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秦总坑人/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柯为国前赶后赶的总算是赶上了,看向会议室里诧异的众人,再次扬声开口:“十二万一亩,这些田地我们繁盛集团要了,律师我已经带过来了,合约我们也拟定好了,只要大家签字了,马上就能转账。》>》”

“柯总,你这样做未免太不厚道了,如果你在今天之前和桥头镇的居民协商,我们无话可说,但是我们双方已经达成协议,马上就要签字了,柯总你现在横插一脚就太过分了。”罗非鱼不满的开口,商场也有商场的规矩,也讲究个人情面子,柯为国这么做的确越线了。

“哈哈,罗秘书说笑了,商场如战场,只要没有签字,一切都好说。”柯为国笑哈哈的开口,一副精明奸猾的算计姿态,“再说田地还都在居民手里,我们繁盛集团价格更高,他们愿意卖给谁是他们的自由,十二万一亩地,大家不要犹豫啊。”

这边柯为国说完之后,他带来的秘书快速的将事先准备好的土地买卖合约也发放了下去,只不过金额这一栏还并没有填写,当初柯为国打算底价抄底购买这一百多亩的土地的。

毕竟高速公路改道的消息一经被证实了,等这些居民将事态闹大,柯为国打算以慈善商人的名头底价购买这些田地,与其荒废了,能卖个三四万一亩,估计这些居民都要对自己感恩戴德。

谁知道秦豫不按牌理出牌,财大气粗的以十万的价格来买这些田地,尤其是孙学军出车祸之后,秦豫也知道自己最大的靠山要倒了,叶岭也因为收受贿赂的事情,暂停了手头的工作,被中交局撤下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所以秦豫才想着先将这些田地买下来,到时候手里头也有个凭仗,但是柯为国部署算计了这么久,又怎么能让秦豫得逞。

“谁的价格高我们就卖给谁!”桥头镇的居民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镇里的领导都在这里,而且律师也在这里,肯定是谁给的价格高他们就和谁签字,一亩地转眼就多了两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对,反正卖给谁不是卖,谁的钱高我们就和谁签字。”其他居民回过神来都纷纷附和着,脸上是遏制不住的狂喜和激动,这可真是天上掉下馅饼了。

镇里领导都有些傻眼了,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

柯为国笑着摆摆手,“各位领导不用担心,做生意嘛,论的就是你情我愿,秦总,我说的在理吗?”

秦豫冷眼看着得瑟的柯为国,嘲讽的开口:“柯总这是要和我秦某比钱多,既然如此,那就比一比,二十万一亩!”

嗬!所有居民眼睛都看直了,几乎以为自己吃听错了,二十万一亩!有些人甚至偷偷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尼玛,真的痛,不是在做梦那!

镇领导也无语的坐在一旁,好吧,不管是龙虎豹的秦总还是繁盛集团的柯总,这都是不差钱的大老板,他们愿意出高价买他们桥头镇的土地,造福的也是在场这些居民,谁的价格高就卖给谁,他们也管不着。

柯为国没有想到秦豫还敢真和自己叫价,一开口就加了八万上来,别开这八万不多,可是一百八十六亩田地,二十万一亩那就是三千七百多万,不过孙学军出车祸躺医院了,只要高速公路不从北边走,秦豫的那个影视娱城项目就得黄了,他多花三四千万也是值得的。

“柯总果真是老了,不像我们家秦总裁年轻气盛,一开口价格就飚到二十万了。”一直坐在角落里的谭果对着秦豫赞赏的竖起大拇指,挑衅的看了一眼柯为国,故意奚落的开口:“柯总,你还要加价吗?不管加多少,我们都奉陪到底!”

这对狗男女真不知道挣钱有多难!柯为国看了一眼面容冰冷满是嘲讽之色的秦豫,又看了看笑的格外张狂又得瑟的谭果,接着开口道:“二十一万一亩。”

噗嗤一声,谭果笑了起来,嫌弃柯为国太掉价,秦豫一开口就加了八万,结果柯为国只敢加一万。

“二十五万!”秦豫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鄙视的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柯为国,迈着大长腿走到了谭果身边坐了下来。

“二十六万!”柯为国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不管今天这个价格飙到多高,这些田地自己一定要拿下来,否则自己以后都会处于被动的局面。

“三十万!”秦豫冷沉的声音干净利落的响起。

会议室里的众人都已经傻眼了,有钱人的世界他们这些愚蠢的凡人果真不懂,不过对要卖地的二十二户居民而言,他们双手已经开始哆嗦了,这一转眼他们就成为百万富翁了。

价格还在一路飙升,转眼就到了四十万!柯为国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他不差钱,但是他不愿意将钱拿出来打水漂,四十万一亩,一百八十六亩田地那就是七千万的总价了。

就算撤掉叶岭之后将高速公路再从桥头镇过,但是柯为国心里也清楚他握着这百亩土地也不可能七千万卖给项目组,价格太过,预算根本通不过!

柯为国看着亲密坐在一旁的谭果和秦豫,气的牙痒痒!这对狗男女太可恨了!若不是他们横插一脚,自己明明可以趁机捞一把,如今却要赔上几千万!

而且即使总设计师换成了柯为国他们自己的人,但卖地的价格一高,秦豫背后肯定要搞鬼,所以项目组即使愿意花一个亿来卖,柯为国也不敢卖啊。

“不过就七千万的总价而已,柯总这就不行了?”谭果笑眯眯的开口,姿态懒散的靠在椅子上,“这价格在帝京连个四合院都买不了,柯总不至于这么差钱吧?”

嘲讽了柯为国之后,谭果扭过头抱着秦豫的胳膊撒娇,“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秦豫,桥头镇的这些田地不管如何你都给我买下来,大不了帝京那套四合院我不要了。”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都还在消化一亩地四十万的天价!听到谭果那软糯糯的娇嗔,不少男人感觉骨头都酥麻了,可是转眼就清醒过来,这等妖孽他们可要不起,随便任性一下就砸出去七千万了,关键叫价还没有结束呢。

“我倒要看看谁敢和我争!”秦豫霸道总裁的气场全开,倨傲的昂着下巴,挑冷眼看着柯为国,“柯总如果不继续了,我们就要和居民签字了,无关人士还请离开会议室!”

秦豫这话一出,顾大佑这些保镖刷的一下站起身来,黑压压一片的魁梧大汉,那排场那气势足可以将普通人吓的双腿发软。

柯为国在J省怎么也算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背靠帝京柯家,走到哪里谁不尊称一声柯总!可是今天却偏偏被谭果和秦豫这对年轻人给鄙视到尘埃里去了,柯为国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秦总未免太心急了,四十二万!”

“哎呀,这样一点一点的加也太墨迹了。”谭果嫌恶的瞪了一眼柯为国,似乎嫌弃他耽搁自己和秦豫的时间了,谭果站起身来,“五十万一亩,柯总你敢跟吗?不行就不要再喊价了!”

柯为国此时已经从叫价的风波里冷静下来了,他原本要买这块地是为了从高速公路项目组捞一笔,但是现在这个价格已经是赔本的生意了。

柯为国之所以还叫价,就是因为宁可赔本也要拿下地,不能让田地到了秦豫手里头,到时候他们就被动了,毕竟秦豫拿到地了,不愿意卖给项目组,到时候漫天要价,将工期耽搁下来,拖延到半年后孙学军出院了,秦豫就算赔上一个亿也值得。

目光沉了沉,柯为国在心里头快速的谋算着,这块地他是不打算买下来了,但是秦豫想要拿到地拖延高速公路的工期也没有那么容易,不付出血的代价,柯为国是绝不甘心的。

此刻,柯为国沉吟着,表情显得很是难看,粗喘着气,脸红脖子粗的,看起来是谭果给气到了,愤怒的开口:“五十五万!”

谭果黑润的大眼睛一瞪,似乎没有想到柯为国还敢和自己争抢,谭果恼怒的开口:“六十万!”

柯为国不遑相让,直接报出七十万的天价,似乎真的气疯了,宁可赔上一个亿,也要争这一口气。

谭果砰的一声将会议桌拍响了,整个人像是暴怒的小野兽,“我还怕你了!八十万!”

“九十万!柯为国故意激怒谭果,也跟着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砰的一声响,两人像是斗红了眼的野牛,要拼个你死我活,其实柯为国看起来很愤怒,其实他心里头已经有了打算,打算将谭果激怒喊出一百万就停,这样一来一百八十六亩田地,秦豫差不多要拿出两个亿来。

越想越是得意,柯为国知道田地到了秦豫手里头自己的确有些被动,但是秦豫多花了两个亿,再被动也是值得的,而且没有了孙学军,自己日后行事也方便多了。

会议室里的众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谭果,柯为国更是得意洋洋的瞅着谭果,满脸的挑衅。

谭果忽然咧嘴一笑,然后认输的点了点头,”柯总的确财大气粗,我们秦总裁甘拜下风,来,大家为柯总鼓掌,为了解决我们桥头镇居民的损失,柯总这一次是慷慨解囊了,九十万一亩,柯总果真是我们年轻一辈的楷模!“

谭果说话之后啪啪的鼓起掌来,罗非鱼和顾大佑还有在场的四五十个保镖也跟着鼓掌,桥头镇的领导还有居民终于被掌声给惊醒了,一个一个用力的拍手鼓掌,雷鸣般的掌声在会议室里响起,九十万一亩地啊!田地多的人家一下子就成了资产四五百万的富豪了。

柯为国傻眼的愣住了,目光直愣愣的看着笑靥如花的谭果,不该是谭果被自己激怒了喊道一百万,然后自己就不喊价了,大家都为秦豫和谭果鼓掌,怎么这个冤大头就成了自己!

掌声停歇了,柯为国还没有从震惊里回过神来,谭果和秦豫站起身来,罗非鱼代替秦豫向桥头镇的领导道别,”各位领导,既然柯总棋高一着,我们甘拜下风,我们就先告辞了。“

秦豫带着人离开了,会议室里的人空了一大半,回过神来的居民兴奋的手都有些哆嗦,一个一个了快速的在合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九十万一亩地啊!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天价!

而柯为国此时终于明白过来了,自己只怕是被谭果和秦豫给耍了,他们想要买地是真的,只怕根本没有这么多的资金,所以才在最后一刻暗算了自己,一想到九十万一亩,柯为国的心都已经在滴血了。”各位,因为事先没有准备这么多的资金,大家先缓一缓,等我们资金准备充分了,我们再和各位签字。“得到柯为国的命令之后,秘书只好出来打圆场,接近两个亿的资金,就为了买这两百亩不到的田地,柯总这一次真的是太冲动了。

居民一听就不意了,”凭什么啊,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九十万了,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呢!“”对啊,这么多人这么多双耳朵都听着呢,我们镇领导还都在这里,你们可不能反悔!“”反悔我们也不会同意的,说好九十万一亩,一分钱都不能少!“

众人激动的叫嚷起来,之前高速公路改道北边,他们损失了几万块赔给绿源苗圃,都能聚集几百号人去了风帆海运公司大门口闹事抗议,那个时候就几万而已,现在可是几百万,柯为国敢反悔,这些人豁出命了也要让柯为国履行合约。

局面一下子失控了,镇里的领导也不高兴,之前都已经说好九十万了,柯为国如果临时反悔,秦总裁那边都已经离开了,这不是坑他们吗?而且这二十二户居民也不会同意啊。

一个小时之后,一片混乱里,秘书快速的挤到柯为国身边,之前虽然说了暂时没有这么多的资金,但是居民已经闹起来了,堵住了会议室的门,不让柯为国离开,什么时候资金到位了,他们收到钱了,柯为国才准走。”什么事?“柯为国脸色异常的难看,这些居民闹起来根本不讲理,而且还打了电话将家里头老老小小都喊来了,这会都堵在会议室外面的走廊里,警察过来了也只能维持秩序,人太多,防止会有踩踏事件,而且有些老人都七八十岁了,这一不小心磕了碰了那就是一条人命。

还有那些妇女,此刻都红了眼,将柯为国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一遍了,说好九十万一亩,柯为国想要反悔,门都没有!”刚刚收到的消息,柯总您看一下。“秘书西装都已经邹巴巴的,脸上还有几道血痕,也不知道是被谁抓伤的。

柯为国接过手机一看,网络上爆出的是一段视频,前几天广大网名是如何夸赞秦豫的,这会就十倍的夸赞柯为国,毕竟秦豫当初只出十万一亩,而视频里,柯为国财大气粗的报出九十万的高价。”秦豫这杂种是故意的!“柯为国原本还想着如何脱身,让他花两个亿买地肯定不可能,可是此刻这事被秦豫闹到了网上,这等于逼迫柯为国履行九十万的天价,否则他还有什么脸面在商界立足。

骂完之后,柯为国脸色一变,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秦豫难道是故意设下这个局来坑自己?”你说秦豫是不是根本不打算买地,他是在设局坑害我,否则现场怎么会有记者混在里面?“

秘书一愣,皱着眉头想了想,看着阴谋化的柯为国,这才低声道:”应该不会,秦豫打算是用十万一亩来买地的,带记者过来只怕是为了给自己打造好名声。“

余下的话秘书没有再说了,因为柯为国的搅局,最后价格飙到了九十万,这样的新闻,秦豫带过来的记者肯定会大肆报道,现在还只是网络上的报道和新闻,等到晚上和明天,估计各大电视台和杂志都会有大篇幅的报道了。

柯为国想了想感觉也对,秦豫带记者来现场应该是为了给自己造势,应该不是故意坑害自己,毕竟影视娱城的地基已经开工了,高速公路只要不从北边走,那什么影视娱城肯定要黄,秦豫一定会亏的连裤子都没得穿!

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整个省都因为网上的视频而震动了,不管秦豫是故意坑害柯为国还是间接坑害了柯为国,但是柯为国天字一号的大傻名头是戴定了,两个亿买桥头镇的一百多亩田地,果真是人傻钱多。

入夜之后,省的电视台对柯为国的”善举“果真做了大篇幅的报道,各种高帽子咻咻的飞了出去,通过媒体的造势堵死了柯为国毁约的可能性。”爸,你说秦豫是不是故意设局坑了柯总?“艾东看着电视里的报道,怎么看都感觉柯为国被秦豫和谭果给坑了,否则怎么那么巧,现场就混入了记者,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将事情闹的沸沸扬扬,几乎是全国皆知了。

艾元鸿将整件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一点一点的捋着,说实话艾元鸿也无法判断秦豫此举是设局还是巧合,”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是巧合的可能性更大,柯为国当场搅局,秦豫根本拿不下这块地,所以他才将计就计的将价格喊高了,最后坑了柯为国。“

一想到九十万一亩地,原本卖九万都贵了,现在足足涨了十倍,艾东摇摇头,”柯总这一次算是栽了个不小的跟头。“

正在外面吃西餐的柯三少其实和艾元鸿有同样的推测,可是一旁唐毓婷却低声开口:”有没有可能是秦豫设的局?“

柯三少眉头一皱,不悦的看了一眼唐毓婷,”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是秦豫事先设的局,拿下了赵家,秦豫的资金基本就被套牢了,他又打算投资影视娱城项目,这又是一笔巨额资金投入,如果不是从林正寅那里贷款了五个亿,龙虎豹估计都要破产了。“

所以在柯三少看来秦豫是没有足够的资金和柯为国叫价抗衡,所以最后才坑了柯为国一把,不过也是柯为国太蠢!

他该知道秦豫的财力有限,如果柯为国抓准时机反坑了秦豫一把,对资金紧缺的秦豫而言绝对是雪上加霜,可惜啊,击败秦豫的机会就这样白白错过了不说,还偏偏被秦豫给坑害了。”可是秦豫此人城府极深、行事缜密,他这样大张旗鼓的去桥头镇签约,我总感觉是秦豫在做戏。“唐毓婷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秦豫那么精明的男人,怎么可能打没有把握的战?

当初桥头镇的居民到风帆海运大门口闹事,唐毓婷相信秦豫肯定调查清楚了,背后就有柯为国的操纵,秦豫难道不会防备?”怎么?在你眼里秦豫就是天底下最聪明的男人?“啪的一声,柯三少放下刀叉站起身来,表情已经极度的不悦,”只有秦豫算计别人的份,别人根本算计不到秦豫!如果这样,当年你何必用谭果李代桃僵,用她的资料和秦豫登记结婚!“

说完之后,柯三少转身就向着餐厅门口走了去,身为男人,还是一个心高气傲的男人,柯三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被自己女人戴了绿帽子!可现实却逼迫他不得不接受唐毓婷这个未婚妻,因为他需要唐家这个助力。”逸冉,你听我解释!“唐毓婷没有想到柯三少会调头就走,急忙起身的追了过去。

踩着高跟鞋,唐毓婷走的急脚下一滑,哎呦一声痛的叫了起来,虽然及时的扶住了旁边的桌子,可是脚腕还是扭了一下。

柯三少虽然不满唐毓婷依旧对秦豫思思念念不忘,但是他今天生气也只是迁怒,毕竟柯为国怎么也是柯家的人,他丢了这么大的脸,柯三少面子上也不好看,再加上唐毓婷还处处捧着夸着秦豫,柯三少才会转身就走,这会听到背后唐毓婷的痛呼声也停下了脚步。”怎么样?有没有伤到?“柯三少扶住靠在桌子边缘的唐毓婷,状似关切的目光看向她的脚踝,然后绅士般的蹲下身,按了按唐毓婷露的脚踝,”痛不痛?我送你去医院。“”没事的,只是扭了一下,你快站起身来吧。“唐毓婷娇嗔的开口,弯腰拉了拉柯三少的胳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秦豫的。“

蹲在地上的柯三少眼中有着嫉妒的寒光一闪而过,随后笑着开口,”是我不该吃醋,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喜欢从你的小嘴里听到其他男人的名字,看我回去之后怎么惩罚你,嗯?“

最后一个字音调上扬,充满了暧昧的暗示和挑逗,柯三少的手更是暧昧的在唐毓婷的小腿肚上上下摩挲着,细腻的触感让柯三少眼中的醋意彻底消失了,转为浓烈的雄**望。”是我不好,任君处置。“唐毓婷笑着点了点头,顺势将蹲在地上的柯三少拉了起来,白嫩无骨的小手在他掌心里抠了抠。”那个话说你们要去开房,出门左拐就有酒店。“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唐毓婷和柯三少身边响了起来。

两人猛地一怔,刚刚**的表情还僵硬在脸上,唐毓婷和柯三少齐刷刷的扭头一看,赫然发现唐毓婷刚刚靠着的桌子前坐了一男一女两位客人。

谭果笑的很是无辜,黑润润的大眼睛在灯光下闪烁着暧昧的光芒,”真的?如果你们实在迫不及待可以去车子里震一震,在这么高雅的西餐厅里的确有些不合适,当然了,如果你们喜欢这里,也可以将餐厅提前包下来,清场之后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下流!“不同于谭果那好声好气的规劝,秦总裁冰冷的批评声毫不客气的响了起来,鄙视的看了一眼唐毓婷和柯三少,然后就收回了目光,似乎多看一眼就脏了他的眼睛一般,抬手招来了不远处的侍应生,”买单。“

柯三少也没有想到谭果和秦豫也在这里吃饭,关键还将他们刚刚的**都看在眼里,此刻对上秦豫那冰冷又不屑的表情,柯三少表情僵硬的刺了回去,”没有想到秦总裁思想这么古板,我和毓婷下半年就要订婚了,即使发生点成人之间的事情也正常,不过秦总裁这么反感,该不会是那里不行吧?“

秦豫脸一沉,狭长的凤眸里写满了嘲弄和鄙夷,”大庭广众之下勾勾搭搭你还有脸了?柯家真的是好家教!我行不行和你有关系吗?还是说你看上我了,故意用激将法,想要躺下来试试我行不行!“

柯三少为人阴狠,但是表面功夫做的足,再者他是男人,极其不屑和人吵架,可是此刻被秦豫一阵连嘲带讽的,柯三少气的铁青了脸,一手愤怒的指着秦豫,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我郑重告诉你们夫妻两人,我对你和对你的未婚妻都没有性趣!“唯恐柯三少还不够气,秦豫再次火上浇油的补充了一句,鄙视的目光扫过两人一眼,随后看向一旁的谭果,”以后离这种人远一点,别脏了你的眼。“

谭果受教的点了点头,好吧,每天看到吃不到,秦总裁火气的确很大!尤其是秦总裁还总是自虐,如果分床睡,秦总裁每天早上也不至于立正敬礼!

可惜啊,宁可自虐,秦总裁依旧霸气十足的和谭果睡同一张床,然后还强行将人揽在怀里,好几个晚上,谭果半睡半醒之间总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那肯定是秦总裁大半夜的在冲冷水澡,偏偏又洁癖的秦总裁宁可冲冷水澡,还不意用五指姑娘解决。

憋久了,是个男人都会出问题,偏偏柯三少和唐毓婷还当着秦豫的面你侬我侬,各种挑逗、**和暗示,直接戳中了秦总裁的火爆点,瞬间各种鄙视、嘲讽、不屑向着柯三少和唐毓婷砸了过去。”秦总裁何必出口伤人!我和逸冉如何和秦总裁也没有任何关系!“唐毓婷连忙开口给柯三少撑场子,之前自己就得罪了柯三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扳回来。”你们就算脱了衣服在大街上滚也和我没有关系,只是不要在我的店里这么下流,不要在我的面前这么无耻就行了!“秦豫冷声丢出话来,对着一旁的侍应生开口:”告诉你们经理,以后这两个人禁止进入这家餐厅!“

柯三少和唐毓婷都有些傻眼了,而赶过来的经理一看到秦豫立刻恭敬的开口:”秦总、夫人晚上好。“

打完招呼之后,经理冷着脸对着唐毓婷和柯三少开口:”两位客人很抱歉,你们的存在已经影响了其他客人的正常用餐,请你们现在就离开,以后也请不要再来我们旗下任何一家餐厅。“

唐毓婷和柯三少几乎气傻眼了,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秦豫和谭果,两人转身就向门口走了去。

可惜两人小看了秦总裁憋屈太久后的凶残,晚上九点几张照片在网上曝光了出来,紧接着被各大论坛转载出去了,短短一个小时的点击量就超过了十万,而且还在持续飙升中。

《高级西餐厅惊现色情男女,当众:摸腿、**、越炮!》

此贴之所以会如此火爆,除了是秦总裁雇佣的水军在炒作之外,也是因为这间餐厅是蓝海市最贵的西餐厅,人均最低消费888元。

对于平民老百姓而言,只可远观而不可跨进!最低消费接近一千块,随便点瓶红酒外加牛排什么的,估计人均消费就要飙到两三千了。

从餐厅出来之后,柯三少早就没有了滚床单的性趣了,此刻正在笔记本上忙工作,结果页面的小新闻跳了出来,柯三少原本打算直接关掉,可是余光一扫,整个人傻眼愣住了。

报道称:某柯姓男子在西餐厅按耐不住,当众摸女伴的腿……然后截图的照片上,一只带着名牌手表的右手正摩挲着一条白皙细长的小腿,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暧昧。

其实这也没什么,偏偏后面一张图却故意在唐毓婷大腿裙摆处打了马赛克,这就让人联想到柯三少的那只手已经顺着小腿摸到裙摆里面去了,说不定都摸到内裤了……

而第三张图片更过分了,柯三少的双腿间被打上了马赛克,看下面网友的评论,那叫一个五花八门,怎么猥琐怎么来!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打马赛克,那肯定是某个地方有了明显特征了。

而紧接着西餐厅也发表了公开声明:为了维护餐厅的名声,保证优雅、良好的用餐环境,餐厅拒绝柯姓某男子和唐姓某女子再来用餐。

黄泥巴掉进了裤裆,不是那什么也是那什么了!柯三少暴怒的砸掉了笔记本,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立刻将网上所有新闻都撤下来,还有找律师过来,我要告死秦豫和J&餐厅!“

前面柯为国花了将近两个亿买下一百多亩田地,后面柯三少和唐毓婷在西餐厅闹出这样的新闻,这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人在针对柯家?

可是第二天一大早,气的差一点一夜没有睡的柯三少接到了柯家嫡系大少柯华秘书的电话,黄秘书声音带着几分冰冷,”三少,很抱歉这么早打扰到你了。“”黄秘书客气了,是不是大哥有什么事交代我?“即使黄秘书只是柯华身边的一条狗,但是柯三少也只能客客气气的,毕竟他只是柯家私生子,在柯华心里头说不定还比不上他的得力助手。”的确如此,三少,大少让你最近低调一点,柯家目前正处于很关键的时期,这个时候容不得任何意外。“黄秘书先将柯华的意思交代下来了,这才压低声音道:”大少很快就要来省了。“

说完之后黄秘书就挂断了电话,柯三少握着手机愣住了,刚听到黄秘书的话,柯三少是无比的愤怒,自己都被秦豫弄的名声扫地了,大哥竟然还让要自己低调,让自己忍气吞声!在省自己代表的可是柯家,自己名声臭了,柯家的面子也难看!

可是听到黄秘书最后的一句话,柯三少将手机丢在沙发上,仔细思索着,然后眼睛猛地一亮,激动的站起身来,大哥要来省?那只有一种可能性,接替孙学军的工作!

想到柯华的年纪,想到自己,在激动之后,柯三少整个人被一股子阴霾笼罩着,同样是柯家的子孙,大哥得到了最好的资源,得到了家族鼎力资助,年纪轻轻就能接替孙学军的位置。

可是自己呢?只能小打小闹的做点生意,还需要依靠唐家!越想越是不甘心,柯三少眼神愈加的阴狠,毒辣狠戾之中还充满了弄弄的嫉妒和不甘,不管如何,大哥来了,要收拾秦豫就简单多了!

想到此,柯三少拿起手机拨通了柯为国的电话,”表叔,你也不用郁闷了,不过是丢了两个亿而已,很快就能赚回来,表叔,你可以让苏沁出手了,尽快将叶岭弄下去,我大哥要来省了!“

电话另一头柯为国怔了一下,毕竟在商场多年,柯为国这只老狐狸也很快想通了柯三少这话里的深意,随即也狂喜起来,只要有门路有生意,别说两个亿了,就算是二十个亿他也能立刻赚回来!”

远在帝京的苏沁也早已经打点好了,听到柯为国的电话之后,苏沁立刻派人去行动了,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关于南宁高速公路总设计师叶岭收受贿赂,私自修改高速线路的举报材料就被人递到了中交局。

下午一点,中交局的领导立刻召开了紧急会议,虽然暂时还无法确定举报材料里那些证据是真是假,但是叶岭的确已经将高速公路从南边改道北边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而会议的结果就是暂停叶岭所有的工作,撤销他南宁高速总设计师的职位,改由中交局的洪设计师接手叶岭的工作,即刻前往省指挥南宁高速公路的施工,至于叶岭的问题等相关部门查清楚之后再做最后的决定。

虽然说柯为国和柯三少的名声这两天在蓝海市是臭了,不过紧接着叶岭被撤的消息就传了出来,省的众人心里头都清楚这是柯家对秦豫和谭果的报复。

而随着叶岭的撤职,南宁高速的设计图已经进行公示了,高速公路依旧从蓝海市北边过,经过桥头镇,绝对不可能从北边走,所以秦豫的影视娱城项目就等于黄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秦总裁憋久了就疯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