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陈年旧情/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果喜欢吃虾,不过不喜欢剥壳,以前都是谭宸和谭亦动手的,如今看到秦豫绷着一张冷峻的脸庞,动作熟练又优雅的给谭果剥虾壳,童瞳不由笑了起来,“小豫,你别惯着糖果,你自己快吃,她要吃虾让她自己吐壳。爱玩爱看就来网……”

“童阿姨,没事的,谭果自己剥会弄的一手的油。”秦豫沉声开口,手上动作不停,谭果太懒,让她剥壳,她宁愿不吃了,偶尔馋的不行了,剥一次壳,手上、胳膊上、衣服上滴的都是油渍。

所以最后秦豫只能代劳了,不过看谭果吃的眉眼都笑弯弯的模样,秦豫感觉一切都值得了,当你将一个人放在心上的时候,就从来不会去计较得失,看着她高兴自己就高兴,这种满足感让秦豫知道就算照顾谭果一辈子,他也心甘情愿。

“妈,我爸还不是每一次都给你剥虾壳!再说我爸对虾过敏,却一直记得买大龙虾回来给你吃。”谭果不满的哼哼着,吃醋的瞪了一眼秦豫。

她忽然发现有句话说的真对:丈母娘看女婿,绝对是越看越喜欢!秦豫才来了这么一会,妈就将秦豫当成儿子了,自己这个亲生闺女就被各种嫌弃,小时候大哥二哥给自己剥虾壳,也不见妈会说什么。

童瞳没好气的瞅着嘟着嘴巴抱怨的女儿,“客人上门,这是基本的礼貌!”

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在秦总裁面前自己早就没脸没皮了,上一次生理期来了,她半夜睡的迷迷糊糊的,不愿意起来上厕所,然后将床单上弄到了一丢丢,关键是谭果这个马大哈睡到早上爬起来连被子都没有叠。

等到秦豫中午下班回来给谭果做饭,刚将乱糟糟的被子掀起来准备拿出去晒晒,然后就看到床单上的几点红色。

秦豫有轻微的洁癖和强迫症,地盘意识也强,东西用了肯定要归还到原处,自己的地方不喜欢外人出现,站在床边看了半晌,秦豫认命的将脏掉的床单还有谭果换下来的睡衣都拿去洗。

所以等谭果吃好午饭,看到正在院子里晒床单的秦豫,很是诧异的开口:“床单被套不是星期一才换的,这才三天不到怎么又换了。”

直到晚上洗澡看到自己内裤脏了,谭果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秦豫为什么大中午的洗床单,有时候和一个人真正的熟悉,不是相处的时间长短,而是有一天,你最邋遢最尴尬的一面都在对方面前暴露了,而对方却习以为常,这才是一家人的感觉。

谭骥炎警告的看一眼笑的没脸没皮的谭果,不用想也知道她和秦豫住一起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想到此,谭骥炎倒是同情的看了一眼秦豫。

谭果这个女儿在谭骥炎眼里自然是千般好,说到底她就是懒散了一点,但是以谭家的背景和地位,完全可以找到贴身女佣照顾谭果的生活起居。

谭骥炎看重的是秦豫在最开始并不知道谭果家世的时候,却依旧将她放在心尖上照顾着,一日三餐、洗衣做饭,还要将谭果拉出去跑跑步、晒晒太阳,没有丝毫的怨言,甚至还在其中。

“好吧,我就知道秦豫一出现,你们都不爱我了。”看到谭骥炎和童瞳都护着秦豫,谭果不满的哼哼着,“你们是不是也认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关键是我还没有嫁出去呢!你们就各种嫌弃我!”

“你的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谭亦笑着调侃了一句,这个妹妹从小到大就是能懒则懒,逼她去特调七局工作,也是为了让谭果不至于懒在家里头发霉了。

原本以为到了南川,这丫头总要懂事一点了,得,偏偏碰到秦豫,将她惯的更是无法无天了,到了帝京都不想回家。

一餐饭吃的其融融,秦豫明白只有谭家这样温馨的家庭才能养出谭果这样娇憨的性子,即使动手杀人,谭果的眼睛依旧是干净纯粹的,不沾染一点黑暗和污迹。

饭后,谭骥炎将秦豫叫去了书房,坐在沙发的谭果幸灾祸的摆摆手,然后抱着童瞳的胳膊撒娇着,“妈,秦总裁长的还不错吧,早上一起来看着都养眼。”

“秦豫早晨上班你起来了?”童瞳很是怀疑的看着笑得心虚的谭果,她在家里的时候哪天不是睡到中午才爬起来,秦豫那孩子看起来挺瘦,估计也是个工作狂,肯定和谭骥炎一样早上准时六点钟就起来。

“人间不拆!”谭果垮了小脸,好吧,虽然自己早上是睁开不眼,可是架不住秦总裁固执啊,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要给自己一个早安吻,还不准自己当睡美人,偏偏得让自己清醒着,睁开眼看着他,知道亲吻自己的人是谁,这个变态秦总裁!

再说了,每个星期,秦豫总有三天要将自己叫起来去公园晨跑,所以谭果掰着手指头一算,在南川的日子比起在家里麻烦多了。

不能暴饮暴食,一星期三天晨跑,晚饭后要和秦总裁手拉手去散步,秦豫下早班了还得一起去超市,想想之前自己在特调七局,半个月不出门,一出门绝对能买够一个月要吃要用的东西。

“你就身在福中不知福吧。”看着虽然抱怨,可是眼睛里却不自觉流露出幸福光芒的糖果,童瞳倒是安下心来,三个孩子,她哪一个都不放心。

谭宸性子太冷,简直是缩小版的谭骥炎,可是当年谭副市长至少是高情商那,只是性子冷淡了一点、面瘫了一点,可是谭宸这个大儿子是真的冷,童瞳还真担心谭宸会打一辈子光棍,还好他碰到了书意。

至于谭亦,原本该是童瞳最放心的一个,谭亦从小就体贴、爱笑,人也聪慧,可是随着谭亦的长大,童瞳却越来越忧心了,慧极必伤、情深不寿,谭亦太精明了,他把一切都看的通透,对生活就没有了任何期待和渴望。

童瞳也曾经问过谭亦,可是他却是笑笑开口:“妈,你不用担心我,谭家就是我一辈子的信念,你们过的好我就好了。”

在谭亦心中,他没有自我,他有的只是谭家只是谭家和柳叶胡同这些家人,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家人,让大家过的平安喜,却从来不曾想过自己需要什么样的生活。

至于谭果这个唯一的女儿,也是柳叶胡同里唯一的小姑娘,从小被宝贝的长大,就算宠出个骄横的小公主,童瞳他们也不担心,可是谁知道谭果性子却往另一个方向发展,一去不回头。

这孩子从小就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在家里宅上十天半个月不出门,看起来懒散娇憨,其实童瞳知道谭果性子在某个方面和谭亦一样,看人看事太透彻。

只是谭亦将这份通透用在事业上,而谭果则是懒散在家,性格通透的人骨子里必然清冷,童瞳真担心糖果除了柳叶胡同这些家人,对外人很难交心。

只是儿孙自有儿孙福,明明秦豫看起来最为冷血无情,却偏偏他将所有的温柔和热情都用在了谭果身上,而谭果也浑然不在意秦豫隐藏的秘密和光鲜亮丽背后的阴暗狠辣,什么锅配什么盖,倒是一点都不假。

“妈,其实秦豫对我很好,你不用担心的。”谭果低声开口,这辈子除了家人之外,或许再也找不到一个男人对自己这样掏心掏肺的好。

谭果知道在自己心里头,谭家人依旧是最重要的,秦总裁的位置还是得往后排。这一点秦豫自己也清楚,可是他不会去计较,或许他清楚自己一辈子在谭果心里头都比不上她的家人,但是她爱着自己,这就够了!或许这就是爱情的绝对公式,先爱上的人注定了卑微。

“你也对小豫那孩子好一点,别任性。”童瞳点了点谭果的额头,这孩子果真又胖了一点,身上没长肉,可是脸上的婴儿肥都快嘟起来了,一日三餐正常了,果真就能养的好。

“秦豫那么大一个人了,他不需要我对他多好多体贴,他只需要知道我绝对不会背叛他就行了。”谭果眯着眼笑的很是得瑟。

秦总裁并不是那种儿女情长的男人,什么浪漫温柔体贴的都不重要,他需要的是绝对的忠诚和永不背叛,刚好,这一点也是谭果对爱情的唯一要求。

孙学军倒是想来谭家拜访,可是他也清楚自己的身份还不足以去谭家,所以孙学军也有自知之明,在驻京办酒店住了一夜之后,了解了帝京最新的一些情况,第二天一大早孙学军就让驻京办的黄主任带自己去了中交一局。

“找叶设计师?这几天叶设计师都没有来坐班。”中交局的门卫打量的看了一眼孙学军和黄主任,估计又是来送礼办事的,可惜啊,叶设计师看起来温和,其实性子最为正直,根本不可能收礼。

“那你知道叶设计师的电话吗?”黄主任陪着笑脸开口,将口袋里的一包香烟塞到了门卫的手里头,“有家庭住址就更好了。”

“我真不知道,我们单位有规定的。”门卫爱莫能助的开口,叶设计师可是中交局最牛的设计师,好多省的高速公路都是由他操刀设计的,别说他一个小门外不可能有叶设计师的电话和地址,就算有他也不敢随便给外人那,还要不要这份工作了。

黄主任明白的点了点头,转身向着等候在一旁的孙学军走了过去,“孙书记,叶设计师这几天没有来坐班,估计是来找的人太多了。”

叶岭是省南到宁芜省东这一条高速公路的总设计师,除了负责设计这一块,还需要负责审批总承包单位的资质审核,这里面的猫腻油水就多了,叶岭为了避嫌也是为了躲清净,所以这些天都没有来上班。

孙学军虽然身份比黄主任高多了,可是在帝京这地方,他的消息绝对不如黄主任灵通,这边找不到叶设计之后,黄主任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出去,许诺了几个饭局,可惜最后还是徒劳无功。

“叶设计师在中交一贯都是独来独往,中交的人都不清楚他住在哪里,叶设计师的手机也关机了,我估计叶设计师还有另一个私人手机。”黄主任也很是头痛,找了这么多关系都找不到。

孙学军倒也没有生气,“那行,我打个电话看看。”孙学军说完之后,拿着手机向着汽车走了过去,拨通了谭果的电话。

黄主任避嫌的站在原地没有动,不过倒不抱什么希望,自己在帝京驻京办工作十年了,关系人脉经营的也算是不错,自己都找不到叶设计的住址和联系电话,孙书记初来乍到的,他只怕更没希望了。

过了几分钟看到孙学军挂断了电话,黄主任立刻走上前去,笑着开口:“孙书记找到叶设计师的住址了吗?”

这话听起来带着肯定之色,黄主任是间接的捧一捧孙学军,他已经酝酿好了,只要孙学军一开口,自己就将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毕竟自己也算是地头蛇,孙书记找不到地址太正常了。

“嗯,地址已经发到我手机上了,我们直接过去。”孙学军笑着回了一句,幸好谭果也回帝京了,否则自己别说去说服叶设计师,连对方的面都见不到。

黄主任要安抚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孙书记一个电话打出去就要到叶设计师的住址了?这一刻,黄主任忽然不敢小觑眼前这个比自己只大了三岁的男人,能打败史家的人,果真不简单!

叶岭住的地方有些偏僻,算是在城郊,不过这里紧邻天蟒山,空气好、又安静,这要不是孙学军事先要到了地址,他们就算把帝京跑个遍估计都找不到这里来。

“你们找谁呢?这是民宅知不知道,谁准你们擅闯的?”黄主任刚打算去敲门,大铁门已经开了,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站在铁门后面,嫌恶的直摆手,“快滚快滚,别以为这里偏,你们就敢上门来偷东西,担心老子揍死你们!”

黄主任嘴角抽了抽,目瞪口呆的看着吧唧着拖鞋,穿着白色背心,蓝色大裤衩的男人,这位脸上还有一道伤疤,怎么看都不像是高级知识分子的叶设计师。

“这个大哥您好,我们是来找叶设计师的。”黄主任在怔愣之后立刻恢复了正常,笑着说出了来意,对着男人伸出手来,目光向着院子看了过去,“不知道叶设计师在家吗?”

“这里没你们要找的人,老子就是个老光棍,在这里种田。”男人眉头一皱,不满的看着偷看的黄主任,魁梧的身躯往前一挺,“看什么看?是不是先事先踩点,然后半夜来偷老子种田种出来的辛苦钱!”

黄主任被噎的快吐血了,自己这西装笔挺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小偷!就他今天开出来的这一辆车也价值四十多万那,不过黄主任倒真有些怀疑,叶岭真的住这里吗?这开门的男人简直跟土匪一样。

“你又在胡说些什么。”就在刀疤男人要关门时,一道温和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然后是有节奏的脚步声响起,半开的院门被全部打开了。

黄主任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这就是叶岭叶设计师!幸好之前自己特意查了一下,知道叶设计师的模样,否则今天就无功而返了。

看到正主出现了,孙学军也走了过来,“叶设计师您好,我是孙学军,从省过来。”

“是为了宁南高速?”叶岭和孙学军握了一下手,刚说一句话,身旁的刀疤男人一下子将叶岭的手臂给抢了回来,不动声色的握在自己手里头,然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孙学军,最讨厌这些西装革履精英了,有事没事都握手,妈的,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可握的。

戴着眼镜的叶岭警告的看了一眼刀疤男人,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声音依旧温和,却带着疏离,“南宁高速的事情我无能为力,你们请回吧。”

不管是为了什么,叶岭都不会私下接见这些人,有些是为了承包附属工程,有些则是为了高速公路的路线问题,不管如何,这些勘查、设计都必须经过严格的测量计算,不会因为人力而改变。

“叶设计师您误会了。”黄主任连忙开口道,“这位是孙书记。”

叶岭一怔,倒没有想到孙学军看起来年纪不大,竟然是省的掌舵人!这样一来,他应该不是为了私人目的过来的,叶岭抱歉一笑,“对不起,刚刚是我误会了,不知道孙书记有何贵干?”

叶岭住的地方很精致,充满了田园色彩,倒有几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野趣,此刻,孙学军和黄主任坐在客厅里,叶岭进厨房去泡茶了。

刀疤男人不满的瞪了一眼孙学军,然后屁颠屁颠的跟进了厨房,站在叶岭身后开口道:“那男人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笑的这么奸诈!年纪轻轻还能爬这么高,肯定没少干祸害人的事情。”

叶岭手上动作不停的泡着茶,对刀疤男人的话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哎,我来端茶盘,你的手是拿笔的,可不是干这些粗活的!”等叶岭泡好了茶,刀疤男人连忙伸手过来要抢着端盘子。

“不用我来就可以了。”叶岭温和的开口,避开了刀疤男人的胳膊向客厅走了过去,声音压的很低,“我担心你往客人的茶杯里吐口水!”

跟在后面的刀疤男人脚步一顿,他刚刚的确有这个打算,反正叶岭喝的茶杯和客人的不一样,所以他就算吐了口水,也不会让叶岭喝到,再说喝到了也没事,更亲密的事情他们都做过了,互相喝点口水怎么了。

客厅里,当听到孙学军想要让宁南高速公路从省的北边绕行,而不是从南边直接连接宁芜省时,叶岭眉头一皱,“抱歉,孙书记这个我无能为力,设计图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是经过周密的勘查和计算,不但要求地质地形符合施工要求,而且也要从经济方面计算。”

南宁高速施工段的预算一米造价是订在15万到2万,从省南部连接宁芜省是最科学的设计,路程最短。

如果从省的北边开始施工,全程路段会延长十几公里不说,北边这边有山陵,还会再次增加施工成本,也会给施工带来难度,所以叶岭根本不会考虑从北边施工,否则造价至少要多出几个亿,工期也要延误半年到一年。

“在北面将有一个大型的项目,如果南芜高速从北边走,虽然造价会高出几个亿,但是这些钱我们地方财政会负责,而且一旦这个大型项目建成之后,给省的经济将会带来质的飞跃。”

叶设计师会拒绝是在孙学军的意料之中,但是经济自贸区这件事还属于高层机密,孙学军不可能透露给叶岭,而且在场还有黄主任和这个刀疤男人。

一旦经济自贸区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孙学军都不敢想象会有多大的震荡,自己的任命书还没有正式下公函,目前他只是暂代省一把手的工作,这个消息如果传出去之后,孙学军可以肯定自己会被人挤走。

所以谭果之前才会申报了亚洲最大的影视娱城的项目,一来是为了给秦豫敛财,明明是寸土寸金的万亩土地,结果被谭果以白菜价买了,其实在孙学军看来说是白菜价都高抬了,那简直是无法言说的贱卖。

而孙学军来叶岭这里也打算用影视娱城的项目让叶岭更改南宁高速公路的设计图,当然,多耗费的资金,省会自行解决,目前唯一要攻克的难题就是如何让叶岭同意改路线。

这边黄主任连忙将视线准备好的影视娱城的相关资料递给了叶岭,其实在黄主任看来,这个影视娱城的项目能不能成功还是个未知数,但是孙学军想要做出一番成绩来,再加上谭果和秦豫又是他这边的人,孙学军为了照顾这两人也算是下血本了,更改了高速公路的路线,财政这一块只要药承担五个亿的投资。

如果影视娱城项目成功了那还好,一旦这个项目失败,这几个亿的投资就是孙学军履历上最大的败笔和污点,甚至可能造成他事业的提前终止,但是孙学军铁了心的要力挺秦豫和谭果,黄主任也只好配合。

大致的翻看了一下这个影视娱城的项目,对于商业投资和运营,叶岭并不太懂,所以他将资料递还给了孙学军,“抱歉,设计图早已经通过中交局的审批了,不可能因为任何外因而改变。”

“好了好了,话也说了,你们可以走了!”刀疤男人不客气的开口赶人了,为了这个高速公路,叶岭这段时间都瘦了十斤了,这些人还敢让叶岭改设计图,真是马不知脸长!他们以为这个设计图随便画画就行了!

孙学军也清楚一趟两趟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再者他还有谭果这张底牌,所以孙学军笑着站起身来,丝毫不在意刀疤男人的粗鲁,“叶设计师,今天冒昧打扰了,我们先走了。”

谭果和秦豫将车子停到院门口,刚下车就看到孙学军和黄主任走了出来,两拨人碰了个正着,谭果眼睛一瞪。

“你怎么来这里了?”刀疤男人错愕的开口,估计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谭果和秦豫,毕竟昨天这两人才从他的店里卖了六十万的礼物,难道是想要来退货的。

“你们来了。”孙学军笑着迎了过去,有谭果在这里,事情的成功性那就是百分之一百。

刀疤男眼睛再次一瞪,一股子寒意从黑眸里一闪而过,声音冰冷的透露着丝丝杀气,“你们是一伙的?”

秦豫倏地挡在了谭果前面,戒备的看着眼带杀机的刀疤男人,气氛顿时显得紧绷而诡异,在刀疤男人看来谭果和秦豫昨天很有可能是故意去他的店里买东西,然后跟踪追击到了叶岭这儿来了。

别看叶岭只是个设计师,可是这么多年来,刀疤男人给叶岭挡过好几次意外,有两次更是杀手的暗杀,叶岭这样的设计师,从他手里头出来的设计图一旦实施,那都是几十个亿甚至是上百亿的投资。

有些人想要让叶岭松松手,让他们不合格的施工合格,或者最开始就想要买通叶岭,让不具备资质的施工方接下工程,可是当发现叶岭是油盐不进,不管威逼利诱都不退让后,有些丧心病狂的商人就想着弄死弄残叶岭,这样就没有人敢挡他们的发财道路了。

“大叔,有被害妄想症,是病,得治!”谭果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径自向着站在门口的叶岭走了过去,“叶叔你好,是我小叔让我过来的。”

谭果说完之后将手里头秦豫的名片递了过去,上面有一个特殊标志,叶岭一怔,猛地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向谭果。

当年还年轻的时候,叶岭是叶家最出色的孩子,只可惜他对从政经商都没有兴趣,叶岭从小就喜欢画画喜欢建筑,所以他的理想就是当一名设计师。

但是在叶家这样封建保守的大家庭里,容不得叶岭这个异类,甚至为了逼迫十八岁的叶岭,叶家派人去更改他的高考志愿,可是叶岭宁可去京大当一个旁听生,也没有按照家里的要求去学金融管理。

叶家恼怒之下,断绝了叶岭的经济来源,叶岭就一边旁听一边打工,好不容易熬到了毕业,叶家对叶岭是彻底放弃了,谁知道叶岭越来越出名,最后成了知名的道路桥梁设计师。

叶家看到了叶岭的能力之后,不打算逼迫叶岭了,却打算让叶岭和世家千金联姻,想要掌控他的婚事,叶岭高中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不同于常人的性取向。

刀疤男人郑毅当初是京大新生训练的教官,叶岭只是旁听生,并不需要参加军训,他长的又清秀,郑毅就是个浑人,他没少欺负这个书生气息的叶岭,那个时候在郑毅看来叶岭就是那些不知道人间疾苦的贵族大少爷,使了手段逃避了军训。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叶岭只是个旁听生,但是却是设计院里成绩最好的学生,而且还是半工半读的旁听生,郑毅年纪轻,人又混蛋,虽然知道自己错怪了叶岭,不该欺负他,但是也没有去道歉的心思。

可是当他知道设计院的几个男生因为嫉妒叶岭的成绩优秀,又有女生缘,打算围堵叶岭,狠狠将人揍一顿之后,郑毅一下子恼火了,尼玛,自己护着的人,这些愣头青也敢欺负,简直不想活了!

孽缘就这样结下来了,叶岭能顺利的毕业,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郑毅经济上的支持,他在部队的工资基本都给了叶岭,有时候感情就是水到渠成,一不小心就白头了。

当然,在叶家要打算给叶岭联姻时,郑毅气的差一点将叶家的大门都给轰了,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郑毅在部队里职位不低,但是和庞然大物的叶家相比,他终究太弱小了。

好在叶岭一直不曾屈服,叶家能强迫他结婚,但是总不能强迫他去洞房,一旦叶岭不配合,那就不是联姻了,而是给叶家结仇。

叶家人气的够呛,却也拿叶岭没办法,最后就对郑毅下黑手,叶岭那个时候是真的慌了,他可以和叶家对着来,但是他无法保护郑毅的安全,走投无路的叶岭根本联系不到已经出任务的郑毅。

无奈之下,叶岭只好打了军方的电话,将自己得知的消息报告上去,但是叶岭也清楚有叶家人的干涉,这一通电话根本是无用的。

就像现在很多投诉电话,打过去永远都是人工语音,即使有人接听,也只会模棱两口的说会处理,至于什么时候处理,什么时候处理根本就是未知数。

郑毅脸上的刀疤就是在那一次危险的任务里留下来的,叶岭永远都记得郑毅倒在血泊里人事不知的模样,而郑毅之所以能得到最好的治疗,都是因为那个脸上画着浓重油彩的男人。

那个男人看起来和叶岭一样年轻,不同于郑毅的粗鲁,那个男人身上虽然有股子吊儿郎当的痞气,可是世家出身的叶岭知道,这个男人身份绝对不一般。

再之后,叶岭都在医院里照顾郑毅,在医院的时候,一个士兵告诉叶岭,他不用担心,没有人敢动郑毅,叶家人也不敢再打压叶岭。

临走的时候士兵还留给叶岭一张雪白的名片,上面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号码,号码旁边是一个独特的标志,如果叶岭遇到了麻烦,就可以拨打这个电话。

一眨眼都过去二十多年了,从那一次之后,叶岭和郑毅过的都很好,叶家人也没有再打压他们,而那个号码,叶岭也一直藏在抽屉里,没有再拨打过。

“你小叔他还好吗?”叶岭神色有些的激动,时隔二十多年了,再次见到同样的标志,想到那个男人对自己和郑毅的照顾,叶岭这个一贯温和沉稳的男人,第一次情绪有些的失控。

“那个奸夫在哪里?”还不等谭果回答,郑毅直接叫了起来,一脸嫉妒又仇视的盯着谭果,他一直都知道叶岭心底有个男人,叶岭从来不说,那个男人也没有来找过叶岭。

可是郑毅就是知道,而且他是特种大兵退役的,叶岭藏在书桌抽屉里的名片,郑毅无数次的想要拨打那个号码,想要查清楚他和叶岭到底是什么关系,可是郑毅终究忍下来了,他知道叶岭的性子,看起来温和,其实最为固执。

一旦自己越过这一条线,那会在自己和叶岭中间留下一个隔阂,到时候反而便宜了那个野男人,所以郑毅就忍住了,一忍就是二十多年。

有时候郑毅都忘记了这回事,毕竟他在叶岭身边这么多年,清楚的明白他的心里头只有自己,那么自己又何必去提那个野男人,让叶岭上心呢。

叶岭一把将冲上前的郑毅给拽了回来,温和的表情转为了严肃,“郑毅!你在胡说什么!”

“你凶我?为了维护那个野男人来凶我?”五十来岁的郑毅此刻像是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一般,愤怒的嗷了起来。

平日里郑毅不着调,叶岭虽然看起来在生气,其实郑毅知道他根本没有生气,但是这一次叶岭是真的生气了,否则不会连名带姓的喊自己,他们三十多年的感情,竟然比不上那个几十年没有联系的野男人!

谭果无语的看着年纪一大把却吃飞醋的郑毅,随后转身看向一旁的孙学军,“孙叔,你先回去忙吧,我今天就是来拜访长辈的。”

“那好,我先走了。”孙学军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本还以为谭果要依靠谭家的势力,却没有想到谭家和叶设计师还有一段渊源,那这件事成功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客厅里,郑毅依旧气呼呼的盯着谭果和秦豫,要不是被叶岭压着,估计郑毅都能将两人扫地出门,什么小叔,一听就知道不是好东西。

“你也是为了南宁高速来的?”叶岭看向谭果,已经在考虑更改线路的可行性。

“小叶子,你不爱我了!明明你是最铁面无私的,这一次竟然为了一个野男人改变你的行事原则!”一看叶岭这表情,郑毅就气的叫嚷起来,醋味十足。

谭果无视着郑毅对着叶岭继续道:“那个影视娱城只是一个幌子,省北边将要建立全国第一个经济自贸区,所以必须拥有一个海陆空三位一体的交通枢纽,所以南宁高速必须得改道。”

来之前,谭景御这个小叔特意见了谭果和秦豫一面,让他们放心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叶岭知道,郑毅也不用防备,他们绝对不会将经济自贸区的消息外露的。

“你小叔到底是什么人?”郑毅一脸严肃的开口,他再粗鲁也知道轻重缓急,这个消息除非是顶级的高层人士,否则绝对不会知道,而更改南宁高速的线路已经成了铁板钉钉的事实,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为什么会认识小叶子。

叶岭无奈又动容的看着无时无刻都在保护自己的郑毅,见谭果没有反对,这才将当年的事情说了一遍,“当年我是真的绝望了,你的手机打不通,也不知道你在哪里,可是当天下午一辆军车将我带去了部队基地,然后我上了直升机……”

郑毅一直以为叶家是懒得针对叶岭和自己了,毕竟他们再逼迫,叶岭也不会妥协的,郑毅根本不知道当年自己差一点死了,而这些年的安定平静生活,都是源于一个不曾谋面男人的照顾。

------题外话------

还在单身的亲们,不要着急啊,属于你的另一半只是来迟了一点,

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一不小心就从青丝到白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