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丑陋叶家/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怎么过来了?”叶岭诧异的看向谭果,原本郑毅是说要来接叶岭,却被他拒绝了,这一次去省至少一两年的时间,郑毅那超市里还有不少东西需要处理一下。

再说不管是中交局的领导还是不死心的柯为国,叶岭自己都可以应付,他都五十多岁了,郑毅一直认为他性子温和好欺负,却不曾想在温和背后是冷漠和无情,否则这么多年来,他不会一次都没有回叶家。

“郑叔不放心你,所以我就过来了。”谭果笑着调侃了一句,看着叶岭因为走路而微微不太正常的右腿,目光沉了沉,叶家人还真不是个东西。

“这个小贱人又是谁?”叶老头阴森森的开口,眼袋耷拉着,阴着眼盯着谭果,他原本都七十多岁了,过的却不好,一脸的戾气和刻薄,完全没有一般老年人的慈爱和温和。

叶岭眉头一皱,当年叶家人虽然冷血绝情,除了利益还是利益,但是毕竟也算是帝京三流的家族,该有的涵养和风度还是有的,如今听到叶老头一开口就骂人,叶岭忽然无法想象叶家已经堕落到什么地步了。

“我是叶叔收养的干女儿,叶叔就要和我去省生活了,如果以前叶叔做的有什么不对,现在叶叔离开帝京,也不会碍着你们的眼了。”谭果笑了笑,亲昵的挽着叶岭的胳膊,还真别说,叶岭的斯温和,谭果的甜美可爱,这两人倒还真有几分父女相。

“我不准!你生是叶家的人,死了也是叶家的鬼,你的遗产都是叶家的,给一个外人算什么!”叶老头愤怒的喊了起来,将拐杖将地上捣的咚咚响,叶岭可是中交局的顶梁柱,这些年也自己接私活,姓郑的那个杂种开的“好客来”超市,卖的可都是特供产品。

所以叶岭和郑毅大钱没有,但是几千万肯定还是有的,而且当年叶岭喜欢清静,再加上他和郑毅的关系,住在一般的小区的确不方便,所以才会去了北蟒山买了房子。

早几十年前,房产地虽然也繁荣,还没有到顶峰,北蟒山也算是三环外了,那个时候地皮不值钱,郑毅又阔气,一下子将他们房子四周的土地都买下来了,那个时候也就花了几百万,可是现在土地价值翻了好多倍,叶岭住宅再加上院子四周的土地,至少也价值上亿了。

叶家这些年可没少惦记叶岭的财产,尤其叶宾泉他是二房的小儿子,为什么要对脾气暴躁的叶老头这么好,不就是图这点钱而已,反正叶岭和个男人搅和在一起,无儿无女断子绝孙了,这些财产肯定就是他们叶家的了,谁知道现在蹦跶出一个什么干女儿。

别说叶老头气的直发抖,似乎随时都能厥过去一般,打了这些财产主意的叶宾泉也没办法接受,眼睁睁的看着几千万甚至上亿元被别人拿走了,叶宾泉心都碎了,看向谭果的目光是恶毒的喷着火,恨不能将谭果给拽过来撕碎了。

“好了,你要是担心没有孩子给你养老送终,你两个妹妹家都有孩子,那可是你亲外甥和外甥女。”叶老头忽然一扫刚刚的暴怒和刻薄,堆满了老脸斑和皱纹的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可是一个常年发怒、为人刻薄、嘴巴恶毒的老人,这个笑怎么看怎么的诡异怎么的别扭。

大伯还真敢说!叶宾泉不满的看了一眼叶老头,自己这些年来对他嘘寒问暖的,大伯倒是像个长辈一样受用了,结果呢,牵扯到钱了,就想到他那个嫁出去的女儿,呸!叶岭是叶家的人,他的钱也归叶家,嫁出去的两个堂妹算个屁啊,那都是夫家的人了。

“我还有工作要做,没时间回去了。”叶岭冷淡的开口,当年叶家对自己对郑毅,几乎是赶尽杀绝,这股子恨,叶岭一直压在心底,他只是没有能力报复叶家而已,不想打破他和郑毅平静的生活,至于他所有的财产,叶岭原本打算在自己和郑毅死后都捐出去的。

不过看了一眼挽着自己胳膊的谭果,叶岭忽然想要将这些财产都留给谭果,虽然她根本不会缺这点东西,但这是叶岭的一点心意,这些年如果没有谭果小叔的照顾,自己和郑毅说不定早已经是阴阳两隔了。

叶老头没有想到自己都放下面子了,叶岭还不领情,不由气的绷着老脸刚要发火,被一旁叶宾泉拉住了,“大伯,有话好好说,你看堂哥也要去省了,这一分别估计一两年都见不到面了。”

叶老头这才想起了要办的正事,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谭果,这才板着老脸对着叶岭开口:“你妈去世之前给你留了一份信,一直忘记交给你,你和我回家一趟。”

叶岭表情一怔,随后磅礴的怒火涌上心头,他对叶家的痛恨除了他们当年对自己和郑毅的迫害,还有一点就是他们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他母亲病死都不愿意送她去治疗,怕花钱!而且直到母亲去世后三年,叶岭才知道这个事实。

“既然如此,叶叔我就陪你去一趟吧。”谭果此刻更加看不上叶家,用叶叔母亲的遗物当要挟,这些人真的够无耻的,而且看他们今天这架势,估计的不行肯定要来武的了。

想到叶老头对自己的称呼,谭果可以肯定给叶家消息的人不是苏沁那个老女人,就是柯为国那奸商,只是他们却没有将自己和秦豫的身份告诉叶家人,否则叶老头和叶宾泉绝对不敢用那样阴毒辣的眼神看自己,秦总裁的威名和震慑力,一般人还是会忌惮三分的。

叶岭点了点头,即使叶家是龙潭虎穴他也要闯一闯了,不过叶岭知道叶家人行事,这一次他们用办法将自己逼回叶家,估计还是因为南宁高速公路的事。

“你不要想打电话,我出门之前已经交代下去了,只要十点半我没有回去,哼,你母亲留下的信就会被烧掉,现在还有二十五分钟。”叶老头恶毒的开口,早些年叶家不是没想过对两人动手,最后却都被一股未知的势力给阻挡下来了,叶家猜测那股势力应该就是郑毅的人,毕竟郑毅当年是在特种大队服役的,这会如果让叶岭打了电话出去,到时候叶家的谋算肯定都落空了。

“我们开自己的车过去,如果你们不放心,可以派几个保镖过来。”谭果干脆利落的将车钥匙丢给了叶宾泉,哼,不就是担心自己会偷偷打电话叫后援嘛,叶家为了逼迫叶叔至多就找了几十个保镖过来,谭果敢将叶岭带回去,她就有把握将人完好无损的带出叶家。

叶家祖上为了显摆他们叶家的阔气,所以在闹市区买了一大片土地修建了叶家老宅,如今房价飙升,叶家也算是祖上积德了,至少给他们留下了这么一笔巨额财富,否则就凭着越来越败落的叶家,别说闹市区的这一大片土地了,估计三分之一叶家都买不起了。

保镖将汽车开进了叶家祖宅,停放在院子里,看着这堪比御花园一般的大庭院,下车的谭果都有几分震惊了,叶家老宅这地方虽然位置不算太好,但是也是寸土寸金的闹市区了。

“哼,没见过世面!”叶老头看着谭果那诧异的眼神,高傲的冷哼一声,明显瞧不上谭果的小家子气,说什么干女儿,呸,还不是为了叶岭的财产。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舅舅回来了,呼啦一下,十来个男男女女都从客厅里涌了出来,目光诡异又复杂的打量着叶家这个“败类。”

“堂弟你终于回来了。”说话的中年女人穿的很是雍容华贵,笑着看向站在庭院里的叶岭,“快进来吧,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女人正是叶宾泉的大嫂,如今叶家的当家主母,而此刻站在她身边的另一个女人是叶岭的小妹,她也笑着开口,只是态度过度的热情,“哥你回来了,哎呀,爸可没少念叨你,小刚快叫人……”

“哥,你回来了!”另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女人则是叶岭的大妹妹,此时绷着脸,眼神冷淡而刻薄,看得出这个大妹妹性格像足了叶老头,根本瞧不起背离叶家和男人搅合在一起的叶岭。

几个同辈也就罢了,一群小辈都是冲着叶岭的财产来的,叶家没落了,如今连四流的家族都快算不上了,虽然叶家还是有点底子,但是都被二房长子,也就是叶宾泉的大哥牢牢把持着。

连叶宾泉都没有得到什么家产,更别说下面这群小辈了,而叶宾泉两个妹妹家世就更一般了,虽然家里头都开了公司,可是一年也就几百万的盈利,这还是经营的好,如果经营不好甚至可能出现亏损的情况。

关键在帝京这地界上,花钱的地方太多了,一个收入几百万的小公司根本上不了台面,柯子滔这样的纨绔子弟,一辆车都有好几百万,出入也都是高档产所,随便消费一下都是十几二十万。

所以叶岭两个妹妹家过的都不算好,想要摆出世家的架势,但是根本没有资金能支撑,孩子大了,在帝京就要买房子了,别墅是不敢想了,就算普通的商品房,地段好一点都要上千万,所以她们才会都将如意算盘打到了叶岭身上。

一群小辈不管是为了什么,此刻都甜甜的喊着叶岭舅舅、叔叔、伯伯什么的,只可惜他们毕竟太年轻了,眼中的鄙视和不屑根本收敛不好。

叶岭看似温和,其实根本不是和善的人,所以此刻他只是冷淡淡的看了一眼**个小辈,都没有答应一声,目光转向一旁的叶老头,“我妈的信呢。”

“堂弟你难得回来,我们进去客厅再说,五月的太阳都晒人了。”大堂嫂倒有几分当家主母的气度,她也五十多岁了,看起来保养的还不错,虽然眼中也有算计的光芒,倒不至于那么**裸的。

叶老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叶岭,率先向着客厅走了去,谭果依旧亲密的挽着叶岭的胳膊,故意用甜死人不偿命是嗓音开口:“叶叔,我们也进去吧。”

叶宾泉落后一步,看向目光诧异的两个堂妹和**个小辈,这才压低声音道:“那是叶岭收的干女儿,听说所有财产都要留给她呢。”

一听这话,叶岭两个妹妹脸色都变的极其难看,几个小辈原本都不打算认叶岭的谁,谁他妈的愿意给一个被赶出叶家的同性恋当过继的儿子和女儿,若不是因为知道叶岭手里头至少有几千万的财产还有价值上亿的房子和土地,他们才不会一大早就来这里等着叶岭回来呢。

结果弄了半天,叶岭竟然收了个干女儿,叶小妹没有了刚刚的笑脸,目光诡谲的看了一眼客厅方向,“哎呀,我哥也真是傻,电视新闻里都常说那些保姆照顾老人都是为了家产,弄到最后老人死了,财产都被不相干的保姆给夺走了,自家的孩子什么都没有得到,我哥估计也是被那小姑娘给片了,否则她漂漂亮亮一小姑娘怎么会给哥当女儿,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

“叶岭他就是老糊涂了!”叶大妹阴着脸,眼神极其的恶毒!她的大儿子今年看上了个姑娘,对方家里可是从政的,虽然官位不大,但是比起叶大妹家里却好多了,而且结下这个婚事,以后对家里头的公司也有很大的帮助。

只可惜对方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买一个婚房外加学区房,否则以后孩子上学多麻烦,这要求的确不过分,叶大妹也看了好几处学区房,房子不大就要好几百万,再加上婚房的几百万,还有结婚彩礼什么的,零零碎碎说算下来,没有一千五百万,估计这个婚都结不下来。

而且解决了儿子的婚事,还有女儿啊,女儿今年大学已经毕业了,不管如何也得给女儿买套房子,这样结婚之后,夫家也不敢小瞧女儿,可是这样一算下来,叶大妹他们至少要拿出两千万来。

别说家里的钱都投入到公司里去了,就算没有投入的,所有现金加起来也没有两千万,叶大妹即使很鄙视叶岭这个哥哥,甚至可以说是仇恨,如果当年他留在叶家,成了叶家的当家人,自己怎么会嫁的这么寒酸。

但是如今,不管多么仇恨多么鄙视,叶大妹还是带着儿子和女儿来了,为的就是叶岭上亿的家产,叶大妹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他就是和我们叶家有仇,当年害得我们被爷爷讨厌,如今还想要将钱给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当年爸就给将他给掐死,省的叶岭来祸害我们!”

“妈,进去再说。”叶大妹的儿子拉了拉她的胳膊,不管如何,舅舅有钱是事实,总不能便宜了外面人,他结婚的房子和车子都得靠舅舅呢,随便拿出个三五千万就可以了。

客厅里,摆在叶岭面前的是两份协议,一份是叶岭所有财产的处理协议,别看零零碎碎那么多条,说白了就是叶岭自愿将他所有的财产都归还到叶家,至于如何分配,日后是叶家内部的事情,叶岭也好郑毅也罢都没有权利分配,这些财产不但包括了叶岭在银行里的存款还有北蟒山的房子和土地。

另一份协议则是繁盛集团出具的合约,合约最后面已经有了柯为国的亲笔签名,只要叶岭签下名字协议就生效了,这是让繁盛集团承包南宁高速所有附属工程的正式合约。

“叶叔,我接个电话。”谭果对着看协议的叶岭说了一声,就往客厅角落里走了过去,叶家占地是真的广大,这个客厅就足足有两百多个平米。

“东西拿到了?”谭果站在窗口看向外面的庭院,五月份阳光充足,庭院里的玫瑰花开的正妖艳。

“已经拿到了,就在楼上书房,没有比对字迹,不过看信封的氧化程度,应该有二十年了。”电话另一头是特调一局负责保护谭果安全的人,即使她回来帝京了,这些人依旧在暗中保护谭果。

所以在谭果和叶岭打算来叶家的时候,暗中保护谭果的四人分为了两组,其中一组留下来保护谭果,另一组直接开车高速飙到了叶家老宅这边,然后顺利的潜入进来,在叶老头的书房暗格里将信件给找了出来。

不过因为这是叶岭母亲给林岭的私人信件,他们也不好私自拆看,不过看信封的颜色和手感,这应该是二十多年前的信件了。

谭果回头看了一眼聚集在客厅里,几乎要将叶岭给淹没的叶家众人,“把信封里的信件拿出来,随便弄个纸塞到信封里去,原位放好。”

叶岭放下手里头的两个协议,眼中快速的闪过嘲讽之色,他们凭什么以为自己就一定要按照他们的行事来签名,虽然叶岭很在乎母亲留下来的信件,但是他并不是迂腐不知道变通的人,为了一封信件却便宜了眼前这些人,叶岭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

“这些我不会签。”冷淡的开口,叶岭冷眼看着再次暴怒的叶老头,“我母亲的信件你如果愿意给就给,如果不愿意给那就烧掉吧。”

其实没有看到信,叶岭也知道那无非是母亲对自己的关心和叮嘱,当年叶岭能背离叶家,其实也有叶母暗中的帮忙,否则他一个才高考结束的孩子,怎么能顺利逃出叶家,后来知道叶家要多郑毅下黑手,也是母亲偷偷派人告诉自己的。

拿不到信件,叶岭会有些遗憾,可是他知道母亲的心,她只是希望自己过的好过的幸福,而自己已经五十多岁了,虽然年青时道路坎坷,可是叶岭敢告诉九泉之下的母亲,他过的很好很幸福,郑毅对自己很好,几十年如一日的好,母亲泉下有知也可以瞑目的。

“好,你不签!”叶老头气的浑身直发抖,将桌子拍的咚咚响,恶狠狠的看着面容冷漠的叶岭,“你这个不孝子,当年你妈就是眼睛瞎了,还处处维护你,想要让你回来,哼,你连自己母亲的遗物都不在乎了,我又在乎什么,宾泉你去楼上将那封信拿下来!”

叶宾泉点了点头快步向着楼上走了过去,当年大伯母去世之后,叶宾泉也是看到过这封信的,其实信里也没有什么秘密,不过是一个母亲关心孩子的话。

大伯当初就想要将信给烧掉,还是叶宾泉留了个心眼,劝着大伯将信件留下来了,果真,几十年过去了,这个信倒是要挟叶岭的一个工具,他不在乎信件倒无所谓,可是只要人回到叶家了,叶岭想离开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今天就算是用武力胁迫,叶岭也得将合约给签署了。

叶宾泉很快就下楼了,手里头拿着一封泛黄的信件,而家里头的佣人也将火盆燃了起来,看来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否则五月的天气,谁家里没事会准备一个炭盆子。

“你签了名,这个信就给你,否则我就烧掉!”叶老头凶狠的开口,一把拿过叶宾泉手里头的信封放在炭盆上方,随时都要将信件丢下去烧掉。

叶小妹连忙打着圆场,此刻她眼角还有点泛红,似乎真的很想念叶岭这个哥哥,“哥,爸爸脾气暴躁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你不回家,你都不知道爸爸身体已经很差了,子欲养而亲不待,哥,你就服个软吧,不管如何,这也是我们的父亲那,母亲去世的早,我们就这一个长辈了。”

叶大妹依旧冷着脸,阴沉的眼神盯着叶岭,一字一字锥心刺骨,“你真是狼心狗肺,当年妈临死前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临死也想要让你回叶家,和爸和好,叶岭,你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妈!”

打完电话的谭果走了过来,冷笑一声,“说的比唱的好听,如果你们心里头真的有叶叔这个哥哥,当年叶奶奶去世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通知叶叔?时隔二十多年来打感情牌,不就是为了贪图叶叔几个亿的家产,想要钱就明说,别当了婊子还想立贞洁牌坊!”

叶岭错愕一愣,他并不擅长言辞,当然,更多的是因为他不屑和叶家人去争论什么,可是此刻听着谭果的话,叶岭倒是感觉痛快了不少。

“你!”叶大妹脾气本来就不好,但凡有什么不痛快的,都归结到了叶岭身上,总想着如果叶岭没有背离叶家,她就是叶家当家人的妹妹,所以这么多年来仇恨积压着,叶大妹是整个叶家最恨叶岭的人,如今听到谭果这话,气的浑身直发抖。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敢这么样对我妈说话!”叶大妹的女儿此刻尖声骂了起来,脚步上前,抬手就要给谭果一个嘴巴子。

在学校里,叶大妹的女儿一直以叶家人身份自居,毕竟那些同学别说在帝京买房子了,连找份像样的工作估计都困难。

可是叶家祖宅可是在闹市区,占地又广,这可是不小的一笔钱,尤其是她还带了几次同学回叶家祖宅来,让那些年轻人都羡慕的厉害,所以在学校里,她就是个富二代,出手也算阔绰,也就养成了骄纵蛮横的性子。

因为看不上叶岭,她根本不意来,不就是钱嘛,他们叶家难道还差同性恋赚的几个钱,谁知道那些钱干不干净,是怎么得来的?

可是当从哥哥那里知道叶岭这个舅舅至少有上亿的家产,即使再高傲不屑,她也动心了,几个亿啊,那是不敢想象的巨款,如今这笔钱似乎都归了谭果,女孩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就上手要教训谭果了,一边要打人还一边怒骂。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还敢来叶家闹事!还有你,哼,叫你一声舅舅是看得起你,一个不要脸的同性恋,身为叶家人却被男人压,你丢的就是我们叶家人的脸,我要你的钱,喊你一声舅舅是看得起你,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我呸,都是些欠操欠打的下贱东西!”

女孩的动作快,谭果的动作更快,反手一巴掌就挡了回去,估计女孩也没有想到谭果还敢回手,被重重一巴掌反扇到自己的脸上,女孩直接傻眼愣住了,直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这才如同泼妇一般吼叫起来。

“你这个贱人!你敢打我!今天我一定要打死你!啊!”尖声叫喊着,女孩撒泼的要向谭果扑过去,却被一旁的哥哥一把拉住了。

“好了,你闹什么,和舅舅怎么说话呢!”训斥完妹妹之后,男人抱歉的向着叶岭道歉着,“对不起舅舅,小桃就是被我们惯坏了,她年纪小,不懂事,舅舅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走进社会三年了,男人知道他们叶家在帝京根本不算什么,小时候不懂事,都以为外公家如何如何强大,谁都不敢惹一样,现实就是现实,别说叶岭只是个同性恋,只要他愿意把钱留给自己这个外甥,叶岭就算是杀人分尸的变态,男人都会管,这年头什么都没有钱重要。

也就妹妹这个蠢货,总以看不起舅舅,她看不起也就看不起了,可是也不想想今天是什么场合,被小姨挑唆的连脑子都没有了。

男人心里头明白,小姨就是故意挑唆的,让她和舅舅冲突,这样一来,舅舅说不定会将心偏向小姨那边,到时候小姨家就会分到更多的钱,那可是上亿的家产呢,妹妹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姐,你不要这样说话,舅舅喜欢谁不是我们小辈能过问的。”说话的正是叶小妹的女儿,比起这个不长脑的表姐,小姑娘虽然才高三,可是有心计多了,嘴巴又甜,一脸孺慕的看向叶岭,“舅舅,你不要生气,表姐就是心直口快,她没有坏心的。”

“我叶叔才不会生气呢,反正你们都是外人,叶叔有我这个孝顺的干女儿就行了。”谭果却似乎嫌弃场面不够乱一般,“反正叶叔已经做了财产公证,他所有的钱都是留给我的,而且郑叔也同意了,你们再怎么谋算都是白费力气了。”

众人错愕一愣,谁都没有想到叶岭竟然真的这么做了,如果有了公证处的公证书,那么即使叶岭签署了这份放弃财产的合约也是无效的,除非他去公证处撤销之前的那份财产公证。

谭果杀伤力果真是强,她这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叶家人都卸下了之前戴的假面具了,一个一个眼神嫉妒而仇视,眼刀子刷刷的向着谭果和叶岭戳了过来,没有钱,谁意让叶岭这个同性恋跨进叶家大宅,呸,他们还担心脏了大门口呢!谁知道他身上有没有脏病,会不会传染!

“你这个小畜生!”叶老头气的抡起拐杖再次要打向叶岭,可惜却被叶岭和谭果同时避开了,叶老头毕竟快八十岁了,力气有限,可惜愤怒的将手里头的信奉一把丢到了火盆里。

火苗一下子就烧了起来,叶岭怔了一下,目光里有着一丝不舍,可是最终还是归于了平静。

糖衣炮弹和亲情牌肯定是没用了,叶岭都去公证处公证财产了,叶家众人此刻一个一个都化身成了恶魔,刻薄恶毒的话不要钱的对着叶岭砸了过来。

“谭果,我们走吧。”懒得看叶家人这些因为得不到钱而变得无比丑陋的嘴脸,在火盆里的信件被烧成灰烬之后,叶岭冷淡的开口,打算和谭果离开了,今生今世,他不会再踏进叶家大门一步。

“想走没那么容易!”叶老头厉声吼了起来,“保镖呢,都给我过来,将这个小畜生给我抓住,今天老子偏要好好教训他!”

随着叶老头的话,等候在门口的十个保镖整齐划一的走了进来,都是统一的黑色劲装,胳膊粗壮,面容暴戾,眼神狠辣,看得出都不是些好人。

叶家找来这些保镖其实就是为了防备郑毅的,毕竟叶家除了这祖宅外,还真没多少钱了,家里头倒是有几个撑门面的保镖,但是也就三个而已,一个充当司机,余下两个在大宅里巡逻。

郑毅别看已经五十来岁了,可是毕竟是从特种大队出来的,叶家虽然人多,可是都是些普通人,他们花了钱临时找了保镖过来,就防止郑毅会过来,谁知道今天郑毅没有来,来的是谭果。

“将这个小畜生给我抓起来,只要不打死了就行!”叶老头气喘吁吁的坐在椅子上,恶毒的目光看着叶岭,忍不住想要看到这个小畜生跪地求饶的姿态,就因为他,叶家被苏家打压的快没败落了,就因为他,自己被多少世家嘲笑,说他这辈子生的是三个女儿!

“外公,就打一顿太便宜了,我看叶岭虽然年纪一大把了,可是长的还不错,他不是不愿意签名呢,不如就让这些保镖享受一下,到时候再拍下照片,我想他只要还要脸,肯定愿意去公证处撤销之前的财产公证的!”

说话的正是叶大妹的小女儿,之前被谭果打了一巴掌,脸都红肿起来,她恶毒的看着叶岭,反正他不是喜欢男人嘛,那不是多多益善更好!哼,不要脸的贱货,还敢将叶家的财产给了外人,呸,就该好好教训教训他!

当年外公他们就是性格太好了,才会让叶岭变得无法无天,丢了他们叶家的脸面,如果是自己在叶家,保管叶岭这个贱货什么都不敢乱来!

在场所有人都错愕的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恶毒,毕竟叶岭可是她的亲舅舅,当然,在场其他人心里头也想着用一些非常手段逼迫叶岭签字,只是大家毕竟还要顾虑一点脸面,没有想到有人将他们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叶岭脸色一变,他痛恨叶家人,但是也没有打算真的去报复,这辈子老死不相往来最好,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外甥女,竟然能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对,小桃你说的对,这个小畜生既然不要脸。还需要给他留什么脸,他不是和那个姓郑的相亲相爱嘛,老子倒要看看他们怎么相爱!”叶老头竟然附和了小桃那不上账的话,眼神愈加歹毒,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到时候拍下了视频,还不是自己说什么,这个小畜生就做什么。

等到所有的钱都拿到手了,自己就将这个视频送到中交局去,让叶岭丢了工作,再将视频发到网上,否则难消心头只恨!

叶岭虽然知道叶家没有一个好人,可是他真的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无耻到这样的地步,之前在庭院里还亲切的喊着自己的众人,此刻都像聋哑人一般退到了一旁,摆明了是不想出手,反正他们只是要钱而已,至于叶岭会如何,可不关他们的事,再说下命令的也是叶老头,叶岭的亲爸,他们也管不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