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谭家夫妇/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秦豫还打算挑选一些礼物,胡子拉碴的店老板已经吧唧着拖鞋走到电脑后,刷刷刷,短短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打印出了一张A3纸大小的招聘,拿着胶布直接糊在了玻璃门上——

谭果定睛一看,一脸诡异的瞅着对着招聘笑的猥琐至极的老板,确切来说是对着招聘上的比基尼美女流口水的下流模样。

“看什么看,你这样的良家妇女老子不要!”店老板一回头对上谭果那嫌弃的眼神,气呼呼的回了一句。

他的招聘要求很简单,性别:女;

年龄:三十岁以下(妖艳少妇级别可以放宽年龄要求)

学历:无;

长相:漂亮、美艳、风骚……具体对比旁边的照片。

谭果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拿着一瓶鲜奶正在喝的店老板,忽然压低声音开口道:“我说老板,你是不是年纪大了,菊花残了,所以现在自欺欺人的招聘漂亮女收银员来YY一下?”

咳咳!店老板估计没想到谭果这么生猛,一口鲜奶直接从嘴巴里喷了出来,太过于狼狈之下,胡子上都是白色的奶液,目瞪口呆的看着谭果,然后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梗着脖子嚷了起来,“老子是攻,上面的,上面的好不好!”

秦豫将谭果扯到了一旁,嫌恶的看着店老板,冷声开口:“结账。”

“老子不卖……好吧,结账就结账!”店老板恶狠狠的瞪着气势惊人的秦豫,要是自己再年轻个二十岁,不对,只要年轻个十岁,老子今天就揍死这个臭小子,最讨厌这种西装革履的精英,妈的,老子就邋遢怎么着了!碍着谁了!

谭果挑的东西都是店里最好的,所以价格就不用说了,店老板嘿嘿一笑,一副奸猾的得意模样,“今天老子心情好,给你们打个九折,一共六十五万三,算你们六十万。”

“奸商!”谭果不满的嘀咕一声,秦豫已经干脆的拿出了银行卡刷卡结账。

财大气粗的人店老板见过很多人,来他这店里的客人,九成九都是不差钱的,但是一般人过来基本都是一个套路,什么东西好就买什么,什么东西贵就买什么,毕竟店里大部分都是土特产,高档一点就是茶叶和一些保健用的中药材,拜访送礼都合适。

可是看秦豫一样一样仔细的挑选,还龟毛的看了看保质期,店老板就知道秦豫此行和其他那些送礼的不一样,他是真的用心在挑选东西。

被赶出店的柯子滔怎么想怎么的不痛快,若不是被柯为国给拦住了,柯子滔估计当场就能和秦豫干起来,柯为国知道这家店的老板有后台,再者他来帝京是为了高速公路的事,这才是正事是大事。

不管是店老板也好,还是秦豫和谭果也好,柯为国自认为自己身份高,不屑和这些小人物计较。

帝京多的是卖高档礼品的地方,不能在这家买,换一家也无所谓,可是柯子滔年轻气盛,这些年依仗着柯家的身份,在帝京他大小也算是个人物,要被人叫声柯少,他怎么想都吞不下这口恶气。

所以趁着柯为国在里面挑选礼物时,柯子滔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道谄媚的男音,“柯少,您老不是说这几天忙吗?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今天出来买东西,碰到两个不长眼的东西。”柯子滔嘴巴里叼着烟,嚣张至极的怒骂:“两个土包子,有点小钱,还真以为自己是大爷了,敢和老子抢东西,真他妈的活腻味了。”

“呦,这是哪里来的暴发户,在帝京敢和柯少您过不去,您老一句话,这事我来做。”豹子其实已经是三十多岁了,可是却左一口您老,右一口您老,看得出对柯子滔很是巴结。

这不仅仅是因为柯子滔背后的柯家,论起来,柯子滔只是旁系,和柯家那真是一表三千里的关系,但是毕竟都姓柯,在帝京,这些人不看僧面看佛面,肯定要给柯家几分薄面。

二来则是因为柯子滔家里有钱,绝对是J省前十的富豪,家里做的是房地产的生意,上面有柯家照顾着,柯为国的生意是越做越大,柯子滔在帝京出手阔绰,虽然是纨绔少爷脾气,但是和他身份相当的,柯子滔自然会收敛,比他身份差的,不敢和柯子滔计较。

“估计是外来户,或者是不起眼的,以前在圈子里没见过。”柯子滔回忆了一下秦豫的脸,看起来倒有几分气势,可惜啊,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呢。

而这两个土包子在帝京连条蚯蚓都算不上,还敢这么横!柯子滔直接开口:“我不和你废话了,一会我还得去大伯家里,那两个土包子是在路那边,开了一辆估计二十万都不到的黑色越野车,就停在靠湖边那块柳树岩石下。”

“好嘞,有这么多信息就够了,路这边是我的地盘,这事就交给我来处理,柯少您老放心吧。”豹子有奉承了柯子滔几句,这才挂了电话对着一旁的手下开口:“通知豆子那边,查一下和柯少起冲突的那辆越野车,看看车主是什么人。”

能在帝京这条道上混的人,除了逞凶斗狠之外,脑子也是不缺的,柯子滔不在乎对方的身份,豹子可不敢大意,若是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柯子滔那边扯着柯家的大旗肯定平安无事,自己只怕就成了出气筒了。

二十分钟之后。

知道车子牌照要调查起来很简单,豹子的这些手下,别的本事没有,打听消息倒是很灵通,“豹哥,刚刚已经查了,这个牌照记录里没有,绝对不是帝京那些世家的,那一男一女都是生面孔,之前还不知道停车位在哪里,问了商场那边的保洁才知道的,我估计是外地过来的。”

“外地的?”豹哥看着不远处的黑色越野车,的确,如果是帝京的人,二十多万的车子那能开出来吗?柯少他们家里的保镖开的车子都比这个好,既然是外地人,即使有点钱,豹哥也不怕了。

“动手先将车子给砸了,然后等那两个人出来,将男的打一顿,女孩子就算了。”豹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嘴巴里叼着香烟,得罪了柯少,还好是自己出手,如果是柯少亲自出手,这一男一女估计就惨了。

店老板的确懒,秦豫买的东西都是自己拿礼盒装起来的,这边秦豫和谭果提着满手的东西,店老板嘿嘿一笑,“我给你们开门,好走不送。”

秦豫和谭果提着东西走了十来分钟,然后傻眼的愣住了,黑色的越野车已经面目全非了,倒车镜被掰掉了丢在地上,车身上都被泼了大红色的油漆,车窗玻璃和前面挡风玻璃也被人给敲裂开了。

“我们家的车子都是改装的。”谭果眨了眨眼,哭笑不得的看着被毁的车子。

秦豫黑着峻脸,不用想也知道出手的肯定是之前在店里碰到的柯家父子,估计他们是知道店老板后台硬,所以不敢拿他撒气,被赶出店之后直接找人砸了车子。

而就在此时,六七个拿着钢管的混混突然从不远处的面包车里冲了下来,直奔谭果和秦豫而言,那凶狠的模样,估计不将人打死也要打成重伤。

秦豫打开车门将礼物放到了后座,然后关上车门,这才看着冲过来的几个混混,冰冷的俊脸迎了上去,原本要来谭家,谭果紧张那只是不好意思,秦豫是真的紧张,这会而还有人不长眼的冲过来,秦豫正好发泄一下紧绷的情绪。

短短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六七个混混已经躺在地上,不远处的豹子眼神一沉,对着手下开口:“是个练家子,开车先走。”

看面容的确是个生面孔,不过那男人一看就不好惹,估计是外地来帝京找人办事的,毕竟拎了那么多的礼物,不过豹子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

这男人不好对付,豹子的手下都是些小混混,平日里仗着人多势众,还可以耍点威风,真碰到这些练家子,只能通知柯少了,他的那些保镖都是退下来的特种大兵。

“我联系韩叔,让他再过来一趟吧。”谭果摇摇头,帝京这些纨绔果真无法无天了,一言不合就敢砸车打人,他们难道就不担心招惹了大人物?

韩叔接到谭果电话时还有些的诧异,可是当听到车子被砸后,韩叔刷的一下黑了脸,在帝京,敢砸谭家的车子,那就是打谭家的脸,好在谭果没有说还被几个混混围堵了,否则韩叔这个警卫员估计真的要动粗了。

二十分钟后,韩叔开了四辆车过来,当看到泼了油漆的车子后,脸更黑了,车子看起来其貌不扬,其实都是改装过的。

车身都是特殊的钢制材料,一般人拿锤子都砸不出一个凹洞来,轮胎也是实心橡胶的,子弹都打不穿,更别说用匕首扎了。

只可惜防弹玻璃被外力重重的打砸在同一个地方,所以玻璃震裂了,好在并没有破损,这些车都是韩叔亲手改装的,这会看到自家孩子被人泼油漆糟蹋成这样,韩叔眼中迸发出凌厉的寒光,“小姐,我先送你你和秦先生回去,这事我来处理。”

柳叶胡同,谭家大宅。

“我都不知道糖果竟然又男朋友了?谭骥炎太过分了!”童瞳越想越是生气,之前谭骥炎还骗自己说糖果去省是为了工作!结果家里人都知道,就自己这个当妈的不知情!现在女婿都上门了,童瞳连人长的是扁的还是圆的都不知道。

秦清数十年如一日的清冷面容,抬眼看着孩子气十足的童瞳,冷淡的开口:“你如果知道了肯定要去省。”

后面的话秦清都不需要多说了,谭骥炎本质上就是个妻控,他工作忙肯定没时间过去,但是以童瞳的身手,谭骥炎肯定是拦不住,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瞒着。

“我难道不应该去吗?”童瞳直接炸毛了,气恼的站起身来,保养的极好的脸上甚至没有岁月沉淀的痕迹,看起来就像是三十来岁的女人一般。

童瞳估计是气狠了,声音都提高了不少,“谭骥炎那个混蛋!这可是我女儿,糖果那么傻,估计一根棒棒糖都能把她给骗走!”

“糖果就懒了一点,再说煦桡不是去了南川嘛。”十一笑着回了一句,煦桡那孩子和他父亲关曜一样,最喜欢的就是刑侦,这一次竟然会去南川任职,说白了就是为了看着糖果。

“你们都知道!”童瞳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两个好友,坚决不承认是自己太傻,根本没有想这么多。

十一和秦清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五点了,“童瞳,我们先回去了,明天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今天毕竟是糖果带男朋友回来的日子,他们三家人关系再好,今晚上也不适合出现。

下午五点半,谭骥炎和谭亦是同一时间进门的,一进来就看到站在大门口,眼睛里冒着寒气的童瞳,谭家两个在外运筹帷幄的男人,此刻只感觉头皮一麻。

“妈,不是我不说,是爸他威胁我。”谭亦眯着狐狸脸,一把揽着童瞳的肩膀,笑的无辜而可怜,“你也知道我爸那脾气,大哥都怕,更别说我了。”

“我知道,不怪你。”对家里头的三个孩子,童瞳一贯都是无条件的宠爱,此刻童瞳明白的点了点头,然后眼刀子咻咻的向着西装笔挺、面容冷峻威严的谭骥炎射了过去,这个混蛋男人才是罪魁祸首!

谭骥炎眯着凤眸,危险的看了一眼临阵脱逃将罪名都推到自己身上的小儿子,看来这个臭小子果真还是太闲了,所以才有闲工夫来陷害自己,不过目前首要的是安抚好童瞳。

“韩明说糖果和秦豫还有五分钟就要回来了。”低沉的嗓音浑厚而悦耳,谭骥炎大步走了过来,利眼一扫,谭亦自发的将胳膊从自家老妈的肩膀上收了回来,然后接过谭骥炎的公事包退后两步。

“你竟然不告诉我!”童瞳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胳膊已经换了主人了,恶狠狠的瞪着身侧面容峻冷的谭骥炎,抬脚狠狠的向着他的黑皮鞋踩了下去,为了报仇,童瞳刚刚特意换了八厘米的细跟鞋。

“你去了,糖果还怎么谈恋爱?三人行?”谭骥炎面不改色的开口,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脚背上的痛。

谭骥炎故意压低了嗓音,低沉磁性男中音悦耳的让童瞳感觉耳朵都有些发烫了,“而且小宸和小亦都派了人过去,煦桡也去了南川,有他们把关糖果不会出事的,而且你走了,我一忙起来估计一天四个小时都睡不到。”

“这两个小混蛋竟然也帮着你瞒着我!”童瞳顺利的被谭骥炎转移了怒火,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笑的心虚的谭亦,不过想到谭骥炎的工作狂特性,童瞳倒也冷静下来了。

童瞳回头看着身侧面容依旧峻朗,风度翩翩的谭骥炎,这么多年过去了,谭骥炎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他也越来越忙,要是没自己看着,他一日三餐都忘记吃不说,晚上更是熬夜工作。

去年自己和十一她们出去旅游,谭骥炎竟然因为熬了三天夜,还发高烧,差一点就昏厥在办公室里了,从此之后,童瞳就不敢在外面过夜了,总担心谭骥炎忙起来不知道照顾自己。

看着成功被带跑题的童瞳,谭亦无奈的摇摇头,这么多年的过去了,老妈怎么还那么天真好骗呢?爸这只老狐狸为什么会熬夜?为什么会不吃饭?

还不是因为不想妈离开他的视线之外,至于所谓的高烧,根本就是大冬天的冲了冷水澡,还在外面坐了一个小时,自己给冻出来的。

当院子外传来汽车声时,童瞳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想要起身去门口迎接,却被身旁的谭骥炎给按了下来,“让小亦过去就行了。”

“妈,你可是长辈,你要是亲自出门去接,估计会把糖果的男朋友给吓到的。”谭亦笑着开口,已然走到了大门口。

谭果正推开院子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手都拎满礼物的秦豫,最后面的韩叔两只手也拎满了东西。

“二哥。”见到久别的家人,谭果兴奋的嗷了一嗓子,直接扑了过去,被谭亦接个正着。

“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笑着调侃了一句,谭亦双臂依旧搂着谭果的腰,看向眼眸瞬间晦暗的秦豫,笑的格外的危险而诡谲,这个臭小子还敢吃醋?

“老妈和老爸在里面吗?”从谭亦怀抱里退了出来,谭果直奔客厅而去,完全将身后的秦豫给忘记了,在南川即使被秦豫照顾的很好,可是她的家还是柳叶胡同。

秦豫拎着礼物大步走了过来,看起来冷静,可是步子却显得很是僵硬,“二哥。”

“听说你在国外被人绊住了脚步,让糖果那丫头来了个派出所一日游。”谭亦声音显得极其悦耳,俊美无俦的脸上勾着浅笑,看起来像是调侃一般,可是那眼神却很是挑剔。

秦豫身体猛地绷紧,立刻开口解释道:“因为Y国那边有我国当年流传出去的几个老物件,所以多留了一个星期,那个翡翠的雕工很好,我听说谭果说阿姨很喜欢,所以就带过来了。”

唐家那一点手段根本留不住秦豫,秦豫主要是为了那几件流传到国外的珍宝,再者秦豫不走,朱海明根本不敢对谭果下手,所以秦豫离开也算是给敌人制造出手的机会,然后再将人一网打尽。

“原来如此。”谭亦笑着点了点头,似乎接受了秦豫的解释,亲密的拍了拍秦豫的肩膀,“不过那都是死人用过的东西,我爸嫌晦气。”

秦豫表情一僵,但凡是老物件那肯定都是死人用过的,可是谭亦那笑的诡谲的狐狸脸,让秦豫实在弄不准他到底是嫌弃还是开玩笑。

“好了,进去吧,我爸妈都等着呢。”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刁难秦豫,谭亦哥俩好的拍了拍秦豫的肩膀,示意他跟着自己一起进门。

客厅里,谭果正腻在童瞳身边,脸颊微微有点发红,看得出她还在不好意思。

“叔叔、阿姨,我是秦豫。”声音听起来很是僵硬,秦豫双手依旧拎着礼物,看到童瞳的一刹那,秦豫微微有些发愣,实在是童瞳看起来太年轻了。

而一旁的谭骥炎面容严肃,眼神锐利,威严的气势让秦豫下意识的站直了身体,生平第一次,秦豫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紧张。

和秦翰兆这个父亲更多的时候都是正面冲突,秦豫甚至没有将他当成父亲,而秦老爷子对秦豫而言更多的是一种尊重。

而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秦豫对秦老爷子的敬爱也减少了许多,可是此刻面对谭骥炎,秦豫拎着礼物的手心已经开始冒汗。

童瞳目光好奇的打量着秦豫,这是完全不同于谭宸和谭亦的年轻人,当然,和柳叶胡同谭果的这批发小也完全不同,在国安部行动组待了不少年的童瞳,一眼就看出了秦豫身上那股子隐匿起来的阴暗和冷血。

谭宸性格也冷,可是却是属于军人的铁血和冰冷,浑身透露出一股浩然正气,顾岸虽然算是黑帮少主,可是顾岸性格有些暴烈,明朗如火,行事也是光明磊落,可是秦豫完全不同,那种冰冷和阴暗,让童瞳似乎看见了蛰伏在暗处的毒蛇。

秦豫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在来帝京之前,谭果也和秦豫大致说了一下家里头的情况,秦豫原本以为童瞳会是第一个接受自己的,毕竟套用谭果的话,“我妈被我爸宠的很迷糊,所以你只要搞定我妈了,我爸还有我大哥就不用担心了。”

可是此刻,对上童瞳那过于清澈的眼神,秦豫忽然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他对谭果几乎是一见钟情,因为在谭果身上他看到了那种明朗和干净,这是一个眼神纯净如火的女孩,深处黑暗深渊之中,谭果的出现就是秦豫心底仅有的温暖,所以他握住了就再也不愿意放开。

“糖果,你喜欢这种类型的?”童瞳扭过头不解的看着谭果,当初糖果他们还小的时候,童瞳还和秦清、十一开玩笑,这几个孩子年纪都一样大,说不定就自产自销了。

谁知道二十多年过去了,柳叶胡同这批熊孩子都长大了,不过没有男女之情,亲如一家人,谭果虽然比他们大一岁,却成了关煦桡、顾岸这些男孩子保护的对象。

可是童瞳从没有想过自己女儿会喜欢秦豫这种类型的男人,太过于阴暗冷血,童瞳也不等谭果回答,再次抬头看向秦豫,忽然发现这个看起来冷血无情的年轻男人脸上肌肉紧绷,薄唇紧抿,他在紧张?

这一瞬间,童瞳忽然就释然了,然后笑了起来,“来就来了,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家里什么都不缺,小亦快点把东西接过去,怎么一直让小豫拎着。”

从地狱到了天堂,秦豫呆愣愣的任由谭亦将自己双手里的礼物给拿走了,不明白童阿姨的为什么瞬间从挑剔转为了关切和慈爱。

“小豫,快来坐下。”童瞳起身走了过来,亲密的拍了拍秦豫的胳膊,感觉到他身体绷得跟木头一样,童瞳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

童瞳看向秦豫的目光更加温和,这孩子看起来阴冷,其实是缺爱吧,否则他怎么会这么紧张,而且听十一说,秦豫幼年丧母,父亲就是个人渣,前妻尸骨未寒就将小三娶进了门,而且私生子只比秦豫小三个月。

谭果和谭亦对望一眼,看着对秦豫无比热情的童瞳,兄妹两人眼角抽了抽,同情的看着完全被童瞳热情给弄的不知所措的秦豫,俗话说不做就不会死!秦豫难道就没有发现老爸的眼神已经成了冰刀子了吗?

“我听小亦说你和家里关系很恶劣?”谭骥炎冷声开口,凤眸冰冷的看着再次绷直了身体的秦豫,“我们谭家家庭和睦,即使和左右隔壁也像是一家人。”

秦豫张了张嘴,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给自己开脱,秦家那些人里,除了秦老爷子之外,其他人和秦豫的关系势如水火,都恨不能杀了对方泄恨,别说家庭和睦了,连相敬如冰都做不到。

“我听小宸说你的保全公司游走在法律边缘,钻的是法律的空子,和国际上一些臭名昭著的黑帮关系密切。”谭骥炎再次挑剔的开口,面容严肃而威严。

秦豫彻底放弃辩解了,因为谭叔叔说的并没有错,自己的保全公司做的就是黑道生意,秦豫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好人,很多时候他冷血狠辣,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谭骥炎,你干嘛呢?有你这么批评小辈的吗?”童瞳看着秦豫的脸彻底灰败下来,不满的推了一般身旁的谭骥炎,都在家里头了,他还端着大领导的架子,这是要训斥谁呢!

面对谭骥炎,童瞳是风霜刀剑严相逼,可是转向秦豫时,瞬间化为了三月春风,声音温柔的让人心生温暖,“别在意你谭叔的话,他就姓谭,否则他像你这么大还没有你现在的成就。”

被贬低能力的谭骥炎气息陡然冰冷下来,之前只是挑剔秦豫,此刻看向秦豫的眼神厉的跟十二月的冰刀子一样。

“听糖果说你身手不错,还有一会吃饭,我们去院子里活动一下。”谭骥炎率先站起身来,丢下一句话之后,笔挺的身影径自走向大门口。

童瞳眼睛一亮,随后笑着看向表情僵硬的秦豫,“去吧,活动一下身体也好,省的你谭叔一把年纪了,总以为自己还年轻,一工作起来就不顾身体。”

童瞳是一脸的高兴,谁让谭骥炎年纪都一大把了,还整天当自己是小年轻,工作起来那么拼命,这会好了,让秦豫这孩子和他较量一番,让谭骥炎不服老都不行!

“自求多福。”谭果嘿嘿一笑,幸灾祸的看着表情纠结的秦豫,能看到秦总裁这种手足无措的表情还真不容易啊。

“放心吧,你尽管出手,我爸身手好着呢。”谭亦安慰的拍了拍秦豫的肩膀,这话听起来像是安慰人,可是他如果不笑的那么瘆人就更好了。

院子里,谭骥炎已经脱掉了西装交给了谭果拿着,衬衫扣子卷到了手肘处,一记冷眼锐利的看向走出来的秦豫,摆明了是要动真格的。

谭果的父亲,自己的泰山大人!秦豫深呼吸着,真动手肯定不行,不管谭叔叔身手如何,他毕竟年纪大了,将人伤到了,估计谭果第一个不会放过自己。

但是秦豫也知道放水是不行的,毕竟放的太假,会让人感觉自己过于虚伪,这个尺度?秦豫眉头皱了一下,不过也没有犹豫,干净利落的脱掉了西装,一旁童瞳下意识的接了过来,秦豫陡然发现院子中间的谭叔叔眼神更冷了。

两个峻朗帅气的男人交手绝对是一副无比养眼的画面,身高都超过一米八,瘦削挺拔的身姿,一拳一脚干净利索,这架势一看就是真正的练家子。

秦豫原本是打算放水的,只要不放的那么明显,可是真和谭骥炎交手之后,秦豫才知道自己小看了对方,虽然年纪大了,可是谭骥炎的身手并没有落下,只是不同于秦豫过于刁钻的攻击,谭骥炎是军人出身,他的攻击和防守都是浑然天成的大气。

“小心!”童瞳下意识的喊了一嗓子,谭骥炎右肩膀被秦豫一脚给踢中了,身体后退了两步才停下来。

童瞳已经不安的跑了过来,焦急的开口:“我就说你老了,骨头都硬了,刚刚这一脚你反应只要快一秒,身体往右侧就能躲避开。”

“身手不错。”谭骥炎气息平稳的开口,意味不明的夸赞了秦豫一句,冷峻的表情面对童瞳时瞬间转为了温柔,“出了一身汗,正好洗个澡然后吃晚饭。”

“嗯,我去给你拿药油。”童瞳点了点头,不放心的看着谭骥炎的肩膀,刚刚秦豫那一脚的力量可不小。

站在院子中间的秦豫有些傻眼的看着离开的谭骥炎,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刚刚自己那一脚,谭叔叔绝对能避让开,他是故意的。

在进门的一刹那,童瞳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秦豫,笑着开口:“小豫你身手真不错,吃过晚饭我们俩比划一下。”

冰冷的俊脸上表情一寸一寸的龟裂,和谭骥炎出手已经是赶鸭子上架,童阿姨也想要对练?秦豫忽然感觉自己一定会死的很惨!他要是再看不出谭叔叔针对自己的真实原因,那真的是傻到家了,只要自己伤到了童阿姨,估计就甭指望再进这道门了。

可是和童阿姨动手的时候,如果自己放水被童阿姨察觉到了,秦豫知道自己一定会在童瞳这个长辈心里头留下一个虚伪的印象,什么叫做进退两难,秦豫今天是真正的领教到了。

“其实我爸还是比较看好你的,否则不会让我带你回家的。”谭果笑着安抚着表情实在难看的秦豫,老爸虽然表情严肃了一点,为人冷漠了一些,其实对秦豫还是挺看重的。

秦豫点了点头,其实他心里头清楚,谭家并不是真的选定了自己,只是因为谭果愿意,所以谭家才不会出面干涉,他们只是在保护谭果,在保护她的爱情,这个人如果不是自己,谭家也会是同样的做法。

------题外话------

有些亲只怕不知道谭家的关系:谭骥炎和童瞳——谭果的爸妈。谭宸和谭亦——两个哥哥。十一和秦清是童瞳的闺蜜。

p:亲爱的们,如果当天你们没有看到更新,那就是这个章节被和谐了,第二天修改后会更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