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涨到两亿/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老三是道上出了名的逼供高手,据说最早的时候他在部队待过,后来因为犯了错误被开除了,然后回到家乡在派出所工作,可是工作期间因为在审问小偷的时候太过于粗暴,差一点将人给打死了。

到最后黑老三再次被派出所开除了,然后就离开家乡到了南川来讨生活,他这个人是天生的心狠手辣,在道上渐渐混出了几分名气,干的都是银货两讫的勾当。

“小姑娘,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有个三长两短也不要怪我。”黑老三冷声开口,阴厉的目光幽冷的盯着神色太过于平静的谭果,莫名的生出了一股子不安的感觉。

“既然你是拿钱办事,那就好。”谭果打量着这个简陋的出租屋,拉过一旁的木头椅子坐了下来,半点没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恐惧感,懒懒一笑,“说吧,秦豫父亲给了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

看着想要拿钱收买自己的谭果,黑老三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刚刚那不安的感觉估计只是自己想多了,再次将森冷的目光看向谭果,黑老三目无表情的开口:“道上有道上的规矩,今天你就算给我一百万一千万,我黑老三也不能坏了自己的招牌。”

听到这里谭果笑着摇摇头,倒也干脆,“那行,你把合约拿过来,我直接签字,这样我也免受了皮肉之苦,你也会坏了自己在道上的名头。”

秦翰兆之所以找上黑老三就是知道谭果脾气暴的很,他担心谭果不会乖乖签字,所以让黑老三动点非法手段,可是谭果如今答应签字了,按理说这事就结了。

“到了我这个屋子,不管你签字还是不签字,都不能完完整整的离开,一个小时候你走,我绝不拦着,但是这一个小时之内……”黑老三冷冰冰的说了一句,摆明了威胁利诱都不会上当,对着一旁的两个手下开口:“将人绑在椅子上。”

看着拿着绳子走过来的两个男人,谭果微微一笑,神色淡定的让人感觉到有些不安,“那你就打个电话给艾元鸿,我今天掉了一根头发,我就让艾东在韦少将那里成秃子。”

正在准备刑讯逼供用具的黑老三一愣,错愕的转身看向老神在在的谭果,这一次他终于发现不对劲了,谭果其实早就知道真正指使自己的人是谁。

震惊之后,黑老三依旧冷声否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是握着锋利小刀的手却不由自主的颤了几下,最终还是对着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自己快步出了出租屋。

艾元鸿此刻坐在书房里,面色有些的凝重,他没有想到秦豫出手这么狠,废掉了焰火酒吧的人不说,还直接将焰火酒吧铲成了废墟,可是想到紧急送去医院接骨的秦翰兆,艾元鸿第一次感觉秦豫是比秦老爷子更可怕的狠角色。

“鸿爷,黑老三打了电话过来。”就在艾元鸿沉思时,他的心腹手下殷卓快步走进了书房,将谭果的原话复述了一遍,“鸿爷,这事怎么处理?”

能让秦豫维护的女人果真也不是简单的角色,艾元鸿点了一支烟,“让黑老三放人。”

谭果认定了幕后人是自己,秦豫不管有没有证据,都会找到自己头上,想到还被韦少将关押的艾东,艾元鸿只能选择暂时妥协,只是眼神阴翳的骇人。

黑老三打完电话之后转身返回了出租屋,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谭果,“你走吧。”

“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句话你难道不知道吗?”说到这里,谭果不由的笑了起来,耍无赖一般的坐在椅子上,“今天我就不走了!”

黑老三的两个手下错愕的愣住了,傻眼的看着椅子上的谭果,这个时候不应该拔腿就跑,庆幸逃过一劫了吗?怎么还有赖在这里不走的,难道被老三吓傻了?

皱着眉头的黑老三冷眼看着谭果,脸一沉,“既然如此,你不走那我们走。”

“不,你们也走不了。”谭果一笑的站起身来,看着转身要离开的黑老三,忽然一脚将刚刚坐的椅子踢飞了出去。

警觉到身后的攻击,黑老三身体快速的一个避让,砰的一声,木头椅子砸在了门上,将原本不结实的铁皮门直接砸的凹了进去。

秦豫过时,谭果正坐在椅子上看手机,听到脚步声不由的抬头一笑,“你终于来了。”

“我不来,你还打算在这里过夜。”秦豫扫了一眼角落里被揍趴下的三人,目光再次定格在了谭果身上,“你闹这么一出干什么?”

以谭果的身手,别说黑老三三个人了,就算是三个特种大兵也拦不住她,处理完了秦家的事,等不到谭果回来,秦豫只好亲自来接人。

“你不是说要坑一个亿才将艾东给放出来吗?现在闹这么一出,怎么也得两个亿啊。”谭果嘿嘿的阴笑着,一下子扑到秦豫的肩膀上,“我们走吧,你背我。”

认命的背起闹腾的谭果,秦豫大步向着外面走了去,看向等待外面的顾大佑沉声开口:“将里面三个人都带回去。”

“是。”顾大佑倒也不感觉奇怪,毕竟秦豫对谭果是百分百维护,不管谭果有没有危险,黑老三他们既然敢对谭果动手,就该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第二天一大早,谭果直奔疗养院看邹老,还带了秦豫之前熬的乳鸽汤,没用什么药材,就弄了点松茸,拿瓦罐熬了几个小时,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勾的人肚子里的馋虫都活了。

“我也有份?”韦少将嘿嘿一笑,倒也不客气,快速的拿了碗过来,秦豫的厨艺那是真的好,而且讲究保留食材原来的味道,不像那些酒店的大厨,一道菜做出来了,好吃是好吃,就是分量太少,而且没有了食物原汁原味的味道。

“这松茸得几千一斤吧?”邹老喝着汤,笑着调侃了一句谭果,“你和秦豫可是狮子大开口,直接要坑艾元鸿一个亿。”

噗嗤一声,韦少将刚喝到嘴巴里的汤就喷了出来,震惊的看着谭果,之前部队里有事,韦少将就暂时先回去了,今天早上才过来的,所以他还真不知道秦豫竟然开价一个亿,说起来艾东还在自己手底下看押着呢,他们还真敢开口。

谭果眯眼一笑的摇摇头,“不是一个亿。”

擦干净嘴巴的韦少将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知道邹老将艾东的事情交给秦豫处理,其实就是让艾元鸿欠下秦豫一个人情,可是一个亿也太过了,不过这汤味道还真不错,就是蘑菇少了点,不够吃。

谭果伸出两根白嫩的手指头晃了晃,紧接着开口:“是两个亿。”

噗嗤一声!韦少将再次将汤喷了出来,目瞪口呆的瞅着谭果,这已经不是狮子大开口了,她简直是杀人不见血啊!

对上邹老询问的目光,谭果无辜一笑,“谁让昨晚上青竹帮的人还敢绑架我,艾元鸿虽然做的隐秘,可是证据我都搜罗齐全了,也会我就和秦豫打上门去,没两个亿,甭指望将艾东全头全尾的弄出来。”

韦少将苦笑的看着邹老,这事秦豫能做,但毕竟牵扯到了韦少将,人还在他手底下看守着,谭果一开口就两个亿,韦少将是真的怕了,这要是闹大了,一查起来,自己只怕吃不了兜着走。

艾元鸿竟然还敢玩鬼?邹老原本和善的笑容沉了沉,虽然他遇险一事和青竹帮没有实际关联,可杀手毕竟是混在青竹帮里的,而且医院的时候,刘翔差一点害了涂刚的命,秦豫虽然开价一个亿,但是邹老知道这并不过分。

这件事一旦继续查下去,青竹帮势必会被牵扯进来,到时候根本不是花钱能解决的,艾元鸿出了一个亿,也算是将青竹帮安全的脱离出来了,花钱消灾、天经地义。

可是邹老没想到他还敢对谭果出手,现如今谁不知道谭果是自己护着的,艾元鸿还敢如此,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两个亿倒是一点不为过!

两个亿啊!韦少将感觉自己端着碗的手都有点颤抖,这可不是两百万、两千万!是自己太落后了,还是现如今钱不值钱了,这一开口就上亿了。

邹老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苦着脸的韦少将,“安心喝你的汤,还没有一个小姑娘镇定。”

我能镇定下来才有鬼!可惜邹老开口了,韦少将也不敢啰嗦,直到最后谭果和邹老都一脸享受的喝完了鸽子汤,唯独一旁韦少将只感觉味同嚼蜡,这事现在有邹老担着,但是他担心日后一旦被牵扯出来,自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邹爷爷,秦豫接受赵家海运这一块之后,肯定要将之前那些人清理掉,这样会空出不少位置里。”说到正事上谭果表情也严肃认真了许多,“秦豫决定优先录用省部队这边因伤退下来的军人,其次就是那些转业回来的军人,也省的他们没有凭找工作不方便。”

“好!”邹老不由的笑了起来,赵家的情况他这几天详细的看了,新锐科技那边还好一点,毕竟是搞研究的,是正规的企业集团,可是海运这一块就很混乱,其实说开了就是半黑半白,邹老也清楚海运不好做,没黑道背景那肯定是不行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谭果会想到让受伤还有退役的军人进入海运这一块,如此一来,不但肃清了海运这一块的毒瘤,还解决了不少退役军人的工作问题,谭家的人果真处处着眼大局。

韦少将眼睛蹭一下亮起来了,只要谭果和秦豫能做到这一点,别说两个亿,就算真出问题了,这个风险他背了。

“谭果,这事你能做主吗?”韦少将自己手底下每年都有不少因伤退役的,原本身体就受了伤,而且脱离社会太久了,即使退役的时候国家给了一笔奖金,但是想想南川动辄三五万一个平米的房价,这笔奖金根本不抵用。

更重要的是退役的这些军人大多数和社会脱节,又没有凭,性子又直,不管当初在部队里多么的优秀,很多退役的人只能去当保安或者去建筑工地卖苦力,有些家境好点的还能做点小生意,如果秦豫能解决就业问题,那真的是一桩大好事。

“韦少将你放心,之前我的那个蔬菜基地就已经解决了一部分因伤退役军人的就业问题了,虽然有些地方还不够成熟,不过还在摸索中,等过几天我让史前将相关的件送给你审阅。”

谭果笑了起来,也理解韦少将的激动,“部队这边暂时先拟一个名单出来,最好有个详细的个人资料,从个人能力到性格方面,受伤的军人再附上详细的伤情报告,这样安排工作的时候会方便很多。”

邹老无奈的看着高兴不已的韦少将,也懒得搭理他了,和谭果说起来赵家的事情,毕竟这一切都必须在秦豫拿下赵家之后才能实施。

两个小时之后,谭果像是屁股着火了一般,咻一下就跑了出去,那速度快的,活像邹老是吃人的恶鬼一般。

“邹老,果真人不可貌相,谭果这丫头也精明了。”韦少将终于刷新了对谭果的印象,原本以为这是个脾气好、喜欢吃,也能哄邹老高兴的小姑娘。

可是刚刚这两个小时,谭果和邹老就赵家重重问题做出的种种讨论和决策,那缜密的思维、杀伐果决的行事作风,让韦少将不由对谭果刮目相看,看起来谭果也就二十来岁,可是对待赵家的事情分明是一针见血、字字珠玑。

“就是太懒了。”邹老笑骂了一句,不就是让她正经工作了两个小时,逃的倒是贼快。

说完之后邹老看着一旁的韦少将,不由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谭果和青竹帮的事情你不要担心,不管事情闹多大,你记得只要站在谭果这边就行了。”

说完之后,邹老站起身来向着院子走了过去,说实话这两个小时高效率的工作邹老也感觉到了几分疲惫,临出门的那一瞬间,邹老终究还是提点了韦少将一句,“她叫我一声爷爷,那是我高攀了。”

屋子里,韦少将呆愣愣的坐在原地,放眼整个省,就算是省委一把手的儿子,能叫上一声邹爷爷,那也是邹老看在他老爹的份上才答应一声,邹老竟然说自己高攀了?

韦少将猛地甩了甩了头,总感觉脑子有点不清楚,可是当想到谭果的姓氏之后,韦少将一下子站了起来,整个人像是被雷劈重了一般,这不可能吧?

可是想起之前谭果干净利落的对着刘翔的肩膀上开了一枪,那绝对是常用枪的老手,又想起涂刚这会还在病房上躺着,血骷髅既然暗杀邹老,那肯定做了完全的准备,可是邹老却平安无事……

韦少将突然明白了,别说坑了艾元鸿两个亿,就凭他敢绑架谭家的人,韦少将感觉二十个亿都是轻的!

谭果刚到秦豫的公司,刚好碰到进门的黄幽纹,“谭小姐。”

不同于赵紫菲这个青梅竹马的美艳,穿着职业装的黄幽纹看起来依旧柔和,她和谭果一样属于骨架纤细的人,配以温柔恬适的笑容,倒真的让人讨厌不起来。

“你来找秦豫?”谭果按下电梯随口问了一句,微微的眯着大眼睛,看来秦豫这段时间桃花运分旺盛那。

“嗯,有点公事需要和秦总当面讨论。”黄幽纹点了点头,目光有些羡慕的看着神色坦然的谭果,也跟着进了电梯。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当看到等候在一旁的秦豫,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如同树懒一般直接赖在了秦豫怀抱里,撒娇的嘟囔着,“累死我了,你不知道邹老简直就是个剥削劳动人民的资本家!我都说了生意上的事情让你去说,偏拉着我不放,整整谈了两个多小时,都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了。”

明显看得出谭果脸上的疲惫,秦豫不由的笑了笑,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头,低沉的嗓音带着诱哄般的温柔,“去我休息室睡一会,下一次我直接过去见邹老。”

“嗯,头疼呢。”谭果点了点头,果真是太久没有用脑子。

谭果是真忘记了电梯里的黄幽纹,秦豫倒是看见了,只是冷淡的一个颔首,然后搂着谭果的肩膀将人送去休息室休息了。

将上午和邹老两个多小时的交谈大致的告知给了秦豫,谭果拉下秦豫给自己按揉太阳穴的手,翻身侧躺在床上,一手托着下巴瞅着坐在床边的秦豫。

“资金这一块即使有艾元鸿赔偿的两个亿,估计也还缺一个大口子,不行就去银行贷款吧,邹老这边会提前打好招呼,将利息降到最低。”

其实邹老一开始打算给秦豫这边办理一个无息贷款,就冲着秦豫愿意解决部队退伍军人的就业问题,邹老怎么也会支持秦豫的工作。

不过被谭果给拒绝了,坑了艾元鸿两个亿,已经给邹老添麻烦了,再弄无息贷款实在影响不好,更何况谭果知道秦豫家底子厚着呢,估计是不想树大招风,所以才会隐藏了财力。

“这些事交给我来处理。”秦豫目光柔软下来,他知道谭果不喜欢处理这些事情,但是为了自己她主动插手,秦豫已经很满足了,赵家是谭亦二哥交给自己的任务,事关自己在谭家的印象,秦豫一定会处理好。

“要不你也来躺一会?”谭果坏坏一笑,身体向床里侧挪动了一下,给秦豫空出一大块地方,然后豪迈的拍了拍床,“换到陌生的地方,我认床肯定睡不着。”

秦豫看着睁着眼说瞎话的谭果,无奈的摇摇头,站起身来脱掉了笔挺的黑色西装,然后将衬衫扣子也解开了两粒,原本冷峻严肃的姿态此刻看起来多了份帅气和慵懒。

秦豫躺了下来,一旁谭果自动的滚到了秦豫身侧,头枕在他肩膀处,一手抱着秦豫的身体,眼睛一闭打算进入睡眠,至于找秦豫谈公事的黄幽纹,谭果再次选择的忘记了,反正现在是午休时间,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接待室里,罗非鱼给黄幽纹倒了一杯茶,看了一眼时间,这都二十多分钟了,“黄小姐,先生中午都有午休的习惯,要不你和我谈也是可以的。”

“没有关系,我可以等,罗秘书,你去忙吧,不用特意招呼我。”黄幽纹微微一笑的拒绝了,只是眼中多了几分晦暗和苦涩,不过随即又恢复了惯有的温柔和坚定,“我可以等。”

罗非鱼没有办法也只好暂时离开,黄幽纹安静的坐在接待室里,翻看着财经杂志,时间过的倒也快。

谭果入睡快,十分钟不到就睡熟了,温热的气息喷吐在脖子处,有种说不出来的暧昧和温情,秦豫低头看着抱着自己的谭果,原本冷峻霜寒的表情不自觉的柔软下来,大手轻轻的抚摸着谭果的后脑勺。

可是看着看着,大手却不自觉的从她的头上转移到了后背,然后停留在那纤细柔软的腰肢上,真切的将人抱在怀里,隔着一层衣服,微微炙热的体温让秦豫感觉到无比的安心。

估计不满秦豫搂的太紧,谭果含混不清的嘟囔两声,身体动了动,一条腿霸道十足的直接卡到了秦豫的两腿间,估计这样不太舒服,谭果再次动了动,换了个姿势。

这一次,谭果双腿倒没有乱放了,只是那原本搂着秦豫身体的手臂却直接落到了秦豫小腹处,然后还手感极好的摸了两把。

一瞬间呼吸急促起来,秦豫从不知道自己的自制力如此的差,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爱不爱谭果,但是他明白的知道如果真有危险,他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谭果的命。

而平日的相处里,秦豫感觉自己像是得了皮肤饥渴症一般,总喜欢抱着谭果,看着她软骨头一般的腻歪在自己身上,秦豫脸上是嫌弃的表情,可是内心却是无比的欢愉,如同此时一般,明知道谭果只是无意识的挑逗动作,可是他却感觉全身血液都已经沸腾起来,有种最原始的冲动和渴望。

身体微微有点僵硬,压抑着此时不该有的冲动,秦豫等谭果彻底睡熟了,这才不舍的将她的胳膊从身上挪开,动作极其轻微,唯恐惊醒了睡着的谭果。

“你要去哪里?”察觉到熟悉的气息离开了,谭果眼睛都没有睁开,小手却精准的抓住了秦豫的领口,吧唧一下将人又拽了出来,然后不满的一口啃在秦豫的薄唇上。

原本身体的原始冲动就没有压下去,此刻再看着睡的脸颊红扑扑的谭果,她柔软的樱唇不满的叼着自己的下唇啃咬着,秦豫只感觉脑子里的一根神经啪的一声断了,反客为主的抱住了谭果……

激烈的吻如同四月午后的阳光,明亮温暖而热烈,谭果睡的原本就迷糊,被吻的舒服之后,从浅眠直接进入了深度睡眠,这让呼吸急促的秦豫哭笑不得的停了动作,温柔的在谭果的红唇上轻啄了几下,修长的手指轻柔的将她额前的碎发顺到一旁,又凝望了谭果的睡颜许久,秦豫这才拿起一旁的西装穿了起来。

五分钟之后,当秦豫出现在接待室时,他依旧带着惯有的清冷姿态,眼神幽冷而漠然,完全看不到面对谭果时那种温软的充满宠爱的眼神。

“秦总。”黄幽纹放下杂志站起身来。

“坐。”秦豫声音带着几分纵欲后的嘶哑低沉,抬手示意黄幽纹坐了下来,让一旁罗非鱼也跟着坐了下来,这才开口:“黄小姐电话里说黄家愿意无条件帮我?”

一旁罗非鱼一愣,他知道黄幽纹对秦豫一见钟情,否则之前不会提出联姻的要求,可是他没有想到黄幽纹竟然愿意做到这一步,无条件的帮忙,就算是秦家只怕也做不到。

“是。”黄幽纹微微一笑,目光肯定而坚决,将公事包里的件递给了罗非鱼,“秦总,资金这一块黄家可以提供三个亿,没有任何利息和附属条件,不过我只希望我可以进入秦总的公司学习。”

罗非鱼快速的翻阅了一下黄幽纹递过来的件,果真没有任何的陷阱,黄家愿意无偿的提供三个亿的资金给秦豫,“先生。”

秦豫接过件大致的翻阅了一下,随后将件放到了一旁,目光打量的看着神色微微紧张的黄幽纹,“黄老爷子愿意做这样亏本的买卖?”

听秦豫的口气似乎同意了,黄幽纹脸上瞬间露出喜悦之色,“爷爷原本筹备了这笔资金也是为了赵家,如今这笔资金闲置着也是闲着,如果能和秦总裁结个善缘也好,而且黄家有百分之四十是进出口的生意,日后有了秦总的照顾,我们做生意也会方便许多。”

罗非鱼看了一眼黄幽纹,她说的倒是挺有理,可是谁家也不会多出三个亿的资金闲置着,黄幽纹看来还是不死心,想要在先生身边工作,估计存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心思。

“合约我可以签署,但是你在龙虎豹工作并不适合,等吞并赵家之后,你可以去新锐科技工作。”秦豫斩钉截铁的说出最后的处理结果。

看得出黄幽纹有些的失望,毕竟黄家给出了这么大的好处,秦豫此举显得很是无情,估计是先爱上的人先输,黄幽纹点了点头,“好的,希望秦总你马到成功。”

让罗非鱼送走了黄幽纹,秦豫眯着凤眸看着眼前的件,放眼整个省,有多少人真的是因为利益而想要吞并赵家!又有多少势力是为了其他目的?

当初谭亦来南川见了秦豫一面,只交待了他必须要拿下赵家,至于原因是什么谭亦并没有说,秦豫也没有深入调查,可是他明白能让谭亦如此重视赵家,赵家肯定隐藏了重大的秘密,而这些想要吞并赵家的各方势力,只怕有些也是存了其他目的。

等谭果好好补了个眠起来时,秦豫已经忙了好几个小时,吃完了糕点,喝了一口茶,谭果突然站起身来,看向正看件的秦豫,“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正好去找艾元鸿要债,然后晚上回去还能庆祝一下。”

秦豫抬头看了一眼豪情万丈的谭果,无奈的摇摇头将件合了起来,十分钟之后,几辆车子直奔艾元鸿在南川的别墅而去。

“鸿爷,秦豫带人来了,还抓了黑老三他们。”殷卓沉声向着艾元鸿说道,眼中有着戾气一闪而逝,秦豫未免欺人太甚!

“让他们进来,你亲自去迎接。”艾元鸿老神在在的开口,被人逼上门来倒也没有多少怒意,能进能退才是艾元鸿的处事原则,否则这么多年,他早就被顾家逼死了,想到顾家,艾元鸿眼中终于迸发出一股子骇人的寒气。

这么多年来,艾元鸿一直在隐忍着,他知道只有自己不断壮大了势力,才有和顾家抗衡的资本,这一忍就是三十多年,如今,艾元鸿知道自己已经做好了万足的准备,省将是青竹帮的天下,他不管顾家的势力到底有多大,但是在省艾元鸿相信顾家的势力绝对比不上自己!

“秦总,请坐。”看到来人后,艾元鸿笑着站起身来,余光扫了一眼黑老三几人,“谭小姐,久仰大名。”

秦豫只带了四个人,其中三个押着黑老三三人,顾大佑是秦豫的司机,只带了四个手下就敢找到艾元鸿这里,在外人看来秦豫此人果真狂妄到了极点。

“大佑,既然已经来了,就将人还给艾先生。”秦豫冷声开口,一旁顾大佑听令的将黑老三三人放开了,秦豫勾着薄唇一笑,“艾先生,明人不说暗话,两个亿,资金到账,艾东立刻就出来。”

艾元鸿知道秦豫来者不善,可是他没有想到秦豫还真敢开口,直接从一个亿涨到了两个亿,他以为青竹帮是他秦豫的提款机吗?

无视着艾元鸿那隐忍的怒火,秦豫冷笑一声,“艾先生,你就这一个独子,后继有人青竹帮才能稳定,如果令公子有个三长两短,青竹帮只怕要乱了,艾先生你有宏图之志,这可是关键时刻。”

艾元鸿端着茶杯的手猛地收紧,秦豫敢这样威胁自己!艾元鸿此生最大的志向就是取代顾家在省的地位,可是艾东如此真出事了,后继无人,艾元鸿的那些手下只怕都会蠢蠢欲动,大好的局面瞬间就会被瓦解,这就好比古代皇帝如果没有皇子,那朝政肯定要乱。

“秦总裁,你还年轻,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一个亿,我马上转给你。”艾元鸿朗声的开口,目光诡谲而阴森的看了一眼秦豫,已经在思考如果除掉秦豫,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艾先生,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秦豫冷冷开口,拉着谭果站起身来,“看来艾先生并不在乎艾东的生死,如此是我打扰了,告辞。”

“好,两个亿!”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艾元鸿眼神阴沉的骇人,看向秦豫的眼神已经如同看待死人一般,今日之辱,日后必要十倍百倍的奉还回去。

艾元鸿能调动这么大一笔资金,何尝不是因为之前存了吞并赵家海运的心思,如今为了艾东只好先调动一部分钱给秦豫。

十分钟之后,秦豫打了一通电话出去,然后看向脸色阴郁的艾元鸿,“半个小时之内,艾东就会出现,邹老的事情一笔勾销,这份资料就免费送给艾先生。”

目送着秦豫和谭果离开后,艾元鸿打开件一看,脸倏地一下沉了,“好一个秦豫!”

殷卓侧目一看,茶几上散落的件正是秦豫对黑老三的调查,他和青竹帮的人私底下碰头的照片,黑老三家里搜到的现金,还有他和青竹帮联系的通话记录和短信,这份件,秦豫如果送到公安局去,黑老三就是被抓坐牢的份。

如果秦豫将件送到邹老那里去,倒霉的肯定是艾东,毕竟青竹帮理亏在前,谭果算是邹老的救命恩人,可是青竹帮在这个时候买凶对谭果下手,那就是打邹老的脸,关键是证据齐全,容不得艾元鸿狡辩。

“小侯行事很谨慎,怎么还被查到了。”殷卓怔愣的低喃,负责和黑老三联系的人正是小侯,他明面上只是个普通的小角色,没有人知道他是艾元鸿的心腹,秦豫将人能查到这些资料,这让殷卓第一次感觉到秦豫的可怕。

“秦豫,早晚要除掉。”艾元鸿缓缓的开口,语气里迸发出浓烈的杀机,“找人将秦翰兆被秦豫打断腿的事情闹大,有时候还是要借刀杀人的。”

“是,我马上就去做。”殷卓明白的点了点头,秦翰兆是最好的利用工具,这一次被秦豫断了双腿,如果再报道出去,秦翰兆必定脸面无存,这样一来,稍微一怂恿,秦翰兆肯定要对秦豫出手。

“把道上前十的杀手名单偷偷透露给秦翰兆。”艾元鸿又补充了一句,这些都是真正的高手,饶是秦豫身边保镖再多,艾元鸿相信秦豫和谭果也难逃一死!

医院里,秦翰兆整个人阴沉的骇人,双腿都被打了石膏,伤筋动骨一百天,更别提他现在一把年纪了,骨头被接上之后那种痛,让秦翰兆恨不能将秦豫给活剥了。

“翰兆,喝点黑鱼汤。”姚青低声开口,她的脸虽然擦了药,可还是红肿的厉害,嘴角都裂开了,一说话就阵阵的痛。

“不喝,你出去!”秦翰兆烦躁的骂了一句,等姚青离开病房后,快速的拿出了手机,他一定不会放过秦豫那个杂种的!

可是让秦翰兆愤怒的是,他找的这些人一听是要对付秦豫,就没有一个人敢接活,龙虎豹保全的名头早就闻名黑白两道了,那可都是以一敌百的练家子,和他们这些靠人数多,打架才能赢的小混混小帮派完全不同。

“兆哥,不是我不帮你。”电话另一头男人压低声音开口道,“兆哥,只怕你还不知道昨晚上秦总裁带人挑了焰火酒吧,将里面的人都废了,还用挖掘机将焰火酒吧夷为平地了,这可是青竹帮的地盘,秦总连鸿爷的面子都不给,我们这些小人物哪里敢得罪他。”

这件事在道上已经传开了,大家一开始还想着秦豫未免太狂妄了,秦家虽然家大业大,可是青竹帮更不好惹,所有人都等着秦豫被青竹帮砍伤甚至砍死的消息,可是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了,青竹帮像是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一般。

这一下大家都明白了,只怕青竹帮也忌惮秦豫的势力,所以不敢略其锋芒,这个时候秦翰兆找人去砍秦豫,别说给出几十万,他就算给褚上百万上千万,都没有人敢接下这活。

“妈的,都是些废物!”秦翰兆火大的一把将手机砸在了地上,烦躁里,只好看电视,而当新闻报道出来时,秦翰兆的脸倏地一下阴沉到了极点,虽然新闻说的很隐晦,可是是人都知道被亲生儿子打断了双腿的父亲就是他秦翰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