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谁算计谁/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看到被大胡子押进来的三个人之后,老桑迪翁等人错愕的愣住,三人里他们自然认识维娜,对剩下的一男一女却是完全陌生的。

“维娜,你怎么?”塔马&亚托拉诧异的开口,可是反应过来之后,脸色就完全变了,塔马眼神冷厉而暴怒的看着维娜,不敢相信这个内鬼叛徒竟然是他的小女儿!

昨晚上欢送会上遇袭的事,红门会所这边也进行了调查,因为地点是在他们的地盘上,塔马知道红门会所里肯定有内鬼,否则那些小帮派的混混怎么可能潜入进来,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是五六十人都混进来了。

可是塔马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叛徒竟然是维娜,起身走上前来的塔马目光冰冷的看着红着眼眶,一副害怕又无措的维娜,啪的一巴掌扇了过去,塔马厉声责骂着,“你自己对大家解释,否则我亚托拉家族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说完之后,塔马愤怒的走回了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满是皱纹的脸上是一派的冷漠,不是他这个当父亲的无情,而是维娜这一次闯的祸太大了,不仅仅得罪了龙虎豹,也得罪了在场琅南塔省所有的权贵,昨晚上的袭击差一点就害死了坎拉这些二代,而这一切竟然是他的小女儿从中做了手脚。

“好了,先听维娜怎么说。”老桑迪翁脸色也有些的难看,不愿意得罪秦豫是一回事,可是昨晚上坎拉也是遇险了,那样重火力的枪战,坎拉这些二代很有可能被流弹给伤到,甚至死亡,维娜这一次做的太过了。

面对众人指责又愤怒的眼光,维娜红了眼,声音哽咽着,泪水扑朔的流了下来,“我只是……我只是想要……嫁给坎拉少爷,有人联络我说只要我提供一些信息……就可以了,我没有想那么多,对不起!”

说到最后,维娜已经泣不成声,她原本长的就娇俏可爱,这会哭的梨花带雨,倒是让愤怒的长辈们稍微舒缓了一下心头的怒气,毕竟他们也都清楚维娜对坎拉的感情,看到坎拉和谭果交好,维娜一时想岔了做了错事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维娜错就错在她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以前她耍手段赶走的那些人都是不关紧要的小人物,不管是桑迪翁家族还是红门会所都懒得在意,可是这一次她因为嫉妒得罪的可是龙虎豹保全。

“对不起,谭小姐,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哭的嗓子都哑了,维娜声音颤抖的向着谭果不停的道歉。

“够了,你一句对不起就没事了,你差一点害死我们所有人!”坎拉突然愤怒的喊了起来,面色铁青,双眼里喷出火光来,若不是场合不对,快压不住怒火的坎拉恨不能将假惺惺的维娜给打死。

深呼吸着,一想到昨晚上那凶险的一幕,坎拉是真的受够了维娜的伪装和狠毒,她凭什么将自己身边的女孩都赶走,别说她根不是自己的妻子,就算她是,她也没有这个权利!

“坎拉少爷,对不起,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维娜低着头哭泣着,如同被抛弃的小兽,可是泪水朦胧的目光深处却是更加恶毒的愤怒和仇恨。

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坎拉,如果不是谭果出现,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样的下场,甚至被大家指责,而且出了这样的事,维娜清楚的明白她是绝对不可能嫁到桑迪翁家族的,甚至其他家族也不会娶她了,这一切都是谭果的错!

老桑迪翁制止的看了一眼愤怒的坎拉,目光停留在唐毓婷和袁百列身上,看向一旁面色冷峻的秦豫,“秦总裁,维娜只是小孩子心性,这一次她的确错了,不过她并不是主谋。”

充其量来说维娜只是一个帮凶,因爱生恨做错了事,被人利用的帮凶而已,不管如何,桑迪翁家族和红门会所依旧是联盟,老桑迪翁自然要帮着红门会所说话,将罪责从维娜身上转移开。

“你们不要怪维娜了,是我利用了她,我们唐家和谭果有不共戴天之仇!”唐毓婷神色平静的开口,冰冷的目光仇恨的盯着谭果,“如果不是你和秦豫赶尽杀绝,我们唐家怎么会破产,怎么会逃亡到老挝来,谭果,我只恨没有能杀了你报仇!”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安排的,你们要报仇就找我!”袁百列再次挡在了唐毓婷的前面,可是面对喜怒不定,眼神嘲讽的秦豫,袁百列第一次感觉到了浓烈的不安,他不怕死,可是他害怕秦豫会对大小姐出手。

唐毓婷一说出她的姓氏之后,老桑迪翁他们就知道她是谁了,毕竟之前他们调查谭果的时候就查到了S省的通缉令,而这道通缉令就是唐家在离开S省之前最后的报复,只是没有想到冤家路窄,唐毓婷和谭果竟然在老挝在相遇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按理说唐毓婷要报复谭果也无可厚非,偏偏维娜这个蠢货为了一己之私,竟然帮着唐毓婷对付谭果。

如果维娜事先将唐毓婷报复的消息告诉了塔马这个父亲,或者老桑迪翁,那么他们就可以卖个好给谭果,反过来帮着谭果对付唐毓婷。

这样一来龙虎豹保全和他们可真的成了盟友了,偏偏维娜格局太小,只纠结在自己的爱情仇恨里,完全不顾大局,才导致今天这样被动的局面。

“找你?”秦豫再次开启了嘲讽模式,不屑的看着将唐毓婷护在身后的袁百列,峻冷的脸上满是嘲讽而不屑的冷笑,“你不过是唐家养的一条狗,你的命凭什么和谭果的安全相提并论。”

“你!”袁百列赤红的目光愤怒的盯着秦豫,他一直呵护着唐毓婷长大,将她当成了自己心目中的公主,当知道唐毓婷和秦豫要登记结婚时,袁百列是嫉妒的,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小公主就要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妻子,他嫉妒的快要发狂了。

可是袁百列知道自己的身份根本配不上大小姐,秦豫这样世家继承人才是大小姐最好选择,所以他隐忍他退让,他只需要看着大小姐幸福就可以了。

偏偏最后秦豫失踪了,那段时间看着大小姐白天强颜欢笑,晚上夜不能寐,眼见的就消瘦下来,袁白列是那么的心疼,可是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留在大小姐身边当一个影子。

直到后来唐毓婷重新和柯三少订婚了,袁百列的心再次像是被刀子给扎透了一般,大小姐能幸福就好,可是秦豫又回来了,袁百列清楚的知道唐毓婷在乎的人还是秦豫,可是秦豫身边已经有了谭果,而且这个男人还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大小姐的心。

秦豫似乎也懒得浪费时间了,示意大胡子将随身的匕首哐当一声丢在了地上,低沉悦耳的男音却如同恶魔的催命符一般,“唐毓婷,既然你养的狗要一命换一命,我就成全你,不过却需要你亲自动手。”

唐毓婷一怔,双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她想到秦豫最终会查到自己头上,可是唐毓婷没有想到秦豫的速度这么快,仅仅是第二天就查到了自己,而且大清早就在茶楼将自己给堵了个正着。

“大小姐,你动手吧!”袁百列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大小姐能平安,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这一条命,袁百列带着伤疤的脸上满是认真,还透露着几分轻松,“既然这件事是我策划的,就让我偿命吧!”

谭果斜着眼看了看秦豫,他有这么好心?谭果感觉秦豫绝对还没有将话说完。

唐毓婷摇了摇头,即使她因为秦豫的话已经心绪躁动了,但是唐毓婷清楚自己身为铁钱帮的大小姐,今日所作所为一旦传了出去,日后铁钱帮的那些手下必定会唾弃自己,所以她想要用袁百列的命来换自己的命,但是也不能直截了当的动手,会寒了手下人的心。

“袁大哥,你不用说了。”唐毓婷抬起头,美丽而端庄的脸上带着一股子决绝之色,声音轻柔却无比坚定,如同浴血的女战士,“秦豫,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唐家和你们是不死不休的仇恨,今天是我输了,我也认了,你放袁大哥离开,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袁百列这个冷血阴暗的大男人此刻红着眼眶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唐毓婷,嘶哑着嗓音动容的开口:“大小姐,我死不足惜,只要你安全就好了。”

“不,一人做事一人当。”唐毓婷坚定的拒绝了,可惜她身体刚一动,一旁的袁百列动作更快,一下子抢过地上的匕首,将锋利的刀刃对准了自己的脖子。

“袁大哥,你做什么?”唐毓婷焦急的喊了起来,可是又担心袁百列做傻事,只能无措的站在一旁,“袁大哥,你将匕首放下来,秦豫和谭果痛恨的人是我,这一切都和你无关,你将匕首放下来啊!”

袁百列眷恋的看着为自己焦急不安的唐毓婷,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庞上落满了泪水,袁百列感觉都值得了,至少大小姐的心里头会留下自己的身影,这就足够了!

当看向秦豫时,袁百列又恢复了一贯阴狠的表情,一字一字冷血的开口:“秦总裁,我希望你说话算话,否则我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不要!”看着袁百列手里头的刀子向着自己的颈动脉划了过去,唐毓婷情绪失控的哭喊着,可是那眼底深处却有一抹得意一闪而过。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众人以为袁百列要血溅三尺时,早已经防备的大胡子突然以疾风惊雷般的速度出手,直接抓住了袁百列的手腕,咔嚓一声用力,反手夺下了他手里头的匕首。

“倒没有想到唐小姐和你养的狗感情如此深厚。”秦豫嘲讽的笑声突兀的响了起来,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倨傲的目光对上袁百列愤怒又不安的眼神,不由笑了起来,“我之前说过需要唐毓婷亲自动手,你们这是听不懂人话吗?”

大胡子更是直接把匕首塞到了唐毓婷手里头,没好气的补充一句,“你亲自动手,否则你的手下死都是白死了!”

唐毓婷握着匕首的手因为太用力而颤抖着,只是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秦豫为什么要这么狠!将自己逼到绝境上,他要看着袁百列死,那么他杀和自杀有什么区别!

“大小姐,你动手吧。”袁百列不怕死,可是他怕自己自杀了,秦豫却不遵守承诺,毕竟秦豫的原话的确是要大小姐动手。

秦豫勾着嘴角嘲讽的笑着,唐毓婷当了婊子还想要立贞节牌坊,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握紧手里头的匕首,唐毓婷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太清楚秦豫的冷血绝情,但是她不能动手,袁百列死不足惜,可是自己铁钱帮大小姐的名声不能坏掉。

想到此,唐毓婷突然看向一旁的谭果,挣扎着、犹豫着,可是最终还是妥协了,唐毓婷扑通一声跪在了谭果面前,“谭果,我知道你狠我们,恨爸妈当年将还在襁褓里的人弄丢了,可是这些年爸妈一直在自责,当年是意外,是人贩子将你从医院偷走的,谭果,我求你,袁大哥对我有救命之恩,你如果恨,就恨我这个双胞胎姐姐,你放过袁大哥吧。”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老桑迪翁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谭果和唐毓婷竟然是双胞胎姐妹,谭果报复唐家,害得唐家破产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众人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这终究是谭果的私事,他们旁观便可以了。

“你要害死自己的姐姐和爸妈?”维娜惊恐的开口,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下子捂住了嘴巴,只是目光却不可置信的看着谭果,似乎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恶毒的孩子,怎么能对自己血缘至亲的家人下狠手。

唐毓婷这是要死也要拖自己下水?谭果无语的看着跪在面前的唐毓婷,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能屈能伸,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说下跪就下跪。

“秦总裁。”就在所有人以为谭果心狠手辣时,谭果开口了,轻蔑的看了一眼下跪的唐毓婷,“既然如此,就放过他们吧。”

唐毓婷猛地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向谭果,她有这么好心?不可能!谭果这个贱人心狠手辣,否则之前在高级餐厅,她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女服务员受辱,被坎拉这些二代当众撕了衣服都不出手,打死唐毓婷她都不会相信谭果会发善心。

不过现场其他人倒是改变了之前对谭果的态度,不管如何都是一家人,就算有误会有仇恨也好,总不至于真的不死不休,要将人杀了泄恨。

“你真的愿意放过大小姐?”袁百列声音都有些的激动,能活着,谁也不愿意死,更何况铁钱帮这么一个大的帮派,袁百列还想活着继续帮衬唐毓婷。

谭果没有开口,秦豫倒是接过话了,“留下你们的狗命也行,可是你们既然敢暗杀谭果就要付出代价,唐毓婷,我不要你的命,也不要他的命,不过你拿刀子亲手废掉他的第三条腿就行了。”

大厅里死一般的安静,谭果无比敬佩的看着云淡风轻的秦豫,他们家秦总裁果真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惊人!

大胡子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夹紧了双腿,他们家先生越来越变态了!

谁也没有想到秦豫最后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废掉第三条腿,那还不如杀了来的更痛快,这年头谁那里不行,都是偷偷摸摸的吃药治疗,这要是大庭广众之下被太监了,日后还怎么有脸出来见人。

身为男人可以没有命,但是绝对不能没有命根子!

“那什么,我先去外面逛逛。”谭果率先开口打破了大厅里诡异的宁静,这不忍直视的画面,谭果实在不想看。

当然,估计她不出去,以秦豫那爱吃醋的性子,也绝对会将谭果请出去,秦总裁怎么可能让谭果去看其他男人的第三条腿,即使是被废掉的第三条腿。

桑迪翁家族的花园修建的非常奢华,充满了浓郁的欧洲色彩,大胡子蹭蹭的凑到谭果面前,目光四处张望着,“夫人,那些人还一直在暗中保护你?”

谭果笑眯眯的看着满脸好奇的大胡子,“想知道?”

“嗯。”大胡子忙不迭的直点头,他是真的好奇啊,那几个人的身手的确太强了,他都好奇是什么势力培养出来的,当然大胡子怀疑是军方的人。

谭果对上大胡子无比陈恳的眼睛,笑着开口:“一般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你确定要知道?”

谄媚的笑容僵在粗犷的老脸上,大胡子无语的看着谭果,好吧,夫人和先生果真是一家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对了,秦豫以前是怎么训练你们的?”谭果倒是有些的好奇,秦总裁究竟是如何变态的,才让这些人如此惧怕秦豫,一个眼神扫过去,这些大老爷们的腿都抖的跟筛子一般。

大胡子愣了一下,怎么训练的?那简直是一本血泪史!“当年先生说我们意志不够坚定,容易被女人迷惑,所以就给我们下了药……”

往事不堪回首!大胡子迄今都记得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金枪不倒是每个男人的终极目标,可是整整一个星期金枪不倒,那就不是骄傲而是要人老命了!

“不至于这么狠吧?”谭果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大胡子,她家秦总裁这也太变态了。

“不至于?”嗓音猛地提高,大胡子打开了话匣子,向着谭果控诉着秦豫的暴行,“你以为先生就这样了?那一个星期,罗非鱼那混蛋找来了一批前凸后翘的美女,天天穿着三点式泳衣在驻地里走动,还变态的把我们的手机、电脑都被换成了岛国动作片!”

那简直是生不如死的训练那!以至于后来的半年内,大胡子一看到风骚妖娆的女人,他都产生了心理恐惧,从此之后,龙虎豹保全出来的人,就没有一个敢栽在美色上,实在是当初的训练太刻骨铭心。

谭果同情的看着抱怨的大胡子,好吧,她家秦总裁的确够变态够狠辣,这种非人的折磨手段也能使出来。

而此刻,大厅里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嘶吼声,如同野兽濒临死亡前发出的哀嚎一般,大胡子倏地一下夹紧了大腿,弱弱的开口:“当年先生就说了,谁敢美色误事,就让他直接太监,一辈子当不了男人。”

大胡子原本以为秦豫只是说说而已,毕竟经过那一个星期惨无人道的金枪不倒训练,他们绝对没有胆子敢因为美色误事,可是此刻听着袁百列那痛苦凄厉的吼叫声,大胡子突然明白过来他们家先生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绝对不会开玩笑。

等谭果再次回到大厅,袁百列煞白着一张脸,似乎是进气少出气多,整个人像是被抽去了魂一般,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大小姐,我们走。”

唐毓婷哐当一下丢了手里头染血的匕首,一把扶住站不稳的袁百列,“袁大哥,我送你去医院,马上就去医院。”

谭果快速的让开身,好让这两人可以离开,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唐毓婷阴狠的目光诡谲的看了一眼谭果,眼底隐匿住刻骨的仇恨。

“等等。”就在唐毓婷扶着袁百列要跨出门的一瞬间,秦豫突然开口:“我听说唐小姐是铁钱帮的大小姐,现在铁钱帮老大坦撒赛只是你们唐家培养的傀儡而已。”

唐毓婷跨出的门的脚步僵硬住了,脸上一片苍白,她知道一切都完了,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了,红门会所就不会认为自己只是单纯的利用维娜,而是要挑唆红门会所和龙虎豹保全冲突,从而坐收渔翁之利。

身为红门会所的幕后老大塔马&亚托拉,他能将红门会所发展到现在的规模,甚至隐隐有超越老牌黑道势力铁钱帮的趋势,凭借的就是精明的头脑,此刻秦豫这么一说,塔马气的面色铁青,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维娜的脸上。

如果维娜真的成功了,谭果一旦出事,龙虎豹肯定和红门会所不死不休!想到这里,塔马看向唐毓婷的目光像是淬了毒一般的狠戾,刚刚自己还挺同情姓唐的这个女孩,此刻塔马才知道自己的同情心宁可去喂狗,这个女孩歹毒的心思可比自己厉害多了。

“我……我不知道……”维娜捂着被打肿的脸结巴的给自己辩解着,如果知道唐毓婷是铁钱帮的人,她怎么敢和她合作暗害谭果,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了,都是给红门会所树立了强大的敌人。

被揭穿了身份,唐毓婷还是带着受伤的袁百列离开了,塔马倒是想要将人留下来当人质,可是秦豫之前已经开口了,所以塔马只能放他们两人走了,但是至少知道了这层关系,有了防备,红门会所就不会再被铁钱帮算计了。

秦豫的出现直接将琅南塔省的黑帮势力搅的天翻地覆,红门会所和铁钱帮的仇恨更被推到了顶点,而且因为唐毓婷算计了坎拉这些二代们,所以琅南塔省这些权贵高层们也很不满意铁钱帮。

明争可以,暗斗也行,但是不管黑道还是白道都有约定俗成的规矩,唐毓婷之前的算计已经过界了,当天晚上如果不是谭果这边的保镖实力强大,坎拉这些人在枪战里说不定就受伤死亡了。

唐毓婷倒是好算计,即使死了几个二代,这些世家要不迁怒到谭果身上,要不就迁怒到维娜身上,最后得了便宜的还是铁钱帮,所以这一次红门会所在几个大世家的支持之下对铁钱帮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和打击。

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铁钱帮的势力被红门会所吞掉了八成,一步错、步步错!唐毓婷如今再后悔也太迟了。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唐毓婷苦笑的低喃,原本铁钱帮是唐家最后的保障,可是如今龙虎豹和红门会所联手,老挝这些权贵世家也暗中支持,铁钱帮兵败如山倒。

唐父也是满脸的疲惫,敌人的报复来的太快太猛烈,铁钱帮又没有做好防备,所以短短数日的时间,铁钱帮就垮了,目前唯一能的退路就是金三角,那里黑帮势力云集、龙蛇混杂,即使红门会所也是鞭长莫及。

“毓婷,你收拾一下,我们今天晚上就走。”唐父揉了揉眉心,他已经连续三天三夜没有睡了,舍掉了大部门的地盘和势力,唐父也算是争取到了一点喘息的时间,

唐毓婷点了点头,“爸,你注意休息,我和妈去收拾东西。”

看着唐毓婷离开了,一旁的袁百列沉声开口:“今晚上就让我带人去吧,先生你带着小姐和夫人一起离开。”

唐父犹豫了一下,看着眼神坚定的袁百列,“百列,我不能对不起你。”

今晚上是铁钱帮和红门会所最后的火拼,而唐父的打算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明面上去火拼枪战,暗地里则带着铁钱帮最后的精英离开琅南塔省,退避到金三角。

而为了让红门会所上当,给离开的唐毓婷她们争取时间,今晚上带队的人必须是唐父,只要他出现才能取信红门会所,可是袁百列却决定代替唐父,这等于是将自己的性命留下来,换取唐父生还的机会。

“先生,只要您和小姐安全,我的牺牲就值得。”袁百列平静的开口,他如今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他的死能换回大小姐的安全,一切都值得了。

看着要舍弃性命的袁百列,唐父依旧摇头拒绝了,“不行,你去的话,红门会所不会相信的,百列,今晚上只能是我过去,我将毓婷她们母女俩的安全就交给你了,你下去安排吧。”

袁百列张了张口终究没有说出反驳的话来,转身出了书房,可是袁百列脸上却满是坚定之色,不管如何,他不会让先生去死的。

入夜,大雨磅礴,注定了今晚上将是一个不太平的夜晚。

“毓婷,照顾好你母亲,你们先走,金三角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过去和你们汇合。”唐父慈爱的笑着,拍了拍唐毓婷的肩膀,随后又抱了抱唐母,“你们快点走,不用担心我。”

“爸,你注意安全。”唐毓婷声音哽咽着,抹了抹眼泪,随后搀扶着唐母上了车。

唐父看向一旁的袁百列,握着他的手郑重的交代,“百列,我将她们母子的安全交给你了。”

“先生,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就算我死,我也不会让小姐和夫人出事的。”袁百列声音嘶哑的回答,在唐父的催促下也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看了看磅礴的雨幕,唐父紧绷着峻脸,对着四周的手下开口:“都跟我上车,今晚上只要活着回来的人,每个人奖励十万美金,即使为了铁钱帮意外牺牲了,他的家人也会得到二十万美金的抚慰金。”

在场都是铁钱帮的死忠,而且他们身上都背负着不少罪名,和红门会所也有仇恨,所以只能跟着唐父拼一把,否则等待他们的也是死路一条,拼一把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几十辆汽车飞快的驶入到了雨夜中,开出十多分钟之后,在第一个路口,车队里有三辆车向右拐走了,而其他车子则依旧保持直行。

“小姐,你和夫人继续走,我已经安排好了,我现在就去先生那边。”三辆车子又开出几分钟之后停在了路边,袁百列说完之后,眷恋的看了一眼后座的唐毓婷,然后拉开车门走了出去,上了另一辆车向着来时的方向飞驰而去。

而此刻,直行路上十多辆车队里,唐父身体一颤,刚说出一个字,却已经被后座的坦撒赛打晕了倒在后座上。

“停车。”坦撒赛看了一眼时间,打开车门下了车,后面十多辆车都跟着停了下来,劈里啪啦的雨声激烈的打在车身上。

坦撒赛撑着黑伞一直向着远处观望着,十来分钟之后,一辆汽车高速飞驰而来,嘎吱一声停在了坦撒赛身边。

袁百列快速的下了车,看了一眼后座被打晕的唐父,对着前排司机开口:“你现在立刻掉头,将先生送过去和小姐、夫人汇合。”

“是。”司机点了点头,打着方向盘掉头之后,油门一踩就离开了。

坦撒赛坐上了袁百列的车上,停下来的车队再次向着预定的地点飞快的开了过去。

司机这边刚开出几分钟,原本该昏迷在后座的唐父忽然坐直了身体,揉了一下后颈,对着副驾驶位置的手下开口:“通知精英小队,半个小时之后在机场汇合。”

“是。”手下沉声领下命令,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传达唐父的命令。

暗夜十二点,在老挝几个世家的默许之下,铁钱帮和红门会所展开了疯狂的血拼,因为铁钱帮的精英都已经事先转移了,所以此次红门会所完全占据了优势,等天亮之后,整个老挝就再没有铁钱帮的存在。

最后一个倒在血泊里的袁百列粗重的喘息着,雨水将殷红的血迹冲淡了,袁百列看向不远处早已经躺下的坦撒赛,他知道铁钱帮完了,不过没有关系,大小姐还好好的活着,这一切就足够了。

渐渐的,身体越来越冰冷,雨声、打杀声似乎都远了,袁百列缓缓的闭上眼,黑暗里,他似乎又看见了多年之前,大小姐踩着春光放学回来的那一幕,阳光是那么的明亮,大小姐的笑容是那么的美好……

“没有唐家人?”得到消息的塔马神色一片平静,果真如此,唐家人自己跑了,让这些手下前来送死。

“是的,父亲,而且铁钱帮的精英都不在。”塔马的长子抹去脸上的雨水,今晚上的行动是他负责带队的,原本以为会是一场血战,毕竟铁钱帮在老挝存在这么多年了,不可能一下子被剿灭。

可是晚上的行动太过于顺利,反而让他产生了怀疑,果真事后清点现场的时候发现,虽然袁百列和坦撒赛这个傀儡帮主都死了,可是唐父并不在,而且铁钱帮真正实力的精英也都不再。

塔马不在意的笑了笑,“你弟弟已经带人去机场了,从秦总裁那边得到的消息,唐家三口打算从机场离开,我们的人已经过去埋伏好了。”

而此时,当汽车开到了私人飞机场,后座的唐父松了一口气,“下车吧。”

副驾驶位置的手下快速的下车给唐父撑着伞,看了看四周,只感觉有些不对劲,“先生,精英小队的人并不在这里。”

“什么?”唐父震惊的开口,脸色猛的一变,人怎么会不再呢?为了今晚上的计划,他早已经安排好了。

去现场血拼的手下都是被牺牲的小卒子,不过唐父也知道秦豫和红门会所都不会轻易上当,所以他还派出一部分人去了唐毓婷和唐母那边,让他们从高速公路那边离开,这样一来,即使秦豫他们调查,也只会查到唐毓婷母女的下落。

而唐父最后带着铁钱帮真正的精锐小队从机场搭乘私人飞机离开,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谁也不知道他已经离开了琅南塔省。

“有人来了。”就在此时,不远处汽车灯光突然亮了起来,黑暗里,几辆机车加速的开了过来。

“先生小心!”打伞的手下惊恐的喊了一声,想要护着唐父离开,但是敌众我寡,他们很快就被包围了,子弹飞射之下,唐父身体砰的一声倒在了血泊里,致死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已经部署好了,为什么最后死的人会是自己!

而同一时间,饶过琅南塔省,从乌多姆塞省通往金三角的高速公路上,几辆汽车高速的飞驰在马路上。

“妈,我们安全了?”唐毓婷低声开口,车窗外雨声已经渐渐小了,已经是凌晨六点多了,天色微亮,似乎所有的阴霾都已经过去了。

唐母靠坐在后座的真皮椅子上,保养得体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放心吧,我们已经安全了,有你父亲吸引了红门会所的注意力,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们的离开,等到了金三角一切就都安全了。”

红门会所走的是高大上的经营路线,所以在金三角这样最黑暗最血腥的地方,红门会所并没有太大的势力,而唐母这一次带走了铁钱帮真正的精英,而且铁钱帮就是以毒品发家的,金三角才是真正的大本营,而她才是铁钱帮真正的主人!

------题外话------

突然感觉唐家三口没有一个好东西啊,为了自己的安全,都在算计最亲的家人的性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