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谭果出国/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69章

风帆海运的人明显发现这几天他们家秦总裁身上的寒气更重了,眼神冰冷的骇人,一记余光看过来,就如同千万把眼刀子射过来,活脱脱的要将四周的人给凌迟活剐了。

“这是最新的人事变动名单。”罗非鱼看着浑身冒冷气的秦豫,将手里头的文件递了过去,“后面这份名单里的人是和其他几个股东有接触的中高层管理人员。”

“嗯。”低沉冷淡的一个字,秦豫直接看向最后一名名单,风帆海运除了南川的总公司之外,蓝海的这个也算是分公司,其他省市的海运码头也有分公司,甚至包括东南亚和海外也有分公司。

黄家、秦家这些人入驻公司之后,已经开始拉拢这些中高层的管理人员,而对于基层员工,招聘的时候直接就换上自己人。

罗非鱼看了一眼低头工作的秦豫,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先生,你这样软禁谭果也不是办法。”

秦豫脸色一沉,一股子烦躁涌上心头,从前天在公司吵了一架之后,两人就开始冷战,而为了防止谭果擅自逃走,秦豫则派了龙虎豹的人将别墅四周给围了起来,别说人了,一只苍蝇估计都飞不出来。

“先生,谭果性子看似温和,所以被软禁了也没有反抗,但是一旦忍耐到了极限,谭果情绪肯定会反弹。”罗非鱼几乎都不敢想象这两个人炸起来之后,那场景将会有多么的火爆。

秦豫猛地抬起头来,冰冷的黑眸危险的盯着站在面前的罗非鱼,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挤了出来,“那你的意思是让她去金三角?”

被迁怒的罗非鱼无语的看着快暴怒的秦豫,这典型的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谭果去金三角太危险了,不过先生你的作法太强势了,一般人都没办法接受被囚禁。”

秦豫也知道自己的作法太过于极端,但是不这样明确的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谭果肯定会偷偷溜走的。

“而且先生你这样做,谭果如果真的要走,你也拦不住。”对于谭果的身手,罗非鱼很清楚,龙虎豹的这些人身手很好,但是在谭果面前根本不够看。

“你以为我不知道?”火气依旧很大,秦豫冷声开口,他派人将别墅给围起来,不是为了软禁谭果,这些人也没办法软禁她,秦豫不过是想让她知道自己是坚决不同意她去金三角。

呃……罗非鱼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好吧,先生只是用这种办法表达他的不同意,就如同熊孩子会绝食啊、不上学一样,可关键是有用吗?

蓝海市的风吹草动外面很快就被人知晓了,秦豫派了人将自己别墅围起来,再加上之前唐毓婷从秦豫办公室里跑出来,听说衣裳不整,听说内衣都没有穿,所以有心打探消息的人都知道谭果和秦豫吵架了,而且闹的还很凶。

中午十一点半,秦豫准时下班,罗非鱼和顾大佑实在不乐意跟着回去当炮灰,可惜秦豫一记冷眼扫过来,两人只好认命的跟过去充当电灯泡了。

“先生!”别墅周外的保镖恭敬的开口,保镖队长快步上前,“夫人早上吃过早饭之后又去睡觉了,到现在还没有起来。”

秦豫眉头一皱,快步向着院子走了进去,罗非鱼认命的跟了过去。

卧房门口,秦豫脚步一顿,然后扭头看向身后的罗非鱼。

不是吧?让我进去?罗非鱼错愕的看着面容冰冷的秦豫,这两人吵架冷战和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会自己进去当说客,说不定会被谭果给迁怒,先生至多就释放点冷气,可是谭果那性子,说不定将自己拖到院子里暴打一顿。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秦豫眼刀子的威胁下,罗非鱼认命的敲响了卧房的门。

卧房里,谭果已经睡醒了,因为和秦豫冷战,这两天谭果早上也没有起来出去晨跑,早上吃过饭在院子里走了半个小时之后就回去睡觉了,这会早就醒了,只是懒在床上不想起来。

“进来。”听到敲门声,谭果从被子里钻出头来,看着一脸心虚的罗非鱼,危险的哼哼着,“怎么?你们家秦总裁有胆子软禁我,不敢进来见我?”

这火药味可真够浓烈的!罗非鱼尴尬的笑了笑,反手轻轻的合上门,先生还在门口偷听呢。罗非鱼向着阳台处的椅子走了过去,笑着开口:“你也知道先生只是太担心你,所以不得已而为之。”

“担心我就软禁我?”谭果抓了抓睡的乱糟糟的头发,鄙视的看着罗非鱼,余光瞄了一眼门口,故意提高嗓音,“那以后我要是一不小心出轨了,秦豫是不是要把我剁碎了喂鱼?我要是和他散伙了,他是不是建个地下室,用铁链子将我关一辈子!”

笑容僵硬在脸上,罗非鱼无语的看着火上浇油的谭果,去一趟金三角,先生都已经失控了,还敢散伙?还敢出轨?这分分钟就要出人命。

“其实先生主要担心你的安全,以你的身手,外面的人就算再加一倍也拦不住你啊。”罗非鱼干笑着,唯恐门口偷听的秦豫一脚踹开门,然后和谭果大干一场。

谭果认同的点了点头,“就是啊,所以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家秦总裁脑子有问题,尽干些傻事,我这人心地太善良,不忍心秦豫拿你们开刀,否则我早就溜出去了。”

“你要是走了,外面这些人一定会过的生不如死,先生一旦狠起来,那简直是要人命。”罗非鱼附和的开口,可怜巴巴的看向谭果,“你看这些人都是老家在S省的,如果被调到国外去工作了,别说晚上睡觉抱自己媳妇了,估计等回来孩子都不认识爹了。”

所以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谭果就发发善心留在S省吧,罗非鱼真不是夸大其词,以他们家先生的性格,即使知道外面的人拦不住谭果,但是谭果真走了,百分百的会迁怒。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秦豫他还真能做出这种事来,听罗大哥这么一说……”

谭果话音一顿,罗非鱼不由满脸期待的看着谭果,看来比起先生谭果至少还是善良的,富有爱心的。

“我感觉我还是趁早和秦豫散伙吧,连罗大哥你都感觉秦豫身上这么多缺点,待久了我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谭果眨巴着黑幽幽的大眼睛,表情极其无辜。

“出来,去厨房洗菜!”阴森森的声音从门口响起,秦豫推开门,危险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罗非鱼,让他当说客,他竟然敢挑拨离间!

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才能给这两人当说客!罗非鱼灰溜溜的离开了卧房,将安静的空间留给谭果和秦豫。

看着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的谭果,秦豫深呼吸着,随后闲着床边走了过来,“我不是软禁你。”

“我知道。”谭果回了一句,眼珠子四处转着就是不看秦豫,他就算想软禁,也没这个本事。

“我只是不想让你去。”秦豫再次开口,大手揉了揉谭果翘起来的刘海,外面那些人只是为了表明秦豫的态度。

“我知道。”谭果抬头瞅着秦豫,“可是我还是要去的。”

刷的一下,秦豫刚刚柔和下来的俊脸再次阴沉下来,怒火在凤眸里凝聚,但是为了不吓到谭果,秦豫压抑下暴躁的情绪,好声好气的开口:“我陪你一起去!”

自己过去也算是“畏罪潜逃”,毕竟秦豫将唐家弄的破产了,谭果这边已经收到消息了,唐家已经在暗中活动布局,柯为国死亡的罪名最终会落到自己头上。

可是秦豫一旦离开S省,肯定会受到各方面的关注,秦豫的行踪隐瞒不了,幽灵组织的人必定会顺着查到金三角这边。

一时之间,气氛再次冷凝下来,秦豫看着面容平静,可是眼神却极其坚定的谭果,她是铁了心的要去金三角,不管自己如何反对,她依旧要去。

目光对峙半晌之后,秦豫转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当打开卧房门的那一瞬间,秦豫背对着谭果忽然开口:“如果有一天,谭家反对的话,你会选择谁……”

话还没有说完,秦豫自嘲一笑的开门出去了,其实这个答案根本不需要去问,因为从始至终谭果的第一选择只会是谭家。

厨房里,已经洗好菜的罗非鱼一看秦豫那霜冷的峻脸,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这两个人又闹僵了。

秦豫拿起菜刀开始切菜,人的欲望果真是越来越大,最开始秦豫只想着只要谭果留在自己身边,即使她最爱的是谭家的人,秦豫也不在乎,因为他的心里头摆在第一位的永远都是谭果。

可是此刻,当知道自己在谭果心里头不是第一位,甚至连第三第三都算不上,秦豫突然感觉了一股不平衡的落差,他希望谭果以自己的意志为主,不管做什么决定,她考虑的应该是他。

可是事实却是谭果宁可去金三角冒险,她也要离开,指尖突然一痛,回过神来的秦豫这才发现锋利的菜刀切到了手指头,看吧,这就是意外,谭果身手再好,她也不能保证在金三角是百分百的安全。

果真,在唐家三口离开S省之后,一场关于柯为国被杀,凶手到底是谁的报道闹的沸沸扬扬!事情的开端是远在帝京拘留所的柯子滔上吊自杀身亡了,枕头下面藏着一封血书,一字一字、句句珠心,而指控的凶手正是谭果。

而柯子滔死亡的当天刚好是上面领导带着各大单位的记者媒体来拘留所进行一个新闻专栏的报道,同行的还有国外的记者,这件事一下子就被闹大了。

尤其是柯子滔的那封鲜血写成的遗书,上面将谭果塑造成了黑社会老大的女人,秦豫的保全公司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养的都是打手,看谁不顺眼就派这些保镖收拾谁。

因为秦豫有钱,所以买通了上面的孙学军,甚至买通了接替孙学军工作的柯华,这些有钱的和有地位的人都是秦豫的大靠山,所以谭果这个黑老大的女人才敢如此嚣张。

而之前咖啡厅的视频又被翻了出来,视频正是柯为国和谭果见面的画面,而之后柯为国就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官方的解释是咖啡厅天然气爆炸了,如今结合柯子滔的血书,正好是秦豫、谭果草菅人命的有力证明。

因为这事引起了国外媒体的注意,所以不管如何,谭果这个杀人嫌疑犯必须被调查,可是当天下午,当记者媒体联合蓝海市警方来抓捕谭果时,却是人去楼空,谭果“畏罪潜逃了。”

秦家大宅。

“我就说那个女人不是个好东西,现在好了吧,成了杀人犯了!”秦翰兆得意洋洋的大笑着,只感觉憋屈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出一口恶气了。

秦天霖看向一旁沉默的秦老爷子,“爷爷,以大哥的谨慎和周全,按理说唐家最后的报复,大哥应该早就预料到了,怎么将事情闹的这么大。”

“呸,秦豫那个小畜生不就是仗着有几个打手,他能有多周全?”秦翰兆不认同的骂了一句,在他的人质里秦豫的确就是个黑社会分子,还是个六亲不认、忤逆长辈的畜生!

秦老爷子懒得理会叫嚣的秦翰兆,好在秦豫和秦家离了心,但是天霖这个孩子能力不错,只是行事的格局不够,太过于拘泥眼前的得失,他能想到这一点就很好了。

“你大哥的确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秦老爷子认可的点了点头,看向不解的秦天霖,秦老爷子站起身来,“我们去书房。”

秦翰兆原本就不乐意和老爷子相处,毕竟老爷子年纪不小了,早晚要死了,可是自己这个长子还年轻,偏偏他不把继承人的位置传给儿子反而要给孙子。

所以连带的,秦翰兆看向秦天霖这个过去很喜欢的儿子也有些的不顺眼,好在还有姚青不时的吹吹枕边风,甜言蜜语的哄骗着,秦翰兆才没有对秦天霖怎么样。

这会看到两人上楼了,秦翰兆鼻子不是,眼睛不是的喘着粗气,这他妈的什么意思?有什么话还要瞒着自己?

“翰兆,这是我刚刚给你煲好的补汤,你趁热喝了。”姚青端着碗走了过来,轻柔的开口,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怎么样,只要老爷子看重的人不是秦豫不久行了,之前天霖已经和我说了,你是他父亲,虽然老爷子让他当继承人,但是以后秦家的决策权都在你这个大家长手里头。”

看到秦翰兆的怒火消散了几分,姚青再接再厉的开口:“天霖年纪小,干劲和能力的确有,可是为人处世这一块肯定比不上你,以后秦家有你决策,事情就交给天霖去做。”

秦翰兆一听这话倒满意了,也对,那些花力气的事情正好让天霖这个儿子来做,自己就当公司的董事长,这样大权在握还落得轻松。

书房里,秦老爷子示意秦天霖坐了下来,这才开口道:“你大哥当时和柯华谈判的条件就是柯为国被杀的案子和谭果撇清关系,不过你大哥也精明,他将赵家股份拆开了卖,我们秦家、黄家甚至青竹帮都持有股份,柯华就不能一家独大,按理说你大哥肯定会防备着唐家,不可能让事情闹大。”

秦天霖明白的点了点头,目光闪烁着,“爷爷,大哥纵容唐家将事情闹出来,一方面是摸清了唐家最后的关系,彻底斩断这些关系后,唐家就没有卷土重来的可能性了,还有一方面估计是大哥有什么事需要谭果去做,所以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将谭果指使出去了。”

“天霖,我已经交待下去了,从此之后秦五就归到你的手下,你就负责查清楚谭果的去处和你大哥的目的。”秦老爷子将抽屉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块黑色的椭圆形牌子,牌子一面是一个图腾动物,指使雕刻的太过于抽象,看不出是什么动物。

牌子的另一面则是一个篆刻的秦字,这个牌子代表着秦家隐匿在暗中的势力,也是秦家最强的机密力量,如今秦老爷子将秦五交给秦天霖,这说明他已经让秦天霖试着接手秦家暗中的力量了。

秦天霖激动的接过老爷子递过来的牌子,目光里掩饰不住的狂喜,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对秦家而言,接管秦家的生意根本不算是继承人,只有接手了秦家暗部的力量,那才是秦家真正的继承人。

“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好的。”秦天霖声音都有些的嘶哑,从此之后,他就是秦家的主人了,秦豫这个心头大患终于可以被拔除了。

“好,爷爷相信你!”秦老爷子笑着开口,鼓励的拍了拍秦天霖的肩膀,“秦五已经在外面等你了,你先去和他熟悉一下,务必查清楚谭果的去向和原因。”

老挝,琅南塔省南部,南塔河港口。

谭果背着大背包,穿着牛仔裤和迷彩T恤,鸭嘴帽和黑色墨镜,看起来就和其他来老挝旅游的背包客一样,只是单独来国外旅游的单身女客人并不多,尤其是亚洲这边的女孩就更少了。

所以谭果一下船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因为是港口,所以放眼看去小集市非常的热闹,各式的小摊子都有,叫卖声吆喝声响成了一片。

一个黑瘦的小伙子快速的跑到了谭果面前,先是用R语然后又用H语问了一遍,见谭果没什么反应,黑瘦小伙子热情的笑了笑,直接说起了熟练的中文,“欢迎你美丽的华国姑娘,如果你需要向导的话就可以找我,我是朱马里*赛颂,我以前当过很多背包客的旅游向导。”

谭果点了点头,两人谈好价钱之后,朱马里将谭果带到集市卖果饮的摊子上,劈里啪啦的介绍起老挝著名的旅游景点依旧物美价廉的住宿酒店。

“这里的饮料都是纯天然的水果鲜榨出来的,你坐着休息一下,我去给你端一杯过来,然后我再带你去找酒店。”朱马里热情的招呼之后,这才起身向着柜台走了过去,用老挝语和女店员说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花色衬衫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嘴巴里叼着烟,流里流气的模样,歪着头色眯眯的目光打量着谭果,一脚踩着凳子上,“我们可以提供最便宜的房间给你,怎么样?要来我们店里住吗?”

谭果专做听不懂老挝语,戒备的看了一眼男人,身体向后缩了缩,而刚端了饮料的朱马里回头一看,立刻提高嗓音的喊了起来,“依旺,你要干什么?这位小姐是我的客人!”

男人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朱马里,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最后对着谭果阴森一笑,双手插在裤袋里优哉游哉的离开了,可是临走前那阴森森的眼神让人明白,这个依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快速的将橙黄色的果饮放在桌子上,朱马里抱歉的看向谭果解释着,“谭小姐,你不要害怕,依旺虽然是当地的小混混,可是他不敢对我怎么样,我老姐可是警察局的副警长。”

老挝的治安并不算好,而且因为来这里旅游的华人一般都比较有钱,所以时间一长了,老挝人都知道华人有钱,所以当地的一些黑帮也就盯上了,坑蒙拐骗各种下流手段的想要从来老挝旅游的华国游客手里头捞钱。

等谭果在朱马里的带领下去了一家家庭旅馆,两层的小楼,虽然不大,但是很干净,而且价格很便宜,旅店老板娘估计和朱马里很熟悉,还给谭果送了一份才出炉的曲奇饼干。

站在窗口,微微拉开窗帘的一角,谭果向着楼下看了过去,被人尾随了一路,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

“小姐,我们距离这么远,一旦发生意外状况,我们只怕来不及保护你。”耳塞联络器里传来于磊担忧的声音。

金三角这地方太过于危险,龙蛇混杂,可是他们却被不能近身保护谭果,只能远远的在汽车里用望远镜观察着,一旦发生了意外状况,如同之前咖啡厅的爆炸案一样,他们根本来不及。

“放心,我能保护好自己。”谭果放下窗帘走回床边坐了下来,“国安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之前的那批间谍暂时已经被停止所有工作了,国外那些人已经怀疑了,只是缺少证据,现在是关键时期,一点错都不能有。”

那些通过赵家海运贩卖出去的婴儿,其中培养成合格间谍的早已经潜入到了国内,可是这些间谍反馈回去的情报基本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情报,时间一长,的确会引起怀疑。

入夜之后,谭果在旅店老板娘的介绍之下去了不远处的饭店吃饭,刚点好菜还没有来得及吃,白天碰到的依旺带着两个男人走了过来,三个人将谭果团团围住了。

依旺猥琐的笑着,一手向着谭果的脸伸了过来,可惜被谭果一侧头给避开了,依旺表情一沉,“看不出是个脾气火辣的华国小妞,老板,送十瓶啤酒过来。”

依旺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笑的愈加下流,目光轻佻的打量着灯光下皮肤白皙水嫩的谭果,比起老挝本地的姑娘,谭果的皮肤白了许多,似乎轻轻一掐就会掐出水来,“我们对华国人最为热情好客了,这十瓶啤酒算是我请你喝的。”

下午谭果在果饮店被依旺搭讪之后,暗中负责保护谭果安全的于磊已经调查了依旺的情况,此刻汇报给了谭果,“小姐,他是当地有名的小混混,是老挝铁钱帮下属堂口的小混混,他有个哥哥在铁钱帮。”

铁钳帮是老挝最大的黑帮,黄赌毒都有涉及,而且还涉及到了人口贩卖,在老挝各个省市也都有堂口,铁钱帮可以说是当地一大毒瘤,但是因为老挝的腐败,每一次对黑帮的整治都是表面工程而已,根本没有伤到根本。

“抱歉,我不会喝酒。”谭果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十瓶啤酒,冷淡的拒绝了。

依旺脸色一沉,满脸的戾气,“你这是看不起我了?”

这边依旺一开口,一旁的两个手下拿起凳子砰的一声砸到了旁边的桌子上,其他吃饭的客人吓得四处逃开了。

很满意大家对自己的惧怕,依旺再次看向谭果,目光依旧落在她白皙的脸颊上,这么白嫩的女孩子,一旦卖出去了,价格肯定不菲,而且在卖出去之前自己还可以享受一番。

对上依旺凶狠的眼光,谭果拿起桌子上的啤酒,在三人得意目光里,谭果站起身来,忽然抡着啤酒对着依旺的头狠狠的砸了下来。

哐当一声,玻璃瓶将依旺的头直接砸的头破血流,依旺晕乎乎的看着谭果,手往脑袋上一摸,身体一歪倒在了地上。

旁边两个男人傻眼的愣住了,估计谁也没有想到谭果看起来温柔乖巧,可是出手却这么狠。

拿着敲碎的半截啤酒瓶,谭果看向一旁两个人,冷冷一笑,“还要喝酒吗?”

两个男人只是跟着依旺的手下,此刻被谭果吓住了,一脸后怕的退了好几步,谭果这才将碎啤酒瓶丢在了地上,抓起自己的背包转身离开了。

入夜之后,头上包扎着纱布的依旺带着十多个人混混直接冲进了旅店,老板娘发出一声惊恐的喊叫声之后就被直接打晕了过去,依旺翻看了一下入住登记记录之后,直接带着人冲上了二楼。

砰的一脚踹开了房门,依旺打开卧房的灯,大声的喊了起来,“给我抓住她!”

七八个人冲进了卧房,谭果看着这群人,冷冷一笑,直接抡着拳头招呼上来了,杀猪般的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依旺带过来的人虽然多,可都是平日里跟在他后面的小混混,仗着人多才跟嚣张霸道,最多也就是欺负欺负当地人,再讹诈外来的游客,抡起身手来根本不够谭果一拳头的。

“你要干什么?”依旺惊恐的后退着,却被地上一个混混给绊倒了,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身体不断的往后缩着,额头上缝了六针,伤口还在痛,这让依旺更加的害怕起来。

“干什么?”谭果居高临下的看着吓的直哆嗦的依旺,毫不客气的一脚踩了下来,依旺捂着肚子哀嚎起来。

原本倒在地上的七八个小跟班此时都吓的连连后退着,能爬起来的人这会也装作爬不起来了,唯恐再被谭果给收拾了。

“敢带人来堵我,我看你是活腻了。”谭果笑的愈加阴森,一手把玩着刚刚从一个混混手里头夺下来的匕首。

锋利的匕首在谭果之间迅速的转动着,银光闪烁,让坐在地上的依旺吓的连痛呼声都不敢发出来了。

“我是铁钱帮的……人,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铁钱帮……不会放过你的!”依旺这还是第一次在外国游客身上栽了,根本没有想到谭果这样白嫩嫩的小姑娘出手这么狠辣。

谭果停下指尖转动的匕首,手腕忽然抬起,然后猛的扎了下来,一道凄厉而惊恐的喊叫声划破了夜空,尿骚味随之传了出来。

并没有感觉到痛,依旺呆愣愣的扭过头,这才发现匕首是扎在木质地板上的,不过距离依旺的耳朵不到五厘米,惊恐之下,依旺连忙往旁边挪动着,唯恐左边耳朵就这么被谭果给割掉了。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谭果站起身来,余光一扫,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混混连滚带爬的向着房间外逃窜着,好在他们还记得将吓尿了的依旺一起给拖出去了。

看着地上的尿渍,阵阵难闻的气味传来,谭果无语的揉了揉眉心,这也太不惊吓了,“于队长放心吧,我没事,今晚上估计不会再有人过来了,你们也可以睡个好觉了。”

“小姐,你这样高调行事是为了什么?”于磊这些特调一局的人只负责保护谭果的安全,不过对赵家的事情他们也知道,只是不明白谭果今晚上如此高调的出手是因为什么。

谭果笑了笑,等待着旅店老板娘上来给自己换房间,这才低声对着联络器另一头的于磊继续道:“赵家嫡系三人死亡了,但是这条线路还在,找到这个关键人物之后,这条线路还可以再活起来,国外那些人说不定会看上我呢。”

谭果的目的很明确,不单单要找到这份名单和关键人物,还想要让自己走入国外那些人的视线里,让他们知道即使没有了赵家嫡系三人,她谭果也可以吃下赵家,只要有足够的好处,贩卖婴儿的这条线路可以继续提供给他们。

被打晕的老板娘晕过去十多分钟之后就醒过来了,看了看四周之后,抓着手机惊恐万分的向着楼上跑了过来,今天入住的客人里,只有谭果一个人是单身的女游客,而且白天听朱马里说白天在果饮店还和依旺碰上了。

“谢天谢地,谭小姐你没有出事就好。”看到安然无恙站在走廊里的谭果,老板娘感激的拍着胸口顺气着,回过神来之后,这才诧异的问道:“他们没有将你怎么样?”

铁钱帮是臭名昭著的黑帮,平日里当地人都不敢招惹铁钱帮的人,而依旺这个大毒瘤更是市里的大祸害,被他看上的姑娘都会被糟蹋了,外地来的游客也被他讹诈过钱财,可是今晚上依旺带了那么多手下过来,谭果竟然平安无事,也难怪老板娘会如此吃惊。

谭果笑着举了举胳膊,“我会华国功夫,不怕他们的。”

看着谭果那白皙的小胳膊,老板娘实在不敢相信谭果能打赢依旺那些人,可是谭果好好的站在这里,老板娘也相信了,点了点头,“没有出事就好,看了一眼乱糟糟的房间,我马上给你换个房间。”

回到家之后,一身尿骚味的依旺立刻洗了个澡,一想到今天丢人的一幕,依旺气的砸了手里头的茶杯,被一个华国女游客给打了,还吓的尿了裤子,这要是传出去了,自己的名声就没有了。

而且外人都以为铁钱帮是当地最大的帮派,却不知道红门会所也在逐渐壮大,听大哥说,如果不尽快提升他们铁钱帮的声誉,早晚有一天会被红门会所给代替的,依旺可以想想明天自己被吓尿的事情一定会被红门会所传的沸沸扬扬的,丢了大哥的面子,大哥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但是被打怕了的依旺真的没有胆子再去找谭果麻烦,以前都是他欺负那些外国游客,反正闹大了也不怕,那些游客总不可能一直不旅游,留在当地和自己耗,谁知道今天却阴沟里翻船了。

想到这里,依旺拿起手机拨通了大哥的电话,听着那一头的噪杂声,知道大哥肯定在酒吧,也不敢隐瞒将事情快速的说了一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