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一老一小/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条项链是我们先看上的,你要买也可以,得补偿我们!”啤酒肚男恶狠狠的开口,看向黄幽纹的目光却充满了下流的淫邪之色,和真正的世家千金一对比,他身边这个穿着妖艳,却自以为丰满美丽的女人简直就像粗鄙的农村老妇女——

黄幽纹眉头一邹,她虽然喜欢《春早》这条项链,却不想和眼前的暴发户有什么纠缠,更何况以黄家的财力,她完全可以让《春早》的设计大师皮埃尔给自己独家设计一条中国元素的项链。

“交给我处理!”秦天霖温和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一手搭在黄幽纹的肩膀上,微微将人往后推了推,自己就站到了黄幽纹面前面对着一脸色相的啤酒肚男,“的确有先来后到之说,这条项链如果先生你要买,就请付款吧。”

秦天霖也进入商界好几年了,啤酒肚男这样的暴发户他见过不少,虽然有点钱,也舍得花钱讨女人欢心,但是价值五六百万的项链,这个暴发户绝对舍不得买。

“我……”被秦天霖将了一军的啤酒肚男一下子恼了起来,脸涨成了猪肝色,他刚刚故意那么一说,不过是为了从黄幽纹手里头讹诈一点钱,赵家虽然有钱,可是目前除了从赵家房子里偷偷点摆设字画出来卖,啤酒肚男根本没办法从财务上挪钱。

而且赵家三人出事之后,经过这几天的动荡,赵家的房子已经被封锁了,还有专门的保安盯着,啤酒肚男更不可能从里面偷东西出来,他看黄幽纹绝对是不差钱的,所以随便讹诈一下,几十万肯定就到手了,谁知道现在成了不上不下的局面。

“老公,他们分明是瞧不起你,就把这条项链买下来吧!”一旁女人眼睛一亮,抱着啤酒肚男的胳膊就开始撒娇。

一下子成为所有人的焦点,啤酒肚男的脸臊的通红,他倒是想财大气粗的充当一回英雄,可是他所有的钱加起来也不够买这一条项链,更何况他就算再好色,也舍不得花几百万在女人身上,有几百万,他都能找个漂亮的女明星了。

目光一扫,啤酒肚男忽然抬手指向了谭果的方向,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高声嚷了起来,“先来后到,我也不是第一个要买项链的,这条项链是他们先看上的,我也是个有素质的人,总不好抢别人的东西。”

嗬!好一个土到家的土鳖!除了身高就一点没看头的小混混也敢来专柜买几百万的首饰?眼前啤酒肚男虽然是暴发户,但至少还有点钱那,这个染着彩虹头发的小混混口袋里的钱估计都不够支付项链零头的钱!

明显察觉到秦豫身上爆发出的冰冷寒气,谭果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她事先也不知道秦天霖会来这里啊,嘿嘿干笑两声,“其实缘分这东西真的没法子说清楚。”

秦豫一记冷眼看了过来,谭果无奈的一耸肩膀,“要不我们也撤吧?”

“大哥?”秦天霖表情有点扭曲的抽了几下,即使秦豫伪装的再俗再土,毕竟是秦天霖密切关注了二十多年的敌人,更何况一旁还站着谭果。

可饶是秦天霖再冷静,此刻也有些的目瞪口呆,太习惯了秦豫从小到大那副高人一等的冷傲姿态,这会看着这副装扮的秦豫,秦天霖忽然明白他对谭果这他妈的绝对是真爱,否则秦豫不可能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

“秦先生?”黄幽纹愣愣的张大了嘴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包起来。”秦豫冷声开口,将钱包里的银行卡递给了营业员,这一刻即使秦豫妆容再俗再土,就凭着那低沉浑厚的嗓音,冷傲的气场,就没有人敢将他当成小土鳖了。

一开始完全瞧不起谭果和秦豫的营业员傻愣愣的将项链包了起来,刷卡之后又将银行卡恭恭敬敬的递还给了秦豫,近距离看了一眼,营业员才发现即使带着土掉渣的黑框眼镜,可是那冷峻刚毅的脸庞,平光镜后那一双冷厉的凤眸,无一不昭示着眼前男人的身份不凡。

“谢谢了。”谭果对着阔气的秦豫眯眼一笑,随手将项链丢到了自己的背包里,看得出即使是面对五百多万的首饰,谭果也没什么受宠若惊的感觉。

终于回过神来的黄幽纹眼神复杂的看了看面前的两人,“秦先生,你们这是?”

“没什么,和秦总裁闹着玩,那什么你们继续逛,我们先走了。”谭果快速的回了一句,拉着秦豫的胳膊就撤了,总得给秦总裁留些面子,谁知道秦豫以后怎么报复自己。

目送着两人离开,黄幽纹目光里不自觉的流露出几分羡慕,豪门联姻很少有真正幸福的,因为讲究门当户对,感情自然成了附属品,再者牵扯到两个家庭,谁都有私心,最开始不可能完全信任对方有所保留,于是即使是最亲密的夫妻,日后不离婚也是相敬如冰。

可看着秦豫能为了谭果做到这种地步,明明这段感情里该是谭果小心翼翼、委曲求全的,可偏偏秦总裁却如此纵容着谭果,甚至不惜自毁形象。

黄幽纹苦涩一笑,外界都传言秦豫冷血绝情,对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如同生死仇人,可是在黄幽纹看来秦豫对谭果却是百般维护,不管是何种境地,他都选择站在谭果身边。

秦天霖并没有看离开的秦豫,而是看向身侧的黄幽纹,清楚的看见她眼中的羡慕和爱慕之色,秦天霖眼神愈加的阴沉,双手猛地攥紧成了拳头,凭什么?凭什么自己求而不得,秦豫什么都不需要做就拥有了一切!

因为这一段插曲,黄幽纹并没有再买首饰而是先离开了,秦天霖驱车直奔秦家大宅,没有外人在,开车的秦天霖脸色阴翳的骇人,压抑了多年的嫉恨早已经扭曲了他英俊的脸庞。

小时候的秦天霖并不明白婚生子和私生子的区别,直到姚青带着他嫁进了秦家,和那些同年龄的世家子接触了,年幼的秦天霖第一次明白了他出生的不光彩,甚至是卑贱,那些孩子嘲讽不屑的眼神,如同利刃一般刺进了秦天霖的心中。

再后来,秦天霖长大了,那些世家子弟也都长大了,大家都学会了虚与委蛇,不再把厌恶和鄙视的表情挂在脸上,但是对情绪敏感的秦天霖依旧知道他们看不起自己,那个时候秦天霖是嫉恨秦豫的,就因为出生不一样,秦豫什么都拥有了,而自己不管如何努力,都无法拥有秦豫得到的地位、尊严和朋友。

直到秦豫六年前失踪,外界默认了秦天霖为秦家的继承人,这份刻骨的嫉恨才得到了纾解,可是秦天霖愤怒的是为什么秦豫还要回来!自己放下身段、绅士温柔的和黄幽纹交往,可惜她眼中只有秦豫!

深呼吸着,将阴郁的情绪压了下去,又恢复了一贯平静而成熟的一面,秦天霖这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客厅里,秦老爷子正在打电话,秦天霖恭敬的站在一旁,秦老爷子的电话已经说到尾声,此刻挂上了电话,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秦天霖。

“爷爷,是黄爷爷的电话?”秦天霖低声开口,给秦老爷子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叹息一声,秦老爷子目光复杂的看向秦天霖,虽然他偏爱秦豫,可天霖也是他的孙子,秦老爷子喝了一口茶,这才缓缓开口:“黄家已经表明了态度,如果小豫和黄幽纹订婚,黄家就会和秦家合作,而且利润这一块主动降低一成,就当是给黄幽纹的嫁妆。”

秦天霖再冷静,此刻表情也异常的难堪,这说明什么?在黄家人眼里,自己这个送上门的不值钱,他们思思念念的还是想要秦豫当他们黄家的乘龙快婿!甚至愿意让出一成的利润!

一旦秦家联合黄家,将会最小的代价吞并赵家,而秦家原打算占股百分之七十,余下的百分之二十留给黄家,余下的百分之十的股份依旧是散股,留给赵家原来的那些人。

可是黄家主动让出百分之十的利润,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就赵家目前粗略估计的价值,这百分之十至少就有三个亿,更别提日后股份涨价,黄家为了让秦豫和黄幽纹联姻的确下了血本。

“你也别生气,黄幽纹对小豫是一见钟情,黄老格外宠爱这个孙女儿,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正常。”秦老爷子安慰的拍了拍秦天霖的肩膀,这个二孙子虽然性情看起来温和,其实老爷子明白秦天霖比谁都要心高气傲,这样被黄家打脸,他生气也正常。

“爷爷,我明白。”秦天霖点了点头,将嫉恨和恼怒都压在了心底,此刻语气沉重的开口:“大哥只怕不可能答应和黄家的联姻,如此一来,黄家一旦恼羞成怒,很有可能会和唐家合作,这对我们的收购计划非常不利。”

这也是秦老爷子目前最担心的地方,黄家一旦和唐家联手,即使秦家能吞下赵家,至少要花费比之前多好几倍的人力物力财力。

赵家目前是一盘散沙,尤其是海运这一块,因为牵扯到黑帮,海运内部关系非常的复杂,赵家人一死,海运这一块就乱了,要想完全整顿海运这一块,秦家要花很大的代价,而风险也非常高,这样一来,投资太大,还存在一定风险性,对秦家非常的不利。

“再说吧。”这也是秦老爷子最担心的,若是可能,他希望秦豫可以联姻黄家,这是他最初的希望,可是退一步秦老爷子也希望秦天霖可以和黄家联姻,至少能保证秦家的利益,在秦老爷子心中秦家永远是第一位。

可目前偏偏是进退维谷的局面,第一次,秦老爷子莫名的有些痛恨谭果的存在,或许从一开始他就痛恨谭果,这样一个身份卑贱的女人配不上他优秀的长孙,但是秦老爷子久经商场,他知道自己不能动,一旦动手,秦家迎接的将是秦豫铺天盖地的打击和报复。

南川甚至整个省的局势都因为赵家有了动荡,而今天早上在市政大楼召开的金融会议说是为了探讨上季度南川的经济走向,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市里间接的介入吞并赵家的纷争。

“这是清明前的野山茶,大家尝尝看,虽然味道肯定比不上各位老总的珍藏,大家就当喝个野趣。”主持会议的是负责经济的毛市长,笑着让秘书给在场的这些公司老总都倒上了茶。

因为时间还没有到,与会的企业老总们并没有交谈,大家低着头品着茶,神色莫名的带着几分凝重之色,虽然心里头清楚今天的主角是秦家、黄家和唐家,但是大家都舍不得赵家的巨大财富就被这三家给吞并了,所以还是期待事情有所转机,至少能让他分一杯羹。

眼瞅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还有几分钟就快九点了,可是市委一把手到现在还没有来,这让众人不由有几分诧异,毕竟陈书记是最守时的,而且今天会议是如此重要,按理说陈书记是不可能迟到的。

秦老爷子眯着眼,总感觉陈书记的迟到会带来不安定的因素,而一旁黄老爷子和唐父之前不时的低声交谈了两句,更是让秦老爷子感觉到了压力,看来黄家真的打算和唐家合作了。

就在这时,会议室外有脚步声传了过来,随着会议室的门被推开,陈书记笑着走了进来,率先开口道:“抱歉各位,让大家久等了。”

“刚好九点,陈书记你可不算迟到。”毛市长笑着说了一句,诧异的看了一眼跟在陈书记身后进来的两人,忽然预感今天的会议会出现大转折。

同样震惊的还有秦老爷子等人,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秦豫会出现,而且还是跟着陈书记一起过来的,这说明什么?

“大家都坐吧。”笑着招呼众人落座,陈书记也在主位坐了下来。

今天来开会的都是南川商界的巨头,也有省其他几个市的大型企业集团,一般都是两个人过来的,一个是主角,另一个是副手,如同秦老爷子就带了秦天霖,此刻他正坐在老爷子的身后。

同样坐在后一排的还有黄幽纹和唐毓婷,此刻看到秦豫和谭果过来了,黄幽纹微微一笑,刚打算招呼谭果来自己身侧的空位坐下来,却见谭果忽然在会议桌的第一排坐了下来,这让黄幽纹的笑容不由错愕的僵硬在了脸上。

其他人也是一愣,她这是坐错了位置吧?可是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秦豫竟然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谭果身后,这等于告诉众人今天龙虎豹保全公司的主事者是谭果,副手是秦豫。

胡闹!秦老爷子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平日里他胡闹也就算了,今天是什么场合,小豫竟然也如此胡闹!

黄老爷子和唐父等人也是诧异的一愣,秦豫的出现虽然奇怪,但是还能接受,可是他坐在第二排,让谭果坐第一排就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谭果是什么身份?虽然有秦豫护着,那也只是一个小保姆,她有什么资格和大家平起平坐,还出现由陈书记主持的经济会议,简直是太胡闹了!

秦豫此举等于是羞辱了在场所有的人,不管是省商界的豪门巨头还是市委大大小小的领导,秦豫根本就是得罪所有人了。

“秦总裁,你这是?”毛市长内心有些的不悦,虽然他也听到了不少秦豫和谭果的传闻,但是这样重要的场合,秦豫也太乱来了,他将大家都当成什么了?被他戏耍的猴子吗?

对上在场众人或是愤怒或是看好戏的各种眼神,秦豫冷静的坐在第二排,对着毛市长开口:“我旗下所有的财产包括不动产都已经转到了谭果名下。”

这一句话就说明了谭果坐在第一排是名正言顺的,可是众人震惊的是秦豫话里的意思,他这是疯了吗?所有的财产都给了谭果,秦豫这是要干什么?就算宠女人也不是这样宠的。

“胡闹!”一直隐忍的秦老爷子也顾不得场合了,厉声斥责着秦豫,“你这是在干什么?简直是胡闹!”

秦天霖等人也都震惊的愣住了,根本不敢相信秦豫竟然会这么做,而唐毓婷和黄幽纹复杂的目光里则多了几分嫉妒。

“时间差不多了,先开会吧。”陈书记笑着打圆场,从态度上来看陈书记明显是在维护秦豫和谭果,这让众人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如果陈书记选择站在秦豫这边,那在吞并赵家的过程里,秦豫明显就是占了上风。

既然陈书记已经开口了,即使秦老爷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更何况秦豫把财产都给了谭果,说什么也都太迟了,难道谭果愿意再把这巨额财产转移回来?

陈书记虽然出席了会议,但是主要的还是毛市长在主持,大致的说着今年第一季度经济的发展趋势还有帝京高层今年的经济走向和各种还没有公布出来的金融政策。

一个小时之后,会议进入了中场休息,大家都知道下半场的会议才是重头戏,秦老爷子脸色阴沉的看着秦豫和谭果,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不是太纵容这个孙子了,才让秦豫如此无法无天,什么事都敢做!

唐父向着秦豫和谭果走了过来,休息的众人不由自主的将视线瞄了过去,大家心头都清楚秦家最具有实力吞并赵家,即使唐家和黄家合作,其实依旧敌不过一个秦家,唐耀海难道是看准了秦豫和秦家不和,所以想要拉拢秦豫一起吞并赵家。

“谭果,之前送过去的衣服和首饰怎么都退回来了。”让众人诧异的是,唐父选择交谈的对象竟然是谭果,而且目光格外的慈爱祥和,像是长辈看待自家小辈一般。

“秦豫已经包揽了我的生活费用。”谭果冷淡淡的开口,实在有些受不了唐耀海的黏糊,活像真是自己的父亲一般,那慈爱的眼神看的谭果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并不在意谭果的冷淡,唐父叹息一声,“那些首饰是这些年你母亲给你留的,每一年你和毓婷的生日,你母亲都会偷偷的买两份礼物,家里头还有很多衣服,从小到大的都有,每一次给毓婷添置衣物,你母亲同样会买两套,一直留到现在,足足占用了两个大衣帽间。”

“抱歉,这些话我不想听。”谭果没好气的开口,冷眼看着神色有些晦暗的唐耀海,“难道是因为你们敌不过秦家,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编这些话来骗我,好让秦豫和唐家合作?”

“我知道你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过谭果,你要明白血缘关系是骗不了人的,你随时可以做DNA的检测。”唐耀海语调沉重的开口,看了一眼秦豫接着道:“如果你们真的想要加入赵家的争夺,唐家可以无条件的支持你们。”

“不劳烦唐总了,我们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实力。”谭果依旧是态度冷漠的拒绝,转过头,不愿意再搭理唐耀海。

难道因为秦豫将所有资产都转移给了谭果,所以唐耀海才会找谭果交涉?想想也对,现在龙虎豹的资产都在谭果的名下,唐家实力不够想要合作也只能选择谭果了。

这边唐耀海刚离开,秦老爷子终于走了过来,目光复杂又深沉的盯着秦豫,片刻后又转向谭果,或许不愿意让外人看了秦家的热闹,秦老爷子重重的叹息一声,选择了妥协,“赵家的事情你如果想要参与,可以和家里一起。”

“不用了,秦家是秦家,龙虎豹是龙虎豹,没有必要合作。”秦豫想都没有想的就拒绝了秦老爷子的提议“不过爷爷你可以放心,我们不会和其他人合作。”

偷听到秦豫这话,在场的人面上不变,可是心里头却是极其的鄙视,秦豫也未免太张狂了,真以为弄了个保全公司就成了商界的龙头老大了?在场这些人谁的家产比秦豫薄?果真还是太年轻了,张狂到如此地步,这个秦豫日后只怕成不了大器!

想到这里,众人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秦天霖,还真别说比起秦豫的冷血狂妄,秦天霖这个后辈却温和有礼,日后的秦家只怕就会交给他来继承了。

会议再次继续进行,这一次陈书记果然说到正题了,关于赵家的问题,在商言商嘛,市里包括省里也只是会起一个监督的作用,保证赵家的问题会顺利解决,上万名在赵家工作的员工不会失业,和赵家有生意往来的客户不会蒙受经济损失。

“好了,有意向的集团可以先提交一份申请材料。”会议到了最后,陈书记做了总结性的发言,而有意向的公司也将早早就准备好的材料递了上去。

这边会议一结束,秦老爷子就叫住了秦豫,谭果摆摆手,“那我先回去了。”

“嗯,注意安全。”秦豫也没有勉强,不管是他把资产转移给了谭果,还是今天对赵家事情的表态,爷爷肯定会找自己详谈,谭果不意听这些先回去也没什么。

将车子停到了梅家私房小馆外面,谭果打量着这个据说祖上是御厨所开的饭店,虽然比不上南川那些特色酒店,但是胜在干净,是个小小的四合院,里面生意还不错,大厅里的几桌都坐满了。

“小姐里面请,请问是几位?”服务员笑着迎了过来,因为地方就这么大,所以梅雪这个店老板的女儿也就充当了服务员。

“就我一个。”谭果在靠窗边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菜价还真不便宜,每道菜的价格都不低于两百,谭果就算是一个人吃,随便点几个菜几样小糕点还有羹汤就要一千块了,一般人还真吃不起。

“好的,请稍等一下。”梅雪倒没有多诧异,自己父亲的厨艺完全是爷爷手把手教出来的,每一道菜的原材料都是精挑细选的,每一道工序都极其的考究,真正将色香味做到了极致,价格高也在情理之中,能来梅家小馆吃饭的客人都不差钱,就是要吃这种地地道道的口味。

因为大厨只有梅雪父亲一人,所以上菜的速度自然就慢了一点,好在糕点和汤羹事先就弄好的,谭果一边喝着汤一边等着上菜。

“抱歉两位,今天已经客满了。”梅雪抱歉的看向进门的两位客人,今天生意其实和之前一样,不过有三桌客人吃了两个多小时了都没有走,所以也就没有空位了。

穿着中山装的老者目光看了一眼四周,的确是客满了,右边三桌坐着一群青年人,都在抽烟喝酒,大声喧哗,让原本清雅幽静的环境都显得嘈杂了。

“邹老,要不我们就先回去吧,晚上再过来。”老者身边是一个中年男人,四十来岁,皮肤有点黝黑,身材高壮了一点,看起来像是个庄稼汉,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中年男人的眼神极其锐利。

“那边那个小姑娘是一个人坐的,我们过去拼一桌。”谭果的位置在最角落靠窗的地方,远离了右边这群喧闹的青年,邹老笑呵呵的说了一声迈步就走进门,“我可是听说梅家的菜是一绝,特意赶过来的。”

“要不我帮您问问?”梅雪温柔的开口,拼桌的确有,但那都是熟客,基本没有人愿意和陌生人拼桌,不过眼前的老者明显是冲着自己家的菜来的,而且谭果看起来也是个挺温和的小姑娘,梅雪想着或许对方会同意。

邹老笑着摆摆手,“既然是我要拼桌,还是我亲自说,这才有诚意嘛。”

说话间邹老已经到了桌子边,看着眯着眼,一脸享受品着糕点的谭果,不由会心一笑,“小姑娘,不知道老头子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和你拼个桌?”

谭果抬眼看了一眼面色和善的邹老,虽然老人笑起来很温和,目光也慈爱,但是身为帝京谭家人,谭果从小到大见过很多这样的老人,他们眼中是时间和阅历沉淀下来的睿智,即使气势收敛的很好,但是那种常年久居高位的官威依旧让谭果捕捉到了。

而老人身边的中年男人一看就是个练家子,看似只是随意的站在老人身侧,但是那微微紧绷的肌肉,和锐利的目光让谭果明白对方一直在戒备着,防止出现任何意外会伤到眼前的老人。

“两位请坐,我点了不少菜,如果老爷爷不介意,可以一起吃。”谭果笑着招呼两人落座,抬头看向一旁的梅雪,“再送两副碗筷上来,还有刚刚我没有点的三个菜再上来。”

说完之后谭果看向老人解释道:“我之前点了四个菜,还有三个特色菜,据说味道一绝,可是我一个人吃不完,现在好了,人多力量大,我们一次吃个够本。”

邹老听完谭果这话不由大笑起来,很显然是被她给逗了,“你这姑娘合我脾气,看来我这个老饕餮是碰上小饕餮了,今天我们俩就吃个够本,有小涂在,甭担心会吃不完。”

被称为小涂的中年男人无奈的看了一眼哈哈的邹老,自从当了邹老的警卫员,自己的体重已经直线飙升了,不过涂靖还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谭果,虽然说对方不知道邹老的身份,但是能这样的交谈自如,看得出这小姑娘也不是一般人,邹老性子和善,但是真正能让邹老喜欢的后辈可不多。

一道一道的菜被梅雪送上了桌,不愧是御厨的手艺,这些菜好吃的让人能吞掉舌头,最关键的是没有市面上那些饭店加的乱七八糟的调味料,很多饭店的菜口味好吃,其实都是用化学的调味料烧出来的,油下的多,味道也重,虽然吃起来过瘾,但是对身体极其不好。

梅家的菜用的都是纯天然的植物调味料,菜的味道好第一重要的就是烧菜用的高汤,那也是梅家祖上传下来的,听说是用三十八种中药材和各种食材一起在大瓮里用上好的木炭熬出来的,就算什么调味料都不放,只要加了这个高汤,就足可以让人食欲大增。

“您老血脂血糖有些高吧,这个糖醋排骨您得少吃。”谭果看起来吃的正欢,可是却眼尖的发现邹老的筷子向着排骨不断的叉了过去,连忙开口阻止。

“没事,就这一餐多吃几块。”邹老略有尴尬,他生平最爱啃排骨,肉肉的,啃起来格外香,看起来只是一道普通的糖醋排骨,但是这油炸排骨的火候非常重要,外面酥脆里面嫩,汤汁勾的酸甜合度,啃起来不要多美味。

“不行!”谭果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一手端起碟子,快速的夹了两块到自己的碗里,然后把横下的五块排骨一股脑的放到了涂刚的碗里,“涂大哥,你快吃。”

邹老挫败的看着动作干净利落的谭果,最终将抢排骨的筷子收了回来,若不是自己是临时决定来这里吃饭的,他都要怀疑眼前这个小姑娘是有人心特意安排的,太合自己的秉性脾气。

三人正吃着,突然听到啪的一声,谭果抬头一看,却见大厅右边的桌子下有个锦盒掉在了地上,一旁梅雪正在连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桌子边缘有个盒子。”梅雪连声开口,将地上的锦盒捡了起来,听到里面的哗啦声,不由的一愣,这个盒子里放的该不会是瓷器吧?

“刘哥,里面的瓷器碎了。”一旁的男人连忙打开这个高三十多厘米的锦盒,脸色阴沉的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瓷器的碎片,“这可是几百万的粉彩镂空转心瓶,这一下完了,都碎了。”

梅雪刚想要说自己会赔偿,可是一听男人的话,梅雪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目光直愣愣的看着男人手里明黄色的瓷器碎片,不敢相信的开口:“几百万?”

被称为刘哥的男人冷哼一声,狞笑的开口:“你以为我们是讹诈你吗?哼,你可以去找人来鉴定一下,看看这是不是粉彩镂空转心瓶,市价就有八百多万,而且我们吃过饭就要将瓶子送给客户了,现在瓶子碎了,违约金就三百多万,你要怎么赔!”

目睹了这一切的邹老低声向着谭果开口,“小谭果,你怎么看?”

“这些人不是普通的混混,尤其是为首的那个刘哥,手腕上的手表就价值百万,但是没有人会将珍贵的古董随意的放在桌子边缘。”谭果放下筷子,拿过纸巾擦了一下嘴巴上的油渍。

谭果继续开口:“估计是服务员送菜转身的一瞬间,他们故意勾了桌子腿,将装有瓷瓶的锦盒摔了下来,而且从监控探头的角度,只能看到服务员转身的一刹那,锦盒掉地上了,他们估计是冲着梅家的菜谱来的。”

来这里吃饭之前,谭果也听了不少传闻,据说梅家祖上是宫里的御厨,带了一本珍贵的食谱离开了皇宫,然后一代传一代的,才有了今天的梅家小馆。

不少五星级酒店也开出几百万的价格来买这本菜谱,但是都被梅家拒绝了,眼前这些人估计事先踩点了,知道室内探头的角度,然后设计了这么一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