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醋意满满/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果没有想到第一个找上门的人会是赵紫菲,秦豫当年的那个青梅竹马兼初恋,当然,在秦豫的解释里当年的确有那么一丢丢的想法,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实施,赵紫菲就出国了。

“谭果。”赵紫菲依旧是那妖艳冷傲的女王姿态,大红豆蔻的纤细手指头风情万种的拨弄了一下耳边散落下的碎发,赵紫菲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谭果,带着几分挑剔。

她之前一直不明白以秦豫的性格,为什么会喜欢上谭果?倒不是说谭果不好,只是在赵紫菲看来谭果根本不符合秦豫的择偶标准。

秦豫那样自律、严谨、冷血无情甚至还有轻微洁癖和强迫症的男人,应该会选择一个温柔乖巧贤淑的女孩子,那种世家出身的千金名媛,但也是贤妻良母,自幼被家里保护的很好,性格温顺单纯,但是富有爱心和善意,如同是小天使。

可是谭果呢?赵紫菲打量着正大快朵颐的谭果,家世背景就不说了,就算她真是唐家流落在外的双胞胎小女儿,但毕竟是在孤儿院长大,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和熏陶,世家子和平民的差距并不是在金钱权利上,而是在涵养学识和格局上。

在谭果身上,赵紫菲就没有感觉到世家名媛的那份沉稳和涵养,她看起来性格还算温和,可是一旦脾气上来了,直接就动手,简直粗俗到了极点。

至于谭果的能力,赵紫菲根本看不上眼,她除了依仗着秦豫在风帆海运耀武扬威,她还有什么本事?没有秦豫,她得罪的那些仇人都能将谭果给生撕了。

至于性格,赵紫菲就更加看不上了,身为女人,谭果却极其懒散,衣食住行都是秦豫在打理,都是秦豫在照顾谭果的起居生活,简直是一无是处!

想到这里,赵紫菲隐匿住眼底一闪而过的嫉妒之色,秦豫对谭果是真的好,为了他简直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和秦家决裂,和柯华宣战,所有固定资产甚至都转移到了谭果的名下。

“赵小姐,如果你是为了秦豫来的,想要重修旧好,在我这里是绝对行不通的。”谭果吃完最后一块糕点,端起果汁喝了一口,这才抬头看向赵紫菲,“当然,你也可以从秦豫那边着手,不过我可以保证我们家秦总裁也不会理你的。”

对,这就是谭果,永远都这么直白、简单、粗暴!赵紫菲倨傲一笑,勾着性感的烈焰红唇,目光轻佻的打量谭果,出言刻薄:“你总是这样不顾及到旁人的感受,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谭果,你认为这是你性子直爽,阿豫喜欢的就是你这种性格。”

“可是姐姐我身为过来人还是要告诫你,如果你只是个普通老百姓,你性子直白甚至粗俗或者泼辣都无所谓,因为那只是你一个人的生活。”

说这话时,赵紫菲态度带着世家名媛的高傲,对谭果的说教姿态更是高高在上,“可是阿豫要在商界立足,你这样的直白粗暴却会在无形之中得罪很多人,会给阿豫树立很多敌人,等到有一天阿豫消磨完了对你的感情和耐心之后,谭果,等待你的只有扫地出门一条路!”

赵紫菲坚信秦豫对谭果的喜欢只是一时的迷惑,毕竟秦豫打交道的这些人都是戴着面具,人前一套背后一套,都各自有各自的算计,甚至赵紫菲自己对秦豫的感情也不纯粹。

可是谭果却不同,她只是个孤儿,唯一的依靠就是阿豫,所以阿豫从谭果身上看到的就是纯粹的感情,但是门不当户不对,赵紫菲知道有一天秦豫会厌烦如此单蠢的谭果。

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眯着黑润润的大眼睛,“赵小姐你多虑了,我相信秦豫得罪的人可比我多太多了。”

就秦豫那臭性格,就算不开口,往那里一站,板着一张清冷的脸,眼神冷漠而不屑,那是妥妥的得罪人的架势。

“所以身为阿豫的女友,我希望你能规劝阿豫,商场如战场,讲究的是合纵连横,是人前留一线,阿豫自小因为母亲早逝,性格冷傲孤僻,甚至有些的尖锐刻薄,但是在商场上,阿豫这样的性格绝对是致命伤,得罪太多人,终究有一天会被其他人联手打压的。”

赵紫菲说到这里,面色带着几分凝重,她今天来见谭果的目的,就是想要让谭果劝秦豫不要和柯华正面冲突。

“即使秦豫破产了,反正他已经把大部分的资产都转移到了我的名下,我们守着这么多钱过几辈子也花不完的。”谭果不在意的一笑,其实在她看来过日子不就那么一回事,何必弄的那么辛苦。

可惜谭果愿意懒懒散散的过完一辈子,混吃混喝等死,但是秦豫心里头却藏着事,他不愿意说,谭果也不强求的追问,左右还有谭家给秦豫当靠山,他要自己行动就行动吧,反正能确保秦豫的安全就可以了。

“谭果,这种话你就不用拿出来骗人了。”赵紫菲不屑的看着“淡泊名利、安贫乐道”的谭果,毫不客气的戳穿她的伪装。

“你如果真的不在乎金钱和名利,你年纪轻轻,当初也是帝京大学毕业,为什么会去当保姆?南川那套价值几百万的古民居你是怎么来弄到手的?你又是怎么勾搭上秦豫,迷的他将资产转移给了你?”

面对咄咄逼人的赵紫菲,谭果表情都不带变一下的,“我不管是好还是不好,反正我们家秦总裁喜欢就行了,我没闲功夫听你说教。”

“你以为我是来和你吵架的?”赵紫菲跟着站起身来拦住要离开的谭果,对于这种不按照牌理出牌的人,赵紫菲很是无奈,不过态度上依旧显得冷傲,“我今天找你是要告诉你,真和柯大少正面冲突,倒霉的是你和秦豫,我言尽于此,你和秦豫好自为之吧!”

说完之后,赵紫菲率先转身离开,谭果倒是坐了下来,目送着离开的身影笑着摇摇头,看来柯华胃口不小,接替了孙叔的位置还不知足,还想要拿下秦豫买的这块地。

除了咖啡厅之后,赵紫菲坐上了汽车后座,看向一旁看文件的柯华,娇媚一笑,“柯大少想必你都已经听见了,谭果和秦豫是一样的脾气,油盐不进。”

说完之后,赵紫菲将纽扣上的窃听器拿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收到了包里,然后一手伸了过去合上柯华面前的文件,然后双手体贴的在柯华的肩膀上按揉着,“休息一下,昨晚上你两点多才睡,今天一整天又都在看文件。”

柯毕点了点头,任由赵紫菲的纤纤素手给自己按摩,半晌后沉声开口:“帝京那边传了消息回来,柯子滔被关在派出所里,聚众吸毒、贩毒、飙车、纵容他人卖淫……所有的证据都送到了派出所,没有三五年他都出不来。”

柯华倒不是真在乎柯子滔这个旁系,而是他不能接受在帝京柯家,竟然有人敢对柯子滔动手,这分明是打柯家的脸面!柯华原本指示姚秘书处理一下,将柯子滔弄出来,可是传回来的结果却是铁证如山,柯子滔不能进行保释。

柯华立刻就明白这是有人故意盯上柯子滔了,甚至连柯家的面子都不管用了,如果不是柯子陶这事,柯华还真没将秦豫当一回事,他一个商人敢和帝京柯家对碰,简直是找死。

但是保不下柯子滔,柯华不得不正视秦豫的影响力,仔细一想也对,秦豫如果没有几把刷子,他怎么敢这么横!柯华目前最头痛的就是这一点,时间紧迫,经济自贸区的消息一旦爆出来,秦豫更不可能卖地了,柯华怎么想都不甘心错失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大少,威逼谭果是不行了,你看我们利益收买呢?”赵紫菲柔声的开口,没有之前面对谭果时的高傲。

谭果死扒着秦豫无非是为了钱和利益,有足够的金钱,赵紫菲相信谭果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只要谭果背叛在先,以阿豫的性子,必定不会再和她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赵紫菲目光沉了沉,眼中有着野心和**一闪而过,随着接触知道秦豫的强大,赵紫菲更不愿意放手了。

“这件事我亲自处理。”柯华回了一句,至于赵紫菲的那点小心思他并不在意,一个女人而已,柯华看重的不过是赵家在海运这一块的人脉和关系,赵紫菲能拿回赵家,就等于是柯华拿下了赵家。

柯为国知道柯子滔被抓之后,而且连柯家出面都没有将人保出来,柯为国不得不求道了柯三少这里,一夜之间整个人像是疲惫了许多,“三少,表叔就子滔这一个儿子,这一次算是表叔对不起你。”

说完之后,柯为国将一张银行卡推到了柯三少的面前,都是依仗着柯家立足的,柯为国不差钱,而柯三少这个柯家私生子关系倒有,但是钱财上面就欠缺多了。

柯为国出手也大方,直接是一张五千万的银行卡,毕竟青竹帮抓了黄亮是因为之前他在电梯里打了柯三少,所以如今想要将黄亮放走,必须得柯三少出面,否则青竹帮那边肯定不会同意的。

“表叔你也太客气了,子滔也是我表弟,你的安全最重要。”柯三少瞄了一眼银行卡上,满脸笑意的说着客套话,“我这就打电话给文东,不管如何先将表弟弄出来。”

艾文东一接到电话就同意了,抓黄亮也是给柯三少出气,既然柯三少都让放手了,青竹帮肯定不会多管闲事的抓着黄亮不放。

“爸,黄亮已经放了。”艾文东看向坐在沙发上的艾元鸿,“我怎么感觉柯大少即使来了S省,可是局势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原本艾文东和柯三少、柯为国都一样,都等着秦豫和谭果倒霉,毕竟孙学军入院治疗去了,没有了这个大靠山,要收拾秦豫和谭果还不简单,可是事实却不如人意,就连叶岭和洪荣坤起冲突这件事,柯华也是各打五十大板,最后不了了之了。

这也是艾元鸿不明白的地方,柯华看起来在全面打压秦豫的生意,但是这种打压力度并不够,最多就是伤点皮毛,毕竟相关部门的各种检查总不能一直持续下去,秦豫只需要熬过这段时间,而且孙学军只是车祸意外而已,半年之后柯华离开,孙学军回来工作,秦豫的一切又步入正轨了。

就在柯华还在思索着如何对付秦豫和谭果时,一个劲爆的消息从帝京传出来了,洪荣坤这个设计师因为收受建筑公司的贿赂,导致多个工程质量不合格的罪名被立案调查了。

而看起来洪荣坤的事件只是个人事件,但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随着洪荣坤被调查,和他有关系的苏沁和柯为国也都受到了牵连,这个消息让S省的众人都傻眼了。

而更大的消息紧接的再次传了出来,要在S省的省会城市蓝海建立全国第一个经济自贸区,选址就定在北边,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就粉碎了柯华所有的计划和打算,秦豫这块地就是别人拿金矿来他也不会换了。

短短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整个S省的局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速公路因为自贸区的消息再次改道北边,叶岭依旧是这条高速公路的总设计师,白老是技术总指导。

“三少,这一次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啊!”短短数日柯为国整个人像是苍老了十多岁,眼睛里满是红血丝,整个人疲惫到了极点,看得出一直没有睡好。

柯三少表情也是很难看,他之前才和柯为国达成了协议,只要接下高速公路的附属工程,他也能跟着大赚一笔,可是如今柯为国先在桥头镇亏了两个亿不说,叶岭再次成了总设计师,柯为国根本不可能接下附属工程。

如果洪荣坤那边没有出事,有柯华的面子在,柯为国或许还有五成的机会,但是洪荣坤那边牵扯出了不少建筑商人,都是工程质量不合格,一查一个准。

而这些不合格的工程中,繁盛集团的工程首当其冲,柯为国这边虽然还没有立案调查,但是也已经成立了调查组,这种情况之下,不管是谁给柯为国说情都不可能让一个工程质量不合格的建筑公司接下工程。

“表叔,经济自贸区是由帝京直接负责的,谁的手都伸不进去,白老既然坐镇负责,不是我不帮你,而是就算大哥出手也没办法。”柯三少心里头明白,柯家能保证柯为国不坐牢已经是花了大力气了,还想要接下高速公路的工程,简直是白日做梦。

柯为国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不过是和苏沁联手将叶岭弄下去了,将洪荣坤弄到总设计师的位置上,怎么就变成今天这副局面了。

“表叔,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柯三少同情的开口,好在之前的那些工程自己都还没有插手,所以洪家被彻查之后,这把火烧不到自己头上。

柯为国脸色阴翳的骇人,他名下所有的资产都已经被冻结了,之前谭果要柯子滔换了黄亮,结果第一天柯子滔被放出来了,第二天又被警方以其他罪名再次抓捕归案了,而因为自贸区消息的传出,柯华也根本没时间搭理柯为国。

“三少,我目前所有的资产都被冻结了,如果三少你可以帮忙的话。”柯为国看了看四周,声音低哑的开口:“我只要一个亿,我剩下的资产都交给柯少你处理。”

柯三少眼睛猛地瞪大,繁盛集团依仗着柯家的名头,这些年可以说是建筑行业中的龙头老大,柯为国一个人的资产就庞大的骇人,目前冻结他的个人资产也只是为了调查方便,柯三少知道柯家可以不管柯子滔的死活,但是绝对不会让繁盛集团破产的。

“好,表叔,你放心,这件事我就是豁出命了也会给你处理好的。”柯三少压抑住激动澎湃的心绪,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离开柯三少这里后,柯为国上了汽车,如今他已经遣散了所有的保镖和司机,将车子开出十多分钟之后,柯为国这才拿出另一部手机,拨通了上面的一串号码,“我已经按照你们说的去做了。”

“柯总你放心,我们幽灵公司的别号就是五鬼搬运,只要柯三少一出手,我们就能浑水摸鱼将你被冻结的资金盗取出来,到时候你可以带着你的私生子还有双胞胎孙子去国外逍遥度日。”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是很诡异的男音,咯咯的笑着,“我们只要你所有资产的一半,当然,这个黑锅到时候就会有柯三少给你背了。”

“好,希望你们说话算话!”柯为国深呼吸着,他的现金资产粗略估计一下至少就有十多个亿,虽然被幽灵公司拿走一般很心疼,但是现在资产被冻结了,等到调查组彻底查清楚了,柯为国知道自己必定难逃法网。

繁盛集团能有今天的规模和柯家是脱不了关系的,有很多东西都是暗箱操作,都是见不得光的地下交易,所以柯为国比谁都清楚一旦真要清算,那么自己就没有活路了。

做工程建设的会有地下交易太常见,没有人查,那么必定相安无事,可是一旦被盯上了,别说自身本来就不干净,就算你是干干净净的,也能查出一大把违法乱纪的证据来。

至于被当成了替死鬼的柯三少,柯为国脸上露出一抹阴狠之色,要怪就怪柯家太无情,自己这边出事了,柯华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死活!

柯三少对柯为国的资产很动心,虽然资产是被冻结了,但是目前只是一个程序而已,繁盛集团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只要柯为国推到他的心腹手下身上,柯为国就等于是无罪的,被冻结的资产自然就会恢复过来,到时候只要给了柯为国一个亿,剩下的就是自己的了!

越想越是激动,柯三少深呼吸着,压抑下激动的情绪,目前要做的是如何让柯为国的手下成为替罪羔羊!柯三少并不想联系柯华,否则这件事即使成功了,自己能分到的钱不会超过五分之一。

但是他更清楚没有柯华的首肯,这件事单凭自己根本没办法办成,所以在左思右想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柯三少还是拨通了姚秘书的电话。

挂断了柯三少的电话之后,姚秘书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向着正在里面办公的柯华走了过去,压低声音开口:“大少,刚刚柯为国去找了三少,他想要三少帮忙解冻他被冻结的资产,答应……”

柯华放下手里头的钢笔,凝眉思索着,虽然他和柯为国没怎么接触,基本都是下面的人直接处理的,偶尔有事也是姚秘书办的,但是柯为国舍得花丢下这么大的资产?只要一个亿?

“这事你先去调查一下,如果确定没有问题的话,就让逸冉接手处理,让赵紫菲去帮他。”柯华说完之后再次翻看起来手中的文件里,真正接替了孙学军的工作之后,柯华才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经济自贸区的消息一经传的人尽皆知了,接下来的工作量至少要翻一倍。

比起柯为国这个太过于贪心,行事不够谨慎的商人,柯华更看重的是赵紫菲这个女人,女人心细,为人处事都谨慎多了,不会留下太多把柄,而且柯华想要拿下赵家,当然,他看重的不是赵家的钱财,而是赵家在海运这块的关系和人脉,尤其是牵扯到国外不少黑帮势力。

想到这里,柯华的表情不由凝重了几分,如果没有秦豫和谭果这两个碍事的,有了自己的暗中的支持,赵紫菲拿回赵家是易如反掌!

因为牵扯到了实际利益,姚秘书和赵紫菲的调查速度很快,比起柯三少,这两人查的更深入,“所以说他是舍弃自己的老婆孩子,想带着私生子还有双胞胎孙子去国外?”柯三少看着手中的调查资料,不由嘲讽的笑了起来。

“看来柯为国是打算潜逃出国,他年纪毕竟也不小了。”赵紫菲靠在沙发上懒懒的笑着,翻看着繁盛集团的所有人事资料,“三少,钱名这个人跟了柯为国多年,他如今是繁盛集团的副总,他的儿子钱名是柯为国的秘书。”

“我看看。”柯三少并不在意柯为国的真正目的,他要去国外也好,带着私生子也罢,柯三少在乎的只是柯为国的那些钱。

片刻之后,柯三少点了点头,认同的开口:“这的确是最好的人选,繁盛集团的相关资料有很多也是钱名父子经手的。”

“至于三少你需要的那些证据,我会找人来处理的,关于钱名父子这边也交给我,不关相关部门的事情就需要三少你去联络了。”赵紫菲的分工很明确。

赵家被秦豫接手之后,那些董事就私下里联络了赵紫菲,他们拥护赵紫菲的目的很简单,不过是想要培养一个傀儡,毕竟赵紫菲接手赵家是名正言顺的,尤其是国外的那些关系网和势力,他们更是认准赵家人,其他人一律不理睬。

不过秦豫的龙虎豹在国际上具有相当的地位,可以说是黑白两道通吃,因此没有赵家原本的这些人脉关系,海运这一条路秦豫依旧走的很顺畅,没有人敢不长眼的对风帆海运的货物起什么歪心思。

所以赵紫菲目前也掌握了不少赵家零散的势力和人脉,所以要处理柯为国的这些事,赵紫菲绝对是手到擒来。

入夜之后的别墅一片安静,卧房里,谭果正靠坐在床上玩手机,一旁明明该在书房处理文件的秦豫,却偏偏喜欢在卧房里工作,倒像是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黏糊的厉害,似乎谭果在身边,即使打扰到他工作都无妨。

“罗秘书打来的电话。”谭果拿起床头柜上响起来的手机,递给坐在一旁双手快速敲击键盘的秦豫。

这会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秦豫接起电话,一旁谭果耳尖的听到赵紫菲三个字之后,咻一下凑到秦豫的旁边,将耳朵贴到了秦豫的手机旁,正大光明的偷听起来。

赵紫菲这边一有动静,罗非鱼这边就收到了消息,在部署一番之后就将消息汇报给了秦豫。

等电话挂断之后,谭果暧昧的冲着秦豫眨巴着眼,“秦总裁,你的青梅竹马如今另投他人怀抱,还公然给你的敌人脱罪,秦总裁,你有什么看法?”

秦豫看着嬉皮笑脸的谭果,明知道她故意挑事,倒依旧一本正经的表态:“我和赵紫菲只是旧时,如今只是商场上的仇敌。”

谭果嘿嘿一笑,拍了拍秦豫的肩膀,“可是我听人说男人在床上的话都不能当真的。”

刚刚坐在床沿边接电话的秦总裁嘴角抽了一下,将手机丢到了床头柜上,忽然一个如同猎豹一般动了起来,一旁打趣的谭果只感觉一道黑影扑了过来,瞬间就被秦豫压在了床上。

两人额头抵着额头,眼对眼、鼻对鼻,呼吸暧昧的缠绵在一起,秦豫此刻眯着凤眸,薄唇勾起邪魅的浅笑,刻意压低的男音显得异常的性感,“你是不是认准了我不敢将你就地正法,所以才敢撩拨我,嗯?”

太过于亲密的姿势让谭果感觉到呼吸似乎有些困难,胸口上下起伏着,脸颊上的温度在不断的上升,谭果本质上就是一直慵懒的贵族猫,即使还没有做好和秦豫坦承相对的准备,但是却喜欢各种撩拨、挑逗秦豫。

此刻明显感觉自己落在了下风,谭果平复着跳的过快的心扉,微微挺了挺身体,吧唧一下啃在秦豫的嘴巴上,挑衅十足的笑着。

“怎么能算是撩拨呢?我们可是正常谈恋爱的恋人,俗话说食色性也,面对这么英俊帅气又多金的秦总裁,我偶尔把持不准、春心骚动也是正常反应嘛。”

说话就说话,偏偏谭果双手还故意环上了秦豫的脖子,将他的身体压低了,让两人贴合的更近,然后她还是不是扭动一下小蛮腰,这里蹭蹭,那里碰碰,让秦豫瞬间从性感的大野狼转为了双眼赤红、喘着粗气的凶兽。

“早晚有一天将你办了!”秦豫恶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这个该死的小丫头,明明就没有做好和自己更进一步的准备,却偏偏不怕死的挑逗自己。

明显感觉到秦豫身体的变化,谭果格格的笑了起来,好吧,她承认早就只喜欢放火,不喜欢灭火,毕竟和秦豫认识的时间太短,即使她能接受秦豫这个男朋友,但是感情需要时间的沉淀,才能渐渐走到水乳交融的那一刻。

所以目前的阶段,谭果更喜欢的是拥抱和偶尔的亲吻,太过于火辣的舌吻谭果都有些不适应。

秦豫泄气的趴在谭果的颈窝处,将身体所有的重量毫不客气的压在她身上,就算没有谭二哥事先的警告,在谭果没有准备好之前,秦豫也不可能真的对她怎么样,所以只能熬着呗,谁让男人比女人更冲动,随便蹭两下就浑身冒火了。

感觉到秦豫的无可奈何,谭果笑的更欢了,双手色色的从他衬衫下摆伸了进去,摸了摸秦豫精瘦的腰身,然后顺势摸到了秦豫结实有力的后背,然后很有感触的开口:“秦总裁,男人和女人身体果真不一样,你看我力气大,可是身上都是软的,秦总裁你看起来瘦,可是身体硬邦邦的结实。”

秦豫无奈的一个翻身,然后将谭果那小色手给抽了出来,原本就蹭出火来了,她再这样摸下去,秦豫感觉自己只能去冲冷水澡了,关键是五月的天气都二三十度的高温了,冷水澡冲多了也没用。

“摸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谭果不满的抱怨着,顺势枕在秦豫的胳膊上,侧过身,双手霸道的抱住秦豫的胳膊,“其实我发现你皮肤挺好,滑不留手的。”

“你是不是还在吃醋?”秦豫一针见血的开口,原本清寒的凤眸里是隐匿不住的笑意,总感觉这丫头成熟世故,只是有点懒,此刻秦豫才发现谭果也够幼稚的。

被戳中了心事,谭果哼了哼,气恼的一个翻身背对着秦豫侧躺着,好吧,她就是承认吃醋了,一想到当年小小的秦总裁和赵紫菲是青梅竹马,两人说不定还会手拉手一起去上学,然后一起放学,或者坐在草坪上一起吃下午茶写作业,谭果想想就感觉心里头酸酸的。

秦豫无奈的笑了笑,同样侧过身,伸出上臂将背对自己的谭果揽到了怀抱里,下巴亲昵的抵着她的头顶,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我小时候脾气更差更尖锐,而且整天阴沉着脸,赵紫菲是赵家私生女,那个时候她母亲在隔壁家当保姆,赵紫菲说是和我青梅竹马,其实那个时候不过是我身边多了个跟班而已。”

年幼的时候,秦豫很是孤僻,性情古怪,他和赵紫菲之间并没有谭果以为的甜蜜和温馨,至多是赵紫菲像个小佣人一般跟在秦豫身后。

秦豫虽然脾气很差,倒不会动手去打人,赵紫菲小时候就长的漂亮,有了秦豫这个小主子,不管是富人区的这些孩子还是学校的熊孩子,都不敢欺负赵紫菲。

“那后来呢?富家大少爷和美丽小女佣,这可是言情小说的最好题材。”谭果来了兴趣,催促着秦豫继续说。

“就这样过了好几年,那个时候赵紫菲也算是我唯一的朋友,语言上也有一些交流,学校里也有一些流言蜚语。”秦豫那个时候上初二,依旧格外痛恨秦翰兆这个父亲的出轨和无情。

赵紫菲处处表现出来都是对秦豫绝对的忠诚,但是赵紫菲也被富家千金围堵过,那些女孩子恶言恶语的逼迫赵紫菲离秦豫远一点,否则对她不客气,赵紫菲自然不会同意,也被那些女生狠狠折腾了一段时间。

秦豫后来看到她手腕上的伤口才知道,等秦豫处理好了这件事之后,再加上学校里的流言,秦豫感觉或许和赵紫菲在一起也不错,毕竟他们相识多年,比起其他陌生的联姻对象,对婚姻和感情都已经有了排斥的秦豫感觉青梅竹马更好。

只可惜这个念头浮现上心头之后,秦豫还没有来得及行动,赵紫菲出国了,是赵家出的钱,毕竟她这个私生女对赵家而言是一个污点,所以赵家将人直接送到国外去了,速度之快,赵紫菲甚至没有和秦豫道别一声。

那个时候秦豫才忽然明白过来原来青梅竹马的感情也是敌不过利益的,否则赵紫菲为什么会愿意离开去国外。

“那我呢?如果我不声不响的离开出国?”谭果戳了戳秦豫结实的胸膛,对于赵紫菲当年毫不犹豫的抛弃秦总裁出国的举动还是感觉挺痛快的,否则这两人到了十七八岁滚了床单,那自己岂不是要哭死。

秦总裁老脸一沉,黑眸危险的瞅着怀抱里的谭果,“你想都别想!”

谭果感觉圆满了,也不吃醋了,嫌恶的拍拍秦豫的胸膛,“行了行了,大夏天的抱一块不热吗?快去工作,赵紫菲都和柯华勾搭到一起了,他们绝对是冲着赵家来的。”

“风帆海运的所有员工我已经排查了一遍,目前还是无法发现掌握名单的人是谁。”秦豫沉声开口。

赵家人手里头有一份极其重要的名单,而且当年通过赵家被贩卖出去的婴儿,是通过国外什么组织和黑帮接手的,这些详细的情报和资料,都在这个人手里头掌握着,而且是国外那些势力和赵家都是单线联系,所以秦豫必须找出这个人来,否则整条线就断了。

“不用着急,赵紫菲已经入局了,局势乱了,我们才能浑水摸鱼。”谭果并不着急,对方藏的越深就越安全,名单也就更加安全,“那个偷婴的犯罪集团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线索都断掉了,我怀疑对方的大本营也在国外。”

这么多年来,随着华国的发展壮大,国外那些势力对华国更加重视,因此很多间谍都悄然无息渗透到了国内,最开始也以为这种医院偷婴的案子是个案,但是随着调查却发现,这些婴儿都被贩卖到了国外,被培养成了间谍再次回到国内。

而这个渠道就是赵家海运提供的,被卖出国外的婴儿,赵家在国外的人员进行了全面的跟踪、追查和记录,等到多年之后,成为间谍的婴儿会重新回到国内认亲,在国内也有全新的身份,这原本是最好的掩饰。

可是因为赵家的介入,这些间谍的所有资料都被国内掌握了,从而占据了主动权,但是如今赵家嫡系三人突然死亡,最后一份间谍名单失去了下落,赵家国外负责追踪记录这些婴儿记录的人员也都失去了联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