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准时归航/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史珍珍带着史家的小辈大闹派出所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短短两个小时就传遍了蓝海市,因为史珍珍自己就带了小报和杂志社的记者,再加上程太太暗中也通知了记者,这事闹的简直不可开交……

“你是脑子进水了吗?”办公室里,史江挫败的瞪着坐在沙发上气呼呼的史珍珍,若这不是自己的妹子,史江都恨不能一巴掌扇过去,然后将她脑子给剖开来看看。

越想越气,史江将办公桌拍的咚咚响,恨铁不成钢的怒斥着,“妹夫是什么身份?你带着家里头的小辈将人给打了,史珍珍,你是不是感觉日子过的太舒坦了,没事给我们添堵!”

“大哥,你怪我?”被骂的史珍珍梗着脖子尖声反驳着,气的浑身直发抖,“林正寅现在翅膀长硬了,他都不将我放在眼里了,他竟然敢在外面找狐狸精,我呸,当我史珍珍是吃素的!”

“可恨我今天没有打死那个狐狸精!哼,林正寅不靠着史家,他能爬到今天的位置!”史珍珍自我良好的叫骂着,画着浓妆的老脸上满是气愤不甘,“派出所那些警察如果不拉,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林正寅,他还敢背着老娘偷腥!”

“好,不管妹夫有没有在外面找人,人家都说胳膊肘折了往里藏,你将事情闹的这么大,还通知了记者媒体,史珍珍,你真是蠢到家了!”史江铁青着脸,攥紧了拳头,看着叫嚣的妹妹,真想巴掌扇到这个妹妹的脸上。

她丢的不仅仅是林家的脸,丢的也是史家的脸面!想到自己家里的小女儿还没有嫁人,这个消息一传出去,谁家敢娶史家的女儿?

骂完史珍珍之后,史江粗重的喘息着,一想到家里头那些不成器的小辈还跟着打了林正寅,史江气不打一处来,如果在二十多年前,林家家世不显也就罢了,可是如今林正寅风头正盛,带外甥也成器,原本两家是姻亲,可以说是最好盟友。

现在好了,史家的小辈在派出所将林正寅给打了,还将事情闹大了,虽然史家已经施压了,可是之前的新闻报道已经播出去了,而且整个蓝海市几乎都知道了,史江想想就恼火,这姻亲都要成仇敌了。

“史部长。”就在这时,史江的秘书快步走了进来,面色有些的沉重。

“有什么事直接说,不用给她留面子!”史将摆摆手,示意秘书直接说,根本不用遮着掩着,反正史家这个脸是丢大了,遮都遮不住了。

“在外面找狐狸精的人又不是我,就算丢脸也不是丢我的脸!”完全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史珍珍气恼的丢出一句话来,回头看向进门的黄秘书,不甘心的逼问着,“黄秘书,那个狐狸精是什么身份?敢背着我勾引我老公,老娘弄不死这个贱人就不姓史!”

黄秘书无语的看着气焰嚣张的史珍珍,想到林正寅被抓花了的脸,黄秘书还是压低了声音道:“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和林行长吃饭的人是谭果和史前。”

“那怎么会闹到派出所来的?”史江倒是知道这事,之前他就让妹夫利用贷款的事情卡一卡谭果,不管如何先把法庭那边撤诉,中午既然在一起吃饭,想来谈的应该很顺利,结果闹成这样。

想到这里,史江又愤怒的瞪了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史珍珍,妹夫给史家办事,给自己善后收尾,结果被自己妹妹和史家小辈给打了,名声扫地,史江想想就挫败。

黄秘书嘴角抽了抽,为难的看着史江,最终还是开口道:“林行长和谭果吃饭的时候,那个叫梅雪的女孩子跑到包厢求救,她是被二少派人从南川绑架过来的,梅雪和谭小姐认识,当初邹老在南川出事的地点就是梅雪家的饭店。”

余下的话黄秘书不需要说了,史江就明白了,艾东在邹老事件上狠狠栽了个大跟头,但是艾东不敢对谭果动手,所以就迁怒到了梅家小馆,艾东和林枫关系好,于是林枫出面将梅雪绑过来出气,偏偏无巧不成书,被妹夫碰到了,双方起了冲突就闹到了派出所。

“史部长,我已经问了派出所的民警,林行长当时没有表明身份,否则也不会闹成这样。”这也是黄秘书唯一不解的地方。

史江又恼火的瞪了一眼沙发上的史珍珍,林枫不成器,妹夫也和自己提过几次,想要好好整治一下林枫,偏偏珍珍死护着林枫,妹夫应该借着今天这事来教训一下林枫,谁知道如今闹成这样,还偏偏牵扯到了谭果。

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后,史珍珍也知道错怪了林正寅,但是依旧死不认错的嘴硬,“那能怪我吗?哪个当父亲的能这样对付自己儿子,要不这样我怎么能误会。”

“不管如何,你现在跟我去医院给妹夫还有梅雪道歉。”史江有气无力的开口,当务之急就是先将妹夫的心给笼络回来,不要因为这事和史家生分了。

知道林正寅没有出轨,史珍珍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拿着名牌小包包,得瑟的跟在史江后面往医院方向赶了去。

梅雪和林正寅被打的不轻,两个人脸都被泼辣的史珍珍抓花了不提,因为史家十多个小辈都介入了,梅雪和林正寅受了不轻的皮肉伤,好在没什么大问题,估计住院疗养七八天就没大碍了。

“放心吧,有了今天这一出,日后没有人会找你们的麻烦了。”谭果安慰的看着打点滴的梅雪,这件事让邹老出面不太适合,毕竟事情太小,现在把林行长牵扯进来了,这事就算是解决了。

脸上红肿被抓花了的梅雪不由笑了起来,看来这一顿打挨的也值得了,以后也不用担惊受怕的过日子了。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敲响了,林正寅抱歉的看着床上的梅雪,“梅小姐,你放心,这件事是我那逆子犯的错,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林行长,我没事,我只希望那张一千万的欠条可以解决就行了。”梅雪真的不怪林正寅,再者她也只是普通老百姓,也没有资格和林家这样的世家结仇,能圆满解决最好不过了。

史江带着史珍珍来到病房,看见在病房里的林正寅,史珍珍一脸笑意的迎了过去,“正寅,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你了,晚上我亲自煲鸡汤给你补补。”

说完之后,史珍珍倨傲的打量着病床上的梅雪,冷哼一声,耀武扬威的开口:“就是你勾引我儿子?哼,我告诉你我们林家可不是你们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能攀得上的!我儿子日后要娶的可是大家闺秀、名门千金,你这样的女人最多就是玩玩而已,识相的你就给我滚回南川去。”

“住嘴!”史江和林正寅异口同声的开口,两个男人愤怒的看着耍威风放狠话的史珍珍。

这个女人是疯了吗?如果这个梅雪只是普通人,她用家世压人也就算了,可是这事闹的这么大,林枫帮着艾东绑架梅雪,那就是打邹老的脸,谭果还在病房里,如果说林枫绑架未遂,再有邹老在上面施压,估计林枫都能被弄到牢房里待几天。

“你凶我?”史珍珍一愣,然后像是吃了炸药一般,对着林正寅就叫骂起来,“你竟然护着这个狐狸精!林正寅,你是不是就喜欢这些娇滴滴的小狐狸精?”

骂完之后,史珍珍突然向着病床上的梅雪扑了过去,“我打死你这个小狐狸精,勾引我儿子不成就勾引我老公,我呸,老娘今天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谭果动作迅速的将扑过来的史珍珍挡了下来,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林正寅,这分明就是个母老虎,而且还是有神经病的母老虎。

“你是谁?给老娘让开!”史珍珍不解的看着挡在前面的谭果,忽然想起来林正寅中午就是和谭果一起吃饭的,再看谭果这年纪轻轻的模样,史珍珍眉头一皱,尖声逼着道:“说,你和我老公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故意勾引我老公,就你这年纪还能开公司,我呸,我看你就出来出来卖的三陪吧,仗着年轻整天出来勾引男人。”

生平第一次林正寅有了想要离婚的念头,一把抓住嚣张跋扈的史珍珍,用力的将人给拉扯了回来,抱歉的看先床边的谭果,“谭小姐,实在抱歉,那笔贷款既然海运公司急需要,我努力一下,争取给你先贷款两个亿。”

之前林正寅打算给谭果发放一个亿的贷款,做为交换条件,谭果去法庭撤诉,如今林枫被艾东利用绑架了梅雪,还被谭果撞见了,为了给林枫善后,也算是给邹老一个交代,林正寅只好将贷款金额提高到两个亿。

被拉扯的一个踉跄,史珍珍刚要发火就听到林正寅给谭果贷款两个亿,一下子就炸了起来,一把抓住霖正寅的衣领,泼辣的叫骂起来,“姓林的,你什么意思?之前我让你给我贷几千万出来,你都不答应,现在你给这个狐狸精贷款两个亿,林正寅,你是不是看上这个骚狐狸了!你们当着老娘的面就敢勾搭不清!”

“你给我住嘴!”史江气急败坏的一巴掌打在了史珍珍的脸上,这个蠢货!她难道不知道一旦谭果揪着这件事不放,不单单影响了史家和林家的名声,关键是林枫会被牵扯进去,绑架未遂,这可不是小罪名!关键背后还有邹老在,这件事真闹大了,吃亏倒霉的绝对是史家和林家。

怒扇了史珍珍一巴掌之后,史江正色的打量着谭果,外人都传她是秦豫包养的小情人,但是就凭着谭果单枪匹马能在海运公司站住脚,将邝财这些董事都压住了,这个女孩子就不容小觑。

“谭小姐抱歉了,我这个妹妹脑子不清楚,我替她向你道歉。”史江温和一笑,看起来就像是性情温和的长辈,“梅雪小姐这件事纯粹是误会,为了表示歉意,这件事我们史家会出面解决,我保证以后没有人会再为难梅家。”

“史部长客气了,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不过我看令妹脾气不小,我这个人皮粗肉厚的倒没什么,被连累了梅家,毕竟有些事一旦发生了,后悔就太迟了。”谭果笑着接过话,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狰狞着表情被打蒙的史珍珍,天知道这个老女人会做出什么事来,她要是用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梅雪,以后再道歉都太迟了。

林正寅没有想到谭果对梅雪如此在意,此刻正色的开口:“谭小姐你大可以放心,我保证没有人会伤到梅家。”

其实别怪谭果将丑话说在前面,此刻不管是史江还是林正寅都感觉史珍珍这个脑子不好的,绝对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果真等离开医院,坐到车子上,史珍珍就叫嚷起来,“大哥,你还是不是我大哥?你竟然帮着那个狐狸精!”

“史珍珍,我郑重的告诉你,你如果敢对梅雪动手,我就代替妹夫和你离婚,而且日后你就不是史家的人。”史江实在懒得理会脑子不清的妹妹,此刻他是真的感觉林正寅这个妹夫涵养是真的好,“小林,以后如果珍珍再敢这么胡闹,你尽管离婚,就当我们史家没有这个女儿。”

史珍珍不看相信的看着面色严肃又认真的史江,第一反应自己大哥脑子是进水了!打了自己一巴掌不说,还帮着外人挤兑自己这个亲妹妹,不过史珍珍再没有脑子她也知道,自己能这么嚣张跋扈,依仗的就是史这个姓,如果真的被赶出家门,那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看着史珍珍终于消停了,林正寅和史江同时松了一口气,可是两个行事谨慎周全的男人根本没有想到史珍珍内心的想法,不能对付梅雪那个贱人就不能对付吧,反正不过是个开饭馆的小贱人,相信小枫也看不上眼,以后给小枫多找几个漂亮小姑娘就行了。

史珍珍低着头,遮掩住眼中的嫉恨之色,都是谭果那个贱人!一开始让大哥丢了面子不说,今天还害得自己被打了一巴掌,还敢从林正寅那里贷款两个亿,呸,不要脸的贱人,在南川勾引了秦豫不说,现在还敢勾引林正寅,反正大哥说了不能对付梅雪,可没有说不能对付谭果这个贱人!

原本蓝海市的人都等着谭果资金短缺,然后他们趁虚而入的吞并赵家海运公司,毕竟在蓝海这地方,还是史家说了算,邹老虽然能力不小,但是总不能明着帮谭果,至少资金短缺这一块,谭果就要靠林正寅,这可是林家的女婿。

谁知道派出所这出闹剧之后,大家都知道林正寅为了抹平这件事直接贷了两个亿给谭果,算是暂时解决了资金短缺的问题。

“爸,你说事情怎么就这么巧了。”艾东挫败的开口,原本他就是想要教训教训梅雪出出气,但是因为忌惮邹老,所以艾东故意怂恿林枫出手,反正林枫就是个纨绔,他真的将梅雪玩弄了又怎么样?

难道邹老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孩子对林枫出手,那样史家肯定不会罢手,谁知道事情就这么巧,最终倒是让谭果捡了便宜。

艾元鸿喝着茶,看着气愤不甘的儿子,悠然的笑着,“东这件事就告诉你,有些时候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不要以为自己部署的滴水不漏就万事大吉了,很多时候往往就是一个小疏漏,一个小人物会让你满盘皆输。”

自己这个儿子还是太嫩了,行事太过于冲动了一些,不过好在自己还能看着他,让他好好磨练磨练,艾元鸿继续开口:“蓝海市多少人看不起谭果,认为谭果会被邝财他们生吞活剥了,可是到如今,谭果依旧好好的,邝财这些董事被压的死死的,史家丢了大脸,林正寅给了谭果两个亿的贷款。”

“是我小看了谭果。”艾东此时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轻敌了,谭果是单枪匹马闯入虎穴了,偏偏她混的风生水起。

今天林正寅承了谭果这个人情,日后史家就不方便明目张胆的对付谭果了,毕竟谭果也算是放过林枫一马,否则这事一旦闹起来,林枫绝对是绑架未遂,有邹老在后面坐镇,牢狱之灾只怕免不了。

“不过不用着急,邝财他们不会罢休的,在利益面前,这些大野狼早晚会将谭果给撕碎掉,东,你记住身为一个领导者,一个上位者,你需要的是将自己放在棋局之外,你是下棋的人,而不是棋盘中的一个棋子。”艾元鸿打算将谭果这件事就交给艾东来处理,正好磨练磨练儿子的耐性,他行事太过于急切了,“赵紫菲是赵家的私生女,她都不急,我们这些外人又何必着急。”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码头被破坏的机械设备都已经修好了,吴志诚这些捣乱的员工都被谭果一锅端了,正好换上了从部队退下来的这些老兵,至少不存在消极怠工的事情发生。

“你们要干什么?”码头这边一看到几十号人浩浩荡荡的过来了,门卫这边立刻戒备起来,这几个看守大门的也是从部队退下来的。

当初伤的太重,右腿从大腿处截肢了,身体根本不能干重活,于是史前就将他们安排在门卫处,平日里很清闲,一个月工资也有三千多,而且还有五险一金,各种奖金也没有算,比起一般工作好太多了。

“邝董事,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是不是打算不认账?”领头的胖子恶狠狠的开口,指了指自己身后的男人,“我可是带律师过来了,今天我的货物如果不能出港,你们必须按照合约兑付赔偿金。”

“你们还不将门打开,没有看到这些事公司的客户吗?”邝财冷哼一声,对着几个门卫怒斥着,“耽搁了公司的生意,你们赔得起吗?”

吴志诚这些人都被谭果一锅端了,这等于将邝财他们的爪牙都给砍断了,没有了这些手下,他们行事处处受牵制,偏偏又不敢对谭果用武。

谁知道谭果是不是秦豫派过来试探的棋子,他们一旦动了谭果,到时候被秦豫名正言顺的报复了,而谭果不是一个弃子,那他们岂不是吃大亏了。

几个门外并不会被邝财的凶相吓到,他们在码头工作,自然也知道谭果和这些董事不和,此刻根本不理睬邝财,“你去通知史秘书。”

“信不信我立刻将你们给开除掉!”邝财气的够呛,若是以前,他早就让吴志诚将这些刺头给收拾了,现在只能站在这里受气,越想邝财越是不甘心。

“好了,就等一会。”姚董事冷静的开口,和这些小人物计较简直掉价,他们要找的人是谭果。

五分钟之后,史前大步走了过来,胖脸上是热情的笑容,“呦,原来是各位董事还有我们公司的大客户,抱歉抱歉那,码头这边的机械设备之前被人为破坏了,所以现在看守的比较严格,杜绝那些阿猫阿狗的人进来搞破坏的可能性。”

被史前讥讽为阿猫阿狗,邝财气的铁青了脸,刚要开口反驳却姚董事一把拉住了,“史秘书,这几位都是公司的客户,他们不放心码头的货物,所以想要亲自看着这些货物出港。”

“哼,之前谭老板可是说了让我们等两天,现在两天时间已近到了,她该不会逃走了吧?”带头的胖子大嗓门的嚷了起来,“在商言商,如果耽搁了我们货物出港,可别怪我们按照合约行事。”

“哈哈,各位放心,我们谭老板才拿到了银行的两个亿贷款,如果我们真的违约了,也绝对有足够的钱赔偿给各位。”史前嘿嘿一笑,侧身让众人进来,“不过如果我们能按时发货,以后还请各位继续关照我们的生意。”

而这边史前刚打算招呼众人,却见几辆汽车停到了大门外,众人回头一看,嗬,省的大人物基本都到场了。

“邹老,这个项目是你一手负责的,刚好今天邻省的同志来我们这里参观学习,这不我们就一起过来了,想来在邹老的领导下,海运公司日后肯定会蒸蒸日上。”史国柱皮笑肉不笑的奉承了邹老两句。

省因为有南川市的存在,绝对算是全国经济最强的身份,今天参加会议的这些领导们原本是要去南川的,毕竟蓝海市也就一个海运公司能拿得出手,若不因为蓝海是省会,早就被南川压的抬不起头了。

之所以会先来蓝海,那也是习惯使然,毕竟你来省的南川市学习,却直接绕过了省的省委,一个招呼都不打,这就太失礼了,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被史国柱给利用了,竟然将他们先带到海运码头来参观了。

邹老和史国柱之间的明争暗斗,大家都心知肚明,赵家出事,邹老力挺秦豫接手了赵家,谁都知道这么短的时间里海运公司肯定还是一团乱,这个时候史国柱说什么来这里参观,根本是故意落邹老的面子,但是这是阳谋,邹老也不好组织。

“小史啊,没有事先打招呼,就是要看最真实的海运码头。”负责经济的领导笑着上前和史前寒暄了两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

妈的,说的好像你们不知道一样!史前心里头满是不屑,今天如果这些货物不能出港,这些人一旦闹起来,连律师都带过来了,然后邹老这些领导都在这里,还有邻省的一些领导在,这丢的就不是谭果的脸面了,根本就是打邹老的脸。

“各位领导前来真是让我们公司蓬荜生辉,哈哈,这些都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因为我们才接手公司,有些客户心里头也不放心,这不想要眼见为实,各位领导快请……”史前绝对是个老油条,一边走一边介绍着海运公司的各种先进设备,然后是公司的前景展望。

看着黑压压一片走在前面的人,邝财快速的向着史国柱的秘书靠近,“请领导放心,现在港口就两艘货轮,其他船都在海上待着呢。”

谭果要将这些货物出港,那也要有船来转载货物,之前邝财一直隐忍着,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原本预定到港的五艘货轮根本不会按时回来,他倒要看看谭果怎么将码头的这些货物运输出去。

因为邹老都来了,谭果自然不能躲清净了,只好接替了史前的未知亲自接待各位重量级的大领导,“这边是已经装载好的货物,等集装箱轮抵达港口之后,这些集装箱就会装船运输出去,左边B区是散货堆积的地方,谷类或者煤、矿沙这些大宗散货都停放在B区域。”

别看谭果平日里懒得很,将事情都交给史前处理,但是因为赵家是谭亦亲自交代下来的,谭果倒也花了心思,“我们公司投入最大的就是滚装轮,东部地区所有的汽车进出口都是由我们公司负责,等公司稳定之后,我们打算将增添成品油轮和原料油轮。”

听到谭果的话,邝财不屑的冷嗤一声,哼,这个女人胃口还真不小,当初就是赵家人还活着,也不敢妄想增开原料油轮,倒不是因为资金不够,而是原料油轮在公海的时候太危险,谁知道会不会被打劫,那可是最值钱的原油,这些基本都是由国家掌控的,谭果竟然还想搀和一脚,真以为自己是海运公司的总裁了。

“谭小姐,我们的货物什么时候能上船出海,客户那边都已经催了。”胖子不怕死的嚎了一嗓子,明显是拖谭果的后腿,“我可不管你公司运营的好不好,我只需要我的货物能及时出港然后交到客户手里头,如果出了问题,你可得按照合约上写的十倍赔偿我们。”

“对,还有我们也是,今天可是合约的最后一天了,到现在除了两艘普通货轮之外,我可没有看到大型的货轮。”另一个客户得到邝财的指示也跟着叫嚷了起来。

“各位请放心,刚刚我已经联系过了,还有半个小时所有货轮都回准时进港,绝对不会耽搁大家的时间。”谭果笑着说了一句,转身看向邹老等人,“现在日头大,有些晒,各位领导不如来会议室这边喝杯茶,等货轮来了再出来。”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这会他们都看出几分玄机来了,邹老笑着招呼着众人去会议室这边,一副坦然的模样,似乎完全相信了谭果的保证。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邝财几个董事莫名的有点心焦,不过想到货轮上的船长和船员都是他们的死忠手下,悬着的心又跟着放了下来,在公海遇到恶劣天气,或者货船突然出现了故障,或者是碰到海盗了,反正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到时候他倒要看看如何交差。

史国柱听了秘书的话,知道几艘轮船都不可能按时回来,也跟着笑了起来,心情极好,今天邹老丢了这么大的脸面,日后他还有什么资格对省的工作指手画脚的。

“半个小时已经快到了,不如我们出去看看。”有人等的心焦,这会议室的气氛明显不对劲,充斥着火药味,再待下去感觉呼吸都困难了。

还有五分钟就到时间了,谭果回头看向邝老,笑着开口:“邝董事,之前出海货轮这一块的联系都是由你负责的,你去联系一下,看看船到哪里了。”

邝财看白痴一样看着谭果,不过面上倒也装着,“行,我现在就联系一下。”

可是当谭果陪同众位领导都站在外面等着即将归航的货轮,邝财慢悠悠的开口:“抱歉了,谭小姐,估计通信讯号出了点问题,暂时联系不到船长他们。”

在场的众人一听这话,心里头就咯噔了一下,转念一想又都明白了,谭果毕竟是初来乍到,邝财他们在海运公司经营了这么多年,那些船长和船员只怕早就被他们收买了,现在他们不按时回来,那码头这边的货物就没办法准时出港。

“谭小姐,你不是说我的货物能准时出港吗?现在怎么办?”

“对,我们的可都是些出口的蔬菜和水果,这一耽搁下来,客户一旦拒收,我不但要赔偿客户巨额的赔偿金,而且这些货物也都坏了。”

“我不管了,如果你们公司不能按照合约行事,要不就十倍赔偿我们,要不我们就法庭上见!”

一听联系不到货轮了,以胖子为首的十多个人顿时叫嚷起来,纷纷要找谭果要个说法,胖子更是向着邹老走了过去,“老领导,您好,您可要给我们做主啊,这些货物一旦不能按时交货,我们的损失就大了啊。”

众人一看胖子开头了,也不找谭果讨要说法了,纷纷向着邹老围拢了过去,一个一个苦着脸哀求邹老给他们做主。

“各位放心,只要合约在,我相信谭果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邹老依旧笑呵呵的开口,看起来并不担心。

眼瞅着既定的时间已经到了,可是码头根本看不到货轮的影子,邝财等几个董事得意的笑了起来,史国柱老脸上同样露出了笑容,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邹老,他倒要看看邹老怎么收场。

可是就在这时,汽笛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邝财表情一变,史国柱脸上的笑容也是僵硬住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船回来了,刚刚还围着邹老求他做主的胖子等人错愕的回头一看。

五艘货轮准时回到了港口,而码头上的工人们都喜上眉梢,随后快速的回归到自己的岗位上,机械轰鸣的声音响了起来,所有货物有条不紊的装载上船了。

胖子这边十多个人一下子就垮了脸,之前邝财为了算计谭果,所以才找了胖子这些人,他们哪里真有什么货物,不过是为了合约上的十倍赔偿金,所以随便弄了石头沙土什么的,然后将货物的价格使劲的往上抬。

需要运输的货物价格高了,运费自然也就高了,当然,十倍的赔偿金就更高了,所以为了拿到巨额的赔偿金,这些滥竽充数的货物估计就一两万块钱,但是签订合约时,价格都涨到了几百万。

而胖子为了多赚十倍赔偿金,他更是将价格提高了三千多万,三千多万的货物,赔偿金那就是三个亿啊,虽然要给邝财他们分一部分走,但是自己也能赚个几千万。

可是如今货轮准时到港了,运费可就是三百万那,胖子一下子垮了脸,他们可不是什么大客户,这一下赔出去了三百多万,胖子悔的肠子都青了。

“怎么回事?”邹老这才低声问着一旁的谭果。

而邝财也顾不得其他了,一把抓住一个从货轮上下来的船员,“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都漂在海上吗?谁让你们回来的。”

船员回想起刚刚的一幕,还有些的惊魂未定,哆哆嗦嗦的开口:“当时船长下令停航了,可是谁知道有两家直升机突然飞到了船上面,从上面下来一批荷枪实弹的黑衣人,他们用枪抵着船长的头,所以我们只能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