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找出凶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码头的所有业务都暂停了,因为不但有人举报风帆海运的集装箱里藏了毒,而且在码头的集装箱里“当场”就搜到两公斤的毒品,而更棘手的是在海上的几艘货轮被海警突击检查,竟然也查到了毒品。

而从海警那边的审问情况来看,已经有船员承认他们知道毒品的事,但是毒品是谁的,谁带上船的他们并不清楚,所有目前所有证据都指向了风帆海运现如今的负责人谭果和秦豫。

不过因为都是间接证据,所以并不能逮捕两人,所以缉毒警察和公安机关联手,对码头进行了大范围的搜查,风帆海运的生意等于是无时间的停滞下来,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运行,必须得等毒品的事情调查清楚,等码头漫长的检查工作结束。

深夜一点钟,林家公寓里灯火依旧亮着,林枫喝的有点醉熏熏的,不过今天他是真的高兴,一想到谭果的码头被查封了,而且股价也被打压的几乎要跌到最低点,股民手里头的散股都在不断的抛售,林枫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谭果和秦豫破产的画面。

走走廊里经过,看到尽头书房的灯还亮着,林枫眉头一皱,想到今天中午在史家吃饭的时候,大舅说的话,林枫快速的向着自己的卧房走了去。

安静一片里,林枫打开了监听设备,之前他偷偷在林正寅的手机里安装了监听器,不但可以监听他打电话的声音,只要手机在身边,平常说话的声音也都可以监听到。

书房里,林寒放下手里头的杯子,看向林正寅开口道:“爸,我打算这个星期结束就回云台省了。”

“嗯,你离开也好。”林正寅认同的点了点头,把林寒放在蓝海市他也不放心,现在局面如此混乱,一不小心就会被牵扯进去成了牺牲品。

“爸,你也要保重身体。”林寒关切的开口,要将林家和史家撕拉开并不容易,之前两家有太多的事情纠缠在一起,如今林家要抽身很困难,好在这些年林家一直坚持着原则,并没有什么大错。

而且林寒也从得到了明确的消息,只要林家能抽身,上面清查史家的时候绝对不会对林家动手,所以再困难,只要熬过去就好了,林寒也放心下来,“爸,谭果那边资金紧缺,你这边将钱拨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外公和舅舅已经开始不动声色打压林家了,林寒在云台省工作,而且也只是在县里,职位太低根本不值的史家动手,可是林正寅这个银行行长的位置极其重要,这个关口上林正寅要顶着各方压力给谭果发放三个亿的贷款,想想就知道有多困难。

“放心,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林父温和一笑,虽然受到了不少的压力,但是他毕竟是银行的一把手,这点能力如果都没有,这些年他就是白干了。

书房里林正寅和林父交谈的气氛宁和而温馨,可是在卧房里监听的林枫脸色阴沉的骇人,他表情扭曲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父亲和大哥背叛史家,竟然还要帮着谭果!

越想越是愤怒,林枫几乎想要冲出去质问那两个人,他们是不是疯了,明知道谭果就是害死妈妈的凶手,竟然还要帮着谭果给谭果贷款!不!自己一定不能让他们成功,不惜一切代价自己也要阻止他们!

因为风帆海运所有的生意都暂停下来了,秦豫倒是越来越忙,谭果却闲了下来,睡的迷迷糊糊里,听到门铃声,谭果打着哈欠,揉着惺忪的眼睛,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佘队长,你怎么来了?”当看到别墅外的人时,谭果诧异的一愣,对上佘政手里头拎着的食物,不由笑了起来,“刚好肚子饿了。”

“反正你闲着没事,不如帮我理理史珍珍被毒杀的案子。”佘政摇摇头将水果还有外卖递了过去。

之前去徐家酒吧查案,虽然知道王旭阳那个案子是谭果栽赃的,佘政还是例行公事的跑了一趟,正好从酒吧里带了两份外卖过来。

史珍珍的案子看起来很受上面重视,但是史家以入土为安的理由将史珍珍的尸体火化了,市局刑侦大队这边派给佘政的人,明着说是配合他查案子,却都是消极怠工,压力太大,佘政几乎算是四处碰壁,所以他只好跑到谭果这里来寻求帮忙,至少有秦豫在,打探消息绝对又快又准。

“史珍珍的药应该是从黑道上买来的,在宴会上的时候并没有人调换药物,所以史珍珍交易的时候拿到的就是红R。”谭果一边吃一边含混不清的说着。

其他人或许会推断史珍珍手里头的红R,一种可能是买的时候就是毒药,还有一种可能是在宴会上被人掉包了,但是当时有特调一局的人在盯着,所以只可能史珍珍买到手的就是红R,而不是她以为的改良版的催情药物。

“史家不配合,能让秦总裁这边帮忙查一下,史珍珍是和谁交易的吗?”佘政明白的点了点头,他一到蓝海市,谭果这边就将洪旺的口供给了他,史珍珍致死都以为自己买的是催情药,打算在宴会上让谭果和姚总一起出丑。

“既然是黑道上的事,我打电话让顾岸帮忙查一下。”在蓝海市虽然外人知道的只有青竹帮只有艾元鸿的名字,但是黑道真正的龙头老大还是顾家。

外人要打探这些消息很困难,尤其是史家和艾元鸿会在暗中阻扰,但是顾家出面,事情就简单多了,这边谭果刚将迟来的早饭吃完了,顾岸这边就传了消息过来。

“我和你一起走一趟。”谭果站起身来,佘政在蓝海几乎是单枪匹马的查案,有诸多的不方便。

蓝海市一处很普通的公寓,从顾岸给的消息来看,史珍珍交易的人叫做刀哥,以前是个西医,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被黑道追杀,最终投靠了一个黑道帮派,成了帮派里的医生,擅长制药配药。

“你们是什么人?这是封闭小区,外人不准进入。”小区大门口的两个保安快速的拦下下车的谭果和佘政,“你们找谁?有没有事先登记。”

“警察查案,找D单元12幢顶楼的住户吴飞。”佘政亮出了警官证,向着一旁保安继续询问道:“吴飞你们熟悉吗?他这几天有没有外出?”

“警官,他是不是犯事了?我就感觉那人不太正常。”胖保安眼睛一亮的八卦起来,“我在这里干了五年保安了,吴飞听说是三年前搬进来的,全额付款买的房子,这可是学区房,三年前房价就有三万五一个平米。”

所以这个小区看了起来设施什么的都是一般,可是因为地段好,算是学区房,房价飙升的厉害,全额买房就要将近四百万,而吴飞此人一没有孩子,二没有钱,深居简出,成天带着帽子,阴沉着表情,从来不和人交往,算是小区里最古怪的住户。

“两位警官,往这边走。”胖保安领着谭果和佘政向着D单元走了过去,一面继续开口:“他平日里很少出门,有时候一个星期出来一趟,有时候半个月都不出来,出门也就是去对面的商场买一些生活永平,基本都是靠外卖,也很少能看见有亲戚和朋友过来找他,这个星期他好像还没有出来过。”

从电梯出来之后,胖保安按了门铃,半天没有反应,又将大门敲的咚咚响,依旧没有反应,胖保安咯噔了一下,回头瞅着佘政,“警官,是不是出事了啊?我想起来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他叫外卖。”

“开门。”佘政眉头一皱,有种不祥的预感。

胖保安也害怕了,快速的拿出备用钥匙来,咔嚓一声门打开了,一股子寒气扑面而来,阴森森的,让胖保安抖了抖,动作迅速的躲到了佘政的背后。“警官,我怎么感觉心里头毛毛的。”

“你留在门外别进来。”佘政说了一句,和谭果推开门走了进去,客厅很杂乱,到处都是塑料桶,还有一些袋子装的粉末。

佘政看了一眼,“吴飞或许不仅仅是制药,他还有可能在制毒。”

门窗都是密闭的,客厅的外阳台处拉着厚厚的不透光窗帘,中央空调的冷气开的很低,屋子里一股子寒气,谭果向着右边的房间走了进去,右边两个房间中间的墙壁被打通了,是一个实验室,实验台上到处都是器皿,一旁的柜子上也是如此,乱七八糟的摆放着许多药物。

“吴飞死了。”佘政的声音从左边响起,谭果快速的出了实验室向着客厅左边房间走了过去,这是一个大概十平米左右的小房间,应该是吴飞的卧室。

靠窗的桌子上摆放着电脑,一进门是大衣柜,吴飞躺在床上,身上依旧出现了石斑,可是因为冷气太低,暂时无法判断吴飞的死亡时间。

佘政戴着白色塑料手套的手刚将吴飞的尸体挪动了一下,他的脖子立刻呈现诡异的姿势耷拉下来,“被人扭断了脖子一击致命。”

“手机在这里,设置了密码。”谭果将丢在电脑边的手机拿了起来,又打开桌子下面的几个抽屉,都是些医学和药学上的配方,还有一些转业的书籍,谭果打开笔记本电脑,也设置了开机密码。

“我找人帮忙解锁,还是你上报市局?”谭果询问的看向佘政,史珍珍就是和吴飞交易的,但是吴飞已经死了,交易的人说不定是杀害吴飞的凶手,目前唯一的线索只怕就是吴飞的手机还有笔记本电脑了。

“先解锁,然后我再恢复现场。”佘政没有丝毫的犹豫,市局那边说是让自己过来查案,其实就是个噱头,根本没有人配合,这些证据如果到了市局那边,到时候能不能找到还两说。

一事不烦二主,谭果还是联系了顾岸,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头戴棒球帽的大男孩走了进来,一看客厅里的东西,还有改装成实验室的卧房,大男孩响亮的吹了个口哨,“酷噢,警官同志……还有尸体,哈哈,这是犯罪现场吗?”

“将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的密码破译出来,顺便看一下有没有隐藏的资料。”佘政无语的看着盯着床上尸体不眨眼的大男孩。

这估计也就是个十四五岁的初中生,若不是电话是谭果亲自打出去的,佘政都怀疑这孩子真的是个黑客。

将背上的背包拿了下来,拿出自己的12寸笔记本,快速的和桌子上的笔记本联到了一起,大男孩手指啪啪的在键盘上敲击着,几分钟之后不满的抱怨,“这种简单的密码破译,哪里需要我亲自过来,随便找个程序员就能破译,喏,好了,现在破译手机。”

五分钟之后,手机已经开机,佘政快速的翻看着手机上的记录,大男孩在吴飞的笔记本电脑上寻找隐藏的件夹,一边笑嘻嘻的看向谭果,“美女,你也是警察吗?怎么看都不像啊,是不是电影里的那种特工?”

“别贫嘴,快点查。”谭果笑着回了一句,接过佘政递过来的手机,“这个代号是老虎的人在出事之前和吴飞频繁联系过。”

佘政将手机信息翻到了史珍珍出事的那一天,“嗯,在史珍珍死亡的当天,还有一条信息,虽然只回了一句K,很有可能说的就是这件事。”

“美女,你们走运了,床上这位老兄喜欢备份件,所以他的手机联络信息在电脑上都有备份,等我查到IP地址,你们就能查到和死掉老兄联系的所有人。”大男孩嘿嘿一笑,快速的敲击着键盘,“有些人的IP地址都是虚拟的,辗转了好几个城市,有些地址还是国外的,不过你们刚刚提到的这个老虎,他的IP地址就在省。”

“这个IP是南川市的,根据地图显示这是一间咖啡厅。”调出了地图之后,大男孩抱歉的一耸肩膀,“咖啡厅的网络是公共网,估计要找人就不太容易了。”

谭果和佘政对望一眼,吴飞是被职业杀手扭断脖子死亡的,现在只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吴飞将红R代替催情药卖给了史珍珍,然后他被杀灭口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吴飞早就被谋杀了,不管是和史珍珍还是和这个老虎联系的人都是杀害吴飞的杀手。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么代号老虎的这个人说不定并不知道吴飞已经死了,如此一来,倒是可以尝试一下将人引诱出来。

谭果带着大男孩离开吴飞的顶楼公寓后,佘政将现场又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然后拨通了市局刑侦大队的电话,让警察和法医来现场勘查。

从蓝海到南川开车要好几个小时,谭果和佘政是在下午离开的蓝海市,到达南川已经是深夜九点多了,佘政拿着吴飞的手机给这个老虎发了威胁的信息。

“该死的,竟然还想威胁我!”收到信息的男人抓着手机暴躁的厉害,他也是通过中间人的介绍,才找到这个刀哥的,听说刀哥在道上信誉极好,根本不会询问客户的资料,只要钱到位了,什么药都能拿到。

可是男人没有想到几天之后,刀哥竟然还敢威胁自己,如果不给他五十万现金,就将和自己之前的交易捅到公安局去。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男人阴沉着脸,眼中有着杀气一闪而过,不过片刻后还是放弃了,这些黑道上的人都很谨慎,别到时候自己没有将人给杀了,反而惹得一身腥,不过是五十万而已。

拿着备用手机,男人快速的出了门,半个小时之后到达了商场,然后利用商场的无线信号,快速的回了信息:“五十万现金,明天中午,我会将现金放在一个隐匿地点,到时候通知你时间和地点你再去取钱。”

鱼儿上钩了,谭果和佘政笑了起来,今晚上可以睡个好觉,明天中午就能顺藤摸瓜的找到这个老虎,当然,他们也不清楚老虎和史珍珍的死到底有没有关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老虎并不知道吴飞已经被杀了。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一个男人戴着鸭嘴帽和墨镜,拎着一个黑色手提包进入了商场,然后悄悄的将黑色手提包放到了厕所里,再将维修中的塑料牌挂在了厕所隔间的门山,男人快速的离开了厕所,然后利用商场网络发了信息出去。

可惜就在男人低头向着电梯方向走过去时,一时不察和迎面而来的人撞到了一起,“你他妈的走路不长眼……”

鸭嘴帽男人的话卡在了喉咙里,有些心虚的看着撞到自己的佘政,刚打算快步离开,手臂传来一阵剧痛,却是被佘政反扭住了胳膊拷上了手铐。

趁你病、要你命!秦翰兆自认为对得起秦豫这个长子了,这些年他虽然没有教养他,可是是老爷子在养着秦豫,他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哪一样不是秦家的钱。

可是秦翰兆没有想到最后却养出一个小畜生来,一想到自己被打断的双腿,秦翰兆恨不能让时间倒流回去,在秦豫出生的时候就活活死掐他!

“怎么死的不是谭果那个小贱人!”当初得知被红R毒杀的人是史珍珍之后,秦翰兆表情阴翳的低喃。

之前他听过黑道上的一个大佬,这才知道黑道上还有黑榜一说,只要在黑帮上发布了悬赏令,谭果就必死无疑了。

可是让秦翰兆愤怒的是,他将悬赏令开到三千万了,竟然没有一个杀手接下单子,秦翰兆不死心,通过这个黑道大佬又找到了刀哥。

从刀哥这边得到一个消息,史珍珍打算在黑道上购买一种新型的催情药物,而她下药的对象正是谭果,秦翰兆计上心头,他用一百万的价格让刀哥将史珍珍购买的催情药替换成致命的毒药。

秦翰兆这个计划也在心里头斟酌了许久,他感觉是万无一失才让刀哥实施的,毕竟史珍珍是史家的人,如果她害死了谭果,史家肯定要帮史珍珍善后,这样一来,不管警方怎么查都查不到自己头上。

如果史珍珍计划失败了,就不会有人来查这件事,自己也更安全,可是让秦翰兆挫败的是史珍珍不但失败了,还将自己给弄死了,那几天秦翰兆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他真的害怕史家要调查史珍珍的死因。

最后让秦翰兆放心的是,根据他打探到的消息,史家并不打算追查史珍珍被杀的案子,秦翰兆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信誉极好的刀哥突然发消息给自己勒索五十万。

秦翰兆是真的怕史家会追查,也害怕秦豫知道自己借史珍珍的手毒杀谭果,所以秦翰兆只能用五十万息事宁人,好在他也清楚这个刀哥也不敢将事情闹大,否则不管是史家还是秦豫那边,都够他喝一壶的。

“你凭什么抓我?”回过神来的秦翰兆愤怒的挣扎起来,对着佘政连声咆哮着,“你知道我是谁吗?佘政,你不要以为你当个刑侦大队的队长,就敢无法无天了,在南川这地界上,还没有人敢和我秦家过不去!”

“我通过刀哥的手机给你发的信息里植入了木马病毒,只要你打开信息然后回复信息,我就能通过病毒定位你的位置。”佘政声音冰冷无情的响了起来,他的确没有想到这个人代号老虎的人会是秦翰兆。

之前秦翰兆也很谨慎小心,他用的一直是备用手机,这个手机是前年他从黑市上买回来的,手机号码是无法追踪的,而和刀哥联系的时候,防止被追踪,他都是来这种人流量极大的商场,利用公共网络回复信息的。

佘政昨晚上根据病毒定位的地点就是这个商场,但是为了人赃并获,佘政依旧继续通过手机联系秦翰兆,此时不但将人抓住了,秦翰兆藏在洗手间里的黑色提包也被郝小北带人搜了出来,这一下不管秦翰兆如何狡辩,他也难逃法律的制裁。

秦老爷子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脸色阴沉的骇人,秦天霖表情也是异常的凝重,秦翰兆此举不但和秦豫完全撕破脸了,更是和史家为敌。

不管他的本意是什么,史珍珍是因为秦翰兆而死的,如果不是他让刀哥调换了史珍珍要买的催情药,宴会当天,史珍珍最多和洪旺滚了床单,被人抓奸在床也只是丢脸而已,不会丢了她的性命。

“爷爷,我先带律师去市局。”秦天霖沉声开口,一想到秦翰兆干的蠢事,秦天霖真恨不能将他的双腿再次打断!

借刀杀人倒是好计谋,可是他也不想想史家的人是那么好利用的吗?秦天霖心里头明白史家也存了利用史珍珍对付谭果的用意,但是这都是背地里的,如今秦翰兆的案子被佘政查出来了,史家就算是为了面子,也要报复秦家给死亡的史珍珍讨回一个公道。

“去吧,让他什么话都不要说,一切交给律师。”秦老爷子疲惫万分的点了点头,史珍珍蠢,他的儿子更蠢!

要对付谭果的人那么多,谁真的出手了?秦老爷子叹息一声,整个案件里的关键人物刀哥不明不白的被杀了,而另一个涉案的人物洪旺也死在医院大火里,这分明是还有第三个人在暗中策划、推波助澜。

秦老爷子明白史珍珍和秦翰兆都是对方的棋子,偏偏这两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被人当刀子使了还不知道,如今一个人已经死了,一个被关到市局了。

秦翰兆这一次也吓得够呛,审讯室里,不管佘政如何询问,秦翰兆依旧保持着沉默,直到看到秦家的律师过来了,灰败的脸上才有了表情,眼神急切不安的向着俞律师看了过去,“我什么都没有说。”

“大少你放心,一切交给我来处理。”俞律师明白的点了点头,这才面色凝重的和佘政开始了争锋相对。

半个小时之后,俞律师向着审讯室外走了去,看向走廊里等候的秦天霖,表情沉重的摇摇头,“根据目前警方掌握的情况还有证据来看,一切对大少爷非常不利,警方几乎算是人赃并获,从大少爷身上搜出了联络用的手机,手提包上也有大少的指纹,而且还有商场的监控录像,一切都显示大少就是案件里代号为老虎的人。”

“这些我都知道,不过俞律师,我父亲这边还需要你尽力。”秦天霖明白的点了点头,事情最棘手的地方在于,和秦翰兆联系的人根本不是真正的刀哥,那个时候吴飞已经被杀手杀害了。

联系秦翰兆的是幕后杀手,所以他不但诱哄秦翰兆在通话里说出用致命毒药代替催情药这样的话来,还说出了毒药红R的名字,信息里也明确提到了史珍珍的名字,从这些情况来看,秦天霖知道秦翰兆是被幕后杀手当成了替罪羔羊,否则为什么吴飞以前的交易从不会在笔记本电脑上存档。

就这一次和史珍珍还有父亲的交易都备份存档了,而且还故意诱骗父亲说出那些话来,这些放到法庭上就是铁证如山!

谭果仔细翻看着佘政让郝小北送过来的所有证据的复印件,这些证据都显示秦翰兆是指使刀哥吴飞换药的凶手,幕后杀手根本不怕秦家继续追查下去,至少在明面上,秦翰兆害死了史珍珍,史家和秦家必定有一战。

这个幕后杀手不但和自己有仇,和秦家也有仇,谭果皱着眉头,虽然省所有人都知道秦翰兆是替罪羔羊,但是谁让他真的干了这事,如今东窗事发,即使秦家想要保住秦翰兆也不容易,毕竟史家不会罢休。

正想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顾岸的电话,谭果连忙接起电话,“查的怎么样了?秦翰兆到底是通过什么人联系到刀哥的?”

之前秦翰兆在黑榜上发布了对谭果的悬赏令,因为有顾家的黑皇令在前,没有人敢接下这个悬赏,谭果当时也没有多在意这事,如今谭果让顾岸去查一下,秦翰兆是通过什么人知道黑榜的存在,又是通过什么人和刀哥联系上的。

“我已经派人查了,秦翰兆口中的那个黑道大佬的确存在,不过根据确切的消息,对方在去年就已经死在国外了,国内这边并没有收到消息,秦翰兆是被人当枪使了。”顾岸的声音里充满了对秦翰兆的不屑和鄙夷,就凭他那猪脑子,还想要利用史珍珍借刀杀人,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谭果,你真打算和秦豫谈恋爱?”顾岸之前来南川和秦豫见过,对秦豫,顾岸没什么偏见,可这毕竟是他的父亲,秦翰兆要杀谭果,顾家和谭果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秦豫夹在中间,一年两年也就罢了,若是日后秦豫后悔了,心里头有个疙瘩了,顾岸想想就感觉麻烦。

反正外面好男人那么多,谭果随便找找都行,何必和秦家牵扯不清,秦翰兆死也不好,不死也不好,总是都是麻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