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地皮换人/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45章

秦翰兆以谋杀谭果未遂,过失导致史珍珍死亡的罪名被公安机关正式拘捕了,虽然秦家的金牌俞律师多次和警方沟通,但是因为证据确凿,按照程序行事,秦翰兆并不能被保释。

不过目前唯一对秦翰兆有利的就是案件的关键人物刀哥吴飞也是被谋杀的,而且从犯罪现场侦查的情况来开,吴飞是被职业杀手谋杀的,这一点和秦翰兆完全没有关系。

俞律师打算从这一点入手,从警方掌握的通信证据来看,秦翰兆的确有杀人的嫌疑,但是从刀哥被杀和洪旺被灭口这方面来说,暗中还存在真正的凶手,这样一来,案子只能继续拖着,除非警方查到伤害刀哥和洪旺的真正凶手,这个案子才能结案,也能对秦翰兆提起公诉。

秦老爷子带着秦天霖亲自来了蓝海市,这个案子牵扯到史珍珍,不管如何总要去史家道个歉,而且想要将秦翰兆保释出来,也需要史家这边松口。

“老爷子来就来了,何必带礼物过来,太破费了。”史国柱亲自到大门口迎接秦老爷子的到来,看得出是极给秦老爷子的面子了。

“是我那不成器的长子对不起你。”秦老爷子叹息一声,他年纪比史国柱要大一点,两人之间交情还算不错,只是因为身份的关系,一个从商,一个在体制里,所以对外而言来往并不频繁,但是到了他们这种身份和位置,很多事情都不需要挑明了说,大家心知肚明就可以了。

客厅里,史江也在作陪,史家这些年的发展也离不开秦家暗中的经济支持,尤其是因为史珍珍死亡的事情被闹的很大,林家又背离了史家,这个时候史家就更需要秦家这样老牌商界家族的支持。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家的方向就是省商界的方向,若不是史珍珍的死被闹到明面上来了,别说秦翰兆也是被人利用了,就算真是秦翰兆意外害死了史珍珍,那也是两家人私下里达成交易,而不是像这样闹的人尽皆知。

所以从明面上史家只好施压让秦翰兆被关押在拘留所里,暂时不能被保释,否则史家的脸面要怎么放?

一番交谈之后,秦老爷子也开出了条件,秦家一如既往的支持史家,史家自然也会后退一步,不会为难秦翰兆。

“多谢史爷爷了,一会我和爷爷还要去大哥那里一趟。”两个多小时后,秦家两人起身告别,秦天霖委婉的拒绝了史家的饭局挽留,毕竟来史家只是做个面子工程,让外人知道史家愿意放手,真正棘手的还在后头。

“那好,今天我就不留你们了,等有空了,老爷子一定要来家里吃顿便饭。”史国柱明白的点了点头,秦豫当初为了谭果就弄断了秦翰兆这个父亲的双腿,现在秦翰兆要弄死谭果,天知道秦豫会怎么下狠手。

目送两人离开之后,史国柱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看向走在身旁的史江,心情极好的开口:“有了秦家的鼎力支持,我倒要看看孙学军怎么和我斗!”

秦家的力量远远不止在商界,这一点外人不知晓,史国柱和秦老爷子打了几十年的交道,他自然知道秦家暗中还有更为强大而可怕的关系网,人力物力财力都不容小觑。

“秦家真的可靠吗?”史江多少有些的不放心,林正寅是史家的女婿,他都能背叛史家,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忠诚就成了一个笑话。

秦家虽然愿意帮助史家,但是史江也怀疑这份帮助到底有多大有多真心,孙学军是邹老力挺的对象,邹老对谭果和秦豫也非常关照,这就等于将秦豫推到了孙学军这边。

比起史家的庞大和根深蒂固,如果秦家帮着孙学军上位,日后得到的利益肯定会更大,毕竟秦家和史家只是合作关系,但是如果孙学军起来了,他根基太薄弱,倚靠秦家的地方就多了,秦家就等于掌控着孙学军这个傀儡,其中的利益可想而知。

“你啊还是太嫩了,秦老爷子看起来和善,年轻的时候那可是个狠人,说一不二、雷厉风行,容不得任何人反对自己的意见。”史国柱毕竟和秦老爷子打了多年的交道,对彼此的性格都格外了解。

“秦豫的确是秦家人,但是他绝对不会是秦家的继承人,否则当年秦豫怎么可能会失踪六年?秦豫的存在只不过是一块锋利的磨刀石,秦家的继承人只可能是秦天霖。”史国柱语调异常的肯定。

虽然在他看来秦豫的能力比起秦天霖更强,但是秦豫行事太过于狠辣,而且只从自己出发,没有大局观,秦家需要的是带领秦家走向更强盛未来的继承人。

秦豫都能将自己的资产转移给谭果,他如果接手秦家,说不定秦家就成谭果的了,秦老爷子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秦豫只是一头孤狼,秦家需要的是带领狼群的狼王。

秦老爷子和秦天霖来到蓝海市,秦豫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也知道他是为了秦翰兆的事情来的,所以秦豫直接在外面订了西餐和房间,直接避开会找上自己的秦老爷子。

“我们这样真的好吗?”高雅的西餐厅里,谭果低声说了一句,秦豫父亲的确存了要弄死自己的心思,但是来的毕竟抚养秦豫长大的爷爷,这样避而不见真的可以吗?

再者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躲过去了,还有明天后天,秦老爷子势必要见上秦豫一面,然后打出感情牌给秦翰兆求情。

“没有什么不好的,他既然敢动手,就难逃法律的制裁!”秦豫肃杀着脸庞,眼神冰冷的翻看着菜单,让一旁的侍应生瑟缩的抖了抖,明明才四月下旬的天气,为什么冷的慌。

“你和我说法律?”听到这里谭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哭笑不得的瞅着面前的秦豫,清润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揶揄的光芒,“我怎么有种贼喊抓贼的喜剧感。”

龙虎豹保全公司虽然是正规的公司,可也是黑白两道通吃,秦豫这些年绝对没少干触犯法律的事情。

秦豫冷眼瞅着笑眯眯的谭果,“你这是打算让我高抬贵手,将人给放了?”

谭果用力的点了点头,如同发表演讲一般的正义凛然,“嗯,不管如何,那也是你父亲,我未来的公公,虽然他做错了,我们当小辈的总不能揪着错不放,孝道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再说我也没有出什么事,要不就将人给放了吧,年纪大了,在拘留所里也受罪。”

将点好的菜单递给了侍应生,秦豫但笑不语的看着越说越上瘾的谭果,她黑幽幽的大眼睛努力的睁大,圆溜溜的,流露出善良、天真又无邪的光芒。

微黄的灯光在谭果白皙的脸颊上镀上一层柔和的光芒,一旁原本被秦豫那股子冷气吓到的侍应生都有些看直眼了,这年头很少能碰到这么单纯又善良的女孩子了。

再看了一眼浑身流露出冰冷煞气的秦豫,侍应生莫名的有种高岭之花被秦豫这个大恶棍给啃掉的惋惜感,这么美好又可爱的女孩就应该配一个温尔雅的世家公子。

侍应生拿着菜单表情复杂的离开之后,谭果接着开口:“反正你爹是对我动手了,虽然没成功,我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这事你根本不用插手,让我爹和你爹去斗,我们待一旁看戏就成了。”

想到在晚间七点电视新闻上偶尔能看到的岳父谭骥炎大人,即使隔着电视机屏幕,但是西装笔挺的谭骥炎浑身流露出上位者才有的强大气场,随意的一道目光眼神,看似淡漠却带着凌厉之色,秦豫知道这是官威,只有真正的上位者才会具有的威严。

再想着不着调的秦翰兆,高傲自大、刚愎自用,还偏偏自以为是,秦豫看着笑的云淡风轻的谭果,释怀的点了点头,的确,自己根本不用出手,这事交给岳父大人就行了,

“孺子可教也,所以说你得跟我学学,别活得那么累,天塌下来了还有我老爸顶着,我爸不行了还有我大哥,我大哥不行了还有我二哥。”谭果调侃的笑着,右手伸过去盖在了秦豫的手背上,“你要是不行了,大不了我们以后不离婚,我最多在外面找个行的小白脸呗。”

送汤过来的侍应生表情一愣,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行”的秦豫,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气势可怕的男人竟然不行,目光下意识的向着秦豫的腿间看了过去,难怪这男人的表情这么凶狠可怕,原来是个阳痿男!

看着侍应生动作僵硬的放下两份汤,然后又步伐僵硬的离开了,转身的那一瞬间,还用一种同情又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秦豫,谭果终于忍不住的趴在桌子上大笑起来。

被“不行”的秦豫挫败的看着心情大好的谭果,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行不行!”

“你来啊,我可不怕。”谭果眯眼一笑,大眼睛弯弯的流露出挑衅的意味来,谭家男人都古板又封建,所以什么婚前性行为那是想都甭想。

生平第一次,秦豫感觉老丈人家世太强大真是个棘手的大麻烦,秦豫可以肯定自己前脚流露出什么歪心思来,后脚就会被暗中保护谭果的人给打晕丢大街上去。

一贯随性所欲惯了的秦豫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谭果,他还真不敢来个先上车后补票的事,虽然他这辈子就认定这个懒丫头了,可惜啊,抛开岳父大人不说,还有可怕的大舅哥和二舅哥,还有柳叶胡同一批碍眼的发小。

“其实我妈身手比我爸强多了,那种不计入国安部名册的特工,基本上一个人能干掉一个连的特种大兵,然后白阿姨,就是顾岸的妈妈和我妈当年是同事,身手你明白的。”

谭果咧嘴一笑,掰着手指头继续说着,“煦桡的妈妈就是秦阿姨,当年是国际排名前十的杀手,现在想想在我们柳叶胡同,女人身手都比男人强悍多了。”

“不过我沐小婶就是个普通人,你不用怕的,只是小叔是军情处老大,容叔现在退居二线了,当年我妈和白阿姨就是容叔培养出来的。”谭果说完笑了起来,想当年竟然有个窃贼团伙盯上了柳叶胡同,密谋了半年,然后想要来柳叶胡同那些大宅院里偷些古董,那下场,谭果简直不敢直视。

看着如数家珍的谭果,秦豫忽然感觉以后如果结婚,他真的有本事将谭果从家里娶出来吗?过三关斩六将貌似都没有这么可怕,他就算带了数百个精英过去,会不会像捏小鸡一般被人从柳叶胡同丢出来。

“放心吧,我们家最宠我,大不了我们私奔。”谭果安慰的拍了拍秦豫的肩膀。

“你想谋杀亲夫就直说。”秦豫没好气的冷哼一声,除非他有本事带着谭果私奔到火星上去,否则就别有什么私奔的念头。

“要不我们先上车后补票,有了孩子当挡箭牌,说不定我爸妈就同意了。”谭果歪着头思考着可行性,一脸的向往之色。

不知道老爹那面瘫脸在看到小包子之后是当场变脸呢?还是欢喜的将小包子抱进家门,然后将秦豫这个孩子爹丢到大西洋某个未开发的小岛上去。

此刻,秦豫看着跃跃欲试的谭果,莫名的感觉后背一凉,私奔了或许还能留有全尸,未婚先孕?秦豫感觉以谭家的实力绝对会将自己弄晕丢到火箭里,等自己醒过来时已经成了太空垃圾了。

秦老爷子和秦天霖扑了个空,谭果暂住的别墅里只有史前和罗非鱼在,秦豫敢一走了之来个避而不见,罗非鱼和史前却不方便将人赶出去,只好倒了茶让秦老爷子和秦天霖自便,两人又窝回书房继续去处理那堆积如山的件。

“爷爷,大哥是故意的吗?”秦天霖低声开口,摆明了不相信罗非鱼之前所说的借口,自己和爷爷来了蓝海市,虽然之前并没有通知秦豫,但是他肯定是知道的,这会说什么晚上有应酬,秦天霖想也知道是秦豫找的借口。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秦老爷子缓缓开口道:“天霖,你知道身为上位者最需要的是什么?那就是胸襟,人无完人,你要带领秦家走向更强大的未来,需要许多手下,而一个好的领导者他的眼界他的胸怀都必须广大。”

秦霖天脸色一白,他刚刚随口这么一说,其实就是故意诋毁秦豫,让爷爷对他不喜,可是秦天霖没有想到老爷子会当场点出来,不过虽然闹了个没脸,秦天霖却一脸受教的道歉,“爷爷,我知道错了。”

看着真心认识到自己错误的秦天霖,秦老爷子不由笑了起来,天霖还是太年轻,总担心自己继承人的位置不稳,所以才会抓住机会就诋毁小豫,这完全没有必要,如果天霖心胸宽广,日后即使不和小豫如同兄弟一般友爱互助,但至少不是仇敌。

即使知道秦豫是避而不见,秦老爷子也打算等下去,毕竟史家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只要秦豫不继续纠缠这件事,秦老爷子就可以让俞律师将秦翰兆保释出来,从感情上而言,秦老爷子不希望自己的长子有牢狱之灾。

从理智上而言,他已经选定秦天霖为秦家的继承人,秦家日后的家主不能有一个坐牢的父亲,所以今天不管花多大的代价,秦老爷子也必须让秦豫松口。

原本以为今天要等上一晚上,甚至还要等到第二天,可是晚上八点钟,院子外传来了汽车的声音,秦老爷子一怔,抬头看了过去,秦豫的座驾黑色布加迪就停在了别墅外的道路上,谭果和秦豫一起下了车。

大哥难道真的是晚上有应酬?秦天霖站起身来向着大门口走了过去,毕竟秦豫年长,二来是因为他们有求于秦豫,所以秦天霖才会放下身价来门口迎接。

秦老爷子目光微沉,这个孙子比自己想象中成长的还要快,今晚上这一趟秦老爷子已经做了会扑空的打算,可是他没有想到秦豫这么早就回来了,秦豫越是冷静,行事越是沉稳圆滑,秦老爷子越是担心。

“大哥,你和谭小姐回来了,爷爷来了。”秦天霖温和一笑的开口,侧过身让秦豫和谭果进门。

客厅里秦老爷子也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收敛了刚刚的思虑,目光慈爱的从秦豫身上转到谭果身上,带着几分愧疚和歉意,叹息一声缓缓开口:“谭果,秦豫父亲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我代他给你道歉,这件事是我们秦家错了。”

“爷爷,你不用这样。”秦豫抢在谭果前面开口,面容依旧冷峻,带着不近人情的淡漠,“我当初说过谁动谭果一分一毫,我必定让我十倍百倍还回来。”

看着出言不逊的秦豫,秦老爷子倒是放下心来,之前是自己想岔了,小豫并不是行事圆滑沉稳了,而是他铁了心的要下狠手,所以才会回来,因为即使有自己出面求情,小豫也不会松口。

“大哥,我知道这一次的确是爸做错了,可是你也该知道内情,爸他也是被人利用了。”秦天霖面容陈恳的看向秦豫,带着几分哀求之色,“爸年纪也大了,虽然家里托人关照了,但是在看守所必定没有自由,爸也有三高的问题,时间长了身体肯定熬不住的。”

“小豫,就当爷爷求你。”秦老爷子低声道,神色有些的悲怆,“难道你真要爷爷跪下来求你吗?”

“秦豫,要不就算了吧,反正我也没有出什么事。”谭果似乎有些于心不忍,拉了拉秦豫的胳膊,算是给秦老爷子和秦天霖求情了。

“小豫,我可以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如果你父亲还这样糊涂,我第一个打断他的双腿!”秦老爷子跟着开口,感激的看了一眼谭果,看着她温柔如水的表情,倒是有点明白秦豫为什么会选择谭果了。

身处黑暗、满心城府算计的男人最渴望的却是有一个单纯善良的伴侣,当年秦老爷子的妻子虽然是商业联姻,但是他真正爱过的初恋情人却和谭果是一样的性子,单纯的像是小白兔,善良可爱,只可惜她是个普通女孩子,父母是最平凡的工人,注定了她和秦老爷子有缘无分。

此刻看到谭果的温柔体贴,秦老爷子下意识的忘记谭果狠起来的时候,那暴脾气和秦豫有的一拼,所以史前才说他们两个绝配,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秦豫可以冷脸面对秦老爷子的哀求,但是却拿谭果没有办法,而谭果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撒娇般的握着秦豫的手,软软的开口:“退一步海阔天空,毕竟是你的父亲。”

沉默片刻后,秦豫看向秦老爷子和秦天霖,冷声道:“我可以不追究,但是蓝海市天汇商厦的产权过渡给谭果。”

秦天霖差一点以为自己是幻听了,秦豫他还真敢狮子大开口!蓝海市的房价虽然比不上南川,但也是省的省会所在地,房价都是好几万一个平米。

天汇商厦是秦家自己开发的房地产业,虽然不算是闹市区,但是建筑面积就有六万多平方米,占地面具也有八千多平方米,当年造价就有两个多亿,现在房地产的产值翻了好多倍,就算十倍计算,那也要二十多个亿。

结果秦豫嘴巴一张,上下嘴皮子一碰,这二三十亿的产业就归了谭果,之前秦豫收购邝财这些公司董事手里头的股份也就花了上亿而已,秦天霖怀疑秦豫真的是穷疯了!

秦翰兆那样的父亲,按照秦天霖内心的想法,别说二三十亿了,就算是两三千万,秦天霖都感觉是亏了,只可惜上面有爷爷压着,为了自己的名声,秦天霖只能不惜一切代价将秦翰兆从看守所里捞出来,否则管他去死,人蠢也就罢了,还到处闯祸。

谭果嘴角也狠狠抽了两下,她是打算和秦豫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的从秦家捞一笔,反正不要白不要,秦家也有秦豫的一份子,再者秦老爷子虽然处处表现的偏爱秦豫,但是谭果看的明白,秦家的继承人只会是秦天霖,所以从敌人嘴巴里抢肉,谭果感觉很痛快。

但是谭果真没有想到秦豫这么敢开口,一张嘴就是一幢闹市区的商厦,不过看着秦老爷子阴沉的表情,谭果明白这桩大厦是不指望了,毕竟这不像是一个蔬菜基地,说是公司,其实也就千万的价值而已。

一个小时之后,秦老爷子第一次感觉到了秦豫的难缠和可怕,这个年轻的孙子就像是战场上的凶兽,凶狠狂暴却又精明狡猾,最终为了将秦翰兆这个长子捞出来,秦老爷子不得不放弃了另外的一处地皮。

“爷爷,明天律师来过户了,秦翰兆就可以从看守所出来了。”秦豫说完之后,不再看站在汽车前的秦老爷子,转身就关了别墅的院门回了屋子。

秦老爷子脸色阴沉的难看,秦天霖也十分肉痛今晚上放弃的房产,那虽然是一处偏僻的地皮,地段有些偏僻,但是多年后一旦开发出来,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而这一切都为了将秦翰兆那个不成器的父亲从看守所里捞出来。

“算了,钱是赚不完的。”秦老爷子安抚的说了一声,以秦家的庞大家产,这一处地皮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秦老爷子不甘心的是秦豫已经完全不顾念血缘亲情,比起商场上那些饿狼还要凶狠,抓到机会就要从秦家身上咬下一块血肉。

秦天霖明白的点了点头,不想开还能怎么样?秦豫完全不顾父子之情,恨不能弄死秦翰兆这个父亲,但是爷爷绝对不可能看着长子坐牢,所以只能当做是花钱消灾。

秦豫刚进门,就对上史前那兴奋又热烈的眼神,火辣辣的,让秦豫这个冷面阎王都有些吃不住。

“秦总裁,我今天才算明白你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商人!”史前对着秦豫竖起了大拇指,这就是雁过拔毛的最高境界,自己若是有秦总裁十分之一的本事,特调七局估计早就富得流油了。

“先生,从目前情况来看,这块地皮的价值并不大。”罗非鱼放下手里头的笔记本,上面显示的正是蓝海市的地图,这块地皮在蓝海市的北面,地质很差而且贫瘠,并不适合农业开发。

再者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这块地皮也没有商业开发的价值,所以就一直空在这里,秦翰兆当年还打过这一块地皮的主意,他想要让秦老爷子投资,在这块地皮上建立一个高新科技园。

可惜省的经济中心是在南川,蓝海市的经济更多依靠的还是码头这一块,也有几个已经建成的工业园区,秦翰兆的想法根本就是异想天开,科技园需要的是新型的产业技术,别说秦翰兆这个志大才疏的,就算是秦老爷子也没有办法将这个科技园开发出来。

“如果建度假山庄一类呢?”史前快速的凑到笔记本屏幕前看了起来,现在人越来越注重休闲旅游,这么一大块地皮如果开发成游园或者度假山庄,只要经营好了,那钱也是来的刷刷的。

罗非鱼鄙视的看了一眼掉到钱眼里的史前,“如果在云台省这种经济落后的身份,度假山庄或许还有市场,省的旅游产业非常成熟了,海滨度假别墅,或者林区的度假山庄,应有尽有,规模都非常大,这块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旅游这一块除非是儿童园这一类,但是你可以数数省有多少类似的儿童园。”

所以秦老爷子最终之所以答应将这块地皮的产权过渡给谭果,也是因为至少二十年之内,这块地皮都没有任何的价值。

“我收到消息,据说会在省有一个经济自贸区。”秦豫说完之后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一旁的谭果,秦豫消息非常灵通,但是这种决策性的消息,秦豫这边也只是捕风捉影。

史前和罗非鱼刷的一下都将目光看向了谭果,在场四个人里,估计也只有谭果能拿到一手的消息,而且还是确切的消息。

经济自贸区非同小可,一旦投资下来,绝对是稳赚不赔的生意,而且还会赚的盆满钵满。

谭果赞赏的瞅了一眼秦豫也没有卖关子,“上面不会让史国柱接手省,但是孙学军毕竟年纪轻、资历浅,如果有孙学军去帝京给蓝海市申请到这个项目,他至少可以站稳脚跟。”

正因为孙学军是谭骥炎的人,所以原本该在南川的经济自贸区自然而然的就转移到了蓝海市,只要将这一项工作做好了,估计在省就没有人敢小瞧孙学军了,不会再以他的年龄和资质来议论诋毁。

当然,要选址的话,蓝海市周边并没有这么大的地方,有些地方太远了太偏僻了,秦豫今天拿下的这块地皮却是最好的选择,虽然偏僻,但是没有山没有水,一马平川的,正适用。

谭果指着地图继续开口:“从这边打通山间隧道之后,到达机场的时间最多就四十分钟,交通非常方便,而这边会有一条南下通往宁芜省的高速公路,蓝海市原本就临海,所以将经济自贸区建在这里,从地势地形上将非常合适。”

水陆空三位一体的交通枢纽一旦落成,自贸区的交通就会非常方便,而且这一块区域占地极广,只是过去没有农业开发价值,也没有商业开发价值,所以一大片土地依旧是国有资产,除了中心秦家这一块地外,等到明天这一块地皮就成了谭果的私产。

听完谭果的话之后,史前和罗非鱼眼睛已经亮的要冒光一般,两人盯着地图,似乎看到一座大金矿,而一旁秦豫也不由一笑,他之前从秦老爷子那边要下这一块地,不过是听到了一点风声而已。

秦豫之所以松口是因为知道谭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与其自己和秦老爷子死磕,不如后退一步,这件事交给谭家来处理,多要下一块地皮,也是将戏做全套,一旦消息传出去了,外人虽然会感觉秦豫过于冷血,但至少还有人性,没有将秦翰兆这个父亲给逼死,用一块不值钱的地皮换秦翰兆出狱,秦豫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秦豫真没有想到这块地皮如此值钱,爷爷如果知道了,只怕会极其后悔吧,当然,谁都不认为孙学军能赢过史国柱,所以即使知道有经济自贸区的提议,也认为地址会在南川而不是在蓝海市。

可是为了给孙学军做成绩,这个选址就换到了蓝海市,秦豫沉思着,这步棋谭家应该很早就部署下来了,省这些商界世家也好,体制内的人也罢,都自认为自己聪明过人,精通谋算,可是他们终究都是棋盘上的棋子,真正厉害的高手是执棋下棋的人。

蓝海市的各方势力都在关注着秦翰兆的事,毕竟这是史家和秦家第一次对决和较量,但是各家心里也清楚,秦家和史家不会撕破脸的,只是其中有什么交易他们不得而知了。

真正让他们在意的是秦豫会如何选择,想当初秦翰兆就被秦豫这个儿子打断了双腿,而如今秦翰兆要对谭果下毒手,用红R毒死谭果,这一次秦豫只怕恨不能将秦翰兆给弄死在监狱里吧。

可这毕竟是他的父亲,再者谭果也活的好好的,死的人是史珍珍,秦家都不在意了,同意化干戈为玉帛,秦豫难道真的狼心狗肺,非得将自己父亲给逼死?

可是第二天让给所有人瞪大眼睛的是,秦翰兆竟然被俞律师保释出来了,而再一打听就知道俞律师在保释秦翰兆之前,陪同秦老爷子和秦天霖去了一趟风帆海运公司,而交易的内容竟然是蓝海市北边一块不值钱的地皮。

“看来秦豫还是顾虑到自己的名声了。”史国柱缓缓的开口,他原本以为秦豫不会善罢甘休的,毕竟从之前的情况来看,秦豫为人歹毒、行事狠辣,却没有想到这一次他却轻易放过了秦翰兆。

可惜了,如果秦豫和秦家死磕,那么秦家更不可能和孙学军有联系,这样一来对史家也就有更有利,偏偏秦豫这一次选择退让了。

林正寅坐在办公室里,眉头微微的皱着,他并不奇怪秦豫会答应和秦家的交易,毕竟秦翰兆是他的父亲,秦豫想要在商界立足,肯定是要有名声的,一个连自己父亲都能下杀手的人,想必没有人敢和秦豫合作。

可是让林正寅感觉到不对劲的是,秦豫目前资金短缺,他既然要谈条件,按理说钱是最实在的,即使没有钱,也该要值钱的产业和产权,这块地皮真的不值钱,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价值。

林正寅虽然是在银行工作,但是他和很多房地产商都打过交道,自然知道不少行情,北边的这块地皮可是说是蓝海最不值钱的地方,没有任何的价值,以秦豫的精明他不应该要这块地皮。现在的年轻人果真越来越厉害了,自己竟然连秦豫的打算都看不清楚。

唯独和邹老喝茶的孙学军此刻一脸笑容的感慨,“邹老,等消息一传出去,秦家必定悔的肠子都要青了,秦豫这一次可是赚大发了,那块地皮可是在中心位置。”

邹老不由笑了起来,有谭果在,秦豫什么消息拿不到。

此刻邹老睨了一眼感叹孙学军,“你以为秦豫就会霸占着中心这块地皮,我可以和你打赌,以这块地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出去,秦豫绝对是能买多少地皮就买多少地皮。”

孙学军嘴角一抽,这一块地皮的价值就已经不可估量了,秦豫难道还不满足?他打算将所有的地皮都买下来?想到这里,孙学军忽然有些头大了,日后经济自贸区一旦要开发,这块地皮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地皮还是国有资产,即使秦豫占据了中心这一块地,也是可以谈合作谈交易的,但是如果整块地皮都成了秦豫的地产,孙学军忍不住怀疑这经济自贸区是给秦豫私人开发的。

“如果不卖呢?”孙学军弱弱的开口,秦豫虽然是他这边的人,但是在商言商,谁知道秦豫到时候会不会狮子大开口啊,他日后的工作要怎么开展,想想孙学军的头皮都要发麻了。

邹老鄙视的瞅了一眼还心存侥幸的孙学军,毫不客气的泼冷水过去,“你以什么理由不卖?秦豫风帆海运的生意都暂停了,他还将公司其他董事的股份也都买走了,秦豫目前是最差钱的,你不卖地,史家也不卖吗?”

不管是史国柱还是艾元鸿,甚至包括秦家自身,他们都等着秦豫破产,然后由他们来接手赵家的产业,邝财五个董事为什么会将股份卖掉,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消耗秦豫手里头的资金。

尤其是黄家已经撤资了,唐家虽然公开说明谭果是他们家的失踪多年的女儿,但是并没有明着给秦豫注资,这个时候秦豫手里头的资金有限,股价还在暴跌,他如果再花钱来买地皮,估计各方势力恨不能帮着秦豫来花钱。

史家必定也会赞同,到时候秦豫愿意买多大的地皮,史家就会批下多大的地皮,孙学军就算是想要阻止,但是他以什么名头呢?难道要告诉大家以后这里要建经济自贸区,所以地皮忒值钱了,现在不能贱卖!

只要经济自贸区的风声不冒出来,秦豫的地皮就买定了,谁让孙学军现在职位比史国柱低多了,他绝对做不到主,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豫花小钱捡漏子。

等日后自己上来了,却要花大价钱将这些贱卖的地皮买回来,想想孙学军都要哭了,这种明着被人宰,还亲手将刀子递过去的举动,简直太悲催太憋屈了。

------题外话------

写到了一万字,然后陡然发现错过更新时间了,汗滴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