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全面打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有佘政接手,可是史珍珍的尸体在佘政到达蓝海市的这一天就已经火化了,尸检结果也只很粗略,只检测出了史珍珍是被毒杀的,而且这是一种新型的毒剂红R,目前只在国外出现过几次。++

“林行长节哀顺变。”前来殡仪馆参加道别仪式的佘政此刻正在一旁的休息室内,一个早上的时间差不多所有宾客和亲朋好友都已经离开了。

“佘队长有什么要问的尽管开口。”林正寅这段时间的确很疲惫,他虽然不喜史珍珍,但是这毕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没有夫妻情分,但也是纠缠了他大半辈子的人,就这么不明不走的走了,林正寅心里也不好受。

“有什么可问的,给我妈下毒的凶手就是谭果!”怒气声响起,从门外走进来的林枫阴沉着眼神,估计是没有睡好,眼睛里充满了红血丝,头发凌乱,穿着黑色的西装,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阴郁之色。

“小枫,不要胡说!”跟着进门的林寒斥责了一句,抱歉的对着佘政点了点头,“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我妈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我难道说错了吗?”林枫愤怒的喊了起来,眼神扭曲,表情狰狞,看向林寒的目光也充满了仇恨,一字一字阴森森的开口:“害死妈的毒药只有国外才有,说什么王旭阳给谭果的酒杯里就下了红R,这是骗谁呢?王旭阳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毒药,又怎么可能害我妈?分明就是谭果报复王旭阳,所以才故意用红R诬陷他,只有谭果这个凶手才有毒药!”

其实关于红R的事情,谭果打过电话给林寒解释过,当初史珍珍被害之后,特调一局的人拿过一部分香槟酒去化验了,那个时候没有人想到这是致命的毒药,所以谭果那里才有一部分红R陷害了王旭阳。

因为打算诚心和林家合作,谭果也透露了洪旺还活着的消息,差一点就被烧死在医院里,逃过一劫的洪旺也丝毫不敢隐瞒,他这个人最为好色,之前就觊觎姚总很长时间了,但是两家家世相当,洪旺就算心里头再想,也没有机会下手。

这一次史珍珍找到洪旺,只说在姚总香槟酒里下了助兴的药物,洪旺原本就惦记着姚总,如今碰到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愿意放过,谁知道洪旺在28房将衣服都脱了,越想越兴奋,刚好听到敲门声,以为是姚总来了。

谁知道上门的是史珍珍,喝了香槟酒的姚总被保镖接走了,史珍珍气的够呛,来房间通知洪旺去姚总的别墅堵人,反正她已经喝了助兴的酒,不找男人是没办法解除药性的,洪旺过去正好。

洪旺风流成性,早就肾亏了,所以为了尽兴,在房间里就吃了两颗小药丸,这会一听姚总跑了,洪旺眉头一皱,药性也跟着上来了,一股子邪火没处发泄。

史珍珍虽然又胖又泼辣,可至少是个女人啊,洪旺在药性之下根本顾不得其他了,史珍珍也恼火林正寅和自己冷战,还护着姚玲。

一怒之下早就有出轨前科的史珍珍就半推半就的顺从了红旺,谁知道衣服都脱了,史珍珍突然暴毙,将洪旺吓的屁滚尿流的跑了出去,最后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我知道你们都护着谭果那个贱人!”林枫目光愤怒又失望的看着无动于衷的林正寅和林枫,双手攥紧成了拳头,目光里充满了嗜血的仇恨。

之前徐家酒吧的事情,林枫是亲眼目睹了事情的经过,他自然知道王旭阳在酒里下了药,但那只是助兴的小药丸,会让人亢奋,都算不上是毒品,最多让人精神兴奋,吃多了才会有点神志不清。

可是谭果竟然诬陷王旭阳用红R给自己下毒,林枫从艾东那边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迫不及待的将消息告诉了林正寅和林寒,这摆明了谭果就是杀人凶手,否则她手里头怎么会有红R,怎么拿到的毒检报告。

可是让林枫失望的是,自己的父亲和大哥根本不相信他所说的话,还斩钉截铁的说谭果不会是凶手,更让林枫这段时间留在家里,不要和艾东他们过多接触。

越想越失望的林枫不明白的看着林正寅和林寒,不懂他们为什么要护着谭果,那个贱人给他们下了什么**药,让他们连妈的死都不管了,还维护一个下毒的凶手,既然他们不报仇,自己会给妈报仇!

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林寒,林枫愤怒的跑了出去,看着暴怒离开的儿子,林正寅头痛的揉了揉眉心,这个小儿子太偏执了,认定谭果是凶手之后根本听不进去其他的话,而正因为林枫的性格,一些机密情报林正寅也不敢告诉林枫。

出了殡仪馆之后,林枫开车直奔史家而去,今天早上史家自然也来了人,可是林枫能感觉出自己父亲和大哥的冷淡,这让林枫更为愤怒,握着方向旁的手用力的攥紧,眼中凝聚着刻骨的仇恨。

“大舅。”今天是周六,史家大部分人都没有上班,看到客厅里的史江,林枫喊了一声,脸上依旧带着没有消除的仇恨。

“小枫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你外公刚刚还说起你,这会上楼休息去了。”史江起身快步迎了过来,拍了拍林枫的肩膀,关切的开口:“身体好点没有,你爸当时下手也太狠了,你妈妈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要保重身体,你妈生前最不放心的就是你这个小儿子。”

从大舅身上感觉到久违的关心和温暖,林枫一下子红了眼眶,抓住史江的胳膊,嘶哑着声音开口:“大舅,我知道害死我妈的人就是谭果,可是我爸还有我哥却依旧护着谭果!”

事到如今,林枫才知道自己这个林少在蓝海市耀武扬威这么多年,可是一旦失去了父亲的支持,他根本什么都不算,林枫不是没想过找人撞死谭果,可是不管他价格开到多高,蓝海市就没有一个人敢接活。

之前那些朋友倒是都安慰他,可是一听到他要找谭果报仇,这些人神色都变了,一个个生硬的转移话题,根本不愿意帮林枫的忙,如今林枫只能找史家来帮忙报仇。

听到林枫的怨言,史江眼神微微一变,这一次林寒回来,虽然也来了史家,但是待了半个小时就离开了,史江明显感觉出林寒的变化,史国柱也有同样的感觉,这让史江不由想起去年林寒外放到地方工作的情况。

林寒虽然是林家的人,但也算是半个史家人,而且林寒在小辈里算是极其出色的,史江当初就想好好培养林寒,打算让他去蓝海市下面的县城工作,林寒拒绝了,说他想下去历练,留在蓝海市起不到任何效果。

史江想想也对,毕竟有史家的面子在,没有人敢和林寒过不去,所以史江就打算让林寒去省的其他市,一来远离了蓝海可以真正的磨练林寒,二来他也在史家的掌控之下。

谁知道林寒还是拒绝了,最后去了云台省这个全国有名的贫困省份不说,工作的县城还是云台省最穷的县,这根本就不是磨练了,分明是要脱离史家的掌控,史江当初就警觉到了不对劲。

可是史国柱却认为史江想多了,林寒是他的外孙,有史家这样的大背景摆在这里,林寒怎么可能背离史家,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道理谁都明白,柯今天史国柱突然也对史江开口,林寒这个外孙的心大了。

此刻听到林枫抱怨林寒维护谭果,史江眼神变了又变,因为史珍珍的意外死亡,史国柱的名声有碍,而孙学军这段时间极其活跃,林寒私下里还和谭果见过面,史江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大舅,你借些人手给我,既然他们不给我妈报仇,我这个当儿子的亲自动手!”林枫恶狠狠的开口,目光里充满了凶悍的煞气,林家靠不住了,他还有外公家!

安抚的拍了拍林枫的肩膀,史江斟酌一番后才劝道:“小枫,父子没有隔夜仇,你或许是错怪你父亲了,这样吧,这段时间你多留心一下你父亲和大哥的动向,如果他们真的在维护谭果,不需要你动手,大舅就不会放过害了你妈妈的凶手。”

“好,大舅,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林枫明白的点了点头,没有证据大舅的确不相信自己,那自己就找到相关证据!到时候有大舅出手,谭果那个贱人必死无疑!

史珍珍的丧事结束后,林正寅也恢复了日常工作,秦豫和谭果再次来到林正寅的办公室,“林行长,这是我们申请贷款的相关件和资料。”

“行,申请资料放在这里,我会尽快审阅的。”林正寅点了点头,又和谭果秦豫谈论了一下风帆海运的一些情况,一方抛出橄榄枝,一方有意交好,交谈自然就格外顺利。

其实史珍珍没有去世之前,林正寅其实也存了离开史家的念头,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但是史珍珍的死亡,让林正寅对史家失望了。

林正寅心里头明白没有史家的纵容,幕后黑手不可能借着史珍珍的手暗害谭果,而且出事之后,史家的不作为也让林正寅心寒,案子没有查清楚,史家却迫不及待的要将尸体火化,不是为了让死者入土为安,而是不愿意让佘政继续查下去。

要暗害谭果的幕后凶手和史家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要对付谭果,所以在史珍珍这个女儿死亡之后,史家不追查凶手,反而保护凶手,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借着幕后人的手继续对付谭果。

当然,真正让林正寅下定决心的还是和林寒的交谈,他从不知道自己这个长子竟然早就存了离开史家的念头,难怪小寒当初选择去了云台省工作。

而从林寒口中得知了史家的一些机密,任何一个家族都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东西,想要往上爬,就要踩着别人的尸骨,这一点林正寅明白,他多少也看出史家的另一面并不干净。

可是林正寅不知道史家的手这么狠、心这么黑,为了踢开那些绊脚石,多次买凶杀人,而艾元鸿正是帮凶之一,为了敛财,玩弄权术和手段,将省的几家国营大型企业用偷梁换柱的方法底价卖了出去,史家这样黑暗的事情太多太多……

这些机密一旦被人查出来,史家必定万劫不复,而和史家是姻亲的林家必定也会被牵连,史家既然不仁在先,林正寅也不打算为了史家赔上林家。

所以这一次谭果前来贷款,林正寅态度极好,他也知道秦豫打算收购邝财他们手里头的股份,完全的掌控赵家,因此开口道:“第一期的两个亿会在这个星期发放下来,后期的三个亿我争取这个月之内落实。”

等谭果和秦豫离开之后,林正寅叫来了秘书,将谭果留在这里的件递了下去,“让各部门尽快审核这份件,有任何问题直接通知我。”

“是,我知道了。”秘书明白的点了点头,接过件后就离开了林正寅的办公室,当回到自己座位上,秘书打开件一看,眼神沉了沉。

半个小时之后,秘书直接向着卫生间走了过去,确定没有人之后拨通了一个隐藏号码的电话,“是,谭果和秦豫刚离开林行长的办公室,对……贷款金额是三亿,属于利息最低的那一种……”

史江这边接到手下传递过来的消息之后,脸色阴沉的骇人,以秦豫行事的狠辣,要想拿下赵家,用武力根本不行,只能用阳谋,最好的手段就是从资金上卡死秦豫。

难怪之前秦豫要收购邝财这些董事手里头的股份,史江还以为是秦家暗中支持秦豫了,外界虽然在传秦老爷子和秦豫决裂了,但是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史将没有想到竟然是林正寅背叛了史家!

林正寅!史江眼神阴沉的骇人,从林寒的态度,再到林正寅给谭果贷款,史江已经完全可以肯定林正寅倒戈了。

为什么?史江是真的不明白林正寅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因为珍珍的死,可是林寒去年就去了云台省,史江阴沉着眼神,难道说去年之前林正寅就有了这个打算?而珍珍的死给了林正寅最好的借口。

当然史江也明白在史珍珍这件事上,史家做的的确不地道,他们是存了利用史珍珍的手来对付谭果的用意,这样成功了,查起来那也是怪罪林家;有史家善后扫尾,查不出来就更好了,谁知道最终变成这样。

当天晚上史江在史国柱的书房里密谈了两个多小时才离开,第二天,林枫通过艾东的手拿到了微型的监听设备,然后偷偷的安装到了林正寅的手机里。

……

“三位一起来找我真是稀客。”风帆海运的行政大楼坐落在闹市区,旁边就是繁华的商业区,谭果来到咖啡厅就看见已经坐在一起的三人。

“我一直奇怪阿豫为什么会爱上你,现如今倒是明白了。”赵紫菲妖娆一笑,身体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丰满的胸口在黑色紧身职业装的包裹之下似乎要弹跳出来,让经过的男客人都忍不住的瞄过几眼,这样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大美女太惹眼了,看得人口水直流。

黄幽纹目光晦暗了几分,随后又恢复了一贯温柔舒雅的一面,笑着看向坐下来的谭果,“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口味的咖啡,所以就随便点了一杯。”

而三人里唐毓婷的表情最为复杂,似乎很惊喜,但是想到谭果的态度,又显得有些紧张不安,想要和谭果相认,可是她的表情太冷淡,唐毓婷只好作罢,只是目光一直停留在谭果身上。

“关于之前的绯闻,我很抱歉。”黄幽纹声音柔和的开口,之前她和秦豫的绯闻闹的沸沸扬扬,还不等黄幽纹做出任何反应,秦豫竟然连夜开车赶往蓝海市亲自给谭果解释。

这让得到消息的黄幽只感觉满心的苦涩难堪,秦豫在南川的名声并不好,被一个小保姆迷花了眼,和秦家几乎断绝了关系,甚至为了秦果将自己老子的双腿都给打断了。

秦豫此人行事太过于绝情狠辣,不少人背后嘀咕秦豫说是龙虎豹保全公司的总裁,其实就是个黑社会头头而已,难登大雅之堂。

可是在黄幽纹看来秦豫纵然有千般不好,可是他对谭果是真的好,掏心掏肺的好,为了谭果拒绝和黄家的联姻,为了谭果将自己所有财产都转移到了她的名下,不想让谭果误会,亲自开车赶往蓝海市给她解释,对一个女人而言,这辈子有这样一个男人护着你疼着你爱着你就足够了。

“不用道歉,秦豫都和我说了,那些暧昧照片都是P合成的,罗助理已经将律师函发出去了。”谭果不在意的一笑,那些报道了绯闻的杂志社和报纸都被秦豫以损毁名誉为由递交了律师函,相信以后这些媒体再也不敢随意乱报道了。

一时之间,不管是黄幽纹还是唐毓婷,甚至赵紫菲脸色都有些的难看,他们一个是秦豫的青梅竹马,甚至算是初恋情人,一个和秦豫有过婚约,一个对秦豫一见钟情。

可是此刻三个女人心里头五味杂陈着,谭果并没有任何炫耀的成分,可是她的笑容,她坦荡的眼神,无一不说明了秦豫对她的感情。

“要说我,我们和阿豫都是有缘无分,估计他就喜欢谭果这类型的,看起来宜室宜家,狠起来和阿豫有的一拼,我们啊就是太温柔了。”赵紫菲自嘲一笑,风情万种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看起来已经将对秦豫的感情放下来了。

“谭小姐,我今天约你是为了工作的原因。”黄幽纹收敛了不该有的感情,这个独立在国外开办公司的女孩,看起来温柔,却也不容小觑,“之前爷爷说我行事太过于柔软,国的公司规模不大,我还能处理,一旦公司规模扩大,我只怕压不住下面的人。”

黄家不得不放弃和秦豫的联姻之后,黄幽纹说服了黄老爷子将黄家之前准备吞并赵家的资金无条件的借给了秦豫,唯一的要求就是让黄幽纹以秘书的身份跟在秦豫后面学习。

只可惜绯闻的事情闹出来之后,秦豫来了蓝海接手了赵家,黄幽纹只好也来了蓝海,至于赵紫菲原本就是赵家的人,虽然她是私生女,但也算是赵家的骨血,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

赵紫菲虽然不能接手赵家,但是她要求进入赵家工作完全是合情合理的,但是赵紫菲心里却清楚,如果找秦豫开口,十有**会被拒绝,秦豫不会顾及什么名声,所以赵紫菲只能从谭果这里入手。

至于唐毓婷还是为了谭果而来,毕竟从“血缘”关系而言,谭果和唐毓婷是双胞胎姐妹,见个面喝点咖啡,沟通一下姐妹情完全是正常。

谭果眯眼笑着,说实话不管眼前三个人有什么目的,谭果都不打算接招,“黄小姐如果要学习的话,我可以让秦豫重新给你安排一个人,水平至少有罗助理那样的,至于赵小姐,我很抱歉,即使是邝董和姚董他们,秦豫已经打算收购他们手里头的股份了,所以赵小姐,风帆海运是不会让你来上班的。”

原本以为谭果好说话,谁知道她和秦豫真是一路人,一点情面都不讲的就将两人拒绝了,黄幽纹表情更加暗淡。

赵紫菲脸色一沉,高傲的脸上多了一抹毫不掩饰的怒气,“谭果,我们只是通知你一声,而不并不是请求你,我赵紫菲是赵家的人,我回赵家的公司上班,我倒要看看谁拦得住!”

谭果虽然将码头工作的吴志诚他们都换下来了,但是公司里还有很多都是赵家的老人,尤其是船上工作的那些人,赵家海运公司能顺利经营下来,靠的就是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关系。

有些线路并不是说你买一艘货轮就能跑海运了,那也要看看国外那些地方势力愿不愿意让你的船通过,让你的船靠岸,海运说到底就是黑道上的关系。

谭果如果苛刻赵紫菲,不单单会引起赵家内部的大动荡,几条国内海运线路还有国外的海运线路,那些势力只怕不会买谭果的帐,赵紫菲回归赵家后,那些势力看在赵家唯一骨血的份上,也不会刻意刁难谭果。

“谭小姐,这是我当初和秦总裁达成的协议,他亲自教导我经营公司,黄家无偿提供资金给秦总裁过渡。”看起来温柔的黄幽纹也亮出了利爪,秦豫根基太薄弱,他吞下赵家资金这一块绝对很吃力,尤其秦豫还要收购其他股东手里头的股份。

这种情况下,如果黄家撤资,在黄幽纹看来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而且目前为止,省的各方势力也都在旁观着,大家并没有出手,如果谭果和秦豫这么不识相,一旦各方势力联合起来打压,别说赵家的公司了,秦豫能不能保住龙虎豹都是一回事。

“三位是要和我宣战吗?”谭果目光依旧温和,带着婴儿肥的脸颊上笑容依旧,可是出口的嗓音里却含着铮铮杀气。

赵紫菲冷傲一笑,也不再掩饰对谭果的轻蔑和对秦豫的野心,“大家各退一步,各自安好,如果谭果你一意孤行,我不介意动用一点关系。”

黄幽纹声音依旧柔和,可是态度却格外坚决,“当初合约上写的很清楚,黄家无偿提供资金,我跟在秦总裁后面学习,如果你们毁约,黄家会依照合约撤回所有的资金。”

“谭果,只要你回到唐家,爸妈会不惜一切代价支持你和豫哥的。”唐毓婷倒是表明了态度,和黄幽纹、赵紫菲划清了界限,但是话语里的威胁意味也很明白,唐家帮忙的首要条件是谭果愿意回到唐家。

“既然如此,我拭目以待!”谭果笑着站起身来,丢下一句话之后,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了,似乎根本不将三个女人的威胁放在眼里。

别看今天在咖啡厅里是四个女人之间的较量,可是四个人却同样代表着四方不小的势力,而省各个世家似乎达成了统一意见,当谭果离开咖啡厅之后,各方人马同时施压。

黄家派出了律师带着合约亲自找到了秦豫,要求撤销黄家支持的大笔资金,秦家也放出消息,不打压也不帮忙,毕竟秦豫之前打断了秦翰兆这个父亲的腿,众人推测秦老爷子第一次不帮秦豫这个孙子,也是存了几分惩戒的意味。

至于唐家在新闻发布会公开了谭果的身份之后,这一次倒没有出手打压秦豫,但也没有帮忙,只是旁观者。

可是黄家、青竹帮,还有省的其他几个势力却联合起来,一时之间,秦豫和谭果就如同坐在一艘独木舟上,面对的却是巨浪海啸,谁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支撑住。

“秦总裁,我们愿意按照市场价将手里头的股份卖掉。”会议室里,此刻邝财五个董事带着各自的律师,十多个人都坐在会议室里,秦豫和谭果坐在主位上,今天要谈的就是股份转让的事情。

“可以,这是实现拟定的合约,各位可以看一下,没有问题的话,签字之后立刻生效。”罗非鱼将事先准备好的件分发了下去。

姚董事和邝财五人先仔细看了看,然后交给了身后的律师,按照合约来看并没有任何的问题,秦豫和谭果也没有刻意压低股价。

“只要资金到位,我们马上就可以转让手里头的股份。”律师仔细看过合约,确定了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姚董事缓缓开口,赵家的公司已经被各方势力开始打压了,公司的股票已经有了下跌的趋势。

当然,他们会见股票卖给秦豫,并不是为了怕股价下跌而亏本,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消耗秦豫手里头的资金,将姚董事他们手里头的所有股份都买下来,按照市场价的话秦豫至少要一次性拿出四个亿。

短短半个小时,秦豫面色冷静的转了帐,姚董事他们也签署了合约,如今的风帆海运已经是秦豫的一言堂,除了市面上的一些散股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大股东了。

这边邝财他们刚离开,罗非鱼挂了电话,对着谭果和秦豫开口:“码头那边有缉毒部门在检查,说是有人举报我们的集装箱里藏有毒品,现在已经搜出两公斤的毒品了。”

“码头那么多的货物,这要是慢慢查起来,没有十天半个月都不会有结果。”谭果笑着摇摇头,看来这些人都按耐不住的动手了,“我带大佑过去一趟吧,你还是处理公司的事情。”

秦豫点了点头,“小心一点,不用和那些人浪费口舌。”

既然是来找茬的,态度肯定恶劣,公司这边的确有不少事情要处理,谭果过去也可以,只是秦豫不想她受气。

“放心,码头那可是我的地盘。”谭果一笑的摆摆手,直接出了会议室,她宁可去面对那些故意刁难的人,也懒得去处理那堆积如山的件,邝财这些董事一离开,公司里有七成的中层领导跟着辞职,更别提下面的那些员工了,想到那么多要处理的事情,谭果头都大了。

谭果到达码头已经是四十分钟之后,估计是知道码头这些工人都是从部队退下来的大兵,所以检查的人也不敢乱来,只是态度依旧恶劣的很。

“人来了就好,我还担心你会跑。”带队的女人是海关的一个主任,估计已经有五十岁了,到了更年期,板着老脸,眼神挑剔而不屑的打量着谭果,“将所有的集装箱都打开,暂停码头的一切工作,等我们的检查结束之后,如果没有问题,你们的货物才能出海。”

谭果不慌不忙的接过老女人递过来的件看了看,负责码头安全的保安队长快步的走了过来,“谭小姐,刚刚是我们疏忽了,原本以为只是例行公事的检查,他们一下子开了十个集装箱在查,我怀疑那两公斤的毒品是被他们夹带进来,然后放到集装箱里的。”

说到这里,保安队长面色异常的自责和内疚,他在码头工作自然相信谭果的人品,说他们的集装箱里藏有毒品,队长怎么都不相信,可是当时检查的人来的太多,保安队这边来不及应对,当然,他也是没有想到这些人会这样明目张胆的栽赃陷害。

可是如今说什么都迟了,这些毒品就是从集装箱里搜出来的,之前就接到匿名举报了,又在现场查出了毒品,老女人他们要检查所有的货物也是合情合理。

“没事。”谭果不在意的摆摆手,码头这么大,别说他们没有防备,就算有了心理准备,这些人要栽赃陷害也太容易了,“让所有人暂停手头的工作,配合海关部门的调查,通知公司那边联络客户,如果赶时间的,让他们将货物从其他海运公司运走,一切费用我们负责。”

老女人原本以为谭果会推三阻四,毕竟码头的工作一暂停,那损失可就大了,当然,如果谭果愿意当场收买自己那就更好了,抓到了把柄,她就能名正言顺的处理谭果。

谁知道谭果这么干脆,直接让所有人停止工作配合他们的检查,这让老女人眼神沉了沉,既然如此,那就检查吧!至于检查速度还不是由自己说了算。

该录像取证的录像,做字记录的做记录,其他人则一个集装箱一个集装箱的慢慢检查,所有包装好的货物都被拆开了,这个工程量绝对算是浩大。

一个集装箱检查下来,老女人的这些手下就累的够呛,以前他们检查那都是抽查,有些只是象征性的查一下,哪里像今天这样,连要运出去的玩具都要将里面的零部件拆开,防止里面会夹带。

而且谭果将所有工人都放下工作了,跟在老女人的检查队伍里,这样一来,他们想要故伎重演的栽赃陷害就不容易了,毕竟有这么多双眼睛在盯着。

“谭小姐,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保安队长从外面走进了办公室,脸色阴沉的厉害,所有的货物都被拆开了,有些已经被损坏了,这样检查下去,别说一个星期了,估计一个月都检查不完。

“让下面的人都盯着,但是检查是他们的工作,我们的人不要插手帮忙,省的到时候说不清楚,这点损失日后我会找那些人讨要回来的。”谭果不在意的一笑,“权当让大家放个假了,之前这几天可累的很。”

因为接手了码头的工作,毕竟都是生手,所以这些退役的大兵们几乎是日夜不休的工作,想要尽快的熟悉,现在他们只需要盯着老女人这些人,也真的算是休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