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大打出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巧不成书!郑毅原本以为碰到谭果和谭景御已经算是最大的巧合了,当然,还有之前被他赶走的柯家父子,谁曾想真正的冤家在最后才出现。

金玉土菜馆每天就十桌,除了是饥饿营销的手段外,也是因为大厨就两个,客人再多两个大厨根本忙不过来,有些五星级酒店,办上百桌的婚宴都行,那是很多菜肴并不是大厨亲手做的,最多是大厨指点一下,二厨、三厨接手做。

此刻一男一女正站在门口,男的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戴着金边眼镜,保养的极好,看起来像是三十五六岁。

而女人虽然年纪大了,但是雍容华贵,眉宇间透露出一股子干练和傲气,苏沁根本瞧不上一直对自己献殷勤的叶宾泉。

虽然她今年已经五十岁了,叶宾泉才四十二岁,俗话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叶宾泉早年离异,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西装革履的,绝对能迷倒不少小姑娘。

只可惜对苏沁而言她还是瞧不上叶宾泉,除了长得还算不错,要能力没能力,要家世没家世,油嘴滑舌的轻佻风流,还离过婚。

苏沁这些年虽然没结婚,外界都传言她是为了等当初和她有过婚约的叶岭,其实苏沁不过是**的倾向,而她一眼相中的人就是叶岭,那是个英俊多才的美男子。

见过叶岭之后,苏沁甚至无数次在脑海里幻想过如何折磨叶岭,期待他斯文俊雅的脸上染上痛苦之色时的美景,这种看似温和实则倔强的男人是最好的m对象。

只可惜叶岭竟然拒婚!求而不得就成了一个执念,苏沁将怒火撒到了叶家,不断的打压排挤叶家,差一点将叶家给赶出帝京去了,在报复了叶家之后,苏沁这才打算对叶岭出手,叶家她都无所畏惧,更何况是离开了叶家一无所有的叶岭。

可是苏沁没有想到每一次她刚想要对叶岭出手就遭到了莫名势力的阻拦,苏沁一开始还以为是郑毅的人,毕竟他在特种大队,多少有些关系在,要调动一些人手也不难。

苏沁三十五岁就接手了苏家,别看她只是苏家的小女儿,可是行事手段、心性智商都像极了苏老爷子,自小就是被老爷子当成男孩子教养着长大,虽然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但是苏老爷子过世之后,苏家真正做主的就是苏沁。

尤其是当她成功的打压吞并了叶家的势力,更是奠定了她苏家掌门人的地位,能力强的女人性格一贯好胜,苏沁在调查了郑毅之后,打算直接对郑毅动手。

她一直将叶岭当成了自己的宠物,现在她的东西被其他男人霸占了,苏沁对郑毅动了杀机,只可惜这一次苏沁自以为万无一失的动手却差一点将整个苏家都颠覆进去了。

而此刻苏沁才知道郑毅和叶岭背后有人撑腰,而这个人绝对是她苏沁和整个苏家都招惹不起的。

想要找男人,外面多的是,叶岭虽然长的好,又是高知分子,但是苏沁还是当机立断的放弃了叶岭,一转眼就二十多年了,外人都以为苏沁是为了叶岭整个未婚夫终身未嫁。

“沁姐,我之前已经订了位子,这一家的虫草红枣水鱼汤汤对改善皮肤和睡眠都极好,一天就五盅。”叶宾泉浑然不在意苏沁的冷淡态度,笑的很是殷勤谄媚。

叶岭虽然离开了叶家,但如今叶家当家的是叶宾泉的大哥,两人虽然是兄弟,没结婚之前就明争暗斗,结婚之后有了媳妇,那斗的更是你死我活!

只可惜叶宾泉风流好色,能力不足,最终败北,他老婆一看叶宾泉算是废了,直接丢了一纸离婚合约,然后踹了叶宾泉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十五岁的男人,当起了阔太太。

当初叶宾泉也想找个女富婆,这样一来没有叶家,他也不怕,女富婆分为两种:一种是那些没结婚的世家千金,叶宾泉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还有一种是那些离过婚的女人,只可那些离婚女富婆也看不上叶宾泉,她们想要找好看的男人,外面多的是那些身材棒、五官英俊的小鸭子,而且自家公司也有那些帅气的职场男精英,随便潜规则一个就行了。

叶宾泉算个屁啊,最多是长的不丑,关键还离过婚,还拖着一儿一女,再者要是被叶宾泉给算计上了逼婚,那就得不偿失了。

在好几次约会都失败之后,叶宾泉也算是看清楚自己的地位了,他将目光瞄上了苏沁,这个苏家的家主,她不是喜欢叶岭嘛,自己和叶岭是堂兄弟,长的也有七分相似。

虽然自己拖着一儿一女,可是这个时候的苏沁也四十多岁了,叶宾泉卯足了劲追求苏沁,一追就是将近十年的时间。

苏沁自然知道红草红枣水鱼汤汤的妙用,这才点了点头率先走了进去,而叶宾泉也屁颠屁颠的跟了进去。

十分钟之后。

“你说什么?我订的汤你们竟然给别人了?你们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叶家!”叶宾泉气恼的嚷了起来,对着服务员就开始发飙,“你们金玉土菜馆是不想开了吧?这可是我订给苏小姐的药膳!”

“抱歉叶先生,您打电话的时候店里已经告诉您了,这个汤没有了,除非您和其他客人自行商量。”服务员连声道歉着,不过还是将话给说清楚了。

每天只有五盅药膳,都是先来先得,叶宾泉打电话时根本不在意,叶家和苏家两个世家摆在这里,那些买汤的人还不巴结的将药膳送过来,说不定为了巴结上两家,连他们这一餐的餐费都给结了。

“我不和你废话,把你们经理叫过来!”神情倨傲的开口,叶宾泉摆摆手让服务员出去了,随后谄媚的对着姿态清高的苏沁一笑,“沁姐,你放心,这事我来解决,没有药膳就让厨房给你现做,这样还更新鲜。”

经理来的很快,毕竟叶家不算什么,可是苏家不容小觑,经理对着两人微微鞠躬,直接无视了叫嚣的叶宾泉,向着苏秦开口解释道:“苏小姐,真的很抱歉,今天客人多,五盅汤都已经卖出去了。”

被经理无视了,叶宾泉就已经火冒三丈了,这会更是脚步上前,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倨傲的抬着下巴,用鼻孔瞧人,阴阳怪气的开口:“这才十二点,难道五盅药膳都被人吃了?这些人吃饭还真抢早啊!”

“叶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有两盅药膳是打包送走的,还有两桌的客人半个小时之前就要了药膳,这会估计已经在吃了,最后一盅也在五分钟之前送去了十号桌了。”

“才五分钟,药膳温度高,肯定还没有吃,你替我们将药膳端回来,就说是叶家人要了,我想这个薄面对方还是会给的。”叶宾泉态度高傲的吩咐着经理,药膳都是在瓦罐里用木炭火慢慢熬出来的,才端上桌温度很高,没十几分钟都凉不下来。

经理无语的看了一眼颐指气使的叶宾泉,他们家的店从来就没有店大欺客的行为,当然了,除非这个客人身份异常尊贵,那也另当别论,就这个没落的叶家也敢指使自己去抢客人的药膳,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抱歉,叶先生,这个我真不方便出面,如果叶先生真的想要药膳的话,或许可以过去和十号桌的客人调剂一下。”经理不卑不亢的开口,如果不是因为有苏小姐在这里,他都不会亲自跑一趟。

他们金玉土菜馆名字虽然俗气,但是能开在帝京这么久,每天限量只接待十桌客人,那肯定是有底气的,否则那些来迟的没饭吃的客人早就将他们土菜馆的门牌都给砸了。

叶宾泉气恼的瞪了一眼不给自己面子的经理,不满的冷哼一声,挑着眉梢自圆其说的嘲讽,“也对,还是我亲自过去吧,省的你这样没身份没地位的过去,被人赶出来了,丢的还是我叶家的脸面!别人还以为我叶宾泉连一盅药膳都吃不起,要去抢别人的饭菜!”

叶宾泉迈步向着十号桌方向走了过去,土菜馆虽然没有包厢,但是每一桌相隔的距离很远,中间还有绿色的大盆栽和木质屏风做隔断,给客人营造出相对私密的空间。

十号桌上,药膳还冒着热气,香味浓郁,谭果原本不喜欢中药味,这会都被勾起了肚子里的馋虫,不过太烫,这会她也没有开吃。

叶宾泉走了过来,远远的一看放在桌子中间没有被动过的药膳,不由的一喜,对着跟过来的经理和服务员开口:“正好还没有吃,快去将药膳给我端走。”

谭果和秦豫他们气氛正好,菜的味道真的很好,食材新鲜,烹饪的也地道,结果就听到叶宾泉尖利拔高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

见经理和服务员都不打算动手,叶宾泉气的够呛,快步上前的伸长胳膊就要自己将药膳端走。

“哪里来的乞丐敢来我们桌上抢食!”郑毅毫不客气的一筷子打了下来。

啪的一声响,叶宾泉痛的一声惨叫,连忙将手收了回来,男人手关节都很凸出,郑毅打的又用力,叶宾泉右手背已经红肿起来了。

“你他妈的敢打我!”手痛的直哆嗦,叶宾泉愤怒的咆哮起来,抓起桌子上的一个碟子对着郑毅的头就砸了下来。

“呦,你还敢恶人先告状。”郑毅嘿嘿一笑,猛地起身,右手将屁股下的椅子直接向着叶宾泉的小腹推了过去。

本来就有些瘦的叶宾泉被椅子腿顶的连连后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原本要砸郑毅的碟子不小心扣到了自己头上,碟子里红色的油渍和汤水从额头上直接淋了下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小叶子,我怎么看这人有点熟悉啊?”郑毅放下椅子诧异的开口,虽然叶宾泉的脸上都是油迹,可是这张老脸越看越有种熟悉的感觉。

叶岭无奈的看着一脸好奇的郑毅,他当然会感觉到熟悉了,即使很多年没有见了,可是叶岭也知道这是他的堂弟叶宾泉。

“叶岭!”一抹脸上的油水和汤汁,叶宾泉难受的眨了眨眼,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了异常熟悉的身影。

这些年叶宾泉锲而不舍的追求苏沁,将叶岭这个堂哥也是恨到骨子里去了,叶宾泉总在想如果没有叶岭,说不定苏沁最开始看上的人就是自己,都是叶岭害得自己浪费了十年的光阴,关键是到现在苏沁也没有答应和他结婚。

“很好,你当年气死了爷爷,现在你又来害我!”叶宾泉从地上爬了起来,恼羞成怒的对着叶岭吼了起来,“为了一个兔儿爷气死了爷爷,叶岭,你就是我们叶家的败类!当年大伯就该将你掐死,省的你来祸害我们叶家!渣子!败类!二椅子!”

“你给我将嘴巴放干净一点!”郑毅倏地走上前来,目光狠戾的看向出言不逊的叶宾泉,叶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当年差一点害了自己,现在还敢来责怪小叶子!

“和他生气做什么。“叶岭拉住要揍人的郑毅,对于叶家,他早就没有任何感觉了,他们的污言秽语也伤不到自己,和这些人较真天掉价。

郑毅脾气有些火爆,但是很听叶岭的话,这会冷哼一声。对着叶宾泉扬了扬拳头,“快滚,今天要不是小叶子开口,老子一定揍死你!”

偏偏叶宾泉以为叶岭是怕了自己,当初叶家也怕丢脸,只说将叶岭逐出家门,并没有公开他是同性恋的事实,新仇旧恨之下,叶宾泉早就顾不得叶家的脸面了,更是得意洋洋的提高嗓音喊了起来。

“嗬,同性恋果真都是些变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哼,你们也敢到大众场合来吃饭,别有不干净的脏病,害了其他客人!”叶宾泉得意一笑,更是猖狂,“叶岭你这个下贱的东西,甘心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我呸,真是你恶心死人了……”

说的正高兴的叶宾泉只感觉眼前白光一闪,嘴巴里一阵剧痛,血糊糊里,两颗大门牙竟然被小小的瓷质筷托砸断了。

“嘴巴不干净就该好好洗洗。”谭景御姿态慵懒的开口,斜挑着桃花眼看着满嘴是血的叶宾泉,当年他是不满叶家敢在军方的任务里对郑毅下黑手。

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是同一类人,谭景御和沐放过的很幸福,他也希望自己的援手可以维护另外一对恋人的感情,而叶岭和郑毅并没有让他失望,除了性别相同之外,他们和普通的夫妻没有什么区别,会吵会闹,也会恩恩爱爱,一生这么短暂,能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你爱的人,而他恰好也爱你,这就足够了。

“我的牙……”叶宾泉不敢相信的看着地上血唾沫里的两颗断牙,气的浑身直发抖,喷火般的目光仇恨的盯着一旁神色看似温和,实则冷淡的叶岭,好啊,这个下贱的东西,竟然敢这样对待自己!

苏沁是听到吵闹声才过来的,她穿着藕色的旗袍,黑发盘了个发髻,面容美艳,神色冷傲,虽然也是五十多岁了,但是看起来徐娘半老。

远远听到叶宾泉的叫骂声,苏沁眉头一皱,不屑自眼中一闪而过,叶家难怪会败落,看看叶家子弟都是什么样,一代不如一代!可是叶宾泉和自己是一起来的,苏沁知道自己如果不出面,别人会以为自己这个苏家掌门人没用。

“怎么回事……”苏沁冷淡的开口,目光忽然定格在叶岭的脸上,时隔多年,苏沁还是一眼认出了叶岭。

比起年轻时的青涩多了一抹成熟男人的沉稳韵味,不变的是叶岭的眼神和气质,那是那么干净,看似温和实则清冷倔强,苏沁一直自诩自己保养的很好,在同龄人里,她看起来年轻多了,肤色白,脸颊饱满,肌肤也没有松弛,连皱纹都很少。

可是看到叶岭,苏沁突然才知道岁月真正优待的是眼前这个男人,从二十多岁到五十多岁,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身材依旧挺拔健康,气息更加儒雅温和。

“呦,原来是姘头来了。”郑毅嘿嘿一笑,一只脚粗鲁的踩在椅子面上,一手霸道的揽着叶岭的肩膀,挑衅的看着眼神震惊又痴迷的苏沁,就是这个死女人,当年差一点害死小叶子!

叶岭第一次和叶家冲突是因为高考填志愿的事,叶岭喜欢画画喜欢设计,叶家却想让这个高智商的小辈为家族鞠躬尽瘁,所以更改了叶岭的志愿,给他填饱了金融系。

第二次叶岭和叶家冲突正是因为苏沁,叶家最强盛的时候都比不上苏家,苏沁竟然愿意和叶家联姻,叶家人只感觉是天上掉下了巨大的馅饼,尤其苏沁还很有可能是苏家的继承人。

可是叶岭却再次坚定拒绝了联姻,甚至坦白自己的性取向,叶家人都傻眼了,估计谁也没有想到高知分子的叶岭竟然喜欢男人,而苏沁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直接示意叶家给叶岭治疗。

那所谓的治疗根本就是灭绝人性的折磨,除了被迫服用乱七八糟的药物之外,还有各种同**情是变态是疯魔的轰炸式洗脑,更过分的会给人喂药,让找来的女人强行上了他。

还有各种电击治疗、关禁闭的黑暗惩罚,足可以将一个正常人给逼疯,而郑毅知道当初苏沁给叶家提供的治疗所的地址就是国外最变态最灭绝人性的治疗所。

苏沁很快就冷静下来,不满的看了一眼粗俗的郑毅,随后向着叶岭伸出手,“好久不见,我的未婚夫。”

听到未婚夫三个字,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郑叔他今天得有多倒霉,先是碰到小叔这个“伪暗恋对象”,然后又碰到和叶叔联姻的“真未婚妻”。

“笑个屁啊!”郑毅暴躁的开口,火大的瞪着谭果,从遇到这丫头开始,自己就没有舒坦过!

谭果不由笑着摆摆手,无比陈恳的开口:“你们继续继续,就当我们不存在。”

“当初提议和苏家联姻的并不是我,叶女士,谁和你提联姻的,你就去找谁当未婚夫。”叶岭冷淡的开口。

当初如果不是郑毅将自己从飞机上强行带走,只怕一年后从治疗所里出来的自己就是个疯子,他的取向是先天性的个,根本不可能改变。

“小叶子你说的有理,我想想啊,当初提议苏家和叶家联姻的貌似是你爷爷,不过你爷爷都入土好几年了,这个婚肯定结不成了。”郑毅阴笑着,看着脸色难看的苏沁继续开口:“不过你爸也是同意的,刚好你爸也单身快八年了,苏沁女士嫁过去正合适。”

“够了!”苏沁厉声开口,目光冰冷的看向叶岭,“你就找了这么个不上台面的东西?我堂堂苏家家主是他能出口侮辱的?”

“对,给沁姐道歉,你们算什么东西,敢在帝京这地方耍狠!”叶宾泉跟着叫嚷起来,恨不能苏沁直接出手将叶岭给收拾了。

苏沁倨傲的抬着头,语调淡淡的开口:“叶岭,孰轻孰重你该知道!”

只要叶岭不傻,他就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大庭广众之下,他们竟然敢这样侮辱自己,苏沁真的出手将两人教训收拾了,其他人也不能说一个不字,管不住自己的嘴,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被教训那也是活该!

“见过贱的,没见过你们这么贱的。”谭景御嘲讽的开口,目光懒散的看着自恃身份的苏沁,“一上来就抢我们桌子上的药膳,还敢出口伤人,还让我们道歉,难道苏家掌门人就这么霸道,随便去别人桌子上抢东西吃?”

“服务员,将我们的药膳打包,我们带回去。”谭果配合的开口,用气死人不偿命的眼神瞅着苏沁,“这位奶奶你年纪都一大把了,即使吃药膳也只是个心理作用,我这样满脸的胶原蛋白是年轻的标志,可不是吃药膳就能吃回来的。”

谭景御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对着谭果竖起大拇指,小丫头果真还和小时候一样,平日里懒懒散散的,看着就好欺负,结果谁真惹上她了,柳叶胡同这些熊孩子就没有一个有糖果这丫头能打,她是天生的耐力和体力,力气大的吓人。

“说得对啊,有些人有钱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把年纪都没有人要!”郑毅哈哈大笑起来,赞赏的对着谭果眨眨眼,就该牙尖嘴利的气死苏沁这个老妖婆!

苏沁气的浑身直发抖,她不敢对叶岭动手,是因为当年那一次动手差一点把苏家都赔进去了,可是掌管了苏家这么多年,苏沁的自信心也膨胀了,当年的畏惧心理也消失了。

“好,很好。”苏沁冷声开口,目光阴沉的扫过在场所有人,最终将仇恨的目光落在笑容嫣然的谭果脸上,嫉恨的视线冰冷阴沉的骇人。

苏沁其实心里头明白,不管她如何保养,用多么昂贵的化妆品,老了就是老了,五十岁的肌肤和二十岁的小姑娘根本没办法比!可事实被谭果**裸的点出来,这让苏沁眼神愈加的阴鹜。

最后看了一眼谭果,苏沁直接转身就离开了,等这个小姑娘毁了容,成了丑八怪,她就该知道天高地厚了!

“沁姐,我们就这么走了?”叶宾泉错愕的开口,连忙追上要走的苏沁,眼中有着嫉恨之色一闪而过,难道她还喜欢叶岭,所以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不走难道留下来丢人现眼!”苏沁冷声丢出一句话来,今天出来她就带了一个司机,对方可是有好几个人,而且郑毅当年就是特种大队出来的,再者另外两个男人一看都是狠角色。

谭景御看似轻佻慵懒,可是周身那股子雅痞气息让苏沁明白,这个男人身价绝对不一般,至于年轻一点的那个男人,气势更加冷凝肃杀,冰冷的面容,冷血无情的眼神,这样的狠辣角色,苏沁这些年曾经遇到过几次,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恶魔。

虽然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不过丝毫不影响谭果他们用餐的气氛,即使叶岭也不会担心苏沁的报复,他已经决定跟谭果和秦豫直接去s省了,也就这三两天的事。

一个小时之后。

谭果几人从土菜馆走了出来,还没有走到停车场,一群摩托车党突然发动了车子向着几人猛冲过来,速度极快,坐在后面的人手里头还拿着铁棍。

“看来苏家攀上柯家之后,倒是越来越张狂了。”谭景豫不屑的嗤笑一声,拍了拍秦豫的肩膀,“孝顺长辈的时机到了。”

“哈哈,我也来凑个热闹。”郑毅对着叶岭一笑,然后跟在秦豫身后冲了过去,别看他是有五十岁了,可是身体素质丝毫不比年轻人差。

可就在这时,当看到一辆摩托车迎面开过来,后座的人手里头拿的不是铁棍而是透明玻璃瓶,而瓶中还有液体至少五百毫升的液体在晃动着,谭果眼神一沉。

谭景御好看的凤眸陡然之间喷出火来,苏家!

秦豫虽然在对付几个摩托车手,但是他也一直密切注意着身后谭果的动静,此刻秦豫徒手抢下一根铁棍之后,快速的将铁棍横扫了出去。

砰的一声飞驰的摩托车因为外力而摔在了地上,后座的男人因为一手拎着玻璃瓶,在摔倒在地的一瞬间,玻璃瓶也砸碎了,里面的液体流到了手上,腐蚀性的剧痛让他连声惨叫起来。

“小叔,我还是赶快回s省吧,有秦总裁的威名在,还真没有人敢对我下黑手。”谭果摇摇头,一言不合就泼硫酸,苏沁此人也未免太恶毒了,不是说人年纪越大越随和,怎么到了苏沁这里,却是年纪越大越变态!

“那老女人本身就是个变态,到现在都没有嫁出去,估计就更加变态了。”谭景御胳膊亲密的揽着谭果的肩膀,还真别说秦豫的身手真的挺不错。

叶岭倒是知道苏沁的本质,当年两家联姻,自己得到消息之后就联系了苏沁,拒绝了联姻,叶岭原本以为她会同意,谁知道苏沁当面说的好听,背后却给叶家施压,两家必须联姻。

被家人逼迫的叶岭不得不告诉了他们真相,谁知道苏沁得知之后,竟然恶毒到要将自己送到国外的心理治疗所,叶岭知道以苏沁的能力和手段,她绝对知道这家治疗所真实的情况,她只是想要折磨自己而已。

收拾了这些摩托车党之后,谭果这边也没打算报警,只是有些不放心叶岭的安全,“要不你们还给住所吧,最多也就是三四天的时间我们就回s省。”

“那就麻烦了。”叶岭没有拒绝谭果的好意,避开苏沁是一个原因,叶岭也打算趁机避开柯为国,繁盛集团是什么行事作风,叶岭很清楚。

当初中交局的王老设计师,就因为拒绝给不合格的公路开验收报告,柯为国竟然制造了车祸,将王老大腿当场压断了,最后工程验收换了其他设计师,自然也就顺利验收了。

叶岭知道郑毅的身手,可是他毕竟年纪大了,柯为国也好,苏沁也罢,这些人为了目的都会不择手段,能避开安全一点也好。

“我在中交局那边有一套公寓,正好给你们住,一会我让人将钥匙送给你们,顺便派两个人保护一下叶岭的安全。”谭景御倒不是看不起郑毅,只是经济自贸区的事情容不得半点闪失,叶岭必须安安全全的,南宁高速公路还需要他来改道。

夕阳落到了天幕下,天色暗沉下来。

得到消息知道那些摩托车党行动失败了,苏沁也没有多在意,毕竟这点眼力劲她还是有的,跟叶岭吃饭的那两个男人一看都不是善茬,这些摩托车党对付普通人还行,对付练家子就不够看了。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敲响了,管家推门走了进来,“小姐,姚秘书来了。

“这么快?”苏沁一怔,之前她接到柯家大少柯华的电话,知道姚秘书要上门来,苏沁没有想到对方来的这么快。

如今的柯家虽然还是柯华的父亲在掌控,但是帝京的众人都知道真正把握大局的其实是柯华,姚秘书就是柯华的左右手。

客厅里,管家将茶水倒好之后就退下了,姚秘书对着苏沁礼貌的颔首,“苏女士你好,这位是柯总,繁盛集团的老板。”

“原来是柯总,闻名不如见面,两位请坐。”一番寒暄之后,苏沁坐了下来,看来今天找自己的人是柯为国,对于繁盛集团,苏沁也知道,只不过她看不上眼,繁盛集团只能依靠柯家,一旦失去了柯家这个靠山,繁盛集团就没有了发展前途。

而苏家不同,苏沁接手苏家之后,她顺利的发展了庞大的关系网,舍出了大量的钱财和利益,柯家是素沁最大的关系和靠山。

但是即使没有了柯家,苏沁还有其他几个靠山,而且苏氏集团的发展靠的是实力,繁盛集团却完全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叶岭?”苏沁没有想到柯为国是为了叶岭来的,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是为了南宁高速,“柯总只怕要白跑一趟了,叶岭我虽然不敢说多了解,但是他绝对不会轻易改变决定的。”

“而且今天中午我就碰到了叶岭,和他吃饭的是一对年轻男女,想必柯总也知道,那是从s省来的秦豫和谭果。”苏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打探到谭果的消息,说明苏家的确不容小觑。

将孙学军和谭果的关系说出来之后,苏沁继续开口:“谭果已经提交了影视娱乐城的审批报告,孙学军肯定会批准,而他们来找叶岭,只怕是想要将南宁高速改道从北边过,否则这个影视娱乐城的交通太不便利了。”

柯为国眉头一皱,柯家虽然是他的靠山,但是并不会给予太多的帮忙,所以柯为国打探的消息有限,根本没有苏沁这边这么齐全,此刻他犹豫的开口:“我听说叶岭很清高正直,高速改道可不是小事,叶岭难道敢这么无法无天?”

柯为国就是从事这一行的,从南边改道到北边,工期至少要延长一年,而且造价也要高出好几个亿,叶岭难道真能同意?

姚秘书忽然接过话,“孙学军来帝京了,除了是公务之外,也是帮着谭果和秦豫道帝京拉赞助来了,他们打着亚洲最大影视娱乐城的名义,用这个当名头,南宁高速改道,上面说不定会通过审批。”

不看僧面看佛面,有孙学军打头阵,有些人多少要给他一个面子,再者如果多出来的造价完全是孙学军来解决,不会给中交局带来负担,要改道也没什么难度了。

柯为国的脸彻底黑了,他来帝京找叶岭,除了想要承包南宁高速公路的附属工程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自己那百亩的土地,结果现在高速改道,他的那百亩土地就等于白废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