高傲,配以修长的双腿,纤腰翘臀,这绝对是个性感妖娆的女王级美女,举手投足之间带着成熟的风情,对比之下,谭果就显得青涩多了。

青梅竹马?初恋?谭果眯着眼笑着,原本圆溜溜的大眼睛此刻笑弯弯的,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赵紫菲不动声色的挑衅。

赵紫菲脸上笑容微微僵了一下,她对自己的姿色很有信心,妖娆性感,但是赵紫菲将魔鬼般的身材隐匿在裁剪得体的职业装之下,这种禁欲的风骚,足可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

她以为在自己刻意展露风情之后,谭果会自卑会愤怒,更何况自己可是秦豫的初恋,但是她没有想到谭果依旧笑眯眯的,难道这个小姑娘太单纯了?半点感觉不到女人之间的战争?

不对,赵紫菲瞬间就否定了心头这个推断,如果谭果真的单纯,她就不会将阿豫牢牢的掌控在手心里,让阿豫几次三番的维护她,甚至拒绝了黄家的联姻,自己小看了谭果,这个小姑娘能如此镇定自若,看来不是善茬。

谭果越过气场十足的赵紫菲,亲昵的挽着秦豫的胳膊,忽然咧嘴一笑,“赵小姐,你好,秦总裁目前是我户口簿上的另一半了,所以下次请赶早。”

饶是赵紫菲如何镇定,此刻也错愕的愣住了,放眼全国哪个有权有势的男人没有绯闻,身边美女环绕何尝不是男人成功的标志,赵紫菲既然决定回国,她就想着接受赵家和秦豫重修旧好。

谭果这个小姑娘,赵紫菲并不放在眼里,秦豫即使母亲早死,不得父缘,但他依旧是秦家的大少爷,目前更是全球龙虎豹保全公司的总裁,谭果一个孤儿,两人的格局差的太多太多。

赵紫菲相信秦豫只是一时意乱情迷,可是他终究会清醒,一个不上台面的女人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日后商场交际,一个保姆怎么带出去?而且其他贵妇说时尚说高雅,谭果能说什么?

别看现在外面很多名媛培训班,用昂贵的价格吸引许多拜金女报名,赵紫菲只感觉可笑,真正的世家名媛可不只是会品红酒,会骑马打高尔夫。

穿着龙袍不像太子,说的就是这些拜金女,还真的以为学点礼仪就能成为名媛嫁入豪门,真正世家那是时间的沉淀、是财富的积累、是化学识的底蕴。

胜券在握的赵紫菲完全没有想到谭果和秦豫竟然已经登记结婚了,不过没关系!赵紫菲瞬间恢复了冷静,此刻她微微抬着下巴优雅轻笑着,向着谭果和秦豫伸出手,“恭喜两位了,你们还没有举办婚礼吧,到时候我一定会参加的。”

“谢谢。”谭果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握住了赵紫菲的手,然后谭果笑的愈加甜美,右手却猛地用力。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赵紫菲再高贵再性感,此刻却也如同普通人一般痛的惨叫起来,右手剧烈一痛,柔软的手骨像是被铁钳给夹住了一般,这一瞬间赵紫菲再也维持不了刚刚的女王气场,痛的身体都佝偻了。

谭果笑眯眯的看着痛的表情狰狞的赵紫菲,这才慢悠悠的开口:“抱歉抱歉,我这个人天生神力,没控制住力度,实在抱歉那。”

完全没诚意的道歉之后,谭果苦着脸一脸为难的看向身侧的秦豫,像是被人拔了毛、淋了雨小鸡仔,怎么看怎么的可怜,“秦总裁,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一旁罗非鱼和顾大佑眼观鼻、鼻观心的无语着,谭果你如果真道歉,那落在先生腰侧的手不要那么用力的掐啊掐,他们看着都感觉到一阵阵的痛。

秦豫发现自从认识谭果之后,他的左腰和右腰绝对是常年青紫,高兴了,她喜欢掐几下,生气了,那更会掐几下,“无妨,相信赵小姐不会怪你的。”

右手痛的直哆嗦的赵紫菲猛地抬头看着面容清冷的轻豫,蓦地感觉心头尖锐的一痛,是啊,秦豫就是这样的性格,偏执而护短,他既然选择了谭果,不管黑白对错都会选择维护谭果,对自己这个青梅竹马外加初恋女友根本不屑一顾。

很满意秦豫的回答,谭果哼哼着,“听说宝曼兰朵今年春季出了新款的首饰,秦总裁不知道有没有空陪我去逛商场?对了,那张限额五千万的银行卡带上,我要败家!”

罗非鱼和顾大佑对望一眼,谭果性子懒散,有时候宁可饿着都懒得出去吃饭,就她这样还逛商场?买首饰?谭果从头到脚除了衣服之外,就头发上绑着五毛钱一根的黑皮筋,哦,不对,谭果身上估计还有枪。

“非鱼,把下午的会议推到明天早上。”秦豫沉声开口,目光宠溺的看着笑得诡异的谭果,吃醋就吃醋吧,笑的这么瘆人干什么?

不过对于谭果这个未来的媳妇,秦豫是真的感觉太好养了,虽然嘴巴挑剔了一点,但是除了必须的生活用品之外,她能一个月不花一毛钱,让财大气粗的秦总裁总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挫败感。

其实谭果即使生活用品也不要花钱,身为帝京柳叶胡同谭家的人,谭果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有专门的设计师,只求布料舒适就行,谭果以简单为主,什么款型样式都不讲究,也讨厌繁琐的设计,所以即使谭果一身衣服价值不菲,可是在外人看来就是普通的几百块一件的衣服。

她的护肤品也是纯植物定制的特供产品,然后手机费七局自动报销,吃喝就靠秦豫,所以谭果真的不花钱不败家。

赵紫菲笑容不变,可是明显能看出她的眼神晦暗了不少,没有来之前那种张扬和自信,或许是因为发现时隔多年,秦豫再不是她记忆里那个大男孩。

“这……真的要这么弄?”发型师基恩拿着梳子和剪刀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两下,身为顶尖的发型设计师,基恩接待过很多尊贵的客人,不管是娱圈的那些天王巨星,还是一些政界名流,基恩都能应对自如,因为他相信自己的手艺。

可是此刻对上秦豫那冰冷骇人的凤眸,基恩第一次感觉到手抖了,眼前这个男人面容略显清瘦苍白,可是轮廓分明、五官立体,那冷凝骇人的气势让基恩明白眼前这个发型最适合这个男人。

可是男人的女伴却要求给男人换个发型,怎么土怎么俗就怎么来,最好是那种时尚的穷**丝发型,有一次性染发剂更好,直接弄点黄色红色蓝色。

“动手吧。”冷声开口,秦豫闭上眼不再看在后面沙发上偷笑的谭果,她高兴了就好,不过是暂时换个发型。

半个小时之后,换了一个土掉渣的马桶盖头,然后前面几缕头发还染成了彩虹色,秦豫眉头深深的皱了一下,莫名的有种将谭果给揍一顿的冲动。

罗非鱼和顾大佑靠在外面的车子前喝咖啡,因为赵家的事情,这段时间太忙,连顾大佑一天都睡不到四个小时,更别提罗非鱼这个机要秘书了,下午一两点正是春困的时候。

当听到脚步声,罗非鱼和顾大佑同时抬头,然后……

“咳咳!”一口咖啡直接从鼻子里呛了出来,罗非鱼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顾大佑手里头的咖啡吧唧一下掉地上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染了彩虹色刘海的秦豫。

“上车!”冷声开口,秦豫警告的看了一眼被吓的“花容失色”的两个属下,哼,果真还是太年轻了,遇到一点事就大惊小怪!

驾驶位上当视线不经意的瞄到内置倒车镜,顾大佑手脚一抖,汽车在马路上立刻呈形线路行驶。

“刚刚你剪头发的时候,我去买的,给你!”谭果先是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黑边框眼镜,绝对是那种老古板老学究戴的,然后又拿出一件土黄色夹克衫塞到了秦豫手里头。

五分钟之后,当看着戴上了黑框眼镜,五十岁大叔才会穿的夹克衫,再配上马桶盖的彩虹刘海发型,罗非鱼克制住表情已经将右手咬出了深深的牙印,而顾大佑的车子再次失控的在马路上蛇行。

当汽车到达了汇丰商场之后,看着下车的谭果和面目全非的秦豫,顾大佑担忧的开口:“先生会不会被赶出来?”这一看就是一副土掉渣的小混混模样,汇丰商场的那些专柜可都是卖奢侈品的。

“放心吧,不管怎么样,商场总不能因为服装打扮就将客人赶走的。”罗非鱼强撑着开口,他也十分怀疑自家先生会不会被保安直接撵出来。

宝曼兰朵的珠宝首饰绝对称得上是顶级的奢侈品,从材质到设计都是顶尖的,而且每一年的新款没个系列只会出一件,不但价格昂贵,关键一般人还买不到。

“我就要这款《春早》”谭果指着玻璃柜台里面展示的今年新款春系列的第一件,因为是在华国销售,所以这一款的设计融入了中国古典元素,让奢侈的项链多了一份古韵雅致。

秦豫看都没有看价格就直接点了点头,现在他只希望谭果尽快买完东西,出完气,然后回家,将这该死的发型换掉!

柜台后的营业员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看白痴一样看着叫嚷嚷的谭果,还冒充大款的土包子,没好气的开口:“两位客人,这里的东西你们一辈子都买不起,你们要买首饰,去对面的银海百货,那里有很多国产品牌的首饰,几千块就能买到一样了。”

“亲爱的,她竟然不卖给我们,哼,让你的兄弟来砸了她的柜台,还敢瞧不起人!”谭果嗲声嗲气的撒娇着,双手亲昵的搂着秦豫的脖子,“亲爱的,我就喜欢这个款型,戴出去保证让我那些小姐妹眼红。”

软玉温香若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秦豫肯定很享受,可是谭果铁了心的要装土包子,秦豫也只能配合的开口:“就买这一款,拿出来看看。”

“我说你们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营业员鄙视的直瞪眼,不过也知道和这些土包子根本说不清,他们能知道什么叫做奢侈品?直接转身不理两人了。

就在这时,啪嗒啪嗒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当看到柜台里的项链后,女人兴奋的加快了脚步,“老公,这是宝曼兰朵的今年的春系列,人家就要这款项链。”

女人说完之后,直接抱着男人粗短的脖子吧唧一口就亲在了他的嘴巴上,然后故意用丰满挺立的胸口在男人的胸膛上磨蹭着,“老公,买给人家嘛,就当是我的生日礼物,老公……”

谭果眨着眼看着眼前又是抱又是亲又是蹭的两人,嘴上叫着老公,可是女人不过二十四五岁,而眼前的男人快五十岁了,挺着个啤酒肚,怎么看也不像是正常夫妻。

目光诡异的一转,谭果忽然踮着脚,也吧唧一下亲在了秦豫的薄唇上,用更嗲的声音撒娇,“亲爱的,这款首饰是我先看上的,你买给我嘛,就当我们结婚周年的礼物。”

听到一旁有人要和自己抢首饰,娇媚女人眉头一皱,哪个小贱人这么不要脸!女人转身回头一看,对上秦豫那土掉渣的发型,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还以为碰到对手了,原来是两个土包子。

高傲一笑,女人看都不看谭果和秦豫一眼,对着柜台手的营业员开口:“把项链拿出来,我要试戴一下。”

“好的,小姐请稍等。”一看是真正的大生意上门了,营业员礼貌的微笑着,快速的拿出钥匙开了柜台,小心翼翼的将项链拿了出来,“这一款项链其实很挑人的,小姐你气质高贵、举止优雅,完全可以诠释这款项链的奢华和古韵。”

“你怎么做生意的?明明是我们先看上的!”就在女人高兴的要接过项链试戴时,谭果不满的嚷了起来,一伸手动作迅速的将营业员手里头的项链抢了过来,然后淘淘的递给了秦豫,“亲爱的,你帮我戴,看看好不好看。”

女人和营业员都傻眼了,见过充大款的土包子,可是还真没见过这么明抢的,一旁女人更是气的够呛,抱着啤酒肚男的胳膊就抱怨起来,“老公,他们欺负我,你快给我做主!”

“妈的,从哪里爱的土鳖,敢在老子面前充大款!”啤酒肚男怒斥着开口,“识相的就快将项链还回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项链我们买了,先来后到,你们在我们之后才来的,要买就买其他的。”谭果抓着项链不撒手,还趁机躲到了秦豫背后。

身为赵家的姻亲,自己妹子嫁进了赵家,赵家第三代继承人还要叫自己一声舅舅,啤酒肚男平日里没少耍威风,这一次赵家出了意外,嫡系三人都死了,啤酒肚男第一反应就是坏了,可是随后就忍不住起来了。

赵家人死的好啊,都死了,自己这个当舅舅的正好名正言顺的接手赵家,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花点钱还被赵家管的死死的,所以啤酒肚男一高兴就带着自己的秘书兼小情人来商场购物了。

“你们买得起吗?”女人和营业员同时开口,一模一样的目光鄙视的看着谭果,营业员更是直接报出了这款项链的价格,“万!”

之所以这么昂贵,是因为项链中间镶嵌了一颗价值不菲的蓝宝石,四周则是碎钻,这颗蓝宝石的价值至少在两百万以上。

“多少钱?”秦豫倒是半点不在意价格,一旁的啤酒肚男猛地回头,不敢相信的看向营业员,“你说这个项链多少钱?”

“万。”营业员再次说了价格。

啤酒肚男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了,他原本以为最多几十万,反正日后要接手赵家了,几十万这一点小钱,啤酒肚男根本不放在眼里,哪里想到女人戴脖子上的一条项链都有五百多万。

他钱包加银行卡里所有的钱加起来也就一百多万,这还是因为赵家三人出事之后,啤酒肚男偷偷的将赵家的一副字画卖了三百多万,还了一百多万的赌债,然后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三天过去了,现在就剩下一百多万了。

营业员一看啤酒肚男的脸色就知道他舍不得买,刚刚的笑容立刻冷了下来,原本以为来了一个暴发户,谁知道也是个土鳖。

“这么贵,那我们也不买了。”谭果将手里头的项链又放回柜台上,其实气已经出出来了,她也不喜欢戴首饰,花五百多万买一条项链真不值得,这么多钱可以买多少食材,让秦豫天天做出一桌子的美味佳肴。

“没钱装什么大款!”营业员鄙视的哼了一声,不知道是在嘲讽谭果还是在嘲讽啤酒肚男。

“老公,你就给我买吧,我好喜欢的。”女人抱着啤酒肚男的脖子撒娇着,故意凑到他耳边暧昧的吐着热气,低声开口道:“你给我买了,这个星期不管你想要什么姿势,人家都配合你好不好?”

诱惑的同时,女人的手还顺着啤酒肚男的胸膛一路向下摸了过去,然后直接摸到了啤酒肚男的小腹下放,借着拥抱的姿势遮挡着,继续开口:“老公,一个星期,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都随你高兴。”

秦豫锐利的目光透过黑框眼镜看着有伤风化的一对男女,随后意味深长的看向身旁的谭果,薄唇玩味的勾了起来,“要不我买给你?”

“不想被灭口你就胡来吧。”谭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豫,男人果真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被结婚也就罢了,要是婚前就滚床单了,谭果想想头皮就发麻,到时候别说秦豫了,估计自己都逃不过一顿打。

“小王,那款《春早》的项链呢?”就在这时,一道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柜台的主管咚咚的跑了过来,“快把项链准备好,一会有贵客过来,一定要好好接待。”

这边话音刚落下,就见商场经理和保安拥簇着一对年轻的男女走了过来,宛若从古堡里走出来的王子和公主,一瞬间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黄小姐,请。”秦天霖温雅一笑,微微欠身引导着黄幽纹向着柜台这边走了过来。

因为要接待贵客,主管连忙叫保安将柜台前的人都疏散了,毕竟之前谭果他们闹了这么一出,商场不少顾客都围拢在这边看热闹。

营业员再次将项链拿了出来,羡慕的看向走过来的黄幽纹,看得出这个项链就是要送给这个女人的,五百多万那,如果送给自己就好了,这辈子都不用上班了。

“如果喜欢就包起来吧。”秦天霖看都不看价格,拿过项链都给了黄幽纹,因为了解黄幽纹的性格,所以秦天霖并没有唐突的说给她佩戴,毕竟两人才认识,这样的动作太过于亲昵。

女人对珠宝有着天生的喜爱,黄幽纹也不例外,这款《春早》项链的确很漂亮,灯光下,蓝宝石熠熠的闪烁着光芒,融入了中国元素的设计,让项链显得华贵却不庸俗,诠释了什么叫做低调的优雅。

“我很喜欢,不过价格昂贵,我自己付钱就可以了。”礼貌的拒绝了秦天霖的献殷勤,黄幽纹将项链递给了营业员,“麻烦给我包起来。”

女人昨晚上伺候了啤酒肚男一晚上,就是为了今天来买这款项链,眼瞅着花落别家,女人嫉妒的红了眼,尤其是对比秦天霖的英俊帅气,自己身边却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女人一下子失控的冲了过来。

“这款项链是我们先看上的,先来后到你们不懂吗?看你长的人模人样的,一点素质都没有!”女人恶狠狠的开口,嫉恨的瞪了一眼黄幽纹,她有钱又怎么样,自己背后这个男人可是赵家的姻亲,日后赵家的继承人,在省谁敢不给他面子!

看着冲出来的女人,秦天霖眉头一皱,比起黄幽纹的知性温雅,这个女人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是却很俗气,一看就不是正经女人。

“你是怎么回事?保安,快将人拉走!”主管连忙开口,责备的瞪了一眼一旁的保安,连个疯女人都拦不住。

“你们敢动我一下试试看,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敢碰我一个手指头,哼,让你们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女人得意洋洋的挺着高耸的胸脯,一手拉过身旁的啤酒肚男,“老公,他们看不起我,明明是我们先来的,他们却把项链卖给其他人,分明是瞧不起你。”

啤酒肚男虽然舍不得五百万,但是被女人这么一激,也冷了脸,对啊,自己日后可是赵家的当家人,还要怕眼前这对狗男女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