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见死不救/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铁钱帮能成为老挝第一大黑帮,而且能立足在金三角这个龙蛇混杂的地方,自然有专门的消息途径,接到依旺的电话之后,他的大哥苏贡立刻就派人查了谭果的入境资料。

“她是龙虎豹总裁秦豫的女人。”苏贡看着手里头的资料,诡谲的目光闪烁着,能在金三角这个地方立足的人,不管是本国的黑帮势力,还是国际上那些强大可怕的组织,他们都有相关的了解。

龙虎豹保全可以说是威震国际,只要是他们接下的单子,当地黑帮也好,地方武装组织也好,都不敢轻易去抢劫,因为即使抢劫成功了,等待他们的将是龙虎豹十二星座部队最可怕的攻击。

据说五年前,龙虎豹在战乱Y国曾经有一次任务,因为是战乱国,所以最赚钱的两桩生意一个是军火一个就是药品,但是龙虎豹负责保护的就是一个军火商,据说收取的不是现金,而是一小袋价值一个亿的钻石。

而战乱的Y国当时有个刚接替父亲担任一把手的武装势力,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打起了黑吃黑的主意,毕竟对这些地方武装势力,只要有钱那就等于有枪,有了枪就可以召集更多的手下,就能拓展自己的地盘。

为了确保黑吃黑可以成功,年轻的将军召集了所有的手下,配备了最强的火力,在凌晨三点成功发动了夜袭,顺利的抢走了这一小袋钻石。

估计是认为这些来本地做生意的外国商人不足为惧,所以抢劫成功之后,年轻的将军并没有进行灭口计划,而是带着手下耀武扬威的离开了,在这样的战乱过,别说抢劫了,就算是死人都正常。

一个亿的钻石被抢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所有人都在等着龙虎豹的报复,果真,第三天,一支神秘队伍潜入到了防守森严的驻地,将当天晚上负责抢劫的所有人都暗杀了。

一大早驻地起来的人就看见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而现场只留下了一个双子座的标志。

内行人都知道这是龙虎豹最可怕的十二星座之一双子座,从此之后,再没有人敢轻易对龙虎豹下手,除非你能承受得住事后血洗灭杀的报复。

苏贡身为铁钱帮在琅南塔省的堂主,他一直都明白红门会所的逐渐壮大对铁钱帮将是最大的威胁,如果能得到龙虎豹的支持,那么这个红门会所就不足为惧。

第二天是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身为私人导游的朱马里还是非常尽职,早上八点钟就到了旅馆,当听到老伴娘说起昨晚上依旺带人来旅馆闹事的情况后,朱马里急忙的要上楼,刚好谭果已经背着背包下来了。

“谭小姐,你没事吧?”朱马里担心的看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谭果,见她似乎并没有受伤,悬着的心这才微微放了下来,有些懊恼的道歉,“都是我不好,我该想到依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用担心,我没事的,昨晚上那些人都被我打跑了。”谭果笑着挥了挥拳头,可惜配上她这张粉白粉白的脸蛋,怎么看都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别说朱马里不相信,一旁老板娘也是不相信的,昨晚上依旺可是带了八九个人来的,而且来势汹汹,谭小姐看起来就是个无害的小姑娘,她能打走依旺那些人?

就在这时,朱马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刚接通电话,手机里就传来他姐诺伊爽朗的笑声,“朱马里,你放心吧,你负责的这个游客不会有什么危险了,依旺昨晚上住院了,脑袋被人开瓢了,而且他那些狗腿子都被人打了,所以你放心吧,这几天依旺都不可能带人去骚扰你的游客了。”

原来昨天在果饮店碰到依旺之后,朱马里多少有些不放心,所以在将谭果送到旅馆住下来之后,回到家就让下班回来的姐帮忙,最好能警告依旺不许骚扰这些国外游客。

挂了电话,朱马里错愕的看着笑眯眯的谭果,黝黑的脸上划过一抹尴尬之色,原来真的是谭小姐动手将依旺和那些跟班都给打走了。

这样一来,朱马里倒真的放心了,精神也恢复过来了,热情的开口:“谭小姐,那今天我就带你去南塔河坐船吧。”

老挝虽然贫穷落后,但是正因为经济的不发达,自然风光就非常的好,人为破坏的少,也没有浓烈的商业气息,沿河两岸都是美丽的热带雨林风光,偶尔经过村庄,还能看到质朴的当地人在田间劳动。

朱马里是个热心的导游,一路上哇啦哇啦的给谭果介绍着老挝著名的景点,听到谭果愿意让自己当全程导游,朱马里就更高兴了,又开始说起老挝其他省市著名的旅游景点。

“谭小姐,这是当年殖民地老街,外国的游客最喜欢聚集在这里。”等下了船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朱马里引导着谭果穿梭在老街上,两边都是商铺,街道上能看到各种肤色的外国游客。

“谭小姐如果早上过来的话,不但可以看到南塔河日出,早场老街上还有布施,老街西边走二十公里还有一条漂亮的瀑布。”朱马里说了一天嗓音都有些干哑了,但是看得出他的兴致依旧很高。

不单单是因为谭果是个好相处的外国游客,更重要的是谭果雇了他当全程的导游,而不只是在琅南塔省,这样一来他就可以赚到十五天的导游费,这比开销都能抵得上当地人三个月的生活。

“其实这边是红门会所的地方。”说道这里,朱马里压低了声音,看了看四周这才继续道:“红门会所和铁钱帮是仇敌,所以在老街这边,我们就不用担心会被依旺找麻烦了。”

越是落后的地方,黑帮势力越是猖獗,老挝的政府原本就腐败,导致这些黑帮更加的强大,最大的两个帮派之间这些年冲突不断。

正因为矛盾仇恨的激化,所以两个帮派之间的地盘意识很强,依旺是铁钱帮的人,他绝对不敢在红门会所的地盘上闹事。

朱马里带谭果进了一家卖老挝特色食物的高级餐厅,这在当地绝对是五星级的水准,所以来这里吃饭的九成九都是外国游客,还是外国不差钱的游客,偶尔也有当地人,都是当地的富豪或者官二代们。

朱马里家族在这里也算有地位,否则他的姐姐不会年纪轻轻,三十岁不到就成副警长,可是朱马里自己是绝对舍不得来这里吃饭的,他更喜欢那些当地的小吃,又便宜分量又足,口味也好。

因为是高级的餐厅,所以整个店里的装潢也充满了老挝这个国家的色彩,谭果坐在靠窗户边的椅子上,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看着玻璃窗户外,通讯器里传来于磊汇报的声音。

“小姐,红门会所和铁钱帮是老挝最大的两个黑帮,红门会所走的一直是高端路线,虽然也涉及到了黄赌毒,但是经营的都是高档的酒店、会所和赌场。”

而铁钱帮看起来就落伍多了,不过占据着手底下的打手多,坑蒙拐骗、收保护费的事情也都做,黄赌毒的生意自然也涉及,老挝那些小酒吧黑赌场基本都是铁钱帮的地盘。

谭果正听着,突然一声呼救声响了起来,谭果包括在餐厅用餐的其他客人都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却见几个年轻男人正在欺负送餐的女服务员。

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长的却非常的漂亮,高挑的身材,低胸黑色的制服几乎包裹不住那丰满的胸口,似乎微微一用力就会崩掉胸前的两粒扣子,让那丰满的小白兔弹跳出来。

餐厅制服是开叉的设计,从右侧直接开叉到了大腿处,黑色的裙摆下是诱惑的雪白长腿,勾的在场的男人气血翻滚起来,如果这前凸后翘的性感娇躯是出现在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熟女身上,倒也能打上八分。

可是偏偏这小姑娘却满脸的稚气,十六岁的年纪,眼睛水灵灵的,因为被男客人摸了屁股,整个人吓的如同小白兔一样直哆嗦,脸上是羞恼的潮红,瑟瑟发抖的模样,让在场几个年轻男人更加兴奋的大笑起来,这绝对就是传说中的天使面孔、魔鬼身材。

“你们干什么?”女服务员连连避让着,只可惜其中一个年轻男人将椅子故意挪到了外面,挡住了她的去路,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的欣赏着女服务员惊恐不安的姿态。

“还真别说,在老挝这地方能看到这样原汁原味的小美人可不容易。”说话的男青年明显是西方人的面孔,一手端着高脚酒杯,不知道是在品酒还是在品美人。

坐在外国青年旁的男人哈哈大笑起来,看着抖的跟落叶一般的服务员,笑的愈加下流,“是不是原汁原味的,我替杰克你检查一下。”

“不要!”女服务员惊恐的喊了起来,可是却敌不过男人的力气,上半身直接被摁在了餐桌上,保护自己的双手也被男人一直手就给钳制住了,而男人余下的另一只手则轻佻的抚上女服务员高耸的胸脯。

哗啦一下,不了被撕开的声音响起,女服务员害怕的大哭着,可惜餐厅制服已经被撕开了,露出雪白的胸脯,而男人的手则轻佻又下流的抚摸着。

有些看不过去的客人刚想要起身阻拦,却被身边的人给挡了下来,低声开口道:“带头的那个青年是坎拉,桑迪翁家族的人。”

听到这话,想要见义勇为的人表情讪讪的坐回了原位,而有些外国客人看不过,餐厅服务员也快速的解释着,桑迪翁家族绝对是老挝古老的世家之一,掌握着老挝的经济命脉,据说桑迪翁家族和红门会所关系密切,得罪了这个家族,估计就没有命活着离开老挝了。

谭果侧头看着不远处的一幕,被欺辱的女服务员已经哭的声音都嘶哑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来制止。

“谭小姐,你?”朱马里犹豫的看向一旁的谭果,原本以为她一定会出手帮忙的,毕竟她昨晚上一个人将依旺那边八九个人都打退了。

可是谭果却已经收回目光,抱歉的对着朱马里摇摇头,“抱歉,我无能为力,我就算今天救了她,等明天我离开之后,这些人还会变本加厉的找上她,那个时候我不可能再救她第二次。”

朱马里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什么,可是听着女服务员的哭喊求救声,坎拉少爷那得意洋洋的大笑声,朱马里突然站起身来向着几人冲了过去。

“请你们不要这样,否则我就要报警了!”朱马里大声的开口,同情的看了一眼被压在餐桌上,已经衣不蔽体的女服务员,“她还是未成年人,你们这样是触发法律的!”

嘴巴里叼着烟的坎拉站起身来,斜着眼挑剔的打量着敢喝斥自己的朱马里,不由的笑了起来,“小子,你知道我姓什么吗?坎拉*桑迪翁!你确定还要继续阻止我?”

“即使你是桑迪翁家族的人,你也不能犯法!而且还在这样的高级餐厅,当着这么多外国游客的面,你这样是丢了老挝国的尊严和脸面!”朱马里似乎有些不安,却依旧靠着勇气将话说了出来。

一旁的外国青年将手从女服务员的大腿下面抽了回来,笑着看向坎拉,“看来你之前和我的承诺绝对夸大了,随便一个小子都不将你们桑迪翁家族放在眼里,之前的投资我或许需要让父亲再考虑一下。”

“不,杰克,你放心,我保管不会坏了你的性趣。”坎拉回了一句,可是看向朱马里的眼神却一下子阴狠下来,一拳头向着朱马里的脸砸了过去,随后对着身旁的两个保镖开口:“将人拖出去打一顿。”

朱马里只感觉鼻子剧烈一痛,一股子热流从鼻腔里流淌下来,他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就被两个大汉给拖了出去。

餐厅的经理此时走了过来,低声说了几句就指向谭果的方向,看来是告诉坎拉,刚刚多管闲事的这个青年就是和窗边那个外国女游客一起过来的。

坎拉站起身来直接向着谭果走了过去,近距离打量了她一番,眉头皱了一下,“华国来的?”

谭果的老挝语并不算熟练,但是基本的交流不成问题,“是的,刚刚被你们拖走的是我的导游。”

如果今天和朱马里一起来吃饭的是老挝当地的人,即使是一个有钱的商人或者其他势力,坎拉都不会放过对方,但是对方是华国人,坎拉太清楚一个大国力量的强大和可怕,他倒是可以对付一个落单的华国游客。

但是之后呢?一旦这件事闹大了,那就成了国际纠纷,华国大使馆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坎拉明白的点了点头,再次看向谭果开口:“你没有多管闲事,很好,今天这一餐算是我请客,给尊贵的华国客人压惊。”

谭果莞尔一笑,举起果汁对着坎拉敬了一下,算是同意了。

坎拉倒是很满意谭果的息事宁人,点了点头转身向着自己的座位走了回去,而此刻两个保安已经拖着鼻青脸肿的朱马里回来了,将人像死狗一般丢在地板上。

“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坎拉冷冷的开口,倨傲的看着趴在地上,痛的身体直抽搐的朱马里,随手拿过桌子上的红酒,一点点的倒在了他的脸上,“舔干净了你就可以滚了,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朱马里颤抖着手抹去脸上的酒渍,愤怒的盯着坐在椅子上的坎拉,刚想要攥紧拳头,可是保镖突然抬脚踢向了朱马里的腹部,痛的他一个哆嗦,再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舔干净!”另一个保镖一脚踩在朱马里的背上,一手粗暴的抓起他的头发,然后将朱马里的脸狠狠的摁在地上,嚣张至极的威胁,“舔干净。”

从未有过的屈辱让朱马里红了眼,浑身痛的像是连骨头都被人拆开了,可是他依旧死死的攥着拳头不愿意屈服,只是目光不由自主的向着窗口的谭果看了过去,带着几分迁怒和仇恨。

看到朱马里竟然还不屈服,坎拉眉头一皱,就因为这个小导游,害得今天自己丢了这么大的脸,想到这里,坎拉突然拿起桌子上的银质的餐刀,对着保镖一个眼神示意。

保镖立刻会意的将朱马里从地上抓了起来,用力的摁在桌子上,然后强行让他五指张开的放在桌面上,坎拉拿着餐刀狞声一笑,将刀口对准朱马里的右手滑动着,“那就让我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刀子硬。”

说完之后,坎拉眼神一狠,右手高举的餐刀猛地向下砍了下来,却是打算剁掉朱马里的手指头,可是就在此时,一只素白的手横空伸了过来,抓住了坎拉握着餐刀的右手。

预期的痛苦没有传来,朱马里吓的脸色煞白,放在桌面上的右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就差十厘米,刀子就要将他右手的小拇指给剁下来了。

“这是我的导游,我还是很满意他的服务。”谭果笑着松开坎拉的手,看了一眼在座的几个青年,除了那个西方面孔的外国人外,其他应该都是老挝人,年纪不大,二十二三岁的模样,但是全身的名牌,手腕上的表就价值百万以上,应该都是琅南塔省当地的二代权贵们。

坎拉看了一眼谭果,目光转移到自己的手腕上,刚刚被她抓住的那一瞬间,坎拉像是被铁钳给抓住了手腕一般,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这让坎拉更感觉眼前这个华国女游客非同一般,否则她绝对不敢来阻挡自己。

“既然如此,今天就给尊贵的华国客人一个面子。”坎拉点了点头示意保镖放开被摁住的朱马里,“只是下一次他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对着几人一笑,“谢谢了,今天这一餐算我请的如何?”

坎拉、杰克还有几个本地的二代们诧异的看着笑容款款的谭果,如果说之前只是感觉她身份不一般,此刻几人倒是肯定了,眼前这个华国游客绝对不是普通人,普通女人不可能有这份沉稳的气度。

“怎么可以让女士破费,这一餐还是算我的。”坎拉笑着接过话来,绅士十足的一个欠身,“不如坐下来一起吃如何?”

哭的几乎快断气的女服务员和朱马里都被保镖待下去了,之前点好的菜肴也都送了上来,坎拉几人对谭果的身份倒真好奇,不过也只是侧面打探着。

“嗯,我一个人过来的。”谭果放下高脚杯,看了一眼几人,也毫不隐瞒,“背了一条人命案子,所以过来这边散散心,等国内处理好了就回去。”

等到晚餐结束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谭果拒绝了坎拉他们的邀请,“这是属于我的单人旅行,以后有机会说不定还会再次见面。”

出了餐厅,谭果打了车直接回到旅馆休息了,而此时,得到消息的苏贡正在探望养伤在家的依旺,听到手下的汇报不由的眉头一皱,“你是说她不但没有救人,还和坎拉相处的很好?”

手下将餐厅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直到坎拉要剁掉朱马里手指头的时候,谭果才出面阻止了,不过坎拉他们似乎并没有生气,而是坐在一起吃了晚餐,然后才各自分开的。”

“行了,你下去吧。”苏贡脸色有些的阴沉,他原打算制造谭果和坎拉之间的矛盾,让谭果被抓了,然后再有铁钱帮出面将人给救下来,从而搭上和龙虎豹的关系,谁知道谭果却如此冷血,竟然见死不救!

从卧房里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苏贡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会儿,这才从床头柜里拿出另一个手机,输入了密码之后,这才拨通了一个隐藏的号码,“老板,计划失败了,谭果并没有和坎拉起冲突……”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片刻,忽然传来嘲讽的笑声,“我以为她有多善良,原来也不过是冷血动物,失败就失败了吧,剩下的我来处理就行,你管好你的弟弟,否则惹怒了谭果,到时候死都白死了。”

“是,老板,我明白。”苏贡并不是依旺这样整天吃喝嫖赌的蠢货,他能接管整个琅南塔省的事务,绝对不差头脑。

挂断电话之后,女人向着楼上走了过去,推开书房的门,“爸,谭果并没有上当,她根本就不管女服务员的死活,也不在乎导游被打了。”

男人正在看这段时间赌场的收支情况,此刻头也不抬的开口:“这才是真正的谭果,她不过是个孤儿,却能哄骗住秦豫,甚至将他拿捏的死死的,你以为谭果没有脑子吗?不,你比我们任何人都要聪明,将人性看的比我们更加透彻。”

“秦豫真是瞎了眼,竟然喜欢上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唐毓婷坐了下来,一提到秦豫表情依旧复杂,带着几分仇恨,却也带着几分不甘,“谭果看起来心善,其实比谁都恶毒狠辣,她身手不错,却眼睁睁的女服务员受辱都无动于衷,真该让秦豫看看他喜欢上的是什么样的女人。”

唐父笑了笑,他这些年一直在S省,没有回到铁钱帮,倒是让这个红门会所越来越壮大了,如果能得到龙虎豹的支持,的确是一桩好事。

所以唐父并不打算放弃,一计不成,他还有第二计,谭果如果没有野心那才不好处理。

坎拉的保镖将朱马里直接丢在了大街上,他挣扎着找路人借了手机打出求救电话之后就直接晕了过去。

此刻,医院里,看着肋骨被打断了三根,腹腔里大量出血,直接被送进手术房抢救的朱马里,身为姐姐的诺伊担心的看着手术室亮起的红灯,“立刻给我去查,我要知道是谁将我弟弟打的重伤的!”

说完之后,诺伊愤怒的一拳头砸在了墙壁上,在她的地盘上,她的亲弟弟被人打成重伤,诺伊第一个怀疑的就是铁钱帮的依旺。

第二天一大早,谭果坐在旅店旁边的早餐店吃早饭,一辆老挝警车咻一下停在了道路边,随着车门的打开,诺伊带着两个手下快步的走了过来,朱马里昨晚上在手术室里整整抢救了五个多小时,今天早上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而一晚上的时间,也足够诺伊将事情查清楚了,身为副警长,诺伊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可是因为牵扯到的人是坎拉*桑迪翁,所以餐厅那边拒绝提供任何人证和物证,所以诺伊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了谭果身上。

一看到谭果还在悠闲的吃早饭,而自己弟弟还昏迷不醒的躺在病床上,火爆性子的诺伊一脚将谭果面前的小桌子给踢翻了出去,火大的吼了起来,“你还有脸吃饭?你差一点害死了我弟弟!”

好在就差最后一口了,所以谭果也不在意,看着穿着警服、脾气火爆的诺伊,“你这是欺负我们外国游客吗?”

“副警长,你冷静一点。”另一个警员一把抓住又要炸起来的诺伊,低声开口道:“沙楞赛一直想要抓你的把柄,然后将你拉下来,你现在这样做,沙愣赛一定会向警长打小报告的。”

“我弟弟差一点都死了!”诺伊火大的吼了起来,喷火龙一般的目光凶狠的盯着没事人一样的谭果,“给我将她抓起来!她涉嫌和一桩恶意伤人案有关,将人抓回去录口供!”

越想越是生气,但是诺伊也知道自己的死对头沙愣赛会一直盯着自己,所以火大的一脚踹在旁边的树杆上,将树叶踹的纷纷落了下来,诺伊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谭果径自向着警车走了过去。

老挝的警局和国内很不同,乍一看像是菜市场一般的乱哄哄的,警员也没有什么坐姿,对着被抓的犯人不是拍桌子威胁就是怒吼大骂,看到诺伊过来了,警员们刚想要打招呼,可是一看诺伊那怒火冲冲的模样,一个一个都停了话,唯恐惹到了这头女暴龙。

将谭果带到了审讯室里,诺伊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将手里头的记录本啪一下摔在桌子上,直截了当的开口:“说,昨天在餐厅里是不是坎拉*桑迪翁将我弟弟给打成重伤的!”

“不要以为你不开口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我告诉你!”诺伊忽然凑到谭果耳边,恶狠狠的道:“你如果配合的话,我保管你会平安无事,否则我让你成为国际失踪人口!”

五分钟之后。

诺伊一巴掌排在桌子上,火大的看着从始至终都保持沉默的谭果,整个暴躁的似乎要发狂了,“你说不说?不说我就让你一辈子关在这里!”

二十分钟之后。

“只要你指控了坎拉,我保证他不会知道是你招供的,也会保证你的安全,而且你旅游结束了就会离开老挝回到华国,坎拉就算再有地位权势,他也不可能对你做什么。”

威逼之后,诺伊不得不利诱,可惜的话,谭果神色依旧是一片平静,根本不打算和诺伊合作。

半个小时之后。

“好,你不说是吧。”已经暴怒的诺伊看着油盐不进的谭果,暴怒之下,直接抡起了拳头,可惜拳头还没有挥出去,审讯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诺伊的死对头沙愣赛眯着小眼睛,笑眯眯的看着要动粗的诺伊。

“诺伊副警长,你这是要干什么?”沙愣赛笑的很是诡异,似乎很高兴能抓到诺伊这个女人的把柄,然后将她拉下来,从此之后他就是副警长了,而不是让一个女人压了他一头,“我听说朱马里昨晚上被人达成重伤入院了,诺伊你如果担心弟弟可以去医院守着,你手头的案子我可以接替。”

“不用了,工作重要!”诺伊收回手,冷冷的开口,“如果没什么事,请关门出去,我还要继续审案。”

被驱赶的沙愣赛并不生气,看了一眼谭果,然后转身离开了审讯室。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有沙愣赛这个死对头盯着,诺伊知道她根本不能动粗,偏偏谭果看起来温和,但是却根本不开口,诺伊也没办法指控打伤朱马里的坎拉,因为餐厅那边更不可能有人来作证。

办公室里,诺伊冷着脸看着电脑上谭果的入境资料,她只是以目击证人的名义将谭果带回来的,如果她一直不开口,48小时之后诺伊只能放手。

她不放手,不说沙愣赛还在盯着,坎拉那边也会督促自己放人,可是眼睁睁的看着打伤自己弟弟的凶手就这么逍遥法外,诺伊根本无法接受。

审讯室里,因为谭果是华国游客,虽然诺伊对她很仇视,可是其他人都知道谭果至多就是个目击证人,所以在审讯了一个早上之后,沙愣赛就让警员将午餐送到了审讯室里给谭果,并且让人带话过去了,只要过了48小时,谭果就可以离开了,谁也没有权利阻止她走。

“小姐,你真的要介入到老挝的黑帮势力争斗里?”联络器里,于磊的声音传了过来。

之前他还在想着小姐想要取信国外的那些人,该怎么做?这个难度可不小,不但要让他们不怀疑赵家有问题,还愿意继续和赵家合作,结果小姐不过吃了一顿晚饭,就成功的介入到了老挝的黑道势力中。

谭果并没有开口,放在桌子下的手指头有节奏的叩击着桌面,发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声音,因为还在审讯室里,谭果并不打算说话,只能使用摩斯密码和于磊交流。

不混入到黑帮势力中,就没有办法接受赵家黑道上的生意,也就没有办法取信国外那些人,在S省做着一切并不容易,S省的黑道是顾家和青竹帮两大帮派,谭果不管如何做都会被牵制了。

但是到了老挝这边就方便多了,金三角可是亚洲最大最混乱的地方,赵家也有分公司在,而且贩卖婴儿的那条路线或许就是从金三角分公司开始的,谭果只要接管了这条生意,那么国外那些人很有可能就会继续选择和赵家合作,不,更确切的来说是和谭果合作。

因为谭果不开口,诺伊也没有办法,只好先去医院看望了已经苏醒的朱马里,好在他虽然受伤严重,并没有致命伤,等调养好了就没事了。

“姐姐,和谭小姐没有关系,她最后还是救了我。”朱马里知道诺伊这个副警长姐姐的火爆脾气,可是他也知道当时在餐厅里并不能怪谭果,她没有义务去救人,毕竟对方可不是依旺那样的混混,而是桑迪翁家族的人,自己救人的下场就是差一点被打死。

“你好好养伤,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交给我来处理就行。”诺伊拍了拍朱马里的肩膀,那个女人在审讯里是不愿意开口,不过是因为畏惧桑迪翁家族的势力,所以才不敢指控坎拉。

但是如果自己放出消息说谭果已经招供了,她就是目击证人!想必桑迪翁家族为了保护坎拉,肯定要弄死谭果这个人证,诺伊越想越感觉这个计划可行,她当然不会真的让人刺杀了谭果,但是可以吓吓她,这样一来,她就不会嘴硬的不招供了。

下午两点半,诺伊再次推开审讯室的门,看向坐在里面沉默的谭果,将她的护照还给了谭果,这才继续开口:“既然你不说,那好,等48小时之后你就可以离开了,不过我已经将消息透露出去了,桑迪翁家族已经知道是你指控了坎拉,以桑迪翁家族的行事风格,你绝对活不到明天。”

说完之后,伊诺还将几个卷宗丢到了谭果面前,谭果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伊诺,打开卷宗看了起来,这几个案子都是牵扯到了桑迪翁家族,而好几个人证都是和谭果的情况一样,因为惧怕桑迪翁家族的势力,他们根本不敢开口,也不敢和警方合作。

但是等待他们的下场同样很悲惨,48小时离开之后,这些人就神秘失踪了,等再次找到的时候已经成了快腐烂的尸体,桑迪翁家族是不会让威胁到他们家族势力的不安定因素存在。

“你这样吓不到我。”谭果翻看完卷宗之后,笑着回了一句。

诺伊很是恼火,她办案的时候最讨厌就是谭果这种性格的人,太过于冷静,不管如何刺激,他们都能保持冷静,大脑清醒,所以案件才没有任何的进展。

而就在此时,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诺伊副警长,谭小姐的律师来了。”而和律师一起来的还有坎拉*桑迪翁。

------题外话------

来来来,亲爱的们,月票都飞过来吧,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