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秦总发威/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艾东的确是牵扯进来的,他只是让手下刘翔想办法弄到梅家小馆的菜谱,根本不知道有杀手混到了黄毛这边,然后趁机趁乱想要对邹老下手。移动网

从在医院大厅被韦少将所有涉案人员都逮捕之后,刘翔为首的这些混混虽然和邹老被刺杀一事没有关系,但是谁让他们撞枪口上了,而且刘翔指使手下换了涂刚的药是事实,差一点造成涂刚因为药物反应而死亡的严重事实。

所以主犯刘翔被判处了死刑,黄毛这些混混也都被关押到了监狱里,毕竟都不是些好人,以前有青竹帮罩着,没有人去调查,现在一查一个准,从偷鸡摸狗到打架斗殴、逼良为娼……

一桩桩的罪名都摆在这里了,韦少将给邹老汇报了之后,直接将处理了,唯独艾东不好处理,毕竟他是青竹帮艾元鸿的独子,梅家小馆的事情还能说是他指使的,但是涂刚这事艾东还真是无辜的。

“听说艾元鸿已经到了南川了,这事交给秦豫去处理。”邹老缓缓开口,仔细的翻阅着手里头的件,这是南川包括省的各大公司集团提交上来的申报材料,看来哪一家都不愿意放弃赵家这块大肥肉。

韦少将诧异的看了一眼忙碌的邹老,没有想到他对秦豫如此看重,交给秦豫处理,就等于是让艾元鸿欠了秦豫一个天大的人情。

艾元鸿到达南川之后,第一时间就托了关系想要和韦少将见一面,只可惜一直被拒绝了,这都第三天了,艾元鸿知道艾东不会出大事,但这是他唯一的儿子,看不到人,艾元鸿怎么都不放心。

不过艾元鸿差不多已经摸清楚了韦少将这边的意图,所以他亲自拎着礼物去了秦家拜会秦老爷子,“秦老,你也知道我就东一个孩子,现如今他消息全无,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我这个当父亲就算再着急也没法子。”

“元鸿你这话说的太严重了,邹老那边事情还没有调查结束,等到事情一查清楚了,东那孩子肯定就没事了。”秦老爷子安抚了几句,语调诚挚、面容慈和,似乎真的很关心艾东这个后辈一样。

除了唐家和黄家,秦老爷子明白艾元鸿私底下已经有了不少小动作了,青竹帮想要吞下赵家海运这一块,如今既然是艾元鸿有事求上门来,秦老爷子势必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两个精明的老狐狸打了一番机锋之后,艾元鸿终于说到正题上了,“秦老,我听说秦大少这几天都是正常出入疗养院的,不知道老爷子可否拜托秦大少给东说说情。”

秦老爷子眯眼一笑,老神在在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茶,“元鸿你不知道,小豫其实是厨艺很好,他这几天去邹老那边当厨子去了,只怕没这么大的面子给东说情。”

能当邹老的厨子那也是殊荣,这说明了邹老相信秦豫,才会吃他亲手做的食物,艾元鸿也知道秦老爷子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此刻沉声开口道:“老爷子,秦家做的都是正当生意,海运这一块多少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老爷子你只要在海运这一块给我五成的利润,我保证秦家的货物没有人敢动一分一毫。”

两人又是一番言语交锋,为了艾东这个儿子,艾元鸿终究是落了下风,最后和秦老爷子达成了协议,海运这一块青竹帮只占两成利润,而且没有管理权和决策权。

接到秦老爷子让自己带谭果回去吃午饭的电话后,秦豫玩味一笑,看来艾元鸿和爷爷已经达成协议了,可是赵家自己势在必得!爷爷只怕要失望了。

“你去吧,我就不去了。”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谭果含混不清的丢出一句话来,春天就是怎么都睡不够,不管是秦老爷子还是艾元鸿,谭果都不想多接触,和他们说话太费脑子。

“嗯。”秦豫也没有强求,看着穿着睡衣打着哈欠的谭果,不由的摇摇头,她怎么就那么能吃能睡呢?晚上都能睡上十个小时,半个小时才午睡起来,吃饱喝足了,这会身体又摇摇欲坠了。

秦豫的话还没有说完,谭果身体一歪直接倒砸了秦豫的肩膀上,然后没骨头一般继续下滑,最后枕在了秦豫的大腿上,嘴巴含混不清的嘟囔了两句,身体蜷缩着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然后彻底进入睡梦中了。

看着睡的挺香的谭果,脸上的淤青已经褪去一大半了,只余下一点点青紫的痕迹,白皙的肌肤如同羊脂白玉的一般,让秦豫抚摸的大手忍不住的留恋起来。

“睡觉!”谭果一把抓住脸上作怪的手,嫌弃的丢在一旁,然后继续好眠。

秦豫目光柔软下来,拿过一旁的羊毛毯子给谭果盖好,低头,薄唇轻柔的在谭果的红唇上啄了一下,这才拿起赵家的调查资料继续看了起来。

下午五点半,秦豫准时离开了古民居去了秦家大宅,走之前倒是给谭果做好了晚饭,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上面陌生的号码,谭果接起电话,表情错愕一愣,“见我?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秦翰兆铁青着脸刚想要发火,可是他也清楚秦豫今天来大宅吃饭,谭果是单独一个人,这会过去找谭果倒是比较容易,只好压着火气开口:“你来焰火酒吧见我,我有关于秦豫母亲的消息,来不来随你!”

说完在之后,秦翰兆就挂断了电话,翻阅着手里头律师草拟的财产转移件,秦翰兆眼神狠了狠,既然那个小畜生不孝顺,就别怪忘记用些非常手段了。

秦豫并常说秦家的事情,毕竟他年幼丧母,秦翰兆这个父亲更是婚内出轨,虽然他有秦老爷子照顾着长大,但是谭果明白爷爷并不能代替父亲的角色,秦豫母亲当年好像是因为生了秦豫之后,身体一直不好,断断续续的病着,即使在国外调养,也找了最好的医生,也只拖到秦豫三岁的时候就过世了。

而秦豫母亲一死,秦翰兆就恨不能将姚青娶进门,谭果知道秦老爷子之所以没有反对,也是不想秦天霖这个孙子一直流落在外,尤其当时姚青肚子里还有了秦萱和秦天祺这对双胞胎。

谭果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焰火酒吧时,整个酒吧正好是狂欢夜,酒水七折,酒吧里的男男女女已经疯狂了,舞台上几个艳丽的女人一边扭着水蛇般的细腰,一边将衣服脱到只剩下丁字裤和胸贴,引得四周的男人一声高于一声的兴奋喊叫声。

谭果皱了皱眉头,角落里有些磕了药的人已经拥吻到了一起,整个酒吧更像是色情场所一般,放荡、下流……秦翰兆竟然约在这个地方。

“谭小姐,秦先生在楼上包厢等你。”一个侍应生妖娆的走了过来,指了指楼上的方向,这边话刚说完,突然被身边的男人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兔女郎的侍应生格格的笑了起来,顺势和眼前的色鬼调起情来。

谭果到了二楼,包厢靠走廊这边是落地的玻璃设计,可以将楼下混乱的一幕幕清晰的看在眼底,不过包厢隔音效果倒是很好,至少没有了那种将耳膜都震碎的重金属音声。

“坐。”秦翰兆神色高傲的坐在沙发上,目光嫌恶的打量了谭果,南川那么多的名媛千金,在秦翰兆看来,秦豫真是瞎眼了,就挑了这个么一个保姆出身的女人。

“有什么事说吧?”谭果坐了下来,说实话他真怀疑秦翰兆这样的渣男怎么能生出秦豫这样的儿子来?不过想到秦老爷子,谭果倒是相信隔代遗传的话,毕竟秦豫不管是长相还是脑子都比较像秦老爷子。

“你把这份协议签了,我就同意你和秦豫的婚事!”秦翰兆一副施舍模样的将桌子边的件丢到了谭果面前。

财产转让协议?谭果翻看着眼前的件,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谭果自愿将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赠予秦翰兆,签字之后,合约立刻生效。

放下件,谭果简直像是看白痴一般的看着高傲不可一世的秦翰兆,再一次怀疑秦豫一定是基因突变,否则秦翰兆怎么生的出这样精明的儿子。

“你不签?”秦翰兆眉头一皱,不悦的看着无动于衷的谭果,火气蹭的一下就涌了上来,“我告诉你,你签署于了这份件,你就能光明正大的嫁给秦豫,日后就是秦家的媳妇,你若是不同意,哼,我让秦豫立刻和黄幽纹结婚,你永远就当个见不得人的小三!”

恶狠狠的威胁着谭果,秦翰兆狞笑一声,“秦豫那小畜生现在是精虫上脑才看上你了,一旦他和黄幽纹这样的世家名媛结婚,他就知道什么叫做云泥之别,你这样的小贱人除了会爬床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等黄幽纹生下了儿子,哼,你就等着被抛弃吧!”

谭果不由笑了起来,“如果秦豫真这样,只能说他遗传了你这个父亲的人渣品性。”

“你!”秦翰兆气的浑身直发抖,没有想到谭果敢这么说!

他虽然的确很渣,在秦豫母亲尸骨未寒的时候就迎娶了姚青,而且还有了一个只比秦豫小三个月的秦天霖,可是这么多年因为秦家的关系,没有人敢当面议论,秦翰兆也自认为自己很出色很成功,谁知道今天被谭果毫不客气的扒了皮。

看着恼羞成怒的秦翰兆,谭果站起身来,作势要离开,“如果你要说的就是这些,那我就先走了。”

秦翰兆气的一拍桌子,铁青着脸咆哮,“你给我坐下!”

原本秦翰兆只痛恨秦豫,如今却又多了了一个,看着谭果油盐不进的模样,秦翰兆铁青着脸,“你只要签了字,我就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

谭果看了看秦翰兆倒也干脆的拿起笔,刷刷刷在需要签名的地方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将件丢给了秦翰兆,“现在你可以说了。”

一看件到手了,秦翰兆眼中是按耐不住的狂喜,他几乎想要立刻拔腿就走,可是对上谭果那幽黑的大眼睛,莫名的感觉到了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压迫感、

秦翰兆将件收了起来,这才开口道:“秦豫他母亲虽然是病死的,但是有一次我意外听到护士说给她注射的药物成分有些不对,可是还不等我调查,这个护士第二天就出车祸死了。”

谭果凝眉思索着,秦翰兆根本不会去调查,他会知道这个应该是巧合,可是护士死了,秦翰兆应该就害怕了,而且他自己应该也存了秦豫母亲死亡,然后娶姚青的打算,所以他知道秦豫母亲的医治有问题,也不会主动去查,甚至不会告诉秦老爷子,秦翰兆或许也存了让幕后凶手弄死秦豫母亲的打算。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被秦豫那清澈的目光看的头皮一麻,秦翰兆气恼的回了一句,“你该不会以为是我动手害死她的吧?”

“不,你没这个胆子。”谭果冷淡的开口,只是却极其不屑秦翰兆的为人,不管他和秦豫母亲的感情如何,他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合法妻子被人害死却无动于衷,这样的男人根本不配称为男人!

“哼!”秦翰兆不满的哼了一声,不过一想到手里头的件,顿时又高兴起来了,反正有这些件在,秦豫的所有财产都是自己的得了!

谭果冷笑一声,“对了,忘记和你说,件上的签名并不是我常用的字体,所以即使上了法庭,法官也只会判这个签名无效。”

笑容僵硬在了脸上,秦翰兆错愕的看着谭果,随即暴怒而起,“你竟然敢耍我!好!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秦翰兆原本想着谭果如果乖乖听话,自己倒也不会为难她,可是她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秦翰兆眼神一狠,快速的拨动了一个号码,不等对方接起电话就挂断了电话。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直守在包厢门外的人呼啦一下推门进来了,却是三个彪形大汉,一个一个眼神狠戾而暴虐,其中两人挡在了门口,一人向着秦翰兆走了过去。

“给我抓住这个贱人!然后折断她的左手手指头,她不签字,就折断一根,一直到她签字为止!”秦翰兆气恼的从公包里又拿出了一份复印件,原本是想着谭果如果生气不签而撕毁了合约,自己多打印几份备用着,他没有想到谭果倒是干脆的签字了,只可惜是耍了手段的。

“秦先生,这里人多杂乱并不方便,不如我们将人带下去审问,保管让她将合约签了。”为首的男人对着秦翰兆说完后,指了指楼下,二楼这个落地玻璃只有隔音效果,楼下的人如果抬头看,也是能看见包厢里发生的一切。

“好,我只要结果。”秦翰兆霸气十足的点了点头,恶狠狠的看着谭果,“不想遭罪,你最好现在就好好签字,否则有你受的!”

谭果冷声一笑,抓起包直接向着为首的男人走了过去,“要抓我去哪里直接走吧。”

“不知好歹!”秦翰兆气恼的看着离开的谭果,抓起桌子上的酒一口干了,自己就安心坐在这里等消息,他就不相信谭果能扛得住这些人的严刑审讯,这个黑老三可是道上有名的狠角色,不管嘴巴多硬,到了他手里只有服软的份,等谭果熬不住痛签字了,然后将人继续关押着,等明天把件往公证处一送,秦豫那小畜生的财产就都是自己得了。

身为谭果的司机兼保镖,洪鸣一直在酒吧吧台这边等着,因为要见谭果的人秦翰兆,谭果说他上去不方便,洪鸣也没有多想,毕竟谭果身手摆在这里了,而且从吧台这里能清楚的看见二楼包厢的情形。

可是洪鸣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救了一个差点被三个小混混轻薄的高中女生,将人送出酒吧后,回来一看二楼包厢里就没有了谭果的身影,前后不过五分钟不到的时间。

洪鸣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此刻快步冲到了楼上,一把推开包厢的门看向喝酒的秦翰兆,“谭小姐呢?”

“我怎么知道!”秦翰兆没好气的一瞪眼,秦豫那个小畜生对谭果倒是尽心尽力,家产都转移给了她不说,还派了保镖保护谭果的安全,幸好自己聪明,花了一千块钱买通了一个面色稚嫩的陪酒女,让她穿着高中生的制服,然后将保镖给引走了,否则事情只怕没有这么顺利。

“你把谭小姐抓哪里去了?”洪鸣此时也不顾的秦翰兆的身份了,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人从沙发上提了起来,急切的开口:“人呢?谭小姐去哪里了?”

“你给我松开!秦豫就是这么管教你们这些手下的?哼,我是他老子,你敢对我动粗,信不信我立刻将你开除掉!”秦翰兆恼火的叫骂起来,等明天件被公正了,这个保全公司就是自己得了,到时候他第一个就将这个男人开除掉!

多少有些忌惮秦翰兆的身份,洪鸣将人丢在沙发上,快速的拿出手机拨通了秦豫的电话。

此刻,秦家别墅里,说是晚餐,其实不过是几人之间的互相试探,对于艾元鸿提出的要求,秦豫神色冷淡的答应下来,“艾先生放心,能帮上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帮忙,只是毕竟牵扯到了邹老,而且动手的人就是艾东的心腹,所以人能不能安全释放,我也没有底。”

艾元鸿面带着爽朗的笑容,似乎并不介意秦豫的推托之词,可是眼神却阴暗了几分,之前他已经答应秦老子赵家的海运只能两成的利润,这就是让秦豫帮忙捞出艾东的代价。

不曾想秦豫竟然存了独吞赵家的野心,而且秦豫是保全公司,在黑道上也有不少的关系,所以他并不需要艾元鸿这个黑帮老大的照顾,这样一来秦豫一点好处都没有,自然不愿意帮忙营救艾东。

“小豫,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更何况我们秦家和青竹帮一贯交好。”秦老爷子微微有些的不悦,他没有想到秦豫连自己的面子都不给,虽然秦豫之前说了姚独吞赵家,可是在秦老爷子看来秦豫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

即使他得到了邹老的偏爱,但是要吞掉赵家,而且还是独吞,没有十个亿的活动资金根本就行不通,后期投入的资金更是无底洞,而且赵家需要整顿,自然要一批管理型的人才来掌控赵家。

在秦老爷子看来秦豫手底下都是些粗人,虽然身手好,但是想要接手管理赵家根本就不行,这种情况下,秦豫还存了心思独吞,甚至连自己这个当爷爷的面子都不给。

“艾先生,一口价,一个亿,我保艾东安全无虞!”秦豫直截了当的开出了价格,钱他有,比任何人估计的都要多,但是身为商人,秦豫并不嫌钱多。

艾元鸿的脸色倏地一下就沉了,秦老爷子也冷了脸,倒不是说秦豫狮子大开口,艾东的身价绝对不止这一个亿,艾元鸿也能拿得出这一个亿,可是秦老爷子知道这等于是和艾元鸿撕破脸。

日后即使秦家拿下了赵家,一旦艾元鸿在海运这一块做手脚、找麻烦,那将是后患无穷,毕竟青竹帮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觑。

“好,就一个亿!”艾元鸿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冷声一笑,随后看向老爷子,“秦老,你的孙子果真是个合格的商人!”

听这话就知道艾元鸿是动怒了,只是因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艾东一旦安全了,艾元鸿势必就会报复回来。

就在这时秦豫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洪鸣的电话,秦豫神色微微一变的接起电话,听着电弧另一头洪鸣的话,焰火酒吧?余光扫过一旁的艾元鸿,秦豫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让罗非鱼带人过去包围酒吧,十五分钟之后我就过来,再调一辆挖掘机过去!”秦豫清冷的语调里透露出浓烈的杀气,交代完了之后就挂断电话。

英俊的脸上带着诡异而森寒的笑容,秦豫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来,“爷爷,谭果出事了,我先过去一趟了,艾先生,再见。”

艾元鸿看着如此冷静的秦豫,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他利用秦翰兆将谭果抓起来,何尝不是起了威胁秦豫的念头,可是他没有想到秦豫看起来是如此的冷静,眼神狠戾而危险,却完全没有一丝担忧和不安,难道秦豫并不在意谭果的生死?

这边秦豫刚走,艾元鸿也离开了,秦天霖快步走了进来对着秦老爷子开口,“爷爷,我刚刚从爸的司机那里得知,爸今天在酒吧见的人就是谭果。”

秦老爷子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站起身来,“备车,我亲自过去!”

焰火酒吧,此刻龙虎豹保全公司的人已经将酒吧完全控制住了,所有人都禁止离开,罗非鱼事先启动了电磁干扰装置,所以酒吧里的人即使想要打电话报警,只会发现手机没信号了。

“罗秘书,是我的失误!”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和罗非鱼叙说了之后,洪鸣面色沉重,先生说了让自己保护谭小姐的安全,可是自己却轻易离开了,导致谭小姐下落不明。

罗非鱼气恼的看着浑然不知到错在哪里的洪鸣,直接让人将大吼大叫的秦翰兆抓了过来,冷笑一声开口:“秦先生,总裁还有十分钟就过来了,我希望你可以老实交代,洪鸣是不是你故意引走的?”

“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秦豫身边的一条走狗而已,你也敢对我动手!”秦翰兆高昂着下巴,不屑的看着罗非鱼,却是半点都不害怕,自己可是秦家的人,还是秦豫的父亲,他就不相信这些人敢对自己如何。

罗非鱼冷笑一声,忽然一拳头向着秦翰兆的腹部砸了过去,力度之大,秦翰兆痛的佝偻了身体,而罗非鱼右手再次向着秦翰兆腰部某处穴位用力的按了下去。

一声杀猪般的痛苦嚎叫声响了起来,秦翰兆养尊处优这么多年,哪里受过这样大的苦,此刻痛的嗷嗷叫着。

“秦先生,如果不想受皮肉苦,你最好原原本本的都说出来。”罗非鱼右手再次用力,秦翰兆痛的脸嚎叫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不停的抽搐着,若不是被身后的两个大汉抓着,这会已经痛的趴在地上了。

罗非鱼收了手,那剧痛突然就消失了,可是就这短短的一分钟,秦翰兆已经从之前那趾高气昂的模样变成了死猪样,脸上的肌肉痛苦的扭在了一起,满脸的冷汗,进气少出气多,看得出狠受了一份折磨。

“你敢对我动手……”秦翰兆声音有气无力的响起,吃人一般的目光仇恨的盯着罗非鱼。

罗非鱼莞尔一笑,“秦先生,还有一次机会,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否则我要再次动手了!”

一看到罗非鱼抬起的右手,秦翰兆惧怕的一个瑟缩,此刻也不敢嘴硬了,只好原原本本的交待了,那个高中生就是他找过来的,谭果是被黑老三带走审讯去了。

当然秦翰兆海保留了一点没有说,他只说要教训谭果,因为她一个保姆配不上秦豫,所以今天见面不过是让谭果有自知之明的离开秦豫,半点不提财产转移的件。

听到这里,洪鸣的头更是自责的低了下去,当时他只想着这个喝酒醉的高中女生不能被那些混混欺负了,所以才会将人送出了酒吧,丢到了出租车上,然后将她的手机翻了出来,拨通了女孩父亲的电话,前后就是五分钟,谁曾想自己被利用了。

“等先生来了你再去领罚。”罗非鱼安抚的拍了拍洪鸣的肩膀,左右谭果是不可能会出事的,能从血骷髅手里头将邹老救出来,放眼整个省估计没人能伤到谭果。

秦豫过来时,酒吧里已经是一片安静,黑压压的一群人都一个接着一个蹲在地上,酒吧里的员工还有打手都挂了彩,被看押在另一边。

一看到秦豫出现了,身体已经缓过来的秦翰兆立刻叫骂起来,“秦豫!你这个小畜生,你竟然敢让你的手下打我!我一定要打死你这个小畜生!你不得好死!”

“封住他嘴巴。”懒得听秦翰兆的叫嚣,秦豫看向走过来的罗非鱼,“怎么回事?”

这边罗非鱼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之后,洪鸣也走了过来,“先生,是我失职。”

秦豫眼神冰冷的看着道歉的洪鸣,“从今天起你回到公司,自己去大左那里领罚。”

洪鸣垮了脸,他知道自己让先生失望了,去大左那里领罚,日后自己只怕就会在大左手底下当看门的保安了,不过想到自己的工作失误,才让谭果陷入了危险,洪鸣低着头走到一旁。

五分钟之后,酒吧里消费的客人呼啦一下就逃的无影无踪了,至于酒吧里工作的人,都被秦豫的手下狠狠的修理了一顿,所有人都被打断了右腿,而一辆大型挖掘机哐当哐当的工作着,原本灯火辉煌的酒吧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成了一片废墟。

秦老爷子和秦天霖赶过来时,秦豫已经带着人离开了,赶过来的警察正在维持混乱的着现场,12的救护车都停在了路边,好在废墟里并没有人,在酒吧后的巷子里,警察发现了二十多个被打断了右腿的人,好在都没有生命危险,连忙招呼急救医生将人抬上车送去医院。

“大哥这也太……”秦天霖没有想到秦豫竟然真的如此狂妄,直接把火焰酒吧给夷为平地了,将酒吧里的人都打成了重伤,而消息灵通一点的人都知道,火焰酒吧就是青竹帮的地盘,秦豫这样做根本就是打艾元鸿的脸。

“先去龙虎豹把你父亲接回来再说。”秦老爷子脸色也不好看,一方面是因为秦豫,另一方面是不满艾元鸿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谭果为什么会在火焰酒吧失踪,只怕就是艾元鸿捣的鬼。

“秦豫,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动手……我就……”办公室里,秦翰兆声音有点的哆嗦,虚张声势的向着秦豫放着狠话,“谭果还在我手里头……你最好想清楚了……”

秦豫慢悠悠的喝着茶,冷笑一声对着一旁的手下开口:“只要不打死了,尽管出手!”

叫嚣的秦韩兆猛地瞪大了眼,这么多年来,他对秦豫一贯都是出口就骂,反正他是秦豫的老子,老子骂儿子那是天经地义的!虽然老爷子偏爱秦豫,可是秦翰兆知道自己也是老爷子的长子,儿子孙子都重要,老爷子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可是秦翰兆不敢相信秦豫竟然真的敢对自己动手,怔愣之后一下子暴怒了,甚至向前冲了几步,怒吼的咆哮着,“秦豫你这个畜生!你敢打我!”

“我之前警告果你,谁敢动谭果一分一毫,我让他十倍百倍还回来,既然你不长记性,我就让你长长记性!”一字一字冰冷而无情,秦豫一挥手,两个手下抓住了疯狂挣扎的秦翰兆,再次塞住了他的嘴巴将人拖出了秦豫的办公室。

秦老爷子和秦天霖到达龙虎豹后,是罗非鱼下来接待的,将两人送到了秦豫的办公室,罗非鱼倒了两杯茶就转身出了办公室,顺手将门也关上了。

“爷爷,现在还要当艾元鸿的说客吗?”秦豫冷淡的开口,目光里没有了往日的尊敬和孺慕之情,更多的是冷淡是漠然,“还是说爷爷根本没有想到艾元鸿背后会耍阴招。”

“小豫,你担心谭果我知道,可是我的确不知道艾元鸿会这样做。”秦老爷子叹息一声,他也知道多说无益,“你父亲呢?你该知道他只是被艾元鸿利用了。”

秦豫此刻没有开口,神色一片漠然。

“小豫!那是你父亲!”秦老爷子突然加重了语调,一个是儿子一个是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不用了,爷爷,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秦豫冷冷的说了一句,英俊的脸上带着嘲讽的冷笑,“左右不会出人命。”

秦老爷子眉头紧锁着,秦豫的偏执和倔强,秦老爷子比谁都清楚,更何况这件事的确是秦翰兆有错在先,否则他也不会被艾元鸿利用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就在这时,办公室外传来一阵愤怒的喧哗声,秦老爷子表情一变,一直安静坐在一旁的秦天霖猛地站起身来,快步向着门口走了过去,一把拉开了办公室的门。

却见顾大佑这群大汉正抓着三个人走了过来,秦萱和姚青还好一点,虽然脸上满是愤怒之色,可是并没有反抗,抓着她们俩的大汉也没有为难她们。

可是秦天祺却是不甘心被当成犯人一样看押着,又吼又叫的,脸上带着红肿的瘀伤,嘴角裂开流淌着鲜血,看得出秦天祺是反抗了,所以才被打了。

“秦豫!”秦天霖愤怒的开口,不敢相信秦豫竟然敢这么做。

秦老爷子也愣住了,他以为秦豫只会刁难秦翰兆这个父亲,却没有想到他行事如此狠决,竟然把姚青他们三个都抓过来了。

“非鱼,把人带过来。”秦豫冷声命令,这一刻,秦家众人才发现秦豫早已经不是他们记忆里的那个神情冷漠的大男孩,他早已经长大,失踪六年后的秦豫如同嗜血的恶魔,平日里看起来只是清冷,此刻他们才看到秦豫真正狠戾冷血的一面。

“秦豫,你这个杂种……”秦天祺一看到秦天霖还有老爷子,顿时又对着秦豫骂了起来,可是一句话还没有骂完,腹部挨了一拳,痛的秦天祺惨叫一声。

“小祺!”姚青和秦萱同时喊了起来,担心的看着被打的秦天祺。

秦天霖刚要上前,却被顾大佑直接给挡下来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秦天霖根本无可奈何,或许是秦豫一直没有对秦家人真正动手,所以他们才以为秦豫的狠只是在口头上。

秦翰兆被带过来时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被两个大汉拖到了秦豫的办公室,然后死猪一般的丢在了地上,脸上已经是一片青紫红肿,完全看不出原来的五官。

“翰兆!”秦老爷子平日里再不喜欢这个儿子,但秦翰兆也是他的长子,此刻看着他被人打成这样,秦老爷子心疼的声音都颤抖了。

秦天霖快步的过去将地上的秦翰兆扶了起来,可惜秦翰兆实在没有力气了,秦天霖只好将人扶到了椅子上。

“小豫,你到底要干什么!”秦老爷子痛心的看着面色冷酷无情的秦豫,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很多,“艾元鸿不知道谭果的身手,所以才想着抓了谭果要挟你,可是你该知道谭果不会有事,人也打了,你的气也该出了。”

“爷爷,你在秦家当家这么多年,该知道有句话叫做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秦豫冷声开口,目光扫过在场的秦家人,“今天是最后一次警告,下一次谁对谭果动手,别怪我秦豫不客气!”

姚青悬着的心不由的松了下来,她对秦翰兆这个丈夫根本没有多少感情,所以他被打了,姚青并不是很在意,只要她的三个子女没有出事,姚青就安心了。

“大佑,废掉他两条腿。”就在秦家几人以为事情算是有惊无险的结束了,秦豫突然冷声下达了命令。

这边顾大佑没有丝毫迟疑,一把抓住了沙发上的秦翰兆,将他的右腿抬起,然后用力往后一扳,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楚的回荡在每个人的耳朵边。

秦翰兆更是痛的惨叫起来,可是紧接的又是一声骨头被折断的声音响起,顾大佑折断了秦翰兆的两条腿之后,又恭敬的站到了秦豫身旁。

姚青和秦萱都吓得一个哆嗦,这样的画面只在电视电影上看过,实际看到,即使平日里对秦翰兆没有太多的感情,此刻两人也不由的红了眼眶。

而一直挣扎叫嚣的秦天祺此时也吓傻了,他一直看不惯秦豫,毕竟秦豫占据了婚生子的名头,让他们兄弟姐妹三人都成了私生子、野种,在秦天祺看来他们才是一家子,秦豫才是外人。

可是看着冷漠无情的秦豫,再看着他身侧这些黑色劲装的彪形大汉,秦天祺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了秦豫的可怕和冷血,对秦翰兆这个父亲他都敢如此下狠手,对他们只怕会更狠更无情。

“秦天霖,你不要以为秦翰兆会找谭果是他自己的主意,只怕其中也有你这个儿子的怂恿。”秦豫锐利的目光忽然转向表情微微一变,随后有恢复冷静的秦天霖,冷漠一笑,“你不用解释什么,我也不需要任何证据,秦天霖你主要记住一句话,有什么事你冲着我秦豫来!”

说完之后,秦豫对着身侧的手下使了个眼色,却见两个大汉突然到了姚青和秦萱面前,这一下,不单单秦天霖的脸色变了,秦天祺更是愤怒的喊了起来,“秦豫,你有种对我来,你对女人动手算什么本事!”

“小豫!”秦老爷子也厉声开口,“你难道还没有出够气吗?”

“动手!”直接无视了秦老爷子的话,秦豫神色依旧冷漠无情。

啪啪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姚青和秦萱只感觉脸颊上剧烈一痛,可是容不得她们挣扎,身后的大汉牢牢的按住了她的肩膀,而身前的大汉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两人的脸上。

办公室里清晰的回荡着巴掌声,十声之后,动手的大汉退了回来,秦豫这才转身走回了办公桌后面,“非鱼,将他们都送下楼。”

“是,先生!”罗非鱼领下命令,让人抬起痛的昏过去的秦翰兆,然后抓住暴怒的秦天祺,将秦家一众人送出了秦豫的办公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