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回到帝京/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52章

史家的垮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速度之快,在省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史家就彻底没救了,而侯广才这个新上任的银行行长还没有等到组织部的任命书,就和史家一样被调查了……

林正寅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因为已经追回了被史家贪污的五个亿,贷款很快就发放下来,而孙学军上位后的第一道命令就是撤走了在风帆海运码头检查的缉毒和海警。

“爸,怎么会这样?”艾东根本不敢相信,之前他还在高兴谭果因为贩毒藏毒的罪名被抓,可是后脚谭果就没事了,风帆海运也已经恢复了正常运作。

艾元鸿脸色也有些的凝重,他和史家关系密切,这些年史家暗中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有不少也是艾元鸿帮忙的,好在艾元鸿行事谨慎,并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把柄,但是孙学军最终取得了胜利,对青竹帮绝对是利大于弊。

一时之间客厅里气氛显得很是沉重,艾东再纨绔他也清楚,现如今他们家的情况很不好,他们和谭果是死敌,之前暗中没少对谭果出手,风帆海运的码头被查,他们青竹帮就搀和了一脚,谁知道现在的局面成了这样。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史家的确是自作自受,俗话说不伸手,伸手必被抓,史国柱不该太任意妄为!”艾元鸿和史国柱打了多年的交道,他也知道一点史家的机密,可是他没有想到史国柱行事如此不谨慎小心。

不过这件事也透露着诡异,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这说明调查组早已经隐匿在蓝海市,否则林正寅怎么死而复活?

倒霉的不仅仅是史家,朱海明这个前一把手也是晚节不保,他为了陷害谭果,那根本是指鹿为马、不择手段的栽赃陷害,只想着史家给自己善后收尾,谁知道会是这样的下场。

“殷卓,吩咐下去,青竹帮旗下所有的场所都打起十二分精神,那些酒吧迪吧还有其他的场所,但凡涉及有违法行为的,都自查然后关闭。”艾元鸿不得不防着孙学军。

想当初谭果的码头就是被各种检查,如今轮到自己头上了,艾元鸿宁可损失大笔的资金,也不能把把柄给孙学军抓到。

交代完之后,艾元鸿看向表情阴翳的艾东,“这段时间你也注意一下,目前形势对我们不利,你和谭果那点恩怨都给放下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的省是孙学军的天下,所以为了避其锋芒,青竹帮也只能选择退让,不管是秦豫还是孙学军都不是好招惹的。

“我知道了!”虽然忿恨不甘,但是艾东不是林枫那样没脑子的二世祖,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南川市,秦家别墅。

秦老爷子挂了电话,看着坐在一旁的秦天霖,叹息一声开口,“史家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孙学军是帝京的人,只是目前还不知道他到底是帝京哪个家族的人。”“爷爷我听说大哥那边贷款已经发放下来了,码头也正常开工了。”秦天霖低声开口,隐匿住眼中的愤恨和嫉妒。

原本以为这一次秦豫要完了,没有秦家的帮忙,又和史家交恶,秦豫那一艘小船根本扛不住海面上的惊涛骇浪,被淹没是早晚的事,谁知道史家倒台,孙学军上位,秦豫一跃成为了省商界的新贵。

“那个小畜生真是走了狗屎运了!”秦翰兆恨声开口,之前因为史珍珍的事情被公安机关抓捕了,虽然很快就被秦老爷子给捞出来了。

可是在拘留所的那几天,秦翰兆遭了大罪,晚上的时候被人蒙住了头,被狠狠修理了一顿,结果好不容易离开了拘留所,住院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药水被弄错了,被发现的早,人没出大事,可是又遭了一番罪。

回家之后,只要出门,不是有花盆从天而降,就是被车子剐蹭,或者被几个街头暴打一顿,短短半个月的时间,秦翰兆整个人被折磨的皮包骨头,神经紧绷的,甚至不敢出门,整天都窝在家里头。

秦老爷子也知道是有人暗中对秦翰兆出手,不过都是些无伤大雅的报复,再者这个儿子的确不成器,秦老爷子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反正人留在家里头也好,省的出去闯祸。

“大哥说不定提前就知道孙学军会扳倒史家,否则大哥怎么可能在这样敏感的时期去国外出差。”秦天霖可不相信秦豫是真的走运,史国柱和孙学军二选一的话,任谁都只知道要选前者。

可是秦豫和谭果偏偏跟着孙学军一条道走到黑,秦天霖怎么看都认为是秦豫事先知道了内幕,“爷爷,邹老的关系就在帝京,或许是邹老将消息透露给了谭果。”

“那个小畜生,知道这么重要的秘密,竟然不告诉家里头!”秦翰兆一听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没人性的小畜生,爸,你还让我修复和这个小畜生的关系,你看他将自己当成了秦家人吗?这么多年还不如养一条狗!”

“好了,你少说几句!”秦老爷子斥责了一句,只是脸色同样不好看,史家的倒台对秦家的影响同样巨大,秦老爷子也没有想到秦豫竟然冷血绝情到这样的地步,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给家里头。

当初省除了谭果和秦豫之外,基本没有人看好孙学军,有些厚道的至多旁观,有些人为了捧史家的臭脚,对孙学军落井下石,对谭果这边也是各种打压挤兑,如今风水轮流转,孙学军上位了,这些人悔的肠子都青了,不敢登门去省委大院找孙学军,只好退而求其次的来找谭果和秦豫,谁知道这两个人去帝京拉赞助去了。

蓝海市北边的万亩地皮都被秦豫一个人拍下了,据说要打造亚洲最大的影视娱城,但是因为资金紧缺,所以秦豫带着谭果去帝京找人投资去了。

四月末五月初的帝京风光秀丽,不同于省的繁华时尚,帝京是庄严的、肃穆的,处处透露出历史的沧桑和厚重。

一下飞机,驻京办主任亲自来机场迎接孙学军,当看到秦豫和谭果时微微诧异了一下,不过立刻扬起笑容,“孙书记,一路辛苦了,车子已经在外面等候了。”

孙学军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看向身侧的谭果和秦豫,“你们和我一起走,还是单独走?”

帝京绝对是谭果的地盘,孙学军也不知道谭果是打算回柳叶胡同谭家,还是跟着自己去驻京办的酒店入住。

“孙叔你先忙,不用管我们,明天一早我再来找你。”谭果拒绝了和孙学军的通行,以孙叔现如今的位置,到了驻京办那边免不了应酬,谭果最烦这些打官腔的交际应酬,所以她打算和秦豫单溜。

“那也行,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习惯的开口,孙学军忽然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自己倒真将谭果当成自己的小辈了,她哪里需要自己来关照,帝京这地界上,谁敢招惹谭家的人。

驻京办黄主任呆愣的看着先一步离开的谭果和秦豫,一开始他就感觉这对年轻的男女不是体制内的人,毕竟女孩看起来太年轻,黑润润的大眼睛里目光干净而纯粹,说实话,在体制内工作的女人,想要往上面爬并不容易。

除了关系还是关系,要不就是家里头有关系,那么女人升迁之路就会顺畅的;要么就是其他关系,说白了就是靠男女关系,和男上司打好了关系,多了这一层的保护,也可以爬上来。

但是总体来说,女人要往上爬真不容易,所以黄主任第一眼就感觉谭果不是体制内工作的人,很有可能是孙书记爱护的小辈。

再者秦豫身上的气势太过于冷傲锋利,干他们这份工作的,那都是戴着假面具,逢人三分笑,即使骨子里将人恨死了,当面那也是笑脸相迎,体制内不允许独立特行,你性子太独,日后怎么开展工作,怎么领导下属,怎么团结同事?

可是当看到孙学军对谭果和秦豫的态度时,黄主任就知道之前的推断是错误的,这一男一女绝对不是普通后辈,孙书记的态度太过于平和,黄主任已经肯定这年轻男女的背景绝对不一般。

谭果并不打算回家,至少没打算现在回去,抬头瞅了一眼走在身侧的秦豫,这个时候将人带回去,谭果莫名的感觉到有点羞涩,别看谭果平日里无法无天的,关键时刻她掉链子,不好意思了。

可是这边谭果和秦豫刚走出机场,一个中年男人快步迎了过来,面容刚毅,眼神锐利,快速的打量了一眼秦豫之后,看向谭果的目光多了一抹尊敬和柔和,“小姐,秦先生。”

眼睛猛地瞪大,谭果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一下子垮了小脸,“韩叔,怎么让你来接我们?”

韩叔可是老爸的警卫员,这一下还怎么溜?关键是自己根本没和家里说要回来,结果被韩叔在机场堵了个正着,谭果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家里头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先生今天比较忙,让小姐和秦先生回家吃个晚饭。”韩叔回了一句,目光再次看了一眼秦豫,说实话,韩叔对秦豫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秦豫身上的煞气太重,眼神太过于冷傲孤寒,这样的男人韩叔过去在任务里碰到过,这种人性格都非常孤僻冷傲,行事太过于狠戾无情,如同嗜血的孤狼,在韩叔看来谭果应该找一个风光霁月的男人。

“好吧,韩叔,时间还早,我和秦豫先去吃点东西,顺便买点礼物。”谭果知道逃不掉了,也只好妥协,回家就回家吧,反正老爸最多刁难秦豫。

韩叔点了点头将车钥匙交给了秦豫,这才带人乘坐另一车离开了,谭果一坐到副驾驶位置上就垮了小脸,扭头看向神色如常的秦豫,“要不我们现在买机票回蓝海吧?”

秦豫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凤眸不解的看着打退堂鼓的谭果,当初她和自己回秦家大宅,可是一点都不紧张,怎么这会回自己家,谭果这模样倒像是丑媳妇见公婆,其实秦豫看起来冷静如常,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握着方向盘的掌心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还是算了吧,刚韩叔说了我大哥不在家,所以就剩我爸和我哥,他们不会揍你的。”谭果想也知道自己临阵脱逃太不靠谱,可是自己为什么就感觉不好意思呢?

下车之后,谭果看了看四周,不解的看向秦豫,“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前面有家店,过去买点东西。”秦豫沉声开口,他要去的就是正前方那家两个门面的店铺,别看在商业街上,这个店铺看起来有些寒酸,可是这家店卖的都是特供产品。

来帝京拜访朋友也好,找关系找门路也罢,总要拎点礼物,可是在帝京这地界上,一般东西人还真看不上,秦豫之所以在国外停留了一周的时间,并不是被唐家的人绊住了脚步,而是特意选购了一些礼物,不过要去谭家,那些珍贵的礼物,秦豫感觉还不够,所以又来了这里。

“这店真有好东西?”谭果抬头看了看招牌,原本以为秦豫的龙虎豹保全公司已经够土够俗了,谁知道这家店铺更俗气:好客来超市。

“哼,哪里来的土包子!”说话的是个年轻的男人,二十二三岁,斜着眼鄙视的看着站在台阶上的谭果,来帝京办事那肯定是要来这家点买礼物的,这里面的东西比起外面那些商场专柜可是贵了很多。

可是很多人最不差钱,只要东西好,再贵也没事,年轻男人在帝京上大学,家里头有些关系,和帝京柯家的血缘关系虽然有些远,但是毕竟都姓柯,几十年前都是一家,这一次柯子滔是领他爸柯卫国来买东西的,结果在店门口就看到两个土包子。

“好了,子滔,正事要紧。”柯卫国轻蔑的看了一眼秦豫和谭果,带着柯子滔推门走了进去。

谭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整个土生土长的帝京人在外人眼中竟然就成了土包子!好吧,自己土也就罢了,他们家秦总裁这一身笔挺的黑色手工西装,价格都十多万一套,再加上秦总裁这冷傲酷帅的气质,怎么看和土包子也不搭啊。

“你们俩不用进来了,今天我们包场了。”柯卫国已经和店铺老板说买礼物的事,柯子滔闲着无聊直接对着推门进来的谭果和秦豫下了逐客令,嘲笑的开口:“这里可是帝京,别看这家店铺装潢不怎么样,可是我告诉你们,这里面随便一件东西价值都是好几万,你们这样的土包子是绝对买不起的。”

“买不起还不准看看吗?”谭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柯子滔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不屑的看着还敢回嘴的谭果,“小姑娘,你真是没长脑子啊,你来帝京之前难道没有听人说过,到了帝京才知道官小,这地方可不是你们这些土包子能横行的,路上你随便得罪一个人物,那说不定就是某某某领导家的亲戚。”

“我家秦总裁有钱,我不怕!”谭果来了兴致,高傲十足的一抬下巴,拍了拍秦豫的胳膊,傲娇十足的开口:“秦总,一会我们用钱砸死他们,敢说我们俩土包子,我呸,我们随便一顿饭就一千多块,我们有的是钱。”

秦豫没有回答,却毫不客气的将玻璃门给推开了,门后站着的柯子滔没有防备,脑门被撞出咚的一声响,只感觉眼前一黑,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让让,好狗不挡道!”谭果对着霸气十足的秦豫一笑,然后推开挡路的柯子滔,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老板,将你们店里最好的东西都拿出来,只要东西好,钱都不是问题。”

尼玛,哪里来的土包子敢在帝京这地界上摆阔?柜台后的女收银员嗤笑一声,在帝京这地方,她还真的见过不少这样的暴发户,以为有钱就能横行霸道,最后都灰溜溜的滚出了帝京。

“你他妈的动手?”脑袋被玻璃门砸的都快脑震荡了,好不容易缓了过来,柯子滔怒吼一声,满脸爆发的火气,直接抓起一旁货架上的玻璃罐头就向着秦豫的后脑勺砸了过去。

秦豫揽着谭果的肩膀将人往旁边一带,飞过来的玻璃罐头向着后面的柜台砸了过去,女收银员惊恐的叫了一声。

哐当一声,玻璃罐头砸到柜台上面的一瓶酒,连同酒瓶一起掉在了地上,浓郁的酒香味瞬间蔓延开来。

“这可是你杂碎的,我们可不管。”谭果一脸幸灾祸的开口,伸长脖子瞅了一眼那瓶酒的价格,随即笑的更加阴险,“这瓶酒可要六万多。”

柯子滔气的直发抖,他仗着和帝京柯家的关系,在圈子里大小也算是个人物,谁曾想今天竟然被两个土包子给落了面子,柯子滔之所以敢叫秦豫是土包子,那也是因为之前停车的时候,他看到了秦豫的车子。

二十万不到的越野车,关键是车标都不认识,柯子滔想想就感觉很搞笑,越野车底盘高,性能好,比起一般的汽车价格都要贵不少。

除非是有钱人,否则一般人舍不得花大价钱买越野车,可是偏偏有哪些土包子,没有钱却得瑟显摆,弄一辆看起来威猛的越野车,可是车价都不到二十万,那算什么越野车?

“子滔!”柯为国制止了暴怒的儿子,不满的看着挑事的谭果和秦豫,抬头看向脸色阴沉被吓得不轻的女收银员,“这瓶酒算我们账上,不过可以将这两个闹事的人赶出去吗?”

柯为国一看就是有钱人,手腕上戴的手表就上百万,再看着纨绔十足的柯子滔,女收银员王丽立刻就有了决断,“我知道这事和您二位没有关系,纯粹是他们在捣乱。”

说完之后,王丽还对着柯子滔眨了眨眼,随后板着老脸,踩着高跟鞋咚咚咚的从柜台后走了出来,冷哼一声,高傲的指着玻璃门,“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我们店里不欢迎你们这样捣乱的客人,快走,别怪我没事先警告你,我们店老板可不是你们能招惹起的!”

“这瓶酒六万多,不让你们赔偿一半已经是这两位客人大度了,不要给脸不要脸。”王丽声音有些尖利,一副泼辣又嫌弃的模样,“快走快走,也不看看你们什么身份,我们这样的店也敢进来,真是土包子。”

“妈的,老子今天心情好,不和你们计较,没听到这位小姐的话吗?赶快滚,否则老子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柯子滔附和的开口,站在王丽身边,一手伸到了她的背后,在她挺翘的臀部上揉了一把,他最喜欢这种泼辣的小妞,在床上放得开,什么姿势都敢做,能将男人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要怎么尽兴就怎么尽兴。

“我偏不走,东西是他砸的,要走也是他们走。”谭果亲密的挽着秦豫的胳膊,然后不满的撒娇着,“秦总,他们欺负人,你要给我撑腰,让他们知道知道你的厉害。”

秦豫并没有开口,目光诡异的看着谭果,他终于可以确定谭果的确在紧张,她一紧张就喜欢惹事,可是回自己的家,她到底紧张什么?

柯子滔如同听到了多大的笑话一般,“你们知道我姓什么吗?我姓柯,你们记住了,帝京柯家的柯!”

王丽眼睛蹭一下就亮了起来,原本以为自己只是攀上一个普通的阔少,谁知道这竟然是柯家的人!在店里工作了一年多了,王丽之所以愿意当一个收银员,不是因为工资高,而是因为她知道能来这里买东西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她就想着能找个金龟婿,即使不结婚也没事,被这些有钱的大爷包养个几年,自己也赚够本了,却没有想到今天走大运了,竟然真的碰到金龟婿了。

想在柯子滔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王丽踩着高跟鞋走上前来,不屑的看着谭果,当小情人都不知道自己将打扮的精致一点,这样的女人早晚会被金主给甩了。

“你们不要废话了,我的店我做主,你们现在就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王丽趾高气昂的开口,“到时候你们后悔就太迟了,有些人不是你们能得罪起的。”

“怎么回事?好好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道不满的声音从几人身后传了出来,却见从里面休息室推门走出来了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胡子拉碴着,一脸的凶狠模样,鼻子嗅了嗅,然后直奔柜台而去。

“我靠,谁他妈的把老子的酒给砸了!这可是老子亲自收购上来的好酒!”男人愤怒的吼了起来,目光像是要杀人一般,快速的在几人脸上转了一圈,“这酒是谁砸的!给老子十倍赔偿,然后滚出去,老子店里不做他的生意!”

柯为国眉头一皱,这家店的听说黑道上有关系,柯为国自然知道,能卖特供产品的店,没有一点关系根本拿不到货。

而且因为来店里买东西的客人基本都是为了送礼的,所以帝京就有人想要入股这家店,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打探一些消息。

毕竟谁谁谁买了什么东西送给了谁谁谁,这些消息平日里没什么用,可是关键时刻说不定就能发挥重要的作用,只要经营操作好了,绝对是一桩大生意。

有这样打算的人不少,所以当初不少人想要搀和一脚,结果呢?这家店还好好的开在这里,老板就是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而那些想要威逼利诱的人,据说都被收拾的很惨,知道这是个硬茬,那些人这才消停了。

“老板,都是这两个人。”王丽一扫刚刚的泼辣,嗲声嗲气的开口,如同软糯糯的小白兔一般,红着眼眶对着男人继续道:“这两个人进门的时候和这两位客人起了冲突,我制止她,谁知道她竟然拿罐头砸我,还好我被躲过去了,可是把酒都给砸了。”

见过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可是谭果还真没见过当着当事人的面就敢胡说八道的,尤其是刚刚还一脸凶相的王里,这会声音哽咽,眼角发红,还拍了拍胸口挺立的一对小白兔,看起来真的饱受惊吓了一般。

“不管如何,这事也是因为我们父子而起,这个酒我们照价赔偿。”柯为国笑着说了一声,看起来很是大方豁达,可是却将罪名都推到了谭果和秦豫身上。

店老板眼睛一瞪,愤怒的看着秦豫和谭果,嫌弃的摆摆手,“门在那边,快走快走!老子不做你们的生意!”

“眼瞎,得治!”谭果没好气的丢出四个字,这店老板明显就知道王丽他们在说假话,他看出来却还赶自己走,谭果冷哼一声,拉着秦豫上前两步,“我们是来买东西的,说不走就不走!有本事你赶我们那!”

“秦豫,我们挑,挑完了我们还不给钱!”谭果接着补充一句,目光快速的扫过四周,还真别说,这里真有不少好东西,“这种顶级大红袍也有,我爸挺喜欢喝的。”

“还有这个,顶级的松茸,煲汤最好喝,这个也要了。”谭果如同蝗虫过境一般,直接将店里最好的东西都给找出来了。

“这人参也不错,根须完整,现在很难找到这种百年以上的老山参了。”

“咦,这是高原黑枸杞,听说每年产量少之又少,看不出这店还真有货,这个也要了,回去我们泡茶喝,对眼睛好。”

店老板目瞪口呆的看着小蜜蜂一样忙碌的谭果,一贯都是他和别人耍横,今天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震住了,店老板傻眼的愣了愣,然后终于反应过来的扑了过去,“滚滚滚,老子不做你们生意!你们这是来买东西的吗?你们这是来砸店的!”

有眼睛这么毒的吗?什么东西好她就挑什么,也不看看这些东西多宝贝,自己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回来的,她倒好,直接给自己一锅端了。

店老板动作快,秦豫动作更快,右手倏地一下抓住了店老板的胳膊,一个用力将人阻挡下来了。

别看店老板已经五十多岁了,一副邋里邋遢的模样,可是此刻他眼睛一眯,锐利的寒光从眼中迸发而出,看了一眼秦豫,随后右手握住了秦豫的手,两个男人就这么较劲起来。

等谭果挑好了,店里的好东西基本都在她的购物篮里面了,柯为国眉头一皱,他这一次是为了高速公路的事情来拜访柯家的,这条高速是连接从蓝海经过南川,到下面的宁芜省。

柯为国想要接下整条高速下面所有的附属工程,这可不是一笔小生意,他想要接,其他人也想要接,但是柯为国知道只要柯家说一句,这个生意就肯定是他的了。

他昨晚上刚到帝京,休整了一晚上,今天特意来这里买东西的,他知道像柯家这样的顶级豪门世家,那些金银珠宝是看不上眼的,毕竟太贵的,柯为国也舍不得花钱,毕竟还不知道柯家愿不愿意帮忙,总不能一出手就是上千万的礼物吧。

所以他才打算买些不显眼的好东西,价格贵是一方面,关键这些东西稀少,物以稀为贵嘛,也算是探探柯家的口风,谁曾想就起了冲突,关键是谭果挑的都是好东西,这样一来,柯为国几乎没什么东西可以挑选了。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你这是要明抢吗?还有没有王法了!”王丽得到柯为国的示意,裂开冲上前来要抢谭果手里头的东西,左手还抡起巴掌向着谭果的脸扇了过去,只要今天示好了柯家人,自己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谭果眉头一皱,避开了王丽打过来的巴掌,她真的不明白了,大家都是进来买东西的,他们家秦总裁怎么看都不像是善茬,这个女收银员怎么就认定他们好欺负了,颠倒黑白不说,这还敢上手了。

一番争抢下来,王丽累的够呛,偏偏谭果动作敏捷,王丽一点好处都没有讨得,气的王丽铁青了脸,直接拿过一旁的手机,“我现在就报警,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敢抢劫!”

“妈的,你干什么呢!”店老板眉头一皱,转身就吼了起来,一把抢过王丽的手机砸在了地上,力气之大,手机直接分尸了。

谭果趁机拎着两个购物篮溜到了秦豫身后,店老板一看,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没好气的瞪着谭果,“不要以为老子不打女人,小姑娘,你给我将东西交出来。”

“不要。”谭果摇着头,这番折腾下来,谭果心里头倒是舒坦多了,回家就回家吧,反正秦总裁也能拿出的手,再说老爸他肯定早就知道秦豫的存在了,不就是带个男朋友回家,自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老板,我们不报警吗?”王丽着实傻眼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老板要冲着自己发火,还将自己手机给砸了。

“报个屁警!”店老板拿谭果和秦豫没办法,只好迁怒的看着红着眼眶的王丽,实在被他这姿态弄的恶心坏了,没好气的摆摆手,“你也滚,从今天开始,老子不要你了,快滚。”

“还有你们两个,也赶快滚,今天老子关门,不做你们的生意了!”说完还不解气,店老板将矛头再次对准了柯为国父子两人,要不是这两个惹事的,自己会损失这么多好东西吗?

柯子滔眉头一皱,不满的看着店老板,“你怎么回事?我们是来买东西的,再说你不将他们赶走,凭什么要赶走我们?你可知道我们是谁吗?”

“就是,老板,你是不是喝糊涂了,这两位客人可姓柯,而且分明是那两个人在店里捣乱,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乱赶人!”王丽也不高兴了,他还真以为自己想要这份工作,不过是为了认识更多的有钱人而已,哼,还赶自己走,呸!

“这是老子的店,老子要赶谁走就赶谁走,再唧唧歪歪的,老子就那扫把将你们都打出去!”店老板横起来,那脾气可不小,脸上带着伤疤,眼睛一瞪,杀气外露。

柯为国拉住还要叫嚣的柯子滔,转身向着门外走了去,再留下来也没有意思了,不过这些人敢对自己如此不敬,真当他们柯家没人了!

“我说你之前干嘛要赶我们走。”看着碍眼的人都离开了,谭果好奇的看向气呼呼的店老板,虽然胡子拉碴的,脸上还有一道疤,不过看起来这男人年轻的时候还挺帅气的。

店老板估计也是拿谭果没办法,哼了哼,“我高兴怎么着,快付钱,别以为你们真能吃霸王呢,害得老子要重新找个收银员了。”

秦豫的确不差钱,更何况谭果选的这些东西都不错,而且是要送去谭家的,表达的是他的一点心意,秦豫肯定不会让其他人花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