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狙杀谭果/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66章

帝京,拘留所。

从天之骄子顺便变成了阶下囚,柯子滔怎么都不敢相信,最开始被民警抓起来之后,柯子滔并不在意,即使警方拿出了他诸多违法犯罪的证据,按照法律来判,至少是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可是柯子滔根本不认罪,即使铁证如山他也不会认罪,只要家里头收到消息之后,自己很快就会被无罪释放了,而和柯子滔猜测的一样,在被审讯了48小时之后,他被释放了。

虽然释放他的警察明确的告知柯子滔,他虽然暂时被释放,并不表示他就是无罪的,在所有案件没有被查清楚之前,柯子滔不能离开帝京。

从拘留所一出来,发现来接自己的不是之前家里头的几个保镖,柯子滔表情变了变,接过司机递过来的电话就拨通了柯为国的电话,“爸,是哪个活腻味了陷害我?”

当从柯子滔口中得知谭果和秦豫的名字之后,柯子滔怒火中烧,真是胆大包天!他还没有报复这两个人,他们竟然还敢害自己!

毕竟被审讯了两天,回到别墅之后,柯子滔洗了个澡,吃了一顿饱饭之后直接到床上睡觉去了,他打算等养足精神了,再好好“回报”谭果和秦豫。

但是让柯子滔无法接受的是,出来仅仅一天一夜的时间,第二天再次被刑拘了,因为禁止打电话,柯子滔根本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直到今天他才被告知繁盛集团被彻查了,柯家所有资产都被冻结了,只要案件查清楚之后,等待柯家的将是破产和牢狱之灾。

黑暗一片里,空气中是难闻的气味,柯子滔躺在硬邦邦的单人床上根本睡不着,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庞然大物的繁盛集团怎么会倒闭!那可是几百亿的资产,而且背后还有帝京柯家,怎么就出事了?

打呼噜声、在床上翻动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就在半睡半醒之间,柯子滔突然听到了脚步声,黑暗之中,这一声接着一声的脚步声,如同恶魔的索命声一般在不断的接近接近……

柯子滔躺在床上的身体猛的绷直,他右手快速的摸到了枕头下,那里有一把被磨的锋利的长贴片,这是柯子滔之前意外发现的,而此刻,他用力的攥紧了贴片,就在这时,脚步声在到达床边就停了下来。

黑暗里,睁着眼的柯子滔明显发现一道银光一闪而过,他猛地将被子往上一踢,整个人从床上蹦起向着床边举着刀子的犯人扑了过去

怒吼声、厮打声……柯子滔攥在手心里的铁片用力的向着几人身上扎了过去,他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拳头,他只知道如果不拼命反抗,最终被杀的人将会是他。

整个房间里都已经乱套了,十多个犯人你来我往的打在了一起,等尖锐的哨子声终于响起来的时候,柯子滔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双手不停的哆嗦着,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口鼻间,等灯光亮起来的时候,看到冲进来的警察,终于感觉到安全的柯子滔身体一歪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柯子滔睁开红肿的双眼,刚一动就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被人给拆了一遍,剧痛让柯子滔痛苦的呻吟起来,不过纯白色的房间让柯子滔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他还活着。

随着他的清醒,医生护士快速的冲到了病房,一番检查之后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柯子滔此刻脑子总算清醒过来,他记得之前在拘留所差一点被人给杀了,幸好这些年自己为了有面子和保镖学了好几年的转业散打,否则他早就没命了。

就在这时,病房外传来脚步声,柯子滔猛地从思虑里回过神来,戒备的看向房门口,或许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此时柯子滔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一般。

“你醒了。”随着病房的门被推开,一道略显得苍老的声音响起,老者冷淡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柯子滔,将手里头的食盒放到了床头柜上,“虽然只是皮肉伤,不过有柯家出面,你可以在医院住的痊愈后再回去。”

“我爸呢?”柯子滔挣扎的坐起身来,一把抓住老者的胳膊,之前柯子滔去帝京柯家大宅几次,老者正是柯家大宅的管家,柯子滔逢年过节按照柯为国的指示也给老管家送了不少养生的名贵药材。

老管家看着鼻青脸肿的柯子滔,长长的叹息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人坐了下来,这才继续开口:“因为彻查繁盛集团还需要时间,所以你父亲目前还是自由身,只是所有资产都被冻结了。”

“为什么?柯家为什么不帮忙?”柯子滔受不住打击的叫喊起来,整个人情绪彻底崩溃了,如同疯子一般抓着老管家的胳膊吼叫着,“这些年我爸送到柯家的钱还少吗?你们为什么不帮忙?”

老管家同情的看着大吼大叫的柯子滔,等到他完全冷静下来了,将床头柜上的食盒打开,拿出勺子放在鸡汤里一起递给了柯子滔,“不是柯家不帮忙,而是上面铁了心的要严查。”

洪荣坤是第一个被调查的,然后整个洪家都被牵扯进来了,洪家的关系和人脉都在中交局,顺着这条线查下去,但凡是不合格的工程都被严查了,繁盛集团首当其冲。

柯华目前在S省主持工作,经济自贸区的建设暂时就由他来负责,如果这个时候柯华给柯为国帮忙,那么他势必会遭受帝京其他势力的攻击,毕竟自贸区建设这个金闪闪的政绩谁都想要,只要将柯华弄下去了,他们家族的人自然就有机会了。

所以在这样敏感又危险的时期,柯华和柯家都不可能出面淌这一趟浑水,甚至还要和柯为国断的一干二净,确保不被繁盛集团工程不合格的丑闻牵扯到。

“大少也让人帮忙了,但是我们都小看了秦豫的实力,他在帝京也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人脉关系,表少爷你被刑拘之后,家里头也派了人给你说情,但是因为有人紧盯着,所以我们也无能为力。”老管家慈爱的喝鸡汤的柯子滔,“表少爷,三少还在暗中活动,争取能解冻被冻结的资金,然后送你们出国。”

柯子滔猛地抬起头来,想要问什么,可是老管家却已经站起身来径自的走了出去。

出国?已经喝的半饱的柯子滔将食盒放到了床头柜上,思考着老管家这话里的深意,自己肯定是出不去的,那么多罪名背在身上,没有父亲给自己活动,还有秦豫死盯着,最少也要蹲好几年的牢狱。

但是父亲的资产如同能解冻,到时候再出国?柯子滔眼睛猛地瞪大,他已经知道老管家的意思了,他是告诉自己父亲不管自己了,只打算拿着钱出国,任由自己在监狱里腐烂。

不!一瞬间,柯子滔眼中迸发出骇人的光芒,他大学都还没有毕业,怎么能在监狱里渡过余生!而且柯子滔太清楚无权无势在监狱里,等待他的将是什么样的可怕生活!

自己此刻浑身都痛,身上也被扎了好几刀,幸好自己机警,而且打架的时候是拼了命的反抗,但是能躲得过这一次,却躲不过下一次!再说就算没有秦豫找了人要买自己的命,在监狱里,哪个犯人没有被其他囚犯殴打过,那就是社会最黑暗最暴力最血腥的浓缩地。

不行!自己绝对不能坐牢,只要自己出国了!柯子滔双手用力的攥紧成了拳头,只要出国了,以柯家的财力,在国外他依旧能当一个富家公子,而不是监狱里整天被囚犯殴打、逐渐腐烂的罪犯!

S省蓝海市。

“你是说有黑客入侵到了七局的系统?”谭果一边和远在帝京的史前通电话,一边快速的打开笔记本电脑,迅速的输入了一段代码之后,进入到了特调七局的系统。

“是,今天一早系统就受到了攻击,对方是黑客高手,如果我们不打开二级防火墙,对方最多还有两个小时就能入侵成功。”史前回到帝京原本是为了盯着洪家和苏沁的事情。

繁盛集团被牵扯进来之后,帝京看似将繁盛集团的案子交给了质监局和经济调查科联合处理,其实是间接的转移到了特调七局。

毕竟繁盛集团牵扯到柯家,也等于牵扯到了经济自贸区的建设,绝对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史前刚好在帝京,所以案子就由他负责接手,结果还没有来得及查清楚,黑客竟然敢入侵七局的系统。

“黑客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依旧负责查清楚繁盛集团和洪家、苏沁这些年经手的不合格工程,所有的都列出来,我二哥这边今年要严查这一块。”

谭果目光紧盯着电脑屏幕,双手快速的敲击着肩膀,继续道史前道:“繁盛集团的所有资产都给我冻结住了,这些钱刚好用来弥补之前不合格工程的二次检查和改建。”

交待完史前之后,谭果拨通了顾均澈的电话,黑客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处理,“均澈,你帮我盯梢着,能反追踪黑客的地址就更好了,如果不行就先看一下对方入侵我们的系统想要干什么。”

电话另一头顾均澈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可是当看到电脑屏幕上一条一条跳动的程序之后,眼睛咻一下就亮了起来,整个人瞬间从呆蠢青年转为了凶悍的雄狮,“糖果,你还记得以前有人入侵我们的杀手组织,当时那个黑客的程序是顶尖的反追踪系统,因为入侵的时间太短,基站还在战乱的A国,所以我们一直没有追踪到对方是谁。”

“你是说是同一个黑客?”谭果眯着眼,目光倏地冰冷下来。

“是的,我之前储存了他们的编写代码。”顾均澈快速的回答,双手不停、十指如飞,一道一道的程序指令发了出去,这个黑客可以说是顾均澈黑客生涯里碰到的最强的敌人。

当年谭果和沐沐还有均澈弄的杀手组织,纯粹是年轻时候的疯狂举动,谁的青春年少没干过热血沸腾的几件蠢事。

谭果精湛的身手除了先天性的惊人耐力和力量外,还有谭宸这个大哥铁血无情的训练,更离不开那几年在杀手组织刀口舔血的任务,估计是因为谭果三人当年惊人的暗杀成功率,引起了不少黑暗势力的注意。

他们接任务的系统也被黑客多次入侵,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刚刚顾均澈提到的那一次,对方来势汹汹,看得出对谭果他们的真实身份是势在必得。

顾均澈的系统很牢固,但是对方是有备而来,根本不是一个黑客,而是一个黑客团队全方位的攻击顾均澈的系统,发现不对劲之后,谭果这边立刻向谭宸求助,对方估计也没有想到谭果这边的反扑如此凶猛,在第一时间果断的撤走了。

事后,谭宸这边依旧进行了追踪,虽然能查到的消息并不多,还是查到了一点情况,对方应该属于国际上一个隐秘的组织,代号幽灵,这事一个聚集了大量黑客的情报组织,性质不明,可是从一些蛛丝马迹可以看得出这个组织并不是单纯的黑道势力,背后应该是某个国家的势力在支持。

时隔多年幽灵组织竟然再次出现了,谭果笑的云淡风轻,可是眼神却锐利的骇人,“均澈,将我们七局的系统伪装一下,让对方顺利入侵,我倒要看看入侵成功之后整件事是谁受益。”

当年入侵谭果的杀手组织,对方是团伙作案,一个团队的顶尖黑客攻击顾均澈一人,而这一次对方以为入侵的只是经济调查科的系统,所以只是单人作案,在成功突破了防火墙找到繁盛集团的电子资料之后,黑客就停止了入侵。

四个小时之后。

谭果这边接收到了顾均澈传过来的电子文件,一份是繁盛集团的原始资料,一份是黑客入侵之后被篡改的资料,而根据篡改后的资料来看,繁盛集团所有不合格的工程基本都是出于钱名父子之手,钱名是繁盛集团的副总,他的儿子这事柯为国的心腹秘书。

下班回来的秦豫诧异的看着坐在沙发上忙碌的谭果,余光一扫,却发现餐桌上的饭菜竟然一点都没有动,眉头不由一皱,谭果中午没有吃饭。

“你回来了。”谭果回头笑着看了一眼秦豫,打完招呼之后目光依旧紧盯着电脑屏幕,“今天体能消耗太多,晚上我要吃肉。”

秦豫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大手精准的摸到了谭果的小腹处。

“放心吧,我是吃不胖的体质,我要大块的肉。”谭果眯眼笑着,秦豫不动手还好,他这么一摸,谭果感觉肚子都咕咕叫的抗议起来了,果真是太久不工作,一工作就吃不消了。

秦豫黑着峻脸看着浑然不觉的谭果,一字一字冷冰冰的开口:“中午吃饭了吗?”

谭果敲打键盘的手一顿,诧异的看着不高兴的秦豫,呆愣愣的扭头看向餐桌方向,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中午好像没吃饭,忙忘记了。

看着谭果电脑屏幕上繁盛集团的资料,秦豫有些的不解,繁盛集团的事情谭果之前就丢给史前负责了,她怎么会亲自处理还忙到忘记吃饭?

不过秦豫还是先拿了牛奶和蛋糕出来,“先垫垫肚子,我去做饭。”

“我陪你。”谭果叼着蛋糕,拿着牛奶,亦步亦趋的跟着秦豫后面,反正幽灵组织既然出手了,这一次要找对方就容易多了。

秦豫并不在乎背后的小尾巴,脱下笔挺的西装挂好之后,解下了领带,顺便将衬衫扣子也解开了好几颗,原本冷酷禁欲精英男瞬间变成了狂野豪迈风格。

虽然谭果中午并没有吃饭,但是对有些洁癖和强迫症的秦总裁而言,他并不喜欢吃剩菜剩饭,所以秦豫直接从冰箱里拿出新鲜的食材。

认真的男人的确是最帅的!谭果看着开始切菜的秦豫,板着冷酷的俊脸,眼神锐利,刀子咻咻的落下,砧板上的土豆被切成了大小均匀的方块状,“我们中午的饭菜都没有动,是不是太浪费了?”

“晚上打包给非鱼和大佑吃。”秦总裁头也不抬的开口,将切好的土豆块放到了碟子里,早上他就煮了牛肉,晚上刚好用来烧土豆,多余的牛肉明天早上可以下牛肉面。

谭果将喝完的牛奶盒丢到垃圾桶里,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秦豫,附和的赞同,“以我们家秦总裁的厨艺,即使是剩菜剩饭也便宜他们两个了。”

一个小时之后,拎着三盒子剩菜回去的罗非鱼和顾大佑果真连声感激的道谢,他们家先生的厨艺一般人绝对吃不到,站在门口“狼狈为奸”的谭果和秦豫关上门,然后回餐桌去吃热腾腾新鲜出炉的丰盛晚餐。

而此刻,柯三少刚吃完饭就接到了赵紫菲的电话,“菲姐,是不是事情已经完成了?”

“三少,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嘛。”电话另一头赵紫菲咯咯的笑着,声音性感的撩人,“我的手下已经完工了,关于繁盛集团的所有电子资料都已经篡改好了,纸质版的一些资料也已经弄好了,今晚上就可以派人去置换了,三少,你这边尽快把。”

“好,菲姐你放心,我这边也差不多了,就等着相关证据呢。”柯三少兴奋的回答,等挂断了赵紫菲的电话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电脑,按照赵紫菲之前发过来的网址打开之后,果真是繁盛集团被查封的电子资料。

而原本很多应该是柯为国经手的工程基本都变成了钱名父子,当然,为了以假乱真,有些工程还是柯为国的签名,但是柯为国的罪名也减轻了很多,按照电子资料上的显示,柯为国至多破财消灾,牢狱之灾应该可以免除了。

“等纸质的文件资料再进行了调换,要解冻柯为国的资产就容易多了。”柯三少目光里激动的冒着光芒,似乎已经看到好几个亿都飞到了自己的账户里。

赵紫菲这边的动作的确很快,黑客成功入侵篡改了电子资料之后,造假的纸质文件资料也已经弄好了。

“大少,我先出去了。”赵紫菲性感一笑,在柯华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拎着包带着一沓文件向着门外走了去。

黑暗里,在确定没有任何人跟踪之后,赵紫菲的车子开到了一处隐秘的别墅前,这边车子刚停下来,已经有人迎接出来了,正是艾元鸿的得力手下殷卓,“赵小姐里边请,鸿爷等候多时了。”

别墅里,艾元鸿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从经济自贸区的消息出来之后,艾元鸿就知道即使是柯华也不能再明着对秦豫下手了,没有了这个所为的影视娱乐城项目的投资,秦豫的资金应该会宽裕很多,那么秦豫就会一步一步将风帆海运吞入腹中。

“鸿爷,久等了。”妖娆的笑着,赵紫菲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如今小女子人单力薄,要想拿回赵家,还需要仰仗鸿爷您了。”

“赵小姐客气了。”艾元鸿笑着站起身来亲自招呼着赵紫菲入座,之前他也想过培养赵紫菲这个傀儡,可是他没有想到赵紫菲这个女人年纪轻轻,却偏偏攀上了柯家。

如果是柯三少这类人,艾元鸿倒也不怕,偏偏她攀上的是柯华这个柯家继承人,艾元鸿不得不放弃之前的计划,如今他知道和赵紫菲只能是平等的合作关系,自己青竹帮在S省的势力,是他们需要的,否则即使有柯华帮忙,赵紫菲也绝对吃不下赵家。

黑帮只能依靠黑帮才能管理,赵家的海运公司说白了就是靠黑道关系经营下去的,艾元鸿单打独斗奈何不了秦豫,只能和柯华合作,双方算是各取所需。

“这是繁盛集团的一些文件合约,还需要鸿爷帮忙,上演一出狸猫换太子的大戏。”赵紫菲将手里头的文件递了过去,如今繁盛集团被上面彻查,所有的电子文件和纸质文件都被封存了,要替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艾元鸿仔细翻看着赵紫菲带来的文件,越看越是心惊,看来柯大少也存了吞并繁盛集团巨额资金的打算,这些纸质的文件合约可不是一般人能造假弄出来的。

等赵紫菲离开之后,艾元鸿看向一旁的殷卓,“就按照之前的部署,将这些文件调换进去。”

“洪爷,难道就看着他们吞并繁盛集团?”殷卓低声开口,繁盛集团出事之后,当资产被冻结,艾元鸿也存了和柯华一样的心思,想要吞并繁盛集团的大量资金。

柯为国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等调查结束,然后锒铛入狱,所以艾元鸿最开始的打算是将柯为国秘密送出国,当然,这个代价肯定不小,不过柯为国为了活命肯定愿意花钱消灾,只是艾元鸿这边才部署好,没有想到柯华竟然也打了同样的主意。

“我以为柯华撇卡和柯为国的关系,不管繁盛集团的死活,是为了保全自己清白的名声,毕竟比起捞钱,经济自贸区这个金闪闪的政绩对柯华更有用。”艾元鸿叹息一声,无奈的摇摇头,“我倒没有想到柯华如此厚颜无耻,他可以不理会柯为国的死活,但私下里却想要吞并他的钱财。”

柯华能接替孙学军的工作,也算是柯家全面努力的结果,毕竟他年纪太轻,还不够升任这份工作,不过毕竟只是半年的时间,帝京其他家族也就算了,可是如今自贸区的消息一传出来,帝京也炸锅了。

自贸区的建设不仅仅是一份闪耀的政绩,只要经营好了,绝对可以和国内外那些商界王者打好关系,这对家族的发展及其重要,所以这样敏感又危险的时间,柯为国的事情爆发之后,柯华和柯家置之不理,倒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比起一个旁系,柯华自身的前途更重要。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艾元鸿才动了心思,谁知道也是白忙碌了一场,如今局势已经摆在眼前,艾元鸿只能和柯华合作,将柯为国的资产给弄出来,至少他也能拿三成,余下的七成都归了柯华所有。

“鸿爷,那我就去了。”殷卓明白的点了点头,拿起茶几上的一沓资料离开了。

因为繁盛集团的大本营在J省,所以殷卓当晚就连夜离开了S省,而谁也不知道特调七局的人早已经布好了局在等着,而且因为繁盛集团涉及到的工程不仅仅在J省,包括帝京甚至其他省市都有,很多合约也留在政府的档案室里,这些合约的调换只靠青竹帮就不行了,好在柯三少结识过很多世家子弟,有这份关系在,找对方半点小事性格方便倒也容易。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时间里,柯三少出头,青竹帮的人在后,将所有和繁盛集团有关的合约资料都从政府档案室里调换出来了,一切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查看着从从各地送回来的情报,谭果仔细的查看着,柯为国为了脱罪所以找上了柯三少,而为了柯为国这巨额的钱财,柯华就同意给他脱罪,让赵紫菲配合柯三少的行动,艾元鸿为了这三成的利益,所以出动了青竹帮的人帮着柯三少行动,成功的将繁盛集团的资料进行了篡改和调换。

“所以有什么不对吗?”被抓苦力的罗非鱼不解的看着谭果,这几天几乎都被这些资料和情报淹没了,罗非鱼揉了揉眉心,按照现在掌握的情况来开,一切都很正常那。

柯为国为了活命,所以花钱消灾,他只要一个亿,然后就打算带着私生子和双胞胎的孙子出国,柯家为了吞并这些巨额资产,所以才出手帮忙。

谭果抬头笑着看着罗非鱼,“你确定要知道?”

“我当然……”话音一顿,罗非鱼突然响起谭果的身份,史胖子有一次不小心喊了谭果局长,年纪这么轻的局长,而且还这么闲,再想到谭果精湛的身手,罗非鱼自然清楚谭果的身份绝对很机密。

所以此刻如果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罗非鱼认输的摆摆手,“别,我就是个当苦力的,不能说的秘密千万别告诉我,我还想多活几年。”

谭果笑了笑也没有强求,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可正是因为太正常那才是最大的不正常,幽灵组织介入到柯为国的事件里究竟为了什么?

当然,繁盛集团的确有钱,谭果相信幽灵组织的一个目的估计也是为了捞钱,但这绝对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而谭果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赵家!

只是不清楚柯家还有青竹帮在其中充当了什么作用,他们只是单纯的为了钱或者为了吞并赵家扩展自己的势力,还是和国外的幽灵组织也有联系,谭果看着眼前一大叠的文件再次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因为柯三少的介入,所以繁盛集团的调查进程加快了很多,因为大量的证据显示真正和洪家有勾结,导致大量工程质量不合格的罪魁祸首是钱名父子之后,柯为国暂时算是洗清了罪名。

所有柯为国的个人资产也暂时解冻了,不过因为他还是繁盛集团的法人,所以在案件真正落幕之前,柯为国依旧属于被观察阶段,解冻的也只是他的个人资产,繁盛集团的资产还处于冻结状态。

“柯总,你要见我?”接到柯为国的电话,谭果正窝在床上睡午觉,毕竟接连忙了好些天,而且还是脑力劳动,谭果也累的够呛,这个时候接到柯为国的电话她是真的奇怪。

“谭小姐,何必如此嘲讽我,我现在就是戴罪之身,什么柯总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柯为国语调阴森的开口,如果不是谭果,他不会瞬间从天堂跌到了地狱,对于谭果的恨,让柯为国表情愈加的狰狞,“谭小姐,可以出来见见我这个失败者吗?”

“可以,柯总你说在哪里见面吧。”谭果打了个哈欠,如果没有幽灵组织的介入,谭果是不可能牺牲睡眠时间去见柯为国的。

半个小时之后,柯为国约好的咖啡厅,谭果坐在车里,通讯耳塞里传来特调一局,负责保护谭果安全的男人的声音,“暗中有狙击手,我们已经锁定了对方的位置,咖啡厅已经事先排查了,没有危险隐患。”

牵扯到了幽灵组织,谭果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那可不是青竹帮这样的黑帮,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的恐怖组织,而且赵家的风帆海运如今还在自己的名下挂着,对方如果冲着赵家来的,谭果可以说是个活靶子。

“行,我知道了,能活捉就活捉。”谭果明白的回了一句,这才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径自的向着街道对面的咖啡厅走了过去。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柯为国看着满面红光的谭果,一想到自己如今的狼狈,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只能带着一个亿的资金远逃国外,就恨不能将谭果给生撕了。

“柯总,我来了。”谭果在窗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余光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外面,从对方狙击手的位置来看,自己就在对方的枪口之下,而且是远程狙击枪,如果没有特调一局事先的排查,谭果刚坐下来估计几分钟之后就会被一枪爆头。

“我只想问一句为什么?”柯为国声音阴狠的道,他真的恨!如果不是谭果,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一想到柯子滔那个儿子还在帝京的医院里躺着,差一点就在拘留所被人给捅了,柯为国表情更是狰狞的难看。

他虽然还有私生子,私生子也给他生了两个双胞胎的孙子,但是柯子滔毕竟也是他的儿子,娇生惯养了这么多年,如今柯为国要逃出国,却只能丢下柯子滔这个儿子,他何尝不恨,而这份仇恨都因为谭果!

“多行不义必自毙!”谭果淡淡的开口,看着表情狰狞满脸恨意的柯为国,“如果繁盛集团所有经手的工程都是合格的,那么不管谁来查,柯总你都不用担心。”

可惜啊,经过史前初步的调查,繁盛集团经手的这些工程,短时间之内还看不出什么,可是时间一长,所以的弊端都会现象,轻则是二次维修重建,重则就是意外事故。

“谭小姐什么时候成了卫道士了?”柯为国嘲讽冷笑着,恶狠狠的目光盯着谭果,“你去查查看,外面那些工程,不管是公里路还是桥梁或者是建筑楼盘,甚至那些公益项目,有多少是合格的?水至清则无鱼!工程不合格的不是我一个,可是你偏偏盯着我!”

看着咆哮的柯为国,谭果没有再开口,就在此时,谭果眼睛一眯,危险的感觉瞬间袭来,耳塞通讯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敌方狙击手已经被击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