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乌龙被抓/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只当是在饭店闹出来的小冲突,可是对方保镖把手枪亮出来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顾岸冷眼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保镖,满脸的嫌弃和鄙夷,这从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蠢货,敢在帝京随便拔枪。

“你小子不是很能打,你再打啊!”完全没有看出顾岸眼中的鄙视之色,持枪的保镖只当顾岸是被自己吓住了,更加的得瑟起来,狠狠的一抹嘴角的血迹,满脸阴狠的报复之色,“怎么?成孬种了,不敢动手了?”

“几位大哥狠狠收拾这个给脸不要脸的狗东西,顺便让他招供出来徐旭阳那杂种到底躲哪里去了。”徐沉此刻也站起身来,只是摔的够惨,腰杆子都挺不直了,一想到眼前这男人和徐旭阳关系匪浅,徐沉眼睛扭曲的冒出恶毒的光来,恨不能立刻就动手。

顾岸看白痴一般看着狗仗人势的徐沉,毫不客气的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徐沉刚刚得瑟的表情瞬间化为了惊恐之色,砰的一声整个人又被踢飞出去了。

只是这一次徐沉倒霉了,直接跌在之前的花瓶碎片里,整个人被扎的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声,两瓣屁股更是鲜血淋漓。

几个保镖都傻眼了,谁也没有想到顾岸这个时候还敢这么狂,持枪的保镖回过神来之后,猛地将枪口对准了顾岸。

“你开枪那。”冷嗤一声,顾岸不屑的看着手都有点发抖的保镖,他已经完全可以肯定着几个蠢货绝对不是帝京的。

帝京黑白两道都有约定俗成的规矩,其中一条就是小辈之间不管有什么冲突矛盾,可是动手,但是绝对不能出人命,更不能动枪。

“我……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开枪……”保镖此时才发现顾岸根本不是怕,而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不屑之色,这让保镖气的涨红的脸,可是却也不敢真的开枪。

“孬种!”冷冷的丢出两个字,顾岸转身打算向谭果走过去。

可是此刻,被称为孬种的保镖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表情狰狞的扭曲起来,带着几分疯狂,“我不是孬种,老子今天就开枪杀了你!”

怒吼之后,保镖扣动了扳机,可是却感觉一道白光飞快的射了过来,却是一个玻璃烟灰缸砸到了他持枪的右手上,力度之大,让保镖痛的喊了一声,枪口也偏了,砰的一声,子弹射到了旁边的墙壁上。

“你想死吗?”顾岸虽然有自信可以避开对方的子弹,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个蠢货还真敢开枪,直接脚步上前,右手迅速的抓住保镖的右手,用力的一个反扭,咔嚓一声,却是骨头被折断的声音响起。

“真是活腻味了!”顾岸冷着俊脸,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丘局长,麻烦过来一品楼一趟,这里有个蠢货对我开枪。”

“我靠,哪个兔崽子活腻味了!”电话另一头市局丘局长一下子站起身来,整个人暴躁的厉害,不过还是陪着笑脸开口道:“顾少,你先冷静一下,我马上就派人到现场来,你冷静一点,这件事我亲自处理,最多十五分钟我就到达现场。”

说完之后,丘局也拨了个电话出去,“老高,你马上带人去一品楼把现场控制住了,我马上就过去!”

听到楼下的枪声,韩子晖和艾文东也赶忙下楼了,虽然动手的保镖是艾文东的,但是帝京也算是韩子晖的地盘,所以看了一眼现场几人后,韩子晖眉头一看,不悦的开口:“这是怎么回事?敢动的手?”

其中一个保镖右手腕呈现诡异的扭断姿势耷拉在手臂上,而徐沉就更惨了,他屁股大腿上扎满了碎瓷片,鲜血淋漓的,痛的徐沉趴在地上哎呦哎呦的痛哼着。

“韩少,就是这个人先动的手。”其中一个保镖连忙上前,指了指一旁神情依旧高傲的顾岸,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他身上,“这个人和徐旭阳是朋友,刚刚我们询问他徐旭阳的下落,没有想到他竟然敢动手,是个练家子,老三的手腕就是被他扭断的。”

“小子,你很狂那。”韩子晖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顾岸,看起来二十五六岁,但是生面孔,绝对不是圈子里的人,因为就算是敌对的人,韩子晖至少也认识。

“韩少,这个人就是个普通货色。”趴在地上的徐沉声音扭曲的开口,目光里满是仇恨的盯着顾岸,“车牌号码不是在我们的记录里。”

韩子晖此刻更加肯定顾岸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就算是帝京人,估计身份也就是一般,韩家扎根帝京这么多年,虽然从商的,但是和圈子里的那些贵少们接触的也多。

韩子晖不同于他大哥,他就是个纨绔,所以但凡有点身份的三教九流他都认识,顾岸的脸完全是陌生的。

“韩家的人?”韩子晖不认识顾岸,不过顾岸倒是认出韩子晖了,只是两人身份相差太多,别说韩子晖这样的纨绔,就算是他大哥韩蒙也没资格和顾岸相交。

不过因为顾家的关系,顾岸和韩蒙也算见过几面,有一次见面时,韩子晖在楼下和人打架,是韩蒙下去处理的,顾岸当时在楼上见过韩子晖一面。

“认识我就更好。”韩子晖得意一笑,只当顾岸是那种小角色,指了指一旁的保镖,“我也不难为你,你说出徐旭阳的下落,今晚上这事就算是翻篇了。”

冷哼一声,顾岸不屑的看着姿态高傲的韩子晖,比起他大哥韩蒙,韩子晖真的差太远了,在帝京这么多年,竟然还还学会不会低调,更何况以韩家的家业,对一品楼出手太掉价,简直丢韩家的脸面。

这就如同谭家或者顾家去对付韩家这样的连三流家族都算不上的人家,那分分钟就是让对方灭门的下场。

“给脸不要脸!”韩子晖脸一沉,一股子戾气从眼中迸发而出,“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怎么?还想对我开枪?”顾岸冷笑的看着耍横的韩子晖,将手里夺过来的手枪丢在了地上,“有种你们试试看!”

看着地上的手枪,韩子晖也是一愣,圈子里的规矩他还是知道的,动手打架对他们这些世家子弟不算什么,有些喜欢闹事的,甚至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但是动枪是严谨禁止的。

否则凭借这些世家子弟的家世背景,想要弄几把枪还不是小意思,到时候一打架就拔枪,那不乱套了,韩子晖也没有想到青竹帮的人敢随便开枪。

艾文东从头至尾都没有开口,将事情交给韩子晖去处理,毕竟这里是帝京,他们青竹帮在S省黑道算是一霸,但是到了帝京来了,青竹帮真的不算什么。

余光不经意的往人群里一扫,因为这边发生了冲突,甚至开枪了,一品楼的保安服务员甚至连后面的厨师都出来了,艾文东眼睛猛地瞪大,几乎以为是看错额,可是看热闹的人群里面赫然有张熟悉的面孔,“谭果?”

“呦,原来是艾少,难怪这些手下如此张狂。”谭果笑着走到了顾岸身边。

“哼,自己的狗都不教育来,刚随便放出来狂吠,担心这些狗被宰杀了。”顾岸毒舌的嗤笑出声。

谭果之前在S省,顾岸之前还亲自去了一趟,自然知道青竹帮和谭果之间的冲突,没想到艾文东来了帝京,还和韩家的人混在一起了。

韩子晖没有想到艾文东和这两人认识,不由低声开口:“是什么人?”

如果说其他人会忌惮龙虎豹的势力,但是对韩子晖这样的纨绔而言,龙虎豹的名字他还是第一次听过,一个保全公司而已,本质上和黑帮势力没什么却别,关键龙虎豹保全还在S省,他们敢来帝京横?

“说出徐旭阳的下落,给艾少的保镖磕头赔罪,喊三声爷爷我错了,今天我就放过你们。”韩子晖不屑的看着顾岸和谭果,这些坐井观天的白痴,在地方上作威作福,到了帝京还以为是他们家呢。

顾岸脸猛地一沉,眼中迸发出浓烈的火光,“当我爷爷?韩家好大的狗胆!”

话音落下的同时,顾岸直接抓住韩子晖的领口,一拳头向着他的脸重重的挥了过去,柳叶胡同长大的这群小辈里,就属顾岸脾气最暴烈,韩子晖偏偏还找死的往枪口撞。

顾岸出手太狠,艾文东等人几乎都看傻眼了,等几人反应过来时,顾岸已经松开手了,被揍成猪头脸的韩子晖身体一软的跌坐在地上,一口血唾沫吐了出来,伴随的还有几颗被打掉的牙齿。

“我要杀了你!”跌在地上的韩子晖怒吼一声,如同发狂的野兽,在帝京这么多年,还从没有人敢这样对待他韩子晖。

“这里是怎么回事?谁在打架!”就在此时,辖区派出所的高所长带着民警终于赶过来了,快速的推开人群走了过来,高所目光扫了一眼几人,心里头咯噔了一下,难怪是丘局亲自打电话给自己,只怕又是这些纨绔少爷吃饱了撑着在打架。

“怎么打的这么严重,先送去医院检查一下,其他人跟我录个口供。”高所和稀泥的开口,他最不喜欢处理这种案子,打架的都是世家子弟,双方他谁都得罪不起,所以和稀泥最好,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高所长,你来的正好,是这一男一女先动手的,他们吃了霸王餐不说,还敢动手打人。”徐沉终于蓄积了力量喊了起来,在青竹帮和韩子晖的帮忙之下拿下了一品楼之后,徐沉也亲自去派出所拜访了一下,倒是认识高所。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谭果和顾岸今天还真是吃了霸王餐,毕竟一品楼今天被韩子晖和艾文东包场了,两人是强行进来吃饭的。

“高天明,你敢和稀泥就试试看,我们韩家不会放过你的!”而被揍成猪头脸的韩子晖恶狠狠的开口,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顾岸,恨不能将人给生撕了。

高所错愕一愣,对着地上鼻青脸肿的韩子晖一看,嗬,竟然是韩家小少爷!实在是他被顾岸打的太惨了,脸都红肿变形了,高天明刚刚还真没有认出来。

“韩少,你没事吧?我先让人将你送医院去。”高天明此刻更感觉一个头两个大,怎么是把这个祖宗给打了,还是在自己管理的辖区。

“只是皮肉伤,晚一点送医院死不了人。”顾岸冷笑的开口,不屑的看着被揍了一顿连站都站不起来的韩子晖,对着高天明开口:“他们带着枪还敢随意开枪,先把这事处理了。”

“什么?”高天明一愣,猛地回头看向顾岸,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果真看到右边地板上的黑色手枪,这些纨绔子弟,打架就打架呗,还敢动枪,这一下事情性质就严重多了。

高天明和韩家有点关系,他老婆就是韩家的人,只不过是表亲,背靠大树好乘凉的,依靠着韩家的关系也开了个小公司,在商场上能存活下来,靠的就是韩家的关系,韩子晖可是韩家小少爷,高天明可不敢得罪。

原本他打算就算偏帮了韩子晖也没什么,毕竟对方一点事都没有,韩子晖被揍成这样,按照常理大家都同情弱者,可是韩子晖这边开枪了,这案子性质就完全不同了,自己也不敢随便偏帮。

艾文东忽然笑着开口:“我见过贼喊抓贼的,倒没有见过当着警察同志的面也敢这样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的。”

“高所长,这个枪是对方拿出来威胁我们的,一品楼的老板和保安服务员都可以作证。”艾文东笑着起来,一记眼光扫了过去,一旁徐沉忙不迭的开口,指控手枪是顾岸的。

“当然,只有人证也不算,高所长可以把手枪带回去验一下指纹,是谁开的枪就一目了然了。”艾文东阴冷的目光看了一眼谭果,不介意在这个时候阴她一把。

“高天明,你给老子好好查,人证物证都在这里,你要是敢包庇罪犯,担心老子去法院告你!”韩子晖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一品楼这些人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乱说话,再加上手枪刚刚是顾岸丢在地上的,有他的指纹太正常了。

高天明眉头皱了一下,忽然想起刚刚是丘局打电话给自己的,这会看到暴怒的韩子晖,立刻就明白过来了,只怕是韩少打了电话到丘局那里,所以丘局又打了电话给自己,让离得最近的自己先过来处理案子。

五分钟之后,谭果和顾岸上了警车去派出所录口供,韩子晖和受伤的徐沉,还有被折断手的保镖则被送去医院先处理伤口了。

手机响起来时,高天明连忙接起电话,“丘局你放心,现场已经控制住了,还好,都是皮外伤,我已经处理好了,丘局,您老慢点,千万别着急。”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电话另一头的丘局松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被吓出来的冷汗,“你注意一点分寸,毕竟对方身份非同一般。”

“好的,丘局,您老不说我也知道,这事我心里头有数呢。”高天明陪着笑脸又说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被打的是韩家小少爷,高天明肯定不敢乱来,看着物证袋里的手枪,对着一旁的心腹开口:“将手枪送去验指纹,记得,不该有的指纹一定要擦掉,明白吗?”

谭果和顾岸坐在审讯室里,两人对望一眼都不由的笑了起来,得,在帝京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来审讯室里坐着。

“你电话不是打出去了?”谭果揶揄的看向顾岸,青竹帮的人开枪之后,顾岸就打了电话给丘局,谁知道最后是他们两个被弄进来了。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事的。”顾岸哼哼着,要不是谭果之前暗示,顾岸早就再拨通丘局的电话了,看了一眼四周,顾岸低声道:“真的有人在暗中盯着我们?”

谭果点了点头,正色的开口:“赵家的事情基本查清楚了,可是其中这个阿修斯是最大的问题,对方可能真的想要对付我,如果我们被抓进来了,倒是很方便他们动手。”

阿修斯藏的很深,她不先动手,谭果这边也没办法去调查,但是一旦对方动手了,谭果就可以顺藤摸瓜的查清楚。

而且之前自己对外说是回S省,其实却回到帝京,但是阿修斯这么短时间就能在帝京找到自己的下落,还派人在暗中盯梢自己,对方在帝京的关系网可不小。

丘局原本是亲自过来的,谁知道越急越乱,车子竟然在半路上和一个电动车发生了剐蹭,司机打算让丘局先打车过去,毕竟司机也知道事情紧急,否则大晚上的丘局不会这么火急火燎的往这边赶。

谁知道骑电动车的妇女简直是个泼妇,一把抱住了丘局的腿,又哭又喊的嚎叫起来,说什么公家的车子撞死人了,领导想要畏罪潜逃了,丘局气的一个头两个大,四周又都是那手机拍照、拍视频的吃瓜群众,丘局无奈之下只能留在现场,等交警过来处理这起交通事故。

知道丘局因为交通意外暂时来不了了,高天明咯噔了一下,为审讯室里的两人默默的点蜡,这两人不单单将韩少给打的鼻青脸肿,还害得丘局在来的路上出了交通意外,啧啧,这两人真的惨了!

半个小时之后。

审讯室里,谭果和顾岸冷淡的看着录口供的民警,“该说的我们都说了,手枪不是我们的,也不是我们开的枪。”

“抱歉,谭小姐,你和顾先生是朋友,鉴于你们俩之间的关系,你的口供不足以采信。”询问的民警打断了谭果的话,将刚刚指纹鉴定的结果拿了出来,“而且物证科那边的指纹鉴定,手枪上只有顾岸的指纹,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指纹。”

“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没什么可说的。”顾岸冷冷的丢出一句话来,却是懒得和对方浪费口舌了。

凌晨十二点,因为谭果和顾岸的不配合,所以派出所这边按照程序将两人暂时转移到了看守所。

其间韩家的律师已经过来了,韩子晖倒没什么事,算起来只是轻伤,可是徐沉那边就是“重伤”了,听说连夜送到手术室抢救了,随时可能发生生命危险。

而其他几个保镖也都伤的不轻,按照目前的情况来判断,顾岸这已经属于刑事犯罪了,毕竟徐沉病危,差一点“死”在手术台上。

“他们怎么不说韩子晖要死了,这样我的罪行就更重了。”警车里,顾岸嗤笑一声,他出手都是有分寸的,像是徐沉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倒有可能,进手术室抢救纯粹是瞎扯淡。

“韩子晖怎么也算是韩家的小少爷,以后还要在帝京的圈子里混,他要是弄个重伤致死,丢的是韩家的面子,以后韩子晖还怎么有脸面出现在圈子里。”谭果笑着回了一句,韩家如果再狠一点,真将徐沉给弄死了,那事情才算闹大了,不过青竹帮看来很想开菜馆,估计徐沉暂时还是安全的。

谭果不由的想到第一次和艾文东接触就是因为对方派了手下去梅家小馆,也是想要抢祖传的菜谱,这一次他来帝京一品楼,也是为了徐家的菜谱。

谭果若有所思的眯着眼,看来青竹帮图谋的绝对不是依靠连锁菜馆赚钱,以青竹帮的势力和地位,开菜馆能赚几个钱,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因为是深夜的原因,看守所里的羁押的犯人都已经休息了,“这就是303室,你进去吧,不要在里面闹事!”民警说完之后,将谭果推到了303室,然后咔嚓一声关上了铁门。

一进去,一股子难闻的气味充斥到了鼻间,谭果眉头一皱,虽然屋子里是黑暗一片,但是她天生五感强于一般人,再者从那粗重的打呼声里也能发现这是关押男犯人的,而不是女室。

“妈的,大晚上的谁打扰老子睡觉!”一道粗鲁的声音响了起来,估计是听到了刚刚开门关门的声音。

“刘麻子,你他妈的睡就睡,啰嗦个屁啊!”另一个床铺上的男人发出不满的怒吼声,听得出声音里煞气十足。

估计是因为又安静下来了,这个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里,众人又呼噜呼噜的大睡起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早该熄灭的灯突然亮了起来,睡着的众人只感觉一阵刺眼的白光,好几个睡眠浅的都睁开了眼。

然后整个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妈的,老子一定是在做梦!在做梦!”其中一个男人一边骂骂咧咧的暴着粗口,一边揉了揉眼睛。

其他人也都傻眼的看着门口,大晚上的有人被关进来也很正常,可是此刻站在门口的分明是个女人,明亮的灯光之下,他们就算再眼瞎也看出来这绝对是个女人。

在一阵死寂之后,众人的呼吸不由的粗重起来,他们不知道是不是所里不小心给弄错了,将女室的人给关到他们房间里来了,但是一想到是女人,在场的男人眼神顿时变得阴沉诡谲起来。

有些人已经被关了一年多了,有些时间更长,因为程序都没有走完,都关了两年多了,但是不管如何,在这个破地方,连个清秀点的男人都看不到,更别说是女人了。

谭果知道有人暗中盯着自己,而且丘局在来的路上突然碰到交通意外了,这应该是被人给绊住脚步了,所以谭果就顺应对方的意思和顾岸被带回去录口供了。

再说不管两人配合还是不配合,他们都应该留在派出所,而不是被转移到看守所,可是不管是因为程序出了错,还是其他的原因,自己和顾岸来了,可是谭果没有想到对方只是将自己弄到男室来?

暗中的人应该知道自己的身手,别说眼前十几个男人,就算再多一些,他们也甭指望能碰到谭果一根手指头,所以谭果是真想不明白对方花这么多心思,弄了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对方是想要羞辱自己?谭果玩味的笑了起来,这倒是有意思了。

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十几个憋狠了的男人如同饿狼一般向着门口的谭果扑了过去,然后就是拳头打在肉体上的闷沉声,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地上已经躺了一片,屋子里气味实在难闻,谭果也干脆,直接席地坐在了门口。

第二天一大早。

丘局揉了揉太阳穴,被一个泼妇给闹腾了一晚上,就算丘局脾气再好,他都想要打人了,什么叫做泼妇,他算是见识到了。

一直到了凌晨三点多,丘局才得以从交警队脱身,手机也和那个泼妇在纠缠里给弄掉了,好在之前高天明那边给了自己明确的消息,案子都已经处理好了,丘局这才松了一口气,睡觉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就起来了,先是重新买了个手机,补办了手机卡,然后直接去了医院。

“竟然将顾少给打伤了?”汽车后座上,丘局无语的摇摇头,不过听高天明说对方开枪了,顾少一时失手也情有可原,在帝京这地方,还敢随便开枪,这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过一切还是等自己见到顾少之后再说,毕竟要怎么处理也该问问顾少的意见。

汽车停在医院门口,拎着果篮,丘局在刚打算询问护士顾岸的病房,就见高天明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丘局,您老怎么亲自来了,您看您都没有休息好。”

“没事,先去病房再说。”丘局不在意的摆摆手,要不是昨天那泼妇太无理取闹,自己又是公职人员,否则怎么会在交警队闹到凌晨两三点。

“好嘞,病房在八楼。”高天明刚打算汇报一下情况,可是电梯里都是人,丘局一个制止的眼神扫了过来,高天明立刻会意的住了嘴。

到了八楼之后,两人刚出电梯,另一边的电梯也走出来一个人,高天明和丘局一愣,走出来的正是韩家如今的总裁韩蒙,身后跟着是他的秘书。

丘局和韩蒙寒暄之后,高天明也赶忙插过话,“韩总裁,您也过来了。”

“是啊,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肯定要过来一趟。”韩蒙点了点头,韩子晖这个弟弟没少在外面和人打架,韩蒙一般都懒得过问,真有什么事也让自己的秘书去处理。

不过这一次听说韩子晖被打的有点严重,对方还掏枪了,韩蒙刚好结束了手头的一个企划案,工作不算太忙,对方怎么着也是自己的亲弟弟,所以一大早韩蒙就带着秘书过来了。

只是韩蒙诧异的是丘局竟然一大早也会过来,平日里帝京这些纨绔子弟,不说天天有人打架,但是隔三差五绝对会打一场,按理说丘局没必要亲自来医院。

倒是一旁秘书知道事情的经过,低声和韩蒙说了一句:“听说是小少爷的求助电话打给了丘局,丘局就又打给了高天明,让他来处理,估计丘局是看在韩家的面子上来这一趟的。”

韩蒙明白的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头已经有了决定,一会要好好告诫一下韩子晖,这种事他也敢打电话给丘局,也太小题大做了,真的要求助,打到家里头就行了。

病房里,韩子晖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着,虽然只是皮外伤,不过他也被顾岸打的够惨的,这会还没有睡醒。

“咦?”丘局一愣,看着病床上鼻青脸肿的男人,虽然说遮脸被打的像是猪头脸,尤其是经过一晚上之后,整张脸都青紫肿胀了起来,可是他怎么看这也不像是顾少啊。

“高天明,你来的正好,我问你,昨天打我的那个混蛋你是怎么处理的?”被吵醒的韩子晖一看到高天明立刻就嚷了起来,青紫的眼睛里迸发出凶狠的光芒,“你给我好好处理,否则老子饶不了你!”

“你给我闭嘴!”韩蒙表情一沉,怒喝的斥责着口无遮掩的韩子晖,他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什么话都敢说,没看到还有丘局在这里。

“哥,我都被人打成这样了,你还骂我?”韩子晖不满的嚷了一句,估计是畏惧冷着脸的韩蒙,嘟囔一句就停了话。

丘局几乎以为自己是没有睡醒在做梦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顾少被人打了,怎么躺在病床上的是韩家小少爷,那个纨绔!

“高天明,这是怎么回事?”丘局皱着眉头开口,“顾少呢?”

“顾少?什么顾少?”高天明一头雾水的看着询问自己的丘局,想了想也没有弄明白他到底问什么。

头嗡了一下子,丘局虽然不知道这事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肯定出大事了!深呼吸着,丘局压抑着暴躁的情绪,指着床上的韩子晖开口:“昨晚上我打电话给你,让你去一品楼处理案子。”

“是啊,我一接到丘局您的电话,就带着人去了一品楼啊,然后将韩少送到医院来了,还好我们送的及时,伤势最重的徐沉也只是重伤,被医生抢救回来了,医生说要是再晚送几分钟,只怕要出人命了……”高天明说着说着就停了话,因为丘局的脸上已经是阴雨密布,那眼神凶狠的像是要将自己给宰杀了一般。

韩蒙也警觉到了不对劲,丘局来医院根本不是看望韩子晖的,也对,如果是自己受伤住院了,丘局大清早的过来还合情合理,他们家韩子晖哪有那么大的面子让丘局亲自来医院探望。

“打架的另一方是谁?”丘局此刻已经恨不能将高天明给宰了,他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高天明这个蠢货!丘局不用问其实已经知道顾岸的去处了。

另一方?高天明回想了一下,对方是一男一女,动手的就是那个男的,好像就是姓顾,想到丘局刚刚说的顾少,高天明脸上的血色刷的一下褪尽了,苍白着脸,嘴唇哆嗦着,“我……”

“人呢?”丘局终于愤怒的吼了起来,暴躁的如同大狮子一般,“你把顾少关哪里去了?”

“拘留所……”高天明声音哆嗦的开口,他再蠢也知道自己弄错了,丘局让自己过来,不是为了帮韩子晖,而是帮打架的另一方的一男一女。

韩蒙皱着眉头,看向表情狂躁的丘局,顾少两个字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响彻在脑海里,在帝京这个地方,能称为顾少,还被丘局如此重视的,那只有顾家少主。

“丘局,你说的是顾家?”韩蒙声音也有点的发颤。

如果韩子晖真的和一般纨绔打架也就罢了,不管是对是错,他们韩家都能处理好,至多就是多赔偿一点钱而已,可如果对方是顾家,韩子晖已经不敢想象,尤其早上秘书已经和他说了一下,高天明为了帮韩子晖,在口供和物证上都做了点手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