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准备收网/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孙学军领着谭果进门,客厅里坐着的唐家三人表情微微一变,以孙学军这样的身份,将客人丢在客厅匆忙出门,的确是非常失礼的事情,唐父原本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才会让孙学军顾不得基本的礼仪。

唐父没有想到孙学军是为了谭果出去的,这让唐父忽然怀疑自己今天的目的能不能达成,孙学军如此重视谭果,那么他还会选择暂退投靠史家吗?

“抱歉了唐总,刚刚谭果在大院门口出了点事。”孙学军笑着道歉一声,不管如何身为主人将客人丢在家里终究太失礼了。

“无妨,没出事就好。”唐父不在意的回了一句,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谭果,想要开口说什么,不过想到场合不对,终究没有做过多的纠缠,“时间也差不多了,孙常委,我们就先告辞了,谭果,等你有时间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一谈。”

谭果不可置否的敷衍了一句,她的确有些好奇唐家是用什么办法让唐毓婷的DNA和自己的基因检测有血缘关系,可惜到目前为止,特调局那边的化验结果显示唐毓婷血液里有种特殊的物质,只是目前还没有检测出到底是什么,又是如何改变DNA的,不过初步判断这种物质对DNA的改变也只是短时间的。

孙学军送唐家三人离开了,谭果坐在客厅里眯着眼思索着,唐家不会是冲着自己来的,对自家二哥谭亦的本事,谭果还是非常相信的,自己身份不可能暴露,否则唐家就不敢撒下这样的弥天大谎。

不是冲着自己来的,那就是冲着秦豫来的,可是秦豫身上有什么值得唐家觊觎的?想到当年唐家和秦家的联姻,谭果原本柔和的表情渐渐变得诡异而危险,只怕当年并不是单纯的商业联姻,唐家或许从最开始就是冲着秦豫来的。

要从秦豫身上得到什么东西或者知晓秘密,没有什么比成为秦豫枕边人这个身份更方便打探消息的,或许唐家又不想真的搭上唐毓婷这个独生女,所以才会拿自己的身份李代桃僵。

后来唐家知道秦豫身上无利可图,所以才放弃了秦豫,时隔六年,秦豫再次回来,唐家或许又起了心思,这才将主意打到自己身上,秦豫?不对,或许是秦家隐藏了什么,这才是唐家的目的。

孙学军回来之后和谭果在书房里密谈了两个多小时,在省工作这几年,孙学军虽然资历浅,但是该打探的消息也都打探到了,史家的关系网如何庞大,史家手底下有哪些人,孙学军至少有七成的了解。

至于史家更深的秘密和人脉关系,孙学军自然不知道,他也不能随意打探,防止打草惊蛇,不过有谭家暗中出手,孙学军只要在明面上做好本职工作就可以了。

“不动则已,一动必须将史家所有的关系都连根拔起,孙叔你提前做好准备,估计也就这几个月的事情,为了确保日常工作的正常进行,接替史家工作的所有人手都要一步到位,其他的事情我二哥会处理。”

谭果放下手里头的机密件,这是孙学军这些年的秘密调查,上面记录了史家的人和史家手底下那些人的名字、工作岗位还有一些犯罪证据。

“这几年我已经着手在培养一些班底,虽然有些人资历经验都还欠缺,但是真将他们放上去了,锻炼了一两年绝对可以。”孙学军沉声开口,目光里有着闪烁着蓬勃的野心和**,身为男人,没有一个不爱权势和地位的。

当然,孙学军此人行事也有些狠辣,不过他明确的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原则性极强,一个男人有野心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没有底线的**。

这几年孙学军就如同蛰伏的巨兽,他一直在悄然无息的发展自己的人脉关系,培养了不少新人,而这些人将成为孙学军的忠心部下,一旦史家这个庞然大物轰然倒塌了,孙学军就会异军突起,而他培养的班底将代替原本被拔除的这些毒瘤,维持省各个部门的正常工作。

谭果接过孙学军递过来的另一份机密件,这可以说是孙学军真正的家底,他愿意将这份人员名单给谭果看,就足可以说明孙学军对谭家的忠心。

目光快速的扫过件里的人名和目前的工作岗位还有职务,甚至包括了他们性格和家庭背景的调查,这份件很详细,还调查了这些人当年在校的一些情况,看得出孙学军行事谨慎小心,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可是想到唐家,谭果沉思的眯着眼,秦家有诡异,唐家也不对劲,如此一来,这两家肯定会在各个部门安插自己的人手,而这些人手也绝对是不引人注意的,谭果视线看向手里头的件,如果孙学军培养的这些人里有秦家和唐家的人,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孙叔,这些人日后将是你最信任的部下,而且要拔除史家必须一击毙命,否则一旦给史家反扑的机会,动摇的将是整个省的经济和稳定。”谭果合上件正色的开口:“我把这份资料带回去做一个更详细的背景调查,如果没问题,孙叔你以后就可以放心的任用。”

孙学军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谭果会这样做,不过孙学军倒不会怀疑谭果是别有用心,俗话说的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谭家既然愿意培养自己,那自然是信任自己。

孙学军自己培养的这些人,外人不知晓,邹老也不知道,但是谭家如果要调查,绝对知道,所以谭果这样做绝对不是防备自己,她是真的担心这些人里会有问题。

对于谭果的谨慎,孙学军笑着点了点头,不过这一点自信还是有的,他要扳倒史家的事情早些年做的很隐秘小心,资料里的这些人也是他多番调查之后,又仔细观察了,甚至还布置了一些小阴谋,特意测试过的,孙学军相信自己的这些人绝对都可用。

从大院离开之后,谭果将这份件交给了史前,让他派七局的人仔细查一些这些人的背景关系,能挖多深就挖多深,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的探子混了进来。

林正寅因为五个亿被盗的案子被停职调查,禁止和任何人联系,包括家人,远在云台省的林寒得到消息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史家动手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林寒还是有些的难受和心寒,但是想到被毒杀的母亲史珍珍,林寒斩断了对史家最后的一点血缘亲情。

不过林寒并不太担心林正寅的安全,从背离史家的那一刻起,林寒就知道会有今天,但是他也坚信最后垮台的必定是史家,目前不过是最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林寒拨打的是林枫的电话,对于这个纨绔弟弟,林寒有些不放心,可是当林风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林寒愈加担心,联系了自己留在蓝海市的人,让对方帮忙去找林枫。

“抱歉,林少,二少失踪了,我派出了所有的人,也找二少的那些朋友打探过,到处都找不到二少。”对方也有些的焦急,林少离开蓝海市之前还特意和自己见了一面,让自己多留心林枫的消息,结果人失踪了自己都不知道。

“不怪你,你替我注意一下史家的动静。”林寒挂了电话,面色有些的凝重,犹豫了一下就拨通了史江这个大舅舅的电话。

不管背地里关系如何恶劣,明面上至少要维持甥舅的密切,史江安抚的开口:“小寒,你放心,只要案子调查清楚了,你父亲就会没事了,有我们史家在,没有人敢诬陷你父亲,这件事交给大舅来处理,你留在那边好好工作。”

“谢谢大舅。”林寒道谢之后接着开口:“大舅,我暂时走不开,不能回蓝海,大舅,小枫怎么样?我刚刚打了小枫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状态,我有些担心小枫。”

史江声音听不出任何的异常,“小枫?这几天我还真没有注意到小枫的情况,你父亲一出事之后,我就忙着处理你父亲的事情了,小寒你放心,我马上就派人去找一下小枫,让他暂时住到家里来,有大舅看着,你不用担心小枫。”

几分钟之后结束和大舅史江的通话,林寒警觉到了一丝不安,将手机放在桌子上,林寒将所有的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一道亮光自脑海里一闪而过,林寒猛地站起身来,小枫出事了!该死的,史家太没有人性了!

林寒抓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拨通了佘政的电话,此刻手都有些的颤抖,林寒脸色煞白,越想越是不安,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

“佘政,小枫失踪了,我怀疑被盗走的五个亿是小枫主使的。”说完之后,林寒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这才是史家真正狠决的手段,不仅要陷害父亲,还要让小枫来背这个黑锅。

父亲为了保护小枫,说不定会替小枫认下这个罪名,五个亿!林寒眼眶突然红了,等待父亲的只有死刑!

电话另一头佘政眉头也是一皱,之前一直在排查银行内部的人员,对林枫这个二世祖,佘政都没有注意,“林寒,你冷静一点,我立刻派人去找林枫,你放心,这个案子我已经参与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查清案子。”

“佘政,我担心小枫的生命安全。”林寒声音嘶哑的开口,史家必定是用母亲的死怂恿小枫盗取了这个五个亿的资金,小枫不是失踪了,应该是逃往国外了,而史家为了杜绝后患必定会制造小枫死亡的意外。

“放心,我马上派人去找。”佘政也警觉到了失态的严重,挂断林寒的电话之后,佘政眉头紧锁着,以史家的实力,自己根本无人可用,根本找不到林枫的下落。

思索一番之后,佘政立刻拨通了谭果的电话,目前唯一能找到林枫下落的只有靠谭果了,想到林寒的话,佘政不得不承认史家太狠毒了,不管林正寅如何,林枫不过是个纨绔,是史家的亲外孙,史国柱怎么能下得了手。

仓库。

“小姐,这里没有监控探头,四周的痕迹也被人清扫了,王平安没事,只是药物昏迷。”特调一局的人检查了仓库内外之后,向着一旁的谭果汇报着情况,“笔记本电脑上有指纹没有擦拭干净,应该是人故意留下来的。”

“注射三号药剂将人弄醒,问一下情况。”看着昏厥在地的人,谭果也在思索王平安究竟是受害者还是参与者。

三号药剂是特调局研制出来的特殊药剂,可以让人神经松懈,意识会短暂清醒,等审问之后,被问询的记忆也会逐渐消失,被审问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之前被人审问过。

被注射了三号药剂的王平安在苏醒之后,立刻就接受了审问,谭果看一眼响起来的手机,对着史前几人点了点头,谭果向着仓库外走了过去,“佘队长,刚打算打电话给你,我已经找到王平安的下落,史前正在审讯。”

“谭果,刚刚我接到林寒的电话……”佘政快速的将林寒的推测说了一遍,如果王平安会指认林枫,那他绝对是参与者。

佘政的猜测果真不错,谭果结束了通话之后,对王平安的审问已经结束了,史前冷笑一声的走了出来,“都问了,王平安说绑架者戴着黑色头套,但是其中一个人是林枫,因为林枫手腕上的手表是定制的。”

林枫今年生日的时候,林正寅在外出差,是王平安这个秘书替林正寅准备的生日礼物,就是这一块限量版的手表,再结合电脑上残留的指纹,这根本就是铁证如山,林枫一个纨绔不像主使者,所以矛头还是对准了林正寅。

而为了保护林枫这个儿子,林正寅很有可能替林枫认下罪状,承认一切都是自己主使的,林枫并不知情,是被自己这个父亲指使利用的。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斟酌一下后开口:“让王平安继续陷入昏迷,然后抹除现场林枫留下的所有痕迹,史家既然部署了这一切,估计很快就会让人发现这里,然后通知警察过来,盯紧报警的人。”

史前眼睛一亮,对着谭果竖起了大拇指,史家人留下王平安这个人证,但是如果王平安昏迷不醒了,这个人证暂时就失效了。

半个小时之后,市局接到地方派出所的电话,原来一个流浪汉准备将这个废旧的仓库当临时居住点,谁知道一推门进来看到倒在地上的王平安,还以为是一具尸体,流浪汉吓的够呛,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找到一个路人借了手机报警了。

地方派出所派了民警过来一看,赫然发现昏迷的正是市局要找的王平安,立刻就通知了市局,佘政带着人来到了现场,只可惜现场已经过两次的清理,一根头发丝走找不到,什么痕迹都没有。

一个小时之后,史国柱错愕的看着汇报情况的史江,“你说什么?王平安昏迷不醒?”

当时的计划是王平安被打晕了,然后被喂了安眠药,而这个报警的流浪汉也是史家事先安排好的。

等王平安送到医院一清醒就会指认林枫这个凶手,而紧接着史家会悄然无声的放出一些蛛丝马迹,一切证据都指向林枫,这个时候就看林正寅如何选择了。

如果林正寅承认了所有犯罪事实,顺便指证一下和他合作的人是秦豫和谭果,那么林枫必定是安全的,在国外也会过的很好。

但是如果林正寅死扛着,那么林枫这个真正的罪犯就会浮出水面,在所有证据都对林枫不利的情况下,畏罪潜逃到国外的林枫最后会自杀身亡。

“市医院的医生已经进行了会诊,王平安因为未知的原因导致昏迷不醒,不过一切生命体征都正常。”史江也有些的懊恼,原本一切都按照他们的原计划在进行,可是王平安这个关键人证忽然就昏迷不醒了,打乱了史家的所有布局。

史国柱冷着老脸,肃杀着眼神,林正寅是他计划里的关键一步,只要林正寅伏法认罪了,同时指控秦豫和谭果,史国柱自然也清楚没有真正的证据,不可能逮住谭果和秦豫,但是只要这个罪名传出来了,他们就甭指望向银行贷款了。

再加上码头那边还有海警和缉毒部门在调查,这接二连三的罪名传出来,谭果和秦豫绝对会名声扫地,赵家他们是怎么吞进去的,现在就怎么吐出来,而孙学军力挺谭果和秦豫,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史国柱真正要泼脏水的人正是孙学军。

“通知下去,让医院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将王平安弄醒,你去见一下林正寅,暗示他指挥一切的人是林枫,让林正寅伏法认罪。”史国柱冷声开口,满是皱纹的老脸阴狠而毒辣,“将林枫的那些证据都放出来。”

市局对林正寅这些银行高层都进行了秘密问询,也全面搜查了他们的住所,包括手机和电脑,其他人的情况都正常,唯独在林正寅的手机里找到了窃听器。

“这个窃听器只有黑市上才有销售,如果找到了卖家,说不定能顺藤摸瓜的找到安装窃听器的人。”市局会议上,高局长分析着目前警方掌握到的情况,让大家尽一切可能抓住这个唯一的线索深入追查下去。

按照史家之前的布局,这个窃听器的卖家很快就找到了,顺着卖家提供的信息,很快就能找到买窃听器的人,而这个人正是林枫。

可是当佘政带着人紧追这一条线索查下去的时候,买家浮出了水面,正是躺在市医院昏迷不醒的王平安。

“高局长,根据窃听器的线索来看,王平安很有可能就是银行的内奸。”匆忙赶回市局的佘政在办公室里向着高局长汇报着,“王平安是林正寅的秘书,他有机会拿到林正寅的手机,然后趁机安装窃听器,而且王平安知道转账的密码和程序,很有可能就是他配合黑客入侵了银行系统,目前计算机安全中心的人员正在破译黑客的程序,希望能找到这个黑客。”

高局长看着佘政的调查资料,认同的点了点头,“加派医院的人手,王平安很有可能是被黑吃黑了,防止对方会灭口,继续顺着黑客这条线索追查下去,争取能找到和王平安合作的罪犯。”

佘政又马不停蹄的出去继续调查了,高局长又仔细的翻看着案件的所有资料,然后拿起电话向省委汇报最新的调查情况。

史江是在去见林正寅的路上接到的消息,此刻史江将车子停在了路边,眉头紧锁着,如果说之前王平安昏迷不醒还有可能是意外,但是窃听器的卖家成了王平安之后,史江就知道坏事了。

生平第一次,史江心里头的不安越来越大,闭着眼,深呼吸着,史江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却不停的颤抖,从什么地方开始出差错的?

不是王平安的昏迷不醒,也不是林正寅的背叛,是从珍珍的死亡开始的!当初在宴会上,珍珍下在香槟酒里的红R是明明要毒杀谭果的,可是最后死亡的却是珍珍,从那个时候开始事情就脱离了史家的掌控。

史江猛的睁开眼,然后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无显示的号码,传达着命令,“将林正寅和秦豫勾结,盗取银行五个亿巨额资产的消息传出去,不择手段将事情闹大,就以银行的系统被黑客入侵为切入点,找人去银行取款,然后继续放出消息说存款不翼而飞,一定要引起民众的混乱,将事情闹到最大。”

交代下去之后,史江重新发动汽车,二十分钟之后,史江到达了关押林正寅这些银行高层的地点。

“史部长你放心,这里绝对安全,没有任何的监听设备。”带领史江进来的人低声说了之后,指了指走廊尽头的房间就离开了。

听到开门声,林正寅正坐在窗口看书,回头一看,并不诧异史江这个曾经大舅哥的到来,放下书籍站起身来。

林正寅太冷静了!史江面上不显看不出表情变化,可是想到王平安的昏迷,史江心里头咯噔了一下,难道林正寅早就洞悉了这一切?他知道史家的布局?

不管内心如何波动,史江平静的坐了下来,招呼林正寅也坐了下来,这才面色沉重的开口:“小枫失踪了,在此之前小枫告诉我他想要去国外住一段时间,还找我要了一个新身份,刚刚市局那边发现你的手机里被人安装了窃听器。”

林正寅目前和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所以他并不知道林枫的情况,此时听到史江的话,林正寅原本平静的表情陡然一变,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史江,短短两句话,林正寅已经猜到了史家的计划。

史家怂恿小枫盗取五个亿的贷款,可是他们真正的目标是自己,只要自己代替小枫承认了罪行,那么小枫就是安全的,否则小枫就成了要犯。

不!看到史江眼中的不忍,林正寅脸上血色刷的一下褪尽,不,他们不会让警方抓到小枫,他们只会在一切犯罪证据都指向小枫之后,然后安排小枫畏罪自杀!

心乱了,双手死死的攥紧成了拳头,林正寅声音嘶哑的低吼,“小枫叫你舅舅!珍珍已经死了,还不够吗?为什么你们要动小枫!”

面对林正寅的怒吼和质问,史江保持着沉默,只是目光带着几分嘲讽看向情绪失控的林正寅,整个房间里只听见林正寅一个父亲即将失去儿子的怒吼声。

“对,你们这是在报复我,只是以小枫当工具。”林正寅狠狠的抹了一把脸,目前只有两个选择,是自己认罪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小枫被畏罪自杀。

沉默在房间里蔓延开来,窒闷的让人连呼吸都感觉到困难了,林正寅是一个父亲,他爱护林寒这个成器的长子,但是林枫这个不成器的纨绔也是他的儿子,爱之深责之切!

半个小时之后,林正寅终于松口了:“让人进来,一切罪责我来扛,你们放过小枫,他只是个孩子。”

“小枫还是我外甥,小寒同样也是。”史江点了点头,转过身出门的那一瞬间,史江表情松懈下来,没有人知道他笔挺的西装下,衬衫早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史江就是在赌,他利用林正寅的父爱之心在赌,他和外界断绝了一切消息,自己似是而非的话会误导林正寅。

原本史家是要用铁证逼迫林正寅认罪,可是如今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史家的掌控,好在林正寅不知晓外面的情况才会上当,他只要认罪了,那么一切就会回归正轨了。

史江以为关押林正寅的房间里没有任何监听设备,因为这里都在史家的掌控之下,可是他不知道谭果之前就派了人在房间里做了手脚,史江出去之后,谭果这边也收到了消息。

“不,不用通知林正寅,让他去认罪。”谭果冷静的开口,目光里有着寒光一闪而过,“史江打的是时间战,只要佘政来到林正寅这里,史江的谎言就会被戳破,所以史江在林正寅认罪之后就会下杀手。”

认罪了还可以翻供,再者林正寅也是因为太担心林枫的安全,才会方寸大乱失去了正常思考,时间一久,林正寅说不定自己就想明白史江是在诈他。

所以为了让史家的计划顺利实施下去,林正寅在认罪之后必须得死,死无对证才是保证史家计划顺利进行的关键,而谭果等的就是史家出手对林正寅进行灭口。

佘政忙着追查线索,孙学军虽然也一直在过问这个案子,但是他毕竟不是公安机关的人,而且还要避嫌,所以谁也不知道史江去见了林正寅。

当天下午房间里录像机开始录像,随着两个工作人员的审问,林正寅面色平静的招供了自己的罪行,有些地方就模糊的一带而过。

根据林正寅的招供:是他通过网络找了黑道上的人,里应外合的窃取了五个亿的贷款资金,王平安这个秘书也是被他利用了。

史江为了让林正寅尽快认罪,也不敢让他去诬陷谭果和秦豫,毕竟自己打的就是时间战,林正寅一旦恢复正常思考,史江之前的所作所为都将前功尽弃。

两个负责审讯记录的人也是史江安排好的自己人,所以在某些地方,估计引诱林正寅按照他们想要的答案去提问,为了保护林枫的安全,林正寅没有做任何的抵抗,非常的配合。

整个审讯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结束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看到被封存起来的审讯录像、口供笔录,还有林正寅的认罪书,史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入夜之后,一个黑影潜入到了走廊里,明明这里的房间门锁都是特制的,需要两道密码和房卡才能开锁,但是黑影却轻而易举的进入到了房间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到床边。

没有开灯,整个房间漆黑一片,透过头上戴的夜视仪,黑影将手里头的喷雾对准“林正寅”的口鼻喷了过去,确定人昏迷之后,黑影将床单拽了出来,撕扯成了布条之后,但后将昏迷的“林正寅”从床上拖了下来……

二十分钟之后,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林正寅”也在招供最后畏罪上吊自杀了,黑影这才离开了房间,如同来时一样悄然无声无息,谁也不知道有人潜入进来了。

这一夜整个省都是混乱的,一则银行系统被黑客入侵,五亿存款不翼而飞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紧接着又有新闻爆料,有人去银行取款,存款同样没有了,有些是几万块,有的是几十万,整个省都炸锅了。

也有人本着试一试的态度,拿着没有钱的存折去取钱,既然银行系统被黑客入侵了,有储户的钱不见了,那说不定也有储户的钱会多起来了,果真,原本存折上就三百块,结果现在变成了三万多。

各种消息都传了出来,闹成了一锅粥,民众几乎将银行给挤炸锅了,省也召开了紧急会议,甚至调动了武警特警去银行维持秩序,这样忙乱之下,谁也顾不得林正寅了,目前最重要的是安抚民心,平息暴乱。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好不容易银行这边的躁动被平息下来了,省的各大领导刚松了一口气,另一个消息又传来了,林正寅昨天下午招供了,承认是自己里应外合盗窃了五个亿,可是林正寅今天早上被发现吊死在房间里。

一个小时之后,在查看了林正寅招供的录像还有口供、笔录后,邹老、史国柱等人都沉默了,虽然有些地方经不住推敲,但是鉴于昨天造成的民众暴乱,这个真相只能尽快公布出去,给大众一个交代。

“虽然林正寅已经认罪,还畏罪自杀了,但是我认为还是要进行尸检。”孙学军面色格外的难看,在场参加会议的人都知道林正寅背离了史家,投靠的正是孙学军,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也难怪孙学军脸色黑的跟锅灰一般。

“为了平息外面的流言蜚语,高局长你就按照林正寅招供的情况召开新闻发布会。”史国柱平静的开口,似乎并不在乎孙学军的挑衅,“至于尸检这一块还是交给市局吧,就让佘政来负责。”

谁都知道佘政和秦豫谭果的关系好,由他来负责,也算是史国柱的退让了,想必孙学军也没有意见。

关于银行系统被黑客入侵,导致储户存款不翼而飞的消息随着新闻发布会的正式召开,这个流言渐渐被平息了,而新闻发布会上轻描淡写的提了一下五个亿贷款的案子。

林正寅毕竟还是史家的女婿,他的名声坏了,史家面子上也不好听,所以孙学军和史国柱难得统一了意见,并没有公布林正寅的名字,只用银行内部人员一笔带过,而且也没有具体说这笔贷款到底有多少钱。

史家人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如此一来,也放松了对林枫的监管,林正寅的案子已经尘埃落定了,而配合林枫行动的那几个人也放下心来,终于不用憋在屋子里不敢出来活动了,不过王平安依旧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

特调一局和七局的人一直在监视这史家的一举一动,当潜伏躲藏在暗中的这些人以为事情过去了,开始活动之后,一个一个都被抓了个正着。

远在国外的林枫也被控制住了,秘密带回了国内,这让接到内部消息的林寒终于松了一口气。

“将他们和洪旺都关押在一起,先把口供问出来。”谭果听完手下的汇报之后,让人直接行动了,差不多所有人证物证都搜罗齐全了,接下来就要开始收网大反攻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月票都砸过来啊,(∩_∩)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