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柯华到来/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学军入院治疗,柯家大少柯华即将来S省接替孙学军工作的消息悄然无息的散播开了,想到柯华四十岁不到的年纪,大家心里头都明白柯华的确只是暂时接替孙学军的位置。

时间至多不会超过半年,可是半年的时间对其他世家而言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可是秦豫公司的影响就至关重要了,风声才传出来,叶岭已经被撤职了,南宁高速公路的设计图纸也已经进行了公式,这无一不说明秦豫要倒霉了。

蓝海市北面河湾县,高速公路项目组。

“洪荣坤,你什么意思?”叶岭清冷的开口,冷眼看着耀武扬威的洪荣坤。

同是中交局的设计师,洪荣坤也算是书香门第,他的祖辈父母都是搞设计的,洪荣坤自己也是国外一流大学毕业回来的设计专业的博士。

可是在中交局却处处被叶岭压了一头,这让心高气傲的洪荣坤根本没办法接受,最开始洪荣坤打算利用自己的设计建筑才学将叶岭给打压下去,他一个旁听生能和自己这个国外一流大学的博士生相比吗?

叶岭这个野路子出生的设计大师,在中交局经常被这些正规大学毕业的设计师们鄙视,所以洪荣坤出头打压叶岭,大家都在旁观等着看好戏。

可是转眼二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叶岭用他的设计才能以绝对的实力一次一次的碾轧了挑衅的洪荣坤,也奠定了他在中交局第一设计师的地位,从另一方面可以说叶岭是踩着洪荣坤的名字扬名立万的。

“没什么意思。”五十三岁的洪荣坤看起来一副的老态,枯瘦的脸上透露出小人得志的阴险和奸诈,阴森冷笑道:“叶岭,你现在已经被中交局停职调查了,你的笔记本电脑包括手机还有其他私人物品,都必须接受检查,谁知道你会不会将南宁高速公路的机密文件资料偷带出去!”

叶岭停下了收拾书桌的动作,目光冰冷的看着故意挑事的洪荣坤,“你没有权利检查我的私人物品,我只是被撤职,并不是被刑拘的犯人。”

宿舍外面站的都是项目组的人,此刻众人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其中有一部分人不喜欢叶岭,感觉他太过于清高,行事过于古板,一点不知道变通,中交局的设计师油水不少,有些工程只要不影响质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可是叶岭却太过于认真,只要是他经手的任何工程,但凡有一点不合格的,甭指望从叶灵手里头验收通过,叶岭这边油盐不进,那些商人只好找到中交局的其他设计师,来个曲线救国,想要让他们给说说情。

只可惜叶岭是谁的面子都不给,这样一来肯定会得罪不少人,但同样的,在中交局也有不少人很敬佩叶岭,这样工作严谨、一丝不苟的设计师,才是社会需要的专家人才。

洪荣坤此刻故意刁难叶岭,有些人在幸灾乐祸,有些人就蹙着眉头有些看不过去了,刚想要说句公道话,就被身边的人给拉住了,现在做主的人是洪荣坤,而且他在中交局的势力很强,得罪了姓荣的,他们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哼,叶岭,不要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还以为你有多清高,没有想到你就是收受贿赂的伪君子!”洪荣坤讥讽的嘲笑着,“等这件事查清楚之后,你就等着锒铛入狱吧!现在我怀疑你有恶意将高速公路的机密资料要带走,我这样做也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就是处罚了法律法规,我也认了!”

说完之后,洪荣坤得意洋洋的开口:“你们几个过去将叶岭的箱子给我仔仔细细的搜查一遍,什么都不要错过,至于笔记本电脑?”

洪荣坤突然抓起书桌上的黑色笔记本,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抬脚使劲的跺了好几下,然后捡起地上的硬盘,“哎呀,真不好意思叶岭,你只是要查看一下你的电脑,谁知道你脾气子这么冲,竟然把电脑给砸了,你该不会是做贼心虚吧?”

什么叫做睁着眼睛说瞎话,在场的众人算是见识了!他们虽然不待见叶岭,但是洪荣坤此举也太过分了。

几个狗腿子一把推开叶岭,然后将他的行李箱打开了,将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拿出来,故意抖了抖,然后丢在了地上,还故意踩了好几脚。

“够了!”叶岭即使脾气再温和,此刻也怒了起来,随手抓起桌子上的保温杯,直接砸向了洪荣坤。

哐当一声响!估计谁都没有想到一贯清高冷傲的叶岭会出手伤人,被砸的眼前一黑的洪荣坤只感觉太阳穴一痛,一股子热流从额头流了下来,他无意识的抬手一抹,指尖是一片鲜红色。

“叶岭!你敢打我!”洪荣坤暴怒的吼了起来,向着叶岭直接扑了过去,几个正在糟蹋叶岭衣服的狗腿子也跟着扑了上去,嘴上故意喊着。

“叶设计师,你怎么能打人呢!”

“哎呀,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洪设计师你流血了,快将叶设计师拉开,叶岭肯定是疯了!”

说是拉架,可是三五个狗腿子都是洪荣坤的助手,此刻却是故意拉偏架,有的抓住了叶岭的胳膊,有的抱住了他的腰,让暴怒的洪荣坤可以顺利的殴打叶岭。

谭果知道高速公路项目组目前要从河湾县转移到桥头镇那边,她之所以过来是因为帝京那边有个老一辈的专家过来了,经济自贸区的构建早在一年之前帝京高层就有了这个意向。

所以河湾县这边的地质考察在半年前就结束了,正是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白老进行的前期勘查工作,白老都七十多岁了,华国最早的高速公路就是白老参与设计的。

南宁高速公路将是白老的收官之作,所以即使七十高龄,他也要亲临现场,而且白老还带了前期地质勘查的重要资料,当年所有的勘查都是秘密进行的,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叶岭很不错,这条高速公路由他设计,质量是完全可以保证的。”白老笑呵呵的开口,即使才下飞机,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汽车,可是白老的精神还是很不错,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年纪大了,精力有限,所以这条高速交给叶岭他很放心。

“叶叔如果听到白老您的夸赞,一定乐的找不着北了。”谭果笑着打开车门,搀扶着白老下了车,“这是项目组的驻地……出事了!”

谭果听着嘈杂声,表情猛的一变,“白老,您稍等一下,我上去看看。”

说完之后谭果快步的向着住宿楼跑了过去,宿舍的楼里楼外都站满了人,而宿舍里,叶岭跌倒在地上,洪荣坤擦去嘴角的血迹,恶毒的一脚踩在叶岭的背上,“你还敢动手,叶岭,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在中交局敢压在我头上,我呸,你们现在就打电话报警,说叶岭偷了我们项目组的重要资料,还想畏罪潜逃,被我们给抓住了!”

谭果看到眼前的一幕,倏地一下就怒了,推开拥堵的人群,一脚将耀武扬威的洪荣坤给踢了出去,然后扶起地上满脸青紫的叶岭,“叶叔,有没有伤到哪里?”

“别担心,我没事,都是皮肉伤。”叶岭虽然是以一敌六,可他毕竟跟着郑毅学过好几年的防身术,而且也一直在锻炼,所以刚刚的打斗里,叶岭都避开了身体的要害,只是受了皮肉伤。

洪荣坤痛苦的跌在地上,打斗的时候一个花瓶碎在地上,洪荣坤刚刚被谭果一脚踹出去之后,倒霉的跌在了花瓶碎片上,此时屁股被扎成了筛子,鲜血将裤子都给湿透了,痛的洪荣坤连声惨叫着。

谭果看着一片狼藉的宿舍,书桌上的笔记本被砸成了碎片,其他东西都散落一地,行李箱也被人踩坏了,衣服这些私人物品也都在地上,唯独墙角的钢丝床倒没坏。

谭果扶着叶岭坐到了床上,原本俏丽的小脸此刻霜冷成一片,冷眼看着将地上的洪荣坤搀扶起来的几个狗腿子,刚刚就是这几个人殴打叶叔的。

“叶岭,你竟然敢带着黑社会来项目组殴打洪设计师!”一个狗腿子疾言厉色的指着叶岭怒骂着,当初他的小舅子想要承包叶岭手底下的一个小工程,可是叶岭偏说他小舅子没有施工资质!

我呸!他看看外面那些施工建设,不都是一包二包三包的,都是大公司接下项目,然后分包给下面的小公司,小公司再分包给下面的施工队,偏偏到了叶岭就行不通了!

小舅子当初可是承诺了,只要接下这个工程,就给自己五十万的好处费,而自己拿到这五十万加上家里的一百多万,刚好两百万就可以买房了,那个时候房价才两万多,可是现在都已经涨到五万了。

短短五年不到的时间,自己转手卖个房就能赚到几百万,可是自己的发财路偏偏被叶岭给堵死了,所以此刻男人看向叶岭的目光格外的恶毒。

“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还有把我手机拿过来,叶岭,这一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洪荣坤气喘吁吁的时候,实在是屁股太痛,他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那阴森森的语调里充满了仇恨,看得出洪荣坤这一次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洪荣坤要去医院,他的狗腿子立刻将人背起来,其他几个人连忙扶着,唯恐将他伤到了,外面看热闹的人也都走了一大半,唯独有四个人留了下来,他们都是叶岭去年才带的手下。

“叶设计师,对不起。”助理小杨愧疚的道歉之后,蹲下身来收拾着地上的狼藉,他去年才结婚,家里要还房贷,还要养女儿,他不敢和洪荣坤正面冲突,丢了中交局的工作,小杨都没办法活下去。

其他三人也都跟着道歉,其中两人刚刚才知道叶岭被打了,才从外面回来的,另外两人也是因为忌惮洪荣坤在中交局的势力。

“和你们无关。”叶岭不在意的摆摆手,他们和自己非亲非故的,去年才分配到自己的手下,之前叶岭带的几个后辈都被洪荣坤给弄走了。

好在叶岭在这一块具有很大的权威,那些亲信虽然离开了中交局,但是在其他省市的部门都发展的很好,洪荣坤就是故意恶心叶岭,他打压叶岭总是失败,所以每一次叶岭的手下,洪荣坤都是各种排挤打压,能收买的就收买,收买不了的就想办法给赶出中交局。

白老站在门口,看着一片狼藉的宿舍,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刚刚在楼下的时候他已经听了一耳朵,知道起冲突的是叶岭和洪荣坤,洪荣坤的父亲洪海和白老以前也算认识,只是洪海一直留在中交局工作,后来更是去了建设部。

而白老却一直工作在第一线,全国各地到处跑,亲自勘查地势地形,大部分时间都在工地上,两人虽然认识,但是没什么交情,白老没有想到洪海的儿子如今在中交局成了一霸,竟然带着人殴打另一个设计师。

“这位是?”叶岭诧异的看着宿舍门口的老者,对方有七十多岁了,头发已经花白,可是精神矍铄,尤其是那一双眼充满了睿智,而且老者的面容让叶岭感觉到几分的熟悉。

“这是白老,叶叔,我先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简短的介绍了一下之后,谭果扶起已经缓过来的叶岭。

“我和你们一起过去。”白老看着地上捡起来的纸张,很多都是叶岭的设计草图,从这些图纸就能看出叶岭严谨的工作态度。

“叶设计师,你去医院检查吧,这里我们来收拾就行了。”小杨低声开口,对于刚刚没有出手帮叶岭而感觉到非常的内疚和自责。

汽车里,叶岭看着白老递过来的地质勘查资料,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惊喜,“白老,这份资料太详细了!”

“不要着急,反正我们还有时间可以慢慢研究。”白老笑呵呵的开口,虽然只是简短的一番交流,但是叶岭过硬的知识让叶老很满意,这才是搞设计的人,洪家这些年钻营名利,早已经忘记了祖辈的初衷。

市第一医院。

叶岭虽然说是皮外伤,但是不经过详细的检查,谭果也不放心,好在的确没什么大事,调养个七八天就成了,而此刻病房里,叶岭左手打着点滴靠在床上,已经迫不及待的和白老聊了起来。

病房外的走廊里,谭果拨通了郑毅的电话,“郑叔,你在哪呢?”之前叶岭在车上叮嘱谭果不用通知郑毅过来,他的确是皮外伤。

此刻郑毅正在黄三指这里,两人是多年的老战友,后来郑毅一直留在特种大队,而黄三指因为女友被一个官二代给糟蹋了,一怒之下将对方打成了重伤,这才被开除了军籍。

离开特种大队之后,黄三指就到了蓝海市,在青竹帮渐渐的混出了名堂来,直到后来和艾元鸿起了冲突被迫离开了青竹帮投身到了顾家。

“在老黄这里,一会就回去了。”郑毅吊儿郎当的粗犷声音响了起来,原本黄亮打了柯三少,黄三指就一直没有放松警惕,好在不管是柯三少还是青竹帮都没有出手。

可是当柯华即将来蓝海市接替孙学军工作的消息传出来之后,黄三指就有些的不安了,柯华这样的庞然大物,如果他要对付黄亮那绝对比掐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黄三指犹豫不决之下这才联系了郑毅,他在特种大队服役多年,又一直生活在帝京,对柯家也了解一些,关系人脉也广。

“郑叔,你来市一院一趟,叶叔受了点皮外伤,正在医院里挂水。”谭果避重就轻的说了一下,并没有提洪荣坤的名字,否则以郑叔的脾气只怕能将洪荣坤给打废了。

“受伤?严不严重?怎么会受伤呢?我马上就过来!”郑毅一扫刚刚轻佻懒散的模样,惊得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之后,也不等谭果回答拔腿就往外面跑。

黄三指一看就知道出事了,连忙追了出去,而两人的车子离开之后,一直被黄三指关着的黄亮偷偷的看了看四周,这才得瑟的晃动着手里头的车钥匙,被哥关几天了,总算可以出去透透气了。

汽车风驰电掣的赶到了市一院,一路闯了好几个红绿灯,明明十五分钟的车程,郑毅愣是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赶来了。

“我C!这他妈的是谁动的手?小叶子,是谁打的你!”一看到叶岭那英俊温雅的脸庞青紫的红肿起来,郑毅一下子就暴怒了,整个人如同被激怒的凶兽,血红着眼睛,双手颤抖的抚上叶岭的脸,随后转过身对着谭果怒吼起来,“你不是很能打吗?你是怎么保护叶岭的?怎么受伤的不是你!”

“郑毅,你胡说什么呢!”叶岭一把拉住了怒吼的郑毅,抱歉的看向一旁的谭果,这才解释道:“和谭果没关系,她去机场接人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郑毅喘着粗气,心疼的看着满脸瘀伤的叶岭,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他也知道自己迁怒了,此刻郑毅点了点头,轻声轻气的对着叶岭开口:“你快躺好,手放好,点滴要回血了。”

“我们出去说。”深呼吸着,郑毅又看了看靠在床上的叶岭,对着谭果说了一声,大步向着门外走了去,浑身的戾气怎么都遮掩不住。

“叶叔,放心吧,我会看着郑叔的。”谭果对着有些担心的叶岭说了一声,这才向着门外走了去。

此刻走廊里,郑毅一拳头狠狠的砸在墙壁上,看向出来的谭果,“是谁动的手?柯为国那边还是青竹帮?”

郑毅原本以为叶岭总设计师的职位已经被撤销了,柯为国也没必要找叶岭的麻烦,否则他怎么会将他一个人留下宿舍,谁知道就出事了。

“是洪荣坤和他的五个助手,在叶叔宿舍里动的手,我回来的太迟了。”一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谭果眼中也迸发出一股子骇人的杀气,洪家真以为中交局是他们家的吗?

之前苏沁和洪荣坤这边接头了,而他的父亲洪海更是给中交局施压,所以举报材料一递交上去之后,叶岭因为收受贿赂的罪名被撤职了,换上了洪荣坤,他和柯为国之前就狼狈为奸的合作好几次。

“那个杂种!老子现在就去弄死他!”一听到这个名字,郑毅怒吼一声,新仇旧恨都涌了上来,洪荣坤仗着他老子和洪家的势力,这些年没少欺压叶岭。

只不过叶岭这边一直有谭亦的人在照看着,所以不管是洪荣坤还是苏沁包括叶家都不能对叶岭怎么样,而这一次洪荣坤敢对叶岭下黑手,也是一位叶岭要倒大霉了,一旦找到了却是的证据,锒铛入狱是肯定的。

毕竟以前的叶岭没有把柄给人抓,可是这一次他无缘无故的更改高速公路的线路,从南边改道北边,那肯定是收了秦豫和谭果的好处,所以洪荣坤才敢如此胆大妄为。

“杀人你不需要偿命了?”黄三指倒是冷静的很,一把拦住了暴怒的郑毅,“柯华就要来蓝海市了,你现在只要被抓到了把柄,柯家绝对不会轻易罢休的。”

“老子不怕死!”郑毅恨声道,可是说完之后,郑毅也冷静下来了,毕竟他是不怕死,可是他如果死了小叶子怎么办?

“郑叔,我保证洪家不会嚣张太久的。”谭果轻声开口,特调局那边已经在查苏沁和洪家勾结的证据,洪荣坤经手的那么多工程,一查一个准,明知道很多建筑公司没有相关资质,依旧将工程承包给了他们。

而且施工过程中不单单是各种材料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还牵扯到了工人意外死亡的工伤事故,更别提很多工程最后验收时明显不合格,都是豆腐渣工程。

但是洪荣坤却都验收通过了,这些文件上都有他的签名,等到清算的时候,洪家还有那些不合格的建筑公司一个都逃不了!

“难道就这样算了?小叶子就这样被他给打了?”郑毅不甘心的开口,他知道谭果这边肯定已经有了布局和谋算,可是他郑毅没有那么大的格局观,他只知道洪荣坤那混蛋将小叶子给打了,这口恶气他咽不下去!

谭果刚打算开口,却见一道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洪荣坤因为屁股受伤此刻正趴在病床上,看到谭果和郑毅了,绝对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你们还敢到医院来!柯总,给我将这些人打出去!”

洪荣坤屁股受伤之后先去了河湾县医院将碎玻璃拔了出来,但是他怕死,担心小医院的大夫医术不行,所以又到了市一院,刚刚做了检查,虽然屁股被碎玻扎的开花了,不过只是小伤而已。

收到消息的柯为国立刻就赶来医院了,亲自给洪荣坤弄了高级病房,没想到在走廊里就碰到谭果他们了。

“老子揍死你!”郑毅此刻也顾不得其他了,怒吼一声就冲了上去,柯为国身边的两个保镖还有洪荣坤的几个狗腿子根本阻挡不了郑毅,顿时杀猪般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洪荣坤痛的嗷嗷叫着,刚上了药的屁股因为被郑毅拎站起来了,屁股又开始冒血了,一下子就将蓝色的病服裤子给染红了。

等到医院保安过来时,郑毅已经停了手,心情舒坦了许多,对这一旁谭果心虚的开口:“反正只揍他一顿出出气而已,也没将人弄死,应该不会破坏你的大局吧?”

反正她早晚要收拾洪荣坤,现在自己揍他一顿只是收点利息而已。

“郑叔你去病房里照顾叶叔,这事交给我来处理。”谭果点了点头,就郑叔那火爆的臭脾气,他能忍着不出手那才奇怪,更何况洪荣坤屁股上的伤还是谭果那一脚给踢出来的。

能入住高级病房的病人身份都不简单,医院保安也不敢如何,好在洪荣坤已经昏过去了,所以医生护士正在进行急救,这事暂时就搁置下来了。

柯为国站在病房外,看了看里面昏死过去的洪荣通,然后拨通了柯三少的电话,“三少,是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汽车里,听完柯为国的话,柯三少目光里闪烁着精明的算计,随后看向一旁西装革履正在看文件的柯华,“大哥,刚刚表叔说洪设计师被叶岭的姘头给打成重伤了,正在医院里抢救。”

柯华闻言并没有任何的反应,直到他将手里头的这页文件看完了,这才合上资料对着司机开口:“先去一院。”

柯三少目光一喜,大哥虽然接替了孙学军的工作,但是毕竟年纪轻,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大哥拿谭果和叶岭开刀最合适,他们都是孙学军的人,只要收拾了这两个人,想必在S省就没有人敢因为年纪而轻视大哥了,以后不管是自己还是柯为国办事就方便多了。

柯为国原本只是想要让柯三少就这件事做做文章,狠狠刁难一把叶岭,谁让他当初油盐不进,自己好话歹话说尽,连银行卡都送出去了,叶岭却装出一副清高的模样,可是转眼就收了秦豫的好处,将南宁高速改道北边。

可是当在走廊里看到黄秘书那熟悉的面孔,再看到被医院领导拥护着走在前面的柯华,柯为国眼睛猛地瞪大,柯大少竟然已经到了蓝海市了,这一下谭果和叶岭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而已经清醒过来的洪荣坤怎么都吞不下那口恶气,此刻正带着医院的保安和自己的几个狗腿子在叶岭的病房里闹事,趴在病床上,洪荣通恶狠狠的开口:“警察同志,我是南宁高速公路的总设计师洪荣坤,他们这几人涉嫌盗窃高速公路的机密资料,事情败露之后,竟然还将我给打伤了。”

“对,警察同志,我们都可以作证!”一个狗腿子连忙开口。

“是啊,警察同志,这个叶岭就是因为收受了贿赂才被中交局给撤职的,他怀恨在心,所以才勾结这些黑社会分子偷盗机密资料,还将洪设计师给打成了重伤,我们都是人证。”

“医院保安也可以证明,刚刚这个男人在医院里还敢打人,这分明就是谋杀!”

出警的警官快速的记着笔录,“小张,你去保安室那边调一下走廊的监控,你们两个去给保安记一下口供。”

带队的警察说完之后,这才看向病床上的叶岭和一旁的谭果、郑毅几人,“你们姓什么叫什么……”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趴在推床上的洪荣坤回头一看,立马开口道:“警察同志,这位是柯总,繁盛集团的老总,事发的时候他也在走廊里,他的保镖都拦不住这些暴徒!”

警察回头一看,只感觉进来的几个人气度不凡,尤其是打头的这个男人,看起来莫过于三十岁出头,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浑身透露出一股子官威,而医院的正副院长还有其他院领导竟然都陪同在一旁。

就在此时,病房外传来咚咚的脚步声,孙学军车祸受伤之后也在一院治疗,因为今天是周六,所以S省的这些领导们也都在今天来医院探望孙学军。

可是就在几分钟之前他们接到了消息,柯华竟然已经到达蓝海市了,而且还就在这个医院里,众人错愕的对望一眼,想要离开,但是毕竟在孙学军的病房里,就这样走也太尴尬了。

孙学军也收到了消息,此时自然明白在场这些人的心思,笑着摆摆手,用休息的借口让众人离开了,所以众人出了病房进了电梯就往这个楼层赶了过来。

“柯书记,您好,您好……”进病房的众人忙不迭的向着柯华问好打招呼,这可是帝京柯家的人,年纪轻轻就能接替孙学军的工作,比起他们这些年纪一大把的可是强太多了。

病房里的几个警察和病床上的洪荣坤这才知道眼前这个气度不凡的年青男人竟然就是如今S省的一把手。

“这事怎么回事?”寒暄之后,众人这才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之前因为柯华到来的消息太过于突然,大家也没有深想就赶着来见他了,这会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柯华为什么要来一院?

而且就算来一院,也该是去探望孙学军的,怎么会在这边的病房?毕竟这个楼层都是单人病房,比起孙学军的那种套房式的高级病房条件可是差太多了,关键还有民警在这里。

“柯书记,你可要给我主持公道啊!”就在大家不解中,洪荣坤抓住机会告状,“这几个暴徒竟然想要盗取高速公路的机密资料,被我抓到之后,还将我给打成了重伤。”

洪荣坤此刻看起来的确很惨,屁股上都是伤口不说,还被郑毅给暴打了一顿,他还能说出话来,只要是因为郑毅动手的时候留了分寸,否则洪荣坤此时只怕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了。

病房里众人对望一眼,心里头一惊,孙学军还在楼上躺着,这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打响了!

在场的人都知道叶岭和谭果和柯家就是死敌,先是秦豫坑了柯为国一把,让他花了将近两个亿才买下桥头镇的一百多亩田地。

之后更是曝光了柯三少和唐毓婷西餐厅的丑闻,让柯家名声扫地,可是如今风水轮流转,柯华这个柯家大少已经到达蓝海市了,而且谭果和叶岭还将南宁高速公路的总设计师洪荣坤给打成这样。

柯华冷淡淡的看了一眼告状的洪荣坤,随后将目光落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白老身上,语调里多了一抹尊敬,脚步上前主动的伸出手,“白爷爷,您老怎么在这里?”

“呵呵,主要是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打算收个关门弟子,谁知道叶岭入院了。”白老笑着和柯华握了握手,自贸区的事情还属于保密阶段,所以白老就将自己的到来归结到了收叶岭为徒这上面来。

叶岭一怔,他根本没有想到白老会拿这个当理由,一时之间也不由的激动起来,能成为白老的弟子,那是多少公路桥梁设计师的梦想。

而另一边洪荣坤正诧异着,这老头是谁啊,竟然让柯华如此尊敬,当听到白这个姓氏,再加上他说收叶岭为关门弟子时,洪荣坤终于反应过来了,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白老,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叶岭已经被中交局撤职调查了,他品行不端、收受贿赂,你还要收他为徒?”

白老的笑脸沉了沉,他可以说是华国公路和桥梁的领头人,他的地位即使没有白家,也是任何人都无法撼动的,洪荣坤算什么东西,就算是他的父亲洪海在这里,也不敢和白老如此说话。

柯华的表情也是一变,眉头一皱的看向大言不惭的洪荣坤,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还如此蠢,敢说白老老糊涂,他们洪家也太张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