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大战在即/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77章

看到谭果独自一人在酒吧里,不少前来猎艳的男人自然而然的将目光落到了谭果身上,金三角这地方说实话女人真不多,即使偶尔有几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也都是那些黑帮老大的所有物,普通人别指望能春风一度来个419。

所以这些经常混迹酒吧的男人早就锻炼了一副火眼金睛,熟记那些不能招惹的女人的面孔,像谭果这样的生面孔,自然就是他们今晚上的目标。

“你要干什么?那个女人可是我先看上的?”高个男人忌惮的看了一眼笑的异常下流的魁梧壮汉,虽然武力值比不上对方,但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不过好不容易找到个漂亮又干净的女人,他宁可打一场也不愿意将到嘴的肥肉让出去。

“你要打架?”魁梧壮汉阴森森的一笑,扬了扬自己的铁拳,眼中杀机毕露,“你可要想清楚了,为了一个女人丢掉性命值不值?”

高个男人表情一僵,忌惮的看了一眼魁梧男人,金三角这地方,死个把人太平常了,当然,自己真的一拼也不是没有胜算,可是为了一个女人重伤或者丢命绝对不值得。

看到高个男人退缩了,魁梧壮汉哈哈一笑,得意洋洋的开口:“这个女人老子看上了,你这样的孬种还是去找那些三陪女吧,反正都是女人,灯一关没什么区别。”

被嘲讽的高个男人脸色青白的难堪,金三角这个地方男多女少,一般的女人都是做皮条生意的,而且因为在金三角这地方讨生活的男人,哪个过的不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太需要发泄之下,所以这些出来卖的女人基本都被折腾的很惨,和他们滚床单基本和充气娃娃没什么两样。

所以好不容易看到一幅生面孔,而且长的很漂亮,高个男人感觉心痒痒的,偏偏盯上谭果的大野狼太多,高个男人只能退缩。

可就在此时,一道低沉的笑声传了过来,“我说兄弟,你一个人不是他的对手,我们两个联手如何?大不了这个女人到时候我让你先享有。”

高个男人眼睛蹭一下亮了,两个男人共用总比去找那些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用过的女人好,而且灯光之下,谭果坐在角落里,娇嫩的小脸被灯光照的格外白皙,比起金三角这地方那些麦色、古铜色的肌肤,谭果这样水嫩的瓷娃娃绝对是最佳尤物。

“三人行!”魁梧男人不得不选择退让,他身手再好也绝对不是两个练家子的对手,与其两败俱伤,不如大家都退一步。

三个男人对望一眼就达成了协议,然后三人快速的向着谭果走了过去,高个男人率先开口:“小姐,一个人喝醉多没意思,不如……”

男人搭讪的话还没有说完,谭果却已经站起身来,冷眼看着来者不善,目光下流的三人,“滚。”

“哈哈,小妞够味道,我喜欢!”魁梧男人放声大笑起来,他就喜欢这种脾气辣的,那些出来卖的女人早就被折腾的跟木头人一样,在床上跟死鱼没什么分别,什么乐趣都没有了,现在碰到这么有脾气的,那才有意思。

其他两个男人眼睛也亮了起来,吞了吞口水,两人一左一右的挡住了谭果的去路,高个男人甚至拿出了匕首在指间把玩着,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谭果看了一眼三人,似乎有些忌惮一般,沉默片刻后开口:“行,我跟你们走。”

对于谭果的妥协,三人没有感到任何不妥,毕竟只要不傻的,就知道这样的局面下该如何选择。

其实酒吧里不少男人都在注意着这边,看到谭果跟着魁梧大汉三个男人向着酒吧后门走了过去时,好几个男人都跟着起身追了过去。

他们身手差了不少,自认为不是魁梧男人这三个人的对手,而且那三人在金三角也是小有威名的,但是这些人去酒吧后巷了,按照酒吧的老规矩,他们都懒得找宾馆了,直接天为被、地为席的来一场。

那等他们三个来过之后,他们是不是可以捡个漏?反正白捡来的女人不要白不要,而且难得这女人长的挺好看,那一身水嫩白皙的皮肤,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

酒吧后巷里传来一阵阵男人粗重的喘息低吼声,伴随的是女人在极致巅峰时发出来的尖细喊叫声,夜风吹来阵阵淫靡的气味,听的在场的男人眼珠子都血红了。

“滚出去,这地方我们要了。”魁梧壮汉不满的开口,一脚踹在一旁的垃圾箱上,在墙壁前的一男一女吓的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任何人在这个时候被打扰,估计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可是当男人回头一看,对上魁梧壮汉三人那凶狠彪悍的模样,吓得将裤子一提,抓着女伴的手咚咚咚的逃走了。

对于身后的那些尾巴,魁梧大汉也懒得管,反正只要他爽了就行了,这些孬种想要捡个便宜就由他们,魁梧大汉直接靠在墙壁上,一脸享受的模样,“好好伺候了老子,一会老子将你带走,否则今天你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毕竟从酒吧里至少跟出来七八个人,而且一看都是憋久了的男人,就谭果这清瘦的小身板,估计没折腾几下就完了。

谭果笑了起来,很是无语的摇摇头,以前大哥就嫌弃她这张脸太没有杀伤力,别说凶悍了,连世家千金那股子高人一等的傲气都没有,可是二哥说这张脸具有欺骗性挺好,可以扮猪吃老虎。

此刻谭果忍不住想如果是大哥在这里,或者是秦豫在这里,就冲着这两人那股子肃杀冷血的气势,估计就没有人敢小觑,而自己就只能惹麻烦。

难怪唐毓婷母女到了金三角之后,整个妆容和气息都改变了,如果还是那副贵妇人和千金小姐的模样,别说降服金三角的其他势力了,估计都能被红毒帮的手下给瞧不起,看来自己也该立立威了。

“小妞,你还在的等什么?”魁梧大汉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看着谭果走过来了,魁梧大汉停了嘴,可是当视线对上谭果那染笑的脸庞时,一股子不安突然席卷而来。

魁梧大汉摇了摇头,将这股不安的感觉甩开了,一个可以享受的女人而已,还是生面孔,有什么危险可言。

谭果嘴角笑容加深,一拳突然向着魁梧大汉的腹部砸了过去,速度之快,众人都没有看见谭果出手,而魁梧大汉已经痛苦的捂着腹部滑倒在了地上,痛到极致,连闷哼声都发不出来。

“你……你做了什么……”高个男人后退了两步,没有看到谭果出手,但是魁梧大汉明显是被偷袭了。

“做什么?放心,我这个人爱好和平,不喜欢杀人。”黑暗的巷子里,谭果声音染笑的响起,“我只是心里头有点不爽,等我发泄出来就好了。”

话音落下,谭果终于开始动手了,没有什么必杀的狠招,她喜欢用拳头,一拳接着一拳,拳头撞击在肉体上的闷沉声响了起来,这种直来直往的打斗一贯是谭果最喜欢的。

而之前躲在一旁的七八个男人也没有逃过谭果的铁拳,想要分一杯羹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这个女疯子!”

转眼间,地上躺了十来个人,谭果踢了踢脚步的男人,“起来,将他们都废了,否则我就亲手废了你。”

男人惊恐万分的看着谭果,原本那张白嫩的小脸此刻如同恶鬼的脸庞一般,让男人恨不能时间倒转回去,他绝对不会因为好色而跟出来。

男人颤抖的拿出随身的匕首,畏惧的看着谭果,“怎么废?”

“放心吧,我没有那么残忍,不用断手断脚,毕竟在金三角这地方,断了手脚基本就是死路一条了。”谭果淡淡的开口,地上无力反抗的十多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们在金三角有朋友,同样也有敌人,今天如果被谭果废去了手脚,得到消息的敌人肯定会来偷袭,他们必死无疑。

拿刀的男人也松了一口气,虽然命令是这个疯女人下达的,可是执行的人是自己,这些人只要不死,绝对会找自己报仇。

“这样吧,就废掉他们第三条腿吧。”谭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反正这地方女人太少了,等废掉了第三条腿,估计他们以后也不会想找女人了。”

“什么?”拿刀的男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谭果,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废掉第三条腿?那不就是要废掉命根子。

谭果笑容陡然一狠,眼中杀机毕露,“怎么?你不愿意?想要让我亲自动手?或者你想要成为第一个?”

“不!”男人声音高的有点发尖,在别人太监还是自己太监的情况下,他毫不犹豫的会选择前者,更何况此时正面谭果,男人才发现谭果从始至终表情都是那么的温和宁静,这就说明一点,她根本不怕,是他们仗着有几分身手,小觑了一个女人,而代价就是如此的惨烈。

惨叫声接连的从后巷里传了出来,被废掉的男人痛苦的哀嚎着,这个时候他们宁可被废掉一只手或者一只脚。

最后一个了!持刀男人向着倒在地上的魁梧大汉走了过去,刚刚他还想趁乱逃走,结果被谭果一拳头打中了脑袋,至少两百斤重的魁梧身躯如同鹅毛一般被打飞了出去。

此刻魁梧大汉别说逃走了,倒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是在命根子被废的惊恐之下,魁梧大汉愣是睁开了眼,声音虚弱的开口威胁,“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暴血帮老大的弟弟……”

持刀男人动作一僵,却是不敢再出手了,金三角这地方暴血帮并不是最强的,人数也不是最多的,这是一支雇佣军,但是暴血帮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仇必报,行事狠辣、疯狂,还要得罪了他们,他们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一切手段报复回去、

当初曾有一个帮派欺辱了暴血帮的一个女人,暴血帮的人数的确比对少太多了,但是暴血帮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各种偷袭、暗杀,无孔不入,将整个帮派杀的片甲不留。

当地这些帮派更多的人武装力量强,人多势众,可是暴血帮这样的雇佣兵,他们单兵作战能力极强,组成一支队伍,战斗力更彪悍,遇到弱一点的,他们直接倾巢而出,以疯狂的战斗力灭掉对方。

碰到比他们强的,则是化整为零,然后各个击破,所以金三角这地方没有人愿意惹上暴血帮,这群疯子单人的能力就堪比那些顶尖的杀手,一旦被盯上了,只有不死不休的结局。

“暴血帮的人?”谭果温和染笑的表情微微一变。

在立威之前她就让大胡子去查了一下金三角的势力,而首选的就是暴血帮,因为暴血帮这支打家劫舍的雇佣兵最喜欢挑选的就是华国人,来而不往非礼也,谭果不介意拿暴血帮开刀!

“你放过我,今天的事一笔勾销。”魁梧大汉终于恢复了几分力气,可是他知道自己伤的不轻,这个女人的拳头就像是铁锤,自己内脏器官绝对已经受伤内出血了,肋骨也断了三根,而那一拳打到头上,魁梧大汉此刻还有恶心想吐的晕眩感。

想到此,魁梧大汉虚弱的喘息着,遮掩住眼底歹毒的恶意,等回去之后,他定要杀了这个贱人,将她鞭尸,然后把尸体挂在广场中心的石柱上!

谭果笑了起来,神色陡然一狠,手腕一动,一把手枪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掌心里,而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的正是魁梧大汉的眉心。

眼睛猛的瞪大,魁梧大汉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眉心处已经开了血花,淡淡的火药味弥漫开来,地上被废掉了命根子的十来个人此刻都惊恐万分的看着谭果,再没有了想要报复的心思,这个疯女人连暴血帮的人都敢杀,她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暴血帮在什么位置?”谭果收起枪看向一旁目瞪口呆的持刀男人,“带个路。”

直到谭果离开之后,躺在地上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这个疯女人不但杀了暴血帮的人,她还要去暴血帮的驻地,这真的是疯了!

二十分钟后。

看着不远处的别墅,谭果停下车,对着通讯器另一头的于磊开口,“不要让任何人逃走。”

“小姐,我们出手就好了。”于磊赶忙的开口,谭果的身手他自然知道,可是这种事还是让他们来代劳就行了,实在是谭果看起来就和邻家妹妹一般,这种血腥屠杀的事情,让谭果出手,他们在一旁看着总感觉太别扭。

听到于磊急切的话,谭果不由笑了起来,“你们难道以为我会将场面弄成宰猪场吗?别忘了我对外的身份可是杀手,放心吧,你们只要替我看着,别让人逃走就行。”

说完之后谭果下了车,清瘦的身影晃动了几下就消失在夜色之下,几分钟之后别墅的灯咔嚓一下都灭了,暗中的于磊等人知道谭果破坏了电路,她要动手了。

黑暗是死亡降临的时刻,消音枪的声音在安静的黑夜显得格外的清晰,可是谁也躲不过踏着黑暗而来的索命者。

谭果的气息完全和黑夜消融在一起,一枪收割一条人命,别墅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而终于警觉到不对劲的暴血帮的人想要逃走,可惜外面有于磊他们镇守着。

第二天一大早,一个消息传遍了金三角,比起之前女毒王唐夫人的出现,和龙虎豹秦总裁的到来,这个消息更让人震惊,因为这两人依靠的是背后的强大实力。

可是谭果一个人血洗了暴血帮,所有人都被一枪毙命,子弹从眉心射入,无一例外!前来暴血帮别墅检查的人看的都胆战心惊,如果真是血腥的屠杀场面,他们更能接受。

而整个别墅里,暴血帮的那些强者都被一枪爆头而死,有些还在睡梦之中,有些手里还握着枪,有些似乎想要逃,但是他们都死了,脸上带着死前的不甘和恐惧。

而此时,再没有人敢将谭果当成秦豫的附庸,这样一个可怕而疯狂的女人,谁也不敢招惹!她能血洗了暴血帮,就同样能血洗了他们的势力,而且这种无声无息如同鬼魅一般的潜入然后开杀,实在太让人惊恐了。

“哥,如果谭果潜入到我们这里?”唐毓婷低声的开口,她知道自己小觑了谭果,可是她没有想到谭果竟然强大到这样可怕的地步。

原本唐毓婷以为自己是红毒帮的大小姐,凭着这五千多的私人武装力量,她完全可以秒杀了谭果,即使不冲突,见面的时候,她也可以以高傲的姿态蔑视谭果的存在。

但是此刻,唐毓婷是真的害怕了,谁知道谭果那个疯女人会做出什么事来。

林修面色沉重的摇摇头,“我们虽然人多势众,防守森严,可是对真正的高手而言,我们的戒备根本不足为惧,谭果如果要杀人,我们只怕难逃一死。”

因为谭果是杀手,一个枪法精准、身手骇人的杀手,她要杀一个人,太容易了!唐家母女两人总不可能一辈子不出去、不落单吧。

只要他们出去了,等待他们的就是被杀的噩运,而在林修看来,只要谭果愿意,哪怕派了再多的人也保护不了唐毓婷母女两人。

“好了,毓婷不用怕,谭果不会对我们出手的。”唐夫人虽然也震惊,但是她知道谭果不会对自己动手的,因为代价太大。

也许谭果的确能杀了自己,可是林修一定会给自己报仇,红毒帮将近一万的强大兵力,谭果也许能逃走,但是这辈子她只能隐姓埋名的生活,如同灰老鼠一般永远躲避红毒帮的追杀。

所以唐母可以肯定对野心勃勃的谭果而言,她绝对不会这样做,否则她就不会和秦豫闹的不可开交,谭果要留下金三角就是为了培养自己的势力,只要谭果有野心也欲望,唐母就不害怕。

金三角其他一些黑帮势力也都约束了手底下的人,不想死的就别招惹谭果这个女疯子,好在大家都是求财,风帆海运做的是海上运输的生意,和他们没有实际的冲突,相反的他们还可以是合作的关系。

“你真要留下来?”虽然知道谭果的决定,秦豫依旧不死心的再次询问,黑着峻脸,怎么看怎么的不爽。

“我保证等做完这件事就立马滚回S省,你放心吧,我想现在金三角这地界上,绝对没有人敢来招惹我了。”谭果举着白嫩的小爪子向秦豫保证,她也想回去过混吃混喝等死的日子,可是身为谭家的一员,有些事谭果必须得扛起来。

一旁大胡子一边吃着午餐,一边畏惧的瞅了一眼谭果,别说金三角这些黑帮势力了,就是大胡子自己他也怕了谭果了,这身手也太恐怖了,一个人血洗了暴血帮,就算是两个大胡子也没办法完成。

龙虎豹保全做的是正规的生意,暴血帮就不同了,经常干黑吃黑勾当,他们的大本营在金三角,经常穿梭在东南亚的各个地区,单兵作战能力极强,而且武器装备也先进,算是一股不小的武装力量。

可是这些人被谭果一个人团灭了,大胡子想想就感觉可怕,这才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那!现场他也去看了,那一具具被爆头的尸体无声无息的躺在别墅的角角落落的,这诡异的画面绝对能让大胡子做几天的噩梦。

秦豫依旧不愿意让谭果留在这里,对谭果他有着可怕的控制欲,之前谭果在他眼皮底下,整天吃吃喝喝睡觉,秦豫感觉很安心。

可是如今,要将谭果留在这里,一股暴躁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让秦豫脸色愈加的阴沉,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压制着狂暴的情绪。

先生这表情也太可怕了!大胡子啃鸡腿的动作一顿,惊恐的看着浑身冒着煞气的秦豫,下意识的端着饭碗往旁边让了让。

好在面对秦豫这阎罗般的可怕面孔,谭果并没有害怕,好奇的推了推他的肩膀,“秦豫,你该不会想要将我当成金丝雀给关起来吧?”

“是!”秦豫冷冷的丢出一个字,他就是这么想的,将谭果关起来,谁也不见,谁也看不到,她就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

“那是不是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谭果没想到秦豫这偏执还挺严重的,这嗜血凶残的眼神,啧啧,活脱脱像是要将自己栓在裤腰带上一样,谁多看一眼就挖了谁眼珠子。

“是!”秦豫不屑撒谎,这原本就是他心底最真实的意图,如果不是谭家的强大和可怕,秦豫说不定真的能干出将谭果囚禁的事来。

一旁大胡子也顾不得吃饭了,无语的看着如此直白的秦豫,先生果真是第一次谈恋爱,这种疯话怎么能说出来呢?就算有这样的心思,也只能藏在心里头啊!

大胡子虽然不太了解谭果,可是将心比心,他清楚没有一个人愿意被另一个人当成禁脔一样的软禁关押着,尤其谭果这样看起来性情温和,可是行事同样狠辣,脾气暴烈的女人,她能有那么强悍的身手,又怎么会愿意当一只金丝雀?

沉默在客厅里蔓延开来,谭果黑幽幽的大眼睛瞅着面色不善的秦豫,突然向着他扑了过去,不远处的大胡子心都跟着拎起来了,夫人该不会太愤怒所以要宰了先生吧?

“我也想天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秦豫,你努力变强吧,等你强过我二哥了,我就可以被你养着呢。”谭果抱着秦豫的脖子兴奋的嚷嚷着。

在谭家都没有在秦豫这里这么舒服,大哥还有老爸总要管着自己,还是秦豫好,无原则的宠着自己。

“我会变强的。”秦豫平静的开口,眼神认真而严肃,只有自己真正强大了,谭果才能玩玩全全的属于自己!

大胡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沙发上腻味的两人,原本还以为会看见夫妻互殴、血溅三尺的可怕画面,大胡子甚至想着这两人打起来了,自己到底该帮谁呢?

可是他真没有想到谭果竟然这么没底线,果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先生和夫人绝对是天生一对!变态到一家来了!

沙发上,谭果腻在秦豫的怀抱里,把玩着他修长有力的大手,“其实我也不乐意待在这地方,不过没办法,你就当小别胜新婚,顾岸那边已经给我派了人过来了,到时候他们接手这边的工作之后,我就能回去了。”

“嗯。”秦豫沉声开口,圈在她腰上的手臂收紧了几分,他也会尽快解决S省风帆海运总公司的事,将柯家、黄家那些股东都赶出去。

第二天,秦豫带着龙虎豹的人离开了金三角,可是谁也不敢再小觑谭果的存在,即使没有了龙虎豹坐镇,就凭谭果那彪悍的身手,各方势力也不敢做什么小动作。

尤其是在秦豫离开的当天,谭果身边出现了一批生面孔,这十个人一亮相之后,各方势力立刻开始了调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这十人曾经都是道上的玩命之徒,手上都沾着人命,有些还背着通缉令,谁也没有想到谭果还真有本事,将这十个人都收拢到了自己手底下,不过大家也看全明白了,谭果果真打算培养自己的班底。

陈老大等人没有了韩子方的支持,再加上他们暗中接触了林修,可是也被林修拒绝了,红毒帮宁可和谭果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也不敢得罪谭果这个煞星。

所以没有外援之后,陈老大等人只能卷铺盖滚出了公司,而谭果带来的十个手下顺利的接手了陈老大这些人的位置,风帆海运的工作顺利开展。

“韩少,有什么话直接说吧。”谭果坐在办公室里,神色平静的看着不请自来的韩子方,似乎挺感激之前韩子方没有帮陈老大他们,让自己顺利接手了公司,所以谭果对韩子方态度挺好。

放下茶杯,韩子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小看了谭果,当天在酒吧,韩子方亲眼目睹了谭果和秦豫之间的吵闹,秦豫一怒之下离开,谭果留在酒吧里,然后被人搭讪,直到酒吧后巷血腥的一幕发生,韩子方都没有太在意。

因为凭借着谭果的身手,对付几个色狼还挺正常,可是当谭果血洗了暴血帮之后,韩子方这才正视了谭果的实力,当天晚上,他一直在暗中,所以韩子方清楚的明白谭果的确是单枪匹马杀机暴血帮的,从头至尾都没有看到龙虎豹的外援。

“谭小姐,你留在金三角,而秦总裁回了华国。”韩子方阴鹜的目光里没有了过去的轻视,“我想谭小姐你也想要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只可惜单靠一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

“韩少多虑了,我如果需要外援,龙虎豹就是我最好的靠山。”谭果并不上当,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眼韩子方,“如果韩少是为了生意上的事情,我们可以接着谈,如果是其他,那就没有交谈的必要了。”

面对谭果的拒绝,韩子方并不生气,强者才有骄傲的资本,而谭果也验证了她真正的实力,“秦总裁回到华国之后,听说和赵紫菲关系密切,同进同出,谭小姐你难道不担心吗?也许秦总裁目前对谭小姐你是真心的,可是谁能保证这份真心能持续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十年?”

韩子方站起身来走到办公桌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面色有点难看的谭果,“如果谭小姐愿意和我合作,我保证日后你的势力不会小于龙虎豹!”

来了!谭果猛的睁大眼看着韩子方,似乎在考虑他话里的深意,可是半晌之后,谭果从激动里冷静下来,依旧是拒绝,“我不接受,秦豫如果知道我和外人合作,等待我的必定是秦豫的报复,这样得不偿失!”

谭果越是冷静,韩子方越是放心,因为他不需要一个冲动的合作伙伴,那样的人身手再强死的也很快,“谭小姐,你以为就靠着陈老大他们几人,怎么能在金三角立足这么多年?当然了,做为合作的诚意,也为了让谭小姐可以知道我真正的势力,就以唐毓婷的命为代价如何?”

谭果眼中猛地迸发出激烈的光芒,看着面前的韩子方,眉头一皱,随后突然开口:“好,就以唐毓婷的性命为检验的标准,如果韩少能力真的这么强,我肯定愿意合作。”

等韩子方离开之后,于磊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小姐,没有想到韩家竟然会是叛徒!”

“帝京韩家不一定是,但是韩子方的确是国外间谍组织的一员。”谭果神色冰冷到了极点,身为华国人,对于韩子方这样的叛国者,谭果无法忍受!

国之不存,哪里还有个人!韩子方虽然是韩家的私生子,早些年韩家为了确保嫡系继承人的位置将他放逐到了国外,可是该给的钱和关系也都给了,韩子方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叛国了,那就必死无疑!

金三角的局面也逐渐稳定下来了,红毒帮和谭果这边也没有正面冲突,可是这份平静下,唐毓婷并没有安心,即使唐母之前分析给她听了,但是唐毓婷知道谭果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不会放过红毒帮的。

“哥,让我接手真的可以吗?”此时,唐毓婷犹豫的开口,似乎不愿意接受林修手里头的人脉关系,这可不是普通的关系,这些年红毒帮能立足金三角,除了林修个人的强大能力之外,还有一股国外的力量在支持红毒帮。

而此刻林修却要将这份关系交给唐毓婷,而他只接受红毒帮人口贩卖这条线,最赚钱的毒品交给了唐母亲自打理,这份国外的关系交给了唐毓婷,任谁都知道林修对唐家母女是真的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林修笑了起来,似乎并不在意将手里头的权力完全转移给了唐毓婷,“我终究不是红毒不帮的继承人,毓婷你日后要接受义母的位置,所以你必须在帮派里立威,这样那些人才会信服你,才会忠心于你。”

“哥哥,谢谢,我一定会努力的。”似乎被林修劝服了,唐毓婷不再推拒,眼底有着野心的光芒一闪而过,这样自己就等于握有实权了!

一旁唐母也很高兴,毕竟对林修再信任,这个关系转移到自己女儿手上也更加保险,而且人口贩卖这一块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权力,林修现在接手等于退出了红毒帮的权力中心,但是唐母也不会亏待他的,等几年后自己位置坐稳了,一定会让林修回来的。

从书房离开之后,林修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看来自己如此付出,得到的依旧是猜忌,不过无所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