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勾引失败/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唐母一声令下,她的两个保镖凶神恶煞的向着出口成脏的小太妹走了过去,那冷血的眼神、骇人的气势就让小太妹明白,不是每个人都惧怕她老爹陈老大的威名,眼前这个老女人明显就不是善茬。

“你们不要……不要过来……我爸不会放过你们的……”声音哆嗦着,小太妹努力的想要撑起气势,可是她叫过来的二十多个手下都已经被大胡子和顾大佑给打倒了,此刻她绝对是孤立无援。

“唐夫人这是要越俎代庖?”就在此时,谭果的声音温和带笑的响了起来,她这边一开口,大胡子立刻上前两步挡住了唐母的两个保镖。

双方之间的气氛瞬间紧绷起来,火药味十足。

唐母脸色阴沉的骇人,她今天出来是和红毒帮交好的几个黑帮大佬见面的,也算是她这个女毒王在金三角的第一次亮相,可是偏偏和谭果正面冲突了。

此时此刻此景,唐母明白自己不能退,一旦退了,自己女毒王的威名就大打折扣,甚至会被金三角的所有势力瞧不起,可是不退,面对强势的谭果,唐母不认为自己带来的保镖能在谭果面前讨到便宜。

大胡子和顾大佑的身手唐母心里头很清楚,那都是以一敌百的练家子、狠角色,就谭果自己,那也是从小被杀手组织培养出来的精锐,不管是身手还是枪法都是一流,退或者不退都是两难的选择。

或许是察觉到了唐母的左右为难,唐毓婷拉了拉她的胳膊,轻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妈,算了吧,哥已经订好包厢了,我们就先过去吃饭,没有必要为了不相干的人破坏了今晚上聚餐的好心情。”

“好,就依你的。”唐母顺着台阶下,看起来并不是惧怕了谭果,而是不想和她斗气,毕竟今天是她做东邀请几个黑帮大佬吃饭,这才是重中之重。

谭果倒是无所谓,可是一旁秦豫的嘲讽声却刺耳的响了起来,“唐夫人这是怕了?也好,只希望唐夫人记住这一点,以后看到我们龙虎豹的人绕道走就行了。”

秦豫此言一出,唐母脸上刚扬起的宽容笑容倏地一下转为了狰狞,金三角这地方黑帮势力云集,拼的就是实力,比的就是谁比谁都狠辣,秦豫这话等于是将唐母和红毒王的面子往脚底下踩。

一旁林修安抚的握了握唐母的手,随后扬起笑容走上前来,“既然如此,就让林某和两位切磋一下,大家点到为止,别伤了和气。”

看到林修出面解围,唐母和唐毓婷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今天的脸面是挽回来了,否则日后红毒帮只怕很难服众。

大胡子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只感觉拳头痒痒了,他倒要看看这个林修是不是像资料里写的那么厉害,这年头这些小瘦子都太具有欺骗性了,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结果一出手比他还要狠还要毒,他们家夫人就是典型。

“既然林先生愿意,那我们就切磋一下。”可惜就在大胡子战意蒸腾想要出手时,谭果声音笑着响了起来,然后直接走到了大堂中间,对着林修颔首,“林先生,请。”

“先生,怎么能让夫人动手呢?这种粗事就该让我来代劳啊。”大胡子可怜巴巴的看向一旁的秦豫,好不容易能过过瘾,打一架,结果还被夫人给抢先了。

唐母身边的几个黑帮大佬一看谭果这架势,几人着实愣了一下,他们忌惮的是龙虎豹,对于谭果,几个大佬包括金三角的其他势力并不将谭果放在眼里。

她不过是狐假虎威,凭仗着秦豫的势力才能耀武扬威,没有秦豫,谭果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算个屁,在金三角这地方分分钟被人给灭了。

可是此刻谭果竟然主动和林修对决,着实让几人跌破了眼镜,别看林修也不过三十岁,看起来也是斯文儒雅的模样,但是在金三角没有人敢小觑此人。

十五岁接手红毒帮,行事、布局滴水不漏,也有黑帮势力想过暗杀林修从而瓦解红毒帮,无一不失败了,林修的身手厉害到惊人的地步,否则这些年他也可能将红毒帮发展壮大到今天的地步,林修不过是披着羊皮的野狼,他不但凶残而且还有头脑,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就在几个黑帮大佬思索的同时,谭果和林修已经动手了,两人速度极快,拳头碰撞的闷沉声响起,听的人毛骨悚然。

林修走的是泰拳的路子,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是攻击的利器,每一拳每一脚杀伤力都是极强,力量爆发到了极致,让四周旁观的人似乎都听到林修出拳时的咻咻声。

一般人和林修对战都不敢正面冲突,而是利用身体的敏捷躲避他可怕的杀招,不断消耗林修的体力,或许还有胜利的可能性,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谭果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娇小温和,可是她竟然没有任何避闪,和林修是拳对拳,脚对脚的正面对抗。

尼玛,这都是变态!大胡子看着两人疯狂撞击在一起的拳头,以勇猛著称的大胡子都感觉肉痛了,那一拳一拳的,没有丝毫的避让,以伤换伤,就这么直接而疯狂的撞击在一起,他们难道感觉不到痛吗?

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谭果和林修已经交手数百回合,在最后一拳狠狠的撞击到一起之后,两人同时后退,看起来是平分秋色、不分上下。

可是仔细一看众人就明白了,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经过激烈的格斗,林修已经开始喘粗气了,而一旁谭果却依旧面带微笑,气息均匀,这根本就是个怪胎。

“谭小姐,好身手,林某人佩服。”擦去脸上的汗水,林修笑着称赞,可是眼神却狠辣了几分。

他根本没有想到谭果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可怕而强大的力量,而且不单单力量大的出奇,谭果的耐力也是极好,十几分钟激烈的格斗,她脸上连一滴汗都没有,呼吸都不曾紊乱,这真是个疯子!

“林先生过奖了。”谭果笑着走回秦豫的身边,若不是她拳背一片通红,估计都看不出谭果刚刚经过了激烈的打斗。

而此时,大厅里没有一个人再敢小觑谭果的存在,也没有人会将她当成秦豫的附庸了,看起来乖乖巧巧的,可是一出手那种狠辣的杀招,这根本就是个人形凶器!

“爸。”感觉逃过一劫的小太妹在人群里忽然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立刻激动的跑了过去,瞬间恢复了之前的嚣张气焰,指着谭果和唐毓婷几人就嚷了起来,“爸,这些人欺负我,你帮我找人砍了他们!”

“丽丽,住嘴!”陈老大厉声喝斥着小太妹,不说秦豫和谭果是他得罪不起的,眼前这位女毒王唐夫人也是个狠角色,在这些人面前,陈老大只能暂时伏低做小。

无视被骂懵的女儿,陈老大快步走上前来,向着秦豫和唐母道歉着,“实在是抱歉,小女太不懂事了,今天多有得罪。”

“哼!”唐母冷哼一声,带着手下的人直接掉头就走,一个陈老大还没有资格和她说话。

被无视的陈老大嘴角抽了抽,却也无可奈何,红毒帮至少有五千的私人武装力量,而风帆海运这边至多就一千人,实力完全不对等,被人轻视了也是理所当然。

“秦总裁,谭小姐。”另一个大佬此刻笑着打着圆场,秦豫和谭果没有来之前,他们已经在包厢里商量着该如何面对要夺权的秦豫。

此时一见,几个大佬心里头都打起了退堂鼓,秦豫此人比传闻里还要强大还要可怕,周身那股子骇人的气息就让人不寒而栗。

“先吃饭再说。”低沉的声音冷傲的响起,秦豫率先迈开了步子,根本不将陈老大几人放在眼里。

众人对望一眼,也只能乖乖的跟了过去,毕竟他们手底下那一点人,绝对没有铁钱帮人多势众,短短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铁钱帮都被灭帮了,他们如果敢和秦豫耍狠,绝对难逃被灭的下场。

包厢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陈老大几人落座之后,秦豫不开口,几人心里头也是咯噔咯噔的,可惜不管是敬酒还是招呼吃菜,秦豫根本不动筷子,陈老大几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心里头憋屈的厉害。

“今天晚上让几位过来只是有句话要告诉你们。”秦豫终于开口了,声音冷漠,冰冷的目光扫过在场几人,“将公司所有的账目和人事资料都交上来,将你们的亲信都带走,我只要一个干干净净的公司,过去你们贪的钱既往不咎。”

“你要将我们开除?”一个脾气暴躁的大佬忍不住的开口,愤怒的看向秦豫,原本他们还想着如何和秦豫周旋,哪里想到他竟然这么狠,直接将大家扫地出门。

“我们经营公司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是苦劳,秦总裁,你这样做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另一个大佬打起了感情牌。

陈老大脸色也异常的难看,桌子下的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秦豫此人行事果真霸道又狠辣,简直是要赶尽杀绝!可是实力不如人,陈老大就算再愤怒恼火,也只能隐忍着。

听着几人的话,嘲讽的嗤笑声响起,秦豫峻冷的脸上带着不屑之色,眼神陡然阴冷下来,语带浓烈的杀机,“如果我不近人情,今天你们家里头就要办丧事了。”

陈老大几人表情僵硬的难看起来,秦豫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他们不乖乖滚出公司,他就要将他们都杀掉吗?

愤怒的火焰在胸口燃烧着,可是在金三角这个地方,只要你有实力,完全可以草菅人命!黑帮势力的更迭中,死过太多太多的人,而秦豫的龙虎豹完全有本事将在场这些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都干掉。

陈老大几人目光愤怒而狰狞的盯着秦豫,如果可能,他们真的很想先下手为强干掉秦豫,可是他们太清楚秦豫的本事,余光一扫,如果能抓住谭果当人质,说不定可以要挟秦豫。

但是这个念头从脑海里一闪就消失了,如果之前在酒店大堂没有看到谭果和林修动手,他们或许还有这个打算,可是谭果的身手强悍到可以和林修平分秋色,陈老大他们即使派人暗杀,可是成功率绝对不足一成。

秦豫站起身来,丝毫不在意几人难看的表情,一字一字继续开口:“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离开公司,你们平安无事,三天之后,就不要怪我冷血无情!”

一旁跟着站起身来的谭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秦豫说这话好像他还有人情味似的?

撂下时间期限之后,秦豫带着谭果直接出了包厢,走廊里,顾大佑立刻走了过来,“隔壁包厢已经订好了,菜也送上来了。”

“嗯。”秦豫带着谭果直接去了旁边的包厢吃饭去了。

而此刻,陈老大几人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量,一个一个都瘫软在椅子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的那点小算计小谋略根本不够看。

秦豫只给了几人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他们如果敢不遵从秦豫的命令,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而且以秦豫行事的张狂霸道,说不定他还会灭人满门。

“爸,你就看着他们蹲在我们头上拉屎?”一旁小太妹忍不住的开口喊了起来。

她一直以为这个公司是他们家的,结果现在来了这一男一女要将他们扫地出门了,小太妹越想越不甘心,“他们就算身手强,我们带一百个人,两百个人,只要砍死他们不就行了。”

“你给我闭嘴!”陈老大火大的吼了起来,如果能砍了秦豫,他绝对双手双脚赞成,可惜的是他们连人手都没有召集齐全,秦豫的龙虎豹就将他们都给干掉了。

深呼吸着,陈老大压下暴躁的情绪,此刻将期待的目光看向跟着小太妹一起来的年轻男人身上,从头至尾他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可是陈老大知道这个男人是他们唯一的救星。

“韩少,秦豫如此强势,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陈老大不得不向男人求助。

在场其他几个大佬错愕一愣,不明白的看向陈老大,这个姓韩的男人不是因为在国外犯了事,所以躲到了金三角,因为长的不错,被陈老大的女儿小太妹看上了,也就是个吃软饭的货色,怎么陈老大对他态度如此的恭敬。

“几位不用担心,还有三天的时间,等我回去之后想想,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韩子方神情淡漠的说了一句,尔后直接起身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韩子方,小太妹刚要开口,却被陈老大一记警告的眼神给制止住了,等包厢的门被再次关上之后,陈老大也不卖关子了,“我也不是成心要瞒你们,实在是韩少事先交代了,不能暴露他的身份。”

原来陈老大他们这些年能牢牢的把握海运这条线路,都少不了帝京这位韩少的帮忙,两人在八年前就认识了,那个时候韩子方只是让陈老大帮忙运输一些东西到国外而已。

作为交换条件,陈老大这边如果有什么官方的麻烦,都是帝京韩少帮忙解决的,这一次赵家嫡系三人突然死亡,陈老大也担心没有了赵家这座靠山,金三角这些黑帮势力肯定想要吞并公司。

毕竟这条海运线路就等于是黄金路,尤其在金三角这地方,只要有海运线路,那就是日进斗金,以前是赵家的公司,金三角这些势力都要给几分薄面,但是赵家人死了,这就等于是一块无主的大肥肉,谁不想抢。

眼见形势越来越严峻,陈老大也害怕了,所以他尝试的求助了韩子方,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来到金三角了,有了韩子方的到来,陈老大这才稳住了局势,如今秦豫如此霸道,陈老大也只能求助韩子方。

今夜注定了一个不眠夜,女毒王唐夫人和龙虎豹秦总裁在酒店相遇,双方火药味十足,这让金三角的这些人又都起了心思,以前吞不了红毒帮的地盘,是因为林修此人的确厉害。

如果拼了老命去吞并,最终结果肯定是两败俱伤,反而便宜了其他人,可是如今不同了,有了龙虎豹的出现,要吞并红毒帮就容易多了。

暗夜,一道身影快速的从围墙越过,避开了所有的探头,身影迅速的消失在夜色之下,几分钟之后,撬开路边一辆汽车的车门,然后发动汽车离开了。

“你到底是谁?”树林里,汽车停了下来,驾驶位上走下一个颀长的身影,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倒是挺年轻。

谭果靠在车头前,回头看向走过来的人微微一笑,“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代表的是国安,这是信物。”

谭果说完之后将一张纸条递了过去,男人看着纸上特有的代码和暗号,原本戒备的神色倒是放松下来,拿出打火机将纸条点燃了烧掉了,“名单可以给你,所有在国外的联络人也可以交给你,但是我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赵家三人究竟是意外还是他杀。”

飞机失事是当初赵家嫡系三人死亡公开的说法,国安这边也不敢公开的调查,毕竟赵家对外而言和国安是没有丝毫联系的。

如果国外那些人发现国安关注赵家死亡的真相,很有可能让他们怀疑赵家过去和国安合作,那之前所有的间谍绝对会作废。

谭果看了一眼面带仇恨的男人,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虽然还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初步判断是国外情报部门暗杀的。”

男人眼神陡然狠戾起来,彻骨的仇恨凝聚在眼底,双手用力的攥紧成拳头,许久之后,太过于激烈的仇恨情绪下,男人一拳头狠狠的砸在车身,“是哪一方动的手?为什么?”

“赵家这些年一直在替国安工作,密切跟踪那些被拐卖出去后培养成间谍的婴儿情报,这几十年来,这些潜入到国内的间谍都在国安的监控之下,他们能窃取到的情报资料也都是经过筛选的。”安静的树林里,谭果的声音轻柔的响了起来。

“国外那些人也不是傻子,这些间谍获取的情报大多数都无关紧要的,时间一长他们肯定会怀疑,但是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如果推测错误,报废了这些间谍,对他们的损失也是极其重大。”

所以赵家三人的死亡很有可能是对方的试探,看看赵家背后到底有没有国安的影子,谭果看向情绪终于冷静下来的男人,“当然,他们的目的还有一个,重新培养一个新势力接手赵家海运这条线路。”

赵家被怀疑了,他们宁可错杀,绝不放过,所以这才有了赵家三人的死亡,培养新的势力,也是为了确保贩卖婴儿这一条线路的安全。

男人开口的声音带着嘶哑和悲恸,“赵家只负责运输这一块,人口贩卖这一块以前是铁钱帮在做,红毒帮也有涉及,如今已经完全转移到了红毒帮。”

所以在华国境内的犯罪线路已经明确了,由铁钱帮操控各地的人口贩子拐卖妇女儿童,而铁钱帮真正的目标是各大医院的新生儿,医院不方便行动会后,他们就窃取了新生儿的出生资料,一般在周岁之前就会行动,这些小婴儿和其他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通过赵家海运的线路被输送到了国外。

而这些婴儿则被国外那些人专门收养了,然后从小开始培养,直到筛选出最成功的几个间谍,然后让他们回到国内,通过和国内的父母相认,或许新的合法身份,为以后的窃取情报做准备。

“至于有些间谍,则通过整容之后放到一些特定的家庭,然后暂时改变他们的DNA,让他们可以通过医院的基因检测,从而成为这些家庭丢失后回来的孩子。”男人缓缓的开口,将自己知道的情报都说了出来。

谭果想到之前唐家拿出的那份DNA检测,看来这种暂时改变DNA的药物就是国外那些秘密实验室里研究出来的,铁钱帮从事婴儿的拐卖贩卖,能拿到这种药物并不奇怪。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结束交谈之后,谭果刚打开车门,男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赵家三人是英雄吗?”

谭果开车门的手一顿,片刻之后,温和的声音铿锵有力的响起,“他们是华国的无名英雄,为了保护那片土地,有太多太多的人和他们一样,默默的付出,默默的牺牲,甚至连死后都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的功勋,可是他们的事迹会记录在特调局的机密档案里。”

目送着谭果的车子离开之后,男人依旧站在安静的树林里,是啊,为了保护华国,的确有太多太多的人在暗地里付出,甚至流血牺牲。

男人并不清楚谭果的真正身份,可是他知道一个女孩来到金三角这样的地方,她是在做着和赵家一样的事情。

转眼间两天时间就过去了,陈老大几个公司的大佬越来越心焦和不安,可是偏偏韩子方那边没有一点的消息传过来,陈老大几人只能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却又无能为力。

客厅里,刚吃过早饭,谭果看向已经避了自己两天的秦豫,“秦豫,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我先去工作,中午回来谈。”秦豫说完之后就打算走。

可惜谭果速度极快,咻一下扑了过来,直接趴到了秦豫的后背上,咬牙切齿的开口:“不准开溜,不准避着我,今天我们一定要好好谈!”

大胡子无语的看着秦豫后背上的人形物,先生最近有避着夫人吗?明明看起来挺正常的啊。

沙发上,谭果盘膝坐着,一本正经的看着面前的秦豫,绷着圆脸严肃的开口:“秦豫,你不能留在这里了。”

秦豫老脸刷一下就黑了,目光凶狠的盯着谭果,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了出来,“你要赶我走?”

“拜托,你不要说的我好像要将你赶走,然后红杏出墙一般!”谭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挫败的看着依旧黑着老脸的秦豫,“你不走,那些人就不敢来找我合作。”

“我走了,他们就敢了?”秦豫恶狠狠的丢出一句话来。

谭果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无理取闹,变得极其幼稚的秦豫,“秦总裁,英明神武的秦总裁,你看你城府那么深,心机又多,手段又可怕,你留在这里,那些牛鬼神蛇肯定不敢来找我。”

“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秦豫鹰隼般的凤眸森森的盯着谭果,周身寒气咻咻的往外冒。

“夸,绝对是夸!”谭果将胸口拍的咚咚响,努力让秦豫看到自己满满的称赞之意。

国外那些人也不是傻的,他们暗杀了赵家嫡系三人,目的就是为了培养一个傀儡来接手赵家海运这条线路,方便他们继续贩卖婴儿到国外,为他们的间谍活动奠定基础。

可是秦豫这么凶残,他往金三角一站,合作都不敢找他,更别提是当傀儡了。

可是谭果就不同了,目前对外所能查到的身份就是谭果以前是杀手组织的一员,后来这个杀手组织解散了,谭果就恢复了自由身,如今谭果表现出来的野心和欲望,是最好的傀儡人选。

如果人太弱,根本坐不稳风帆海运一把手的位置,更别提贩卖婴儿这件事需要的是保密,能力太弱的人肯定不行,但是秦豫这样能力太强,他们也不敢用。

所以谭过就是最好的选择,能力有,手段有,野心也有,谭果独自一人,没有自己的势力,只能依外力,当然,她也有秦豫,可是谭果表现出来的野心让人知道谭果并不甘心当秦豫的附庸,她也想要培养自己的力量,所以她接手赵家的势力最合适不过。

就在谭果都快要将嘴巴说干了,秦豫冷冷的丢出三个字,“我不走。”

“不行,必须得走!”谭果头痛的嚷了起来,现在万事俱备就欠东风了,只要国外那些人找到谭果,那就等于是接上头了,日后这条线路还能继续走下去,秦豫这个大魔王绝对不能杵在这里。

不远处大胡子无语的看着较上劲的谭果和秦豫,这么幼稚的对话,先生和夫人也能持续十几分钟,这两人真的是越活越小了。

再然后秦豫和谭果之间闹翻的消息在金三角传了开来,据在家里打扫的佣人说,秦豫打算让龙虎豹的手下来接管金三角的分公司,可是谭果却坚决不同意,要自己留下来接管分公司。

两人大吵一架,据说差一点动起手来,当天,别墅外的垃圾桶里发现了不少的瓷器碎片,看得出两人是真的闹起来了。

而当天晚上,秦豫带着大胡子和顾大佑两个保镖去了酒吧喝酒,脸色极其难看,前来搭讪的女人差一点被秦豫给掐死了,不过也看得出秦豫心情真的很差。

陈家。

“韩少,秦豫和谭果分歧这件事你怎么看?”陈老大亲自给韩子方倒了茶水,明天就是最后的一天的期限了,幸好韩少终于露面了。

“谭果看起来很温和,但杀手组织出来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善男信女。”韩子方神色冷淡的开口,阴鹜的三角眼里闪烁着算计的寒光。

“谭果勾搭上秦豫,不过是看重了龙虎豹的实力,可是龙虎豹在秦豫的掌控之下,谭果就算真的嫁给了秦豫,也不可能瓜分龙虎豹的权力,所以她才千方百计的想要掌控风帆海运分公司。”

“那我们可不可以和谭果合作?”陈老大弱弱的开口,秦豫此人的确太凶残了,如果换上谭果掌权了,陈老大感觉他们还有活路,毕竟一个女人再强能有多强。

韩子方嘲讽的看着面露野心的陈老大,他难道以为谭果好欺负不成?能掌控秦豫的女人,又怎么会是软柿子?

“你以为谭果是傻的?她借着秦豫的手将你们都赶出公司,日后她再接手,整个公司都在谭果的管辖之下,她何必要和你们这些人合作,引狼入室?”韩子方冷冷一笑,“你们还是按照秦豫的要求离开风帆海运,否则迟了,以秦豫目前的火气,他绝对敢杀人。”

陈老大目瞪口呆的看着起身的韩子方,为什么会这样?韩少不是站在他们这边的吗?

离开陈家之后,韩子方坐在后座上对着司机开口,“去金太阳酒吧。”

酒吧里,重金属的音乐声震耳欲聋的回响着,灯光闪烁,一群酒色男女占据了酒吧的角角落落,秦豫此刻正在角落位置喝酒,一个女人妖娆的走了过来。

“先生,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金色头发的外国女人穿的异常暴露,低胸小礼服几乎遮掩不住她丰满的胸口,两只小白兔随着她的弯腰,直接暴露在了秦豫的视线之下。

秦豫靠坐在沙发上,如同暗夜里的王者,一手夹着香烟,白色的烟雾之下,峻冷的脸庞显得诡谲冷傲而神秘,凤眸冷淡的扫了一眼搭讪的金发女郎,却不曾开口,只是动作优雅的将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右手端起一杯酒慢慢的品着。

秦豫的沉默却让金发女郎会错了意,此刻妖艳一笑在秦豫身边坐了下来,“先生,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让我陪你。”

说完之后,金发女郎性感的身躯就向着秦豫靠了过来,一手更是轻佻的向着他的大腿摸了过去。

“啊!”就在此时,头皮传来一阵剧痛,金发女郎发出痛苦的喊叫声。

“滚一边去!”谭果愤怒的开口,一手抓着金发女郎的头发,用力之下直接将人从沙发上拉了起来,然后毫不客气的将人推搡了出去,“滚!这是我男人!”

金发女郎揉了揉疼痛的头皮,火大的看向谭果,眼神格外的鄙视,“就你这没发育好的身体,你拿什么和我比?”

金发女郎说完之后,还故意的挺了挺胸脯,看的出她很是瞧不起谭果娇小干瘦的模样。

谭果火气更大,也懒得浪费口水,话音落下的同时,黑洞洞的枪口直接指向了金发女郎的胸前,语调冰冷的骇人,“不想死的就滚!”

幸好酒吧里昏暗,所以并没有其他人看到谭果拔枪,金发女郎的脸色变了,虽然这个东方男人是她喜欢的类型,可是在死亡的危险之下,男人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看到勾引秦豫的金发女郎离开了,谭果没好气的瞪着沙发上自斟自饮的秦豫,“我只是想要有一份自己的事业,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

秦豫神色慵懒,似乎很享受酒吧这种喧闹噪杂的环境,此刻终于抬头看了一眼谭果,“我说过明天我就会走,你要是要留下那就留下,只是从此之后我们再无瓜葛!”

说完之后秦豫站起身来,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烟灰,深深的看了一眼谭果,随后带着大胡子和顾大佑转身就走了,留下谭果孤单单的站在酒吧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