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告上法庭/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七点半,还在帝豪酒店包厢里吃饭的两拨人酒足饭饱的坐在椅子上,打开了电视准备看今晚上省七点四十开始的晚间新闻报道。看到网

邝财得意洋洋的笑着,一手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老赵,还有五分钟晚间新闻就要开播了,你现在先将网上的新闻发出去,对,各个论坛网站都要有,让水军把水给老子搅浑,妈的,什么龙虎豹保全公司,殴打普通员工,那就是黑社会!”

“邝董事您放心,我马上就行动!”电话另一头的老赵谄媚的笑着,挂断电话之后,立刻让手底下的人将新闻报道外加一些P合成的,具有煽动性的照片发到了各个知名网站和论坛。

尔后雇佣的水军立刻对这些报道进行大量的转载和评论,各种煽动性的评论更是霸占了各大网站的评论区,什么黑社会殴打普通员工!什么官hn勾结!什么话题敏感就往什么话题上扯。

短短五分钟不到的时间,网络上已经炸开锅了,而顶楼包厢里,艾东看着手机上的新闻,阴森一笑,也发了个短信出去,让青竹帮雇佣的水军趁机将局势搅的更乱。

“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我是主持人朱筱,根据本台的报道,今天早上……”随着电视画面的跳转,邝财这个包厢的五个董事还有几个部门经理眼睛都不眨的盯着电视画面,期待着接下来的报道。

而顶楼包厢里艾东和柯三少几人也说说笑笑的等着看电视,原本以为这个新闻一旦播出来,谭果和秦豫身上就打上了黑社会的标记,影响如此恶劣,就算是邹老也要避嫌,没有了邹老的帮忙,秦豫是怎么吞下赵家的就怎么原原本本的吐出来。

“在警方的事先布控之下,以吴志诚为首的犯罪团伙被一网打尽。”新闻主持人的声音里带着振奋人心的力度,电视画面上吴志诚这些人正被特警队拷上手铐压上了警车。

“根据记者的现场采访,吴志诚为首的犯罪团伙肆意破坏码头的机械设备,罪行极其恶劣,给海运公司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主持人指着电视画面上一台一台被认为破坏的机械设备。

“妈的,这是怎么回事?”完全不是期待的新闻报道,邝财愤怒的站起身来,太过于恼火之下将手里头的茶杯直接砸在了地上,气的一把抓住遥控器快速的换了一个电视台。

可惜不单单是省的省电视台,还有其他市电视台的晚间新闻报道的都是这个新闻,清一色的赞扬了警方此次打黑行动,顺势也赞扬了秦豫这个年轻有为的企业家。

看着暴怒砸杯子的邝财,姚董几个董事对望一眼,脸色阴沉的骇人,原本以为利用吴志诚能将谭果的名声搞臭,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些电视台会临时倒戈。

当听到新闻报道里高度赞扬了秦豫之后,压抑着怒火的邝财终于压不住了,砰的一声将手里头的遥控器直接砸到了电视机屏幕上,电视机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电视坏了,那刺耳的报道声也消失了。

“他妈的这些人在搞什么?拿了老子的钱竟然去捧秦豫的臭脚!”邝财面色铁青的咆哮,越想越不甘心,在原地转了几圈之后,再次拨通了老赵的电话。

“老赵,老子再给你加五十万,在网上将秦豫的名声给老子搞臭,哼,吴志诚那里可是有两百多人,特警队那边就来了四五十人,他们怎么能控制现场?根本就是秦豫龙虎豹的打手在出力,最该打的黑社会就是秦豫!你就往这上面说,这件事办好了,老子不会亏待你的。”

虽然能在网上煽动不知道事实的民众来闹,可是省电视台都点名表扬了秦豫,姚董他们心里明白只怕再闹也闹不出什么名堂来。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秦豫的手这么长,才回南川没多久,却能让省各大电视台都偏向他,看来这其中肯定有邹老的手笔,否则这些电视台怎么会偏着秦豫,而且特警队那边明显就是为了保护谭果来的。

听着邝董一声接着一声的怒骂声,马荣通和邝建军这些部门经理面面相觑着,大家都低着头没有说话,他们的确不看好谭果和秦豫,虽然这两人手段凶残了一点,但是当初赵家都扳不倒邝董和姚董这五个公司董事,谭果一个丫头片子肯定更不行。

所以马荣通他们这些部门经理为了自身利益考虑肯定会投靠邝董他们,可是他们没有想到局面会变成这样,这会马荣通几个经理心里头都有些的犹豫了,如果谭果日后胜了呢?

而气氛凝重的还有顶楼的包厢,艾东还以为可以趁机出口恶气,谁知道各大电视台竟然临时倒戈,纷纷偏向了秦豫这边,就差没将秦豫给夸成一朵花了。

“东哥,你放心,既然我应承了你,这口恶气兄弟我一定会帮你出出来!”根本不在意电视台上的报道,林枫不屑一笑,“这些终究是不上台面的手段,我们要出手就用阳谋,我倒要看看那笔贷款资金发不下来,秦豫能怎么办!”

“如果轻易就被几个董事拿捏住了,秦豫也就不是秦豫了,更何况有邹老的面子在,电视台也不敢乱报道。”柯三少笑着打了个圆场,亲自给艾东倒了一杯酒,“来,东,我们喝一杯,这件事终究要从长计议。”

“是我急躁了。”艾东朗声一笑,虽然眼神依旧阴沉的骇人,不过脸上却扬起笑容来,和林枫、柯三少再次推杯换盏的喝了起来,要报仇也不必急在一时,秦豫那边应该早就翻倍着邝财他们五个公司董事。

各大网站的报道刊登出来之后,等发现自家网站的报道和省电视台的报道截然相反,各大网站的老总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刚打算通知下面人将网站上的报道给撤掉,谁曾想就接到了史家打过来的电话。

“史主任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一定一定……”挂断电话后,网站论坛的老总仔细一琢磨,然后就想明白了,这只怕是邹老和史家在较劲呢!

史家可谓是省体制内的龙头老大,史家老爷子目前风头正强劲,可是邹老已经退休了,林枫的大舅舅正在主管这一块的宣传部工作,结果邹老干涉电视台的报道,甚至没有通知史家一声,这不就说明邹老根本不将史家放在眼里。

电视台的晚间新闻都已经播放了,史家再不高兴暂时也没办法,所以林枫的大舅舅才会打了电话下来,让各大网站和论坛的报道不准撤下来,同一件事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报道,这摆明了和邹老打擂台赛。

省今天晚上注定了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韦少将原本挺高兴的看完了晚间新闻,谁知道在浏览电脑网页的时候就被各大论坛和网站的报道给吓了一跳,在晚间新闻上秦豫成了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可是在各大网站上秦豫就成了黑社会头头。

韦少将眉头皱了皱,随后拿起电话拨通了邹老的电话,“邹老,晚上好,叨扰您老休息了。”

“是不是也看到网上的报道了?”邹老声音平静的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此刻他也在看网上的报道。

晚间新闻虽然有不少人会看,但是网络上的这些报道看的人更多,再加上水军的运营,这篇报道被各大网站和广大民众转载和评论,影响极其的恶劣。

“是的,邹老,网上的民众已经被煽动了,甚至说电视台和黑社会沆瀣一气。”韦少将有些的担忧,省电视台和各市的电视台都是正面报道,网上却完全是负面新闻,这说明各大网站论坛一定是得到了有心人的指示,否则他们绝对不敢和电视台对着干。

邹老笑了起来,语调依旧温和,可是任谁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不屑和轻蔑,邹老靠坐在沙发上继续开口:“应该是史家的人下的命令,估计他们以为我插手了电视台的报道,所以才会用网络上既然不同的报道来报复我。”

邹老虽然退休了,但是在省他说话的份量比史家还要重三分,这让正打算冲击省一把手的史国柱很不高兴,但是明面上还要尊称邹老一声老领导、老哥哥。

这一次的新闻报道史家以为是邹老给电视台施压了,再加上之前收购赵家这件事上,更是邹老一人做主让秦豫成功的吞并了赵家,史家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估计一直怀恨在心,正好抓着这个机会来打击邹老。

韦少将一想就明白了,史国柱和邹老不对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韦少将即使在部队里,和地方行政接触的少,他都知道,赵家出事之后,青竹帮对赵家海运虎视眈眈,艾元鸿为了此事没少和史家接触。

可是谁曾想邹老力挺秦豫,再加上之前艾东被韦少将扣押之后,艾元鸿也找了史家,想让帮忙说说情,可惜邹老根本不给史家的面子。

抛开旧怨且不提,邹老不给史家面子扣押艾东不放是一桩新仇,后来力挺秦豫吞下了赵家,没有分一杯羹给青竹帮,让史家间接的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这是第二桩新仇。

而邹老给电视台施压,越过了史家,这算是第三桩新仇,这新仇旧恨放到一起,也难怪史家要和邹老打擂台了,估计就是要让外面人知道在这块地盘上,做主的人是史家而不是邹老。

“史国柱太狂妄了,他也不想想我就算要对电视台施压,那些人难道一点风声不透露给史家?”邹老摇摇头,原本史国柱还有希望,但是他走了这一招烂棋,那就是自毁前途。

“哈哈,邹老,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韦少将跟着笑了起来,心情很是愉悦,他也算是邹老的小辈,和史家肯定也不对付,只是岗位职责不同,平日里接触的少。

史家的确很恼火,上面将赵家的事情交给邹老全权处理,就让史家气的够呛,可是却也没有办法,原本想着有史家出面,艾元鸿要拿下海运这一块多少有点希望,就算不能全部拿下,至少也能入股。

谁知道邹老一意孤行,杜绝了任何人任何势力介入到赵家的收购案里,最终将赵家给了秦豫,这让史国柱气的当场就摔了茶杯。

赵家的事情也就罢了,谁让邹老是负责人,可是电视台那是他们史家的地盘,史国柱的长子就是负责这一块的,偏偏邹老欺人太甚!这也就罢了,更让史国柱愤怒的是电视台那些领导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给史家。

这说明什么?在他们眼里只有邹老,根本没有他史国柱!所以一怒之下,史家才会下了命令下去,让省的各大网站和论坛和电视台对着干,不扳回一句,日后他们史家就没有出头之日了,谁都敢到他们头上来拉屎!

因为网络上的水军太厉害,所以这件事在一夜之间就发酵了,闹的那是沸沸扬扬,关键是电视台和网站截然不同的报道,让广大民众都疑惑了,都要求给出一个明确的结果来,这不一大早谭果还有特警队的万队长,包括邝财他们这些董事都被电话叫道省委大院来开会了。

“邹爷爷,您老也来了。”这不刚坐下来看到进门的邹老,谭果连忙起身迎了过去,笑的那叫一个乖巧董事,亲自搀扶着邹老。

“赵家的事情是我负责的,现在后续出了问题,我这个负责人自然也要了解情况。”邹老呵呵一笑,这话不是对谭果说的,而是对开会的其他人说的。

这边邹老和谭果如同爷孙俩一样,坐在一旁低声说着话,邹老更是被谭果不时逗的笑了起来,目光慈和而关切,看得出邹老对谭果那真的不一般,估计就是邹家的小辈都很难得到邹老如此的喜爱。

其他开会的人看着一幕,心里头都有了考量,等到负责主持会议的史国柱来了之后,九点的会议也算是正是开始了。

“各位同志,今天临时召开这个会议,只要是为了昨晚上一出截然不同的新闻报道……”史国柱今年六十岁了,如果他能上一步,史家肯定能跟着更进一步,但是如果失败了,后果必定不堪设想。

所以史国柱才会和邹老打擂台,何尝不是试探一下在座的这些人,看看他们到底打算帮谁,也算是投石问路吧,言简意赅的说完之后,史国柱看向邹老身边的谭果,冷淡淡的开口:“下面就让这一次事件的当事人谭果同志解释一下事情的起因和经过。”

“对于网站上的不实报道,今天早上公司的律师已经将律师函递交到了法院。”谭果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要吓死人,“我相信法庭会给我们公司一个公正公平的裁决,我的发言完毕,谢谢大家。”

谭果站起来到坐下,前后就说了这两句话,一分钟不到,然后在座所有人都傻眼了,一旁邹老都是一愣,随即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还真是行事果决,孰是孰非如果真的扯起皮条来,别说一场会议,就算是七场八场会议估计都说不清,所以谭果省事了,直接闹上法庭。

史国柱气的铁青了脸,端着茶杯的手都颤了两下,愤怒的看着一脸无辜的谭果,“你闹上法庭了?”

如同没有察觉到史国柱的怒火,谭果懒散一笑,目光里闪过一抹精光,“网站上的这些不实报道已经严重损坏了我们公司的名誉和我个人的名誉,我有权利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而且因为事情影响极其恶劣,我已经打算全程让媒体介入,确保整个审判过程的公开透明,这样也算是对民众有个明确的交代。”

“谭老板何必将事情闹的这么大。”一个男人笑着打了圆场,“网站报道有误也是情有可原,毕竟龙虎豹保全公司的那些手下出手太狠,我听说医院里躺着的那些工人很多都是重伤,幸好特警队介入的及时,否则按照当时的情况都能闹出人命来。”

吴志诚为首的这些闹事分子都被特警队抓起来了,他们平日里没少作奸犯科,一旦调查,绝对是罪行累累,有些人估计都是二进宫三进宫的,再加上谭果手里头有吴志诚这些人故意破坏码头机械设备的照片,这都是铁证如山。

不过好在谭果这边有龙虎豹保全公司的介入,那些人说是谭果新招来的工人,也能说是黑社会分子,这算是邝财他们唯一占理的地方,毕竟不少工人都受了伤,这会还在医院躺着,只要他们口径一致的指控秦豫就是黑社会,这个案子就算到了法院也不好判。

众人也都纷纷开口打着圆场,毕竟不管是邹老还是史国柱他们都不想得罪,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们打个圆场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不失为明哲保身的办法。

“是谁说我新聘用的工人是黑社会分子?”谭果突然开口,清澈如水的目光扫过全场,从史国柱的身上掠过,这才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份件发了下去。

众人诧异的看了一眼谭果,然后打开件一看,嗬!众人只感觉眉头一跳,然后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脸色异常难看的史国柱,这一下老史是阴沟里翻船了!

如果打人的是龙虎豹保全公司的手下,史国柱这边还能狡辩说他们是黑社会分子,再加上受伤工人的口供,这一点对谭果确实不利,可是谭果发下来的是一份劳动合约书,而上面不单单有个人的签名,还有部队的大红公章!

谭果聘用的竟然都是部队因伤退役的军人,如此一来,谁敢说谭果雇佣黑社会殴打工人?分明是吴志诚这些不法分子破坏码头的设备,最后被特警队还有退役军人联手捉拿归案了!这分明是一篇积极向上、警民合作的新闻报道!

邝财几个董事脸色同样阴沉的骇人,他们都以为给谭果撑腰的是秦豫,谭果想要完全掌控赵家,势必要从保全公司借调人手,谁也没有想到谭果竟然给大家来了个釜底抽薪!

史国柱的脸黑的吓人,原本事情解释清楚了也就过去了,偏偏谭果将几个大网站和论坛都告上了法院,而他们都是听从史家的命令行事的,如此一来,史家如果要保下这些人,只怕会伤筋动骨,如果不保下这些人,绝对会寒了手下的人心,以后谁还敢跟着史家干。

原本至少是两个小时的会议,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后就结束了,如果没有邹老在,其他人或许还会威逼利诱谭果撤诉,可是有邹老给谭果撑腰,谁都不敢多说一句,只是同情的看着快步离开的史国柱,这个跟头跌的是头破血流啊。

“今天谭果出来可没有带什么人。”邝财都在人群最后方,和一旁姚董事低声说了一句,眼中闪过一抹狠戾的杀机,他可没有忘记之前被史前打了一巴掌的屈辱。

姚董点了点头,谭果处处占着上风,如果他们不找回一点场子,只怕今天会议的结果一传出去,公司会人心浮动,马荣通这些部门经理估计都要投靠谭果这边了。

谭果带着史前离开了之后,就找了个特色农家菜馆,原本打算就近解决掉午餐,可是坐下来不到半个小时,点的菜还没有上齐全,突然外面传来了嘈杂喧闹声。

却见两拨人马一言不合的在马路上大打出手,都是二十来岁的小青年,有的手头拿着棍棒,有的拿着刀子,有些直接上拳头,一看就是两伙人在血拼。

“妈的,这肯定是冲着我们来的!”史前原本还想着吃吃饭看看小帮派血斗,可是看着看着就感觉到不对劲了,这两拨人竟然打进了饭店,而且还向着他们冲了过来。

“估计是看我们落单了。”谭果笑着将最后一口菜放到了嘴巴里,在一个混混砍杀过来的同时,一脚将旁边的空椅子踢飞了过去,砰的一声,跑过来的混混速度太快,直接被椅子砸到了头上,人晃了几下就昏在了地上。

“老子饭还没有吃好!”史前抡起一把椅子猛地在桌子上砸了两下,拎着两条椅子腿就上前了。

木头椅子腿和棍棒还能打上几回合,但是碰上锋利的长砍刀,那就完全没有优势了,史胖子瞪大小眼睛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一把将眼前的混混推了出去,没好气的回头瞪着安全区域的谭果,“你打算给我收尸吗?”

打了七八分钟,史胖子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些人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估计是忌惮秦豫,所以没有人敢对谭果出手,一刀刀的都冲着自己来砍,史前气的都想骂爹了,果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你这身手真该好好练练,太胖了。”谭果鄙视的看了一眼粗重喘息的史前,直接飞起一脚踹开了一个混混。

原本两拨混混也就三十来人,有了谭果的加入,再加上史前身手也不弱,在警方过来之前就将现场三十多号人打趴下了。

“还想砍我!”史胖子气呼呼的开口,一脚将最后一个混混踹翻了出去,一抹脸上的汗,“谭果,要报警吗?”

“两个帮派械斗,我们就是无辜被牵扯进来的路人,报警也没多大用处,还是走吧,换一家继续吃饭。”谭果摇摇头,率先抬起脚跨过地上横七竖八的混混向着门外走了去。

“我差一点被砍死!你竟然还想着继续吃饭!”史胖子哇哇叫的嚷了起来,却屁颠屁颠的跟上谭果的步子,“听说帝豪酒店的菜口味极好,谭果,你得给我压压惊,我们就去帝豪吃大餐!”

“行,我们就去吃一顿好的。”谭果大方的点了点头,油门一踩,汽车直奔帝豪酒店的方向而去。

接到电话后,邝才火大的厉害,“你们怎么这么没用?三十多个人,就去砍一个胖子,竟然还失手了!都给老子滚!”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结果这些人一点用处都没有,一个胖子都砍不死!砍不死能砍伤也好,结果邝财电话还没有打完,透过落地橱窗就看见谭果和史前也来帝豪酒店吃饭,就差没将度量狭小的邝财给气的吐一口心头血。

因为之前的事件被水军闹的太严重,对史家而言这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即使各大网站和论坛已经将新闻撤下来了,但是被转载的太多,民众一直要求有一个交代。

再加上谭果这边行事更绝,前面刚说将各大网站告上法庭了,后脚公司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不但公布了吴志诚他们破坏的机械设备的照片,那些因伤退役的老兵也都到了发布会现场。

再加上史前这边也告知所有媒体,已经将几大网站和论坛告上了法庭,整个事件其实已经明了了,尤其是看到那些身体有残疾,却站的笔直的退役军人,给秦豫公司刷足了民众的好感度。

“岳父,有什么事你直接说一声,怎么亲自跑一趟了。”林父连忙站起身来看向到访的岳父史国柱还有大舅哥史江。

几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林枫亲自给外公和舅舅道了茶,这才在林父身边坐了下来,心里头也清楚史国柱他们前来肯定是为了谭果的事情。

“这一次我是被邹老给算计了。”史国柱语调阴森的开口了,一想到这几天众人看自己的有色眼光,史国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偏偏却无法发泄憋屈的怒火,“邹老只怕早就知道邝财他们会动手,故意在这里算计我们史家一把!”

在邹老看来谭果一个小姑娘她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和格局!难怪邹老故意越过史家给电视台施压,他一定是算准了自己会和他打擂台,然后故意坑害自己。

林父虽然在银行系统工作,但是史国柱是他的岳父,他自然知道这件事的始末,说实话,在林父看来史国柱这一次行事太过于偏激了,电视台既然已经报道出来了,史家施压让各大网站和论坛报道截然相反的新闻,这个擂台即使打赢了,影响都不好。

毕竟这损害的是省的形象,尤其是省电视台和各个市电视台的形象,这种方式的擂台根本是不顾全大局、任性妄为!但是林父也清楚史国柱对邹老一直怀恨在心,因为处处被邹老压了一头,这一次气恨了,所以考虑就欠缺了。

“岳父,法院那边已经受理案件了,这场官司估计只有输的份。”林父试探的开口,他多少已经猜到是岳父和大舅子来的意图了,应该是让自己在中间斡旋一下,让谭果那边撤诉,毕竟那笔贷款要从自己手里过,现在还在审批阶段。

史江叹息一声开口:“这件事是我处理不周,命令也是我下的,不管如何我也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否则会寒了下面人的心。”

闻弦歌而至雅意,林父明白的点了点头,“谭果那边今天打了电话,明天会来办公室和我商谈贷款的审批事宜,到时候我会和谭果谈谈,争取让她撤诉。”

“爸,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还要去求谭果撤诉?”林枫愤恨不甘的开口,在他看来邹老都不算什么,更别提谭果了,伸伸手就能捏死,结果到头来他们还要求谭果,林枫根本咽不下这口恶气!

史国柱何尝不是如此,这个根头跌的他是里子面子都没有了,原本是要拿捏着邹老,让那些人明白自己才是省的龙头老大,结果变成这样,史国柱越想也是越不甘心,但是目前首要的就是让谭果撤诉,要报仇日后有的是机会!

“谭果行事太狠辣,这件事一闹上法庭我们的确很被动。”林父一直很冷静,其实赵家的事情,史家根本不需要搀和的,结果就因为邹老的关系,史家偏要介入进来,平白无故的惹了一身腥,“我现在担心即使用贷款可以卡一下谭果,但是她不一定会轻易就范。”

“她敢!”史国柱啪的一巴掌拍在茶几上,“一个丫头片子,真以为攀上邹老就无法无天了!”

“爸,你冷静一点。”林父无奈的看着易怒暴怒的史国柱,“谭果的确是个小人物,可是邹老就是利用她让我们处于被动的状态,我听说谭果第一天到达公司的时候,邝财出言不逊,当场就被谭果身边的史前扇了一耳光,还暴打了一顿,这个小姑娘太冲动,我们没有必要因为她而泼了自己一身脏水。”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谭果和秦豫那就是两头野狼,无牵无挂的,手里头又有钱又有人,他们一旦狠起来,林父感觉只能退避三舍,毕竟自己还要顾全大局,偏偏这两人背后还有邹老这个庞然大物在支持着,这事真的不好处理。

“我听到一个消息。”林枫想起之前艾东吃饭时说的话,连忙开口道:“邝财他们为了算计谭果,除了让吴志诚这些人在码头罢工闹事之外,还用公司的名义签了几份协议,一旦码头的货物不能按时出港,按照合约谭果这边需要赔付十倍的赔偿金,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再加上银行的贷款资金不下来,谭果这边肯定会资金短缺,到时候我们就能逼着她撤诉了。”

在场三人闻言不由一喜,看来事情果真还有转机,如果资金短缺,谭果势必要屈服!

果真,当天下午就有十多个和海运公司合作的客户带着合约到了公司找谭果摊牌。

“我们要出口的是高档的有机蔬菜和水果,现在货物都困在码头,就算送出去了,客户也不会接收了!”一个胖子大声的嚷了起来,将谭果的办公桌拍的咚咚响,“这是合约,一切按照合约行事!”

“对,还有我们的货物也都困在码头上了,当时签合约的时候可是说的清清楚楚,不能按时出港,就一定要按照十倍的赔偿金来赔偿!”

“快赔钱!”

“对,赔钱,不赔钱,我也有要让律师起草律师函送达法院了!”

十多个人在会议室里七嘴八舌的嚷了起来,还好会议室大,即使人多,也不显得拥挤,谭果和史前看了看众人砸过来的合约。

“上面是谁签的字,你们就找谁去负责,我还怀疑你们是不是和我们内部员工勾结,用高赔偿金来敛财!”史前的嘴皮子也不是盖的,舌战群儒的直接反驳了回去,“再说按照合约上的时间,还有两天呢!这时间还没有到,你们闹个屁啊!”

“我不管是谁负责签约的,上面盖的是你们海运公司的章,我们就要找你们!”胖子梗着脖子叫嚷着,“就算有两天时间,可是我听说你们海运公司的货轮都还在公海上,港口根本没有船,难道两天你们就能变成货轮将我们的货物送出港口?”

谭果站起身来看着闹的最凶的胖子,悠然一笑,“说不定我们两天之后就能履行合约,你们要赔偿金,也得两天之后再来,我现在要去银行了,各位慢走不送。”

“妈的,走就走,老子两天后再来,到时候货物不能出港,你就等着上法庭吧!”胖子恶狠狠的丢下话来,十多个人这才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