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车祸意外/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桥头镇的二十二户人家最后都和天心担保公司签署了合约,土地少的人家就贷了十万,有些土地多的,一次贷了二十万或者三十万。『『『小『说

不过大家心里都没有什么担心的,只要在三个月之内将贷款还上了,利息也就比银行多一点而已,可是如果不贷款的话,他们就没有钱赔给绿源苗圃,也就不能提前毁约了,

所以一大早,二十二户居民在镇里领导的带领之下,还找了几个律师,一行三十多个人浩浩荡荡的向着绿源苗圃出发了。

“你们要毁约?”出来接见众人的依旧是绿源苗圃的万经理,只是比起之前那高高在上的姿态,万经理今天脸色异常的难看,绷着老脸冷冰冰的开口:“你们如果要单方面毁约,只能按照合约办事,每亩土地赔偿三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赔钱就赔钱,没有见过你们这么黑心的奸商!”村民代表气愤的开口,若不是绿源苗圃的人这么恶毒,他们就不要额外赔偿,大家都是气的够呛。

“对,我们就赔钱,但是你们也要马上滚出我们的土地,这些田地现在我们就收回了,和你们绿源苗圃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就是,你们马上就滚!我们要收回土地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骂了起来,若不是时间太过于紧迫,担心高速公路项目组绕过桥头镇,他们才不会这么干脆的赔钱。

被众人唾骂的万经理气的脸色铁青,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气恼的咆哮起来,“行,今天你们将赔偿金拿出来,我们就连夜搬走!”

村民还打算让他们现在就搬走,不过镇领导倒是出面开口缓和了众人愤怒的情绪,“大家都冷静一点,绿源苗圃要搬迁也需要时间,再者就算要征田征地,也不在乎这一天两天的时间。”

最后,绿源苗圃答应在三天之内搬走,而桥头镇的二十二户居民在律师和镇领导的共同见证之下,收回了租出去的田地。

虽然赔了赔偿金,但是一想到征田征地的费用高达八万五一亩,大家心里头也都喜滋滋的,就等着项目组来找大家协商,说不定到时候还可以将价格再提高一点,毕竟为了配合国家的建设,他们可是被绿源苗圃狠宰了一把。

居民的赔偿金到位之后,绿源苗圃的人倒挺干脆,虽然和镇领导协商用三天时间搬迁,结果下午的时候整个苗圃都搬空了,速度之快倒像是之前就已经打算搬迁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转眼就到了五月中旬,天气已经燥热的厉害。

就在众人按耐不住喜悦等待拆迁的确切消息时,一个传言在桥头镇风风火火闹的人尽皆知,“你听说了没?我听人说南宁高速改线路了,不从我们桥头镇这边过了,线路改到北边去了。”

有不相信传言的人听完这话之后摇摇头,“你就人云亦云吧,这一南一北两个方向,南宁高速就算要改线路,也只是微调整,怎么可能从我们南边改道北边。”

“是啊,去年就有项目组的工程师来我们这里到处探勘、测量,而且还和市里、县里、镇里的领导都吃过饭,说的就是南宁高速从我们桥头镇过的事情,不可能改到北边去的,改道的代价也太大了。”

众说纷纭,闹的人心惶惶,而紧接着一道惊雷在桥头镇炸响了,有消息灵通的人开口南宁高速真的改道了,项目组已经驻扎在北边的河湾县,而且高速公路的名字也改成了北宁高速。

有居民跑到镇里询问,从领导那边得到的消息也是如此,南宁高速已经更名为北宁高速,而且审批已经在省里通过了,项目组已经入驻北边的河湾县,等前期的地质勘查测量结束之后就正式开工动土。

这一下等着征田征地的二十二户居民彻底蒙圈了,可是镇里也没有办法,这样大的项目工程,根本不是镇里领导能左右的,既然改道了那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审批能通过,说明这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了。

为了拿回田地赔给了绿源苗圃好几万不说,关键这钱还是从担保公司借来的,现在说不征田征地了,众人的心已经凉到底了。

可是大家也没有办法,毕竟当初也只是传言高速公路从桥头镇过,项目组根本没有和大家签合约。

二十多二户人家即使不甘心,却也只能找亲戚朋友、左右邻居借了钱,凑齐了十万块然后打算去担保公司把之前的贷款给还上,一个不准的消息害得大家没赚到钱还赔了好几万。

卫生间。

“这高速公路不是从我们这边走,怎么说改道就改道了,还一南一北的改道,这不是害死人吗?今天来公司还钱的那些人可是亏大了。”担保公司的两个女职员正在卫生间里补妆,说道这事忍不住的感慨,“上面的政策还真是害死人那。”

抹口红的女人看了一眼四周,这才低声道:“根本不是政策的问题,老板昨天晚上不是和上面的领导吃饭嘛,有个老领导喝多了这才露了口风,原本就是要从南边走的。”

“可是听说蓝海市北郊那边要建一个影视娱城,所以找了高速公路的项目组,总设计师收受了贿赂,这才将将高速公路改了线路。”

“什么?还能这样?”女人惊诧的开口,似乎不敢相信听到的这个消息,“这可是高速公路,怎么说改道就改道了?这个高速公路的总设计师也太黑了吧,这一改道造价估计得多出不少吧。”

“你懂什么,这年头就是什么人办什么事,老板说了改道至少要增加两个亿以上的费用,但是影视娱城打着推动省经济发展的噱头,听说高速公路多出来的费用将由我们省自行解决。”

“唉,这样一来就苦了外面那些还债的居民了,之前为了收回土地,单方面毁约赔给了绿源苗圃好几万,现在还要来我们公司还利息,关键是这田地收回来都没用了,现在只能搁置在那里长草了。”

“谁让他们是平头老百姓呢,影视娱城可是龙虎豹保全公司秦总裁的投资项目,两者对比之下,那个设计师肯定是选择帮秦总裁了,不过目前只是设计图通过审批了,听说还没有开工动图,如果大家真的闹上去了,估计他们就不敢改道了。”

卫生间里,偷听的妇女傻眼的愣住了,这几天她活生生的瘦了五斤,一想起这事心啊肝啊都痛,可是家里头孩子都劝她,虽然损失了八万块钱,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高速公路要从什么地方过,根本不是他们能决定的。

妇女原本也认命了,但是现在听到这个“机密”,妇女气的浑身直哆嗦,原来这不是天灾而是**!高速公路原本就该征用他们田地的,偏偏被这个秦总裁给祸害了,还有那个高速公路的总设计师竟然收受贿赂!这些天杀的畜生!

妇女把裤子一拎就咚咚的跑出了卫生间,一路跑一路喊,“这个钱我们家暂时不还了,反正还有两个多月,我们到时候再还钱!”

原本已经打算还钱的居民不解的看着说话的妇女,相熟的两个中年妇女更是走过来开口:“怎么不还了?这可是高利贷,早还早了,虽然你借了朋友的钱要给点利息,但是总比欠高利贷的好。”

需要借高利贷的都是家里头经济困难的,而且这一次白白赔了几万块给绿源苗圃,家里的亲戚和朋友都不愿意借钱了,毕竟这钱借出去了,估计没个五六年是甭指望能还上了。

所以几个条件困难的妇女不得不给了利息才能亲戚和朋友那里筹到了钱,至少先把高利贷还上,否则晚上睡觉都不安生。

妇女心砰砰的剧烈跳动着,快速的将刚刚在卫生间偷听到的“机密”告诉给了几人,妇女恶狠狠的开口:“反正我要去举报那个设计师还有那个秦总裁,他们根本就是狼狈为奸,怎么能这样祸害我们老百姓!”

几人一听这话都傻眼的愣住了,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事竟然还有这样的猫腻,大家消化了这条消息之后,一下子都炸起来了。

“这也太欺负人了,我们都把钱赔给绿源苗圃了,凭什么高速公路就这样改道,这不是坑我们吗?我也要去相关部门举报这个秦总裁!”

“我家求爷爷拜奶奶的才借到五万块钱,把我女儿的奖学金都挪出来了,这日子柯怎么过啊!”

短短三天不到的时间,整个省都因为桥头镇的事情闹起来了,二十二户人家拖家带口,老的老、小的小,浩浩荡荡上百人直接到了蓝海市风帆海运大门口抗议,一个一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这都是奸商!害人的奸商!”

“是啊,记者同志,你们可要给我们做主啊,为了支持国家高速公路建设,我们宁可自己掏腰包赔偿了苗圃公司,也将土地收回来支持建设,可是现在高速公路改道北边了,这不是害死我们老百姓了吗?

“我们家还欠着担保公司八万多块钱,这两个月之后要是还不上,我就在一头撞死在这里!”

谭果站在二楼办公室的窗口看着大门口拉着白色横幅,又哭又嚎的桥头镇居民,对着身侧的秦豫开口:“这些记者媒体都是柯为国给弄来的?”

“不单单是记者,桥头镇的人也有不少是被柯为国收买的,混在人群里挑事。”秦豫目光冰冷而漠然,“史国柱被抓了,但是史家在省毕竟多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柯为国昨天悄悄和史家一个旁系见过面。”

柯为国的生意都在J省,他这么短时间里能在省兴风作浪,不单单有青竹帮的帮忙,也有史家人暗中的支持,高速公路改道这件事是孙学军鼎力支持的,如果这事闹出纰漏了,首当其冲被问责的就是孙学军。

“下面闹的差不多了,警察已经过来维持秩序了,秦总裁该轮到你下去主持大局了。”谭果笑着拍了拍秦豫的肩膀,吧唧一口亲在他的脸颊上,“秦总裁加油啊!一定要坑死姓柯的。”

峻冷淡漠的脸庞莫名的柔软了几分,秦豫点了点头迈开步子向着门口走了过去,等候在外面的顾大佑等保镖齐刷刷的站到了秦豫的身后跟着他出去了。

楼下抗议叫嚣的居民此刻看到两排黑色西装的保镖从大门走出来,那魁梧的身躯、肃杀的眼神,让原本大喊大叫的居民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二十个保镖将公司大门口给隔出一块安全的区域,秦豫带着罗非鱼大步走上前来,现场的记者将镜头刷刷的对准秦豫拍了过去,这绝对是大新闻。

“各位请安静一下。”罗非鱼脸上露出陈恳的笑容,拿过麦克风再次上前两步继续开口:“关于南宁高速公路改道的事情是中交局的专家和设计师们在多番考虑之后才定下来的,至于更详细的情况,我们这些外人并不知情。”

眼瞅着桥头镇的人情绪又要激动了,罗非鱼紧接的提高了嗓音,“但是呢,关于桥头镇二十二户居民为了支持国家高速公路的建设而遭受经济损失的事情,我们也了解了相关情况,所以我们秦总裁决定所有居民的损失将由我们风帆海运来承担,稍后大家可以将你们和绿源苗圃的合约拿过来,所有赔偿金将由我们来出。”

桥头镇的居民怔了一下,他们之所以会来风帆海运闹事,就是因为气不过,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家家户户都损失了好几万呢,现在这笔赔偿金秦豫来出了,这样大家也没有什么损失了。

“呸,不要以为随便拿出一点小利益就能收买我们呢!”就在此时,黑压压的人群里,一道声音不和谐的传了出来,“我们才不会上当呢,原来高速公路要从桥头镇过的,就因为你们贿赂了设计师,才临时更改了线路,我们的田地原本都能卖出去的,这个损失怎么算?”

“对,原来我们的田地会被征用的,现在不征用了,这些田地就荒废了!”

“是啊,我们才不会上当呢!”

桥头镇的居民再次愤怒的嚷了起来,刚刚他们都被这些奸商给忽悠了,他们就算赔偿不过是几万块钱,高速公路改道了他们损失可大了,原本至少能有十几二十万的收入,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听到众人七嘴八舌的叫嚷声,秦豫冷眼扫过全场,走上前来接过罗非鱼手里头的麦克风,低沉的声音浑厚的响起,“高速公路的补偿是一亩田地八万五的价格,桥头镇一百八十六亩的田地,我们按照十万块一亩的价格全部买下!”

秦豫此言一出,原本噪杂的现场彻底安静下来,众人不敢相信的对望着,十万块一亩!这可比高速公路的补偿高多了。

“你该不会是忽悠我们的吧?”有人弱弱的喊了一嗓子,真有这么好的事情?总感觉是天上掉馅饼了。

罗非鱼笑了笑,“大家完全可以放心,当着这么多记者同志的面,我们秦总裁不会出尔反尔的,更何况我们龙虎豹保全公司每年都会有一千万的慈善金额。”

面对记者的镜头,罗非鱼一脸大义凛然,慷慨激昂的继续陈述,“大家既然这么支持国家的建设,我们也不能让大家有损失,所以这笔钱我们风帆海运来出,大家可以先回去和家里头商量一下,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带着相关的资料来我们公司,十万块一亩,各位记者给我们当见证人!”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鼓掌,在场上百号人哗啦啦的鼓起掌来,掌声雷动里记者手里头的相机也跟着咔嚓咔嚓响了起来。

果真当天晚上不管是电视台还是网络论坛都将秦豫给夸成了一朵花,什么民族好商人,国民好总裁!各种荣耀的花环都戴到了秦豫的头上。

“秦豫倒真舍得下血本,十万块钱一亩地!”包厢里,柯三少不屑的哼了一声,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视机,再看下去,柯三少都要将晚饭都给吐出来了。

“有孙学军给秦豫造势,秦豫出个两千万就能买到这样的好名声,何而不为呢!”艾东虽然知道桥头镇这件事不可能将秦豫给打倒,但是他没有想到柯为国策划了这件事,到最后却成全了秦豫的好名声。

柯三少叹息一声,秦豫之所以能轻而易举的翻盘,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如今的省是孙学军在主持工作,那些电视台和杂志媒体包括网络上的论坛都不敢黑秦豫。

即使史家暗中还有一点关系和人脉在,但是这股力量太微弱了,柯三少也不得不秦豫行事果决十万的价格一抛出来,桥头镇的居民都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反正田地卖给谁不是卖,高速公路项目组最多就八万五一亩,秦豫倒是财大气粗,十万块钱一亩,这些居民眼看着就能拿到钱了,他们肯定不会继续闹下去了。

“三少,柯总那边要破费了,不管如何,这田地不能让秦豫拿下了。”艾东起身给柯三少倒了一杯酒,举起杯子碰了一下继续开口。

“桥头镇的居民不闹了,中交局那边要撤下叶岭就不容易了,再者这些田地如果在秦豫手里头攥着,到时候即使我们接下工程也太被动了。”

这个道理艾东不说,柯三少也明白,柯为国用绿源苗圃当工具设下这个局,就是为了拿下这一百多亩的田地,到时候转手卖给项目组,至少是翻倍的利润,可如果这些田地在秦豫的手里头,项目能不能顺利施工都难说。

就在此时,艾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刚拿起手机,唐毓婷和柯三少的手机也跟着响了起来,三人对望一眼,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肯定是出大事了,否则他们的手机不会同时响起来。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谭果吃完晚饭被秦豫拖出来散步,接起电话后,谭果脸色倏地一变,“什么?我马上来医院,让人保护好现场,所有的证据谁都不准动!”

挂了电话之后,谭果看向秦豫,“孙叔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孙学军才接手省的工作,一直忙到晚上七点半才回来,可是车子刚出省委大楼不到十分钟就出了车祸,危险的一瞬间,司机反应迅速的将打了方向盘,最后司机当场死亡,后座的孙学军受伤被送往医院抢救了,具体情况到底如何,目前谁都不知道。

谭果和秦豫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时,邹老已经来了,省的其他领导在收到消息之后也都过来了,此刻所有人都聚集在手术室外边,看着亮起的手术灯,一个一个心里头七上八下的。

“不用担心,听医生说情况并不是太严重,人是没有生命危险的,只是伤到了腿上。”邹老沉着脸拍了拍谭果的胳膊,示意她不用担心手术室里正在被抢救的孙学军。

“我知道,我已经联系了二哥,二哥调了专家过来,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直升机就能到了。”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可是面色却依旧很沉重,这样至关重要的时期,孙叔突然遭遇了车祸,不是谭果要阴谋化,实在是太巧合了。

一抹杀机从眼中迸发而出,谭果冰冷着面容,省的这些世家,不管谁用阴谋和阳谋,谭果包括谭家都不可能插手,这是地方上的事务,将由地方上自己解决。

可是如果有人敢用暗杀这样不入流的手段,就不要怪谭家不客气!这种事情必须严厉杜绝,否则日后谁都敢下杀手那还得了!

秦豫坐在谭果的身边,安抚的握着她的手,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孙学军车祸的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遍了,医院这边在邹老的主持下已经戒烟了,除了家属之外,杜绝任何人的探望。

一个小时之后,直升机抵达了医院顶楼,从帝京过来的三个专家快速的进入了手术室,而此刻负责现场勘查的特调一局的人走到了路灯下拨通了谭果的手机,“小姐,根据现场初步判断这起事故是意外,肇事汽车司机已经清醒了,他的背景很清白……”

“确定只是意外?”谭果皱着眉头开口,这种关键时期,说是意外谭果真有点不敢相信,不过特调一局的调查,基本不可能出错。

“因为时间太短,只是初步的调查,不过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就八成的可能性只是意外事故。”至于后续部分需要等孙学军出了手术室,也要对肇事司机的背景进行深入挖掘。

挂断电话,谭果向着邹老走了过去,“刚刚对事故现场和孙叔车辆的调查已经出来了,初步判断是意外事故。”

邹老一愣,他和谭果刚刚的反应几乎是如出一辙,这种关键时期,怎么想都感觉是故意对孙学军下黑手的计划,“意外事故?”

谭果点了点头,“意外的可能性极大,如果是下杀手,孙叔只怕当场就死亡了。”

手术室的灯终于在三个小时之后灭了,主治医生王专家走了出来,向着邹老开口道:“手术很成功,左腿胫骨已经成功的接上了,骨头是整块碎裂的,所以只要后期调养好了,不会有任何影响,内脏器官和脑部都没什么大碍,只有些内出血和轻微的脑震荡,等麻药时效过去之后病人就会苏醒了。”

听到孙学军的情况,谭果算是肯定这的确是一起意外事故,而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孙学军已经无碍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果真是命大!”艾东有些失望的开口,如果孙学军真的死了那才是皆大欢喜,可惜啊,只要调养好了,最多半年的时间就没事了。

艾元鸿笑着摇摇头,心情显得极好,“是意外才最好,孙学军接手工作没多久,现在至少要住院调养半年的时间,半年的时间绝对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体制内工作和经商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时不待我就是最好的说明,孙学军一旦离开这个工作岗位,上面肯定要安排人来接替他的工作,等半年之后孙学军再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秦家。

秦老爷子一直坐在书房里,听着秦天霖的汇报之后,秦老爷子点了点头,“天霖,我们秦家是正经商人,不管上面派了谁接替孙学军的工作,我们不奉承不交好,平常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是的,爷爷,我记住了。”秦天霖认真的点了点头,其实他心里头明白不管上面调了谁来接手这个孙学军的工作,对秦家而言都比是孙学军好,此刻最担心的该是秦豫,如果来的是孙学军的死对头就更好了,秦豫的大好形势瞬间就被瓦解了,这就叫造化弄人!

第二天一大早,孙学军看着拿着鲜花捧着水果来看自己的谭果,哭不笑不得的开口:“能让你大清早的来看我,这腿断的也值得了。”

“孙叔,你这是临阵撂担子。”谭果将花放到了花瓶里,拿过椅子坐在床边,看着孙学军打着石膏的左腿,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人没出事就好。”

一番打趣之后,孙学军这才正色道:“我出了这事,会不会耽搁到自贸区的计划?”

“我爸那边连夜召开了会议,自贸区的消息帝京有些世家已经知道一点风声了,所以谈判的结果就是由柯华暂时接替孙叔你的工作。”谭果倒认为由柯华来接手很合适。

首先柯华年纪轻,他来接替孙叔的工作,绝对是暂时的,如果换成其他和孙叔地位相当的人,或者从孙叔下面提拔一个上来,当半年之后,孙叔想要回来可就不容易了,谁都不意将屁股底下已经坐稳的椅子让出去。

而柯华太年轻了,柯家极力将他推出来,不过是想要让他接手自贸区的建设,给柯华和柯家弄个金光闪闪的成绩,这样对柯华日后的前途大有益处。

孙学军倒没有谭果这么观,当然,他知道柯华来省接替自己的工作对自己的确是最有利的,最多自贸区的事情完成之后,柯华肯定会回帝京,不会赖在这里不走。

但是柯华一旦来了,对谭果和秦豫绝对是个巨大的阻碍,柯三少已经和唐家联姻了,柯为国一直想要接下高速公路的附属工程,一旦柯华来了,谭果这边的工作必定会处处受牵制。

“孙叔,你好好养伤就行,我感觉柯华会过来省,十有**是我二哥干的好事。”谭果不在意的摆摆手,二哥估计用柯华来折腾秦豫呢,连一个柯华都对付不了,秦总裁估计也不敢再跨进谭家大门了。

从医院出来之后,谭果眼珠子一转,拿出手机拨通了谭亦的电话,笑的一脸谄媚,“二哥,给我帮个忙吧,三天之内别让柯家得到准确的消息,柯华要过来也得三天之后再说。”

“行。”谭亦问都没有问的就答应下来了,柯华的工作能力的确很强,可是毕竟太年轻的,三十五岁而已,他想要接替孙学军的工作可不容易,谭亦不出手,自然有其他人出手,阻碍柯家的行动。

“那二哥就谢谢了,我现在就是打个时间战去坑人。”谭果嘿嘿一笑的道谢,挂断电话之后直接拨通了秦豫的电话,“秦总裁,提几百万现金出来,将架势弄大了,然后将消息放出去,我们去桥头镇买土地去。”

柯家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让柯华接替孙学军的工作,谭亦这边一出手,柯家就没时间也没有精力来理会柯为国的事情,再者经济自贸区这么重要的事情,柯家也不可能告诉柯为国,所以柯为国还以为南宁高速会改道北边只是因为叶岭和孙学军的关系。

秦豫这边的速度很快,罗非鱼先打了电话去桥头镇的政府,告诉他们一个小时之后自己要过来和居民谈一百八十六亩田地的收购问题,希望领导帮忙通知一下各位居民,当然,收购的事情仅此一天,过时不候。

这边秦豫带着两百万现金和四五十个保镖,呼啦一下十多辆车子浩浩荡荡直奔桥头镇,而差不多在罗非鱼的电话打出去之后,柯为国这里就收到消息了,他一下子就站起身来了,“三少,秦豫这是打算先下手为强那!”

孙学军出了车祸,至少要调养半年,所以孙学军的工作肯定要被其他人代替,秦豫为了防患未然先将这一百多亩的土地买下来,到时候即使将叶岭给弄走了,秦豫拿捏着这一百多亩的土地漫天要价,只需要拖延半年的时间,等孙学军康复了,到时候秦豫还有翻盘的机会。

“不能让秦豫成功了。”柯三少面容严肃的开口,弄走叶岭的借口就是他收受了秦豫的贿赂,随意更改高速公路的线路,等到时候换上了他们的人,他们肯定得按照之前的设计线路施工。

可是秦豫如果握着这百亩土地不撒手,他们难道还能绕过秦豫的百亩土地?如果真的绕过去了,柯三少敢肯定以秦豫和谭果的厚颜无耻,他们绝对能将脏水泼过来!

当初叶岭是怎么被撤走的,现在他们换过来的设计师就会被秦豫和谭果用同样的办法给弄走,叶岭更改设计线路被弄走了,凭什么这位更改设计线路还能留下下来?所以这些土地肯定不能让秦豫买走。

柯为国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三少,我现在就过去桥头镇,不惜一切代价我也不会让秦豫得逞的!”

时间就是金钱!秦豫在往桥头镇赶,柯为国也带着大量现金和律师还有手下往桥头镇赶了过去,速度极快,唯恐慢一点,那些居民就被秦豫忽悠了签了字将田地都卖出去了。

几乎在同时时间,秦豫的十多辆车子和柯为国这边的四五辆车子同时抵达了桥头镇,只是秦豫是准备充分,所以十多辆悍马车看起来架势十足,柯为国仓皇迎战,所以排场就弱了下来。

“呦,原来是柯总,好巧啊。”当汽车停在了政府门口,罗非鱼下车之后笑着看向跟着下车的柯为国,“凡是有个先来后到,不如柯总等我们将事情办完了再进来。”

“将人挡外面!”秦豫更是直接,冷声开口后,四五十个保镖除了顾大佑和另外一个保镖跟着秦豫和谭果外,其他人直接挡在了柯为国这十来个人的前面,将他们给团团围住了。

“秦总裁,光天化日之下,你这是要干什么?”柯为国冷着脸厉声开口。

可惜龙虎豹的这些保镖都将秦豫的命令当成了圣旨,他说围住了,那肯定是连只苍蝇都不能放出去。

眼看秦豫、谭果和罗非鱼已经进去了,而自己这边却被几十个保镖给围堵在外面,柯为国急的直跺脚,偏偏自己准备不充分,带的人太少,根本不是这些保镖的对手。

“老总,要不我们报警吧!”律师低声对柯为国开口,只要报警了,警察一来,龙虎豹的这些保镖肯定不敢放肆,到时候他们就可以进去了。

五分钟之后,警察过来了,龙虎豹的保镖只好退让到了一旁,得到自由的柯为国也顾不得形象了,带着人咚咚的向着里面跑了过去,前后就五分钟,秦豫肯定没有这么快。

而此刻宽敞的会议室里,秦豫和镇里的领导都坐在主位上,罗非鱼正在主持会议,“合约刚刚已经由律师看过了,大家只要签了字,银行这边马上就会将钱转到大家的银行卡上,十万块一亩地,大家绝对不会亏本的,等过了今天我们就不买了。”

众人其实心里头早就想签字了,毕竟之前从风帆海运回来之后,他们也打听了,高速公路如果征地最高的价位也就八万五,十万块绝对是他们赚大了,不过人心不足蛇吞象,所以大家还都在犹犹豫豫的,总想着能不能是十一万,或者十二万。

但是此刻听到罗非鱼的话,大家也不敢再犹豫了,万一秦总裁不和他们签字了,到时候他们就算是悔的肠子青了都没用,而且说出去也是他们不占理。

“不要签,我出十二万一亩!”会议室的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柯为国大声喊了起来,“不要签字,我出十二万!”

拿着笔的众人傻眼的愣住了,秦豫脸色一变,柯为国一看这才松了一口气,幸好赶的及时,缓了缓气息,柯为国向着镇领导走了过去,“各位领导好,各位居民好,我是繁盛集团的总裁柯为国,对于桥头镇的这一百多亩土地,我也有兴趣购买,当然了,价格肯定比秦总裁的要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